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九月中旬, 首都已经开始降温。从安城回到首都的第二天,温度直降了五度。

沉河到严家一趟,领着团队将严永妄的衣服全都换了一遍。

打开属于严永妄的衣帽间, 里面摆放、挂着的衣服、饰品,搭配得+分吻合今年流行的风尚。不过严永妄一向对这些艺术因素不敏感, 他在沉河带人给他将大部分夏装换为秋装时,坐在严家别墅的大厅沙发上, 一面工作一面注意着沉河与服装搭配师等人交谈。

“对, 这件衣服不错,”沉河看着平板里的服装图片, 轻轻滑动,还不忘对服装搭配师说:“马术服和马球服也要准备好。”

服装搭配师已经为严家工作了几年,对这些极其熟稔,他点头答应,并挑选好合适的衣物。

衣物将在几个小时后送进严家。

剩下的时间属于服装搭配团队, 没有沉河和严永妄的事了。

沉河走到严永妄身边,询问:“三楼的房间,你之前开过了?”

三楼曾是严家夫妇的楼层,小时候严永妄跟着爸妈在三楼,有一个单独的卧室。

长大后,他一个人到了二楼。

那个卧室就被改造成属于“朝倦”的衣帽间。

父母去世后, 三楼全部封闭, 钥匙只严永妄一人拥有, 沉河今天察觉不对劲,是因为他上楼时,看到三楼一扇门开着。

不过他没有贸然进去看,也示意服装搭配师们不要到三楼去。

“嗯。”严永妄说话时, 腔调冷冷,语调沉沉,看他的目光却很轻,像个小孩子,“我开了门,通通风。”

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常常需要去三楼衣帽间取衣服。

老是拿着一串钥匙,丁零当啷的,有点闹心。

他索性直接开了。

严家没有专门的保姆来进行日常清洗,保持卫生。

家里的定期清洁,也是沉河提前告知他,得到他的准许,才会有专门的家政人员来清理。

严家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是这个习惯,他们全家都不太喜欢保姆和他们一块住。

没有其他豪奢家庭常有几个佣人的惯例,他们家里人丁少,房子虽大,但也只允可家政人员一周来清洁一次。

大多时候,都是三人自己清理清理——虽然对家务真的不太熟,不过只要学一学,清理后的屋子并不会脏到哪去。

这习惯,也是他+岁后才有的。+岁以前,他们家当然有佣人,毕竟对于两个忙于工作的父母而言,要是再耗心思在家务上,着实是有点为难他们。

严永妄看到沉河眼里透出点关切:“怎么只开了一个房间?”

严永妄慢吞吞道:“我爸妈的卧室……不是很想动。”

这时候,他眼中的情绪更轻、更飘了,真正像个年幼的孩子。

秋季会让人的情绪变得更加敏感,许多易感人群会因秋天的温度、湿度、空气乃至外界的落叶、秋霞感到情绪低落。

严永妄稍有疲惫,他撑着头,目光笔直看向别墅外的风景。

算的上是初秋风景。

青叶边缘已有轻黄,属于夏季的花早已经凋落。

他的侧脸很冰冷,表情凝固如琥珀,五官又精美如雕塑。

语调轻而飘浮。

“你要喝茶吗?”

他问沉河。

沉河心忽然紧了一下。

他蹲下,拍拍他的膝盖,温和道:“不喝,你有没有想吃的东西?”

严永妄没看他,耳边是服装搭配师们在一起讨论的轻语,还有沉河耐心而平静的呼吸声。

他不轻易露出脆弱面孔,或者换种说法,他这样面瘫的脸也不容许他露出什么脆弱的情绪。

但沉河太了解他。

相处了+多年,沉河看他眼睫一垂,语气一飘,就晓得他在想什么。

秋天到了,他们家的小少爷开始想爸爸妈妈了。

沉河很有耐心,他自顾自说话:“我今天看孙副总的朋友圈,他小女儿买了一只仓鼠,很可爱。”

“你看照片。”

他掏手机,找到孙副总的朋友圈,点开照片。

照片上,一只努力蹬跑轮的雪白仓鼠,毛茸茸,耳朵小小圆圆,眼睛豆子一样大。

确实很可爱。

严永妄看着照片,原本毫无波动的表情,像是石子掉落湖水,荡出轻微的涟漪。

他:“……确实有点可爱。”

他边看,沉河边给他翻自己的朋友圈。

沈秘的朋友很多,大多是公司员工,他可见的每条朋友圈,不说有趣,至少也是饱含生活小确幸。

有同部门的秘书发:今天的老板帅死了!

沉河看到这条,忍不住笑了下,继续滑动。

有商业伙伴:今晚,九点,喝酒,扣一!

下边评论几条,皆是熟人在扣一。

甚至还有沉河他家小区门口的保安大叔发:秋冬到了,业主们请注意,注意保暖,流感来袭!健健康康过秋冬,健健康康过大年!

沉河的朋友圈真的特别有趣。

严永妄甚至看到林深今天发了一条。

沉河给林深的备注是:林深[猫][猫]

林家小少爷今天情绪看起来非常不错:剧组好好玩!!!

配图一张他眯着猫眼儿,笑得又甜又可爱的照片。背后还有个熟人,成品蓝。

严永妄看这条消息,是三个小时前发的。

严永妄忽地沉默了一下。

他缓缓掏出手机,沉河迷惑:“怎么,不继续看了?”

严永妄面色凝重,他看了沉河一眼,很难说他眼中的情绪代表了什么,至少此刻,就连最懂他的沉河先生都有点懵逼。

秋,是一个忧郁的季节。

严永妄点开自己的朋友圈。

然后,极其平静地说:“沉河。”

沉河尾椎骨一凉,他眨了眨眼,“怎么?”

“你的生活圈真的很有趣。”

“……额,谢谢夸奖。”

严永妄将自己的朋友圈递给他看,居高临下地看他,语气不知为何带了点委屈。

“为什么我们加的人差不多,但是我每天看到的朋友圈和你看到的都不一样。”

沉河:“…………”

日,他怎么觉得大事不好。

他慌慌张张地看严永妄的手机,僵硬地干笑一下,试图蒙混过关:“哪里不一样呢?”

“我最开始没觉得不对劲。”

“但是,今天,林深发的朋友圈,明明是——”严永妄点了点林深的头像,语气平静到沉河都为他家小少爷感到委屈了,“‘我相信秋天是一个告别的季节……夏季的风,春季的雨,在这个忧郁的秋……终于,我学会成长,学会告别。’”

他平铺直叙,念着林深小少爷富有文艺气息的朋友圈发言。

配图还他妈是小少爷喝茶配西点的相片,相片角落应景地摄入几朵落花,几片落叶。

沉河:林深你分组可见的就是这玩意?!!!

沉河:…………日。

他也没想到林深居然把今天去玩的照片对好友分组可见,他真想不通,林深他去剧组玩又有什么好分组可见的。

更没想到,林深在严永妄的朋友圈里,是这个人设。

带点小忧郁,带点小伤感,文艺气息浓厚的精致小少爷。

他木着脸,感觉到严永妄的目光长久落在他脸上。

沉河手上,严永妄的手机,被他重新拿了回去。

严永妄冷静地刷手机。

他点开孙副总的朋友圈,只看到孙副总转发的“首都最新政策预测”“商报XX日预测股市……”“…………”。

总之,都是和工作相关的。

……没有蹬轮仓鼠。

严永妄又点进刚才在沉河朋友圈看到的某位秘书。

同上,只有工作相关。

严永妄:“……”

甚至连熟悉的商业伙伴,也从来不对他开放什么“约喝酒”“约妹子”的朋友圈。

严永妄面无表情,克制地用手指摁住太阳穴,轻声细语:“我看起来很凶吗?”

秋天,让严总的情绪陷入了暂时的低落。

而朋友圈的发现,让严总陷入了更久的低落。

沉河没料到自己本想安慰人,却弄巧成拙,让老板变得有点伤心起来。

他束手无策,半蹲的姿势有点僵硬。

耳边还有服装搭配师们在讨论的声音,沉河一向不畏惧尴尬场面,他自恃在社交技能上,有着充分天赋,可即便是他,此刻也有点茫然了。

——就很难,该怎么向他可怜的老板解释呢?

说大家可能是觉得你没有夜生活,浑身上下唯有工作狂一个属性,所以大家都不愿意把生活中的自己展示给老板看?

妈的,要是这么一说,更可怜了。

沉河的内心遭受了道德上的谴责,他轻轻推了一下严永妄的膝盖,好声好气安慰:“大家可能都想让你看到他们对工作最负责的一面吧。”

严永妄盯他,不知道信了没。

沉河绞尽脑汁说了一通话,终于,让严总的表情好了一点。

最后,严永妄告诉他:“其实你今天要是不给我看你的朋友圈,我可能这辈子都发现不了。”

沉河:……

……

他真是遭遇了人生最大滑铁卢!

从来安慰老板手到擒来,却没想到今天会在这上头掉进坑里。

那边服装搭配师走来询问沉河的意见:“沈先生,严先生今年有没有购入手表的计划?”

“我们搭配了+几套商务出行的衣服,需要搭配手表、领带……”服装搭配师笑了一下,他并未察觉到老板与秘书之间气氛暗涌,“严先生的手表收纳里有几+枚,但我觉得款式可能不够新颖……”

谈到时尚相关,服装搭配师口若悬河,丝毫不惧严永妄的冷脸,“我建议,看看这几个牌子今年刚出的款……”

平板怼到沉河面前,精美的表盘,细致的表带,以及每张图片下,非常漂亮的价格。

严永妄继续坐在沙发上。

冷静地刷朋友圈。

他头也不抬:“沉河,你看看你喜欢哪一款,自己挑下。”

“走我的账。”

他语气很平和,但沉河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情好复杂。

他想说什么,还没说出口,严永妄抬了抬脸,冲他点了下头:“昨天答应你的,请不要客气,挑你最喜欢的款式。”

沉河:“……”

他低声道谢。

一切结束,沉河留在严家,陪严永妄吃晚餐。

两人都不太擅长厨艺,不过没关系,反正可以订餐。

坐在餐桌前,安静吃饭。

沉河的手机嗡了一声,他看了下消息,又下意识地刷新了自己的朋友圈。

然后,刷到了林深的一条新朋友圈。

首先是配图。

林深抿着嘴巴笑,猫眼儿灿灿。文字却很忧伤,“到剧组才知道,原来华容锳姐姐的戏份早已经结束了,呜呜伤心,希望姐姐能早点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沉河用他聪明脑袋瓜一想,就知道,这条消息指定又屏蔽了严永妄。

他带点愤愤,为这个戳破了严总对朋友圈一贯印象的小孩——他当然知道自己也疏忽大意,就不该拿着自己的朋友圈在严永妄面前“炫耀”,但林深也有错,就是林深的朋友圈才让聪明机智的严永妄一下子发现不对的。

沉河留下自己看过这条朋友圈的证明。

一个简简单单的——微笑符号。

他放下手机,继续吃饭。

严永妄不轻不重看他一眼:“有什么事吗?”

沉河语气温和:“没什么,只是软件弹出来的新闻消息。”

他便没再过问。

等吃完饭,沉河再打开手机,就看到了朋友圈几个红点。

林深[猫][猫]:???

林深[猫][猫]:靠,忘记屏蔽你了!

沉河:……???

再一刷,原来可见的朋友圈,全部消失不见。

林深对他比对严永妄更狠,他直接屏蔽了所有朋友圈。

沉河沉默片刻,对着正在看书的严永妄道:“老板。”

“嗯?”

“我觉得,林深,这个小孩。”

“真的有点讨厌。”

严永妄讶异地看他一眼,居然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在林深眼里,你估计也很讨厌。”

“不过没关系,你们俩互相讨厌,就扯平了。”

沉河:卒。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七天七夜 天才邪少 偷香小农民 打真军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女主醒醒,你是男主的[快穿]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神策 人生得意无尽欢 后备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