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深委委屈屈地坐在椅子上, 托着脸,看不远处正在交谈的严永妄与沉河。

此时是慈善晚会结束后。活动结束,他爸妈邀请严永妄参加十点开场的宴会。

林家父母邀请了不少商业伙伴, 严家、陈家、成家等等。

他在拍卖慈善品的流程中,掉眼泪的事被他爸妈知道了。父母俩对他很没办法, 一看他眼神幽怨,就明白是和严永妄有什么干系。

“你为什么老是去麻烦人严总呢?”他妈妈柔柔叹息, 用看小孩子的目光, 一边说一边无奈地笑。

“喜欢他,就是在麻烦他吗?”林深好委屈的, 他吸了吸鼻子,小声说,“我好努力了,从来不在他面前发脾气,永远笑得开开心心。”

“给他送礼物, 送小马——那只小马我也好喜欢的,但是我觉得他会喜欢,就送给他了。”

林付玉,林深的父亲,年过六十,精神矍铄, 因着保养得当, 看起来只有五十出头。

他也和妻子一样, 轻轻叹息。

“儿,你喜欢的,不代表人严总喜欢啊。”

“他是看在爸妈的份儿上才对你态度友善,得, 我知道你想说,当时成人礼他来,还送你礼物,夸你聪明——”林付玉摇头,拍拍傻儿子的肩膀,温声细语,“因为爸妈从他小时候就认识他,也和他的爸妈关系不错,才有现在他对你态度友好。”

“我长得不好看吗?”林深眼里冒出水光,小声嘟囔,“我长得很可爱吧?好多男生都喜欢我,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啊。”

柯晓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她抚摸儿子狗头,和气道:“那你问过人家,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没?”

“万一严总就是个单纯的异性恋,那你岂不是在为难人家。”

林深呆了。

从小到大,不知道多少男生喜欢他,夸他可爱好看,他也有充分的自信心——他就是这样好看!谁能不喜欢他!

看他圆圆的猫眼睛,小小的脸,笑起来小姑娘一样俏丽,就连走在路上,都有星探给他递名片。

他长相遗传了母亲年轻时的容颜,幼齿、青涩,五官甜美,一旦笑着,天使一样纯真可爱。

他太自信,从没想过,居然会有男的不喜欢他!

好多人沉溺在他天使般的容颜,又被他恶劣、顽皮的性格逼退。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有缺陷,在喜欢的人面前永远小意温柔——但最后,就算再怎么克制脾气,再怎么装乖,人还不吃他那套。

林深沮丧地想,他搞砸了一切事情。

父母劝他,让他不要哭了,也不要再纠缠人家。

“你的纠缠,有时候真的不一定会让人感到开心,儿子,懂吗?”

林深委委屈屈地点头,说自己明白了。

转头坐在椅子上,偷偷看那边严永妄和沉河交谈,他心里的酸涩浪潮般翻滚,又不甘心又觉得自己要是再上前,那就真的是丢脸丢到份儿上去。

他盯着沉河,看他冲严永妄轻笑,清雅侧脸,唇角上扬,眼也是弯着的,十分愉快,气氛和美。

严永妄亦是,他面无表情,稍低头看他,虽然面部表情冷淡而克制,但眼里分明也是含着温和情绪。

只有在沉河面前,严永妄才有这样的表情——追逐他一年多的林深早已经习惯,在有他们的场合里,严先生只和沈秘书有话聊。

他酸得像踩了柠檬,咬着手指头,不想再看他们。

但他有点忍不住。

还是偷偷看一眼,再看一眼。

不远处的沉河脸都快笑僵了:“……他还在看呢?”

严永妄不易察觉地望了下林深,那娇气小少爷脸蛋红扑扑,咬着手指头,大眼睛骨碌骨碌转着,一副“我才不关心你们在说什么,我只是看一眼”的样子。

他:“还在看呢。”

沉河:“夭寿,我笑不动了。”

严永妄鼓励他:“再笑一会,让那小孩死心点。”

沉河死鱼眼:“老板,我申请工伤鉴定,明天我的脸就要面瘫了。”

严永妄冷静道:“不会的,你最爱笑了,怎么会因为多笑一会就面瘫呢?”

沉河:“……”靠,死直男。

他翻了个白眼,磨牙道:“你要吃什么?我看餐席上了不少瞧着不错的东西。”

十点的宴会,算得上自助就餐。

有桌给宾客各自坐,也有流水台,服务员将菜肴放在流水台上,客人自己挑盘上前取。

严永妄:“没什么想吃的。”

沉河:“又挑食?”

严永妄:“瞎讲,我都多少年不挑食了。”

沉河:“哦,我不信。”最了解老板的沈秘书再度翻了个小小白眼,他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略微侧过脸去,看到那小孩已经失落走了,然后在两秒内飞快收敛表情。

变脸大王说的正是他本人。

沉河抱着手臂,不客气道:“我觉得你最近好像不怎么爱吃蔬菜,我一会给你挑选一些合适的菜,请务必吃完。”

严永妄:“……”

又来了又来了,一旦他的健康状况出点问题,沈秘书就要操起当妈妈的心,绞尽脑汁想他是不是最近缺少营养。

十几岁时,他发了次烧,正逢父母两人齐齐出差不在家。慌得沉河整个个人都有点不好,亲自送他去医院,在病床前盯他输液,直到从医生口中得知他摄入维生素过少才导致免疫力低下,此后一周里,趁着他爸妈不在,此人硬是给他喂了不知道多少蔬果青菜。

他不乐意吃,沉河还硬逼他吃!不吃他就一副“老天爷啊我怎么能害得少爷他住院”的悲痛、无助表情。

简直魔鬼。

严永妄一脸漠然,实则很谨慎,“我的身体状况非常好。”今天只是特殊情况罢辽。

沉河:“呵呵,我不信。”

严永妄默默扶额叹气,他只能说:“那随便你。”

在小事上,严永妄允许秘书先生对他的生活进行操控。他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父母离世后,倘若没有沉河的存在,他都不知道自己会过上怎样的日子。

沉河于是点了点头,满意道:“很好,对了,我给你约了后天的体检。”

“……”严永妄沉默,看他保持着温文尔雅微笑转身离开。

方才沉河的话,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恶魔低语。

严永妄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服务员以此将餐品摆放在流水台上,宾客大多饥肠辘辘,一晚上几小时的拍卖会,属实有点累人。

成品蓝找了个地儿坐,面前是自己喜欢的菜品。

他慢悠悠吃,心情还不错。

吃着吃着,就听到旁边传来个小孩抽鼻子的声音。

“呜呜。”

还伴随着咀嚼声,不一会,咕嘟喝饮料的声音。

成品蓝嘴里的食物都没咽下去,他缓缓转头,看到了个圆眼少年。

就是几小时前,他和他哥八卦的主角之一——林家林深。

林深脸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脸颊红红,咬着叉子,面前是一盘子牛肉。

他吸着鼻子,吃完一口,恶狠狠地拿叉子穿破眼前的肉,再大口啊呜吃进嘴里。

有点噎着了,就抱着旁边的饮料大喝一口。

继续吃。

……看得出来,这小孩是饿狠了。

也许是流泪太耗费心力,也可能是失恋引发食欲,小孩头也不抬,啊呜啊呜吃了一盘子肉,才觉得痛快。

成品蓝就保持着一直盯他的表情,看他吸着鼻涕,小王子一样的漂亮脸蛋,埋头大吃,发顶打理得精致,身上穿的衣服也体体面面。就连袖口都镶嵌着金边翡翠,金与绿,像是波斯猫的眼。

成品蓝·来自安城的小没见识:真有钱。

他盯人的目光温和而不带恶意,以至于林深吃饱了才觉得不对劲。抬眸,撞见个男的看他,他毫不客气地皱眉,问他干什么老看他。

“盯我干嘛?”

“……”成品蓝被这脆生生质问弄懵一秒,很快,回过神来,眼睛含笑,和和气气道:“没什么,我就是看你吃得有点快,担心你呛着了。”

林深原本戒备的表情收敛下来,他其实不太喜欢好脾气的人,因为他最讨厌的沉河就是天天挂着一张假笑脸。

但前有被“坏脾气”严永妄拒绝的事,他此刻也放软声音,闷声闷气说了谢谢。

成品蓝:“你还饿吗?我觉得今天的排骨做的很不错,你可以试试看。”

林深:“谢谢哦,我吃饱了。”

他觉得眼前的男人和他的身高就不是一个量级,恐怕胃口也要大一点,遂也友好推荐:“你尝过那边的牛排没有?”

“很好吃,从国外空运回来的。”

成品蓝:“没吃过,谢谢谢谢,我一会去尝一下。”

林深和他进行了友好谈话,他圆眼盯眼前的爱笑男人几刻,犹犹豫豫,似是觉得他有点面熟:“你叫什么名字?”

“成品蓝。”

“哦,我是林深,那边是我爸妈。”

他们互相做了自我介绍。

竟然在短短十多分钟里,交上了朋友。

成品蓝:“你刚才是哭了吗?”

林深:“是啊,为了个男的哭了。”说着还有点伤心,不过他强忍住了,“算了,哼哼,我也不是没人喜欢。”

成品蓝:“……”小孩这么坦然,他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既然他说起自己的失败情史,成品蓝也有来有往,“嗐,这年头失恋算什么!”

“我上回被分手,还是被前女友劈腿的那种……”

成品蓝和林深分享起了自己失败的几段恋情,有他和前女友观念不和分手的,也有前女友遇上比他更有钱的首都富二代而分手的例子。

林深听得专注,俨然忘记自己刚才还在为严永妄不喜欢他痛哭呢。

此时此刻的林深小少爷,身在瓜田中,不知道要为哪个瓜停下脚步——他觉得哪个都甜!哪个都想尝尝看!

林深听着成品蓝说完自己的几段情感,觉得自己的八卦心真实被满足了。

他:“你有点可怜哦,不过没关系,你长得很帅,还会有更好的女孩喜欢你的。”

“对了,我真的觉得你很面熟诶……”林深皱着眉头,看成品蓝要开口说话,连忙打断:“不是说今天认识的那种面熟,我总觉得——嘶——”

“你是不是之前出席过什么发布会来着?”

林深想了会,灵机一闪道。

“我是出席过发布会,就是《无情道》电影的投资定向发布会。”

林深:“诶呀难怪面熟!”

他脸上的表情更加热情了:“我就是在那场发布会上见过你!”

成品蓝:“你也出席了那场发布会吗?”

林深摇头:“不是,我是看直播的。”

林家没打算在电影行业进行投资,他只是蹭了一波科技发展,业内发布会多以直播方式播出,才会说,自己见过成品蓝,对他十分面熟。

成小公子一下子就察觉到,“你喜欢《无情道》这本小说?”

林深挠了挠脸,有点羞怯地笑了:“是啊,我爸妈不打算投资电影行业,不然最开始我是想让他们把这个项目拍下来的。”

“我算是《无情道》的忠实读者吧,小学就追这本小说来着,后来要拍电影,就一直关注了。”

成品蓝:“晓得了。”

——晓得什么了?

林深茫然。

成品蓝拍拍他的肩膀,颇有一见如故的意思,“改天带你去剧组参观一下,现在拍戏进程已经快三分之一了。”

“最早年底就能结束剪辑,”成品蓝估算了下时间,“明年三月应该就能上映。”

林深:“好哥们!”

一大一小男人俩互拍肩膀,一个温柔俊脸,一个猫眼俏脸。

看起来还挺搭。

不远处林家爸妈,犹犹豫豫地对视:“儿子这是找到新的了?”

林付玉:“不至于吧,也太快了点……”

柯晓:“但那男的看起来还不错诶……”

成品蓝完全不晓得,纯种异性恋的自己因为与小少爷的亲近,导致风评被害。

他给林深看了眼剧组演员们的花絮照。

投资商手机里有这些内容,再正常不过,他也加了剧组的群,时不时就看到群里有人发点照片。

他挑了些给林深看。

并点评道:“陈浩瀚演技还不错,我觉得应该会比较吻合原着粉们对男主角的看法,女主角徐柏龄来演,她是小戏骨出身,演技一向很好。”

林深以忠实读者的角度来分析:“是,王驰挑角一向不错。”

“我觉得作者能挑王驰来导,肯定就是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小说,知道这个故事。”提起自己喜欢的东西,林深眼睛发亮,他不再沉溺于什么狗屁男男情感了,硬气道,“就是不晓得女三号是谁来演。”

“大师姐可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了,”林深这个同性恋,也不由露出姐姐赛高的迷恋表情,“她超美的!”

“又冷又酷,武力值又强!”

很难说,林深会喜欢上严永妄,有没有从小看到大的这部小说中,最喜爱的人物的影响。

从小都是猫眼圆脸,俏丽得像小姑娘的林深,最希望自己长得能够酷一点,帅一点。当然,直到成年他还是这样可可爱爱的。

既然自己不能酷酷帅帅的,那他追求的人一定要是酷酷帅帅的。

十八岁生日宴会上,雾霭灰蓝西装,眸深唇薄,冷淡英俊的严永妄就这样落进他的眼中。

他开始了狂热的追求。

严永妄在他看来,身上带有《无情道》女配角大师姐华容锳的影子,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她的性转版。

一张冷淡无情的脸,生得姿容绝色,音色冷凉,从不为外界的追求所动摇。

又生来优秀,年纪轻轻就是严氏的总裁。

在短短三年内,把集团的利润提高了几个百分点。

他爸妈都说,严永妄在商业上,有着不逊色于其父母的敏锐度。更别说,他还沉醉于工作,不谈情爱,不知道多少男女想爬上他的床,他都无情拒绝。

……就真的很像大师姐嘛!

林深和成品蓝加了微信,成品蓝讶异地指了指他的微信名:“这是什么意思?”

尚处在中二期的林深,嘿嘿笑了下。

小声告诉他:“大师姐的名字!”

成品蓝没看完《无情道》,作为投资商,他就是草草看过小说的主要情节,然后把剧本看了个全。

对他们这种资本家来说,时间珍贵,如果不是真心喜欢,是很难抽空去看一本小说的。

看完剧本的内容,已然是对投资很负责任了。

他盯着林深的微信名,陷入短暂沉默。

林深的微信名是这样的:

花容月色,只锳有你[爱心][爱心][玫瑰]

成品蓝:……靠,果然还是小屁孩。

他颇有点忍俊不禁的意思,强忍下来,竖大拇指夸他:“行,好听!”

林深猫眼闪闪,“我也觉得!超有文采有没有?!”

“简直太有文采了!”成品蓝爱笑,性格又温和,夸人时候格外真诚,对着这个年轻小朋友,一腔温柔,颇有点长辈看小孩的耐心。

林深被夸得极其不好意思,身子摇晃两下,笑得更甜了。

他觉得找到挚友!天,怎么会有这么懂他的人!

这一刻,林深觉得,面前这个大哥就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了!而且他还给他看剧组里演员们的花絮照!

这感天动地的友情!

见林深还有要夸自己最喜欢的“华容锳”的意思,成品蓝小小打断:“今天王驰挑的女三号有出场直播活动,你没看吗?”

林深呆滞:“……没……”他今天就顾着思考怎么在严永妄面前装乖,要怎么快准狠地拍下严永妄的手表,浑然不知道原来《无情道》剧组还搞了个直播。

……真是男色误人!

林深哼哼想,他大刀阔斧,两脚分开,双手狂拍成品蓝:“成哥,你手头上肯定有女三号的照片吧,给我瞅瞅!”

成品蓝被拍得头晕,“行行行,给你看,我发给你。”

他挑选了几张朝倦在剧组里的花絮照。

当然,还有那张徐柏龄发在朋友圈里,和朝倦的合照。

发过去,网速很快,立刻就收到了。

林深喜笑颜开地接收照片,一点也看不出这小孩之前还狂掉眼泪,委屈得不像话。

他一脸期待地点开照片。

然后,木了。

成品蓝:……???

他小心翼翼地推了一下他的肩头,“怎么了?”

林深吞咽了一下口水。

他眼神飘忽,脚也有点虚,觉得站不太住了。

成品蓝有点慌:“林深,你看起来有点不对劲。”

已经成年的林深少爷,脸生得很嫩,雪白脸颊上忽地冒出两朵红晕。

他紧紧张张,握住成品蓝的手臂,疯狂摇晃,仰着脸,冲他撒娇——这一招是他对所有喜欢他的男人使的招数。

“成哥,你一定有这个姐姐的联系方式吧?”

“请你给我!谢谢!谢谢!”

猫眼闪闪亮亮,袖口的金边翡翠也在灯光下,折射出明亮的光芒。

这两相对比,竟不知道哪个更闪些。

不远处的林家父母沉吟:“……看样子确实是找到新的追求对象了。”

成品蓝被他这一招弄得有点吃不消,他无奈地叹气,扶额,“行行行,你撒手,我给你找。”

“别对我撒娇了,我真吃不下男的对我撒娇。”直男成品蓝暴言,“真的想吐。”

林深大方,不在意他这句话的攻击,笑眯眯地接收到他发来的名片。

然后告诉他:“她长得好漂亮哦。”

语气又柔又软,像是什么小猫嘤嘤一样。

“看起来……就……好像我梦中的大师姐呢。”

他一脸梦幻地捧着手机,脸蛋红扑扑,眼里也闪着好喜欢好喜欢的光芒,“我感觉——”

“我的性向,可以为她改变。”掷地有声,非常可信!

成品蓝:…………

成品蓝:???

成品蓝一脸复杂,想说的话到底没说出口:哈喽,小朋友,还记得前几个小时,你还在为被严总拒绝而痛哭流泪吗?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屑老板只想赚钱不想搞事 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听说权相想从良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驭虫师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我继承了一颗星球[种田] 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