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成品赫到底没能送出他买来的饮料。

辛苦从奶茶店带来, 他细心挑了各种甜度,各个一杯。料足味美,喝来满足。

陈浩瀚咕嘟咕嘟狂饮, 很是幸福地眯眼:“我老板给我带的奶茶!好喝子!”

徐柏龄也蹭到一杯,她斜眼看他, 喝了两口,甜得有点发腻, 她瞄一眼上面的标签, 才发现自己挑的是全糖。

她意思意思喝了几口,没再碰。

陈浩瀚喝着很开心:“头一回, 我老板给我带吃的呢。”

徐柏龄抱着手臂,看他一副兴高采烈,“真有那么好喝?”

“龄龄,你不懂,”陈浩瀚颇有社畜一把辛酸泪的感觉, 他贼兮兮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附耳对她道,“老板头一回带喝的来……作为员工的我,一定要,称赞到位、夸奖到位……”

徐柏龄被他这话逗乐,她拆穿事实, “可我不觉得成总是特意给你带的奶茶啊。”

陈浩瀚施施然, 抬眉冲她笑道, “我知道啊,给倦倦姐带的嘛。”

“但是她不在,总不能浪费吧。”

陈浩瀚喝光最后一口,拍拍肚皮, 狡黠说,“不管怎样,员工都要给老板面子。”

徐柏龄也笑,她学着方才陈浩瀚贼兮兮的样子,凑过去,对他道:“你这杯是七分甜。”

“你猜你回去要健身多久,才能耗掉今天这杯的热量?”来自徐柏龄的恶魔低语。

陈浩瀚眼睛瞪圆,讷讷说不出话来。

徐柏龄哈哈大笑。

她慢悠悠地又喝了一小口奶茶,看向不远处的成品赫,那位英俊多金的成总,面色冷郁,似有失神。

——那表情,像是失落,又像是经受了什么重大打击。

徐柏龄猜,是没见到朝倦,所以伤心了吗?

啊,还真是个脆弱的男人呢。

==

沉河看到林深朝他走来,小少爷打扮得光鲜亮丽,短发齐齐用发胶梳在脑后,很有英伦小王子的气质。

他皮肤白,眼睛圆,声音又甜又脆,很不像个已经成年了的男人。更像个还在青春期的少年。

“沉河,严哥哥呢?”

他矮他半头,说话时得稍微仰着点看他。

不过就算这样,林深说话时气势完全不输,他眯着眼看他,一副“你快把我的帅气哥哥交出来”的神气模样。

沉河彬彬有礼,他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微笑道:“老板还在路上,一会就能赶到。”

林深:“他一会坐在哪里?”

沉河沉默两秒,指了一个位置给他看。

并说,“林深少爷,位置是不能够乱坐的。”第一时间想要打消他的念头。

林深蛮无所谓:“哦,那就不坐。”他说完,神气十足地笑了,“反正我的位置离他好近的。”

沉河:“……”不用追问,就知道这小少爷利用自家是主办方的权力,搞了特殊。这熊孩子明明已经知道了严永妄的位置,还过来问他,显然就是看不惯他,过来找事的。

他头疼,脸上表情还是纹丝不动,客客气气、十分礼貌:“请问林深少爷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小百灵鸟似的歪脑袋看沉河一会,林深点评他今天的穿着,“你看起来还挺衣冠禽兽的。”

沉河:“……”

“谢谢您的夸奖。”他木着脸道。

此刻表情竟然与严永妄平日的相差无几,都是冷冷淡淡、非常酷,林深继续道,“对了,我看你手上这块表有点熟悉……”

沉河镇定自若,他方才为了方便看时间,先把严永妄的表给戴上了。

林深应当是偷看过以严永妄名义送至主办方的手表,所以才会对他手上戴着的感到熟悉。

他狐狸一样,唇角上扬,眼神温和,“……哦,这块表啊,好久以前老板送的。”

林深又羡慕又气愤地瞪了他一眼,嘴里嘀嘀咕咕,“哼哼,反正一会我也要有哥哥的同款了……”

沉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微笑并未收敛,他清醒又冷静地想:不,小少爷,你一会要拥有的是我的同款。

能让林深吃瘪的事少有,沉河的心情都愉快起来。

时间走到六点半。

严永妄走进会场。

沉河看到不少男女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高大的男人身上,他衣着整洁、眉目冷峻,与路过的几人颔首示意。

“老板,”他微笑着走上前,指引他坐到属于他的位置上,告知了他方才林深来寻他的事,弯腰附耳道,“我一想到他一会拍到的是我的表,心情就很愉快。”

沉河温温柔柔说话时,如沐春风般,严永妄幽幽盯他一眼,看出他确实被那熊孩子给闹得很烦。以至于从来都不会把坏念头表达出来的沈秘,都微微笑,咬牙切齿地说着这话。

他宽容地想:自家秘书看起来也不是人畜无害,这很好,他就怕沈秘太温柔、太善解人意,被别人欺负。

于是,严永妄低声说:“支持你。”

沉河微笑不变,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感谢老板支持。”

老板与秘书之间进行了友好交流。

完了,沉河忽察严永妄今天的不对劲:“怎么感觉你看起来有点累?”

他心思细腻,原本的笑容也收了起来,没加犹豫,半蹲在他身前,询问他今天的状态如何:“生病了吗?”

严永妄有点尴尬地摁了摁额角,他深呼吸一下,淡声道:“没什么,只是下午没休息好。”其实是时间有点赶,他匆忙回到酒店,在短短十多分钟内打理好自己,又坐上车,来到会场。

加上今天发生的事有点多,他情绪起伏大,看起来可能脸色不太好。

沉河注意到他今天的脸格外雪白,加上本就乌黑的眉眼,看起来整个人像从什么雪白画布中走出来的人。无疑是好看的,但这种好看中,带有不可轻易接触的漠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以及眼神中极为轻微,不易察觉的飘忽。

就像是经历了什么大事。

但他一下午都在酒店,又能有什么大事?

沉河皱眉,他知道严永妄不想让他多加操心,只能拧着眉,对他道:“如果身体真的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严永妄点头。

在身体健康上,沉河比他的家庭医生还要称职,可能是从小看他长大,又可能是得了严蚩、施献缘的嘱咐,要他好好关注他的健康问题。从三年前至今,每年的体检都是沉河催他去做,一旦知道他试图在亚健康边缘徘徊,他会是第一个指责他不关心自身的人。

沉河还有事要做,他目光打量了严永妄几刻,转身离开后,并不忘记联络了家庭医生,准备这几天给老板预约一个体检。

严永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身旁的座位上写有几个熟人的姓名。

他草草看了下,隔了两个位置,上面写了“林深”。

而在同一列还有成家人的姓名。

他视力不错,看到上面写的是“成品蓝”,心说,今天居然不是成大公子来。

也是,成品赫今天还能有空给朝倦带饮料,定是没打算参加这场慈善晚会。

时间渐近,旁边的座位依次有人坐下。

林深早早看到严永妄,但之前他正在和沉河说话,他就没上来——主要是林深深谙,在严永妄与沉河两人的场合中,他总是插不上话。

这回严永妄一个人,他就兴奋地凑上来,甜甜地喊:“严哥哥好。”

严永妄慢吞吞地看他一眼,语气不算太和气,但也不至于很冷淡。

“你好。”

林深脸蛋很小,笑起来很甜美,他是个男生女相的小少爷,又娇又坏,但在严永妄面前,却总脾气好好的样子,装乖。

“我可以和你换个位置吗?”

严永妄旁边的位置,是陈家的大小姐陈黎苏。这位大小姐属于名媛那个圈,平日与林深不太熟。

她性情温和,看林深笑得很甜,觉得这小孩挺可爱,便点了点头,换了位置。

林深小声地耶了下。

他兴冲冲地和陈黎苏换了位置,这下可以和严永妄亲密接触了。

严永妄冷淡地看他,无动于衷的样子。

林深爱死他这张脸、这个脾气了。他觉得严永妄完全吻合了他梦想中“英俊多金成熟男人”的形象。

“严哥哥,你今天穿得很帅哦。”

“……谢谢。”

“你觉得我今天穿得怎么样呢?好看吗?”

“还行。”

严永妄漠然回答他这些问题,林深嘚嘚地,碎嘴小鸟似的说了好多话,直到晚会开场,主持人上台,严永妄克制而警告地看他一眼,“不要说话了。”

“……”林深被他这句话弄得脸一红,他害羞地说对不起,然后学着严永妄的样子,专注地听台上主持人说话。

慈善晚会的拍品依次上来,主持人依照拍品,念着相关介绍,语气高昂地报出价格。

以严永妄名义送上去的表,在拍品顺序的中后段。

林深一看到主持人把那块表取出,眼就亮了。

他全程兴奋且紧张,不停报价,到最后,只有一位年轻女士和他争取这块表。

林深最终报了一个超过市价几倍的价位,成功将这块表收入囊中。

他拍下表后,张了张口,想对严永妄说些什么。

然后,就看到严永妄微微皱眉,轻声对他道:“你没必要以这么高的价格拍下。”

林深嘴甜,漂亮话一套一套的,“可是这是哥哥的表诶,而且是做慈善,相当于我把钱资助给别人,我觉得挺好呀。”

严永妄心里叹了口气。

他知道林深喜欢他——大概是少年萌动,最开始他抱着冷淡处理的态度,从不答应他的邀约,也很少接受他送的礼物。

就算是接受了礼物,他也会以自己的名义,给他回礼。

也许正是这种态度,让他以为只要努力就有可能。

可事实上,严永妄只是看在林深父母的面子上,才对他有几分好脸色。

“……林深。”严永妄板下脸时,面色非常冷峻,只看一眼就有点凶凶的,陈黎苏在位置上瞥见他冷脸的样子,情不自禁打了个抖,她惊疑不定想,严永妄这是对林深生气了?

他硬邦邦喊他姓名,林深的小心脏紧绷了一下。

他有点失措地看他,手指头绞着,圆圆的眼里盛满惊慌,背也贴近椅子。

林深从没见过这样的严永妄——他此前见过的严先生,是个会在他父母面前,温和夸奖他聪明的大哥哥。

是个会接受他礼物,并礼貌回礼的大哥哥。

也是个性格冷淡、帅得让人腿软的多金男人。

他对上严永妄的眼,眼窝深邃,点漆般的瞳孔,兽类般的凝视,他在这一刻仿佛撞见了严永妄内心深处的最可怕的恶兽。

那只恶兽,常存冰冷、无情,再热情的太阳也无法融化他的心灵。

“我不喜欢你。”

林深吞咽唾液,他精神紧绷,看着严永妄漠然地说,“你对我的喜欢,让我很困扰。”

“还有,我不希望你下次再针对我的秘书先生。”

“他是我的秘书,而你什么也不是。”

林深眼泪一下子冒出来,他愣愣地看他,严永妄已经偏过头去,只留下最后一句,“最后,今天你拍下的表,不是我的。”

他没说那块表究竟是谁的——倘若真说是沈秘的,恐怕这小孩又要哭着喊着对沉河闹。

沉河已经很辛苦,严永妄体谅他,决心在今天解决掉几支桃花。

朝倦的,严永妄的。

他说完话,情绪竟然放松很多,原本在突突的太阳穴,也和缓下来。

沉河在不远处,显然是看到林深落泪的画面。他面上没有多余表情,只看向严永妄。

严永妄冲他稍稍一颔首,眼神示意:解决了。

沉河感激地点点头。

片刻后,严永妄收到了沈秘的消息。

沉河:“他情绪还好吗?”

严永妄没避开林深,只回道:“好不好跟我也没关系。”看到这句话的林深更伤心了。

他喉咙里的呜咽声强行忍住,瞪大圆眼睛,盯着不远处的沉河看,觉得自己男子汉不可以轻易掉眼泪,尤其是让沉河这人看笑话。

林深小少爷的目光,沉河自然察觉到,他毫无波动地回视。

然后弯唇笑了一下。

严氏的沈秘书,有着清俊容颜,拔高了整个秘书部的整体颜值,笑起来温文尔雅。

这一笑,林深实在忍不住,他备受挑衅,可在被严永妄明确拒绝后,连吃醋都名不正言不顺。他伤心地想,沉河就凭着严永妄给他做靠山!

所以才这么嚣张!怎么会有这样坏的人?!

呜呜呜呜!

小少爷忍着难过,恶狠狠地瞪他最后一眼,泪汪汪地对陈黎苏说:“姐姐,我可以和你再换一下位置吗?”

陈黎苏看着这二人,顿觉男人之间的感情也太他妈难搞了。

哦不对,主要还是严总魅力值太高。

这个场地上绝大部分年轻男女都似有若无地将目光落在他身上,要不是陈黎苏已经有个交往多年的男友,她恐怕也要对严永妄有几分想法。

即便是这样,陈黎苏也不得不承认,严永妄真是个帅逼,样貌出色,多金富有,这样的男人,谁看了会不心动呢?

陈黎苏怜悯地看了抽抽噎噎的林家小少爷,和他换了位置。

她重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严永妄旁边几人自然是都看到这小小闹剧。

严总的情绪一直很淡定,从头到尾都是冷着张脸,林深则不一样,他从最开始的雀跃到后来的伤心,再到强忍情绪幽幽怨怨,可谓是表情丰富多彩。

成品蓝还是头一次见到严永妄拒绝人的样子。

他吃瓜心态,给他哥发去消息。

成品蓝:“哥哥哥哥,你今天没来这晚会,真是吃亏了。”

几刻后,成品赫:“什么意思?”

有人应和,成品蓝更兴奋,手指敲得老快,发送消息:“我看到严永妄!还有林家那小少爷!”

“林深被严永妄拒绝了你知道吗?那小少爷红着眼睛,都快哭出来了。”

“哦,好像已经哭了。”

成品赫:“…………”

成品蓝:“那小少爷还傻乎乎的,拍了严永妄提供的表呢,拍下来的价格比原来的要高一两倍,也不知道图什么。”

成品蓝继续发:“不过我觉得吧,严永妄确实是够帅的,而且真的有钱,难怪男的女的都喜欢他。”

成品赫无意中被弟弟刺伤心灵,他不知道该回复什么,阴沉沉地盯着手机屏幕。

成品蓝完全不知道那边成品赫心情多复杂,他又发:“我又看了下,严总这人长相是真好啊。”

“帅得一批。”

“哥你和他比,还是有点差远了。”

成品赫:……

成品赫冷冷地发了一个“滚”字给他。

然后,成品蓝再发消息过去,就出现了个红色感叹号。

“什么嘛,这就生气了,还拉黑我,”成品蓝不可置信,他挠了挠头,不解道,“有什么的,我只是夸了他几句啊。”

瞥见同排的严永妄,他不苟言笑、冷峻漠然地看向台上主持人说话,侧脸俊美,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成品蓝小声嘟囔:“确实是帅的啊……”

“也许,这就是同为冷酷帅哥之间的嫉妒心吧。”

他说着,越想越觉得对,只是不明白一点,从前成品赫提起严永妄时,总带着欣赏的意思,怎么今天就这样冲了?

不懂,不懂。

男人心,海底针啊。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留守村妇 我和天敌谈恋爱 强占:女人猛于虎 有钱 他病弱却是攻 [快穿]COS拯救世界 这是病,得治[快穿]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必须在反派破产前花光他的钱[穿书] 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