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有一张完美脸蛋, 乌黑眼瞳,鼻梁高挺,眉宇总带着冰冷而无畏的气质。

眼睫是浓密的, 却毫无精细小巧的美,他面无表情时, 漆黑眼珠仿佛深渊,令人望之生畏。

长长走廊上, 年轻英俊的严氏掌权人, 左手提着款式新颖的女式包,右手捏着手机。

布料、工艺都堪称得上精美的服装, 在他身上,显出轻微的褶皱。

从下至上看,黑色皮鞋、笔直裤腿,合身的西装外套没有扣严实,连领带也没有, 领口松垮露出一截肌肤。

领口不齐整,袖口也不齐整。

面色雪白,额头却有轻微的汗珠,鼻尖亦是如此。仿佛此前在经历什么很匆忙、很紧张的事。

这对于一向体面、讲究礼仪的严氏总裁来说,是极其不可思议的。

俊美男人的喉结轻轻滑动,目光也沉静冰凉。

下一刻, 他安静、沉默地看向王驰, 而近处, 成品赫的目光令他如坐针毡。

严永妄平静道:“你刚才看到朝倦了?”

王驰被他这个反问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犹犹豫豫,“是,刚才她来参加活动了。”

“一直到前些分钟,刚刚离开这里。”

王驰看到严永妄的眼神波动一下, 他轻轻吞咽,喉结滑动,腮咬得微紧,重复一句他说的话,“哈,她刚刚离开?”

语气冰凉到王驰觉得空气里都充斥着无可言说的冷漠。

这句话说得平静,但不知是艺术人自身的敏感纤细神经作祟,还是其他因素。

王驰下意识觉得,严永妄从他认出他,再到询问包主人的归属,整个人都绷得很紧。

连反问,都是含在唇齿间,一字一句地吐出。

怎么说呢……他对严永妄不熟,也不晓得他说话是不是天生如此冰冷,听来有点阴恻恻的。

至少此时此刻,他说这话时,口吻中带着咬牙切齿的意思。

他皱眉,下一秒就看严永妄将手机放回口袋里,转头看向成品赫,不客气道:“成总,您是来见谁的?”

许是男人天生的直觉作祟,眼前这个英俊到娱乐圈也少见的总裁先生目光直指成品赫,他像是猜到成品赫是来见谁。

语气并不友好,与此同时,将手里的包抓得很紧。

成品赫脸色也不好看。

他平视严永妄,客气道:“我是来见朝小姐的。”

提了提手上的饮品,“我是她朋友。”

“……”严永妄眯起眼,目光落在了他手上提着的饮品上,不置可否。

“那严总你和朝倦的关系是什么?”成品赫被他这眼神激怒,保持着礼貌,语气也硬邦邦,他走近一步,说道:“为什么朝倦的包会在你手上?”

成品赫刚发完消息给朝倦,但朝倦并没有回复他。

他又见朝倦的包正在严永妄的手里,心中浮起几分不好的猜疑。

质问的同时,他还不忘记快速发了几条消息给朝倦。

走廊上,轻微的嗡声响起,严永妄背后冷汗直流,他死死抿着嘴角,漠然地看着成品赫。

成品赫亦是听到这消息提示音。

他皱了皱眉,想说什么,正在此刻,严永妄手上的手机响了。

严永妄保持冷静,接通电话,第一句话就是:“我刚才在忙,没看消息,你有什么事?”

沉河:“昂?我没发消息给你啊。”

严永妄:“……”顿了一顿,“你说,什么事。”

沉河那边很是不解地发出“昂”的声音,又听他语气匆匆,也没追根到底,直接道:“我把我的表换上去了,你的表现在在我身上。”

“好,我知道了。”

“大概再几十分钟,司机会到酒店楼下接您。”

沉河解决了一桩大事,立刻将接下来的行程安排依数汇报,生怕自家老板错过。

“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沉河看着手机发了一会愣,觉得今天严永妄的语气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冰冷、压抑,又藏着轻微、不易察觉的紧绷感。

他思索一会,得出结论:果然是被林深那小破孩搞得,弄得他老板一向古井无波的情绪都险些崩盘。

想着想着,沉河松了口气,口袋里还装着严永妄的表,他摸了摸,安心了,心说,今天就算是林深拍下表,也没关系。

呵呵,到时候要真搞众人面前告白那套——

沉河温柔地笑了起来。

接着愉快地进行自己的工作。

挂断电话的严永妄与成品赫对视,成品赫显然还在等待他的答案。

严总脑中念头急转。

他从最一开始,就打算借着自己“冷酷无情”、“阴郁淡漠”的形象把这事给搪塞过去。

首先要先发制人,王驰问他为什么包在他手上,他就要把锅先扣在不在现场的“朝倦”身上。

没办法,他只有一个人,变成朝倦就没有严永妄,变成严永妄就没有朝倦。

这等时间差下,他只能、也只可能将锅推在另一个“自己”身上。

于是他反问王驰,问他方才是不是看到朝倦了。

以显示无辜的自己:这个包出现在他手上,完全意外而已。

但也不能和朝倦的关系撇的太清,要让对方知道,严永妄至少认识朝倦,这包是她丢下来给他的。

不然,面前王驰和成品赫万一自恃是朝倦熟人,要把包拿走可怎么办?

里面还有“朝倦”的衣服呢!

想着,严永妄回答成品赫的问题:

“我认识她。”

就四个字。

成品赫的脸色闪烁,他听出严永妄口吻中对朝倦的情绪,无疑是熟悉的,甚至语气带点温存。

“我来找她,”严永妄不擅长说谎话,脑子里将语句组织了N遍,才缓缓道,“她没接我电话。”

“……”

“我找到这里,看到她的人,但没抓住。”

王驰: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王驰心说:这尼玛是什么男女关系,才会说“抓住”?正常朋友不是一般说“没见着”这种话吗?

是他年龄大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时代潮流还是严永妄一时口误,说错了?

再抬脸,看严永妄脸上的汗意,匆忙之下连衣着都有点狼狈,却正正好吻合了“没抓住”这三字。

能瞧得出来,严永妄怕是做了一番努力,结果还是没能“抓住”朝倦小姐。

王驰:哦豁,哦豁。

他偷偷看成品赫,觉得成品赫应该也和他一样,察觉到朝倦和严永妄有着不浅交情。

这交情,至少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事,他人插足不得。

成品赫果然聪明,他一下子就听出严永妄语气中,与朝倦非同寻常的关系。

什么样的关系,才会让朝倦见到他匆忙离开,甚至连包都丢下了。

又是什么样的关系,才会让永远是西装革履、体面到头发丝都乌黑洁净的严总,露出这样一幅表情?

年轻英俊的严总,此刻抓着包的手非常用力,手背青筋微鼓,呼吸沉沉,喉结缓慢吞咽,他个子很高,说完这几句话后,眼神很寂静地看向远空。

像是有什么东西吸引到他的目光。

但那只不过是走廊尽头而已。

成品赫猜,朝倦是不是看到他就跑了,所以他才一直看着那里。

他内心卷起阵阵酸涩,像是吃了柠檬一样。男人的自尊心又不允许他在同样英俊、多金,疑似情敌的对手面前示弱,他假笑道:“严总,看样子朝倦是不太喜欢你,所以连见你一面也不愿意。”

严永妄内心:……他这话怎么说得这么怪?

严永妄努力思考成品赫为什么要说出这样针对意味的话。

但今天的情绪起伏实在太大了,他觉得脑门突突地疼,直想拔腿就跑——可惜并不可以,就算是维持严永妄的体面形象,他也要做到在商业伙伴面前,冷静自持,绝不轻易退缩。

“……是吗?”

成品赫就听他轻飘飘地吐出这两个字,旋后微微笑起来——唇角上扬,明明是最标准化的微笑表情,可偏偏不让人感到愉快。

只能觉得,冷、凉。

极致阴郁、极致冷淡。

像是一座巨大、雄伟的冰山,即便阳光照耀,有融化的迹象,但冰冷是常态,融化的水也常存冰冷。

王驰在一旁看着,也被这寒意弄得退缩,他默默摸了下自己的手臂,嘶一口气,心想,严先生可真是够冷的。

成品赫没被他的两字击退,他说:“至少我之前从没听她说起过你。”

严永妄:…………哥们,我们以朝倦身份认识才多久啊?!

他这时候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怎么感觉成品赫这语气听起来很有肥皂剧男配角的味道?!

他嗤笑一声,“反击”道:“你和她认识才多久?”

目光凉凉凝视他,从他的头顶到脚尖,挑刺一样看着。

成品赫今天穿得也极体面,手上提着的饮品,瞧着似是什么为心爱女友送好吃的贴心男友。

念头急转,严永妄心里咯噔一下,霎时明白此前成品赫为什么要和他约会……又为什么在微信上那么热络了。

严永妄:头疼,头疼。

他决定就趁此机会,打消成品赫对自己的任何一种妄想——做朋友行,想更近一步,那还是不必了。

“成总,朝倦从来都不爱喝甜的,她没和你说过吗?”

严永妄说着,似乎又笑了一下,这回的笑意在成品赫看来,就有点挑衅意思。

成品赫张口想说话,一向寡言冷郁的严总却在此刻仿佛舌绽莲花,语气平静、隐隐含着怒意,“她喜欢吃中餐,不喜欢吃甜点,最喜欢的饮品只有冰水……”他语速不急不缓,说了很多朝倦在就餐上的喜好。

王驰在一旁听得愣愣,却觉得严永妄说的好像都对。

至少,在剧组拍戏那段时间里,除却第一天来剧组参观,朝倦给面子喝了几口、咬了几口他支使工作人员买来的奶茶、冰淇淋,再后来,剧组里女二号方锦初买来的奶茶,她可是一口不碰。

再有后来王驰请剧组人吃饭,就餐时,朝倦的饮食习惯与严永妄说得也一字不差。

成品赫:……

他哑然,也在这一刻明白,眼前的男人确实比他更了解朝倦这人。

此时此刻,就连王驰都投来了同情的目光,仿佛在告诉成品赫:成总,不必挣扎了,严总和朝倦的关系至少比你和朝倦的要深入更多!

成品赫脸上的神情显出一种近乎僵硬的情态。

严永妄似乎不想再和成品赫谈下去。

他伸手扯了下领口,深呼出两口气,极力保持温和表情,客气对成品赫道:“我知道朝倦很讨人喜欢。”这话说了一半卡住了,严永妄耳朵有点烧,他觉得好羞愧,自己居然在别人面前偷夸自己!

但他还是艰难、镇定地说了下去。

“但她不会喜欢你的。”

这个年轻有为、英俊冷酷的男人,冲他点了点头,抓紧手上的包,颇有点战胜他的意思,往前走去,准备离开这里。

成品赫忍不住对他喊道:“我没听她说过,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严永妄:…………

他行走的步子顿了一下,内心崩溃:哥们你还不死心啊?!

前面一番话,定了“严永妄”与“朝倦”

有着莫测关系,他想让成品赫不再意图追求朝倦,只能说更多的话,来让这关系更加可信。

严永妄鼓起勇气,闭着眼,回也不回头,轻轻往后扬了下手。

“那就是我和她的事了。”

走廊上,男人的语气冰冷,短短一句,掷地有声。

他俨然不在意成品赫这号情敌,甚至没有多加追问他与朝倦是怎么认识的。

只有一种可能,才会让一个男人在这样的局面里,占据优势——那就是,他清楚明白,只要有他在,那么朝倦绝无可能和他人在一起。

他脚步不停,往前走去。

王驰看着成品赫呆住,手上的饮品轻微晃动,显然情绪很不稳定。

他亲眼目睹了这两号帅哥的修罗场。

成品赫,成大公子,完完全全被严先生碾压。

此刻,气势全无,消极沮丧。

王驰沉默好久,心中感慨:……朝小姐,你那该死的魅力啊!!!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水泊俱乐部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同萌会的一己之见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 迢迢 元帅又迈着小短腿拯救世界 乡村大凶器 师兄他美颜盛世[穿书] 止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