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成品赫请吃饭的地点,是安城市中心新开的一家餐馆。

餐桌是圆的,他们面对面坐着。桌上摆了新鲜的花朵,芬芳沁鼻,成品赫怕他等不及上餐会饿,还点了一道甜点给他垫垫肚子。

严永妄对甜食没有太热衷,他戳了两下布丁,吃了一口,然后推开不吃了。

成品赫紧紧张张:“不好吃吗?”

他这时候才察觉出对面这个男性友人口吻中的过分关切。

严永妄想,自己会这样关照某个朋友爱不爱吃哪一道菜吗?

恐怕不会,他不擅长点菜,每次出门吃饭都是让沉河自己挑,万一不好吃也是他自己点的。如果是沉河不爱的口味,而他还能接受,看在不浪费食物的前提下,吃一些。如果是两人都不爱吃的,那就撂在一边不吃了。

也从不会关切地问对方“不好吃吗?”。

他会对沉河说:“下次不要点这个了,你又不爱吃。”

然后很冷静地评价道:“浪费钱。”

……

严永妄皱了皱眉,正色对成品赫道:“其实还不错。”

“就是我不太爱吃甜的。”

成品赫看得出他情绪不错,不知道为什么,听完他这句话,嘴角弯了一下,眼里闪过笑意,“好,我知道了。”

严永妄:?

为什么忽然笑?

他喝了口白水,懒得问,但成品赫好像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低声说:“下次我会点更符合你口味的菜。”

很快,菜肴上桌,都是小小一盘,装的菜品好生精致,口味也不错。

林林总总上了十多道,严永妄各自尝过,挑了自己比较喜欢的,多吃了几口。

他注意到成品赫在他多尝的菜品上停留的目光久了些。

这顿饭吃下来,其实挺愉快的。严永妄少有以女性身份与朋友单独相约吃饭的经历,可以说这算得上头一遭。

成品赫长得冷酷,断眉寸头,五官轮廓实在不算温柔,要是穿个花衬衫、大裤衩,再挂个金链子,说不准就像是街头混混;他好像也很懂自己五官上的缺陷,于是会在衣着上精心打扮,今天穿的衣服颜色很浅淡,天蓝男士衬衫,领口没有扣紧,松了两粒扣子,露出一小片麦色肌肤。

——也可能是他今天笑的次数比较多的缘故。

他今天看起来像是个坏掉的大功率冰箱。

严永妄默默点评。

可能是因为成品赫总是忍不住笑,影响了他。严永妄在吃到满意的菜时,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也不由露出些微笑意。

漂亮小姐微笑时候,桃花眼微眯着,眼尾弧度上扬,卧蚕浅浅,唇角的弧度虽小,却又柔又甜。

成品赫死盯。

然后耳朵红了。

他皮肤不算白,所以耳朵红了,也不容易察觉。严永妄毫无女性该有的细心,他才懒得看对面的男人是不是耳朵红了——就算是看到了,可能也只以为是天太热。

毕竟安城的八月,还处在夏季,温度不算低,室内就算开了空调,也有体热的人时不时出汗。

吃饱了,用纸巾擦嘴。他做这动作时,姿势优雅,显得家教极好。

成品赫想起从成品蓝口中听到的消息——“哥,你知不知道,王导剧组里有个姓朝的演员?”

“我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那个朝小姐特别有钱啊,我看她手腕上带的一块表都四五百万。”

其实四五百万对他们这种家庭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但即便是成家这种体量的家庭,少有会轻易将一块价值四百万的表戴着日常出行,更别说是在人员混杂的剧组里。要知道,除非现代戏拍戏时也许不要脱表(一般来得看饰演的角色有没有钱),这类修真·世界背景的电影,是不会让演员们佩戴现代饰品,机械手表更不必说。

他们日常出行佩戴的表价值一般只在百万下,只有参加某些酒会时,才会将数百万的表佩戴出去,算得上是某种身份的象征。

成品赫听到弟弟这样说时,还愣了一下,他询问,“你怎么知道的?”

成品蓝告诉他:“看到的啊。”

弟弟眯眼,酸得像柠檬:“那块表真的好贵哦,我得卖掉四辆车子才能买得起!”

成品赫:“……”

“对了,王驰说她是首都人,首都人真有钱。”成品蓝又说,“不说和我差不多大的严永妄,就连他身边的秘书都超有钱的样子。”成家小公子真情实感地酸起来,小声念叨念叨,“我可太羡慕了。”

成品赫再次:“……”

他忍不住在餐桌上,旁敲侧击地询问朝倦,她是哪个富人家的子嗣。

成品蓝还小,对首都的有钱人只知道顶尖的几个,而他不一样,知道的比他多许多。可思来想去,也没能想出究竟哪家是姓“朝”的。

成品赫:“我一直想问,你是首都人对吗?”

严永妄点头。

“介意让我知道一下令尊令堂的名字吗?”

显然他也不太适应冒昧询问对方父母的行为,说着说着,语气僵硬,脸上表情有点尴尬。

严永妄看出他大概就是好奇,也没有什么坏心眼。

于是回答:“朝灵犀,我爸。”

这是严蚩给他认的假父亲,真要查下去,也确实是有这人。这人早年去世,样貌与朝倦也是有几分相像,因此才有严蚩、施献缘借了他的身份,给自己的孩子伪造资料。

在法律事实上,朝倦没有母亲——资料里,她是她父亲朝灵犀某位前女友生下的小孩,由于没有做过相关亲子鉴定,所以并未登记在户口上。

资料片上,朝灵犀是个花心浪荡的普通人,不知道从哪儿远方亲戚那继承了一笔家产,靠着不错的脑子赚了挺多钱。成年后交过几任女友,不知道是哪个给他生了小孩,生了小孩后,朝灵犀稍微收了点心,开始升级做父亲。

不过他命不长就是了,活到朝倦十来岁就过世了。

剩下了一大笔钱——也就是所谓的,严蚩夫妇为朝倦留下来的那些信托基金。

上述资料片内容真真假假,到现在严永妄也不知道“朝灵犀”是不是真的有过孩子。不过,他爸妈告诉他,不必管太多,他只要安心用这个身份即可。

朝倦这个身份,是经由父母两人精心打造出来的。

不管怎么查,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而伪造这个资料中,针对早逝的朝灵犀,严家也做出了补偿——据说他已经没有亲属,所以爸妈给他把坟墓修缮了一番。

成品赫思索:好像真没听过什么“朝灵犀”的人,他有点茫然,但下意识还是觉得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毕竟成家不是首都本土世家,他们是后来的,不了解首都的豪富家庭也是正常。

至于为什么朝倦不说她母亲,大概是一些豪奢家庭常有的事,比如说去母留子之类的。她既然不想说,他也不会贸然去问。

然后,成品赫说道:“不知道伯父喜欢什么?我前阵子拍了一块山水玉……”

他话还没说完,面前的朝倦就极其平淡地说:“不用了。”

成品赫:“……?”

严永妄说:“他很早就去世了。”

成品赫有几分反应不及,脸上表情呆住了,很快,他感到抱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没关系。”

严永妄没放在心上。他冲他笑了一下。

莫名其妙,成品赫眼中居然出现一丝丝怜惜的情绪。

严永妄疑心自己看错,他好奇地盯住他的眼,眨了一下。

成品赫被他盯得有点心潮浮动,他想说什么,还没张口,就看到他又把眼神挪开了。

成品赫:……竟有些许失落。

严永妄的好奇心来的快,消失也快。他第一眼看他,是因为不明白他为什么眼中忽有“怜惜”,但对视以后,就发现他眼中的怜惜不见,而后是闪闪、亮亮的情绪。

他暂时看不懂这算是什么情绪,闪闪亮亮又代表了什么。

餐馆位于安城市中心,由于是新开的店面,人并不算多,和市中心其他座无虚席的餐厅比,确实是少了点人气。

除了一些老饕寻味而来,厅内半部分都是空座。

他们吃完以后,时间还早,成品赫顺理成章地想约朝倦去看电影。

“上一周刚上映的《黑猫》,据说网评不错,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严永妄已经想好吃完饭要回酒店休息,顺便和沉河连线聊天。

沉河下午开始没理他,但是他一般不会气很久——此经验来自十五年的相处,他十几岁时,有时候惹沉河生气了,他也是这样不理人,不过很快就好了。

正想拒绝,餐馆外走进一众人,大约有三到五人。

为首的——

严永妄眯了眯眼,他抑制住站起来的冲动,掏出手机看了看自己的微信消息。

和沉河的聊天记录里,秘书先生的冷笑犹在耳边。

然后就是几个小时没回复。

严永妄看了看西装革履,一副忙于出差行程样子的沉河,回忆之前沉河告诉他的行程安排:

沉河确实提过,今天要到安城出差。

那么今天林深去公司闹了一场,的确是烦到他了。首都与安城之间的距离不算近,坐飞机也要几个小时,他本就忙于工作,还要遭受熊孩子林深少爷的言语攻击,这一天过得真的挺不舒服。

他们那伙人准备就坐,严永妄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然后发了一个消息过去:

“。”

一个代表他正在询问他心情如何的句号。

身穿雾蓝色西装的沉河察觉道裤兜里的手机嗡一声。

他掏出来,看了下消息。

没回他。

严永妄:明白了,还在生气。

锲而不舍,继续发:“到安城了吗?”

沉河这回才回复:“上午九点,林深来公司闹到十点整。”

“我忙到下午,抽空和你汇报他到公司寻你。”

中间穿插了他简短抱怨严永妄对林深极其不合格的教育,“林深少爷从小骄纵,你那样说他,他肯定都把气发在我身上。”

“说不定现在在家里戳小人骂我。”

严永妄诚恳道歉:“对不起。”

沉河脸上的表情和缓下来,严永妄庆幸今天能以旁观者的身份见到沈秘被他哄好的动态表情。

他有点感动地想,自己还是很厉害的——在哄人这一招上。

成品赫还在等朝倦的答案,还没等到她回答,就看她似乎心神都被手机偷走,低头发着消息。

他有点难言的酸涩,轻声提醒:“朝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黑猫》吗?”

严永妄呆呆抬头:“啊?”

“不好意思,我可能没时间去……额,明天还要拍戏,我怕回来太迟了。”

“赶不上休息,你应该知道,我在剧组里最多不会待超过十五天。如果因为没休息好,影响剧组拍戏进程,恐怕不太好。”

美人儿很抱歉地说着,语气也很真诚。成品赫看得出她有些心不在焉,可到底他们只是认识不过几天的朋友,他想亲近她,想袒露自己对她的心意,还为时过早。

至少、至少得多相处一段时间吧。

成品赫想着,也就点了点头,“好吧,那我送你回去?”

他笑着,眼神脉脉,一张冷峻脸上洋溢着成熟男人才有的魅力。

严永妄继续心不在焉:

“啊,好啊。”

他们齐齐往外走时,严永妄没好再拿手机看。

成品赫也看到了沉河一众,他看向沉河时,沉河也放下手机,正在与同桌人说话。

沉河察觉到陌生人的目光,下意识地抬眸,这么一抬眸,就看到了一个老熟人……以及老熟人身边的女伴。

成品赫,圈内有名的圆脑袋寸头帅哥。他私底下猜过他父母应该是不追崇扁脑袋的老一辈,所以在他婴幼儿时期,将他的脑袋睡得圆溜溜,剃了寸头后真就很好看。这事儿他还和严永妄说过,某次,他那年轻的老板私下失言,直接称呼成品赫为“圆脑袋”。可是把他逗得直乐。

他们在生意场上有过深交,因此,沉河冲成品赫点了点头。

都是私下行程,不好再细谈,成品赫也冲他点了点头,笑着示意自己先和女伴离开。

离开餐馆,坐在成品赫的车上。

严永妄的手机嗡了一声,他趁着成品赫没注意,打开手机看了一下。

沉河的消息。

沉河:“老板,我刚看见了个熟人。”

“你认识的,圆脑袋。”

“他身边有个很漂亮的女孩。”

“真的很漂亮,我觉得她会是你喜欢的那种风格。”

严永妄:“………………”

什么就他喜欢的那种风格?他喜欢过谁吗?沈秘可真是口出妄言!

他呵呵两秒,想回复他什么,还没打完字,就看到沉河又发:

“那女孩看起来就是冷冷淡淡、冰块似的人,挺像你。”

“你俩要是认识,肯定有很多话题可聊。”

“比方说,制冷机的维修与保养技巧。”

严永妄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他满脑子问号,脸色也变幻多端。

——毫无疑问,他这是在人身攻击!还同时攻击了两个他!

严永妄有点生气,又有点委屈:他还以为他已经把沈秘书哄好了呢!

成品赫启动车子,扭头就看到副驾驶座位上的美人朝倦很用力地抿着嘴,一副有点伤心,又有点怀疑人生的样子。

成品赫:“你……怎么了?”

美人:“没、没什么。”

她声线还比较稳,没有哭腔,成品赫听后放心了一半,又试探问:“那是工作上的事吗?”

美人:“……”

过了半晌,他就看到她磨着牙,一字一句道:“对,就是工作上的事。”

“我迟早有一天,要开掉……”

“开掉什么?”

“……没什么,”美人狠话放了一半,又说不下去了,她抚了抚心口,偏头看车窗,小声嘟囔,“我要开心点。”

然后,她冲着透明车窗弯眼笑了一下。

拍拍脸,又道:“明明这张脸就不像冰块……”这句没让人听到。

这边的成品赫看着她这番小动作,脸缓缓、缓缓地红了。

严永妄还没笑完,脸上表情就僵住了,他迷惑地看着车窗倒映出的圆脑袋——…………这位哥们怎么脖子都红了?

车后头传来鸣笛声,是身后的车在催他们赶紧走。

成品赫才回过神来,他干咳两声,屏息定神,专注开车。

可是即便是开车,一路上,美人的目光也总落在他身上,成品赫不由感到激动,他脑中浮想联翩。

直到送她到酒店,他的脸上尤有红晕。

然后,他就听到严永妄一句,令他回去后辗转反侧,心碎不已的话。

“成先生,你是不是过敏了?”她问得很关心,清冷音色里带着温和,“我看你一路上脸和脖子都是红的。”

成品赫,成品赫一时间哽住。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热门: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废铁abo 基建高手在红楼 检查少妇隐私:乡野妇科男医 算命师在七零 剑有话说 极品老板娘 他喜当爹了[快穿] 我养的崽都黑化了 陈年烈狗/陈年烈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