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即便没有助理,严永妄在片场里也过得挺好。

第一天有徐柏龄送来小板凳和水,第二天他就自备和片场演员们差不离的工具。

他休息的时候,习惯靠在树荫下,大多时候在看手机。

拍戏的时候手机就算是放在身上,也都是静音状态,让他错过了很多消息。

每到片场休息时,手机开机解锁,他都要被数十条工作上、生活上的消息轰炸。

有沉河的消息——大部分是关心他最近休假动态的,时不时询问有没有吃好喝好,旁敲侧击他是在哪个城市哪家酒店,不过严永妄并没有打算告诉他的意思。

也有一些朋友的消息——问他最近有没有空,要不要出来喝酒骑马打高尔夫。

他一一回复,客气拒绝。

再说回演戏。

在演戏上,严永妄实在算不上有天赋,也只是这个角色选的好,与他的气质相差无二,才有现今王驰满意的点评:“演得不错。”

华容锳是小说《无情道》中主角丁玄策的大师姐,他和许多同门一样,在看到华容锳的第一眼,便为她的容颜目眩神迷。在百万字小说中他也曾对华容锳心生爱慕,后来因为华容锳的拒绝而死心。不过在剧本里,这段被删去,只留下了丁玄策与女主林林月的感情戏,并将丁玄策对大师姐的情感改为了“第一眼惊艳,而后钦佩敬重”。

华容锳,岐华仙门青年一代修士中的翘楚,天赋过人,容颜清绝。她不修玄术,自幼学剑,从师于岐华仙门的掌门真人。

不管是小说还是剧本里,她都是彰显了书名“无情道”主题的代表人物之一。

不通情爱,从未有过亲密相交之人。

只好长生,从未想过除了修真练剑外,她还能做什么。

小说里,林林月吃过她的醋,身为药王谷的谷王之女,她天生娇美,在炼丹上备有天赋,受尽谷内师兄弟的宠爱,在遇见丁玄策后,这个娇娇女的一腔爱慕全落在他这个出身平凡的小子身上。

那时候丁玄策刚被华容锳拒绝,虽心中失落,但他到底是走事业线的主角,在被拒绝后依旧勤恳修习玄术,以期在不久后仙门大会上赢得头筹。

林林月私底下偷偷见过华容锳一面——她想看看自己的情敌是怎样的人。只一眼,她就被华容锳周身的冷淡逼退,被宠坏了的少女呆愣地看向那个执剑走来的神女,她的鼻尖一下子红了。

少女身形颤抖,小声而胆怯说:“你、你,我只是来看看你,没想做什么坏事……”

她被华容锳冷淡的眼神吓坏了,瘪嘴就要哭出来。

然后下一刻,华容锳用剑尖挑起她的发尾。

轻轻一挑,发尾上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华容锳才正视她,音色如寒霜:“你的发尾挂了根杂草。”

林林月:“…………”她一时间好尴尬,又觉得自己好下作,居然会以为她持剑是要来伤她。

华容锳继续说:“你说你是来做什么的?”

林林月憋红了脸,最后也没吐出一个字,她在她清澈的、冷淡的目光中自愧不如,终于选择落荒而逃。

从那次后,她再没敢单独一人来见华容锳。

小说中的林林月,起初是个受尽宠爱的谷王之女,后来跟着丁玄策以及一众配角冒险成长,最终也成为一个温柔、有主见、不会随随便便就掉眼泪,吓得鼻子红红的小姑娘。

百万文字,足够描绘出一个令人神驰向往的修真界。

华容锳从始到末都是一副心如玄铁的样子,就算再多修士追求,她的拒绝模板都是:“谢谢,我不喜欢你。”

拒绝丁玄策时是这样,拒绝她的亲传师兄也是如此,拒绝长她数辈,出关当日瞥见美人颜而心醉的合欢宗老祖亦是如此。

读者都说,华容锳修的不是剑道,而是无情道吧。

作者仙缘并未反驳过这评论,在某一章节的作者有话说中,小小剧透了一下——那时候百万才写了数十万,每年更新量不多,为避免读者在文下哀嚎,她会选择性地剧透一些后续发展的情节。

作者仙缘这样说:这本书里,不仅仅只有她修无情道。

小说的后续发展也正如作者所言,这本小说的书名之所以叫做“无情道”,正因为文中有极为关键的人物修习了这一道。

不是有情有义、健气明朗的主角丁玄策,亦不是有着少女心,被宠爱着长大的林林月,甚至不是主角冒险升级的途中作伴的男配角、女配角——他们人人修的都是有情道,与亲友爱侣的交往如人间一壶酒,喝来热烫畅快,酒意常留肚中,微醺而美好。

小说的中半段,反派角色出现,那人修的亦是无情道。

==

严永妄还没有看完《无情道》这本小说,实在是时间太过紧凑,他很难挑出一个合适的时间来阅读完全本。

不过他会趁着休息的时间点开几章看看。

目前的进度是看到丁玄策车祸死亡,穿越到修真界成为泥地里的小农民,然后因缘巧合之下收入仙门。

他看书其实很快,但这本小说的意义与众不同,他习惯字字斟酌地看,不肯错过一丝一毫。

严永妄想,这本书里应该有什么他妈妈想要留下的信息。

就算是没有,就算这本小说只是施献缘女士闲来无事想要写的小说,他也想了解他妈妈为什么隐姓埋名地写下这本小说的用意——甚至都不曾告诉过家人,不,应该说,不曾告诉过他。

思及此,他又沉默下来。

严蚩和施献缘自幼青梅竹马,严家、施家人丁都不兴旺,他们俩都是父母的独子独女,联姻结婚后,几位长辈也早早去世。到现在,严蚩与施献缘又因飞机失事意外离世,可以说,严家和施家只剩下他这颗独苗苗。

父母感情很深,几乎没有拌过嘴,严蚩和施献缘的脾气都好,在外是对很爱笑的貌美夫妻。

他们在一起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家里的氛围一直甜蜜幸福。

小时候严永妄觉得他的家就是最幸福的家——爸爸很好,妈妈也很好,他喜欢他们。

十岁以后,一个意外让他们家笼罩上浅浅的阴影。

父母一朝又落进新手爸妈的境地:他们养男孩很有经验,可是谁能告诉他们,要怎么养好一个会变成女孩的男孩?

施献缘在几个月时间内找到了家有女儿宝贝的妈妈作风:她学着去看小女孩的穿衣打扮风格,了解各个年龄段女孩的心理健康教育,希望能将严永妄教得更好。甚至在他十三岁时,偷偷拉他讲话,告诉他女生的例假要怎么处理(幸运的是,严永妄一直没来过例假)。

严蚩怕他就此患上性别认知障碍,还想着要去考个心理师证。

严永妄倒成了一家三口里,接受比较良好的那个。

也或许是他看起来总是不苟言笑,小男孩爱严肃,板着脸抿着唇,即便风浪扑打,依旧大而无畏的样子。

也是从那时候起,父母为他的女性身份做了不少打算。

给“朝倦”办好身份证,每年都定期给这个身份的账户里打进一笔钱,即便是飞机失事后,他们的遗嘱中也有朝倦的位置。

父母名下有不少信托基金,而这其中,又单独为朝倦设立了一份。

每年都会有高额的分红打进账户里。

甚至于连学籍都给朝倦造了一份,从小学到大学,履历清晰,就算是有关部门要查,也真实可靠,查不出什么毛病来。

这些都是严蚩、施献缘为严永妄做的事,他们做这些时从不会瞒着严永妄。

换而言之,家里基本没什么事是瞒着他的。

……

但严永妄从没听过,他在商界有魄力的女强人妈妈,居然会写了一本读者众多,评价很高,IP价值亦高的修仙小说。

甚至点名要王驰来导演。

遮遮掩掩着自己的真实姓名,能到这种地步,这背后需要有金钱、权势来做靠山。

由此推断,十有八-九,作者仙缘就是他妈妈施献缘女士。

他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写这本小说。

因为不明白,所以严永妄想要搞明白。

他来到剧组,近距离接触王驰,又亲眼过目剧本,试图从这些细节里找到他熟悉的影子。

树影瞳瞳,光斑闪闪。

严永妄坐在树荫下,木着脸看手机,刚好看完一章小说,点击,网站扣费,缓冲中。

今天他的戏份已经拍完,现在正在拍的是丁玄策与林林月的亲密片段。他很随意地抬眸看了眼场内,陈浩瀚笑得明朗,徐柏龄含羞带怯,一副有情人模样。

他收了眼神,继续看小说。

他今日的工作结束,本该回酒店休息,但碍于王驰说今晚要聚会一场。

——投资商成小公子要来,这回聚餐的人数多了几位,除却男女主以及严永妄本人外,还有几个配角。

配角里有几张熟悉面孔,严永妄并没有和他们接触太深,主要也是他的戏份多和男女主相关,再多的就是属于他自己的独立戏份。

与他们不熟也是人之常情。

下午六点。

最后一场戏结束。

王驰招呼收工,主演们都去化妆间卸妆脱衣,严永妄在自己的戏份结束时就去化妆间把自己脸上的妆容卸掉了。

他本想自己把头顶的玉冠摘了——但他实在对这种东西不了解,手法不娴熟不说,还差点把自己头发薅掉一撮。

负责妆发的工作人员有事暂时不在,他只能等全剧组都下班了,再看看化妆间有没有工作人员帮他拆发冠。

化妆间在走廊的一排,共有四间,其中主演陈浩瀚、徐柏龄各分得一间。其他两间是给咖位更低的配角。

严永妄昨天是在徐柏龄化妆间旁的那间化妆,这回他也是往那间走。

才走到门口,透过门缝,就听到一道女声道:“那个朝倦是怎么进组的啊?一进组就拿了女三的剧本?”

“我猜是那种关系……听说前天晚上她和蔚成老总吃了饭呢。”

“蔚成老总,就是陈浩瀚的老板?”女声很惊讶的样子,又思索道,“听说蔚成老总也投资了咱们剧组呢?”

“你消息有点不灵通,蔚成老总不就是成家的吗,这个项目是成家的,换而言之,蔚成老总既是进组演员的老板,也是这个剧组的金主爸爸。”

“难怪她能进组……你看她,高傲得很,又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美女可真是了不得,看了谁不赞一声会演戏?”

“说不准在人床上浪得很呢……”

含着贬低、嘲讽意味的闲话钻进严永妄的耳朵里。

他慢慢地、缓缓地眨动了一下眼睫毛。

然后,倏忽笑了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呢?”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热门: 当抑郁症患者进入恐怖游戏 被推销狂魔附体之后 何日君再来 带着御膳房穿六零 全能运动员 余生常安 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 公子他霁月光风 危险拍档 总有人为我花钱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