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浩瀚点完自己想吃的菜品,把菜单给她时,迷惑地看她脸颊通红的样子,“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

吸了一口气,徐柏龄收敛心思开始点菜。

到了她,菜品已经点了差不多,够几人的份儿。她的口味大众,觉得不需要添补,最后也只在饮料上选了自己想要的。

在匆匆看菜品时,徐柏龄心中的情绪起伏跌宕,她选好,又问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要加的菜品,问的时候,仍有点不敢看严永妄。

大美女·严永妄浑然不觉,她先前微笑只是觉得她忽然盯着她看有点奇怪——既然她看我,那我就笑一下?

笑了以后才觉得不对劲:……为什么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是这个房间的空调太高,温度太热了吗?

严永妄想不明白,喝了两口水,手机忽然响起。

摸到口袋里的两部手机,一部主用机,一部备用机。

响起的是主用机。

拿出手机,往外走去,向众人示意自己先接个电话。

是沉河的电话。

==

“老板,这份文件需要你的签名。”附图一张文件照片。

“副总在的话,让他签一下,我现在不在首都。”

“好的,老板。”

沉河的电话被严永妄未接就挂掉,事后他回酒店又回拨过去,做了视频通话。

而在回拨前,他人在火锅店,便只发了以上几条消息给他。

发完短信,他才回到饭席间。

八月吃火锅,冷饮是必备。王驰今天选的就餐地点太过亲民,看起来和成品赫这个西装革履的老板极不相称,但难得成大公子平易近人,泰然自若,还很照顾周围的人,帮忙倒饮料、端碟。

坐在成品赫身侧的陈浩瀚就很慌张。

老板一动作,先帮朝倦倒了饮料,然后像是一视同仁般,也给他倒,陈浩瀚就呆看老板那张帅脸,心中那滋味还真是有点奇怪。

再神经大条的人都能看出来成品赫对“朝倦”有点意思。

而能察觉出来的人中,并不包括“朝倦小姐”本人。

她兀自吃吃喝喝,并没觉得成品赫的照顾有多么特别:是严永妄身份的时候,在外就餐,沉河也很照顾他,习惯性将他喜欢吃的菜品放在靠近他的位置,给他点符合“严总裁”喜好的菜肴、饮品。

总而言之,从来都是被人重视的“严总裁”并不认为成品赫的行为有多出格。

也正因此,全然没意识到成品赫在朝倦面前展露的微笑、如此照顾她的行为有多么稀奇。

……

吃完火锅,成品赫的司机来接他回去,走以前,成品赫问她要不要搭个便车。

严永妄拒绝了。

用着一张漂亮脸蛋,真挚地感谢:“谢谢,不过我和王导还有些事要谈。”

“那,请问可以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吗?”

成品赫看起来很镇定的样子,但在他身后的司机俨然发觉他背在身后的左手,握着手机,手指尖微微颤抖。看起来并不很平静。

严永妄很爽快:“当然可以。”

他觉得这是靠“朝倦”身份交到的朋友之一,难得有点愉悦,交换了联络方式后,两个主演就在不远处幽幽盯着他们俩。

陈浩瀚悄默声:“我老板被漂亮姐姐的脸蛋给勾走心了。”陈浩瀚今年也才二十四岁,流量小生,年轻脸嫩。

他原本以为朝倦顶多二十岁,没想到饭桌上交谈更深时,得知她今年已经二十六岁!

小陈表示震惊,然后便毫不羞耻地喊她做“姐姐”了。

“朝倦小姐”在沉默了片刻后,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号。

徐柏龄低声说:“……她确实很漂亮。”

“是吧,漂亮姐姐人长得是真好看,”陈浩瀚说着看了下时间,撇了下嘴:“你助理到了没?”

“快到了。”

“行,那我就不接你回酒店了,你自个儿回吧,”陈浩瀚挤了挤眼,示意老板还在那,“我要是和你传出什么绯闻来,粉丝要骂街,我老板也要骂我的。”

流量就是这点不好,粉丝各个都是“女友粉”,恨不得他单身到老,就算是不单身,有对象,那对象也得是粉丝自个儿。

徐柏龄翻了个白眼,挥手说再见。

成品赫也坐上司机的车离开。

王驰在安城有房,距离影视基地也不远,老婆孩子也常飞到安城陪他。这两天老婆孩子都在家,他是肯定要回家住的。

他和严永妄来了一番不长不短的对话。

“朝小姐,你觉得今天的火锅味道咋样?”

“挺好的。”

“那你觉得今天看的剧本怎么样?”和上次发给他的片段不一样,今天王驰“下了血本”,还没确定女三演员,就把属于女三戏份的剧本全给他看过一遍。

“……也挺好的。”严永妄默然几刻,轻声说。

“那,你愿意加入咱们剧组吗?”

王驰是很诚心的,他看得出,今天能来安城的朝倦小姐已经是动摇过内心。他乘胜追击,试图敲破眼前漂亮女郎凝固的外壳。

他牢牢盯她,试图把握住她每一分每一秒的情绪变化。

良久,他听到她笑了一声,有些无奈地:“可以。”

“但我的时间不多,可能需要剧组配合我的时间。”她浓睫低垂,音色微凉,夏日晚风拂过,额前的碎发稍掩住她的眸色,王驰觉得她的语气极其平静,并不特别看重这份工作。王驰转念一想:她身上穿的衣服就已经是二三线明星买不起的范畴,她既不缺钱,看样子也对出名兴致寡寡,自然对这份工作态度平平。

现在是王驰巴巴着求人来参演,他思索了会,脑中过了一遍拍摄安排,点了点头,爽快道:“今晚我发个时间表给你,如果顺利的话,其实十多天就能结束你的戏份。”

末了,又道,“朝小姐是回酒店吗?要不要我顺路带你?”

“不用了,谢谢。”

他们在火锅店门口分别,而后严永妄用手机下单打车到严氏旗下的酒店。

回到酒店,与沉河视频联络时,沉河问他:“老板,你这次准备休假多久?”

严永妄一面看着王驰发来的时间安排表,一面漫不经心回答他:“半个月吧。”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严永妄又道——惯例是那副冷凉的嗓音,语气淡淡,听不出喜怒:“有需要签名的文件,就按照每年我休年假时的安排来。”

严永妄不在时,沉河会按照文件的重要程度去寻几位有实权的副总来签名。

严蚩和施献缘离世,给严永妄留下的不仅是一个可靠、可亲近的秘书,还有几位人品过关、办事可靠的左膀右臂。

这是一笔非常有价值的遗产,在三年前父母意外离世后,给予了年轻的严永妄莫大的安慰。

他说完,感觉沉河有点沉默。

严永妄很奇怪,抬眉看向屏幕,就看到沉河托着下巴,轻声感慨:“老板居然自己会给自己休假了。”这口气,听起来就像是知道自己家的宠物会用微波炉热饭吃。

“…………”

严永妄看出他脸上的感动,面无表情盯他。

可能是被这冰冷眼神威慑到,沉河笑眯眯地歪了一下头,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小声道:“哎呀,我有点高兴呢。”

严永妄继续面无表情盯他。

屏幕里的英俊总裁,穿着睡袍,短发湿漉漉地往后梳,露出光洁额头。此时此刻,他正用一种非常冷酷的眼神盯他,看起来有点吓人——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沉河研究了一会屏幕上老板的脸,小声说了一句:“没开美颜呢。”

严永妄:“……?”

沉河转移话题的技巧实在娴熟,不知道骗过他多少次,而每回他年轻英俊的老板都没有意识到。

他狐疑问:“什么美颜?”

沉河笑嘻嘻,伸手指点了一下屏幕,然后,下一秒,严永妄就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兔耳朵男。

沉河的脑门上挂了两个兔耳朵,粉嘟嘟的耳廓,雪白的毛毛,他笑了一下,然后,屏幕里的兔耳朵——

居然还弹跳两下!

严永妄:瞳孔地震!

沉河:“诶呀好可爱。”

沉河切换了N个动物造型,从兔子到猫咪再到金毛犬——应有尽有的动物耳朵,最后,沉河挑了一个他最喜欢的。

——第一个兔耳朵。

雪白的、长长的兔耳,随着人类的微笑,弹跳弹跳。

严永妄:“……”

严永妄继续:“…………”

沉默片刻,他犹豫着,小声建议:“沈秘。”

沉河还挺高兴,“您说,啥事?”

严永妄脸绷得紧紧,小小声的,生怕自己伤害了他的心灵。

“……你看起来……有点娘。”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热门: 蜜糖的滋味 总有妖怪打扰我学习 与你予我 宝鉴 秦皇 下岗后我当上了审神者 这个NPC果然有问题 绯红之刃 军少掌中宝 乡野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