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湿透了的外套被沉河拿了个塑料袋装着,准备送到干洗店清洗。

严永妄盯着窗外雨帘,问道:“今天赶得上时间回首都吗?”

沉河看了下天气预报,说道:“可能赶不上,暴雨预警,下午到晚上的班次大概率都要停飞。”

严永妄扬了扬脖子,把肩膀靠在车背垫上,他声线稍有倦意,“那就明天再飞回去,酒店安排下,今天还继续住在安城。”

“好的老板。”

现在是下午三点。

雨越下越大,就近选择的酒店和昨晚住的不是一家,房间爆满。好在今天挑的酒店是严氏集团下的,每个酒店都留了给贵宾的套房,沉河靠刷脸给自己和老板拿到了房卡。

雨水沾湿了两个大男人的衣服,刚一进房门,两人也没客气,各自进了主卧、客卧,换了干净舒适的衣服,然后默契出门,在客厅里办公。

客厅不大,两个男人个子都高,严永妄的腿在茶几间有点活动不开,他敲键盘敲了半天,倦了:“剩下的你帮我看一下,这里的沙发不够舒服,坐的腰疼。”

沉河好脾气:“不然去书房看?”

严永妄不想说自己本质是想偷懒,他盯着沉河几秒钟,试图用冰冷眼神告诉他自己现在有点烦。

没把沉河看心虚,倒把他自己给弄得有点心虚。

不过表面上,旁人绝对看不出他除了冷淡外有什么情绪,他沉默盯他。

沉河:“行吧,你去休息,我处理。”

他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进屋休息睡觉。

严永妄心里松了口气,大步流星进了主卧。

进卧室,锁门。他知道自家酒店不会有什么监控摄像头,但还是检查了一番,紧接着又准备刷时长。

摇身一变,他盘腿坐在床上,不远处家具光滑钢面印出半截人影。

穿着男式衬衫的漂亮女人,松散着长发,木着脸打开手机,略过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开始回复微信上的消息。

有朋友约他去马场骑马,有朋友邀请他参加新酒吧开业礼,有朋友问他要不要投资项目……

诸如此类的消息每天都很多,他草草看过一遍,能回复的回复,不想回复的就暂时搁置。

清理了一遍手机消息后,又拿出另一部备用机来。

王驰的消息还在微信的第一条信息框,他点进去看,是王驰非常诚恳的口吻:

“朝小姐,明白你应该对演戏没有兴趣……不过,我还是想邀请你来片场看看。”

后面带了地点。

地点在安城的影视基地。

再翻到前面的聊天记录,王驰的语气全程诚恳而温和,提出的价格也堪比二线,并将部分剧本发给她,甚至还询问她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严永妄全程的回答都很客气,话术婉转,最终也没有答应。

他托着脸,滑动屏幕,又点进王驰的朋友圈。

第一条是剧组开工,插香烛拜猪的剧组群照。

几个眼熟的艺人在王驰身边,手捧香烛做拜。

王驰这人挺有意思,文字写了“封建迷信要不得”,照片上自个儿也拜得起劲。

严永妄挑了挑唇角,一个后仰躺在床上,持臂单手盖了下眼皮,他觉得有些困。窗外雨声很大,套房的隔音好,从玻璃窗户传递进屋内也只剩下轻微的噼啪声。

他翻了个身。

漂亮的腰线露出,被单乌蓝,女性的皮肤太白,嫩得像是一汪月色、一池玉珠。

严永妄的衣服总是宽大,毕竟他身高近两米,平时工作日除了重要会议穿西装,其余时刻都是衬衫、长裤。男人穿衬衫不一定讲究贴身,尤其他这种身材太好,一周固定十多小时泡在健身房的男士,倘若太贴身就会激·凸。因此他喜欢穿松一些的衬衫,有时候里头还会套一件白短袖。

严永妄对外表礼仪十分看重,在外很少会有衣着不妥当的时候。

在严氏交给他打理后——他的言行举止就代表了严氏,轻易一个丑闻都容易使股票雪崩。

严永妄总是挂着一张面瘫脸示人,别人都说他又冷又俊,身材好得堪比男模……想爬床的人从他顺利接手严氏后,几乎是一个月都有几号人。

沉河都给他处理了不知道多少个。

但他生性寡欲——也许是十岁后这奇妙的“变身”带来的影响,严永妄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对男人亦是如此。

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工作了,以及工作之余的娱乐方式。

他又翻了个身。

这回身上的衬衫松垮开,露出一小块白肚皮。裤头也太松,活动两下就露出骼骨,从屋顶视角往下看,简直就是个偷穿了男友衬衫长裤的漂亮女生。

长发白肤,眼皮紧闭,手脚缩在长长的衣袖裤腿里,穿得很不合身,可这不妨碍她的漂亮。

花瓣似的嘴唇,很淡的粉色,她伸手遮住灯光,细细的手腕拦在眼前,发出轻微的呓语。陷入短暂的深眠后,又被梦惊醒,惊醒时浑身一抖,呆呆张开眼,棕灰色眼瞳放空地盯着天花板两秒,嘴里吐出一句很不文静的脏话。

最后,“漂亮女生”小动物似的爬到床边,摁掉灯光,被子一卷,盖住手脚,呼呼大睡。

==

“老板?”

“还睡着呢?”

沉河耐心地在主卧门口等待,他敲过门,房间里没有应声,隔音太好,他也听不出房间里是否有翻身的动静。

时间已经到下午六点。

安城下了今年最大的暴雨,他开了窗,外头的雨水倾盆,街上也几乎没有人。

酒店前台打来过电话,询问是否需要送餐。

沉河不知道严永妄想不想吃酒店里的餐,才有现在站在门前喊他起床的动作。

他一下午都在解决公事,依旧精力充沛——简直像个怪人。不过也正是因此,十多年来,严氏的许多工作都是他亲手过目。早些年刚到严蚩身边,他才二十岁,上学早加跳级,刚大学毕业的年龄就跟严蚩做事,能在忙公事的同时包揽了接送严永妄上学放学的任务;到现在三十五岁,boss变为严永妄,又勤恳辛劳地帮年轻总裁处理事务,从接手时手把手教,到现在的辅助,一天的二十四小时可能只有八个小时分给自己——六个小时睡觉,两个小时是自己的私密时间。

沉河又喊了一声:“醒了吗?”

房间传来“咚”的一声,沉河竖起耳朵,缄默无声。

片刻后,才有一道沉沉的男声响起:“醒了。”

严永妄惯有的风格,说话音色低而冷,听了后谁也不敢多加得罪。不过按照一些爬过他床的男男女女说过,他的声音非常具有雄性魅力,荷尔蒙扑面而来。尤其是发怒时,更是悦耳,每每一听到,就会让人腿发软。

沉河对此不置可否。

他坐回沙发,伸了个懒腰,然后就看到严永妄阴沉着脸走出来。

衬衫有点褶皱,他难耐地扯了扯领口,烦躁地坐在沙发一边,大开着腿,沉河不动声色,“谁惹你了?”

“没事,只是心情不好。”

严永妄没有冲人撒气的习惯,他看向窗外,套房阳台有着一面落地窗,很大很透明,雨水扑打在上面,像是珍珠被一碗碗倒落。

沉河:“晚饭想吃什么?”

“酒店有送餐吗?”严永妄没说自己是因为听到他在门口喊他时,差点直接用女声回应,张口想说话时理智恢复,却因为惊慌失措滚到地毯上。

好在没摔出什么大碍,还能体体面面出来。

“有,法式鹅肝、奶油浓汤、西冷牛排……”沉河报了前台提供的菜品,抬眉看看他,“今天正好是个西餐厨师轮班。”

严永妄提不起兴致,“不喜欢。”

就连说不喜欢也是脸色淡淡的,这三个字本没什么威力,偏偏他这张脸、这幅嗓子说出口,就像是平铺直叙着什么令人生厌至极的东西。

沉河盯着他两秒,无奈地摇了摇头。

“行,想吃什么?中餐?”

“嗯,”严永妄伸出大拇指,摁在太阳穴的位置,不轻不重地揉压,“记得要有粥品。”

语毕,起身挥挥手,“我去收拾一下,你先订餐。”

沉河低着头联络餐厅和司机,抬眸就看到严永妄在收拾电脑及纸质文件。收拾得井井有条,放在特制行李箱里,锁上密码。又将行李箱放好。

出门在外,公司文件需要保存得当,哪怕是贵宾房也得有警惕之心。

这一点是他当初教他的,如今他学的很好。

沉河看了眼订的菜单,想到他刚才说的“粥品”,面部表情稍有柔和。

严永妄从来不喜欢喝粥,之所以提到这,恐怕还是记得他胃不太好。

是很直男,但是却很讨人欢心的做法。

沉河扬扬手机,“老板,点好了。”

严永妄没看他,语气平平道:“好,月末记得找财政报销。”

推荐热门小说大佬他冷艳无双,本站提供大佬他冷艳无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佬他冷艳无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热门: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荒野求生直播间[美食] 远古入侵[末世] 穿越之符师 择偶标准[穿书] UAAG空难调查组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 理我一下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图灵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