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番外:郝汶小可爱

上一章:第371章 番外:郝汶小可爱 下一章:第373章 番外:郝汶小可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郝汶【QAQ师父!师娘!求放过!咱们不是还有工作吗?拯救世界!好伟大的!】

其实, 最让郝汶痛苦的还不是连轴转的工作,而是当你在工作的时候, 其他人在秀恩爱、秀恩爱和……秀恩爱!

这两年间, 西厂也是十分有存在感的,但不是在对内,而是在对外。

现任厂公顾辞久, 先是从朝堂上抓出来了一条大鱼——竟然就是当初给郝汶传旨的那位礼部尚书,他竟然是狄国潜入国内的死间!

之后又打掉了数个狄国的奸细窝点,并在去年带着西厂的一帮幡子,杀进突袭边城的狄国大军,取了狄国摄政王萧取关的脑袋, 将一场大战灭于无形,又全身而退。

他每次出行都带着一个护卫段少泊, 而且丝毫也不遮掩与这护卫的亲密。两年前还有人嘲讽他这阉人是前边没有只能用后头, 又嘲讽段少泊“嫁”了阉人。到现在不能说没人这样说了,毕竟在有的人看来,阉人就是一种原罪,但却也有真心尊敬两人的人了。

尤其是边关的百姓与军民, 当初顾辞久是当监军去的,边关上下都捏着一把冷汗,谁承想人家是真有能耐。

随时生活在危险中的人,才不管什么微言大义呢, 谁能打仗,谁有能耐, 他们就说谁好!

边塞近几个月都开始流行一部叫双将军传的曲目,虽然唱的是两个结契的少年将军,可谁都知道原形就是顾辞久和段少泊。

他是痛苦的工作,人家是愉快的玩耍。郝汶也知道这是能力差距问题,要是缓一缓这两年多的工作内容,他师父和师娘依然还是愉快玩耍,他也依然是是痛苦工作。

所以……师父和师娘难道是教他如何寻找工作中的乐趣吗?

顾辞久【……郝汶?!】

郝汶【啊?啥?】

顾辞久【发什么呆呢?】

郝汶【呵……呵呵……】确实是自己说了话,自己又想事情走神了,那只能用傻笑来解释了。

顾辞久【你家系统没告诉你天机变动吗?】

444【冤枉!!!师父!我都是随时告知变动的!!QAQ】

郝汶【我……呃……最近沉迷工作,不可自拔_(:з」∠)_444,是我的错,现在天机变动很大吗?】

444【QAQ我告诉了你不止一次,每次都有说的。嗯!天机变动很大,世界已经向好的方面发展了百分之八十了。再努努力!世界就能被拯救了。】

郝汶茫然【哎?奇怪,我也没做什么啊。不对!我做了很多,但是我甚至都没跟那两个霸气妹子接触过啊。】

顾辞久【我当时不是教过你吗?看一个世界的问题,在从气运之子身上找原因之后,还要结合大局。】

郝汶【大局……_(:з」∠)_师父,求解释。】

顾辞久私聊了一下系统【系统,你COPY过去的444真的没有什么感染同化功能吗?】明明是他跟小师弟的徒弟,可是这徒弟却很像系统的亚子……

系统【没有!】

顾辞久【原剧情里,抚远侯廖家和皇家反目成仇,并不是因为什么家国大事,完全是因为秦寰雪和秦寰英两个女人的私人恩怨。两个女人斗法,皇家看廖家越来越不高兴,廖家为了自保,不得不反抗,赢了,廖家称帝。输了,全家死绝。】

郝汶也不是真傻,他还是很有脑子的,一点就通【哦!我明白!直接让秦寰英进不了皇家,就算她们以后嫁了人,夫家争斗也不会上升到国家的高度!或者,通过皇家的手可以进行一些调整!】

顾辞久【嗯,想让这个世界和平,秦寰雪和秦寰英谁谁胜谁负,谁都会把浑身的戾气与力气转移到其他人身上,那还不如给她们俩找一个平衡,掐着掐着,就和平了。】

郝汶【师父!高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虽然有点夸张,但他是真心赞美的。过去他执行任务都是想着东风压倒西风,或者西风压倒东风,再或者他自己亲身上阵去压风,从来没想过,还能让东风和西风自己转圈圈变成旋风,然后自然消失掉。

这个解题思路,他在小本本上记下来了!

虽然到现在郝汶都不知道,他师父和师娘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让皇帝那么干脆的把老大到老五都厌弃了,赶出让他当皇太子的事情——就他当时的表现,这绝对是自暴自弃!

但能确定,到如今秦寰英跟皇家的婚事,已经就被蝴蝶得消失了。

郝汶【系统,秦寰英嫁给谁了?】

系统【宿主,这不是有网络的世界,我不知道啊。】

郝汶【要你何用!】

顾辞久【嫁给田祥侯的三儿子了,秦寰雪也已经嫁进抚远侯家了。】田祥侯这爵位名字听起来挺乡土的,可也是当世大家,姓胡,原本是勋贵,不过已经弃武从文,一家子里成年的男人,多是有实职在身的,

郝汶【这下热闹了,我就说胡家和廖家最近怎么越闹越凶了呢。】

田祥侯胡家跟抚远侯廖家,属于早八辈子就有仇的。还是刚开国的时候,胡家的老祖宗前往援助廖家老祖宗的援军慢了一天,赶到的时候把敌军击溃了,可是廖家老祖宗和他的大儿子、二儿子都已经奋战力竭而死,廖家就剩下了一群带着小娃娃的寡妇。

廖家就坚定的认为,胡家老祖宗那是故意的,甚至寡妇带着孩子抬着棺材,跑到胡家门口哭丧去,最后把胡家老祖宗给逼得自刎而死。

这么多年了,这两家就一直掐,朝堂上互相拽后腿,朝堂下面彼此谩骂打架,乃至打死人的事情,每代人都有发生。所以胡家就算是弃文从武了,也只是不当武将了,可是武艺一直没放下过,不然哪天上街就让廖家人打死了!

郝汶想了想又道【其实胡家和廖家都不错的,娶这么两个女人进家门,无异于给两家的矛盾火上浇油……】

这是要被搅和得家宅不宁,不死不休的。

顾辞久【这就要看你怎么引导了。】

郝汶【啊?】

顾辞久【所谓上行下效,秦寰雪和秦寰英虽然满肚子仇恨,但都是彻彻底底的利益至上主义者,或者说,她们都很清楚的知道,不在身份地位上压对方一层,是报不了仇的。你就让她们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才会在你跟前出头,她们就会引导自己的丈夫向那个方向努力,甚至反而会压制两家的仇恨,即使只是很表面的,但已经足够了。】

郝汶憋了一口气,半天才吐出去【高……难度啊……】

顾辞久【所以,努力吧。】

郝汶【嗯!啊!等等师父,为什么我们聊了这么半天,师娘都没出声?】

顾辞久【他累了,现在正睡得沉。】

桥豆麻袋!郝汶停住脚步看了看头顶的大太阳,他可是刚从皇帝那出来,晌午刚到。他师娘睡得沉?

郝汶【师父,你干嘛了?】

顾辞久【嗯。】

【……】想了会才明白什么意思的郝汶【师父!你是个太监啊!说好的反攻呢?!骗纸!】

顾辞久【不许性别歧视。还有,我和你师娘生活的各方面都很和谐,很幸福,不要胡思乱想!】

后悔多问一句了,何必呢?除了让冰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没有任何意义!

蓝瘦,我的那朵香菇,你到底在何方啊……

刚回到东宫,跟贴身太监说要传膳,后边乾清宫总管,也就是他老爹的贴身大太监来了,后边还跟着一群抱着……《大安律法》?的小太监。

“张公公,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启禀殿下,陛下说,下个月殿下就要到刑部去转一圈了,让您去之前,把这律法背熟了。”张大太监看着太子瞬间瞪大了眼睛,那眼珠子差点都掉出来,等到眼睛恢复正常大小了,这泪珠子都在眼眶里头打转了……

“……哎哟!殿下那个可怜啊……”张大太监回来跟皇帝学。

要是换个人敢怎么跟皇帝说话,这么详细的描述太子那弱小可怜又无辜的样子,皇帝立刻会把这人拉下去砍了!但张太监是从六岁就是他的贴身太监了,真说情分,早逝的皇后都没张太监深。很多事,张太监都敢说,皇帝也愿意听。

“崇德啊,你说老六他总是表现得这么窝囊废,可是朕交给他的事情,他哪一样没做好呢?甚至还远超出了朕的设想。他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陛下啊,老奴只觉得……太子殿下,他是真的懒,想歇着,不想干活。您还记得上次您跟老奴无意中看见的,殿下装病……不,是病愈之后就在自己家里雕木雕的事情吗?殿下那是真开心,也是真专注。但是,殿下办事的时候也是真的尽心竭力,从不会糊弄了事。”

“对,你说的没错……”皇帝略作沉吟,最终还是点了头。

老六不是作假,他这个人的性格就是给了他事情他一定会干好,但不给他事情,他就吊儿郎当,能偷懒就偷懒。

皇帝想了想,让张崇德拿了一张纸来,小半个时辰后,皇帝用簪花小楷写了满满一张纸,然后他满意了,把纸随便一折,让张崇德把这轻飘飘的纸,给太子送过去。

郝汶接到这张纸后,险些昏过去!看看这上面写的都是是啥?!

改兵制!整吏治!梳理盐政!查□□!西北盗匪!南方河道!海运!除了这些朝政之外,竟然还有什么亲手给你父皇做一顿饭,帮你父皇捶腿捏肩,为你父皇梳一次头!

虽然有些事情很离谱,但是能看到一位老父亲真的想尝一尝做父亲的亲情滋味。

干活呗,还能咋滴?

他也真的跑御膳房给厨子学做饭去了——在做饭这一点,郝汶比较随他师娘,当然没师娘的“天赋”那么强悍……但也是真的不善于。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做了一碗面片汤出来,客气是他本来是想做阳春面的,只是拉面实在是没那个本事,就算是御厨已经揉好了的面,他也拉不出成品来,可让御厨直接把面都拉好了,那又太没诚心了。手擀面要切的,而他无刀之内必切手,在手上已经有了三个大口子的情况下,没人敢继续让他动刀了。所以最后改面片了,揪一小团面,擀一擀,总归是个样子。

皇帝这边一直听着御膳房那边的“直播”,他当初不过是起了点几十年都没有的童心,谁知道儿子还真去干了。他是既高兴,又不高兴——怎么非得让朕写出来才知道干?没诚心!

可等郝汶亲自提着食盒来了,他又心疼了。等他把食盒放下,皇帝亲自把他的手拉过来,只见绑扎的绷带上渗出点点血迹,显然这刀口不浅。

“这鸡蛋打得好,完完整整的,好看。”阳春面端出来,先一口把鸡蛋吞了,“咔嚓!”

“哎?!怎、怎么还有蛋壳啊,儿臣仔细挑了的啊!”

“没事,朕吃着蛋壳也挺好吃的。”皇帝真咔嚓咔嚓把蛋壳给嚼了,唏哩呼噜的一通吃面!味道有点寡淡,可是真鲜啊,皇帝真的觉得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明明很多人给他做过饭,不说御厨了,后宫佳丽们也喜欢捣鼓点东西,让他喜欢,可都没有儿子亲手做的这碗面片汤美味啊。

这只手,皇帝和太子之间的关系更和谐了,不只是皇帝看郝汶更顺眼了,郝汶自身对皇帝的感情也是更真了——虽然他现在的演技已经精湛无比,但有感情和没感情还是不同的。

皇帝开始在朝政上撒手了,郝汶的皇太子的身份越发的稳固。原本还有心争斗的哥哥弟弟彻底偃旗息鼓,要么做个不干事的闲散王爷,要么开始对郝汶各种表忠心。

皇帝几次想给郝汶娶妻,可都是刚有个大概人选,这些大概人选要么先一步定亲,要么家里出事。后来皇帝有一次带着郝汶玩微服遇见了个游方道士,道士表示郝汶气势太盛,必须得三十岁之后才能定亲,不然就算是强娶了,对女方性命也有碍。

然后这事就算了,郝汶二十五岁的时候,皇帝直接退位,让郝汶登基了。

郝汶正式登基的当天,444就快乐的尖叫了起来你【宿主!你拯救世界啦!】

郝汶那时候正在一步步的走台阶,这一嗓子吓得他脚底下就是一滑,最后稳是稳住了,不过被他老子给了一天的白眼。

等到登基完毕,一个人躺在床上,郝汶第一时间去戳他师父和师娘【师父、师娘啊,跟你们在一起时,做任务就总是举重若轻的感觉……师父?师娘?】

444【emmmm宿主啊,忘了告诉你,师父师娘那边把你给屏蔽了。】

郝汶【QAQ嘤!】

虽然难过,但郝汶总算跟师父和师娘建立起联系来了。而且他也有了一个可以长久驻足的地方,这个世界结束之后,郝汶去他师父的世界当了一个木匠,单身一人背着工具,沉迷雕刻不可自拔的那种。

不过也不算是完全沉迷……毕竟师父和师娘给他的打击挺大的,郝汶本来已经灭了的找伴侣的心思,如今又升起来了。他觉得,找不着人,可能还是他见的人太少了吧?毕竟去各个世界的时候,都是围着主角转的。

但是一直到师父和师娘世界的天庭让他做了木匠神,他甚至连个能动心的人都没找到。

郝汶【QAQ师父师娘,求帮忙指条明路吧!】

顾辞久【我的经验你无法借鉴!】

段少泊【郝汶,其实你可以试试去找一个跟你一样的快穿世界主角啊。】

郝汶【哎?师娘!还是你靠谱!多谢!!!】

他花积分让444搜索任务世界,跑去快穿世界做任务去了。

可是郝汶很快就遗憾的发现,绝大多数快穿世界毁灭的原因,其实就是主角很快腻烦了一个世界又一个世界的穿越,他们在他们的世界中拯救世界,能力越来越强,任务越来越容易,可能有的人遇见了爱人,可能有的没遇见一直就在游戏人生。但相同的是,他们都开始厌倦这个世界,厌倦拯救世界,厌倦执行系统的任务,最终,世界毁灭……

有的快穿世界他拯救成功了,有的快穿世界他拯救失败了。可就算成功拯救的快穿世界,主角也并不会继续穿越,继续拯救世界。他们都选择了一个世界,过完普通的一生,并最终走向死亡。

郝汶【444……如果没遇见师父师娘,那种结局大概也是我最好的结局了吧?】

444【不,没遇见师父和师娘,你和你出身的整个世界现在就都凉凉了。】

郝汶【……好像没错】

444【而且,宿主,你明明是去找伴侣的,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呢?】

郝汶【啊?】

444【你每次都跟着人走了两三个世界才突然出现,那人家无论是该有男朋友还是该有女朋友的,反正是都已经“友”了啊。】

【我……我那个……】郝汶长叹了声【大概是认为,我羡慕师父和师娘那样的爱情吧?】

444觉得自己这个统也是够惨的了,还要客串自家宿主的知心闺蜜【但你师父和师娘也说了,他们不是一开始就相爱的啊,你不要过程直接就要结果,那怎么可能?而且,想想你自己和你的九个前任,他们的世界毁灭了,你的世界现在还好好的发展中,原因就死当初你师父和师娘教了你怎做一个宿主啊。你在初期的他们还是白色画纸的时候不出去作画,等到中后期了去强行矫正,就算矫正过来了但底子已经在那了,你自己不喜欢,人家又已经心有所属,那能怪谁呢?】

郝汶【……444,我知道了!】

郝汶决定崛起!下一个快穿世界就像师父和师娘学习!第一个世界就作为一个老师教导他!然后……然后他给自己养出来了一个哥们。十个世界的相处确实是挺愉快的,道别的时候也有些遗憾,但他们对彼此都没有那种非你不可的感觉。

郝汶【唉……看来我这辈子就孤独终老了,444,我要回师父的那个世界去!】

他并没有恋爱,可现在他觉得被自己比过去跟那些喜欢的人分手的感觉还要难受。

郝汶做了个大夫,到处行医,用治病救人来纾解自己烦闷的心情。

就这么几十年后,郝汶被某个大户人家蒙着眼睛请去给以为女眷治病。人治得差不多了,郝汶这天正睡得香甜,突然感觉有人进屋,摇晃他:“郝大夫,快起来!我们庄主要害你的性命!”

郝汶一巴掌拍掉了对方摇晃自己的手:“滚远!你不就是庄主吗?有屁快放有事快说,别没事做戏扰人清静。”

庄主:“……”

这位庄主这几天都假扮护卫跟着郝汶忙前忙后,不过郝汶看似傻白甜,实则是个老怪物了,他的傻白甜是有对象的!

“郝大夫,你可愿意作为在下的府医?”

“不愿意。”

“既如此,那就别怪在下不客——”庄主话还没说完,就被郝汶一巴掌打出去了,再想进来却发现他们撞上了一道看不见的墙。

庄主虽然有几分能力,却也不过是个凡人庄主,知道自己是踢到铁板了,顿时大惊,想逃跑又害怕,干脆带着下属在豪门住的小院门口跪了下来。

郝汶第二天起来,拎着包袱打着哈气走向跪在正当中的庄主:“医药费呢?”

庄主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银票、地契等等,郝汶抽了其中两张,飞天而去。

出了那么一件事,郝汶也挺烦躁的,毕竟那座城市有不少他喜欢的吃食,这一下子没得吃的。想了想,郝汶干脆朝着这两天听说的闹瘟疫的地方飞去。这回他也没装作是个凡人,干脆就直接从天上降落下来,表示自己乃是个医修,为积攒功德而来治病救人。

上一章:第371章 番外:郝汶小可爱 下一章:第373章 番外:郝汶小可爱
热门: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孽情:错爱的女人 大叔好凶猛 春水横流:谭小毛的乡村艳事 我和影帝接吻续命 混世小农民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艳运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