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上一章:第368章 下一章:第37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胡晓蒙用一根捆仙绳把自己与一块石柱捆绑在一起, 他正要朝里走的脚步却顿住了——是错觉吗?总觉得这雾气朝外蔓延了?

胡晓蒙正想着,雾气就在他眼前, 确确实实的朝外蔓延了至少有四尺!

胡晓蒙收了捆仙绳, 转身就跑!

世界毁灭又重建,只有这里是不变的,每次世界毁灭, 他都是见势不对,躲在这里才逃过一劫,他甚至想过,就算第十次世界毁灭,这里可能也依然存在, 最好的可能是会变成一片在无数大世界的空间夹缝中飘荡的小小的碎片空间,他可以躲在这里, 寻找偷渡去其他世界的方法, 这里是他最后的退路。如果有一天,他能重新寻找到系统,那这里更是他重新腾飞的开始。

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吞湮洞天变成了彻底的绝地!

胡晓蒙御剑而逃的过程中,不甘心的回了一下头——灰蒙蒙的说不清是什么的东西,占据了天地间的一切,大地、水流、树木、花草、妖怪、人、鬼、云彩, 甚至无形无状的时间与空间也已经被占据。

灰蒙蒙间能看见一些撕裂的斑斓痕迹,那是坍塌的空间或者毁灭的时间, 胡晓蒙甚至能从那些斑斓的缝隙里,看见其他的世界。这吞湮洞天的吞噬已经洞穿了这个世界,开始向其它世界侵蚀!

这是个什么怪物啊!

在心里发出一声呐喊,胡晓蒙也被铺天盖地的混沌所吞噬,成了滋养混沌的微不足道的养分的一部分。

李浑胸口的旋涡忽然增大!转瞬间,他整个人都被旋涡吞噬,旋涡则继续变大,直到与天边的混沌融合为一。

段少泊拯救了许多世界,这是他第一次目睹一个世界的毁灭……

单纯的用“可怕”是不足以形容的,而且,好像除了他和鬼王,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世界正在毁灭,段少泊看着他们路过的一座小镇,今天应该是小镇的赶集日,人们热闹又欢喜。

老农驾着一辆牛车,牛车上坐满了谈笑的妇人,车子从最后开始崩溃,坐在后头的妇人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化为混沌,只剩下半个脑袋的时候依然在哈哈大笑,老农已经没了,鞭子还扬在半空。

小镇门口的士卒化为混沌时还与自己的同僚说笑,摆摊的农人正伸手接过另外一个换取货物的农人手上的鸡蛋,衙门里老爷正在审犯人惊堂木悬在半空,已经有犯人被拉在大堂外挨打,犯人的上半身已经没了,只剩了两条腿扭来扭去。

混沌的吞噬,就如同撕毁一本书,书里的人不会反抗,只会一直一直卖力的表演。

段少泊不知道,到底是那种在天灾人祸中毁灭,让生灵能清楚感知到崩溃的世界灭亡更好些,还是这种在无知无觉中不复存在的世界灭亡更可怕?

混沌追在鬼王的身后,但段少泊觉得,不是混沌追不上,而是混沌故意的这样驱赶他们。段少泊依稀能听见从混沌那里传来的声音——“小师弟……小师弟……我爱你……你该是我的一部分……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鬼王突然将段少泊揉了一把,以他们俩现在的大小对比,这就跟揉了只仓鼠一样:“等我回来。”

鬼王的声音盖过了从混沌那边传过来的嘈杂,段少泊没反应过来就被扔了出去,他在空中变大,眼睁睁看着鬼王转身,扑进了混沌中,而他落地的时候,却正好在鬼宫的大门口,几个偶人侍女拖住他,要把他朝大殿里头拉,被他甩开了。

他没有在第一时间跟鬼王一起扑进混沌,因为他信任鬼王,可如果鬼王的献身没有效果,那他又何必做一个活到最后的人呢?

混沌继续向前,偏偏在鬼宫的外围停下了,就连那些拉纤的也没伤到半分。

“这到底发生了何事?!”段少泊听见了人的尖叫,原来是住在这里等着做生意的正道各派人士听动静不对出来查看了。

“都赶回去。”看来鬼宫里的人能看出外界的不同,那些拉纤的应该也能,只是拉纤的被缆绳束缚着,老实多了。

不管具体如何,段少泊现在是不可能把心思房子啊他们身上的。

此时此地,上下左右全都是一片混沌,庞大的鬼宫看起来反而像是一叶在狂风骤雨中飘摇的小周。

段少泊独自一个在宫门口坐了下来,脑子略微静了静,大体闹明白了如今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大师兄的本体大概是也产生了另外一个意识,而大师兄在回归本体的过程中出了岔子,记忆倒是回去了,但他的……魂魄?本心?本质?反而被赶了出来,这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现在混沌只留下了鬼宫不吃,是因为那一份记忆所以混沌对他留了情?段少泊听过混沌的心声,充满了占有和掠夺的欲念。若用人作比喻,那就是个疯子!

停下来,是因为大师兄。

这么一想,紧紧包裹着鬼宫的混沌突然又不是多可怕了,这就像是他被大师兄用手捧住,珍而重之的搁在胸前没什么不同……

不能这么干坐着,得做点什么。

放铁锅煎几个双黄蛋吃掉?不行,现在有记忆的是混沌,鬼王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加油不能加错了方向。

苦思了半天,段少泊做了个可以循环播放留声的法阵:“鬼哥哥!鬼哥哥!我爱你!修炼千年等你归!”

系统【……】为什么每次生死相搏的场面,我家小师弟和我家宿主的画风都不太对呢?

段少泊也是真的,就在这个法阵边上,露出狐狸原形坐下开始修行,说也奇怪,这里分明四周都是混沌,但日月精华点滴不缺,甚至比起过去,这些净化更加的纯粹干净。灰毛狐狸越长越大,虽然依旧是灰突突的颜色,可他的皮毛上开始多出一层金色的流光。

渐渐的,狐狸长出了两条尾巴、三条尾巴、四条尾巴……九条尾巴!突然有一天,狐狸开始急剧衰老,他躺着地上动弹不得,皮毛彻底失去光泽,还长出丑陋的褶皱和癞疮,开始变得斑秃,狐狸的的头顶心裂开了一道缝隙,一直贯穿至尾部,一种异样的诱人香气传了出来。

被赶回了住处,也因为各种情况没再出来的正道修士们,有不少文闻着香气从房中走出。

虽然他们没有被混沌吞噬,但混沌还是对鬼宫的空间起了作用——鬼宫的时间变得不正常。即使不修炼,即使按理说应该阳寿已尽的人,现在还是好好的活着。

有人自杀过,明明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但很快他就能够眼睁睁的看见自己身上时光开始倒流,倒流到自杀之前的状态。还有人试着割伤自己,但在滴漏时间的十二个时辰后,伤口变得不翼而飞。

他们甚至不能够修炼,同样是十二个时辰之后,一切就恢复。

只有段少泊,只有他这只那只狐狸精是不同的。

现在,这诱人的香味,让每个人都面色潮红,身上发热,若是曾经他们必定要大骂这狐狸精下流!可是现在,绝大多数人却反而在这种失控的感觉中放纵自己,因为此时此刻,他们无比清晰愉悦的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鬼宫中有活人的地方,可谓是一片“群魔乱舞”,这些曾经的正直之人(至少名声是正直的),其实早就没几个正常的了,在这里日复一日,却又每日相同的生活,早就把人逼疯了,如今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放纵起来而已。

大狐狸的裂缝越裂越大,裂缝两边还出现了纵横的碎纹,终于咔啦啦一连串的脆响,本该是柔软的狐狸皮,像是碎裂的瓷器一样破碎裂开,露出了一个只用如瀑的黑发遮挡身体的男人,正是段少泊!

只是他现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否还在入定中,因而对外界毫无知觉。

空气中那异样的香味顿时越发的浓烈了,有几个衣衫狼狈的修士看见了段少泊,眼神放光的就要冲过来,偶人们自然不会让他们过来,将敢过来的修士都是一通胖揍,直接扔到了外头拉纤去!

——别看现在外边的情况这个样子,可拉纤的纤夫们一直兢兢业业的拉着鬼宫前进,他们并非是停在原地的。他们当中发疯的,一定比鬼宫当中发疯的人更多,也更早……

过了几天,段少泊才终于恢复了意识,爬了起来,侍女偶人早已经拿来披风让他包裹住自己。

段少泊【系统,世界毁灭了吗?】

系统【QAQ没有,不过千年前就进展到了99.9,现在只是最后的0.1死活都没有到。】

段少泊【我修行的时间,按照正常时间来算,已经有多久了?】

系统【八百三十四年。】

段少泊【好久了啊……】

他裹着斗篷看着外边的混沌,其实这么看起来,混沌很平静,它们从来不会动一动,发一声响。他做的那个法阵还在一声一声喊着:“鬼哥哥!鬼哥哥!我爱你!修炼千年等你归!”

段少泊【系统,我还没问过你,那些毁灭的世界,只是文明被毁灭,星球、宇宙还是存在的,那么那些世界会怎么办?】

系统【会成为别的新世界诞生的养分。】

段少泊【……这个世界也会这样?】

系统【不,这个世界很可能会彻底这个样子下去。】

段少泊【什么意思?】

系统【一直99.9下去,即使……即使混沌把鬼宫吞噬了,也依然是99.9,因为这个世界有一个智慧生命会一直生存下去。】

一个智慧生命……也就是唯一的智慧生命——混沌!他是世界,世界即是他,那么这个世界的文明也就是永存的,甚至可以说,这个世界也是成功被拯救了的,混沌不灭,世界永存!

段少泊【系统……你脱离吧。你已经是高级系统了,应该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我知道你能去其他世界,你去吧,找一个新的宿主,我要去找大师兄。】

系统【QAQ小师弟!!!你冷静一下!!!不要啊——!】

段少泊没有听系统的,他直接一解披风,一个纵跃,向着鬼宫之外,飞扑了出去!

“PIA!”他落地了,是那种青青草地的地。

怀着赴死之志的段少泊:“……”

然后他刚刚发现,自己身上啥都没有,刚才解披风是习惯动作,然后现在,就有些尴尬了。要不要回去穿一件衣服呢?还是算了吧。

段少泊跳脚朝前冲,可混沌就是躲着他,他跑过的地方立刻恢复成了正常的有着柔软草地的地面,可他没跑过的地方立刻恢复成了混沌。所以段少泊一转身,已经看不见鬼宫了,他的上下左右全部被混沌包裹。

段少泊想了想,原地倒了个立,他的脚下再次出现了草地,他再次稳稳的站住了……

郁闷的叹了一声,段少泊盘腿坐下了。

不多时,他眼前的地面突然延伸了许多,混沌中伸出了六只手,都端着大盘子,盘子上放的全都是晶莹剔透的糖葫芦。放了唐狐狸这六只手还不罢休,各自捧来了衣物,然后六只手就开始掐架,朝死里掐的那种。不过因为他们没身体,只能你拽我一块,我撕你一块,所以很难看出来谁输谁赢。

段少泊:混沌分裂出来了三个?

系统【小师弟……你说谁是大师兄?】

段少泊【认不出来。不过……这是机会。】

就三双手,没接触,没说话,他也头大。可近千年来就像是一团毫无上进心的蛋黄酱一样的混沌,终于有变化了。

段少泊不看那些打架的手了,他从每个盘子里都拿出了一根糖葫芦,然后挨个品尝。

他吃着糖葫芦,那三双手停下来了,乖乖到了他面前,收拢在各自的盘子后头。段少泊吃完了手里的三支糖葫芦,舔了舔嘴唇,一双手没忍住,要过来帮他擦脸。可不等过来,就被另外两只手合力抓住,然后一通胖揍!

糖葫芦认老公,段少泊是认出来了,但是他不确定,说出来之后,到底是给大师兄?顾辞久?鬼王?增添力量还是让他被其他两个群起而攻之。

大师兄和本体明明一直很和谐……曾经在穿越途中遇袭,大师兄把自己切了去跟敌人死磕,快穿里世界大师兄干掉郝汶的系统也借用了本体的力量。都没有出什么事,不过……

段少泊【系统,你说过这个世界明明已经被拯救了,对吧?】

系统【是的QAQ,所以我的前宿主让我进入休眠状态,我才没多想。很多宿主都喜欢自由,在非任务状态下,不希望系统干扰他们的生活。】

段少泊【嗯……那你能换算一下,这世界突然从安全跳到危险时,我和大师兄进行到哪个世界了吗?】

系统【可以。Emmm……那时候我们应该是快穿世界的结尾,就是碰上了个可怕系统的倒霉小乖乖郝汶的世界。】

段少泊【嗯?怎么前后比例变化这么大?当时大师兄离开了多少年?】

系统【二三百年吧。】

段少泊在心里计算着,快穿世界应该是他们的第十七个世界,现在则是第二十五个。且快穿世界本身是多个世界,换言之,前边二十多个世界加起来的时间,也只是这个世界从顾辞久的安全,到二三百年后,突然世界就有哪个地方不对劲,大踏步奔向灭亡了。

可是后头他们走过的七个世界(不算现在这个)的时间,就已经让这个世界毁灭了两次,又让最后一次重启发展到现在了。

系统【进入平稳发展的世界,相对于不确定与危险的世界,时间要更稳定,流速也更慢。】

时间算是一个证明的佐证,果然是那个什么反派系统影响到了大师兄混沌的本体?可不应该这么容易,或者说,大师兄做事实际上是很有分寸的,那么……

段少泊【像是大师兄这样的存在,过去这个世界曾经有过吗?】

系统【这个世界?】

段少泊【整个,所有的大环境的世界,不是单纯只这个修真世界。】

系统【不知道。】

段少泊【你能问问你家的主神吗?】

系统【???】现在这种时候,去问主神这个问题,不大好吧?不过系统习惯了听从宿主和小师弟的吩咐,所以他去问了【小师弟……QAQ主神说……这是该有的劫难。】

段少泊【什么意思?】

系统【撑过去了,宿主就能成为另外一个分宇宙的主神,撑不过去,就……QAQ而且主神说了,你最好别插手,就算……就算宿主死了,你也能成为新的宿主。】

段少泊【明白了。】

这种情况就如同渡劫,过去了去到新的大层次,过不去,就凉在这。

突然,段少泊坐着的这片草地崩溃了,段少泊还没反应过来就掉了下去,却是掉到了鬼宫的地面上……

鬼宫之外,段少泊再次只能看见一片混沌了,吃糖葫芦认出来了谁是大师兄也成了无用。

系统【小师弟,相信大师兄吧,那么多是世界,大师兄也是度过了很多劫了,他能成功的。】

段少泊【是吗?系统你现在虽然话说得通顺了,但我为什么觉得,你必刚才更没底了?】

系统【QAQ】说好的自杀一次的人大多数没胆自杀第二次呢?

段少泊看着外边的混沌,他不知道,混沌中,也有“人”看着他,并非他认为的三个人,更不是顾辞久和混沌两个,而是密密麻麻无数的“人”,可他们又不是人,只是混沌积累漫长岁月孕育出的意识体,他们有的完整如一个人,有的支离破碎难辨面目,有的混成一团丑陋恶心。

他们都是混沌的一部分,也都是顾辞久的一部分,那三个刚才露出双手的,只是无数“人”中,最强大的三个。

他们是一个鬼王,一个黑色的影子,一个灰色的影子。

或许在这个世界里,即便是鬼王,都不能算是真正的顾辞久。

忽然,混沌中的意识体都活跃了起来,他们一个叠着一个的“看”向混沌之外,看向那个仅存的现实世界——鬼宫!

他们能看到,段少泊的灵魂在变得越来越璀璨,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璀璨的灵魂就如燃烧的火,耀眼的光芒之后,余下的只有冰冷的灰烬。

“人”们动了起来,可他们并没能因为同一个目标而协同一致,因为其中的一半想着“拯救”,另外的一半思考的却是“吞噬”。鬼王和黑影带领的“人”是盟军,他们一起对抗灰影。

让他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和我们真正的永永远远的在一起,不好吗?

“人”们在争斗,也在互相的感染,可拯救与吞噬的双方,永远都处于五五分的状态,而段少泊的灵魂已经耀眼得如同钻石一般美丽……

鬼王带领的拯救的“人”们忽然退了,只剩下黑影还在带领他自己的那一部分与灰影抗争,黑影传达出愤怒的循序,但鬼王就是带着“人”缩在一边,并不上千。

混沌忽然汹涌而至,处于鬼宫中心的段少泊第一个被吞噬,这个世界存在的最后的痕迹,也在一点点的消失……残存的人们有的大笑着奔向混沌,有的即使疯狂却依旧想尽办法逃离,然后这消失……停下来了!

为什么?他在哪?我不是融合他了吗?

对,你确实融合他了,他被你融合了,所以消失了……

就像是一块雕琢精美的糖果,你吃掉了,糖果也就不存在了。可他爱的是那并不出奇的糖果味道吗?!不!他爱的是糖果美丽的外表啊!

开开心心的灰影,与他所率领的“人”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它们有脸的捂住自己的脸,没有脸的蜷缩成小小的一块,哀伤的灵魂嚎叫充满了混沌中的每一个角落。有一些“人”甚至如玻璃一般破碎……

上一章:第368章 下一章:第370章
热门: 尸村 惹火ABO 杀破狼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三毒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 山村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