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上一章:第367章 下一章:第36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都说真正的修士并不在意对于凡俗的享乐, 但那是这些享乐对修行无益的基础上。如果有益,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毕竟修士所需要的法地财侣, 其实也不过是人间权势财色的又一种说法了。

这一杯茶虽少, 可茶水提供的,是比真元积累更重要的精神上的体悟。真元日复一日,总归能累积到量, 但只要差一点体悟,那量变就永远无法达成质变。

当鬼王拉着段少泊的手双双出席,至少有一半高阶的修士,眼神从戒备的探究,变成热切的渴望了。

“看来茶水的招待, 让诸位还算满意。我这个老鬼啊,穷得很, 没什么好东西, 今日各位离去的时候,都带上二两茶叶,算是大家今日来捧场的谢礼。这不同的茶叶沏茶的时候都还有些方法,稍后这方法也会一并奉上, 诸位若想沏出想要的效果,还请按着法子来。”

“这怎么好意思?”

“陛下说得是。”

“陛下仁厚!”

“多谢鬼王陛下!”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彩虹屁不要命的朝上拍。毕竟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

“鬼王陛下, 您这茶叶……不知道卖不卖?”

“卖啊,如何不卖?我鬼宫之内, 除了我的下属不卖,其余的都可交换买卖。若有意跟我做买卖的,那宴席结束,还情慢走一步,咱们再细商量。”

“好的,好的!”

修士们的表情越发的好了,还有人当场笑出声来。但琅嬛精舍的诸位脸色却不太好看了——李浑因为一向不太靠谱,所以虽然辈分是最高的,可带队的不是他。

他们是来做买卖的吗?!他们是来一探鬼王究竟的!明明之前连如何质问,如何动手都商量好了,怎么一杯茶就让你笑得见牙不见眼了?!

“鬼王陛下,您该是有万多年不见踪迹了,为何这次突然现世?”别人不可靠,那就只能自己上了。

“过去本王虽然只在自己宫中过活,但要什么没有?也不愿意去听什么仙界玉帝老儿的差遣,所以何必冒头呢?”鬼王把段少泊的手拉过来,握在自己手中,“知道见着了这小狐狸,方才觉得……这天下还是很大的,值得带着他去游览一番。”

众修士看狐狸精的眼神顿时就变得阴沉了:狐狸精果然是狐狸精,怂恿着这么一个大魔……大鬼王?大茶叶经销商?出来,其实还是挺好的?

事实摆在面前,鬼王到现在除了抓了不少人去拉纤之外,好像没干啥坏事。甚至那几座城的老百姓,现在还给鬼王供了长生排位。他们这要是做好了茶叶买卖,那也是好事一桩。尤其鬼王这一回只款待了他们这些正道修士,明显也是心向正义,这是好鬼啊。

就听鬼王又道:“本来这一回想多招待些朋友进来,可是小狐狸却说只要招待正道修士就好了,所以今日这场面小了些,还请诸位见谅。”

阴沉下去的眼神顿时变得和蔼可亲了,这小狐狸虽然是妖,但真实深明大义啊。

“好了!咱们闲话少说!还是正式开宴吧!”鬼王哈哈一笑,一拍手立刻有无数天女从天而降,近看才知,这些天女也是偶人,只是比之前的侍女偶人更加精巧许多,身上更有灵气环绕,若非它们的脖颈手腕处有毫无遮掩的关节痕迹,怕是很难被认出来。

天女偶人部分端来各色点心,小辈的点心是统一的,高阶修士的点心却与茶水一样,也是按照修士的心法安排的。众修士们吃着点心,自然是在买卖上又加了一条。

另有天女偶人在正殿中载歌载舞起来,那歌舞却也不凡,不同的修士关上之后精也有不同的收获。

片刻后,酒水、美食正式上桌,天女们聚集在中央,忽而散开,她们方才聚集之处突然出现了一片模糊幻影,有个看不清形貌的人放声歌唱。修士们却都停下吃喝的动作,仔细倾听,只觉得这并非是什么宴会上助兴的歌曲,而是有先贤在讲道扬法!

人影散去,还有人如痴如醉的闭着眼睛,更有人顾不得现在是何时何地,直接盘膝入定了!

人影散了,来了两个无面的持剑偶人互相拼斗,在场的剑修顿时瞪大眼睛紧紧盯住两个偶人,双眼眨都不眨,待偶人离开,当时便有剑修也跟着当场突破!

都说仙界一日地上一年,又说仙界和人间的是时间其实是相同的,只是天上的日子太过欢欣,以至于一年的时间也是转瞬即逝,便如人间的一年一般。

现在的众修士还没上过仙界,但如今却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一年如一日。大殿当中灵气弥漫,好吃的,好喝的,从不间断,那一场场的节目更是如同前辈仙人下凡,给他们开的法会。

这不是一场饮宴,这是一场狂欢!

胡晓蒙都差点陷入了这场狂欢中,修士进阶那个瞬间的感觉,是该死的甜美!

可是他心中记挂着更要紧的事情,所以硬生生的把自己从欢畅的修炼与体悟中拉扯了出来。这进阶算个毛线!勾搭上鬼王才是正经。

胡晓蒙发现,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没有抓紧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李浑。

李浑的辈分高,自己有一个几案,也有专门适合他修行的食物,可此时李浑摇晃着酒杯,只是紧盯着主位上的狐狸精,一脸的高深莫测。

大概是发现了胡晓蒙在看他,李浑突然转过头来,对着胡晓蒙一笑。他那笑容也是很好看的,但胡晓蒙就是被他笑得背后发冷。

难看的赔给李浑一个笑容,胡晓蒙把视线挪开了——还是尽量远离这个家伙的好。

胡晓蒙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锦盒,离席向主位走去。现在修士们都陷入了狂热中,除了李浑完全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的动静。

“琅嬛精舍胡晓蒙,见过二位前辈。恕在下鲁莽,不知可否为宫外拉纤的明澈观弟子,说一说情。毕竟明澈观也是正道一脉,之前虽有失礼,终究还是情有可原,还请陛下手下留情。”

胡晓蒙也是想了很多该如何接近鬼王的方法,不管不顾的去勾引那当然是不可能的,那只会让自己显得很low。而其他的方法也缺少实施的必要条件,毕竟他这次宴会之后就要滚蛋了,他和鬼王连认识都不认识。

这时候就需要一个额外的联系了,感谢明澈观拉纤的诸位,他们拉的纤绳就是一条沟通的纽带!

“你想陪他们去拉纤,减少他们的刑期?”

怎么鬼王不按道理出牌啊?就算他不愿意答应,就算不答应不是也该比较客气的拒绝吗?

“……并……不。”

“那你想替他们去拉纤?想替谁?”

“这……在下……”

“你不想陪,也不想替,你想空手套白狼?”

“在下……在下带了礼物!”胡晓蒙赶紧把锦盒递了上去,他现在都有点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了,这鬼王完全是个神经病!不过他之前想要攻略的李浑也像是神经病……他最近的眼光变得糟糕了吗?

胡晓蒙锦盒中的礼物,倒也是价值不菲,那乃是一颗金色的蛟珠。蛟虽然在某些地方被称为小龙、蛟龙,可本质上仍旧是妖怪,蛟珠多是黑色且有剧毒。这金色蛟珠却有一股淡淡的异香,看似是坚硬的实体,实则摸上去有一种果冻般的触感,还能感觉到有温暖的脉动传来……

“渡劫即将成功之时被宰杀取丹的蛟龙?手段够狠。这东西于我无用,小狐狸也不喜欢,拿走吧。”鬼王把锦盒盖上,一把扔了回去。

胡晓蒙拿着盒子,寻常人这时候就该赶紧走了,可胡晓蒙却露出悲哀之意,转而去看段少泊:“狐仙前辈,我听说清崖子无论如何也曾救过你,如今你就眼看着他在外受苦吗?”

“嗯,挺好看的。”段少泊翘着兰花指,捂着嘴巴,“嘻嘻嘻”的笑了起来。

鬼王:“……”

胡晓蒙:“……”

系统【……】

一直盯着这边的李浑:“……”

段少泊把手拿下来,恢复正常表情了【怎么了?我刚才不狐狸精吗?】

系统【不不不不!小师弟刚才太狐狸精,太诱人了。】

系统话音未落,鬼王已经一把将他搂了过来,还拿袖子遮着他的脸:“方才那么可爱的狐狸弟弟,竟然让不相干的人看到了……”鬼王突然抬头,危险的盯着胡晓蒙。

“我……在下什么都没看见……”行了个礼,胡晓蒙赶紧退下来了。

他路过李浑身边的时候,李浑悄声对他传音:“就是你这种庸脂俗粉竟然也敢到那国色天香的狐妖面前去卖弄?真是不知死活,不过,也多亏了你,让我见到了什么叫如诗容颜……”

胡晓蒙觉得,他有一句“MDZZ!!!”非常想咆哮一下。

这场宴席终究有结束的时候,但宴席结束,却是三年之后了……

毕竟,修士修真无岁月。

大多数的修士都离开了,也有少部分留下谈生意。

胡晓蒙是离开的那个,本来带队的修士是希望他能留下的,毕竟现在留下的好处大大的。可是就像当初坚决要求跟来那时候一样,他又坚决要求离开,还继续去斩妖除魔,去修行!

带队的修士只能赞叹一声,胡晓蒙一心向道,心无旁骛。

他不知道胡晓蒙内心的呐喊,不知道胡晓蒙离开之后就直奔了吞湮洞天。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去,曾经有数百年他几乎就是住在吞湮洞天的外围了,可是他现在的决心是十分坚决的,他一定要找到系统!一定要离开这个乱七八糟的诡异世界!

而李浑……留下了。

段少泊只是觉得这个李浑有点怪,但注意力不在他身上,而在胡晓蒙。

他从水镜前头,看着前宿主离开……这个胡晓蒙走的方向,也该是吞湮洞天吧?

段少泊【系统,他是去找你了,还是吞湮洞天里有别的?】

系统【QAQ小师弟……我不知道。】

段少泊叹一声,看偷偷了一眼鬼王,还是没说什么,可鬼王突然搂着他的腰把他抱起来了:“狐狸弟弟在想什么?”

“在想不太好的事情。”

“嗯?想你大师兄吗?”

“不是。”

鬼王顿时笑嘻嘻的:“那就无妨,除了那个没见过的大师兄,其他事对我来说都不会不好。话说,狐狸弟弟,为什么其他人你都不在乎,只看这个胡晓蒙?因为他也要去吞湮洞天?”

“看来是的。”

“狐狸弟弟啊……去了吞湮洞天,我是不是会恢复记忆?”

“鬼哥哥,这一点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才发愁,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鬼王抬手把一缕头发别到了段少泊的耳后,还在他脸颊上捏了捏:“我问你,如果……你先遇见的是我,那么你更喜欢的会不会是我?毕竟,你说的,我和你大师兄是一个人,我们差的,不过是一个失忆和另外一个不失忆罢了。”

“……会。”就算知道大师兄回来,他的这个答案会引发剧震!他也只能如此回答,在感情问题上,他从来不会昧着良心。

鬼王顿时笑了,开心,阳光,又光彩夺目,他手托着段少泊的后脑勺,给了他一个深吻……

就算这些时日段少泊的修为有所进益,可依旧不是能够跟鬼王抗衡的,段少泊只在开始两秒还有记忆,后来就晕了过去。等他醒来,他发现……自己在鬼王的袖里乾坤里?

叹了一声,段少泊没乱动,他知道,鬼王这是带着他,加速赶向吞湮洞天的路上。

系统【小师弟,我怎么觉得你心情更不好了?】

段少泊【之前觉得大师兄有些无理取闹,鬼王跟他归根到底不是一个人吗?可是现在……如果大师兄恢复记忆,那鬼王就跟死了差不多吧?可如果鬼王不恢复记忆,大师兄也跟死了一样啊。我自己这边……更是有一种喜欢上了其他人,脚踩两条船的诡异感。】

段少泊捂脸,明明从头到尾就只有他跟大师兄两个人,怎么弄出了个三角恋的感觉?!过去大师兄失忆的世界,可没这种感觉。失忆什么的!最讨厌了!

系统:竟然在小师弟身上看见傲娇的一面了,有点可爱啊……

“嗯?鬼王停下来了?已经到了吗?”袖里乾坤多少还是能感觉到一点颠簸的,如今这点颠簸没了。段少泊朝袖口爬了爬,从缝隙里朝外看,“李浑??”

“小狐狸给我。”李浑笑嘻嘻的道。

鬼王面色阴沉,他前往吞湮洞天跟赴死差不多,但终究是输给自己,他也算是心服口服,这竟然不知道又哪蹦出来一个,要跟他夺小狐狸的?

二话不说,黑灿灿的鬼气弥漫四周,现在没鬼宫,拉纤也免了,直接魂飞魄散吧!

看起来如烟似雾,也即是颜色不同的鬼气,却变得沉重无比,从四面八方挤压着李浑的肉身与魂魄!李浑嘿嘿一笑,却是扯开了自己衣裳的襟口,但他的衣襟下头遮挡的却不是血肉的胸膛,而是一个深灰色的旋涡。

旋涡旋转庞大的吸力直接将他周围的死气吸食殆尽!

“你是什么东西?”鬼王眉头一皱,头一回心里有了不确定。

“我呀……我是顾辞久啊~把我小师弟还给我!”

吸力瞬间大增,鬼气彻底的一干二净,就连鬼王也有一瞬间被拉过去了几尺。

系统【卧槽!】

虽然觉得那句话很少说但现在也忍不住说的段少泊【卧槽!】

系统【那是宿宿宿主?!】

鬼王一摸袖子,也问了同一句话:“那是你大师兄?!”

“不是!!!他不是我大师兄!你才是我大师兄!”段少泊紧紧抓住探进袖子的手指头,有点委屈。

李浑一听,吸力顿时减了三分:“小师弟!你糊涂了吗?!”

“我清醒得很!”段少泊虽然现在小不点大,可他说话的嗓门很大很清楚,“你是哪来的妖怪!假冒我大师兄!”

系统【……】明明是挺惊悚紧张的场面,为什么突然就不着急了呢?反而有一种看戏的悠闲~

“小师弟!你的记忆让人更改了!所以你才没认出我,乖~我们一起回家。”

“你傻还是我傻!还是你认为我跟你一样傻!这样的傻借口都能说得出来!”

“小师弟!你可真是……这么多世界走过来,大师兄我只道你跟我情深义重,谁知道……不过大师兄我心悦于你!只等你回来了,大师兄再好好的罚你!不,也不用罚你!等你恢复了记忆,怕是自己就得羞愧得乖乖的对大师兄我认错了!”

张口闭口都是大师兄!段少泊只觉得大师兄这个词都让对方给弄脏了!

“呸!我……我告诉你!我才不是失去记忆,我就是移情别恋了!你是个什么东西!鬼王才是我新欢!”

李浑被气得头冠都炸了!胸口的旋涡反而小了两分。

与之相对的,是刚还一脸严阵以待的鬼王,脸上露出了又傻又甜让人不忍直视的笑容。他一把握住段少泊所在的袖子,转身便跑!这个李浑邪乎得很,还是赶紧回到鬼宫,那鬼宫是他的法宝,可其实也是……总之,有鬼宫在,方才能有跟着李浑一搏之力!

他在前边跑,李浑自然是在后边追。往常言辞温柔的小师弟,就在袖子里,在鬼王的手掌中,对着李浑各种跳脚大骂。

系统【那个……小师弟,你知道你现在骂的其实把宿主也捎带上了吧?】虽然知道现在是危急时刻,但系统对宿主和小师弟都有蜜汁自信,觉得他们俩一定能渡过难关!所以不得不担心起了小师弟的未来【小师弟!你这个亚子……是要被宿主天天的呀!天天!】

段少泊却对自己都没那么大信心【活命最重要!我们现在是逃命!逃命!】

“……鬼王成熟稳重,雍容典雅,就算逃跑中也依然一派王者风范!你看看你是是什么东西!?就是个怪物!”

鬼王的攻击,无论是鬼气还是法宝,都让李浑胸口的旋涡吞下去了,只有段少泊的言辞,能戳到他的痛处,让他的脚步慢上两分,当然……也让鬼王的速度快上一分。这种损敌利己的事情,不干不成啊!

“小师弟你——啊!我的心好痛!”追着追着,李浑突然捂着胸口大喊,虽然这话在别人说有点假,但他的嘶吼声绝对是真情实感,然后他真的哭了啊!但他流出来的泪,就像脏水一样,是浑浊的灰色,“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该爱我……你该爱我!爱我!!爱我!!!”

一直淡定的系统这一刻突然不淡定了【QAQ小、小师弟!世界毁灭开始!】

段少泊【什么?!】

吞湮洞天,虽然算在洞天福地里头,但这个地方,不但常年少有人烟,鬼、妖与邪魔之流也是能不靠近就不靠近。胡晓蒙对这里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世界几次重启,就像找茬游戏一样,相同的景色,相同的城市,相同的人,却也总会在边边角角上有些不同。只有吞湮洞天和它方圆五百里之内的景色,从来都是不变的。

只要走进这个范围内,到处都是高矮不等形状诡异扭曲的灰色立柱,就像是走进了那种抽象派艺术家用水泥制造的普通人根本看不懂的艺术品,又或者走进了一个封印着无数冤屈死者的水泥坟场,这里的一切,都阴沉又恶心。

胡晓蒙知道,这里的每一根石柱都是不变了,所谓的风化,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吞湮洞天,就在这片区域的中心,吞湮洞天的外层就是一层薄薄的灰色雾气空间。必须用法宝把自己与外界拴起来再越朝里走,但走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无论身上带着什么法宝,也都必须要朝外走了,否则,这辈子就都走不出来了。

上一章:第367章 下一章:第369章
热门: 死对头他超甜的 乡村大土豪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我的公主重生了 银河帝国之刃 他的人设不太行 偷性 恋爱错误宝典 我当公务员那些年 情迷:极品老板娘的权色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