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上一章:第366章 下一章:第36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这个贤内助~”鬼王将他搂进怀里, “那好,那我就跟正道的亲近亲近吧。”

段少泊其实还有些担心的, 这也算是他第一次忽悠了大师兄吧?等到大师兄恢复记忆一定会察觉出来, 到时候……

ε=(ο`*)))唉!算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大不了现在就多想想,怎么哭才能让大师兄手下留情。不对,有时候好像是我越哭,那家伙越不留情。

_(:з」∠)_还是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吧。

鬼王也是行动派,说要和正道亲近亲近, 当即就让外头的镇墓将军们,去问正道要不要来见个面了。

“可是琅嬛精舍的修士?我家陛下说, 诸位既然都好奇, 那就进来看看,喝杯茶,说说话吧。待一个月后,我们宫中开一场聚友宴。”

其实到现在, 尤其是上元灯会之后,已经能看出来,人家鬼王是真没有恶意了。

——不是只有那位孝子把食物带回来了,也有许多人自己没吃, 带回来或给家人,或想着卖钱。他们这些修士多多少少都弄到了一些, 研究这些吃食后,就只剩下悔不当初了。这些好东西,给那些凡人吃……完全是暴殄天物啊!

凡人吃了是有好处,但是他们那肚肠吃下去了,功效连十之一二都无法发挥!尤其这些好东西当时还都是摆在那,免费给他们的!不但是散修悔不当初,就是大宗门、大家族的子弟也有不少跺脚懊悔的。

可怪谁?本来人家鬼王好好的办灯会,招待的也确实都是修士啊。那不是打头的那些修士东怕西怕各种怀疑,才弄得他们也跟着心惊肉跳吗!

修士们一个个都怨气十足,可没谁离开,反而得到消息之后,来的修士更多了,都是来占便宜的……

好不容易,这鬼宫的大门又开了,可是竟然只叫了几家正道宗门的?!

“你们这鬼王是什么意思?!他明明修的是鬼道,却看不上我们鬼修吗?!”除了早期的厉鬼之外,最近也来了不少正儿八经的鬼道鬼修,如今这就有鬼修站出来了。

镇墓将军瞧着这鬼修:“怎么?你有意见?”

“老子就是有意见!什么鬼王!当老子活着的时候不称孤道寡吗?!”鬼修一声怒喝,大家都是鬼修,甚至很可能活着的时候都是一代君主,凭什么这个鬼王就让书屋鬼怪修士给他拉着如城市般巨大的宫殿招摇过市,自己却终日苦熬艰难度日?!

显然这位是等的时间太长,占不了便宜,却只能看别鬼风光,彻底心里不平衡了。

不过他也不是无理智的发怒,如今这位置距离鬼宫不算近,束缚了人去拉纤的缆绳就算飞过来也得花上一段时间。鬼修想好了,他也不要别的,就是抓一只镇墓将军,躲起来炼化成自己的傀儡,该是也能找个小地方称王称霸一点点发展了。

所以这一声怒喝,紧跟着鬼修便化作一阵黑雾,冲向了镇墓将军!

鬼修的修为不低,旁边修为稍低的吸入了他所化的黑雾,顿时手脚冰凉。修为高的修士一方面是不想趟这趟浑水,另外一方面也想看看镇墓将军到底有什么手……镇墓将军显然是十分有手段了!

长剑挥出,一剑劈散了黑雾,也劈散了所有修士的胡思乱想!

是真的劈散……悄无声息的灰飞烟灭,魂飞魄散的那种。是那个鬼修太弱?不,是这个镇墓将军太强了。

可镇墓将军,只能算鬼宫的喽啰吧?喽啰都这个档次,其余宫中的鬼怪,还有那位鬼王,又强到何种地步?

众修士脑海中回想的还是那句话——这是哪来的老鬼?!

还有一个人,比所有修士更加的震惊,因为他已经经历了两次这个世界的毁灭和重启了,

他是琅嬛精舍的内门弟子胡晓蒙,也是让系统哇哇大叫的前主人。胡晓蒙这第三次的诞生,从他开始接触这个世界,就一脑袋的问号。因为他连半个剧情人物都没遇上,不只是那些作为剧情主体的十几岁的少年少女们不见了,连应该在剧情中早负盛名的大佬们也都没了影子。

虽然那些大佬的地位也被新的大佬替代了,但有些原剧情中的宗门也被新的宗门替代,这就很恐怖了。

如今这又出来一个过去连个泡都没冒过的鬼王……胡晓蒙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喊大叫,可他不敢,这个世界隔墙有耳的几率太大了。

“师叔,我也想去。”琅嬛精舍的众人开始商量谁去鬼宫的时候,胡晓蒙主动站了出来。

“虽然我们也觉得这位鬼王并无恶意,但是……也不排除事有万一。那鬼王修为深厚,鬼宫又诡秘莫测,若真出了事,我们怕是护不住你们这些小辈。”带队的师父好言相告,基本就等同于是拒绝了。

“师叔,晓蒙清楚,只是我与明澈观的清崖子交好,如今他被困……我如何能在这里干看着?不过师叔放心,晓蒙有分寸,自然不会在未经师叔许可的时候擅自行事。”

“嗯……你这孩子也确实素有分寸,既然如此,便一道跟着去吧。”

琅嬛精舍还是很有行动力的,自家说完,又与亲近的几个门派商量妥当,给宗门里送了信,几个宗门联和起来的两百多个修士就浩浩荡荡的朝鬼宫去了。

段少泊这一日吸了月华进来,就看见鬼王正对着一面镜子窥看:“狐狸弟弟,快来,你要的正道各派,都来了。”

段少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还是听话的坐过去一起跟鬼王看镜子了。

镜子里,即便是大宗门出来的正道修士们,也正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在游览鬼宫的过程中连连惊叹,毕竟鬼宫的软硬件设施是真的没的说。

段少泊看了一会……突然扭头!

鬼王刚才分明是一直盯着他的,可是虽然段少泊的动作突然,鬼王的反应速度还是太快的。

“鬼哥哥,你在做什么?”段少泊问。

鬼王明摆着有些心虚:“没干什么。”

“鬼哥哥,你难道要骗我吗?”段少泊可怜兮兮的问。

无论是鬼王还是大师兄,其实对与段少泊来说,都是很好搞定的,鬼王很没有形象的缩了缩脖子,猛的把背肌挺直,实话实说了:“我觉得……你那次叫的大师兄不是我,但也不是狐狸,更不是明澈观拉车的。你那天看着琅嬛精舍的修士走神,那个人很可能就是琅嬛精舍的!”

“……”收回前言,大师兄还是很不好搞定的,“你不信我?”

“我……那个……”鬼王更心虚了,“我觉得狐狸弟弟你不是纠结什么前世今生的狐狸,你若真爱我,爱的只会是今生的我,可你既然还时时刻刻记挂着大师兄,那这个大师兄就不会是虚幻的,而该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我看的见也摸得着你,那不就是你吗?!”

“……狐狸弟弟,我宁愿那个大师兄真的在那些人当中,你如此笃定的说出这种话,说明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是从我身上找寻那个大师兄的影子。”原本两个人是紧紧靠在一起的,此时鬼王突然站了起来,段少泊想拉他,却被他躲开,“狐狸弟弟,咱们过几日再见。”

系统【小师弟……宿主这是伤心的跑了吧?】

段少泊【嗯……是伤心的跑了。】

而伤心的原因,是他吃自己的醋。

他们俩之前也聊过转世轮回的问题,当时也说过,轮回了人就不是过去的那个了。但是现在……段少泊突然意识到自己想少了,对失忆的大师兄来说,确实跟轮回差不多了吧。

段少泊【系统……】

系统【嗯?QAQ小师弟你想到办法了?宿主这个样子好可怜啊。】

几乎都快把收藏顾辞久黑照当成毕生信仰的系统,这时候都觉得鬼王可怜了,由此可知,鬼王是真的可怜。

段少泊【系统放心,我从来都是对大师兄充满信心的。】

系统【小师弟你想干啥?!】他突然有了十分不好的预感。

现实中,段少泊一掌朝着自己额头拍去!

系统【卧槽!小师弟!!!】

“你要干什么!”说好了过几日再见的鬼王,瞬间出现在段少泊面前,拽住了他的胳膊。

“鬼哥哥,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想自杀,我只是想要封住自己的记忆。”

“嗯?什么意思?”

“你不能接受一个爱着大师兄的狐狸,那么一个没有过去的狐狸,你能够接受吗?”

“小狐狸……我是不是并非转世轮回,而是失了记忆?”

系统【卧槽!!宿主!!!】

段少泊:“不能说。”

“那我就是你大师兄?”鬼王抬手一会儿捏着段少泊的脸颊,一会儿揉着他的耳垂,“我过去也经常给你做糖葫芦?做饭?那我叫你什么?大师兄配的……是不是小师弟?我和你……相好过吗?”

段少泊被鬼王逗弄得面红耳赤,除了点头,就只能点头了。

“既然大师兄真的是我……不行!我还是嫉妒!”双手抱着小师弟,鬼王把脑袋扎进段少泊的肩膀,以示愤怒!

鬼王不止嫉妒过去的那个“大师兄”,他还嫉妒未来的“大师兄”,因为他总是会恢复记忆的。结果不管过去,还是未来,小狐狸都是大师兄的!蓝瘦!香菇!!!!我不服!嘤嘤嘤嘤!

系统【_(:з」∠)_我是个除了喊卧槽和66666,一无是处的统。嘤嘤嘤QAQ,哦,对了,我还会嘤嘤嘤嘤。】

段少泊【乖啊~~~乖啊~~乖~~我家统统是最好的,你在科技世界里,能帮助我们的很多。这个世界只是不是你的主场。】

系统【QAQ嘤嘤嘤嘤!小师弟你太好了!我爱你!!】

边上的鬼王突然扭过头来,眼神锐利得让段少泊一僵:“鬼哥哥,怎么了?”

鬼王:“没大事,只是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想打人……”

系统【……哼!反正你找不着我!小师弟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请叫系·我破罐子破摔·统!

段少泊:“……”

鬼王皱着眉,能力到了他这个地步,感知是极强的,反正外头那群人骂他的时候,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他现在也觉得有人骂他,不,好像是有人做了比骂他更严重的事情,可是他就是感知不到这个人在哪,也听不到确切的声音来向。

鬼王……他干脆一把把小师弟搂到怀里了:“狐狸弟弟,你也能变成半护理的样子吧?”

“?”

“就是把耳朵和尾巴露出来。”

“……不变。”

“狐狸弟弟变吧~~变吧~~”狂叼酷霸拽的鬼王撒娇起来也是很可怕的。

段少泊能怎么办?当然是宠着他啦!

灰扑扑的耳朵,灰扑扑的大尾巴,讲真这颜色是真不好看,可鬼王陛下的眼睛瞬间就发了光,把段少泊整个搂在怀里,开始盘耳朵撸尾巴。

段少泊:生无可恋jpg……

鬼王:不管那个背后骂我的是谁!反正狐狸弟弟是我哒!我哒!我哒!

鬼王每日都与段少泊在一起,半刻不离,越来越多的进来“做客”的各大正派宗门,就比较担惊受怕了。

不是说招待的不好,招待的是太好了,灵泉仙果且不必说,最好的是他们住的地方那个聚灵法阵,灵气纯粹浓厚,这是各个宗门长老级别的修士才能享受的待遇,那穷点的宗门长老都不一定有,一些小弟子差点就乐不思蜀了。

可除此之外,他们无法离开宾客区,倒是也没有谁站出来阻拦,他们愿意离开出去逛,那就可以出去逛,可是无论真心散心还是别有用心的逛来逛去,往往发现自己又回到自家门口了。

其实宾客区挺大的,所有进来做客的正到宗门都安排在这里了,一派一个大院子,宴会当日还没到,这街道两边就都是各个宗门的弟子了,大家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若是有谁想办一场小宴,说给侍女偶人,也自然会被安排得妥妥当当,真是比在自家宗门里还让人放心呢。

各门各派也让人试探过攻击这些偶人,结果……试探的人大概……是在拉纤吧?

胡晓蒙一脸贪婪的看向远处,他们这里的宾客区其实只是鬼宫的外围,远处那高楼耸立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内宫,是鬼王和那只狐狸精住的地方——他们能看见四周围的情况,可要想出去,那就是做梦了。

胡晓蒙已经是在这个世界的第三世了,还是个一切都面目全非的第三世,他已经不抱希望拯救世界了。这个世界已经是第十次了,这次的毁灭,必然是一切的消亡。胡晓蒙阻挡不了,只想最后的享受。

他原本盯上了琅嬛精舍的李浑,他也是个原剧情根本没出现的人物,现在却是掌门最小的师弟,辈分高姿容俊美,性格也不顽固,反而爱玩爱闹,还有一点喜爱奢靡,与小辈们打成一片。

若能跟着他结为道侣,想来生活必然不错。

但是现在,看着鬼宫,李浑算个屁!琅嬛精舍算个屁!鬼王这是真·能一力抗天下的能耐啊。若能与鬼王相好,不只是奢华享乐,他即便露了本心,日日为所欲为,那又如何?至于会不会有一天天下共讨伐……世界都快毁灭了,即便天下共讨伐,那又如何?

也不过是先死后死的区别……

“晓蒙!”突然有人窜出来,大叫一声。

“!!!”胡晓蒙被惊得差点把剑拔出来。

“哈哈哈哈!看你被吓得那个样子!”来人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师叔祖……你可真是!”真是想谁来谁,这位正是李浑——他还有个诨号,李混球。

李浑不笑了,可是突然凑到了胡晓蒙耳朵边:“一脸丑恶,原形毕露,你又想什么坏主意呢?”

“!!!!”这回比刚才被吓得更要命,胡晓蒙脸色一青,连退几步。这李浑前些日子还跟他有些暧昧呢,怎么今天突然就这个样子了。

“别害怕。师叔祖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看起来清清白白的,其实内里都是黑臭的污泥,但这样才有意思啊。所以,让我猜猜你刚才在想什么,盯上了那位鬼王是吧?但是恕我直言,人家九成是看不上你的。”

“师叔祖,我得走了。”胡晓蒙转身就要走,李浑却挡在了他的面前。

“别走啊,觉得我太不给你脸面了?为达目的要什么脸啊。我可是来找你合作的,因为我对那个狐狸精可是很感兴趣的。”胡晓蒙的眉头不受控制的皱了一下,李浑顿时笑了起来,“你这个……是嫉妒人家,还是觉得不以为意?你是不是觉得只有你才能让无数男女为你倾倒,别人都不算是个东西?”

“师叔祖你说笑了。”胡晓蒙继续要走,可还是被挡住了。

“哈哈哈,你刚才的表情我就该给你用留影石录下来,嘴上说着我是说笑了,可分明你脸上都是得意。所以,你还是真心那么觉得的吧?”

“师叔祖,我真得走了!”

李浑一把抓住胡晓蒙的胳膊:“这可是我最后一次跟你提议合作,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合作不合作?”

李浑跟他想象的完全不同,胡晓蒙非常的反感这种充满了不确定的意外。但这也说明,李浑必定有更多的他所不知道的底牌。

“不,我们各干各的。”

“那好吧,我可是个好人,不会强人所难。”李浑笑嘻嘻的走了,胡晓蒙看着他背影的眼神凉飕飕的。

合作的吸引力很大,可胡晓蒙更担心自己也成了人家的底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算计个彻底,然后扔出去。而且……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也不过是一个世界的人杰罢了,他们根本就没见识过更广阔的世界,更繁华的文明,不过是个些傻瓜罢了。

突然,胡晓蒙咬了咬嘴唇,他觉得,自己或许……还应该再去试一次……等把鬼宫的事情处理完,就去吧。

聚会的日子终于是到了,一大清早,便有侍女敲门,接引众修士前往正殿。

“算上上元灯会,再算上最早的那次大宴宾客,这鬼宫可是已经办了三回大宴席了,家底也是太厚了一些。”去的路上,有人小声嘀咕,“便是中流的宗门,库房都要搬空了。”

“你说这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啊?”

“打肿脸充胖子也得有个缘由吧?他这是为的什么?”

“谁知道去?”

众人落座,立刻便有侍女送上灵茶,不需要入口,那茶的香气进入鼻腔,便让人打了一个哆嗦,只觉得灵台清明,体内真元顺服,说不出的舒服!

这等灵茶,怕得是压箱底的宝贝,可这不过是招待最低等客人的,元婴期的客人那茶都是按照个人修行的功法配的。

修火法的,茶色如岩浆,茶叶如火星,触之如火灼,喝下去仿佛火焰在舌尖跳跃却温暖顺服,直觉四肢百脉都舒畅起来。修水法的,茶色湛蓝剔透,茶叶如灵鱼,触之清凉,喝进口中却如饮了一口雾气,只感觉有活活泼泼的水灵之气在周身蔓延……

最有趣的是剑修的茶,那一叶叶茶叶如一枚枚小剑,在茶水中摇曳拼杀,待喝进嘴里,每一口竟然都能体会到不同的剑意!最奇妙的却是药修的茶,那分明就是一杯药汤,喝下口去,只觉得百味流转,药气翻滚,那是只有药修知道的各种灵药搭配的妙处,某宗门的带队老祖竟然直接流出了泪来。

只这一杯茶,就让不知道多少修士心中的敌意淡了三分。

_(:з」∠)_一会问问能不能买点茶叶吧。

→_→等等!这位鬼王真不是意图卖茶叶所以才请他们来做客的吗?

(*^▽^*)卖茶叶多好啊!卖茶叶吧!

(艹皿艹 )一定要卖啊!不然喝过这一次就喝不到了!你让我们怎么活!!!

好吧……不只是敌意淡了三分,是直接要逼疯某些人。

上一章:第366章 下一章:第368章
热门: 房东是前任 桃运狂龙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 一个年轻保姆的私密日记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山村疯狂 惹火ABO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宿敌骑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