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上一章:第365章 下一章:第36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七娘, 族里想着今后就搬到鬼宫里来了。你今日与少泊说说,让他给咱们安排个好地方。而且……咱们狐狸以色侍人, 终究是万紫嫣红的才能让人喜欢的时候长久, 日日只盯着一个颜色,多好的,多特别的, 也得腻歪。”

族长这高高在上的狐狸今日那么尊敬,还陪着小心,红十七娘差点就以后一口应下了,她还是忍住了,只是赔笑道:“族长, 咱们再说……以后再说……”

族长瞥了红十七年一样,暗道:果然是合格的狐狸精啊。

待见了段少泊, 红十七娘和族长都是一愣, 他们自然是没有被段少泊所吸引,而是发现段少泊还是只童子狐狸?!

狐狸精是做什么的?别的事情会认错,这一点是绝对不会错!

所以,鬼王根本还没碰他?那鬼王这么捧着他, 养着他,是要做什么?

还是族长先反应过来,神色顿时变得复杂,但很快恢复过来:“少泊, 看来那位鬼王陛下是真的怜惜你。”

原本他那么着急的想塞更多的狐狸精,也是知道以鬼王的修为, 现在的段少泊跟着他,只有害而无益,多塞点其他狐狸,他能撑的时间更长,也能对狐族有利——他是族长,一只狐狸和整个青丘狐族,那当然是选择全族的利益。

红十七娘毕竟经历的少,还没明白:“少泊,鬼王既然对你有心,你怎么不让鬼王碰你?都说了凡人话本子的东西信不得!你与鬼王又身份相差悬殊,早晚也是要分的,还不趁着现在多给自己寻些好处,等到日后……”

“闭嘴!”族长瞪眼。

红十七娘被吓了一下,却觉得自己有了靠山,很快挺直了胸口:“族长你听我说完啊,少泊你若是担心自己功夫不好,或是自己一个应付不过来,那就该寻族中的兄弟姐妹,若是你又担心同辈的不老实,那长辈也成啊,就像是你娘我,还有你黑四娘阿姨。这母子俩伺候一个,可是别有滋味呢。”

段少泊一开始还能耐心听着,到后来脸色已经十分不好了。

红十七娘在其他方面真的都挺好,但是这个狐狸精的三观,实在是……

“娘,别的方面我懂的却是不多,但有一个事情我还是懂的,那就是只要我现在说一句,那在鬼宫里的所有狐族都得去拉车。”

“你!”

“娘,您也说过,别学太多凡人的玩意儿……”段少泊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得眉眼温柔,但是这话已经很不客气了。

红十七娘其他的没明白,但他话里的警告是什么意思却明白了——狐族没有孝顺一说的。一起长大的狐狸反而比对爹娘的感情更深厚些,比如她和黑四娘。段少泊是跟其他狐狸不一样很乖巧,可要是她太多嘴,那可就要撕破脸了。

眨了眨眼,想明白的红十七娘笑了起来:“少泊还是这么聪明,娘就知道你会有大出息!如今可是就要不客气的享你的好了!”

红十七娘闭上嘴,一句废话都不说了。

她是没事了,可也让族长没法说话了,只能硬着头皮道:“少泊,你看我们狐族……”

“族长,您在这里做客也就罢了,但可不要住下就不走了。我毕竟是以色侍人的,没多少脸面。招待我自己的娘没问题,可要招待这么多人,怕是就要被人厌弃了。至于说让兄弟姐妹帮忙……族长你自己都勾搭过鬼王吧?您都不成,其他狐狸就别多想了。”

最后那话也不是拍马屁,狐狸族长是真漂亮,那种真·狐狸精的真漂亮。虽然是雄狐狸,但妩媚多情,一个飞眼不知道让多少人心神动荡。自族长以下,还真没多少狐狸能比得上。

族长虽然不高兴,可也知道自己是一点谈条件的筹码都没有,只能干巴巴的应下。

后来狐狸一族又在鬼宫磨了快一个月,鬼宫一日日的东西倒也不少他们的。可是他们离开日久,终究是得回青丘的。临走的时候,红六娘还闹出了点幺蛾子,后来是族长出手把红六娘打回了原形,拎着走的。

但临走的时候,族长却也要到了鬼王的一句准话——若青丘有事,他会帮忙。

狐狸族长觉得,这就够了,他们狐狸虽然贪婪,但也知道偷鸡的时候,钻进鸡笼一次只能带一只出来,否则贪心不足,怕是就要被抓住打死了。

鬼宫也就这么慢悠悠的前进着,到正月初一的时候,那些镇墓将军突然对周围围着的修士们宣布,正月十五鬼宫中要开灯会!

无论是除夕还是上元,这都是凡人的节日,修真界们是不怎么庆祝的。可上一回鬼宫开宴,许多修士没赶上,赶上的修士更是大多数现在都还在拉车……之后还发生了明翎子来救自家人……然后也在拉车的事情!

鬼宫比当时的名声更大了,修士们想要进入鬼宫,见识一下鬼王的感觉也更加迫切了!听到消息之后,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修士,数量更多了,质量也更恐怖了,许多宗门里多年不露面的老祖宗也出来了。甚至还有传闻,说是仙界也派了使者下来,藏身于这些宗门来客之中。

初一到十五,这才半个月的时间,就闹出了这偌大的声势,其余闲散的修士只暗暗的觉得心惊。

十五这天,一大早,鬼宫附近的天就黑了……

对,天黑了,明明之前东方已经露出了霞光,可是眨眼就又变得星辰漫天。而这个“附近”,指的是鬼宫周围方圆百里的范围内。

继而鬼宫宫门大开,一位位偶人侍女手持花灯飞了出来:“今日我王欲开灯会,欢迎各位来客凑个热闹。”

有胆子大的修士当先过去,立刻有侍女迎上,递过一盏花灯,一副面具。戴上面具,就能进门。

若不想戴面具,侍女就会拦在修士的跟前。

若要强闯……(*^▽^*)拉纤大部队欢迎你!

“这是今天刚来的吧?”

“绝对是,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傻子……”

按规矩戴上了面具的人走进了鬼宫,进来的人明明极少有人是单枪匹马的,可无一不是刚进了门,一回头,就一个认识的人都不见了。若是想摘脸上的面具,摘下一个,明明手里拿着面具,可脸上却又多了一个不一样的,摘了半天,面具成堆,脸上依然戴着。

修为低的没底气,朝着四周喊人,但四周围的人流就如同是真的跑来看灯会的凡人老百姓,一双双面具后的眼睛,看他就跟看卖艺耍猴的一般。有人心生胆怯想要离开,可那高高的城门竟然也不见踪影了!

再闹腾,就有人偶侍女出来阻拦了,侍女说话还是很客气的,但再怎么客气,表达的意思也都是:你老老实实的玩,那我们谁都好,你要是继续蹦跶,那就要请去拉纤了。我们陛下的宫殿够大,多少纤夫都不嫌多。

老老实实下去玩的,那也就真的罢了,可要是依旧不老实的……

(*^▽^*)拉纤大部队欢迎你!+1

渐渐有人发现,朝前走出十几步之后,凡人的幻影总算是不见了,周围虽然还是不认识的,甚至跟自己都不是一条道的,但毕竟此时此刻,他们是同一阵营!

段少泊也在这玩闹的人群里,这是鬼王构建的幻阵,他跟鬼王说好的,鬼王不顶用幻阵的控制,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如今这鬼宫中,不但处处花灯,还有许多看起来与真人无异的偶人在售卖小吃与各式各样精巧的玩意儿。

无奈,买的人没有几个。

段少泊看着那些战战兢兢聚集起来的修士,有点可惜他和大师兄的心血——他们是真心实意请人来玩的,这里的吃食和看似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对一些修士来说,可算是奇遇了。

系统【小、小小小小……小师弟!】

段少泊【……我其实不小……系统,怎么了?】

系统【我我我我!我发现我过去的宿主了!】

段少泊【你确定?已经经历了两次世界重启,那还是他?】

系统【是他!我不会认错!就是那边那个紫衣服的!穿着琅嬛精舍校服的那个!】

琅嬛精舍,算是这个世界里正道修士的老大,上一会赴宴他们没来。明翎子被抓,天罚雷被吹散之后不久,他们来人了。不过来人比较老道,没有仗着琅嬛精舍来人的身份充老大,所以没出现琅嬛精舍的门人去拉纤的景象,说起来还真有点小失望呢……

不过这都是在鬼宫外头发生的事情,应对的都是镇墓将军,段少泊不知道,那位美人在怀的“昏君”怕是都不知道。

现在这是段少泊与琅嬛精舍的修士第一次碰见,谁能想到这位修士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不过来头大就大吧,段少泊转身坐在一家元宵摊子上:“一碗元宵。”

他刚坐下,那长凳的另外一头也坐下了人:“找到你了!”

鬼王先是高兴找到了段少泊,可突然又“哼!”一声,别过头去:“说好的玩捉迷藏呢?你怎么不好好的玩?随随便便就把破绽露给我,是不是以为你没露破绽,我就一定找不着你?”

傲娇鬼王上线啊。

段少泊看着鬼王,大师兄很少这么傲娇啊。于是他就凑了过去,用肩膀蹭了蹭鬼王。

被蹭的鬼王一扭头,就看见段少泊专注注视着他的温柔的双眸。

“你、你你……别以为你撒娇……撒……”

“鬼哥哥~~”

系统:=。=然后还能有什么然后啊,真是一击K.O啊!

一把将小狐狸精搂在怀里的鬼王:_(:з」∠)_完、完全硬不下心

“鬼哥哥,我不是故意露破绽的,是我想吃汤圆啊。来来来,咱俩合吃一个,合在一起,就是团圆。”

“嗯!嗯嗯嗯!”

盛汤圆的碗是大海碗,里头是五个婴儿拳头大的汤圆,馅料竟然还不一样。蜜饯的、黑芝麻的、红糖的,有猪肉这个咸的也就罢了,反正很好吃,这个五仁馅的是什么鬼?!不过……确实也很好吃啊,不是那种陈年月饼的味道,充满了坚果的香气。

他们俩坐在那一一分食,甜蜜、幸福,充满了狗粮的气息,并且掉马了……

不掉才怪!就他们俩才能摘下面具!露出真正的脸来。

一群修士各怀心思的修士就要围过来,可是他们怎么走,也依旧是在距离两人十步开外原地踏步。在场的也有不少精通幻阵,迷踪阵的修士,但他们是半点蹊跷也察觉不出来的,用破阵的符咒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唯一有用的,就是让他们发现了,自己动用不了力量了,不管是妖力、真元、魔气还是其它,反正是都用不出来了!

这闹哄哄吵嚷不休的场面,让鬼王黑了脸:“既是都接受了邀请进来玩耍,那何必总想着动用力量,这是惦记着进来打架吗?没有玩闹的心思,那又何必来?!”

鬼王不开心的来了个全场传音,所有街道里都吹出了一阵大风,那些跳脚闹腾的人全部吹了出去!

“这些修士真讨厌,干脆接引老百姓进来吧。”鬼王一门心思在跟段少泊热热闹闹过节上,而且是在自己家里过,那群修士败了兴致,他赶紧想办法弥补。

“好。”段少泊自然是卖给自家大师兄面子,还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不要着急。

被吹出去的修士,打了几个滚,方才在半空中站稳,有人庆幸总算是逃出魔窟了,但也有人暗自后悔。既然鬼王没让他们去拉纤,那就说明鬼王真的只是想过个节?那自己是不是反应过度了?

没等他们想明白,天空圆月洒下光辉——现在明明应该是白天——白色的月光搭建出一座喇叭状的光桥,喇叭的窄口连着鬼宫的城门,另外一头是十多道分岔开不知道投往何处去的光桥。

“暗王陛下携道侣欢度佳节,特开宫门,邀八方来客!”修士们正奇怪,便有声音悠悠扬扬的传出去。不久,便见光桥上出现了人影,看穿着分明是附近城市的百姓。

“不好!鬼王这是要做乱了!”有修士惊呼一声就要冲出去救人,却让旁人拉住了。

“别胡思乱想了,人家鬼王就是想热热闹闹过个节,咱们不捧场,就不许人家再找些客人?”

有的被拉住了,有的却认为自己乃是正义之人,非要冲上去,另有一些冲上去的,就是想占便宜的邪魔外道了,然后……拉纤的大部队又进新人了,可喜可贺!

这种世界的老百姓,对修士的接受能力都是很强的。脸上光桥的城市听说有大仙邀请他们去过节?虽然也有怀疑这是恶人的,但每座城市都有差不多一半百姓踏上了光桥。接待老百姓,鬼宫也没把他们冲开,老百姓又是真心来仙人洞府玩的,一家家扶老携幼,乐呵无比。

等发现街边的小吃竟然不要钱,就是一个人只能吃一碗,玩具只要参加了游戏就能得,再不济也能得一个参加奖,又有各种大型游戏(段少泊提议的,用修真手段做出来的现代游乐设施)那自然是大家敞开了的吃,敞开了的玩。毕竟对于他们这些凡人来说,这辈子可能再也遇不到这样的好事了!

夹杂在人群里,段少泊和鬼王这一天一夜,也是玩得极其的开心。

待天色微明,百姓依依不舍的散去,站在自己家门口还觉得是做梦。藏在犄角旮旯不想离开的也让木偶宦官拉出来送走,各个城市的衙门门口也挂了一串偷盗抢劫之人。这些城市参加灯会的凡人身上,也出了许多的神异之事。

老人的白发变黑,天生残疾的孩子治好了病,病人痊愈,有个脸上烧伤的女子回来之后皮肤平滑细腻竟然是好了。还有个孝子,将灯会上能带回来的食物都带回来给瘫痪了的母亲吃,结果他母亲不但好了,还恢复青春看起来跟这孝子的妹妹一般。

还有拿回来的玩具,虽大多数是真的万物,比如会自己飞的小鸟,能唱歌的小人儿之类的,可也有凡人也能用来护身的法宝,甚至听说还有人得到了修真的秘籍。但这些消息真真假假,就有些不太清楚了。

之后这些城市所在的白泽国,文武大臣有超过六成出自周围,白泽国也因为这些人而兴盛!同时这些城市中也连出了多年修真的好苗子。后来无论是为官为将的,还是成为修士的,也都能回馈当地,这一片繁荣了数千年,上元灯节更是被写进了历史,各种大书特书。

至于当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染上这份仙缘的人,也只能徒呼奈何悔不当初。

“段少泊!虽然我扔了你,但我毕竟是生了你!我生了你的恩情,你得还给我吧?!”段少泊却在快快乐乐玩闹了一天之后,还要“接待”一个不速之客。

红六娘之前住的地方,是比族长他们要更好一些的。但最后段少泊不但没有单独跟她见面,还直接让她跟其他狐狸一起滚蛋。红六娘顿时气不过了,干脆脱离大部队,直接跑回来了。

正好她赶上了上元灯会,直接让月亮桥给接进了鬼宫里。

段少泊见她这趾高气扬的模样,却也不恼,只是笑嘻嘻的问:“好,那你说吧,要怎么还?”

红六娘有心说让鬼王跟她过上一夜,但是那位鬼王就阴沉着脸在边上坐着,一双黑眸寒光闪烁。红六娘看他一眼都觉得心里发颤,虽然嘴馋与他双修带来的巨大收益,可觉得还是命重要。而且……双修这事情,总归还是鬼王说的算,鬼王要是愿意那以他的身份早就在她还在鬼宫的时候就找过来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我要能增至少五甲子修为的灵丹!仙草也成!只要有五甲子的道行就行!”红六娘这是狮子大开口了。

五甲子,三百年,再加上她如今的修为,她就能回去跟族长掰一掰手腕了,再不济也能弄个长老当当。

“好!一言为定?”没等段少泊答应,鬼王就站起来了。

红六娘见他答应得这么干脆,觉得自己这口开得还是小了,可是看鬼王的模样,她又没有胆子加价,只能不甘心的咬着嘴唇:“一言为定!我红六娘指天发誓,若能增我五甲子的道行,我与段少泊便从此亲缘断绝!”

这一份血统上的亲缘,就是鬼王和段少泊对她客气的原因。毕竟是修真世界,是有忌讳在的。段少泊与她三击掌,红六娘刚欢喜起来,鬼王就一巴掌拍在她天灵盖上了,纯正的也阴气直接灌顶而入!

红六娘浑身抽搐仿若触电,眼球突出,嘴巴歪斜扭曲,舌头耷拉了下来,简直是如同吊死鬼一样。又过了片刻,她虽然还是人形,可浑身上下都长出了存许的赤红狐狸毛,狐狸耳朵和狐狸鼻子也露出了出来,两条大尾巴拖在地上,毛都是炸的!

待鬼王将手拿开,红六娘的两条尾巴变成了五条,她倒在地上的时候彻底变成了红狐狸。鬼王手一摆,以为青铜侍卫将红六娘拉了出去,也加入拉纤大军了~~~

鬼王拍拍手,正想求夸奖,可是……小狐狸竟然歪头看向一边,走神了?

鬼王眯了眯眼睛:“想你大师兄吗?”

“啊?不是。”段少泊吓了一跳,转头就看见了鬼王的臭脸,“我昨日在灯会上遇见你之前,见着了几个琅嬛精舍的弟子。”

鬼王一听,眉毛都挑得快从脸上飞出去了:“怎么?琅嬛精舍跟你有仇?要我灭掉吗?”

“不要!我只是觉得,我们还是该跟修真界的各大门派有些交流吧?”他大师兄突然就天凉王破霸总风了。

鬼王眉毛落下来了,过来一手搂住了段少泊的腰:“怎么?怕我被孤立?”

“是有些怕,既然身在修真界,那总得有所交流,鬼哥哥你不想跟正道亲近,那鬼道、魔道,甚至我们妖怪,总得靠过去一方,否则……鬼哥哥你是不怕的,但麻烦终归是能少一点是一点。”

上一章:第365章 下一章:第367章
热门: 祖传中医龙凤决:桃色医仙 有海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山炮香艳乡村 绝世风流村官 星空主宰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悬命游戏 乡村小野医 保质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