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上一章:第364章 下一章:第36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呸!”红六娘不甘示弱, “他是生出来没喝我的奶,但在娘胎里的时候, 他日日喝的都是老娘的血!”

眼看着两只女狐狸精就就要掐起来, 从鬼宫里却飘出来了十几位木偶婢女,两个木偶架着一位,把这一位养母加一位生母都给架进鬼宫里去了。那位镇墓将军对着狐狸族长做了个请的姿势:“青丘狐族乃是贵客, 只是我家两位主人出游未归,还请诸位进到宫中稍待片刻。万勿见怪。”

“如何可能怪?是我们来的失礼,总该先一步将拜帖奉上的。”狐狸族长连连拱手,也在木偶侍女的接引下,进入鬼宫了。

听得一清二楚吃瓜修士甲:“我好像挺那个镇墓将军说鬼王和狐狸精都不在?”

乙:“我也听见了。真的, 假的啊?”

丙:“不管真假,这都太瘆人了……”

甲:“快送消息给宗门吧!”

话说~鬼王和狐狸精到底在哪呢?(*^▽^*)他们在逛街呢!

这是鬼王今天一早提议的, 然后直接用遁法带着段少泊就去了最近的城市。

这城市叫紫都, 乃是白泽国的一座大城,农业极其的发达,从有历史记载开始,这座城市就风调雨顺, 还从来没有大妖怪大厉鬼兴风作浪,无论白泽国还是之前占据紫都的国家,都曾经想要以紫都为都城,可是向天问祷的时候, 无一例外引来了天雷……

两人来的时候因为正赶上今年的除夕将近,紫都日日大集, 比往日越发的繁华。

跑来逛街的他们当然不能穿着衮袍,而是隐身在一旁看好了这里人的打扮,这次幻化了衣衫出来。两人别的不管,就盯住了小吃,从打头一家开始,挨着个的朝后吃!

此地的百姓喜食面,小吃也都是以面为主。炸叶子、炸面圈、炸馓子、炸丸子、蒸包子、蒸花糕、蒸肉龙、蒸杂粮菜团子,又有各色烙饼,各式汤面、混沌、饺子~

能在这时候搭个小摊子卖货的,多多少少都有些可取之处。两人吃喝了一天,只吃了三分之一。

“你家里来人了。”

“嗯?青丘狐族?”

“对,还有个红十七娘……”鬼王指了指段少泊的碗——他们正在吃面片汤——浓稠的汤水里就浮现了一个女子的模样,正是红十七娘,“可是你的母亲?”

“是。”

“果然是丈母娘,宫内已经用太后之礼招待他了,你且放心。不过还有个红六娘,也说是丈母娘。”

“她是我生身之人,不过也只有生育我这一件事而已。”

“嗯……那就按照一般客人对待。”

“麻烦鬼哥哥了。”

“不麻烦~狐狸弟弟,你说咱们是回去,还是继续留在这吃喝呢?”

“继续留在这吃喝吧。”段少泊道,“对他们来说,进了鬼宫便足够了。”

“好~~”

狐狸不讲究什么孝顺不孝顺的,长大的幼狐和大狐狸虽然也有帮衬照顾,但跟人类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而且……也是该稍微凉一凉狐族了。

红十七娘对他有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做狐狸也不坏,但太强势。即便当初是出于好心,而且她的举动算是加速了与大师兄的相遇,可改不了当日自以为心善的强迫行为。段少泊记着她的恩,否则不会把青丘狐族,把她的事情告诉给大师兄,但也记着与她的怨,日后的交往是要敬而远之的。

两人玩到集市散了,这才跟着人流出城,重新换了各自的那套衮袍,这回鬼王却不带着段少泊遁走了,而是一挥手,从地底下跑出来了全套帝王的仪仗,外加一辆铜马车:“我就记着在这附近还有一座我打猎用的行宫,果然如此。”

“不过……此处的行宫看起来是保养不善啊。”段少泊挑挑眉。

这行宫也不知道有多深,紫都的百姓这么多年了也好无所觉,且如今这车马铜人全都锈迹斑斑,车马少了个轮子,铜人更多是缺胳膊少腿的,铜人手里拿着的各式兵刃或仪仗器物也多有残缺。

“无碍!有我在此!”鬼王昂首挺胸,又挥一挥袖子,阴气自他袖中绵延而出,把这些残缺的车马人器一裹,它们就都变成了崭新的模样。

他们俩就坐着这架新弄来的车架,朝着鬼宫而去。

系统【奇怪啊……】

段少泊【怎么了?】

系统【小师弟,你之前让我盯住了有剧情人物就告诉你,但是我现在一个剧情人物都没见到QAQ。别说男一、男二、女一、女二了,连个有名有姓的都没有。】

段少泊【哦。】

系统【QAQ小师弟,你好冷淡哦……不对!小师弟,你是不是早就有感觉了?!】

段少泊【嗯。】

系统【_(:з」∠)_小师弟求不要对我这么冷淡,求解释,嘤嘤嘤嘤!】

段少泊【系统么么哒,我刚才在想事情,要解释的话……稍等。】

段少泊突然伸手,手掌按住鬼王的脸颊,让他转过头来。

鬼王:“???”

段少泊:“鬼哥哥,你恨这个世界吗?”

鬼王皱眉瞪眼,一脸惊讶的看着段少泊:“狐狸弟弟,你怎么会这么想?这世界除了你之外,和我有什么相干?”

段少泊亲了鬼王脸颊一口:“鬼哥哥,我很喜欢这个世界。”

鬼王搂主了段少泊的腰:“我喜欢你,四舍五入,我就算是也喜欢这个世界吧。”

段少泊【系统,天机变化如何?】

系统可怜巴巴又二脸懵逼的回答【没变化……哎?不是,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恶化。】

段少泊【嗯……】

系统【QAQ小师弟,我、我的智商和情商真的不高,求不要抛弃我啊!!!求解释啊!】

段少泊【我一开始以为是大师兄回归本位了,所以这个世界携带气运的天之骄子才会有这样巨大的影响,但是现在看来……大师兄的本体是受到了他的影响没错,但大师兄八成并非是回归,要不然他的记忆没有了呢。】

系统【emmmm宿主的事情和这个世界气运的事情有什么联系吗?】

段少泊【这个世界……早就没什么气运之子了啊,这时节的气运早就让混沌吞噬殆尽了啊。不只是现在的混沌,怕是大师兄还在的时候,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了。后来大师兄虽然离开了,可他的本体混沌还扎根在这个世界,本质未变。所以,世界拯救与否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去看那些气运之子,而是要看混沌。】

系统【这个我们不是也早就知道了吗?】

段少泊【不,当时还没考虑得这么清楚。而且,现在大师兄和他的混沌本体……很可能关系不太好。大师兄现在这个样子,系统你和大师兄的联系断绝,都是因为混沌的影响,不过并非是意外,很可能是一种恶意!而且我知道为什么来之前大师兄的感应让他舍弃剧情了!】

系统【啊?】

段少泊【混沌本体也是知道了气运之子吧?若是本体掌控了这世界的所有气运,那若是有谁说一声气运之子的名字,怕是就要憋察觉了。】

系统【可若是本体这么强大,不是早就该察觉到小师弟你了吗?】

段少泊【这也是我唯一还想不明白的地方……系统你去问问……不,还是算了。系统,你尽量减少和现在这个世界天道的联系。】

他想让系统去问问这里的天道,看看他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看情况这里的天道应该跟顾辞久的本体牵扯颇深,万一闹出什么事情来,那就麻烦了。

系统【QAQ知道!那……小师弟,咱们还去吞湮洞天吗?QAQ】说实话,系统挺怕那地方的,如果能不去当然是最好了。

段少泊【去!】虽然怎么想那地方怎么危险,可是要弄清楚究竟,要让大师兄恢复,怎么想只有这一个法子。还有,大师兄被他一提就同意了前往吞湮洞天,说明他潜意识里也不认为那地方危险。

大师兄现在既然能好好的就在这,还有偌大的威能,显然也并非是被本体彻底压制住了。

不过,大师兄会不会有他自己的打算呢?

“鬼哥哥。”

“嗯?”

“在我出现之前,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有啊。”

“想去哪?”

“有你出现的地方鸭~”

“……”大师兄什么时候看了那么多土味情话,“鬼哥哥,我是问真的。”

“我也是说真的,我不会骗你,除非是要给你个惊喜。我这些年在地底下早就呆得无聊了,想要出来透透气。可又不想自己出来,总惦记着找个压寨夫人,我也偷偷的看了四周围的什么才俊、美人。但只看到了满眼的失望,那都是些什么啊~~只有你,你还是小狐狸,突然蹦到我坟头上,就让我心跳如鼓了。你来摸摸看~”

鬼王拉着段少泊的手按在他的胸口上,段少泊还真摸到了“砰咚砰咚”的心跳声!还感觉到了肌肉的弹性与血液流过的温暖。

鬼王的修为,他自然有办法让自己感觉起来像是个活人,但是,这个也太像了吧?

“鬼哥哥,你活了?”

“只是表面上像,小狐狸,别勾我。”鬼王搂过段少泊的腰,→_→到底谁勾搭谁一清二楚,“别着急,你还是得努力修炼,不能觉得我像活人了,就真的能跟你亲近了。”

段少泊:“……”

大师兄就算失忆了,也总有办法让很正经的事情,向着不正经的方向滑去……

小师弟想跟他说自己不着急,但是看看他的表情,觉得还是算了吧。总有一种他越解释反而会把事情抹越黑的感觉。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靠在鬼王怀里,耳朵听着有节奏的心跳,被暖融融的体温包裹,顿时有些熏熏欲睡……

“对了,今天吃饱了吗?”

“很饱了。”咂咂嘴,更困了。

“你觉得哪家的合口味?”

“我觉得……”段少泊某一根专门针对大师兄的雷达突然响起了警报,盹儿都吓没了啊,“我觉得……鬼王哥哥你给我吃的糖葫芦最合我的口味。”

系统【……】一直以为自家宿主才是生存欲顽强的代表,原来小师弟才是!

“哈哈哈哈哈!”鬼王果然龙心大悦,逗弄的挠了挠段少泊的下巴,“睁眼做什么?糖葫芦好吃也别这么激动啊。躺下吧,再睡会。”

“嗯……”这回鬼王总算是没再说话了,老老实实的当靠垫,段少泊也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外头围着的修士们还以为那位镇墓将军说的是谎话,如今却见这两位真的从外头回来了,一个个噤若寒蝉。

鬼宫可在主人不在的情况下拘束一位上了仙籍的准天仙?鬼王能在身处异地的情况下击溃天罚?或者也是鬼宫自动击溃天罚?

这到底哪来的逆天的家伙?

有修士想着去抱大腿,有修士转身走了也招呼自己的亲朋好友离这位远点,还有修士却是起了贪婪的心思,眼看着这世界就要风起云涌。

“说吧,你们狐族来是有什么事?”回宫之后,鬼王把睡着了的小师弟安置在了寝宫里,自己出来应付那一大群狐狸精。

狐狸族长本来存着勾引的意思,但是见着鬼王,让他扫过一样,族长就立马熄了那个心思:“只是来见一见亲人,毕竟少泊那孩子突然失踪,族里还是很担心的。”

狐狸有魅惑之能,可若人家是个大能,哪里是他们能魅惑的,又不是传说中的九天玄狐。狐狸族长寻思着,这留下来,甚至留在鬼王身边的事情,还是得着落在段少泊的身上——不过到现在狐狸族长也是懵逼的,谁能想到,最不出彩的,都当成了残废去养的小狐狸,如今却是最出息的。

“是吗?”这怪腔怪调的,狐狸族长吓得心里一哆嗦,都想跪下了。谁知道鬼王突然对他一笑,特灿烂的露出一口白牙,眉眼间一片柔情,“狐族都担心少泊啊……族长你也担心他吗?”

“那是自然,自然。”

“那你跟我说说他小时候的事情呗。”鬼王的眼睛愉快的眯了起来,但狐狸族长再次吓得一哆嗦!

“少泊……少泊从小就乖巧,他很少跟其他小狐狸一样成天玩耍,最喜欢的就是看书,看其他狐狸从外头带进来的话本子。他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了。”看着鬼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狐狸族长暗暗抹了一把汗,幸亏他早有准备,不然今天要是说话说得题不对版,怕是当场就要被赶出去了。

“族长啊……你很好。”

“不敢,不敢。”狐狸族长一脸乖巧的低头,哪像是狐狸,倒像是被驯化的狗狗,要是尾巴露出来,怕是已经在疯狂摇摆了。

“如今少泊在睡觉,等他醒了,必然要见你,要见你们这些亲人。到时候该怎么做,族长你竟然是族长,那应该知道,对吧?”

“是是是!在下知道,知道!”狐狸族长的腰弯下来,脑袋都要点在地上了。

“嗯……这好。少泊开心,我就开心,我开心了,族长你也能开开心心的心想事成。”拍了两下族长的肩膀,鬼王走了。

即便鬼王没用力,狐狸族长也别拍得差点来了个头脚对折。可等到鬼王走了,狐狸族长虽然是心有余悸,可更多的却是高兴!靠山比想象中的更强,也更容易讨好,怎么可能不高兴?!

不过……段少泊那小狐狸是真的把这个老鬼王攥得紧紧的。且听十七娘说,他该确实是像人一样,只惦记着两人相伴,那怕是不愿意给同族分一杯羹啊。

想到此处,狐狸族长眉头又皱了起来,老鬼王的修为如山如海,能蹭上一点点都不输于灵丹妙药。真是悔不当初没亲自教导那孩子,让他看多了话本子,养出了凡人的坏毛病。不过这事情却不能着急,还得从长计议。

鬼王见过了狐狸族长,当然是立刻跑去盯着小狐狸睡觉了。反正他是鬼王,早就没有了凡俗帝王的负担,现在只要自己快乐就好了!

看着小狐狸睡得呼呼的舒坦模样,鬼王这早就没有了睡眠需要的家伙,却也是看得越来越困了,干脆也爬上床,把小狐狸朝怀里一拉,跟着一起沉入了黑甜乡。恍惚间,他仿佛是在梦里做了什么,可一睁眼,却见小狐狸眉头皱起,嗓子眼里几声哼哼,这是……要起来了?

——方才仿佛貌似是做了梦的情况,当然是扔到九霄云外了!

他忍不住低头想亲,可还是忍住了,只用唇蹭了蹭小狐狸的额头。

小师弟也是睡得迷糊了,感觉到额头的触感,脸上带着傻FUFU的笑容,下意识的抬头也用自己的唇去追大师兄的唇,然后被躲开了……被躲开了!被躲开了??

眉头皱起来了,还有点小噘嘴,段少泊哼哼着不高兴了:“大师兄……”

鬼王瞬间抓住段少泊的肩膀,摇晃了他一下!他用的力气太大,也太突然,段少泊吓了一跳,彻底醒过来了,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心底也暗叫一声糟糕!

“大师兄是谁?青丘狐族你的青梅竹马?还是明澈观的那个?”

段少泊被他掐着,却不见惊慌,反而把脑袋枕在了他胸口上,柔声道:“是你……”

“我?”

“对,我是带着记忆转世的,你上辈子是我大师兄。”

“……”鬼王的手松开了,转而温柔的把段少泊搂住,“那你喜欢大师兄,还是我?”

“……大师兄。”_(:з」∠)_其、其实也想说鬼王的,但总觉得要是说了,等大师兄回来,那可能有几十年都别想下床了。

“你!”鬼王气得要死,可这回并没再掐段少泊的肩膀,甚至都没舍得放开他,“你在我怀里竟然敢这么说?!”

“因为大师兄会给我做好多好吃的,你就会给我做糖葫芦。”段少泊拽住了鬼王的袍子,撒娇功力MAX!!!

“那个……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的你不会做!”

“你说都不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做啊。”

“我想吃榴莲披萨!”

“……”刚还自信满满的鬼王陛下明显呆了,“那、那是何物?”

“要我教你吗?”

鬼王特没有气势的说:“多谢狐狸弟弟……”

从小师弟说错话就吓得铁流乱窜的系统【……小师弟!你果然才是最胖哒!!!】

拉着鬼王的手朝厨房去的段少泊无比甜美的一笑【不,我只是恃宠而骄~】

“??狐狸弟弟,怎么了?”怎么笑得这么甜,甜得心都化了。

“突然发觉当狐狸精挺好的。”段少泊一把抱住了顾辞久的胳膊,“尤其是这种迷惑了君王的狐狸精,鬼哥哥~我喜欢你~”就算大师兄恢复记忆吃醋被修理他也认了!哼!谁让你现在没记忆的!

鬼王被说得差点当场飞升,整个鬼都飘了~~

→_→至于说好了等段少泊醒了就让他见的狐狸们?对不起,鬼王和小师弟蜜里调油把他们忘了。一直到第二天,红十七娘和族长才被“传召”。

他们这些狐狸在鬼城里住了一天,但都得了不少的好处。

吃的是灵果,喝的是灵泉,每日又有一到六枚灵丹不等。鬼宫里本身就有聚阴的作用,夜里他们所在的庭院有专门的修炼法阵,坐到里头,月华丝丝缕缕简直都可张口吞吃了。就是白天吸日光的时候有点麻烦,可听侍奉的偶人宫女说,宫里也有专门的聚光阵,只是他们等级不够,不能前往罢了。

“十七娘……”十七娘就是个普通的小狐狸,如今狐狸族长见着她却得先行礼。

红十七娘这一日过得更是舒坦,其他狐狸的房里没有聚光阵,她那有啊。说一天赶上过去几十年,那是夸张,但这一天怎么着也比过去一个月要舒坦。尤其不用找男人啊,跟男人赔笑脸,勾引他们虽然已经是本能了,但还是很烦啊。

“族长。”反正红十七娘是不想走了,准备今天跟少泊说说,就在这住下了。

上一章:第364章 下一章:第366章
热门: 禁区:厂花红杏 桃花村上野色多:村色无边 截胡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都市之最强狂兵 安知我意 沃土:乡村熟妇 乡野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