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上一章:第363章 下一章:第3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路上, 段少泊看见木偶宫女在清扫地面,木偶宦官在修整建筑, 偶尔还有石偶的士兵列成队列, 来回巡逻。屋脊上蹲着的各式瑞兽也不时有起来打个哈气,挠个痒痒,甚至彼此打斗的。

这座巨大的鬼宫丝毫不见阴森, 倒像是一座放大了的娃娃屋,玩具城,让段少泊都起了童心——不过也是回到大师兄身边,觉得再没了什么可担忧的,这才可能会有童心。

鬼王看段少泊盯着外表看得目不转睛, 一开始还挺高兴的,可是渐渐的就不高兴了。于是他从自己的大袖子里掏出来了一个大木头盒子, 戳了戳段少泊:“狐狸弟弟, 这个给你玩。”

“嗯?”段少泊看得正入神,被打断了依稀有那么点遗憾,扭头一看鬼王一脸希冀,这才反应过来, 他是有好一阵没看自家大师兄了吧?把盒子接过来放在腿上,段少泊凑过去用唇在鬼王冷森森的脸颊上轻点了一下,“谢谢鬼哥哥~”

鬼王果然就笑了,黝黑的眼珠子转了一转, 想低头亲他,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只是委屈的说:“狐狸弟弟,你可是要好好修炼。”

“嗯,我一定好好修炼。”提起修炼……他最近不是受伤就是逃跑,不然就是躲避着养伤,根本没太多时间修炼,可是媚珠嗖嗖的长……刚离开青丘的时候,他媚珠也就半颗黄豆大,其他狐狸看他,都像是在看一个残废,到如今,应有龙眼大了。

媚珠长大,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他同样半残的腺体竟然迎来了第二次发育,他身上妖狐与生俱来的某些味道开始变得浓郁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生为有特殊气味腺体的种族,可这时候还是很有些羞耻感的。

毕竟这个狐媚香,放在普通狐狸身上……其实就是狐骚味啊。

“怎么了?不喜欢这个玩具?”

“还没打开呢,何谈不喜欢。”段少泊把木盒子挪开一点,大师兄给他的,从来没有他不喜欢的。可自己不好意思的愿意,还不能跟他说。段少泊只能把那糟心事扔开,等过两天他自己偷偷把香腺摘了便罢了。反正现在已经没有谁能阻挡他了!有了大师兄,他彻底飞了!

打开木盒子,原来这个木头盒子倒是像一本立体书,里头亭台楼阁一样俱全,小拇指大的人偶不但形态逼真,而且行走自如,还能细声细气的说话。

“你想让它们演什么样的戏都成。”鬼王又打开盒盖,从里头抽出一张张厚厚的图卡,取了一张农田的放上去,就有一张如刚才那般亭台楼阁的卡片掉出来,盒子里出现了一片金灿灿的麦田,小人们也都闪身换了衣裳,老老实实跑去田里耕种。

鬼王连换几张,什么沙场拼杀,巨浪泛舟,百官上朝之类的。小人们来来去去换衣服,累得气喘吁吁,却还是兢兢业业的演戏。

段少泊看得笑不可支——这些小人是木灵,小精怪,并非人魂。那些木偶、石像也同样并非厉鬼,而是精怪,只是它们常年被大师兄在这个超级鬼王的鬼气熏染,神通惊人。

不过……大师兄一个鬼王,怎么身边一个鬼都没有啊?

这个问题……一直到段少泊慢悠悠的和鬼王吃完了中午饭,天鹅辇车慢悠悠的又走了大半个下午,段少泊才一时好奇问:“鬼哥哥,不是说我们已经出发了吗?要看路边的风景吗?”

他还想着路边的风景,是不是就是这宫殿里的风景?可是一想又不对,他大师兄从来不骗他,→_→就是偶尔会逗他。说是上路了,那就一定是上路了,只是他没感觉到而已。所以段少泊好奇了,他们到底是怎么上路了呢?

“狐狸弟弟稍等,我们到前边换一辆车。”

换一辆车,就换了辆青铜的大马车,真的是超超大,跟个小房子一样,前边拉车的是十六匹青铜马,还有青铜的士兵整齐的列队。

段少泊也是当过皇帝的,这种大阵势见得多了,可因为其他方面的好奇心,所以这回他特意把脑袋探出头去,看着外头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这队伍在宫殿中一条宽阔的主干道上跑了至少有一刻钟分钟,才穿过十几丈高的宫门,段少泊也终于……看见了外边到底是个什么亚子~~

他们是真的上路了!整座宫殿一块上路!鬼王也不是麾下无鬼,鬼都在这拉宫殿呢!

段少泊也只能说,他家大师兄永远都在给他惊喜。

看了两眼,段少泊就知道了,这宫殿其实不需要拉,自己就能飞得很快,非常快,快若闪电,快得直接来一把空间跳跃。可大师兄就是故意的,故意要鬼了,故意让人拉,故意慢悠悠的朝前“飘”~

这就是他家大师兄,一个爱秀的崽!

“看,路边的风景挺好吧?”鬼王凑过来,打开门,拉着段少泊走下了车,一指两边——又过了半天,来的各路修士更多了,密密麻麻的,其实到底下头风景怎么样已经让他们遮了个严严实实了,根本看不清了。

“嗯,挺好看的……”

前头搭起来了个小观礼台,他跟鬼王就手拉着手走了上去,鬼王对着两边不住招手,三不五时的还把他们俩紧握的双手举起来,真的就像是个君王出行,巡视四方一般。

“今日来了好多的修士啊,看来如今修真界的人都很闲啊。狐狸弟弟,我们晚上开个宴会,招呼大家一起来玩如何?”

虽然就是平常说话的声音,但连个隔音咒语都不用,周围那么多修士谁不是顺风耳?这根本就是故意要让人听到啊。

“好,都听鬼哥哥的。”

然后他们俩就退回去了,再然后,镇墓将军们就邀请那些修士们,不管他们是个什么根脚,只要愿意进来,守规矩,就都能赴鬼王的宴席!

除了胆子小的,怀疑鬼王有阴谋的,在场的各家各派的修士,基本上都应邀了。

城里飞出来了无数大小各异的辇车,小的只容一人用铜雀拉拽,大的能有十几人同坐用铜牛拉拽,一路将他们送进了饮宴用的大殿。当然也有意图半路下车的,可所有打这个主意的都被发现了,然后不想坐车的他们自然全都去拉车了……

宴席到也确实十分的丰盛,算得上是天材地宝齐集,且路数不同,吃食也是不同。比之大宗门的庆典,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更让人注意的是那只狐狸精,这狐狸精的事情,附近的宗门也是多少有点耳闻的。

说是青丘狐族这一辈的出了个极其出色的小辈,真的是国色天香,媚骨天成,先是勾搭上了虎眼魔尊的小徒弟,后来嫌弃魔道之人不够怜香惜玉,就又勾搭上了曲风山明澈观这一辈最出色的弟子。可他被带去明澈观之后,还不知收敛,勾三搭四,闹得明澈观的年轻弟子大打出手,他见势不好,逃出了曲风山。可曲风山的那一群弟子却恋他颇深,私逃出观,一路追寻。

当然,还有一说,说是这狐狸并不出众,但不知道从哪得了件邪门的法宝,转能勾人心神,如今一见之下……

甲:“这狐狸怕是真有什么邪门的法宝。”

乙:“如此勾魂摄魄,果然名不虚传!”

甲&乙:“……”

甲:“你莫不是也着了他的道?!”

乙:“呸!你根本就是个睁眼瞎子!”

于是吃着吃着,就有人打了起来,→_→然后拉纤的人就更多了,能平平安安老老实实的吃完了滚蛋的,不足三成。这些人离开之后,关于一只传奇狐狸的两极分化的传说,流传得越发的广了~

自然的,这事也传到了青丘狐族的耳朵里。

“我族的狐狸?”族长一听也是一愣,青丘狐族既然全族修行魅狐道,自然一贯的宗旨就是靠男人/女人过日子,对于传说中狐狸的这种勾三搭四、朝秦暮楚的行为,不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可是道行高,资质佳的狐狸,都没出青丘啊,“这是哪一位啊?”

“族长,不管是哪一位,咱们是不是些人去帮帮手?”

这也是青丘狐族的传统,一个狐狸精笼络住了大人物,多会招呼兄弟姐妹们过去。毕竟狐狸精终归是狐狸精,根基太浅,旁人多有歧视(虽然歧视的没错),只有自家的狐狸才能依靠。

“这是应当,咱们青丘也是好不容易出一位真正的妖狐了。”族长媚眼含情,高兴的笑了起来。

红十七娘也听了这个消息,她第一反应就是想起了自家孩儿,毕竟那传闻中曲风山明澈观的大名可是多次被提及,少泊可不就是被带去那里了吗?

“……可能吗?”红十七娘皱眉。

即便是看见了那位小侯爷和清崖子怎么对少泊的,可红十七娘觉得,那就是意外,或者那两个人爱好与旁人迥异,可恰巧少泊合了他们的眼缘了。至于变成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一代妖狐,还迷惑了不知道几万年的老鬼王?

但是再一想,还在外边的狐狸,她都认识,好像就只有自家的儿子不知所踪。

“不可能吧?”就少泊那相貌,那媚珠,那狐香……他跟着三长老学艺的最后,要拿凡人的农夫做考验,他可是唯一一个让农夫无动于衷的,最后虽然算是艺成出师,但那根本是三长老觉得他朽木不可雕,懒得再教。

过了两日族中召集前往鬼宫,“帮助”同族的狐狸,红十七娘带着满脑子的“可能”、“不可能”也参加了选拔。

“十七娘,怎么你也去啊?”红六娘看着妹妹就是一个仿佛媚眼的白眼。

“你管我?”

红六娘捂着唇咯咯咯一阵娇笑:“我只是一时好心,不愿意白费功夫,毕竟你这庸脂俗粉的,谁能看得上啊?”

红十七娘懒得理她,只是安安静静的参加选拔。

到最后,这姐妹俩,竟然都被选上了。毕竟她们虽然是姐妹,但是风格截然不同,一个就是标准的狐狸精,妩媚多情,另外一个则明艳雍容。

族里则到现在也都没查出来那位传说中的狐狸,到底是哪一位。

→_→他们自然也查出来了唯一一个不知所踪的乃是段少泊,可他们连像红十七娘那样的犹豫都没犹豫。

“那个灰狐狸段少泊?不可能的!”

不知道那个狐狸是谁,也就不知道那个狐狸到底风格如何,更不知道那位鬼王的喜好了,那就只能每个风格都选上一两个。

“族长,那位怕是流落在外的野狐,真能接纳咱们?”之前兴冲冲的长老们,现在就开始发愁了。

野狐往往比他们这些青丘的狐狸更加不通世务,甚至有些野狐还跟青丘的狐族有仇怨,事情怕是麻烦了。

“到了那,我等先求见,弄清楚了状况,再说其它。”

“都听族长的。”

于是这乌泱泱一大群青丘大狐狸就朝着鬼宫的所在去了,这些日子一直都有人放出鬼宫的位置,而鬼宫的移动速度……也依旧是那么感人,所以所以也不存在错过,狐狸们很顺利的在两天后,到达了鬼宫的所在地,并且还赶上了一场大戏。

——明澈观几次救人,不但没把两个孩子救出来,还搭进去一窝。明澈观没办法,把自家的老祖宗叫出来救人了。

明澈观的老祖宗道号明翎子,听名号就知道,他跟创派祖师是一个辈分的。听说仙籍榜上早就有了他的名字,只与一些地仙也已经是同辈论交了。只是因为他当年曾经发下心魔誓言,要守明澈观五千年,到如今才三千六百年,还差一千四百年。

看见这位来了,别说刚来的狐狸们不敢朝前凑,就是来了好一阵的各路修士,也赶紧远远的躲开。

“不只是哪位的鬼道道友,家里小辈不懂事,还请道友原谅则个。”明翎子也没有来了以势压鬼,而是客客气气的在鬼宫外传音,一连传了三遍,却连镇墓将军都不说过来问一遍。

这就让众修士不由得同仇敌忾了:“这个不知道打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鬼王,也太狂妄了吧?”

“就是!这怕是埋在地底下不见天日的时候长了,真以为到哪都是他老大呢!”

说话的修士走什么道的都有,毕竟这鬼王虽然早先请他们赴宴,但那场宴会的结果可说是惨绝人寰,那么多熟面孔都在下面拉车呢。除此之外,鬼王就油盐不进了,无论是哪个道的都不见他给面子。

这下出来一个老前辈,鬼王又依旧不给面子,他们就高兴了。

“这位道友,你既然不愿意自己出来,那本座便自己去带人出来了!”明翎子笑了笑,却不以为杵,还扬声道,“怕是本座来得不巧,鬼王不在宫中啊。”

“老祖说的是。”明澈观众人也跟着应和。

吃瓜修士们也道:“明翎子老前辈厚道,这鬼王怕是不愿放人,又不敢出来过招,这才干脆来个闭门不出,稍后再表示个自己根本不在。”

“算了,修行不易,各退一步也好。”

“还是明翎子老前辈太心软,分明那鬼王拘了我们这么多同道。”

“诸位不用着急,老祖说了,但凡是我正道同修,他都会带出来的。”边上明澈观的道士道。

正道众人顿时马屁拍不止,其余修士也只能感叹自家没个老祖了。

明翎子十分潇洒在半空中一步一步走向了鬼宫,镇墓将军们也不拦他,明翎子面上笑意更胜,可就在明翎子走过某一道无形的界限之后,粗缆绳一如往常的分出了细绳,明翎子微微笑的手上一挥……细绳的速度不减反增,瞬间绕在了明翎子的手腕上。

“大胆!孽……孽畜……太上敕……”

明翎子这块“石头”挺大的,可他砸进去后,也就响了个不大丁点的水花,然后就跟前边的其他人、妖、鬼、怪总之不管是什么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一样,给鬼宫拉纤去了。

“咕嘟”唾沫吞咽声,整整齐齐的响起。

“老祖啊!!!”明澈观的众人发出一片怒喝,一起冲了过去,当然是如愿以偿的配他们的老祖去了。

狐狸族长之前看见了明翎子,就像立刻带着族人跑路,可是他又一想那样好像太显眼了,于是只能留在原地,想着等事情告一段落,他就立刻跑,于是带着一群狐狸弯腰缩头的站在最不起眼的位置。

——他们这样的动作还真的是不起眼,因为有不少人都是这样的,应该都不是正路子出身,所以他们也算是隐藏在大海里的一瓢水了。

可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们……也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明翎子的仙籍莫不是假的吧?”

“就是真的!这事本来就是从城隍土地那边传出来的!听说还是天仙的仙籍!”

“不是说有仙籍的准仙人受仙界庇护吗?怎么也没动……那个……是天雷吗?”

天空中突然之间就聚起了一团紫黑色的雷云,若是道行高的修士还能依稀看见雷公电母的身影。

众人赶紧又离远了一些,却是一个个兴高采烈的看着鬼宫,这回到不全是高兴看见鬼宫倒霉了。

“我还是头一回看见天罚呢。”

“所以这鬼王还是得放人啊。”

“你们说明翎子是不是故意的?”

“我也觉得是故意的,这老道够阴的啊。”

“说什么呢!明翎子老前辈行的端做得正!”

“呸!这般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就你们正道做得出来!”

“对!就他们做人的才这么心脏!”

眼看着吃瓜的就要到掐起来了,突然一阵大风吹了起来!且这风也奇怪,乃是两道风,对着吹,一道从天上朝下,一道从地面朝上,都是这种地形,这种高度不可能出现的风,更不可能风顶着风吹。

按说这些能站在半空的修士,早就风雨不侵了,可依然是个顶个的被吹得在风中“摇曳”,上下翻滚,嗷嗷乱叫。待风平浪静,吹上高空吹落地面的还算是好的,有挂在山崖树杈上的,还有吹进池塘泥浆里头的,一个个的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再看四周,哪里还有雷云在?雷公电母也不见了踪影,只有那座巍峨庞大的鬼宫,在缓慢的一步一步的前进……

狐狸族长抹了一把脸,两只眼睛比看见了烤鸡还要闪亮,当即飞上了天,直朝着一位镇墓将军去了:“这位将军,我乃是青丘狐族族长,特领全族前来拜见!”

说好的是做客的,可是现在人家这个能耐……都能和妖族的大圣掰手腕了。

大圣们也不惧这仙界的雷公电母,但一阵风就把这两位真仙吹跑,那可真不一定。青丘狐族虽然是在妖界有一席之地,但因为他们不善争斗,也是一日比一日处境艰难,若能得到这位鬼王当靠山,狐族全族搬出妖界那也是无妨的!

但话出口,狐狸族长也是有些忐忑的,因为听说前头来求入伙的可是不少,但要么是赶走了,要么……就是拉鬼宫呢~

“青丘狐族?你族中可是有位叫红十七娘的女狐仙?”

“我族中……有不少叫这个名字的女狐。”狐狸多是按照毛色给自己起个姓,再按照排行起名字,所以叫红十七娘的女狐还真是不少。狐狸族长对鬼王极为的重视,虽然带来的狐狸里边就有一位名红十七娘的女狐,可也不敢贸然多说什么,“这位将军不置可否多给些线索?”

“那位红十七娘,有一位叫段少泊的儿子。”

“……”狐狸族长看狐狸长老,长老们看红十七娘,红旗娘呆了——这都指名道姓了,那位闹得天下大乱的,不会真的是我家的崽吧?

“段少泊分明是我的儿子!”红六娘也反应过来了,虽然还有几分不可信,可身为狐狸精哪可能错失良机!

“我才是红十七娘!”红十七娘也跟着喊,“她乃是红六娘!当初扔了少泊的就是她!少泊从出世就没喝过你一口奶!当初说好了这孩子就是我的了!”

上一章:第363章 下一章:第365章
热门: 回档1995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师尊大人要逼婚? 都市画骨师 终级小村医 [综英美]科技救不了超级英雄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 别拿召唤当个性 愤怒值爆表[快穿] 不要点进来[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