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上一章:第362章 下一章:第3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黑暗如同漆黑的纱帐, 缓缓揭开,走出了以为头戴琉冕, 身着衮袍的男子。

众人:“……”

兔子段少泊:“……”有不好的预感……那个什么在坟头里养着的兔子, 说的不会是他吧?难道他打洞的那个土堆就是坟头?!不过他住了这么长时间,一点鬼气都没感觉到啊……

“小兔子,还不快过来。”来鬼袖子一摆, 一条黄土道覆盖上了咕嘟咕嘟冒泡的腐水。

段少泊知道自己不出去也不行了,只能从装作自己是个兔妖,从只剩下一截的大树里蹦跶出来,顺着黄土路蹦跶到了这位鬼王的袍子边。

无论是这一路,还是鬼王的身边, 都感觉不到一丝鬼气,就好像这位鬼王是个活人一般。能把鬼气收敛到这个地步, 绝对不是普通的鬼王。段少泊正想着, 鬼王已经自己坐在了自己的坟头上,然后伸手把他给捞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小兔子,本王不过是离开一会儿,给你去买好吃的, 怎么你就差点让人给炖了呢?”

段少泊团成一个滚圆的兔子球,看似任由鬼王撸毛也巍然不动,可其实,鬼王这手好像带着电, 撸一把他就忍不住哆嗦一小下。

“这么怕我吗?”鬼王不撸兔子了,还有点小难过, “看我给你买的好吃的,他们都说兔子喜欢吃萝卜,但是……同样是红彤彤的,这个绝对比胡萝卜好吃吧。”

鬼王拿出来的,是一根糖葫芦……也不知道这刚入秋的天气里,什么地方这么早就卖糖葫芦了。

段少泊看着那串糖葫芦发了一小会的呆,鬼王误会了:“不喜欢吃?”他戳了戳兔子粉色的鼻子,“你这乡下兔子没吃过吧?尝一尝,就尝一小口。”

小侯爷:“鬼王前……!!!!”

刚刚想提醒鬼王自己存在的五个人,眼睁睁的就看着那只兔子变成了其中三人朝思暮想的狐狸精!

鬼王也愣了一下,小兔妖原来已经能变人了啊,这人长得……无一处不美……

“这是你买的糖葫芦?还是你自己亲手做的糖葫芦?”

“少泊!”“小狐狸!”“狐狸精!”

系统也激动了【QAQ小师弟!是不是宿主?!是不是?!】

坐在鬼王大腿上的段少泊【是他!】

鬼王看着段少泊愣了:“如果我说是买的呢?”

“那是你骗我。”段少泊声音里还带着点委屈就像是撒娇一样,说着就伸手把糖葫芦抓了过来,舔了一口。一样的糖,一样的熬糖,炒糖,可这一口,他就能尝出来他家大师兄的手艺。

“你可真是……哪里跑出来的宝贝啊?”鬼王感叹着,撒娇的小兔子明明是个成熟男子却丝毫也不违和,反而让他这老鬼感觉耳朵一热,然后,鬼王发现……他的手早就很自然的搂在了段少泊的腰间,这姿势,这角度,这触感,再没有比这样一个大活人更适合被他拥抱在怀中的了。

段少泊不答他,只是双手抓着糖葫芦的棍,超乖,朝专注的吃着糖葫芦。鬼王眨眨眼,觉得这画面在赏心悦目之余,还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段少泊咔咔咔的极其熟练的把糖葫芦吃完了,鬼王直接又从他的大袖子里拿出来了两根,一根是山药的,一根是山楂包豆沙的,段少泊把两根都接过来,继续咔咔咔。鬼王看他的眼神,都要跟锅里熬的糖汁一样,融化开了~

阴风吹过,黑色的纱帐再次拉开,一群极其逼真的木偶人走了出来,偶人的身后陡然一片灯火通明,乃是一座巍峨的宫殿。哒哒的马车响起,马骨拉拽的王驾驶到了近前,鬼王抱着段少泊,把他稳稳的放在了能让七八人随便扑腾的车上。

“你先回家,一会我也去。”

“嗯。”

不舍的把眼睛从远去的马车上移开,鬼王一挥袖子,猛地转身,对着被封住声音的五人,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刚刚他家小兔叽现出人形的时候,这五只里有三只都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

“现在的人啊,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还得要我这个鬼教你们做人。”鬼王觉得他一个鬼,对待惹自己不高兴的东西,那么挖眼、割舌、削鼻、挖出膝盖与手肘,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吧?不过……算了,还是先去问问兔叽,到底怎么回事,再行处置吧。

按住五人的大手化作了条条锁链,把这五个人锁得一丝皮肤都不见,拖进了地下。鬼王也一转身,隐入了黑暗中。

一阵风吹过,天空中的乌云散得一干二净,地面上又恢复成了不久之前芳草萋萋的样子,几只鸣虫跳来跳去,被雷劈倒又被削成三段的巨木快速腐烂,跟那些坚果一起隐没在了草丛中。

不过半刻钟后,一群道人与一群魔修几乎同时到达,他们都是接到自家人求救灵符而赶来的。但这先后的两群人,只是稍微扫了一眼周围情况,便朝着对方冷哼一声,分别散开向更远的地方寻人去了。

“你刚来就吐了血,还把自己从小狐狸变成小兔子,之后那几人打斗间又提到狐狸……他们说的狐狸是你?你在躲他们?”

“是。”

“要砍了他们吗?”

虽然这几位就跟最疯狂的私生饭一样,但他们这个样子更多的是天道的影响,段少泊觉得若是世界别拯救了,那这些人的情况应该会恢复正常:“还是别杀了吧。”啊,大师兄的表情不太好看,果然是醋精啊,“也别弄残了。”表情更难看了,“那个……惩罚一下还是可以的。”

“还吃糖葫芦吗?”这回拿出来的是栗子做的糖葫芦!该是今年第一波的新鲜栗子。

“大……大鬼王,你的糖葫芦是最好吃的。”段少泊接过来,也不知道这家伙在见自己之前,暗戳戳的做了多少糖葫芦。

“大鬼王是什么鬼?太难听了……叫鬼哥哥。”

“鬼哥哥……”

“娇一点啊,就像是之前你叫的哥哥那样。叫得好听了,哥哥给你吃只有哥哥才有的最好的糖葫芦。”

段少泊忍不住朝鬼王的腰部以下看了一眼,还没等他说话,就被鬼王抬手遮住了眼睛:“你果然是个狐狸精,一眼就勾得我差点真给你吃了糖葫芦路。乖啊,再等几百年,等你道行深点,我再给你找些阳气重的好吃的好玩的,不让我这糖葫芦阴气太重,你受不了。”

“我没这么迫不及待!”段少泊一把将鬼王的爪子拽了下来。

“嗯、嗯,我知道了,我们家的小狐狸才没想着吃。”

“……”深吸一口气,段少泊忍了,乖乖的吃他的栗子糖葫芦,吃着吃着他发现……鬼王在不断的弹手指。

鬼王见他看起来:“别担心,我就是……突然很生气,也不知道谁让你投胎成了狐狸精,本来就够勾人的了,妖狐天生内媚,更是让人把持不住,这么好的你,却让这么多人觊觎。想起来就生气,我弹什么东西,什么人……”

系统【QAQ嘤,明明是你自己不愿意听剧情,不愿意选择人物,为什么要怪我?】

不过小师弟是真准啊,这个亚子,果然是宿主无疑了!

段少泊稍微安抚了系统:“……鬼哥哥,你能带我去吞湮洞天吗?”

“吞湮洞天?好啊。”

“你不问我为什么去吗?”

“反正我一个死鬼也没事可干,狐狸弟弟你想要我做什么都行。”

段少泊觉得幸好他是人形,否则就大师兄这个娇嗲的声音,他又要炸成一个狐球了!

“谢谢鬼哥哥,而且鬼哥哥你不老。又英俊又年轻。”

“狐狸弟弟,你想让我亲亲你,直说就好~”鬼王将段少泊搂住,果然是身体力行的一口吻了上去……

系统:_(:з」∠)_你们这是几十年代的老爱情片的既视感啊。不过……狗粮啊,你还是那个味道。还有,小师弟,你这“鬼哥哥”这么快就已经叫顺口了吗?!

鬼王的唇是凉的,舌头更是阴冷,即使他这一吻极短,两人的舌头尖尖刚刚蹭了一下,鬼王便退走了,段少泊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一股阴凉直入丹田,激得他一个哆嗦。倒是不难受,反而修为精进了不少。原本他就是雄狐狸,相比之下阴气对他更有好处。

但什么东西都不能过量,就从这浅浅一吻的阴气量来说,鬼王说他们俩要是真那啥,他就要GG,那绝对是一点都不带差的。甚至可能多亲两口,他这只二十岁多一点点的小狐狸也都要生魂离体。

段少泊眨了眨眼,突然一把搂住了鬼王。

鬼王亲了拿一下原本还有点担心吓着小狐狸,突然别抱住,他顿时跟投降一样举起了双手,也是很滑稽了:“小狐狸!别贪心!”

“不是贪心……我就是抱抱鬼哥哥……”我好想你,见到你了真好……

“哦,那没问题。”举起来的手放下来了,也回搂住小狐狸,软乎乎热腾腾的,他抱着特别舒服,“不过,小狐狸,我带你去吞湮洞天,还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我这老鬼很久没有入世了,你这一路上,得带着我到处玩。”

“……鬼哥哥,我在人世间也没怎么呆过。”

“哦,那没事,那就是我带你玩,你陪我玩。”

“可以。鬼哥哥,你的本名叫什么啊?”

“忘了。”鬼王回答得干脆利索,“几万年前一睁眼,我就是个鬼了,看本体的穿戴,还有墓穴里头的陪葬,我过去应该是个王吧?王……咳咳!后来我还去外边转过一圈,然后觉得无聊,我就回来了。然后就是看见你了……”

鬼王的手在段少泊灰色的头发上划过:“小狐狸,你吐血的时候其实我就在你背后看着,就想把你抱回我墓里头来,却怕吓着你。而且我看你很有主意,就没出去,只是每天偷偷看着你……”

“那棵树是鬼哥哥放倒的吧?”

“嗯,我看你找食有点难,还不敢变成人形,只能把食物送上门了。其实那些干果,都是我一点一点挑选收集的,好吃吗?”

“好吃,可惜还有那么多没吃完。”

“没事,我还给你存了两库房的干果呢。慢慢吃。”

“……好。”

“小狐狸,你睡一觉,等你醒过来,我们就已经在半路上了。”

“……嗯。”

段少泊一闭眼,真的就极其安心的睡着了,要是恢复狐狸的原形,肚皮都要睡得露出来了。

外头四散着寻人明澈观众人与虎眼魔尊麾下,忽然感觉到了一道鬼气。他们本来也是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这时候总算察觉了不对,不约而同的朝着鬼气之地赶来。

先是看见方才分明无恙的事情,露出了一个洞来,洞口边上还散落着两柄宝剑,三根魔棍。寻人的双方本来是怀疑对方动的手脚,只是都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才谁都没动手,现在见着自家人的兵刃,却是没忍住互相对了对眼神——看来自家孩子失踪,是因为出了第三方的人吗?

正当他们想进洞的时候,以这个洞为中心,突然向左右裂开了巨大的缝隙,更多的鬼气从缝隙中喷涌出来!

别管是正道还是魔道的,两边的人马全都扭头就跑!汹汹鬼气,张牙舞爪铺天盖地,等好不容易跑到安全的众人朝回看,这才发现,整整一座大山都从中间裂开了,但并非是裂成了两半,而是如同剥开的核桃一般,只有山壳分两边剥落,里头露出的,是一座巍峨巨大的宫殿群!

宫殿群的一座窄道打开,万千鬼影如潮水般从里头涌了出来,列成四四方方的方阵,数条两人合抱的缆绳从城里甩了出来,每只鬼拉住一条缆绳分出来的细绳,又有数名铠甲分明骑着石马的镇墓将军发号施令,众鬼齐齐呐喊一声,硬生生的将宫殿群从地面上,拉到了半空,又一声呐喊,宫殿群直接升天了~

“清崖!清岚!”还是正道那边的眼尖,一眼就看见自家人了。受正道提醒,魔道那边慢一步也看见了小侯爷和他的两个同伴。

可看见了归看见,谁敢过去啊?

眼看着鬼宫朝着他们就碾压过来了,众人匆忙让开。

还是魔道的那边胆子大一点,稍稍靠近之后,朝着其中一位镇墓将军问:“敢问这位前辈!我等可否见贵主人一面!”

本来手里都捏好了传送符,做好了逃命的准备了,可是谁想到那位镇墓将军很礼貌的对他们行了个礼:“我家二位主人寻常是不见客的,几位有什么事,可先与我说。”

不是那种没脑子的厉鬼,能交流,这就好,顿时魔道和正道都松了一口气。

正道的也算懂规矩没抢话,还是让最先开口的那位魔道中人去问:“这位将军,我家中的几位小辈不知如何得罪了贵主人……”

“哦,那五个小孩子啊!几位不用担心,他们只是在我家坟头上边打架而已。”镇墓将军打断了对方的话。

众人:卧槽!不省心的孽障!真TM活该啊!不过中只是自家的崽,总不能甩手不管了。

还是那个魔道,他现在都后悔自己之前胆子那么大了,但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那个……”

“别担心,我家大主人并非嗜血无道之君,否则你们如今见着的也不会是五个好好的活人了。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他们五个要给我家两位主人拉上五年的纤。”

“这个……孩子不懂事是我们没管教好,但是这个五年的纤……”魔道说着说着,不敢说了,他闭上嘴,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

这位镇墓将军的铠甲头盔都是金属的,可他的脸是一张石头人的脸,且两只眼睛的地方空洞洞的,有两丸黑色的阴火在里头燃烧,刚才那位魔道就觉得镇墓将军眼睛里的阴火越烧越旺,有一种都快烧到魔道自己脸上来的感觉。

“这位修士怎么不说话了?”镇墓将军的石头脸露出了“友善”的笑容,“五年如何?我家两位主任都宅心仁厚,拘役的仆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够啊……”

正道和魔道有志一同的退后一步,齐齐拍着那两位主人的马屁:“宅心仁厚好,宅心仁厚好!”

“嗯,果然大家都知道啊。哈哈哈哈!”镇墓将军笑了起来,跟他们道了个别回去驱赶拉纤的鬼与人了,就是临走的时候还对他们留下了极其遗憾的一瞥。

这庞大如一座城市的鬼宫,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开始在天上缓缓前行——跟地面上凡人马车一样的速度,作为飞行法宝来说,绝对是太慢了。

鬼宫还没跑出几里地,周围就已经围满了妖、怪、鬼、人、魔各路修士。毕竟鬼宫跑得慢,但消息跑得快啊。

“我等乃是此地阴魂,求入鬼王之门!”一群不知道哪来的厉鬼喜笑颜开的求入伙。他们没注意周围其他修士的诡异眼神,更没细想无人人阻挠他们上前,只以为是鬼王势大,让他们不敢造次。

他们这些鬼是最难做的,有名有号的鬼王早就去了鬼界,甚至封了城隍从鬼变成了抓鬼的,在凡间又是被四处喊打,如今好不容易又碰上了个出世的鬼王,自然是赶紧来抱大腿。

接待他们的镇墓将军:“哦。”

粗壮的缆绳里瞬间伸出了几条细绳,这群厉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一鬼一根被拽进了拉纤的行列。

“这是第几波了?”

“我看见的第七波了吧?”

“我看见有好几位貌似都是积年的厉鬼了,找都找不着他们,他们却自己自投罗网了,不错不错。”

一会,又来了个正道的道士,突然大声嚷嚷:“如此之大的鬼宫,却不见丝毫鬼气外泄!我却是不信的,分明那是在装神弄鬼!”

这道士一把符咒拍出去,大喊一声:“破障除蜃!”

然鹅,并没有什么卵用。巨大的鬼宫半点动摇都没有,依旧缓缓的前行着,只有一根细绳伸出来,把这修士也给捆了,拽着他加入了拉纤的队伍。

“唉……这又是第几个了?”

“第五个吧?脑子不清楚的人也是不少啊。”

其他散修的妖物、精怪和魔修,也有求入伙的,可也同样一起被捆了去拉纤,短短半天,拉纤的队伍变大了两倍~

段少泊一觉睡醒,就看了鬼王的一张笑脸,他完全是下意识的说:“早上我想吃包一整个大虾的小笼包配咸粥。”

“好。咸粥想吃菜的,肉的,还是河鲜海货的?”

“野菜的就好。”

“好~你去洗漱,我去给你做饭。”

二十年,总算是心满意足的吃了一顿。他吃完了,鬼王便问:“狐狸弟弟,要出去看看风景吗?”

“嗯?”

“你睡觉的时候,我们可是已经上路了,现在路边的风景很好看啊。”

段少泊眨眨眼,他很熟悉自家大师兄现在的表情,这是他做了什么好事,他必定是做了什么,要跟自己炫耀,也要跟世人炫耀。简言之,就是大力宠他加狂秀恩爱时候的表情。

“好啊。”【系统,大师兄做了啥?】

系统【QAQ小师弟,我跟宿主的联系还是被隔断的,而且……这是个修真世界,我只能看到你们能看见的。对不起,我没用……嘤嘤嘤……】

段少泊【么么哒,是我难为你了。】

系统【QAQ】更想哭了。

在被带出去前,鬼王还一脸期待的给段少泊换了一身衣服,跟他同样的琉冕衮袍,只是鬼王身上乃是龙,而他的身上则是凰。鬼王拉着他的一只手,从内殿走了出来,段少泊一抬头,就看见了清澈的蓝天与悠闲的白云,可再看四周,还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巍峨宫殿。

“鬼哥哥,你这是把墓打开了。”

“猜对了一半。”鬼王得意的笑了笑,拉着段少泊坐上了一辆辇车,拉车的乃是四只巨大的木雕黑天鹅,天鹅动作流畅,辇车动起来的时候平缓流畅,辇车的四周垂下雪白的纱幔,车子的四角还挂着铜铃铛,简直是少女心至极了。

上一章:第362章 下一章:第364章
热门: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 女人的背叛:一个美体师的奋斗史 好色娇娘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杂种 假正经男神 赠君一颗夜明珠 山村小子探香记(山村痞医) 神级巨佬,被迫养崽 混世色医:乡下女人更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