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上一章:第347章 下一章:第3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另外一位大天使回来了——顾辞久——回来了!不但回来了, 还带来了好多的食物!有许多已经清理好了的小动物,应该不是一种动物, 但都去头去尾剥掉了皮, 所以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了,反正看起来都跟小猪差不多,辛迪不是动物保护主义者, 更何况都这个时候了,除了人肉她看着恶心,其它的肉类都让她流口水!

他还带回了两条蛇,一些坚果、野菜、蘑菇,棕榈树的树芯, 还有一小兜虫子。

悲哀的是辛迪和约翰虽然尽力了,但他们找回来的木头太潮了, 毕竟之前刚下过雨, 幸亏段少泊制作的火折子一吹就有火,总算是把这些木头点起来了,就算是只见烟不见火,呛得人咳嗽大家也心满意足了, 至少能把虫子都熏走。

过一会柴的水分烧干一些,火总算起来了,顾辞久露了一手。一种大果壳的没熟果子挖掉骨肉,熬了喷香的野菜蛇肉蘑菇浓汤。剩余的蛇和小动物有烤熟的, 还有一半用棕榈叶子裹起来塞进了火下面焖熟。虫子用树枝穿起来也烧熟了,原来熟了的它们味道跟虾一样鲜甜。

辛迪和约翰拿着自己的那份食物狼吞虎咽, 辛迪看着顾辞久:“我的上帝,这简直就像是在BBQ!”

“只是你们饿了。”顾辞久笑了笑。

“有一部分原因,但……还是太好吃了!”约翰却站在了辛迪那边,上帝知道,他们的调味料可只有盐,但这些食物丰盛又美味,他简直想要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

美食能拉进人们之间的关系,尤其是灾难中的人们。辛迪本来就对他们充满了感激,现在要是他们来谁说“我是上帝之子”,辛迪立马就能跪下对着他们祈祷。即便是戒心颇重的约翰,神色也放松了许多。

“你们是自愿参加游戏的吗?”辛迪问,当安下心来,她对两位大天使产生了进一步交流的欲望

约翰吓了一跳,没等他说什么打圆场,顾辞久已经回答他了:“有人觊觎他。”

顾辞久平伸着胳膊,手指弯曲着擦过段少泊的脸颊,眼波流转,脉脉柔情几乎满溢出来。

段少泊像是痒一样笑了起来,侧着脸与顾辞久对视,即使现在他没有哭,但大眼睛里也眸光闪烁,唇角、眉梢……面容的每一道线条都抒发着自己的爱意。

辛迪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直接脸红了,这个眼神,可是她见过的最能诠释“爱情”这个词的眼神了:“所以……你们是被迫的?竟然还有人能强迫你们?”

“我们只是两个喜欢野外DIY的无名之辈,想要强迫我们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约翰斜眼看着这两位,如果他们只是喜欢野外DIY的无名之辈,那他算什么?自己在家琢磨也能变成两个丛林生存专家,外带杀人能手的?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现在就呸他们俩一脸!

“可是……可是你们知道,最后只能活一个的吧?”刚把话说出口,辛迪就瞪大了眼睛,她被自己的话吓着了——毕竟只是第一部 的大学生女主,这次还被保护得很好。今天晚上过得太安逸了,以至于她可能真的把现在当成了野营,现在大家正在睡前谈心。

如果她的话被当成了挑衅怎么办?毕竟她面对的可是两个陌生人,而不是真的大天使。

“小姑娘,怕我们把你杀掉吗?”顾辞久给她来了一个歪头杀。

辛迪对亚裔其实有些脸盲,她在此之前分辨顾辞久和段少泊就是看他们谁穿着蓑衣,谁没穿。但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大概能分辨出两个人了,那个真的很像天使的是段,这个不笑的时候像天使,笑起来像恶魔的,就是顾……

但顾明明笑得像恶魔,辛迪却诡异的反而不怕了:“我、我觉得你不会杀我,因为要杀人的人才不会把话说出来。”

三个男人都笑了,辛迪脸上有点发热。

“顾、段,我的妻子得了肾病,她需要换肾。这次大逃杀,我会尽全力帮助你们,如果你们有谁活下来了,你们能够帮助我的妻子吗?”

“我!如果……如果我死了,请你们……不,算了,还是谁都别说了。还是别告诉我爸爸妈妈了,让他们以为我还活着吧。”

“好。把你妻子的信息告诉我们吧。”段少泊点头,四人都短暂的捂住了自己的项圈——故意且连续遮蔽项圈摄像头超过五分钟,项圈会爆炸。

约翰就是为他的妻子来的,他的“介绍人”必定知道内情,但没必要广而告之。否则很可能会有其他人去找麻烦。

“好了,我们今天晚上分派一下守夜吧。”

段少泊和辛迪守前半夜,约翰和顾辞久守后半夜,如果没事,明天早晨约翰和顾辞久还可以再睡一会。

段少泊让辛迪守着火堆,他爬上了附近的一棵树上。不过辛迪只知道他上了树,具体什么位置,在黑夜的密林中,完全看不到。

顾辞久和约翰这两个自控能力极强的家伙,躺进棚屋就立刻入睡了。

没有了同伴,但周围一点都不安静,虫子的鸣叫,野兽的嘶嚎,树叶的摩擦,辛迪意识到的时候,她自己已经蜷缩成了一团,篝火都差点灭掉。手忙脚乱的加进柴火,看着篝火重新燃烧起来,辛迪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做了几下扩胸运动。

不行!我在守夜!本来我就是个不能打猎,不能杀人,不能做饭,不能盖房子,不能编织的人了!我不能连这点工作都做不了!虽然有段在,我也不能真的全靠他!

振奋起精神,辛迪开始在篝火能照亮的范围内小心的遛弯和倾听。毕竟她天亮的时候都能把自己送到蚂蟥下面,现在黑灯瞎火的,在没有任何光污染的热带雨林里乱走?那是把自己当成了外卖送。

转两圈辛迪就停下来,坐回到篝火边,拨弄拨弄木柴,闭着眼睛仔细倾听周围的动静。她想这些声音听起来危险,但只要它们还跟之前一样喧闹,那其实正代表着安全。

不用闹表,顾辞久自己起来了,辛迪第一时间转头看向棚屋!当发现是顾辞久的时候,她露出了开心又满足的笑——她完成了在这场大逃杀中的第一个任务。

顾辞久也挺意外的,他虽然是没遮掩自己的动静,但也没特意把动静闹大,结果辛迪立刻就有反应,说明这妹子是真的有天赋,也确实足够认真。

顾辞久【→_→跟上个世界可真是对比强烈啊】

段少泊【哈哈哈哈,尼克也那么差啊……不过,那孩子也是真·躺赢,这么多气运之子,感觉就他实至名归。】

四个人换班,辛迪躺进窝棚的时候,看见顾辞久和段少泊交换一吻,笑着耳语两句后,彼此分开。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很幸运的人,这是个文明之外的世界,虽然“只”看见了两个死人,但已经足够让她了解到这个世界的残酷了。

她不知道这三个男人是不是这场大屠杀中最强的人,但他们一定是最好的人。

认识他们简直是太好了,但是在这种地方认识他们又实在是太糟糕了。

明明刚才守夜没事的,可是躺在窝棚里,辛迪却忍不住哭了起来。

“睡不着吗?”在他身边躺下的段少泊温柔的问着她,他应该听见她的哭声了,但却并没有追问她的哭泣。

“是、是的,刚才有些太兴奋了。”

“要我抱抱你吗?呃……我把你当成一个妹妹,别误会,我是纯零。”

“哈哈哈,我知道。”辛迪笑了起来,“其实我很早就想有一个gay姐妹了。”她转身,很自然的把脑袋扎进了对方的怀里,段则伸过了一条胳膊,横过她的肩膀,盖在了她的后脑上。

段的身上有淡淡的汗味、血腥味,还有植物草木的味道。如果她男朋友是这个味道,她会把他骂走。但此时此刻段身上的味道,却让她意外的安心……迷迷糊糊间,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她最喜欢趴在爸爸的怀里,闻她身上的烟草味。

_(:з」∠)_睡得好爽!

明明是六点钟就被项圈的提示音与振动吵醒,可她却神清气爽!辛迪十岁之后都没有这么好的睡眠质量了。

而且早晨起来竟然还有……这啥?豆饼吗?里边还有切碎的水果。好好吃啊!

“我昨天找到的一些豆科的果实,但有微毒,所以烤熟之后放在水里,让清水漂了一晚上,今天就可以吃了。”顾辞久解释,“就是这样的果子,你们看见了类似的也可以收集,但是不要把生果子往嘴里放。”

辛迪:“咦?顾你是什么时候烤果子的?”

“就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啊。”

“……”完全没有注意到啊,难道你真的是恶魔吗?

吃完饭了,段少泊说:“我们不准备去抢夺空投物资。”

这就是今天早晨的信息,今天中午十二点,会陆续投放二十箱空投物资,这不是强制执行的任务,只是一个通知而已,想去的就去不想去的就不去。而且二十箱里也不一定全都是物资,里头还有得了狂犬病的狗、炸弹与臭气弹这三个“大奖”。

“同意。”约翰点头,“通过昨天的‘报道’,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应该都集中到了几个区域中,二十个物资箱一落下来,地面必定就会发生争抢。我们没必要加入混战。”

如果只有他和辛迪,他会去试着抢夺一下物资,因为那是几乎是让他们变强的唯一方式。可跟着这两位大神就不同了,别人在这种环境下是受罪,他们俩却每一天都是在变强。

“我同意!”大佬们都同意,辛迪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不过赞成好了她托腮发表了一下幻想,“如果能有一箱物资落在我们头上多好啊?也不好,到时候一定会有跟着物资过来的人。而且,如果我们也撞上了大奖怎么办?”

她说一句,顾辞久和段少泊的心就沉一分,再说一句,再沉一分。

还是约翰笑着摆手:“不要说了辛迪,你说得我都害怕了,我们不会那么倒霉的。”

顾辞久和段少泊:“……”

好了,他们已经知道今天中午会发生什么了。

“现在电子地图上把我们四个的信号存下来吧,如果发生意外我们失散,留在原地,辞久会去找你们。”

“好的!”

辛迪和约翰相继把自己项圈的信号记录在电子地图上,约翰有点奇怪,这种重要的东西,按理来说应该是放在最强的人手里吧?这个人的生存几率得是最高的,还是能够把大家集合起来的。按理来说应该是一直作为只会的段拿着,为什么是顾呢?这两个人是笃定他们不会分开?

不过约翰最后还是没问,对方是情侣还有何极强的默契,他还是不要什么事情都追根究底得好。

稍后,顾辞久要独自离开去找食物,段少泊要制作武器,约翰和辛迪留下帮助段少泊,同时,他们俩也要教导辛迪一些简单的战斗机巧。

十点多的时候,顾辞久拎着十几只串好的小动物回来了。

他回来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杀了一头老虎。”

辛迪和约翰:“(`Д)”

段少泊问:“要我去帮你把猎物搬回来吗?”

顾辞久摇头:“老虎吃了人,我想你们也没谁想吃老虎的肉吧?毕竟四舍五入就是吃人了,虎皮对我们来说也没太大用。”

辛迪稍微被吓了一下,但更多的是悲哀,而且又双叒的意识到自己过的是好日子,因为她能选择不吃这些东西,可其他人呢?之前那个食人魔可能本身是变态,但有没有其他人因为饥饿开始吃人?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人进入这个地方,同类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并且唯一的猎物。

没人认为顾辞久是在吹牛,没那个必要。他独自一人外出狩猎,已经说明了他的能力。

不过,虎啸的声音能传出很远,就这么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位到底是跑出了多远?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干掉了一头老虎?

顾辞久又说:“人是昨天晚上被老虎攻击死亡的,但我没找到他的麻布包,他很可能还有同伴。”

段少泊:“你认为对方能够看到我们的篝火吗?”

顾辞久:“如果他爬到树上应该能看到。不用担心,我回来的时候绕了一圈,没人在窥视我们。”

辛迪和约翰是信任顾辞久的,心情还是沉了下来,毕竟人总会去想“万一呢?”,尤其今天中午还有从天而降的物资箱。

不过顾辞久很淡定的开始做饭了,辛迪一边尽量帮忙一边问:“顾,为什么今天我们这么早就吃午饭?”

“十二点有物资箱降落,尽量在那之前把事情都解决。”→_→毕竟已经确定了有个装有“大奖”的物资箱会落在头顶上了。

“明白了!我去周围捡一点柴过来!”辛迪跳了起来,尽量让自己无论心情还是言行都变得快活起来。

“拿着石斧,注意不要走太远,沿途做标记。”

“遵命!”她行了美式军礼,蹦蹦跳跳的走了。

捡柴火的时候,辛迪虽然哼着歌,看似无忧无虑,实际上却在认真思考着他们这个小团体的关系。约翰是自愿参加游戏的,对他来说就算死亡也无所谓,只要能达到给妻子治病的目标。约翰看到了他与两个大天使的差距,不一定约翰就像表现出的那么信任他们,可敌对是必死,合作却能借助他们的力量,谁都会选择更有利自己的。

段和顾很强悍,不需要他们也能很好的生存,她和约翰的存在就是做一些杂活,他们得到的比付出的要多得多。可他们真的是善良的天使吗?辛迪觉得他们两个人在隐瞒着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比如……他们其实有办法让两个人一起活下去!

否则就是两人中有其中一人的骗术太好了,不然那么深爱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有谁愿意独自存活下去?

如果他们能活,那么是不是……我也能活呢?甚至往更好的方向思考,是不是他们救下她,因为他们有能力让她也一起活着出去呢?

Emmm可能想得太好了。可她没办法不朝那个方向思考,甚至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至于为什么两个大天使别说?他们一举一动都在项圈的监控下,有些事情还是别说了。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跟着两个大天使就能好好活下去,更有未来活下去的希望,她要努力!

辛迪带回来了不少柴火,并且回来就很自觉的把湿柴火围在篝火边烘烤,顾辞久处理食物的速度也很快,大概十一点半左右,他们已经都吃饱了肚子。这回顾辞久却没有把食物自己收起来,而是用芭蕉叶把食物捆了八个小包,然后每人两包,三根能量棒则分别给了辛迪、约翰和段少泊一人一根,唯一的一包彩虹糖也给了辛迪。

段少泊则又给了每人一双鞋,草鞋是很容易穿坏的,约翰和顾辞久也得到了新的蓑衣,另外每人还得到了一把小刀。

“它虽然是石头的,但是用来割肉很好用哦。”段少泊笑得很温柔,辛迪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她自己一刀割破了某个陌生人士的肚皮……可真是一边觉得瘆得慌,另外一边又觉得带感!

最好是把策划这些的那些什么富豪们,每个人的肚皮上都割开一个大洞!

只有他们的命是命,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辛迪眼睛里的光,像是两团火,灼灼的燃烧着。

“来了!”约翰叫了一声。

其实也不用他提醒,直升机轰隆隆的巨大噪音,已经传了过来。

“走!”顾辞久和段少泊丝毫也没有犹豫,两人同时朝着一个方向跑,辛迪紧跟而上。

反而是约翰犹豫了一分,万一里边有武器呢?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拥有枪械了吧?但他贪心了一分钟就立刻放弃了,这种送到头上的“大礼”,显然是定位投放,顾辞久和段少泊属于投注率更高的人吧?那么物资箱里得到真·大礼的概率,跟得到好货的概率是五五分的。

还是像之前想的那样,以他们的生存质量,光是拖,就能把其他人拖死,没必要冒险,

他们跑,直升飞机却在他们后边追,都一刻钟了也不朝下扔东西。长时间的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周围能过来的人,都过来了。

“上去!”顾辞久拖着辛迪的腿,辛迪抓住树木——树的表面长着苔藓蘑菇到处都是滑溜溜的不知名的黏液,还会有长得稀奇古怪的虫冒出来,换成几天前,辛迪绝对打死也不会靠近这种地方,但现在她努力的抓紧树木的枝杈,抱紧树干,尽一切努力的上爬!

辛迪刚刚找了一处还算牢靠的树杈坐住,顾辞久突然朝着一个方向飞扑!辛迪看不见下面发生了什么,她只是被紧跟而至的轰隆炸响吓得一个哆嗦。

这……手榴弹都出来了吗?!

紧紧咬住牙齿,辛迪在树上缩起两条腿,尽量隐蔽好自己。

一开始她还能听见人的呵斥、咒骂,搏斗搞出来的动静,爆炸和子弹的声音,后来突然一切就安静下来了,再然后,一声虫鸣重新带来了喧闹,那种野蛮的大自然的喧闹,除了她自己,没有任何其他人在……

辛迪的脚有些僵,她动了动,可下一刻就停住了!那是……黑豹?!

在电视上看见,辛迪一定会大声称赞其美丽的生物,现在就趴在距离辛迪二十多米的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一双绿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了过来。

如果是电视上看到这样的大猫,辛迪会开心的尖叫,现在她也想尖叫,但一点都不开心QAQ

辛迪的武器只有一把手指头长短的小石刀,是她用刀把黑豹捅死快,还是黑豹咬死她更快?这根本都不是一个问题!

上一章:第347章 下一章:第349章
热门: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山野医龙 小米的乱情人生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男主为我闹离婚 上清之云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失家者 扫黄小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