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上一章:第346章 下一章:第3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辛迪反应过来要去救人的时候, 那过程已经结束了,那个抓住了约翰的人对他笑了一下, 虽然那个笑容很温柔, 但辛迪还是停下了想要去帮忙的脚步,自己只要上前一步,约翰就会没命!但是……他有能力却没一开始就杀掉约翰, 是不是表示还有商量的余地?

“我们……我们的食物和水都给你们,请放开约翰。”

“你们抽到了什么东西?”那个男人问。

“我得到了一个笔记本,约翰的我不知道。”辛迪把她的包全部翻开,让对方清楚的看见里边已经空了,然后把笔记本也打开展示出来——不是电脑笔记本, 甚至都不是皮面的,就是纸质的笔记本。

男人倒是松开了约翰的脖子, 但是却用一只手直接把约翰的脑袋按在地上, 他是个亚裔,手臂看起来并不粗壮,却让人高马大的约翰动弹不得,这时候他空出来的一只手就去拽约翰的麻布袋, 里边是一捆伞兵绳。

男人拿走了伞兵绳,放开了约翰。

约翰趴在地上,等那个男人推开在他的两步之外,他才慢慢的爬起来, 侧着身子挂好麻布袋,地上散落的食物, 他没有去碰。走向辛迪的过程中,他举着双手,脚步很慢。

约翰是特种部队出身,受过专业训练,但整个世界范围内,受过各种训练的特种兵多得是,他不是最出色的,而刚才那个家伙必然就是最出色的其中一个。面对他,约翰完全升不起任何反抗之心,甚至他必须不断的向对方表达清楚自己的无害,让对方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才能安他自己的心!

“要一起吗?”对方突然问,然后笑眯眯的说,“现在的情况,实际上人数越多,生存的几率越大。”

如果这是个酒馆,对方在邀请他们喝酒,辛迪一定很高兴的接受,并且想在这次邀请上发展处一点艳遇什么的。此情此景,她想拒绝对方,却又担心拒绝的结果是不是被干脆的解决掉?

“我们自己的战斗力已经足够了,你在同伴被抓的情况下没有逃跑,而是很冷静的思考救下你们两个,你被我抓到的第一反应是让同伴离开……”

系统【ε=(ο`*)))也是难为小师弟了,这么辛苦的给他们俩想借口。嗷!宿主不要弹我!】

顾辞久【收集了参与者的证据了吗?收集了历任受害者资料吗?收集了……】

系统【QAQ宿主我错了!我这就去干活!】

顾辞久【乖啊,你可以先收集一下现在其他参与者的情况,他们的位置,他们是否杀过人,他们来这里的原因。】

系统【是!我这就去!】

顾辞久【辛苦了。】

系统:QAQ宿主啊,你真的会做人了!我好欣慰啊!

_(:з」∠)_虽然这种欣慰绝对是不能对着宿主明说的,可是自己憋着好难受啊,或许能够跟小师弟谈谈心?算了,还是先干活去吧。

辛迪和约翰都意识到了段少泊说的是“我们”,他们下意识的看向四周,但什么都没有看出来。收回视线,两个人都在心里嘀咕。

有能力干掉他们却没干掉,这已经算是善意的表示。跟一个强者合作,是很有吸引力的。辛迪看向越看,她是想接受的,她稀里糊涂的参加了这个死亡狩猎的游戏,现阶段危险来自于大自然,虽然是人类的恶意让她来到了这里,可是她现在对其他人还是存在着善意的幻想的。

约翰是了解这个游戏有多可怕的,一百个人中有些人是特意放进来的亡命之徒和变态,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思考他们,对于段少泊的邀请,还是用那么像电影小说的原因来邀请,他的第一反应是想要拒绝。可都说了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思考,拒绝了会不会立刻遭遇翻脸呢?

“好。约翰·庞尼,辛迪·艾罗拉,你们呢?”约翰冒不起险,他笑了起来,对着对方做了自我介绍。

“段少泊。”段少泊指了指自己,突然一指他们背后,“我丈夫,顾辞久。”

刷拉一声叶子轻响,被段少泊的指点吓了一跳的辛迪和约翰回头,就看见背后多了一个同样穿着叶子服装的亚裔。

辛迪按着自己的胸口,她真的是被吓坏了。

顾辞久脱下了蓑衣,辛迪下意识的后退,可是对方把所以递了过来:“穿上,能让你暖和很多。”

“谢、谢谢。”

蓑衣摸着是湿淋淋的,辛迪只是怀着不能浪费别人好意的心思穿上了,结果她发现蓑衣的里边是很干燥的,还有这上一个穿戴者的体温,套上的瞬间她就呼出一口气,太舒服了……而且作为一个女性,她总算能够遮挡自己的身体了。

“谢谢!”辛迪忍不住再次感谢两人,如果这是游戏,现在这一件“礼物”,就已经能够让辛迪的好感度MAX了!

顾辞久点点头,向着“自动贩卖机”走去,登记之后,机器吐出了一把砍刀,一块电子地图,一瓶盐,还有一罐防虫迷彩涂料。

看看人家的东西,再看看自己得到的东西,这要是正规比赛,都能告组委会黑幕了。

不过辛迪也只敢站在原地看,连过去凑近了都不敢,因为约翰正紧盯了段少泊,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明明段少泊站在那的姿态很随意,可约翰就是完全相反的极度紧张。

然后顾辞久拿了东西走过来,还对他们一笑,段少泊动了,约翰的紧张才略微放松下来。

段少泊同样在“自动贩卖机”前边登记,他得到的东西让辛迪想大喊黑幕的谷欠望更强烈了!

一把很小巧的□□和十支□□,他只得到了两样东西,但加起来却有十一个,但这种远程武器加上他们刚才展现出来的绝佳隐蔽能力,在这种地形中,绝对是大杀器。

“这说明给有很多观众给你们花钱。”当段少泊也走回来了,约翰说,“这种‘游戏’也是有赔率的,当你们身上的赌注超过一定限额,就会给你们在某些物品抽奖,然后奖品就是我们现在得到的东西了。”

他不确定这两个人是不是也知道这些情报,但显然他们是铁了心要组成一个四人团队了,那约翰就必须尽量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段少泊对他点点头:“谢谢你的情报,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个游戏到后期,大家的装备也就越强。”

“是的。另外,我建议我们立刻离开,虽然留守在这里抢夺其他人的物品也是一个选择,但很可能下一个任务就是在一定时间内,要求我们离开这个东西一定范围之外。而且,我不认为这个东西我们能破坏。”

“确实不好破坏,一次成型的合金钢机体和加强的防爆玻璃,极其下方是嵌入地下的,下面一定还有东西。”顾辞久赞同了约翰的话。

辛迪暗自吐了吐舌头,这个人刚才走过去登记和拿取物品的时间,比她也慢不了多少吧?就已经发现了这么多吗?

如果是其他没有情报的人,或者是贪心,或者只是……求生的本能作祟,八成会在这台机器那里拖延很长时间吧?如果真的下一个任务是离开那台机器一定距离,辛迪觉得不寒而栗。

“好,那就离开。”段少泊点点头,可站在原地没动。

约翰以为这是暗示让他们走在前边——所以这才是留着他们的原因吗?作为探路的。可顾辞久突然两三步窜上了一棵树,应该就是他之前躲着的那棵树,他的速度就像是猴子,从一处树杈处拿了什么下来,等他下来,立刻分别扔给了两人一双鞋。

对约翰来说草鞋小了,对辛迪来说草鞋又大了,不过两个人穿上鞋都松了一口气——这草鞋段少泊编的是夹脚的,适当调整一下带子的松紧都能穿。雨林的地面上石头没多少但是有大量的小树枝、虫子,以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脚踩上去是很疼的。尤其约翰身材健壮,体重不轻,踩上去脚底更疼。

顾辞久还递给了两人一人一块蛇肉干,两人都是拿过来就吃,辛迪肉干进嘴是真的哭了:“天,真好吃!”

蛇肉干其实不大,但这点东西进肚子,辛迪却彻底放心了。原本的她对于肉食,只局限在猪、牛、鸡身上的大块肉,内脏不吃,四蹄和脑袋不吃,她不吃鱼,不吃羊肉,不吃鸭子——这不是挑食,她身边很多人都是这样的饮食习惯。

蛇这种东西,她能接受它们是一种非主流的宠物,可绝对无法接受它们成为食物。但现在,这一小块蛇肉干对她的意义却极大。它们不只是“能”吃的,就像刚刚的约翰给她的虫子,她很感谢约翰将食物分给她,比现在给她蛇肉干的顾辞久感谢程度大多了。

但她真觉得吃着虫子忍受呕吐的自己太过悲惨……一个人,一个现代的人,文明的人,除非是苛求刺激或者工作需要,否则不该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承受那些。

这块有一点点烟熏味道,有一点点甜味的肉干,让她瞬间觉得,自己从野蛮回归到了人类社会。

“你们的水、可乐和能量棒我收起来了,作为应急,但食物我会负责。”顾辞久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背包。

段少泊站在前头与他对视一眼:“出发吧。”

顾辞久说:“你们最好跟住他的脚步。”

辛迪认真的点头,很有菜鸟自觉。约翰没那么认真,他认输归认输,但又不认为自己任何方面都差,不过也算是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当段少泊正式开始前进,辛迪和约翰立刻什么心思都没有,只剩下紧紧跟上了——这个人前进的速度太快了!他不是走,他是在飞奔!平地上这样做没什么,但这可是在陌生的雨林里。

跑出去十多分钟后,约翰总算反应了过来:“段!你太快了!我们会遇到危险的!”

“跟上他的脚步!闭上嘴!”顾辞久在后头回答了他。

这时候,段少泊一弯腰,等他直起腰来,手上已经拎着一条蛇,还是拎着尾巴,不是拎着脑袋,辛迪嘴巴张开都要尖叫了,段少泊手腕一动,把这条蛇抽在了树上,蛇瞬间老实了。蛇没死,这是被抽晕了。段少泊拿出石刀来,靠着两步外的一棵树,一刀剁掉了蛇头。段少泊把没了头的蛇身卷一卷,塞进了自己的麻布包——全过程都是在奔跑中完成的,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索!

这不是炫技,这就是很自如的操作。

约翰的“不甘心”彻底被摔了个稀烂,他紧紧闭上了嘴巴,安静如鸡的跟在后头。

_(:з」∠)_确实听说种花国某特殊部队很厉害,难道这两位就是?不过种花国是这个组织的禁区,难道这个组织是又扩张了?

段少泊突然停了下来,他单膝跪地,手抬起。约翰知道这是“停止”,他立刻找了一棵树隐蔽自己。辛迪没受过特殊训练,但她只是稍稍慢了两秒,就也找了棵树躲了起来。

段少泊转身,对约翰打了手语,约翰了解的点头。段少泊站起来,弯着腰几步就在密林中消失了踪影。

三个人安静的等待着,十多分钟后,段少泊回来了:“走吧,前边已经没有危险了。”

站起来的那一刻,约翰才反应过来,他刚才明明是可以他逃跑的。但是……算了,如果时间长,可能他们要在这里呆上一个月,短的话也有二十天,那么至少在前十几天里,跟他们在一起确实更安全。

“辛迪。”顾辞久突然叫住了辛迪。

“啊?怎么了?”

“别紧张,你站住不要动。”顾辞久从麻布包里拿出来了好像是一根小木棍的东西,走到了辛迪背后。辛迪感到紧张,她下意识的看向了约翰,显然比起这两个突然蹦出来的男人,她更加信任约翰。

约翰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对着辛迪笑了笑:“别担心,你站着别动就好。”他又用惊奇的目光看向顾辞久,“这是什么?”

“火折子,种花国的传统技艺。”

(*^▽^*)所以说小师弟手工十级啊,昨天段少泊用树皮卷成了桶状,一头用泥糊紧,用了一晚上在火塘边烤干,早晨塞进烧得快灭了的碳块,和一点点火绒。另外一头用烤干的木塞塞上。

他做了十个,只有两个成功,但以工具和材料看,这已经超强的DIY能力了。

辛迪一脑袋问号的听他们俩谈话,过了一会听顾辞久说:“好了,可以走了。”

辛迪下意识的朝前走了一步,然后扭头看,顾辞久全身上下没什么不对,那么地上……地……!!!!????

辛迪差点尖叫出声,她看见了过去只在网络上见到过的,肥肥胖胖的蚂蟥!还不止一条!

“我、我刚才?!”她去摸自己的后背和颈部,她穿着蓑衣,蓑衣背上没什么,但从颈部摸了一手的血!

“你刚才躲闪的地方不大好。”顾辞久说,没有隐瞒她,“可是抱歉,当时时机不对,我没有警告你。”

辛迪的嘴巴张张合合,她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我、我没关系,没关系。谢、再次谢谢你们给我的衣服!”

最初,蓑衣让她保暖,免于雨淋,刚才一定也有蚂蟥掉在了她背上,但是蓑衣保护了她。

“不用客气,我们继续走吧。”顾辞久说着,把防虫迷彩涂料递给了辛迪,“抹一下,多少有点用。”

这涂料是油性的,确实有一定的驱虫作用。但在这种蚊虫密布的地方,想要对付蚂蟥那也不过是一个“心里安慰”而已了。

可心里安慰也比没有好啊。

“好了,不要多说话了,走吧。”

辛迪拿着“心里安慰”,一边走一边给自己涂抹,她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从穿上这件树叶衣服开始,她周围就没什么虫子了,她就没有再次挨咬——蚂蟥那个已经超出“蚊虫”的范围了。虽然她全身都痒,但有没有继续被咬,还是能感觉出来的,甚至连刚才痛痒难耐的皮肤也好受了很多。

都说东方人很神秘,她过去还以为是那些朋友看动画看多了,现在她承认了,东方人不但神秘,他们还神奇!

几分钟后,辛迪受到了继蚂蟥之后的又一惊吓,比蚂蟥的惊吓程度大多了。

尸体!一具鲜血味道极其浓郁的人类尸体,而且尸体大腿上、腹部、小臂上的肉,尸体上已经爬满了苍蝇,但就算是辛迪这个外行也能看出来,不是动物撕咬走的,而是用人类的工具切割走的。

辛迪这回实在是没能忍受住,就算她一再的告诉自己不能浪费粮食,可她还是吐了出来。

约翰扶着她,两个人块步走过了这个死人区域。结果他们又看到了一个死人!这具尸体就体面多了,除了脑袋不正常的扭曲之外,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但是这尸体的下半张脸上满是通红的,他还龇牙咧嘴,就像是个正在演滑稽戏的小丑。

应该是这个人的麻布袋子落在一边,那袋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跟尸体一样,爬满了各种虫子。

“他应该是在我们前边‘登记’的,然后选择了一个有水流的方向,停下来埋伏。”段少泊说着,把一柄匕首递给了约翰,队伍继续前进。

“我们过来的时候,跟这个人擦身而过吗?”辛迪有些后怕的问约翰。

“不清楚。”

辛迪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反正他们平安到达了“自动贩卖机”,那个食人魔也已经死了,有什么可多想的呢?

好吧,她就是后怕。不止后怕与食人魔相遇,还后怕她与约翰没有遇到那两个神奇的东方战士,而是只有她和约翰那么会怎么样?

被当猪宰了的死者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那也是个肌肉发达毛发旺盛的男人。食人魔的块头稍小一点,但他身上什么伤都没有,杀掉前者看来没费太大力气。

辛迪猜测,食人魔是个狡猾、凶狠,而且很精通于杀戮的人。

只有她自己和约翰的情况下,他们八成会经历一场搏斗……约翰不弱!他们还是两个人,他们一定能赢,能活下去!可是,绝对不会像是神奇的段一样,十分钟来去,气息都不变的,已经在过程中解决了一个食人魔。

辛迪的想法还是挺明智的,原剧情里,他们还是碰见这位食人魔了。不过食人魔是以全身是血的求助者的身份出现的,约翰比较警惕,在这个人出现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头,可还是让他靠近了,然后食人魔突然出手!

有所防备的约翰只是被划伤了一点点,两人开始搏斗。辛迪最初怕自己碍手碍脚躲了起来,食人魔和约翰都以为她逃跑了,两人放开手脚大打一场。匕首甩飞了,可约翰还是技差一招,被按在地上眼看着就要掐死的时候,辛迪拿着捡到的匕首,一刀捅在了杀人魔的后心上。

第一次杀人,这是原剧情辛迪蜕变的开始。

这次没有杀人,辛迪的神色也发生了改变,她变得更坚定了,但具体怎么样,暂时还很难看出来。

大概半个小时后,他们停了下来,顾辞久拿着□□离开,段少泊对约翰和辛迪示意:“你们俩的任务是捡来干柴,把晚上休息的棚子搭起来,能做到吗?”

辛迪累得粗喘,可还是跟约翰一起点了头。

约翰担负起了大多数体力活和技术活,辛迪就负责去找一些宽大的植物叶子。她虽然害怕再遇见蚂蟥,可动作上一点看不出来犹豫,不断的搬叶子回来。

她第二轮叶子回来的时候,段少泊朝她扔了个东西:“戴上!”

一顶草帽!辛迪差点高兴的尖叫起来。虽然草帽的绳子有点磨下巴,但现在是在意这些的时候吗?

“段!你是天使!”这都不只是神奇了,绝对是天使!还是三对翅膀的那种大天使!

棚子盖得差不多的时候,雨停了。约翰让辛迪继续朝棚子上搭叶子,自己出去找能用的干柴。他也想弄一些可以吃的东西回来,想要表现得更有用一些,结果一无所获……

_(:з」∠)_真不是特种部队就一定万能的。

上一章:第346章 下一章:第348章
热门: 大唐第一相士 都市猎艳:少妇俱乐部 乡野小农民 乡春满艳 秦皇 我只想好好读书 他那么宠 小农民的桃花运:打工小子艳遇记 此心安处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