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上一章:第344章 下一章:第3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个冬天, 段少泊把尚恩需要的法律写出来了。

尚恩只是把这些厚厚的法典看完,就用了七天, 这还只是看一遍, 没有仔细琢磨的情况下:“你和莫里尔是怪物吗?”

“是。”

“真希望我的下属都是你们这样的怪物。”尚恩笑了,“我以为你一个冬天指定的律法,大概只有几十条……很明显你拿出来的不只是一部律法, 而是一部治国的方略。很难达成,却是一旦达成就会发生一些有趣变化的方略。”

这部律法里有贵族法与民法,贵族法头一条,写的就是爵位的获得,这个世界的爵位是公侯伯子男骑士, 还有一个勋爵是跟骑士持平的,各地的镇长就是勋爵, 算是极其模糊的区分一下文武。段少泊却把爵位变成了二十一级。公侯伯子男勋爵骑士, 勋爵变成了高于骑士的爵位,但所有爵位都变成了一二三,三个等级。

不同等级贵族享受的特权都有详细规定,子爵与子爵以下的贵族只能传一代, 伯爵两代一减,公爵三代。而且……封地取消,只会有不同爵位的年金。

这何止是有意思……这是要让天下大乱啊。虽然这也是尚恩一直想干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代管”骑士们的领地了。

“大人,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您想成为皇帝吗?不是黑塔帝国的皇帝, 这种……实际上没多大权力的皇帝,是真正的声望传递到国土每一寸角落的至尊之人。”

“你们曾经问过我想不想成为皇帝,我那时候觉得你们是异想天开。现在还问我……而且同样是皇帝,如果真的按照这个样子建立一个帝国,那么……”尚恩的手点在了那些律法上,“在你们以为,成为皇帝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吗?”

“是的。”

“……”尚恩少有的翻了个白眼,“呵呵,真不愧是与尼克一起长大的。不,真不愧是养大了尼克的。好吧,那就试试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那么,我们还是先从这部法律开始吧。”段少泊从背后掏出来了一本书,“这一部法律更适合在现阶段我们的领地内实行,另外……能把莫里尔召回来了吗?”

“如果我说不能呢?”

段少泊笑眯眯的说:“我今天晚上会去找他,然后我们会叛乱,再然后你就不需要担心当不当皇帝的问题了,因为莫里尔会当皇帝,你只需要继续在乡下跟尼克度过二人世界就好了。”

“尼克还说你脾气很好,很温柔……但说实话,你这个威胁对我其实还真有一点吸引力……”

“我相信,段少泊说。所以我说的是威胁,但也是一种选择。”

他们确实是刚刚占领了拉里亚夫伯爵领,但别人不知道,他和顾辞久最明白,尚恩的一系列动作,都说明他想要就此为止,就这么窝在自己的家里,然后等着外头尘埃落定,他找那位胜利者称臣了。

——尚恩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想要去搜集大陆上的情况,他只是大概的搜集了一下自己家附近的事情。里亚夫伯爵领在他们所有的邻居里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弱的,更不是最讨厌的,尚恩攻打它,更多的只是选择一个会让别人警醒的倒霉蛋,展示自己的肌肉。他明显已经把精力转移到了内政上,对军队只是维持原样,甚至还抽调了部分黑骑士的骨干转到地方管理上。

其它更细小的方面,段少泊想找,还能找到很多。

尚恩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好,世界也拯救了,他跟尼克也在一起了,那就无所谓他们到底过什么样的日子了,怎么开心怎么来更好。

“在莱辛格城等我三天好吗?我要考虑一下。”尚恩的手指放在桌上,双手指尖搭在一起,陷入了思索。

“好。”

段少泊离开,尚恩无奈的靠在椅背上,抬头看着屋顶。

这可真是……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为什么却陷入了这种两难的境地里。另外,他也真的只是想安稳的过好自己的日子而已,为什么就突然和皇位什么的纠缠在一起了呢?

当天晚上,尼克回来了。他也是很有能力的战士了好吗!已经可以独自带着人出去处理很多事情了。

结果他高高兴兴的回家,就看见尚恩眉头皱成了疙瘩:“有人打过来了?!”他们从帝都一路回来的路上,尚恩都没这么为难过。

“没,我只是在思考我们未来的选择。”

“怎么了?”

“你想当皇后吗?”

朝前走的尼克左脚绊了一下右脚,他要是个普通人就要一脑袋磕在书桌的沿上,还尚恩一个自由身了……作为哨兵,他及时用手撑住了自己!

站住了之后,尼克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的现实意义,然后他说:“如果你当了皇帝,会搞很多情人吗?”

愁了一天的尚恩笑了起来:“我可是个普通人,尼克。你觉得我在把你榨干之后,还能有能力应付别人吗?你该多想想你自己,现在的我,可以接受你有一天离我而去。毕竟我最多能把现在这样的状态保持到六十出头,再往后,我的身体必然会大踏步的衰退,毕竟……衰老不是人力能够抗衡的,我可以接受你中途离开,或者你背着我去找情人。但如果我是皇帝,我不会允许你任何的背叛……”

“那你就去当皇帝吧!”(*^▽^*)

尚恩:“……”这bulingbuling的狗狗眼是怎么回事?

“我去当你的皇后哦,有册封礼的那种哦!”

“为什么?你这种年纪的年轻人不是都应该不喜欢束缚吗?”

“没有啊,我挺喜欢束缚的!特别是你对我的束缚,今天晚上多束缚我几次吧~~”

“……”尚恩知道了,这又是尼克的学习成果了,这种骚话啊,让他偶尔都会脸上发热啊。等等!他们刚刚在说的,好像是当不当皇帝这种严肃的问题,这是怎么转移话题的?!

尚恩没用三天,第二天他就把段少泊找来了:“我们走着看吧。现在我先顶在前头,如果时间太长,或者我累了,就由你们顶在前头。”他笑了笑,“现在我可是占了大便宜,充分陷阵的事情都交给了你们,我还不用担心继承人。”

他本来还对这两个人心存戒备的,他们有能力,又展示了足够的野心,偏偏他就是怎么想戒备都戒备不起来……他大概是被尼克传染了什么吧。无忧无虑的,这样也挺好……

这一片无名的大陆,原本最有统一大陆可能的黑塔帝国真的是一夜倾覆,名存实亡。

在诸国,诸领主混战了四年后,一位早已经消失在众人视线中的领主突然崛起!

虽然最初的时候,这位领主就是一个笑话——竟然并不分封贵族?!什么?他分封?封地只有象征的并没有实际那叫什么分封啊!而且爵位竟然还有递减的!不能传递给后代的土地和爵位那有什么意义!

甚至其余领主贵族都因为太过厌恶这个什么莱辛格家族的领主都不愿意去攻打他。但是与此同时,大陆上突然出现了众多商品,没有羊皮纸的腐臭味道光洁顺滑的纸张,不过其实更重要的是那种充满褶皱的纸,天那,使用它的时候就是最高的享受!

醇香浓郁能够长久储存的葡萄酒,在这些葡萄酒之前,其它葡萄酒就是酸涩的果汁,而且如果放的时间长了,果汁很容易变成醋!

更精致的亚麻衣服,那柔软贴身的感觉,就如婴儿的皮肤。

还有芬芳的香料,能彻底的把他们和贱民分割开来!

即便是战乱中,贵族也依然是贵族,永远都不会放弃他们该有的“优雅”。

当这些贵族们有一天终于知道,所有这些新鲜优雅又昂贵的奢侈品,实际上都来自于那个肮脏下贱的莱辛格领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高贵的物品重新收回到高贵的人手中!”。

不过这些跑去“做好事”的大贵族,其实稍微用点脑子就能发现,莱辛格领的邻居们竟然没有一个动手的。他们傻吗?他们认为自己没那个资格拥有那些秘方吗?

→_→第一波贵族大军被平推后,一部分人明白了一个道理,莱辛格领很强,但另外一部分人还是不明白,只是以为自己轻敌了,或者人手少了。

→_→第二波再次被平推。

→_→第三波被平推已经是五年后,而莱辛格已经要正式挂牌为王国了,尚恩·莱辛格将以国王的身份登基,而这些因为利益结合起来的联军背地里还是在互殴中,虽然贵族们依旧看不上尚恩,但是,他们已经学会了畏惧他。

他们离不开莱辛格王国的物品,仿制不出莱辛格王国的物品,想抢,打不赢。每次被俘虏了,还得交一大笔赎金……

所以他们口头上骂着,但还是派了得力的手下,前往莱辛格王国“祝贺”。

题外话,这些使者被拦在各个边境城市一年,接受礼仪教育,首先一件事不能随地大小便,第二件事不能穿着衣服洗澡,第三件事不能把爬满虱子的假发带进莱辛格!

有一些人认为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转身走了,而留下来的人,当他们真正进入莱辛格王国的范围内,他们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冲击!

大小城市的街道横平竖直,建筑排列整齐,街道上没有粪便,甚至没有纸张和痰液,来去的人们都穿着干干净净,无论大人和孩子都面色红润,许多人神采飞扬面带微笑。

贵族们大多是不会去关注庶民的,可是这里的庶民……太不相同了,一些小贵族都不一定能有这里的庶民体面。尤其并非是城市里的庶民这个样子,他们路过的乡村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这里的贵族反而不是那么显眼。他们和庶民的不同,就只是身上的绶带,绶带的粗细颜色各不相同,还挂着星星、月亮、太阳之类的图案。再多的……反正从衣着言行上,很难看到什么区别。

而且这里的贵族们还总是来去匆匆,有很多事情要忙。反正使者们一路过来,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招待他们参加个宴会什么的。

有人对此不满,但一些人却皱起了眉头开始深思什么。

对于莱辛格,他们只是从商人那里有些了解,可跟他们免谈的商人也不一定亲自来到过这里,很多人都是从另外一些商人那里道听途说的。莱辛格早年间大量买进奴隶,现在依然在买,莱辛格的“册封”制度传出去后,真正的贵族们对之嗤之以鼻,但大量底层骑士开始前往莱辛格。

奴隶,一路上没人看见,路过农田的时候在里边耕作的也绝对不是奴隶,不说那些农人的穿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不是被迫劳作的人,他们是土地的拥有者,是有产者!

这种有产者在莱辛格也太多了,路过的一个村子人口就比他们最繁华的镇子人还要多,他们以为是城市的地方,去只是一个镇子。

有人觉得是造假,但有脑子的都知道不是,街市的繁华,人们的表情,这些人彼此之间已经习以为常的人际交流。而且从点就能看到面,这样的请讲,绝对不是单纯的几个村镇城市而已。

奴隶的去处已经很明显了,莱辛格把他们作为奴隶买来,却将他们当成民众释放,然后造就了现在的繁华。

这些民众面对莱辛格的骑士、贵族和官员露出笑容,美丽的少女送来鲜花,勤劳的农民奉上刚烤好的面包,一脸油滑的商人高高兴兴的捧来自己的商品,他们爱着这些统治者。可当他们听说队伍里的其他人是谁,来自哪里时,立刻露出警惕和憎恨的目光。

在他们自己的领地里,最忠心的领民也不会是这样,有的使者对这些领民不屑一顾,但有的人却觉得浑身发凉。

骑士……底层的骑士同样不怎么让贵族们在意,因为总有为了一个册封倾家荡产不惜性命最后一无所获的人。毕竟在过去,册封一个骑士这件事,不是看的功劳,而是看哪个贵族愿意。

只要愿意,就算是一只蟑螂,也能够被册封成骑士。如果不愿意,即便这人是个强大无比的哨兵,也只能守着他的马和铠甲一辈子做雇佣兵,直到老死。

这也是为什么,多年前高塔帝国征召领主的军队,只有莱辛格的部队是全骑士的,领主们都是贪婪的,封一个骑士就代表划出一块自己的土地。他们不册封这些人依然会为了一个册封给自己卖命,那何必册封呢?

只有尚恩,他用那种“挂靠”领地的办法,说服了莱辛格伯爵。骑士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领地,每年他们得到的收获,其实都是尚恩带着他们“挣”出来的。

现在莱辛格更是进一步打破了这种故老相传的规则。骑士不是领主册封的,骑士是按照功劳封赏的。这不但对平民出身的哨兵骑士充满了吸引力,对那些小贵族的二子、三子来说同样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后者一辈子很可能也就止步于一个小骑士了,更倒霉的是等自己的大哥继承了家业,他就要被收回领地,去当个空有名头的流浪骑士了。

甚至有很大一部分人,当年是来攻打莱辛格之后被俘虏的,但是在明白了莱辛格的状况后,他们就不想走了。

一个领主贵族的手底下跑了一两个骑士没关系,但是这些骑士都跑到一个地方,那这股力量就是惊人的。当情况不是跑了一两个,而是只剩下一两个,甚至连雇佣兵都跑走了呢?贵族靠什么打仗?拿着木叉和木棍的民兵吗?

恐怖的是,暗中发展并非只是想象,一些使者发现跟随自己前来的忠诚骑士们,在与当地的骑士逐渐了解后,眼睛里也露出了某种让他们心中忐忑的向往的光!

其实这里的富裕,让许多贵族也是动心的,只要这里的国王愿意,他们也是愿意对来莱辛格宣誓效忠的。但是宣誓效忠之后就要交出领地,毕竟这里的所有土地都是国家所有,贵族头衔竟然还要递减……

所以,还是算了吧。

当他们见到尚恩,那可真是更大的惊喜。

这位国王不是说已经五十岁了吗?这是开玩笑吧?或者谎报年龄?

他看起来太健康也太强壮了,身躯修长,肌肉饱满,皮肤充盈。他的眼角还是有几条皱纹的,但谁的眼角没有呢?好吧……他身上那成熟的气质绝对不是一个年轻人能有的,那是只有岁月才能沉积出来的厚重。

二十岁的青春,三十岁的坚毅,四十岁的沉稳,五十岁的老辣,他的身上糅合了一个男人最好的一切。

这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命运的宠儿吧?有许多使者,是真心实意的低头行礼。更高兴的是一些跟随使者而来的青春美丽的少男少女,毕竟这位国王一直是单身,也有说他喜欢男人。战争的手段无法拿到的,改用其他手段,也是贵族们的常用谋略。

少年男女们虽然已经做好了勾引一个老家伙的准备,他们可以想象自己在跟权势睡觉,但谁不高兴自己的情人除了拥有权力之外还加俊美迷人呢?

动作最快的一个,已经直接表示了联姻的意愿,原本同一战壕的使者们立刻就要翻脸。

尚恩却直接笑了:“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已经有伴侣了。不过他前天已经打下了纳卡尔,最迟明天就能回来。”

“陛下,我们当然知道您已经有了伴侣,但您的伴侣不能为您生育后代,您的王国如此伟大和丰饶,您难道不想将您的血脉传承下去吗?”

“你是使者,所以我饶恕你这一次。我对我的伴侣宣誓了忠诚,他也如此。而且我们已经有了出色的继承人,不需要什么血脉。”

“你的外甥呢?谁的继承权能够超过你的外甥?!”站在后头的一个女人突然拉着一个男孩站了出来。

这个女人是某个使者带来的,那位使者已经因为莱辛格的“无礼”而离开了,这个女人却带着她的儿子留了下来。她已经不年轻了,身上的衣饰只能说很大方,他的儿子……一看就是她的儿子,母子俩都是栗色的眼睛,干瘪的鼻子,都很消瘦。并且努力的高高的抬起头,骄傲又热切的看着尚恩。

“哦,是这样吗?”尚恩看起来并不意外,他高坐在上,对这菲琳娜点了点头。

那次帝都一别,莱辛格伯爵夫妇是有着明确的死亡信息的,可关于菲琳娜去了哪,却没人知道,她就那么消失了。之后第二皇子和第三皇子打内战,两个人有输有赢,第三皇子在几年前战死,但第二皇子只当了三天的皇帝(知道自己弟弟一死他就登基了,即使那时候整个国家还是一片战乱),他在登基后的庆祝狩猎中被意外射死。

那时候有传闻说意外其实是有预谋的刺杀,谋划者还是第二皇子妻子的娘家,因为第二皇子有意与皇后离婚,迎娶另外一个女人,且那个女人连孩子都生下来了,还是个男孩。

黑塔帝国继续混乱着,到现在甚至已经没人提起那个曾经庞大的帝国了,无数小国林立。如果没有意外,甚至所有人以为情况也就是这样了,大家现在不需要再向更高一级的皇帝交税,自己就是国家的最高管理者挺好的。

谁都不会再去关心皇室,那个传闻中怀孕的二皇子情人,更不会有谁去在意。尚恩也是不在意的一份子,他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真相,又或者不知道,但身世同样是他不在意的东西了。

然后菲琳娜回来了……带着尚恩的外甥?

他让菲琳娜一路来到莱辛格,让她站在接待用的黑珍珠厅里,这就是尚恩最后的“亲情”了,但可惜,他虽然还记着这一份亲情,菲琳娜却不记得,或者说,她以为的亲情,实际上是对另外一个人无止尽的的索取和压榨。

上一章:第344章 下一章:第346章
热门: 极品乡村生活 村官:艳满杏花村 妻子的秘密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今天顾总的情人是谁 好色女人 迷乱的村庄 太太的客厅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奉旨护花:暧昧高手贴身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