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上一章:第343章 下一章:第3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尼克……你再过来一步我就要拔剑了。”顾辞久闭着眼睛, 好像是在说梦话,但他一字一句说得都太清楚了。

“我就是有事想问问你们。QAQ”尼克可怜兮兮的蹲在了两人的床尾, 黑暗中他脑袋上长出了狗耳朵, 还有一条尾巴还在可怜的摇啊摇。

“是那个让你回来的路上不得不每天晚上裹尿布的事情吗?”顾辞久反问。

“……Σ(дlll)”

段少泊戳了两下顾辞久的胸口,这话问得可是太戳心窝子了……但这话也是事实。回来的路上,正确的说是从他们找到了尚恩, 跟他一起上路的那天开始,只要睡觉,尼克醒来的时候裤子就会……咳咳!

那可是野外长途行军,还是这个时代,大家带着的换洗衣物本来就没多少, 也没时间给尼克让他每天早晨去洗衣服,他最后只能把脏衣服的干净部分撕成小块, 每天睡觉的时候垫在裤子里。

反正只要有时间, 遇见河,尼克就一定会去洗澡,洗衣服。

幸亏路上还能遇到一些城镇,让他们买来一些衣物。

“尼克, 我们俩的答案是,感情问题,是每个人最个人的问题,你应该自己去决定。”

被震呆了的尼克在他们床尾缩成了一团, 可过了一会他又探出了头来:“你们说……团长是不是也知道了?”

顾辞久抬头看他:“你难道还想让团长去追求你?”

“不不不!我只想知道,是不是在我发觉之前, 我的爱情就结束了QAQ”

“很有可能。”顾辞久又无情的戳了他一刀,然后就躺回了熊皮里,还用熊皮把他和段少泊一起裹了起来。

后来尼克还是鼓起勇气去告白了,面对他的告白尚恩很平静:“尼克,你要知道我大了你十五岁,而且我还是个凡人。”

“……你没说‘我不喜欢你’,而是用你的年龄来拒绝我,是不是说明,你还是有一点喜欢我的?”

“你有时候可真是敏锐得过分。”尚恩笑了,“我对你确实有那么一点好感,但这点好感不足以让我愿意与你成为伴侣,因为和你的恋情会让我放弃太多。”

尚恩没有因为“你太矮”为原因拒绝他,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不过,他还是想为自己的爱情挣扎一下的:“你是说孩子的问题吗?”

“不。”尚恩摇头,他二十多岁的时候还想要结婚,可现在他四十岁了,“我现在更适合在家族的远亲里选择一位继承人,但和我们邻居的其中之一联姻能让我获得更多。”

“团长,那么你要幸福啊……”尚恩一次比一次说得清楚,他明明白白的把婚姻利益化,尼克却并不为他的这种选择愤怒,反而觉得一阵阵心痛,不是因为自己的被拒绝而心痛,而是为他的团长心痛。

尚恩看着离开的尼克——他这一生,都没有人跟他说过“你要幸福啊”,不只是没用言语说过,连用行动表示的都没有。

他小时候好像一懂事就要面对三四个家庭教师,礼仪、历史、文学、战斗、舞蹈。其他的贵族子弟也要学习,但看看他的弟妹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是像他一样二十四个小时里,有十六个小时连轴转,他们总会有那么一点时间可以玩耍,或者可以与父母相处。

只有每年秋天的收获庆典,他才能休息。对,那种用最贵族的姿势站在观礼台上一整天,就是他的休假了,至少能看一看不一样的风景。小时候他常常想在那一天跟母亲说说话,可无论他说什么,母亲都会回答:“你是莱辛格家族的长子,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你作为长子的义务,你知道家族为了培养你,花费了多大的心力吗?不要总想着玩耍!”

十岁还是十一岁?他在观礼台上看见有位大商人的小儿子扑进了他母亲的怀里,他向往又嫉妒,也扑进了母亲的怀里。那是第一次,母亲大失仪态的尖叫了起来。还是父亲开玩笑,才让场面不那么难看。

回到家之后,他吃了一顿教鞭,那不是他十八岁之前的第一次挨打,却是最惨的一次。不过他得到了一个半月能够躺在床上修养的假期,所以说,他还是赚了?

而长大以后……他是个男人,强大的男人,莱辛格伯爵领的伯爵长子,生来就拥有子爵的爵位,虽然是个普通人,却能战胜哨兵。幸福?不,这么软弱的词怎么会用到他身上?

之前他说对尼克稍微有一点好感,那是夸张,他只是觉得这个哨兵很有意思。明明不弱,但是……大概是个头的原因吧?他看起来竟然很可爱,尤其是跟一群高大的哨兵站在一块的时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向导呢。

而且他很呆,明明执行任务也很精明,但日常的时候,就是呆……

他就像是个小弟弟,不是莱辛格家里那个弟弟,是很可爱,很让人喜欢的弟弟。

不过,这句告白失败后,再简单不过的祝福,反而让尚恩真的心动了。

“QAQ我被拒绝了。”尼克哭唧唧的回到了小伙伴们的身边。

“过来喝蘑菇汤。”顾辞久招呼他。

“嗯!”唯有大吃大喝,才能抚慰他受伤的心灵!

_(:з」∠)_可是大吃大喝过了,还是不开心。

在尼克的不开心中,他们度过了冬天。

春天一开始,他们就要为尚恩掌控整个莱辛格伯爵领而努力。这个过程是血腥的,这年头的傻子是真不少,许多镇长竟然明目张胆的表示自己已经对其他人宣誓效忠——都是莱辛格伯爵领的邻居——他们以为这有用?也只能说是对让他们一秒送命很有用了。

尚恩开始强制性的合并村镇,把过去放出的镇卫队队长们升格为镇长,但镇长从世袭变成了三年一考核的模式,把所有无主的田地回收再租给农民,骑士们的领地也重新划分了,有些地方太偏僻,因为是骑士领就派农民去耕作,简直是浪费。

这里边有一些是顾辞久和段少泊的提议,但更多的,是尚恩心里早就规划好的,尤其是所有镇子的重新划分,这可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问题,他自己一个人私下里不知道已经反复思考衡量了多久……

这一点,顾辞久和段少泊都要佩服他,他绝对是一个思维极其朝前,但又脚踏实地的领导者。更朝前的想法,尚恩的心里不一定没有,可是太超前……那就跟帝辛在奴隶时代想要实行科举制一样,只剩下惨死之后被人泼脏水一个下场了。

但规划之后的结果并不好,甚至今年冬天会有很多人挨饿。

这里有超过一半的农民,都太懒惰了。租了土地之后,他们一步一个坑,用木头戳个洞,埋下种子,然后就不管了。别说施肥,浇水和除草都不管,每天就是在家里睡大觉,饿了就去麦田里拔几把野菜煮来吃。

原因是过去这些农民虽然被称为农民,可实际上是农奴,需要地主的监工挥舞着鞭子驱赶他们干活。现在他们并不了解拥有一块土地意味这什么,只想着没人再鞭打他们了,可以休息了,根本没想到这也意味着冬天到来后,他们将缺衣少食。这也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今年的税收必然减少,尚恩一拍大腿!在秋天的时候,带着黑骑士们抢劫了邻居……

靠着这些粮食,在大冬天里,莱辛格城开始了修整城墙的工程。大多数都是搬运砖石的高体力劳作,而且不按照工作时间,而是按照每一组运来的材料给他们食物。

如果把粮食白给饥民,这些人的很大一部分在明年依旧还会过那种彻彻底底靠天吃饭的日子,人的惰性是巨大的。

有些饥民不愿意从事这种劳作,去做了强盗、小偷,然后他们都成了吊在各个镇子官场上的冻干尸体。

“团长,要来点热的喝吗?”尼克一手端着陶壶把手,一手托着陶壶底走了过来,陶壶的壶嘴还冒着热气。

“谢谢。”他虽然拒绝了尼克,但没必要躲避着尼克,甚至他们还算是比较亲近的上司和下属,尼克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种场面就变成了经常发生的事情。

甚至,尚恩其实还有那么点不足对外人道的窃喜……和内疚。

“尼克,你想过找一个伴侣吗?”冬天了,能做的事情少了,身体开始休息,大脑也空了下来,于是就让他更不自觉的去思考这些私人的问题。

“想过。”尼克点头,特别耿直的双眼直视着尚恩。

“……”尚恩挑眉,“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我不答应你,你单身一人的责任就是因为我拒绝了你?”

“不是!”尼克很快从慌乱中镇定了下来,“我在努力的不用看待爱人的目光看待您,我、我以为自己的这种行为并没有对您造成困扰,但显然是我自大了,很抱歉,团长。”

尼克甚至被吓得用您来称呼尚恩,他用敬畏又可怜的目光看过来,然后低下了头,离开了。而尚恩……他心软了。

他对伴侣的要求,真不像他自己之前说的那样,带着极强的政治目的。他至今所得的一切,无论是个体的力量还是如今的地位,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到的,别人给他的,很少。当然,有很多人敬畏他,毕竟有那么多的人追随着他。但他们的敬畏都是由敬而畏,或者是由畏而敬,只有尼克,这是第一个因爱而既敬又畏的人。

尚恩其实也想嘲笑自己,他的这个年纪,在很多家庭都是爷爷了,可竟然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因为虚无缥缈的爱情而心事重重……

尚恩胡思乱想的时候,尼克已经托着那个壶离开了。

尚恩又在原地站了一会,他看见地上洒了一些奶白色的液体,这应该是尼克壶里的东西,不是酒,是加了蜂蜜和某些晒干植物的牛奶,是莫里尔研究出来的饮料,意外的爽口。

尚恩的腿向前迈了一步,或者说半步,但很快他的第二步就彻底放开了步伐!

尼克托着那个陶壶,这还是夏天的时候莫里尔自己去烧的壶,样式有些奇怪,但用来烧他的那个叶子水很好用。后来喝叶子奶更好用,不过他这次拍马屁貌似拍在了他的马腿上,果然是他就纠缠太过分,所以惹人讨厌了吗?

QAQ不会以后只能远远的看着团长了吧?唉……好想哭啊。

身后脚步声传来,尼克一听就知道是团长的脚步声,他赶紧贴在了路边,还是面朝墙壁的那种。

然后脚步声就在他背后停下来了:“团长,对不起,我刚才离开的动作慢了点,我真不是故意走慢了拖延时间的!我不会再做让你讨厌的事情了!”

一只手搭在了尼克的肩膀上,因为太紧张,尼克甚至哆嗦了一下。

“尼克……”

“是!我、我现在就走!”尼克面朝着墙壁挪着步子离开,可他感觉……肩膀好像被捏住了?这是不要他离开吗?

“尼克,要……试试作为情侣吗?”

尼克瞬间扭头!他还以为是哪个家伙装作团长的样子对他恶作剧,毕竟团长刚刚才跟他说“烦!滚远!”→_→虽然团长用词很温和,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然后转头就接受他的示爱?不可能的。

“团长?”真是团长……那团长本人,应该是不会对他开玩笑的吧?可是……

尚恩十五岁之后第一次品尝到了羞涩加小鹿乱撞的滋味,他想象中尼克会开开心心的接受,然后他们俩可能来个初吻?高塔在上……他可是个年有四十,但什么都还没送出去的大龄处男。

结果,尼克的扭头不但很突然,眼神还恶狠狠地,看见他之后就是一愣,然后什么都没说,只是歪头踮脚朝他身后看。尚恩也跟着扭头,然后看见的是个大太阳。

他忍不住问:“怎么了?”

“我知道了。”

“嗯?”

“我现在还在做梦呢!一定是的!”

尚恩:“……”

“我的天,这个梦太真实,也太美好了!”尼克特别快乐的欢呼着,一边欢呼,一边把飞扑到了尚恩怀里,上下其手的同时,来了个埋胸……

尚恩:“……”突然想打死他了。

“啊啊啊!团长!我爱你!”尼克叫着双手捧住了尚恩的脸颊,踮脚在他唇上印了一吻,吻完了就一脸喝醉酒一样的傻笑着,最后他开开心心的把脸又埋回去了!

尚恩:“……”心情极其复杂,还是想打死他,但是又有点开心。

然后他们俩就这么站到天色变暗,该吃饭了。

尼克听见有人在喊团长,他搂在尚恩腰上的手臂越来越僵……最后终于舍得放手,有胆子抬头了:“那个……团长,我不是在做梦?”

站了至少两个半小时的尚恩低下头,用极其严肃的目光看着尼克,说:“叫尚恩。”

顷刻间百花盛开,烟花烂漫,说的就是现在的尼克了。

尼克不知道,同一时间,某失踪人口的系统也在欢乐的对着宿主和小师弟庆祝【嗷呜!世界被拯救啦!】

接下来发生的什么,尼克已经完全无意识了,他完完全全是用“飘~”的,回到跟顾辞久和段少泊的小房间的。

顾辞久明知故问:“团长接受你了?”

“嗯~~~啊!莫里尔,赛门!团长……团长竟然说我们可以试试!”尼克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咧到耳根,这表情要是大半夜出去,就算是哨兵的胆子也会被他吓死俩仨的。

段少泊:“那你为什么还回到我们这来?”

“啊?”

“不去跟团长一个房间吗?”

“这个……进展不会太快吗?”

顾辞久和段少泊一起摇头:“不会。”

本来这个世界的贵族这方面就很开放,尚恩一直没有伴侣,是莱辛格伯爵那边的家族原因,还有大概率是他自己不想。可一旦确定,看性格他应该是个很放得开的人。

“我不好意思……”

顾辞久问他:“是真不好意思,还是怕技术太差?”

“都、都有吧?”

顾辞久和段少泊对视一眼:这孩子可是真实诚啊。

顾辞久直接搂着他的肩膀,带他去外边交流经验去了。尼克虽然有那么几分不好意思,但在吸取知识这方面,还是很认真努力的。尤其他还不太确定自己跟团长一起的时候,到底是上边那个,还是下边那个……更要尽量全面的了解相关知识了。

两人说了半天,说得顾辞久口干舌燥的,才算完事。然后尼克就真的去找尚恩了,并且……当天晚上他没回来,并且从这天开始,这个三人间,变成了顾辞久和段少泊的双人间,他们俩在一起不要太爽歪歪啊!

在跟尼克度过了半个冬天之后,尚恩则有点不开心。

“怎么了,你看起来心情不好,存粮不够了吗?”尼克很快的发现了他的不开心。

“不是存粮的关系。”尚恩看着你可,“只是我发现……你非常精通和我相处。”

“???”

“我的意思是,你很会调情,会做一个情人。”尚恩没有处子情结,但实际接触中尼克的老道,让他对交往之前尼克的笨拙与天真打了个问号,可他又觉得自己没看错尼克的性格,所以按照他跟尼克相处的一贯情况,他直接问。

“我跟莫里尔和赛门学的啊。”

“你跟他们……过去一直是这么相处的?”尚恩的心里升起了嫉妒,那两个精明的家伙不是骗了尼克吧。

“不是啊,是我看他们这么相处的。”尼克惨兮兮的看着尚恩,突然一笑,“不过我现在有你了!”

尚恩琢磨了一下尼克话里的意思,他就站起来,走过去,主动把尼克抱在怀里,让他埋胸了——天天看着别人秀恩爱,你可也是挺可怜的。

这个冬天,他们过得其实可以说是幸福愉快。等再开春的时候,莱辛格伯爵领的各个方面,基本上都进入正常轨道了。

顾辞久跟尚恩商量着做农家土肥,便便这东西……还是不要让它们荒废了,而是去该在的位置上,为人类做出贡献吧!

但刚开春,他们这里就先后到达了两队使者,两队都以皇帝的名义邀请尚恩宣布效忠,要求他带领军队平灭叛乱!而从旅行商人和艺人那带来的其他地方的消息,更是说明这个世界不大太平。

高塔帝国的大片区域已经打成一锅杂烩了,高塔帝国的邻国们现在也热闹。

帝国内战的原因就不用说了,邻国有的是想来高塔帝国捡便宜,有的世代都是高大帝国的附属,或是忠诚,或是认为高塔帝国没那么容易没落,想要等到高塔帝国尘埃落定之后向新君邀功,还有的是有自己的心思,趁着高塔帝国自顾不暇向周边其它小弟动手。所以邻国快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了!

高塔帝国北边的几个伯爵领,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现在仅存的几块和平的土地了。

尚恩思考了几天,把两队使者全杀了!然后,这两队人就成了从来没来过这里的存在,莱辛格伯爵领继续种自己的田。

秋天,尚恩再次对着好邻居里亚夫伯爵领动了手,这次不是单纯的抢一点粮食了,他直接干掉了里亚夫伯爵家族满门,然后把改革带到了里亚夫伯爵领。顾辞久成了第一位由尚恩任命的领主,段少泊则被他任命为了全领地的大法官,要为他的所有领地制定法律。

→_→简单点说,顾辞久得在里亚夫领管事,小师弟得回莱辛格领做文书工作。

更缺德的是,尚恩先任命了段少泊,他是在大家都准备好了要回家的时候,才突然一脸恶趣味的任命顾辞久的!

系统【(O_o) 这位是什么意思?】

段少泊【给尼克报仇的意思……】

顾辞久【算了,看在他未来会是这个世界始皇帝的份上,给他一点面子。】

上一章:第343章 下一章:第345章
热门: 宿敌骑竹马 说好成为彼此的宿敌呢[穿书] 穿成反派的猫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前妻修罗场 香夏:小镇情欲多 我的钢铁战衣 崽崽杂货店 乡野村夫 C语言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