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上一章:第342章 下一章:第3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时候他们已经到帝都四天了, 团长也终于给大家放假了,所有人抓阄轮休进城去玩。包括白银骑士团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可还没等第一批抓阄成功的幸运儿离开驻地, 伯爵一家子回来了。

伯爵夫妇依旧是让人看不出究竟的扑克脸,但菲琳娜和弟弟的表情可都很难看。尤其是菲琳娜脸色苍白,满眼血丝, 她愤怒而茫然,弟弟更多的看起来是茫然。

大家的轮休当然也没有了……而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这些在城外忙于活口的小兵,全都不知道。

“幸好”,当天就有人来告诉他们到底怎么回事了——其他贵族。

二皇子那天当先离开, 但他毕竟不是毛头小子,跟尚恩同岁的他, 都是快四十的人了, 一点城府还是有的。莱辛格伯爵是他最忠诚也是最有力的支持者,他必须抓紧他们,所以他停在了为伯爵夫妇准备的临时府邸门口,等待着伯爵一家的到来。

(﹃)题外话一下, 四十岁的尚恩身材依旧保持得极佳,脸上的几丝皱纹让他的俊美更加的柔和。谁见到他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了,可也绝对无法把衰老两个字放在他的身上, 岁月对他来说,是让他更加迷人的芳香剂……

顾辞久和段少泊都要承认, 在他们游历的这么多的世界里,尚恩的魅力要排到前三,跟他并列的那两位都不是人,而是神祇或者修士,而尚恩只是个凡人,从某些方面说,他其实才是第一。单纯论五官的容貌很多人都比他强,但他的气质实在让人甘拜下风。

黑骑士中,为他心动的人可是不少。他如果真的生在拥有神祇的世界中,爱上他的众神一定也不会少。

相比之下,这位二皇子其实也不算差,但他确实是一个真正的凡人。他不耐烦的对伯爵夫妇行礼,然后马车上下来了一位年轻的女性——菲琳娜。她依然没有婚约,毕竟他们姐弟现在加起来都干不过尚恩,如果菲琳娜走了,只有那位漂亮弟弟一个,妥妥的是要被按在地上摩擦!

二皇子和菲琳娜就在看见彼此的瞬间,同时一见钟情了……

原剧情里,确实有二皇子爱上了菲琳娜,但菲琳娜有尼克,并没有接受他的爱,尼克和二皇子的手下还大打出手。但这次没有了尼克,这就变成了互相的。

所以就在尚恩想方设法喂饱一大帮子饭桶的时候,二皇子和菲琳娜正在谈恋爱,伯爵夫妇正在努力阻拦他们俩谈恋爱,漂亮弟弟一开始帮助姐姐谈恋爱,但在他挨了这辈子第一顿混合双打后,他就开始帮着爹妈阻拦姐姐谈恋爱了。

二皇子虽然有妻子,但不是一个太风流的人,并没有多少情人,他的追求对许多淑女来说,还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一件事。不过一些大贵族不愿自己的女儿在婚前和别人闹出太大的丑闻,这一点也可以理解。

可风流韵事闹得太难看就是丑闻了,二皇子完全不顾场合的疯狂示爱,伯爵夫妇歇斯底里的各种阻拦,菲琳娜像是被迷了脑子一样无视父母的阻拦各种回应。

看来这家子也是没办法了,才只能躲回军营中。

不过,他们回来了,众人的度假也自然取消了,就算白银骑士团,也有不少人在肚子里咒骂着这一家子。

这还不算完,当天……二皇子就直接追到了军营里。莱辛格伯爵命令阻止二皇子,可二皇子是带着他的近卫骑士来的,并且双眼发红,手握长剑,明摆着是要动手的架势,谁能阻挡他?

当然只有尚恩团长了:“殿下,您以这样的姿态,冲进莱辛格伯爵领军队的驻地,我们能认为这是皇室对我们莱辛格家族表示不满吗?”

尚恩直接站在了二皇子的对立面,他穿着铠甲,没戴头盔,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语气不卑不亢。他的表态也让不知道如何是好的骑士们重新振作了起来,直接跟二皇子的近卫骑士团对上了。

谁怕谁啊?他们莱辛格骑士团确实是乡下骑士,但论杀人,绝对比这些帝都骑士更有手段!

“我要见菲琳娜!菲琳娜!为了你我愿意杀掉我的妻子!你……”边上一个中年大胡子骑士突然捂住了二皇子的嘴巴,其他人也上来,竟然是把二皇子捆成粽子,带走了。临走的时候,那个大胡子骑士皱着眉,很是认真的把尼克从头打量到脚。

尼克一敲马腹,他的马横在了尚恩跟前,他自己也恶狠狠的横了那个老骑士好几眼。老骑士对他笑了笑,竟然没多大恶意,这让尼克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意外的是,这天之后,菲琳娜忽然老实了下来……

之后的一个月中,再没有见二皇子的身影,当尚恩又开始安排大家轮休的时候,皇室又有动作了——所有的贵族,都被邀请前往皇宫赴宴。谁都以为这场宴会是关于开战的,毕竟人终于都齐了。

不过,伯爵夫妇发还是只带着菲琳娜和漂亮弟弟去了。

再不过……伯爵一家离开后,拿着皇帝手令的使者,赶着一辆马车来了,特别邀请尚恩前往赴宴。这简直就是灰姑娘面对南瓜马车的剧情了,就是当灰姑娘换成了灰帅哥,这场景就丝毫不见了浪漫,只剩下了诡异。

可尚恩只剩下了接受这一个选择。

“我总觉得皇帝不怀好意。”尼克对两个小伙伴说,这时代的人,对自己的皇帝没多大敬意,毕竟管他们的是领主贵族。在团长手底下的时间长了,尼克连对伯爵夫妇都没什么敬意了,现在当然是什么都敢说。

“你都会这么觉得了,可想而知那就是真的不怀好意了。”顾辞久啃着一个苹果回答他。

“……”小伙伴的话听起来像是夸奖他,但为什么觉得这话的味道不对呢?

“尼克,要跟上去看看吗?”段少泊拍了拍他的胳膊。

“能做到吗?”

“很容易。”

皇帝应该是查到了什么,这次是要翻开真相了——除了尚恩是二皇子之外的真相。原剧情里尼克是作为菲琳娜的男伴一起去的,所以成功带着菲琳娜逃脱。老皇帝又不想让尚恩成为真皇子,他的决定是要把他软禁在某地一辈子,尚恩也成功逃脱。但这回没人去救菲琳娜,而老皇帝是否还会留尚恩一条命,也是未知。

尚恩要是在这里死了,都不需要更后续的剧情,大裂缝直接开启,世界毁灭。

“但是……我们外头好像有很多哨兵啊……”

带着尚恩的马车前脚离开,后脚就有一队不知来历的哨兵,隐约的包围了他们的驻地。

“尼克,你过去不是一直都无法无天吗?”顾辞久把苹果核扔到一边,“你要知道,领主贵族和皇帝之间,矛盾可是很大的……”

担心团长的不只是他们,就算不担心团长担心伯爵夫妇的人也大有人在。莱辛格家的人一个不留全被叫走是事实,皇帝开战之前杀自家贵族的事情也算是有传统的——被干掉贵族的财产、领地,就是给战败买的保险。

他们好不容易在莱辛格伯爵的手底下拥有现在的一切,一旦莱辛格家死光了,他们的一切就都没有了。

在尚恩被接走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很忐忑了。还被明显是本地势力的其他哨兵包围起来了,众人直接是恐慌了。

直接语言交流包围他们的哨兵会发现,但文字沟通还是做得到的。

跟他们仨一样,其他骑士对皇帝也没太大的敬畏,在首都他是皇帝,在莱辛格伯爵领,他算个屁!简言之,只要莱辛格伯爵家有一个人回到伯爵领,就能够保证在场所有人的利益!至于他们的邻居会不会得到国王的命令去讨伐叛逆?

到时候是别人去讨伐他们,还是给莱辛格伯爵领机会扩张领地那还不一定呢。直接把伯爵领变成大公国那不是正好!

突然之间!莱辛格伯爵领的驻地“炸”了!

有人用火把点燃了棚屋,无数的人尖叫嘶喊着朝外跑。

“阴谋!皇帝要杀掉功勋贵族!!!”

“皇帝死了!大皇子叛乱!要杀掉贵族!”

“阴谋叛乱!”

“我们的领主都被杀了!”

“我们也要被杀了!”

这时候可是黑夜中,喊叫声能传出好远,窜起的火光更是灼目。

其他贵族都是住在城里,而不是自家军营里的,皇帝开晚宴这事驻军的人都不知道,只看见莱辛格伯爵一家先走,后来他们一直管着驻地的大儿子也走了,然后来了一群偷偷摸摸的人。他们既不知道莱辛格伯爵一家前后到底去哪,去干什么,更不知道后来的这些人是什么身份,这些事反正也不是朝着他们去的,很多人好奇了一会,就算了。

但此时这些喊叫声传出来的讯息就太大了,更糟(xing)糕(yun)的是,有一个驻军的营地饥饿的民兵们竟然炸营了!他们发出比莱辛格伯爵领的人更加凄厉的喊叫声,疯狂攻击一切的活物!这可是黑暗中,又是狭窄却人员密集的军营,一旦发生炸营,哨兵都很可能别普通人干掉,甚至有哨兵因此而狂暴,那就会更加危险。

本来混乱是莱辛格营地那边为中心,但很快混乱就以这片营地为中心了,并且快速的向四周弥漫……

后来干脆发展成了暴动,大量的普通人和哨兵竟然直接朝着帝都塔□□而去!

这是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了,混乱最开始的时候,尼克和他的小伙伴们就已经趁着混乱跑了出去,他们还带着尚恩的坐骑。这匹魔马已经跟随了尚恩五年,是他亲密的坐骑,魔马的嗅觉极佳,它一定能闻着味带着他们找到尚恩。

干掉了两个跟上来的哨兵,三个骑士一匹空马彻底撒开了蹄子,在黑暗中狂奔。结果尚恩的坐骑,没带着他们进城,而是绕了个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的城郊过去了。这前头大多是贵族们的乡村度假别墅,道路比其它地方都更整洁,道路两边的树木也都仔细修剪成两两相抱的拱形。

现在是秋天,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的落叶,如果是白天来这里,倒是挺浪漫的。

跑着跑着,段少泊突然抽出长剑朝着自己的斜上方劈了出去,一个从树梢上倒挂而下的黑影被劈了个正着,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黑影就断成了两截,洒落一片内脏落在了地上。

更多的人从树上落了下来,但他们的最终结果,也只是跟同伴一起掉落在地,区别只是两块、三块,或者是四块……到时也有全尸的——尼克的对手。

在解决掉这群埋伏者之后,他们看到了一辆倾覆的马车,车夫摔断了脖子,皇帝的使者被开膛破肚了,人都还是热的,团长不见踪影,但他的坐骑刚过来就朝着一边的树林里冲。

三人干脆的一头扎进了林子里,魔马身材高大却灵活,林地虽然会让它的速度有一定下降,但还是能跑的。

然后……尼克就马失前蹄了!

从马背上被甩下去的瞬间,尼克已经想到了是绊马索,他双手护着脸,摔在地上的瞬间,他……他被人用剑顶住了!

_(:з」∠)_而且这个剑的位置不要太好,只是顶在他的眼前,但却封锁了他所有躲闪的角度,他只要反抗就是自己朝剑尖上撞的送死。这种技术,是该死的熟悉:“团长!我认输!”这句话,也是该死的熟悉……

“嗯,知道是你们,所以绊马索只拦了你。”剑收走了,尚恩的声音带着笑意。

QAQ团长,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你们怎么来的?”尚恩从尼克身边离开,走到自己的爱马身边,打开马背上驮着的大箱子,“你们可是把我的东西都带来了,其他人呢?”

段少泊:“让他们去莱尼尔镇集合,等他们四天,四天之后一起回家。”

莱尼尔镇是帝都附近的一个小镇子,是他们来到帝都之前修整的最后一个地方,大多数人应该都能摸回去,摸不回去的……也只能放弃。

“确定我出事了?如果只是你们的误会呢?”尚恩自己把铁靴穿好,脱掉紧身的礼服上衣,只穿着一件衬衫开始套裙甲,但裙甲他自己穿就有点困难了,“尼克,过来帮我扎一下皮带。”

“好的。”

顾辞久露出了很邪恶的笑:“那就去杀掉伯爵、伯爵夫人、菲琳娜小姐,还有到现在都没记住名字的小少爷。”

本来应该退后两步的尼克一僵,正好尚恩转身,尼克成功达成埋胸成就√尚恩的衬衫可是解开了两颗扣子的!

“我现在应该生气,大声咒骂着让你们滚蛋,或者直接杀死你们……但可悲的是,我竟然觉得你们说得对……”尚恩深吸了一口气。

→_→更可悲的是,在这种很严肃的时刻,顾辞久和段少泊视线却无法从尼克的后脑勺上挪开。尤其尚恩还深呼吸?深呼吸的时候胸口会更明显啊!

刚才还挺悲情的尚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低头,只能看见尼克黑乎乎的发顶。而且之前明明没感觉,现在尼克呼在他胸口的气,却烧烫得要命。

主动出生让尼克自己让开?那好像更尴尬,于是尚恩后退了一步。幸好尼克没做出探头追“胸”的行为,可他好像是僵住了?算了,还是忽略他吧。

“咳!我们也去莱尼尔镇吧。”没去问自己的家人怎么样了,尚恩的决定是放下这一切,“回家”。

赶夜路前往莱尼尔镇的路上,几个人一开始还在警惕着追兵,直到他们看见了燃烧的高塔——这也是很讽刺了,高塔帝国召集领主贵族准备征伐艾多恩公国,结果这支经过半年时间集结起来的大军,先把毫无防备的高塔帝国自己的帝都给烧了!

他们已经距离帝都塔□□很远了,但火光还是把每个人的脸映得发亮。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一直以来都是沉着冷静的尚恩团长也彻底惊了。

尼克也从某种臆想中醒了过来,他解释:“我们就是喊着‘皇帝要杀贵族’,然后把营地点了,没干什么啊!”

“我们离开的时候,有个营地炸营了。”段少泊摇摇头,“没想到当时那么多军队不但没能控制住骚乱,反而被骚乱所控制,成了其中的一员。”

他们点了一把火,然后这把火把整座城市都烧掉了……

顾辞久对这件事无所谓,但他看见了段少泊脸上的自责。他们杀过人,打过仗,灭过城,屠过族,那些行为里也必然会有无辜者被害,可那是无奈的。现在高涛都着了,塔□□城还不知道是如何一个人间地狱的模样。

顾辞久:“团长,高塔帝国的皇室就算还有活下来的,经过这件事,他们也将彻底失去自己的权威。当个伯爵你就满足了吗?有想过弄个皇帝当当吗?”

这个世界他们原本是没想涉及或改变太多的,但是……小师弟觉得内疚,那就多给这个世界一些回馈吧。

尚恩呆了,这两位属下的思维方式也太跳脱了吧。

“我们……以后再说……”从这里回到莱辛格伯爵领可是一条漫漫长度,能不能活着回去还说不定呢,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吧。

四天后,莱辛格伯爵领的队伍踏上了回家的道路,和来的时候相比,现在这支队伍只剩下了七成的人。黑骑士回来得更多些,白银骑士大多数都没回来。有人大概是真的迷路的,有人是死在那场骚乱里了,还有人是逃了。

关于帝都的传闻也随着逃难的人传到了镇子上。只不过,都是些准确性不大的消息说贵族死了很多,说艾多恩的奸细发动了骚乱,说皇室都死干净了,关于莱辛格家族的四个人到底怎么样了,没人知道。

但说好了等四天,就是等四天,队伍并没有拖延,准时在第五天早晨六点出发。

等他们回到莱辛格城,莱辛格城已经被白雪覆盖了……

黑塔帝国的国运,也同样陷入了冬季,已经有确切消息皇帝和大皇子同时死于那一天的动乱,二皇子和三皇子则分别出逃,现在,这两位都宣布了自己对于皇位的合法性,指责对方是煽动暴乱,杀害老皇帝和大皇子的主谋,他们都已经在支持自己的贵族家里安顿了下来,并准备拉着更多的贵族捶爆对方。

但在他们正式开战之前,战火已经从首都蔓延开来。当时的那些乱兵,很多人成为了强盗。许多大贵族死在了帝都,也可能没死,但传回他们领地的消息是他们死了,所以他们留在家里的子女开始了继承权的争夺,他们的邻居也意图跑到失去主人的土地上占便宜。如果这些大贵族又回去了,那接下去的“节目”自然就更精彩了。

小规模的领地内战争是进行时,大规模的王权争夺战争是将来时。而黑塔帝国的混乱,八成会引发周边各国的连锁反应,国战想必也会是将来时的将来时……

莱辛格伯爵领倒是没有来占便宜的邻居,但领地内发生了叛乱,还出现了不知道从哪来的大量盗匪,留守的黑骑士们不敢轻易出击,只能守住莱辛格城,不过这一切在尚恩带着大队人马回来之后,都不是问题。

不过这毕竟是出行艰难的冬天,尚恩无意让长途跋涉的骑士们继续顶风冒雪的去诛灭叛乱,他选择了蛰伏和休息,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才是他们出击的时候。

剩余的白银骑士也打乱补入了黑骑士,这个冬天,所有的人都转移到了城堡里居住,知名不具的某三只还是住在一个房间里。壁炉里的火烧得旺盛,顾辞久和段少泊裹着一张熊皮躺在同一张床上,尼克自己一个人裹着一张狼皮,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上一章:第342章 下一章:第344章
热门: 留守男人不寂寞 乡村大国手 反派戏精[重生] 黑驴蹄子专卖店 强行分手之后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猎艳后宫 艳满仕途 魂兮归来之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