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上一章:第337章 下一章:第3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不不!和我们无关啊!”

“尼克!你认识我们的!给我们说说话啊!”

“我什么都没做!”

那些人当中的成年男女都被拉了出来, 手捆成一串,脖子也捆成一串, 这样他们就无法逃脱了。

“要给他们求情吗?”并不插手下属行动的尚恩问尼克。

尼克木着脸摇了摇头:“看见那些尸体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剿过匪……”这时候木脸不再是因为尚恩刚刚把他当小孩子对待,而是他真的伤心了,“他们很多人我是认识的……”

作为每天在镇子里跑来跑去的镇卫队, 镇子里的每个人他几乎都认识,明明那些人过去都是好人,也做过很多好事。灾难临头,他们不是更应该团结吗?灾难过去,不该是拥抱彼此欢呼幸存的时候吗?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情呢?

“他们会怎么样?”

“会被吊死。”尚恩毫不犹豫的说。

“您看起来已经很习惯处理这种事了?”

“我们这样的人, 永远都是追逐着灾厄的。有时候,甚至会让我们自己都以为, 灾厄和我们是共生的。”尚恩现在没低头, 两人的身高差,让他直视尼克的眼睛,就只能垂下眼帘,以至于他看起来既傲慢又高高在上, “尼克,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的都是阳光,你真的做好准备离开这个镇子了吗?”

“我说了,我去剿过匪, 我见识过人性的黑暗。我只是……没想过这种事情也会在我认识的人,我身边的人身上发生。我要参加领主卫队!”

“好吧……”

晚上休息的时候, 尼克回来了,拉长着脸。

并且,直接无视了顾辞久躺在段少泊的大腿上,被段少泊喂饭这件事。看见了当没看见那种,不是没看见所以掠过那种。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睡觉的时候——他们现在住在帐篷里,没有床,只在地上铺了从各种倒塌房子里找出来的床单或者窗帘之类的。领主卫队也是特别照顾了他们仨,这帐篷不大,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住。

所以,躺下的时候,顾辞久戳了戳尼克的背:“尼克,怎么了?太疼了?”

“不是!”尼克的语气阴沉沉的,他转过了身,“我以为他是个英雄,可是他……性格很讨厌。”

“发生什么了?”顾辞久和段少泊同时好奇起了八卦。

一肚子气的尼克,也乐于跟小伙伴分享自己的“遭遇”,于是就把白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而且……我看见老考利还有镇长了……”

“他们怎么了?”

“都被杀了……”

那个地窖里发生的事情,不是个案。当大量的人拥挤在一个狭小的黑暗的空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外界的魔兽会离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那种压抑,把每个人都逼疯了,也把每个人的负面情绪都放大了。

他们需要发泄,发泄的方式,有的人用哭泣,有的人用自残,有的人用抱紧自己瑟瑟发抖,还有的人……用伤害别人。

这也是一种末世情结了,如果有出色的领导者,是可以正常正常引导的,可这个镇子里能够正确领导的人,都在地面上,一个又一个的地窖里,相继爆发了集体混乱的暴力事件。

老考利村长和镇长,都是人品不算太好的人,是喜欢压榨别人的人,还都是富有的人,他们两家都有漂亮的女人,简直是最佳的暴力对待的对象。但这不是说这种情况就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好事了,因为这种事情一旦爆发,想要收住就困难了,他们被害之后,施暴者尝到了这么做的甜头,就会继续做下去!

尼克抓了抓头发:“有些地窖里的人……全都死光了……打开之后地窖里满满的都是残肢……我还以为有什么魔兽冲进了地窖,可明明他们的房子远离魔兽,是安全的……”

他跟尚恩说自己能够应付这个,但就算是最凶残盗匪的老巢里,也不会看到那种场面。在今天白天之前,他们可都是善良的普通人啊!

尼克说着说着好像是再次陷入了白天的场景中,不自觉的发起了呆。

“这件事跟莱辛格子爵的性格没什么关系吧?”顾辞久突然说,他的声音吓了尼克一跳。

“我……”

“而且人家跟你说的话,是好意吧?如果以后领主卫队应付的都是这种场面,你这种傻白甜会哭的吧?”

“他是好意?!你竟然为他说话?都是这种场面又怎么样了?傻、傻白甜是什么意思啊?!”

段少泊温声安慰着:“尼克,别生气,你也知道莫里尔喜欢逗你,虽然这次他说的话没错。”

“!!!”尼克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被背叛的痛苦表情。

“尼克,小孩子才会讨厌自己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作为一个大人反而喜欢被当作小孩子宠爱。(此时应有某人卖萌求亲亲的背景音,并且段少泊还真的是亲了)也只有小孩子才会迁怒,而你今天就把见识到了人性丑恶的不快,迁怒到了莱辛格子爵身上。”

对尼克来说,赛门的话十分生动的为他诠释了,什么叫做软刀子割人更痛。

不过,尼克不是一个熊孩子,他是个好孩子,他被怼了之后,有那么一阵是满肚子的别扭委屈的,可过了一会,他自己就想明白了。他最初不喜欢尚恩,确实是对方的那种居高临下,可后来,他把自己心情糟糕的所有原因都怪罪到了对方身上,这显然是不正确的,黑骑士们是来救人的,而且确实救了人,其余不管是魔兽还是地窖中普通人的自相残杀,都跟黑骑士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也……变成了施暴者。”尼克深吸一口气,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就发泄,把所有过错都栽在别人的头上,这根那些地窖里首先伤害别人的暴徒有什么不同?“谢谢你们点醒我。”

“应该的,谁让你是弟弟呢?”

“……莫里尔说这话我可以接受,但为什么是赛门你说的啊?!”

“因为虽然我年纪比你小,但是我的心智比你成熟吖~”

QAQ无法反驳,想哭……

“咳咳!”帐篷的帘子打开,换了一身轻便装束的尚恩站在门口,“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些药,能够缓解一下你们初期觉醒的肌肉疼痛,至少让你们睡一晚上。”

“太感谢了!”顾辞久和段少泊都发出了真心的欢呼。

尚恩递过了一个盛满了深绿色糊状物的木碗,这东西的味道还特别难闻,就像是沼泽地里腐烂的臭水那种味道。尼克接过药物的瞬间,脸就皱了起来,他被养叼了的嘴巴和鼻子,都对大脑传达了满满的拒绝!可是……莫里尔看他半点不动,就先把碗拿了过去,喝了三分之一,赛门第二也是脸色一点都没变的就喝了?!

尼克更难受了——我果然是弟弟吗?

碗又转回了自己的手里,尼克为了证明自己是大人了,憋住气,闭上眼,把剩下的三分之一干了!这可怕的味道,让他更想哭了,但他还是乖乖的跟着两个小伙伴一起向尚恩道了歉。

尚恩一直在看尼克,因为尼克的表情太生动了,真的是个很好玩的小孩子。所以尚恩把自己的水囊拿了出来,递给了尼克:“漱漱口吧。”

“谢谢!”蜂蜜水?!QAQ莱辛格大人真的是好人!

尼克喝完了,当然是把水囊递给了两个小伙伴。段少泊和顾辞久喝水的时候,注意到尚恩有些别扭,→_→这水本来就是尚恩自己喝的吧?看见尼克可爱才拿出来,根本忘了边上还有俩人呢?

原作者还说这俩只是兄♂弟情?这强大的历史惯性,直接就让白菜朝猪嘴巴里头跳了。

顾辞久【当电灯泡的感觉真不好收。】

段少泊【同感。】

系统:喜大普奔!!!

尚恩走了,尼克抓抓头发:“好像真没那么疼了,我之前真的错怪莱辛格大人了,你们那是表情啊?”

“‘晚安,明天见’的表情,吹一下灯,谢谢。”顾辞久和段少泊面对面的躺了下去,抛弃掉了尼克。

“……”说好的大家是兄弟呢?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了!

转过天来,尼克的心情又不好了,因为镇子的空地上,立起了绞刑架,然后黑骑士们开始把人排着队的吊死。

尼克看了没一会,就回到了帐篷里,跟顾辞久他们一块缩着了。本来能扛过去的觉醒的疼痛,甚至都变得更痛了,

“我听那些吟游诗人的诗歌里,明明现在大家应该开开心心的庆祝着幸存。”尼克蜷成一小团,闷闷的说,“就不能等一段时间吗?一定要这么快吗?”

原剧情里,尼克也确实没有经历眼前的这一切,他受了重伤,醒来的时候,已经别领主卫队的人带走了。后来回到镇子上,虽然熟人少了很多,但不管是他,还是其他人都不愿意提起这一场浩劫。

两人能听出来,尼克不是圣母,他也认为那些人该死,他无法接受的,只是人死得太多了,还都是他们熟悉的人,被魔兽杀掉的,被发狂的自己人杀死的,现在被执法者吊死的……

“那是震慑,镇卫队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新任镇长还不知道是不是有能力震慑全镇的人,黑骑士们会离开,一旦剩下的人有侥幸之心,那时候死的可就不只是吊死的那些人而已了。所以,遇见大的灾难,必须用重罚。”

“人……真可怕……”段少泊过去揉了揉尼克的头发,这一回,他们俩没把你可排除在外,而是一左一右的躺下,陪伴在尼克的身边。

第三天的时候,黑骑士离开了一半,来了另外一群士兵,这些人也带来了信任的镇长。

救灾物资?不存在的,也没有减税,甚至镇子未来几年的税收还要增加一成,用来支付领主卫队这次救援的花费。

尼克听说之后挺生气的,甚至一度不想参加领主卫队了。

“小笨蛋。”顾辞久揉他的头发,“这个钱莱辛格团长可拿不到手里,都是通过税收交给领主府的。你不去,领主不痛不痒,他知道你是谁?反而是让我们为难啊。”

“对不起,我只是……最近的心情太糟糕了。”他也不是真的就不想去了,也没对着外人嚷嚷,可好像确实变成为难小伙伴了。

“那个……你、你们好……”一个低低弱弱的声音响起,三人看向门口,那是个不认识的小女孩,虽然脏兮兮的,可依然很可爱。她手里紧紧的抓着一把野花,甚至都有些颤抖,“我、我是来说谢谢的……谢谢!”

小女孩闭着眼睛说完话,把花束朝地上一扔,转身就跑了。

尼克匆忙追下去,看见小女孩冲进一位拿着篮子的女性怀里,母女俩匆忙离开了。镇子里的人死了很多,于是很多村子里的人,得以成为镇子里的人。而也不是所有的地窖,都是那种混乱暴虐的杀戮,也有互相帮助鼓励着度过那段危险的人……

看着地上的野花,尼克站了起来:“我们还是去加入领主卫队吧。”

第五天的他们,坐上了前往莱辛格城的马车。路上竟然还遇见了另外一小队黑骑士,他们运送着另外一头魔兽,这魔兽长得像马,可浑身都是鳞片,嘴巴里参差的牙齿也不像是吃草的动物。

“还有一头魔兽?!”你们惊讶的探出头来。

“现在我们知道的已经干掉六头了。”边上有黑骑士说,“这一片村庄里的人,几乎都死光了。”

“……”尼克双眼僵直的坐了回来,他觉得他应该高兴的,因为前两天还有镇民拿马粪对他们,原因就是镇子里死人太多,他们觉得,如果留在村子里,就不会有事了。然后,现在事实证明,留在村子里的人,那些之前离开镇子回村的人,一点都不安全。

那代表的也是更多的死者,原来地窖里的和吊死的,依然不是全部……

“尼克!”

走神的尼克抬起头来:“啊?”

“要一个拥抱吗?”段少泊对他伸出双臂。

(¬_¬)顾辞久虽然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家小师弟,但终于是没说话。

尼克站了起来,挤进了他们俩中间,被段少泊给了一个结实的抱抱!尼克刚刚把脑袋埋在段少泊的胸口上,眼泪就没忍住夺眶而出了。

在路上走了三天,他们看到了莱辛格城,最先看到的是建在一座小山包上的莱辛格伯爵城堡,浅灰色的石头城堡,不是童话中漂亮的公主城堡,而是充满了厚重威严的那种。然后,他们才看到高高的城墙,还有城墙上巡逻的全副武装的卫兵。

当城门打开,马车进入了街道,这两天已经恢复了很多的尼克,彻底进入了惊叹模式:“好漂亮啊!房顶是黄色的!那是面包房吗?那卖的是什么?”

可是半天尼克都没听到小伙伴的回应,他扭头一看,顾辞久和段少泊都捂着口鼻,低着头。

“你们怎么了?”

“你不觉得臭?”顾辞久给了他一个白眼,过去也没出现过土著居民跟他们的在五感上差别太大的情况啊。

“还好吧……”

不管是镇子还是城市里,都有铲屎人,每天早晨推车进城,把稻草或沙土扔到街道的屎尿上,然后铲起来推走。他们那个小镇子还好,人口不算太多,铲屎人能应付。但莱辛格城就不一样了,几万人的城市,他们马车一路走,道路两边就有人不断的朝下倒“水”,新鲜的和陈旧的气味混合在一起……

他们还是哨兵,五感更强,段少泊都要晕了,顾辞久也只是勉强坚持。

“我们都是男人,臭一点无所谓的。”尼克有点小得意,他第一次胜过小伙伴们啦!

顾辞久摇头,他只想跟小师弟靠在一起,不想搭理这个“臭男人”。

马车直接穿过了小山头下的城市,但也没上山,卫队加三个人神马的,就算是三个哨兵,对于伯爵来说,也不是需要他出面的大事。马车从山下的路绕了过去,一直到了山后的军营。

军营的味道,就要好闻多了,竟然一点屎尿的臭味都没有。

“你们就是团长说的新人?三个都是刚觉醒的哨兵,还是从同一个镇子一起长大的?”来人是个面相憨厚的大个子,他很好奇的看着他们三个,“我叫汤玛斯·诺丁,叫我汤玛斯就行了。没意外的话,你们会跟我在一起至少两年。”

“是的,你好汤玛斯,我是莫里尔,没有姓。我们是一块长大的。”

“赛门。”

“尼克。”

“既然作为哨兵觉醒,你们就该给自己取个姓了。”汤玛斯抬了一下手,示意他们跟他去,“一起觉醒的人不是没有,像是有些哨兵世家,但是像你们这样突然从不起眼的小村庄里冒出来的……可真是太少见了。你们确定自己没有什么神奇的祖先吗?”

“没有,我们的家里世世代代都是农夫。”

“那可真是太神奇了。你们刚觉醒,一个月之内,不会安排任何训练。小伙子们都很不错,我可是看过疼得满地打滚的觉醒者。我自己当初觉醒的时候,也是一动都不敢动,让人抬着来去,稍微碰一下就想吐。听说你们还去打了魔兽?”

汤玛斯没有恶意,他这些提问真的只是很单纯的好奇,不过,这家伙的情商先让不高啊。

就在他的絮絮叨叨中,汤玛斯带着他们来到了一栋小木屋前:“这里以后就是你们三个的宿舍,那边那栋大房子,是我们的餐厅,不过你们现在是特殊阶段,一个月之内,我都会给你们送饭。另外,这里是厕所,知道什么是厕所吗?”

尼克刚要回答,段少泊和顾辞久同时说:“不知道。”

“厕所就是让你们排泄的地方,这里三个桶,现在都是干净的,接满了就放在一边,还有,记着用绳子在排泄后把自己擦干净。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有人来收脏桶。知道怎么擦吗?这样!”

厕所里有个上面开口的箱子,箱子下面能打开,可以把脏桶塞进去,人就坐在上面。

至于代替清洁用的绳子,就是普通的麻绳,不过上头系了一个又一个的结扣。至于这东西怎么擦……当然是拉扯着擦啊……

_(:з」∠)_请自行想象!

——这个世界是没有东方的,原剧情也没写这些“小事”,那当然是没有卫生纸这种神器的。所以比较“高端”的卫生清洁,用的是麻绳。

尼克小时候……他是不清洁的-_-||,后来慢慢跟两个小伙伴学,用一种树叶在经过晾晒和浸泡之后使用。

顾辞久和段少泊会造纸,但在这种社会里,他们小小年纪研究出造纸术,好的话是被贵族刺瞎眼睛关起来,一辈子造纸。坏的话,那就是要被直接干掉了。不想被干掉,又想提高生活质量,那就只能是用树叶这种不起眼的替代品。至于浸泡树叶的水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药物之类的,那就不需要尼克知道了。

尼克虽然呆,虽然被那根绳子,还有汤玛斯的动作震撼到了,但他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就是在汤玛斯离开之后,尼克问了小伙伴们一个问题:“你们说……莱辛格大人是不是也用绳子啊?”

“……”顾辞久和段少泊对于这个问题是拒绝的!可还是无法控制的随着尼克的提问,在脑海中勾勒出某个丧心病狂的画面。于是顾辞久义正言辞的回答,“不知道,你要是真好奇可以去问问那位大人,或者偷看一下。”

“呃……不,我不想以后被那位大人另眼相看。”

话是这么说,但对尼克极其了解的段少泊和顾辞久从他的表情上能看出来,这家伙……还是很好奇真相啊。算了算了,他们就当不知道好了。

而之后的半年,他们三个人都没能再见到尚恩,而是一直在训练训练和训练。

上一章:第337章 下一章:第339章
热门: 阴阳包子店 回档1995 今天的我又是人质[综漫] 混世色医:乡下女人更疯狂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花村艳少 一触即燃 噩梦执行官 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