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上一章:第333章 下一章:第3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男人和女人能够那个样子, 男人和男人……那种亲吻,绝对不是兄弟之情!所以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干呢?

尼克跑出去老远, 累得气喘吁吁, 这才发现熏鹿腿还被他抱得紧紧的,他顿时脸红了。虽然刚才是被吓着了,但是这东西还是该还回去。而且他跑什么呢?大家都是好朋友, 难道不能直接问吗?

于是尼克又抱着鹿腿朝回跑,幸亏顾辞久和段少泊知道这个小伙伴的性情,特意走得慢,否则尼克怕不是得一路追到镇子里去。

“莫里尔!赛门!”即便如此,尼克追到他们俩的时候, 也一身是汗,累得喘不匀气了。

“尼克, 这是给你和玛丽阿姨的, 你抱着它跑来跑去,这是在练习体力吗?”

“不、不行……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尼克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

“我们可以收下鹿腿,但是你得把这个带回去。”段少泊提了个小包裹出来, 里头是盐、糖,还有几块熏肉,体积小了不少,从价值上来说, 不相上下。

尼克听见了包裹里头罐子碰撞发出的声音,立刻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他无奈的看着好朋友们,决定暂时转移话题:“那个……其实我之前来过一次,我看见你们俩在,呃……亲吻?”

“……”

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的尼克问:“然后?”

“这有什么然后吗?我们俩以后要成为伴侣的啊,那样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顾辞久扭头看了看段少泊,“你说是不是,亲爱的?”

段少泊也看了看顾辞久,他踮脚主动吻了顾辞久的唇。

(⊙口⊙;)尼克这孩子快吓死了……

他不是厌恶,就是……难以置信,惊讶,无法理解,他瞪大眼睛看着两个好朋友,突然把熏鹿腿朝地上一放,转身就跑了。

虽然没能让他拿上东西,但顾辞久和段少泊没去追他,反正,日子还长着呢。

(*^▽^*)而且,这小子这么烦恼他们这对男男的感情,那就不会做英雄梦了,他们还能过一段远离魔兽的安生日子,皆大欢喜啊~

尼克一路跑回了家,一进门就闻到了很好闻的树莓派的香气,果然,玛丽姨妈正从烤箱里把树莓派拿出来,话说,这其实还是莫里尔教玛丽姨妈的,之前玛丽姨妈只会做汤和粥,豌豆汤、土豆汤、蘑菇汤、大麦粥、燕麦粥、乱七八糟的粥。

“派还热着,快来吃。”玛丽高兴的招呼着自己的外甥。

尼克坐过去对着美味的树莓派却吃不选去:“姨妈……”

“怎么了?不高兴你的小伙伴离开吗?没关系,当你十五岁的时候,也可以去试一试镇卫队的选拔?或者如果你坚持……十四岁的时候也可以?现在不行,现在你真的还太小了。”

“姨妈,我不是为这事……我、那个……我看见了赛门和莫里尔,他们在……在……”

“O爱?”

“噗!咳咳咳咳咳!”清纯少年尼克小朋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看着当儿子养大的外甥这么狼狈的样子,玛丽也露出了微笑,她虽然没觉醒,毕竟是接受哨兵教育长大的,哨兵就是哨兵,这个身份甚至覆盖了他们的性别属性,这个年代的人看似保守,其实对于性是很开放的,更何况哨兵?

“有人受伤了吗?把你吓得这么厉害?不过他们今天要去镇子上吧?在路上还这么……”

“不不不!咳咳!姨妈,他们没有!”眼看着姨妈越说越过(kai)分(xin),尼克赶紧制止,“我也没看见他们……那个,我只是看见他们俩接吻了。两个、两个男人接吻,这件事情不是只能男人和女人来做吗?”

“我的小可爱~谁规定只能男人和女人来做?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都是可以一起享受这种乐趣的。你祝福他们了吗?对了,我忘了,你被吓坏了,当然是没有祝福了,我的外甥,你可真是个傻小子。”

“真、真的吗?”尼克还是震惊的,“所以……原来男人也能生孩子吗?”

“……”玛丽呆看了她的外甥一会,哈哈大笑了起来,“高塔在上!哈哈哈哈哈!小傻瓜啊!你难道认为性就只是为了生育?想想我刚刚跟你说的,快乐!快乐明白吗?!有些人固然是把这些快乐用在了不好的地方,但赛门和莫里尔必定是一对深深相爱的小鸽子,他们因为爱才追求这种爱的快乐,并因为这种快乐而变得更爱彼此。”

(O口O)

“我的傻外甥,好吧,我不能对你要求太过苛刻,毕竟,你还是小呢,对了,你的毛长齐了吗?”

“姨妈!”尼克大叫一声,玛丽继续哈哈大笑着离开了,尼克一弯腰,把自己热得冒烟的脑袋磕在了餐桌上。

爱情……他十二年的人生里,根本还没有思考过这种事情。他想的是成为哨兵,跟魔兽战斗!遇见好多好多的伙伴,大家一起冒险……莫里尔和赛门必定也是他的好伙伴。他们甚至可以组建一支灭魔队,莫里尔当队长,毕竟莫里尔那家伙太强了,他好像什么都知道,还会做超级好吃的食物!尼克觉得就算他自己没有作为哨兵觉醒,那家伙都会是个哨兵。

队伍里还得有一个向导,无所谓男女老幼,反正他们这些哨兵在前边战斗,他就在后边干掉那些魔影好了。

喜欢的人?爱人?伴侣?那太遥远了……

然鹅!尼克小朋友那天晚上……咳咳了!一睁眼还以为自己尿床了,可闻味道又不对,更不敢告诉姨妈。偷偷摸摸的把被子拿出去洗_(:з」∠)_不过还是让姨妈发现了。

姨妈没有笑,她撸了一把男孩的脑袋:“你没有尿床,你长大了,男孩子都要有这种经历的。”

想把脑袋埋进地里的尼克稍微抬起了头:“是吗?”

“是的,尼克。”玛丽见过家里人是怎么给少年男女做青春期教育,她拉着尼克坐到了一边,很认真的进行了一场生理教育。没有遮掩,没有取笑,没有含糊其辞,而且不止告诉了他男女,还给他讲了男男。

尼克一开始是呆,后头就是一脸的卧槽了!

讲完了,玛丽就让尼克继续给他自己洗床单去了,→_→自食其力挺好的。

尼克一边洗,脸色一边阵青阵白的,他觉得大人太可怕了,竟然会做那种事情!尤其是两个男人,竟然是……是那样的!莫里尔和赛门也是那样吗?谁……的谁?不不不!不能再想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可越跟自己说不想,脑子里越都是那些东西啊。即便每天让自己忙来忙去,一根手指都动不了,脑子里也依然是那些东西。

玛丽也看出了尼克的不对劲,干脆找了一天空闲的日子,带着他去镇上了。往常去镇上,尼克能高兴得原地起跳,因为镇子的酒馆里有一个老吟游诗人,他会唱一些英雄诗歌,都是说那些哨兵们的,虽然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段,可尼克依然爱听。

但这次,他一脸的别扭,甚至还问玛丽:“姨妈,我能不去吗?我觉得家里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不行,我要买很多东西,一个人根本搬不回来。而且,你难道不想看一看你的好朋友们现在怎么样了吗?(¬_¬)你现在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一脸天塌了一样,你们的友情难道还不到一个月就坍塌了吗?”玛丽用嫌弃脸看尼克。

“不,姨妈,我只是……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们……”他一想起他们,脑袋里竟然不是过去三个人一起玩闹,而是两个小伙伴按照姨妈说的,这样那样的情景。

“见到他们你就知道该怎么面的了。”玛丽独裁的说着,算是一锤定音,尼克反对无效!

顾辞久和段少泊到了镇子上,顾辞久在镇卫队跟着训练,段少泊……在镇子的广场边上摆了个小摊,卖酱货。

_(:з」∠)_其实本来是想卖卤味的,毕竟一熬卤汤,就有香味,而且卤味的话很多素食也都能卤,面对的人群也更广,段少泊也只是把卤味捞一捞,切一切就好,但!引用一句系统的话“小师弟的厨艺就跟宿主的手工一样!都是悲伤的故事!”

他身上一定带了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DEBUFF了!只是照看卤汤而已,要么糊锅,要么沸锅,要么里边放进去的卤味会诡异的散掉,或者粘锅底,总之就是不行。

所才改成了酱货,,酱货的话这里的人接受酱菜大概比较困难,那就只能买各种酱肉。还必须是顾辞久事先切好的,段少泊就是谁来买,他按照量拿出来而已。

一开始很亏,因为没人来买,可在镇卫队的其他人吃过之后,总算打开了局面,这些日子收益还算可以。顾辞久现在年纪还小,正副队长都照顾他,不让他晚上巡逻,所以每天完成白天的工作后,他都能够来跟段少泊一起收拾摊位,然后回家。

“今天确定了咱们之前的猜测。”拉着摊位小车的还是那头灰驴,顾辞久和段少泊也一如往常的走在一边,说着悄悄话。

“哪个猜测……尚恩?”他们猜测挺多的,段少泊一时没反应过来。

“嗯,他前年接手的领主卫队。”

尚恩比尼克大了十五岁,尼克今年十一,尚恩今年二十六,前年他二十四岁,他十五岁就开始跟随莱辛格伯爵上战场了,十七八的时候,就开始独立带兵了,这些年,莱辛格伯爵领收到国王的征召或者其他领主的求援,就是他带着人去了。

这个世界的人也是十五六岁就结婚了,传言是因为他的前一任未婚妻突然觉醒成为哨兵,撤销了婚约。尚恩伤心过度,再不愿与谁有感情上的牵扯。事实却是他作为向导觉醒,又被伯爵夫妇毁掉了精神伙伴,这种行为带来了严重后遗症的。

——莱辛格伯爵夫妇当然会美化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他们跟他说,这是为了让他成为莱辛格伯爵领的合法继承人……

他有剧烈的头疼,有时候还会抽搐昏厥。他能忍耐,可必然会有忍不住的时候,一旦结婚,妻子这样的近身之人,必定会发现他的不对劲,最好的选择当然是让它不结婚。

这位被蒙骗了大半辈子的倒霉王子,个人才干是绝对无可挑剔的。镇卫队的正副队长都是他的忠诚拥护者,刚来的时候这两位还每天绷着脸,现在渐渐熟悉了,最近两天甚至都开始放飞自我了,简直是三句话不离那位子爵。

这世界采取西式的封爵制度,伯爵的儿子基本上一出生就有个子爵的爵位,更何况尚恩还是长子。

正是因为他的多项改革,底层健壮勇敢的平民才能够进入卫队。在数年后遭遇魔兽群袭击的时候,伯爵领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顾辞久把今天听来的说给段少泊听,段少泊听过之后忍不住感叹了一下:“这位不但是一个帅才,还有出色的行政管理能力,挺期待跟他见面的。”

“……”顾辞久看段少泊,还看段少泊,依旧看着段少泊!

段少泊露出和善的笑容:“大师兄,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顾辞久一胳膊勾在他脖子上:“故意的,对不对?”

“大师兄,你这醋也太浓了~”段少泊拽着顾辞久的胳膊,大笑起来。

两人就这么快快乐乐的回了家,他们的家是跟别人合租的,这是个二层小楼,切割开之后,租给了包括他们俩在内的五家人,厨房是共用的,洗手间……

这年头直接在自己便溺是很正常的事情,稍微讲究些的人会拿个盆,他们租的这个小楼的其他四户人家都属于讲究些的人。更要感谢小楼的原主人比较追求时尚,小楼的窗台都是大窗台,大窗台和厕所有什么关系?

→_→窗台上挖个洞,那个洞,就是现在最高级的厕所。

所以,千万千万不要在别人的窗户下面走过,人们会直接从窗户朝外倒“水”,更有甚者还有新鲜制造的从窗台的洞口里头掉下来……

如果说女士举着小阳伞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更大的原因是为了遮阳。那男士的宽沿礼帽,就彻底是为此兴起的了。

二层小楼窗台下方的位置,还栽了很多的花,现在这些花都长得十分的茂盛。

但就算如此,每次回到家,顾辞久和段少泊还是得做个两分钟的心理建设。他们每天都会怀念自己在村子里的小屋,那是他们俩的空间,可以完全自主。

两人深吸……不敢深吸,浅浅的呼吸一下,还是先把摊子的东西处理好,再进家门吧。

他们租到的是阁楼,空间不大,还有地方漏雨,不过可以最大限度的把他们俩跟其他人隔离,他们种了避虫的花草,经常用艾草熏房间,放置了许多捕鼠夹,可麻烦的是……跳蚤和老鼠依然没有少过。

“又有跳蚤了?”段少泊背着刚爬进阁楼,就看见顾辞久在挂吊床。

“对。”床单他们每天离开的时候都会挂出去晾晒,可床垫三天两头的都不干净,这不是他们俩的关系,这是其他人的事,这年头贵族的假发套里都会有虫子钻进钻出,更不用说平民的家了。

“不然我们就一直睡吊床好了?”

“对身体不好,要不然我们就一直睡光板床?那对脊椎很好。”

“不!我拒绝!背太疼了!”

“……(¬_¬)”

“大师兄,你那是什么眼神?”

“很正常的眼神啊(*^▽^*)小师弟,我们现在才这么大,还没到让你背疼的时候呢。”

(╯‵□′)╯︵┻━┻这种大师兄,真想打SHI!不过……

“小师弟,生气啦?”顾辞久凑过去,用手指头拨弄了一下段少泊的脸颊,“别气啦,来,让我亲一个~( ^3^)亲~呸!呸!”闭着眼睛噘嘴亲过去的顾辞久,一口亲在了抹布上。

看着吐舌头疯狂呸呸呸的大师兄,段少泊舒服的呼出一口气,蹦蹦跶跶的去刷牙了。

转天,顾辞久一如往常的帮着段少泊在广场摆好了摊,并且两个人在摊子上吃了早饭,也正好到了该去镇卫队的时间。

镇卫队除了当职的,和前一天晚上值夜班的人,其他人都要在早晨集合,绕着镇子跑一团,然后在训练场上一直训练到中午。这个过程是允许镇民围观的,顾辞久今天有点意外的看见了尼克。

上次可是把这个小家伙吓着了,还以为他得缩几天呢。

训练中不允许与其他人说话,所以顾辞久一直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才能去见尼克,这个时候他也知道了尼克会来的原因——玛丽阿姨也来了。

“莫里尔!你们太棒了!”虽然在大太阳下面站了一个上午,可尼克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觉得枯燥和不耐烦,他连头发丝都写着兴奋。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过两年你也可以来的。”顾辞久笑着捶了尼克一拳头。

“我一定会来的!”尼克捶了回去。

但顾辞久更注意的却是玛丽,她并没有用哨兵世家的训练方式训练尼克,尼克这几年还是跟着他们俩锻炼的,原剧情的话,尼克完全是靠着天生的好体力、灵活和爆发力才进了镇卫队。

可玛丽现在微笑着,一脸的欣慰,至少表面看起来,她是支持尼克进入镇卫队的。算了,她为什么不训练尼克,这跟他们要做的事情没有太大的联系。

“中午了,我们去找赛门,请你和姨妈吃饭!”

“不用了,我们要回去了。”玛丽微笑着拒绝了,听到离开尼克有点蔫,可是没拒绝。

“这可是最热的时候,玛丽阿姨,等太阳没那么大再走吧。”

“不了,今天是尼克太相见你们了,而且我也要买一些东西,才会带着他过来,家里还有很多事没有干呢。”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顾辞久也不能再劝,只能把尼克和玛丽送到了镇子大门,看着他们走上回村的路。

类似的事情,之后每个月都会发生。半年后,玛丽阿姨开始自己回家,让尼克在他们家住上一夜,第二天再自己回去。一年后,尼克干脆每个月都可以自己来去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习惯了看两个好友各种亲密了……

“嘿!嘿!我不是故意打扰,但是,能不能请你们稍微注意一下?”尼克侧着脸,一只手遮着自己的眼睛,一只手控诉的指着做了一张椅子的两个人——看来也不是任何情况都能适应~

顾辞久坐在下头,段少泊坐在他的大腿上,顾辞久搂着段少泊,段少泊的双臂勾着顾辞久的脖子。这一年半,顾辞久和段少泊都在快速的长高,尤其是段少泊,长高速度比顾辞久还快一点,两个人的身材也好,胳膊上都有一层薄薄的肌肉,他们俩这么坐在一起能让某些女孩和男孩扯着嗓子尖叫。

但是……还是超出尼克这个“钢铁直男”的接受限度了。

“不能。”X2

尼克第N次完败……他坐在两人对面,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又把脑袋歪回去,然后就看着墙角的一盆小花开始发呆,他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姨妈,但是他见识过其他夫妻相处。大半夜男人把女人打得惨叫,大白天女人举着黑面包或者菜刀把男人追得满村跑……

就算是年轻的男女,他们之间的交往也充满了尖叫和吵闹、咒骂。

尼克虽然在那次洗被子之后,就按照姨妈说的,自己已经是个真男人了。可他真不认为能做那种事是值得骄傲的,是男子汉的证明,他甚至对男女的相处有些抵触,直到他一次又一次的见识到了两个小伙伴的相处,突然,好奇心代替了羞耻心,尼克扭头……不,还是继续扭过去吧,他们已经亲上了!

“咳咳!莫里尔,赛门,男人和男人的相处,真的和男人与女人的相处不一样吗?”

上一章:第333章 下一章:第335章
热门: 你的小尾巴 花裙破:暗夜密语 重生之富二代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祖传中医龙凤决:桃色医仙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上位 不死者 听说权相想从良 穿成暴君的御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