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上一章:第331章 下一章:第33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对于人生, 我已经很满足了……”陈温一指轮回镜,那三世可能对某些人来说, 并不幸福, 甚至是痛苦的一事无成?但对他来说,却是足够了,他就是那样的小人物, 三世的记忆,丰富多彩,他还有三世的父母,三世的伴侣,三世的儿孙, 他们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人,之后的千百年, 这些回忆都能让他过得幸福无比。

“无论是人家的繁华, 还是修真界的兴旺,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向往了。”

段少泊和顾辞久对视一眼,都知道是没法说服陈温了,他们该说的该做的, 已经都到了极致,这确确实实是陈温自己的选择。

“你若腻歪了,可以去轮回镜中一游。”没有再多言,顾辞久只是指点了陈温轮回镜的使用诀窍——原来轮回镜分了内外两层, 邢久思炼化了外层,自以为将轮回镜握在掌中, 其实不过是入了局而已。

陈温谢过两人,不过在顾辞久和段少泊在的时候,反正他是没有进入镜中世界的,倒是多了个驯兽的乐趣,只是他养的都是寻常的野兔之类的。当日那只被他抱着揉捏了很久的肥兔子,几年之内就开了灵智,如今也算是陈温的大徒弟了。

顾辞久和段少泊在这个世界完全是度假的呆了一百年,其实七十三年的时候,邢久思就死了——以他的修为,阳寿自然不该那么短,但他完全沉溺在镜中世界的世界当中,一开始是沉迷于权力场美人怀中,可一世又一世,他的意志逐渐被消磨,就没有前头那么成功了,偏偏他的欲望是不变的,一辈子接着一辈子过得也有越来越凄惨,不知不觉就坏了现实中的道基!

道基一坏,天人五衰立现,不出几年,邢久思便身死道消了,可怜……活该他的魂魄却被欲望所牵引,彻底困在轮回镜中!又过了几年,便消失殆尽了。

陈温这个不修行的,这些年来无为无欲,反而功力大进,顾辞久和段少泊玩够了百年,与他道别的时候,便知道他距离飞升不远了。

于陈温来说,他也能自嘲的跟自己说,这一生的经历,也算是天降大任之前磨砺身体精神的典范了。

援助完成,两人选择去哨向世界进行任务,这次依然是指定了身份的,两个人是与尼克同一个村落的孩子,且都是孤儿,毕竟这个世界战争频发,更有影魔为祸,孤儿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他们这两个孤儿的父母是死在多年前的一场魔兽潮里的,所以村长还能得到一笔国家发的救济金。不过实际上,村长根本没有照顾过孩子,他把救济金私吞了。两个孩子完全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吃百家饭长大,后来一个夏天去河里捉鱼的时候淹死了,一个冬天跑到林子里挖草根找食物可因为太冷在野外睡着了直接冻死了。

可村长一直拿着国家的救济金,一直到尼克成为了领主护卫队的一员,回到镇子上护送税金——同时还要把镇子里一部分支出分出来。村长被尼克告发,尼克本来以为最多只是丢掉职位,拿出一笔赔偿,可能还要受鞭刑,可谁知道村长一家子都要被吊死。

后来还是在尚恩的帮助下,救下了村长家的其他人,不过村长还会被吊死了。

不过现在,顾辞久和段少泊成为了两个孤儿,事情自然就不会那么发展了。

一睁眼,两个人就看见了漏出大洞的屋顶,还有旁边躺着的伴侣,顾辞久笑着翻了个身:“第一眼就能看到你,真好。”

段少泊也看着他,正想凑过去亲一口,突然一只虫子从两人之间跳了起来!

他们睡在村里最烂的房子里,睡的不是床而是烂草垛,草垛不但发霉而且长了很多很多的虫子!

对视一眼,两人聪明站了起来,罗曼蒂克总会有时间的,首先还是来改善生存环境吧!

两人把破房子前后左右看遍了,找到了一个破篮子,一个破瓦罐,两个勉强能用的小凳子,一只断了齿的草耙子,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还有一些破破烂烂的布,再加上他们现在穿在身上的衣服和鞋子,就是他们俩的所有家产了,但对他们来说,这也已经足够了,毕竟现在是夏天,食物很丰富。

两人直接去了村长家,村长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抓着一把烤熟的麦子,坐在自家门口一粒一粒的吃麦子。能把麦子当做零食来吃,这对村中的其他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不过两个脏兮兮小孩子的出现,打破了村长的美好时光。

“考利老爷,我们想去打猎,能给我们一个许可吗?”

不过这两个孩子还是比较会说话的,“考利老爷”多好听啊。这村子里的其他人,都只会称呼他为“老考利”,第一次有人叫他老爷。

所有的山林和土地都属于当地的领主,农民就只能一直种地,去打猎甚至去摘野菜、蘑菇都属于违法的行为。当然,他们的莱辛格伯爵还是比较仁慈的,只是禁止了伯爵城堡附近的村镇打猎,像是他们这些领地外围的小村落,并不在限制的范围之内。

不过什么地方都有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比如这位考利老爷。其他人进山是要给他钱,或者把获得物给他大半的,否则就要被他上告到镇子里。虽然至今为止村子里没人被抓走,但那也是因为现阶段没有人敢于违抗村长的命令。

初来乍到,顾辞久和段少泊也不想惹事。

——两人没想过去找村长要食物,这种西方世界的村落和东方的村落并不同,东方的村长还要脸面和名声,会给他们俩一点吃食,因为管理村落的其实不是村长,而是宗族。但西方中世纪最低等的农人没有姓氏,更没有宗族,村长不明目张胆的贪,不是怕下层的舆论,是怕来自上层的惩罚,所以跟村长闹是没用的。

村长老考利少有的发了一点善心,另外他也不想这两个孩子死了,他们活着,他领救济金怎么说也更名正言顺一些。

“你们的年纪太小了,也打不了什么东西,可以不用给我交税了。而且今年一年你们愿意去打猎都可以去,不用再来找我了。”

“谢谢,考利老爷。”顾辞久和段少泊规规矩矩的给这个贪心的老混蛋鞠躬道别,然后手拉着手跑向林子的东头,那边也是其他村民们进入森林的方向,相对来说危险更少。

“莫里尔!赛门!你们要去哪?今天我姨妈做了豌豆汤,你们要来吃吗?”

挺意外的,气运之子尼克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小家伙黑色的头发,栗色的眼睛,一看就是超级活泼的那种,但他不算熊孩子,很懂事。

段少泊回答他:“谢谢,尼克,我们俩要自己去摘蘑菇了。”

“你们能进森林?!我能一起去吗?”

“抱歉,尼克,村长只答应了我们两个人进去,我们不能带一个人。”

“我只是帮你们提着篮子,不会多拿什么的。”

“但别人只会看见你跟我们进去了森林,不会管你到底拿还是没有拿。”

“呃……好吧。”尼克点了头,“你们进到森林里注意安全,如果发现了什么就赶紧跑。”

顾辞久&段少泊:“……”

向前迈步的两个人同时把腿收了回来,然后朝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尼克一脸好奇的追了上去:“怎么?”

顾辞久表示:“我们突然想到,其实家里还是有些东西能够当成打猎的工具的。”

段少泊点头:“对,是的,而且我们还能做几个笼子。”

尼克更兴奋了:“那我能帮你们的忙吗?”

两人同时和善的笑了,免费的苦力啊,自然是不要白不要。

→_→尤其这还是一个刚刚给他们上了个“发现了什么”DEBUFF的家伙,对于这种人,当然是要好好的用一用他!

两个孩子现在一个八岁另一个才六岁,刚刚失去父母一年,本来就都不懂事,他们原来跟父母居住的房子已经被村里的其他人占走了,现在住的是一座本来就有年头的破房子,去年冬天他们就差点冻死,是尼克的姨妈收容了他们。

村里的房屋都是木屋,刚搭建的时候还好,等到时间长了,木头本身热胀冷缩,再加上风吹日晒被虫蛀,木头之间的缝隙就越来越大了,以至于四处漏风,比如现在他们的这个房子就是其中的典型。

三人先把朽烂的稻草都用草耙子耙出来,顾辞久在房子中间用石头弄了个火塘,烧草熏房子。要是能用烟把房子闷一下效果更好,但是即便关了门,屋顶和墙壁的大缝隙也让烟呼呼的朝外冒,还有临近的大人以为是着火了匆匆赶了过来,听说他们是在熏房子这才骂骂咧咧的走开。

“这样真能杀掉虫子吗?”尼克看着又走了一个大人,忍不住吐吐舌头。

“能的,我们上次点火烤麦子,不小心弄得一屋子的浓烟,真的就杀死了很多的虫子!”顾辞久握紧了小拳头,十分肯定的说。

“哦~~”尼克恍然,要不然两个小伙伴会这么干呢,“但你们为什么要杀掉虫子呢?”

所有人家里都有虫子,这不是常事吗?

“你每天夜里睡觉,难道被虫子咬的很舒服?”顾辞久叉腰看他。

尼克挠了挠自己的后背:“好像是不舒服……那如果你们这房子有用,我也和我姨妈试一试!”

这个气运之子稍微有点憨啊,不过他记挂着亲人,愿意帮助别人,本性看起来不错,到底怎么样,还得看他长大。

“不要收拾这些烂稻草了,它们的味道真恶心……去我们家给你们拿一些吧。”

“尼克,你这样不经过你姨妈的同意,就把家里的东西给别人,真的好吗?”段少泊停下手上分拣稻草的动作,看着尼克。

“呃……只是一些稻草而已,我们家里有很多。”

稻草这个东西,现代社会的人觉得不算什么,对于古代的,无论中外的人来说,却都是一个家庭的重要财产,还被众多政权当做税赋的一部分,因为它能喂养牲畜,还能生火做饭。尤其他们这个村子所在地区是有冬天的,冬天还不短,稻草是取暖的重要物资,家家户户都都把自己的稻草垛看得很严。

段少泊和顾辞久对视一眼,这孩子小时候看来还有些烂好人,刚见面的时候,他也直接要求他们俩去他家喝豌豆汤来着。原剧情里他也稍微有点这种毛病,不过他也很能接受他人的建议,到是影响不大。

“尼克,稻草看起来很多,但烧起来就少了,你应该没忘记冬天的时候烧着稻草靠着壁炉取暖吧?”

“但是,你们……”

“我爸爸还活着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救急不救穷。尼克,我们很感谢你的热心和善意,但现在是夏天,我们还有多半年的时间准备好我们得床铺,并不是十分必要去索取他人的物品。”

“可这不是更容易更简单吗?”

顾辞久可没有自家小师弟这谆谆善诱的耐心:“我们跑到你家,吃你姨妈的,住你姨妈的,花你姨妈的,不是更好?!但你姨妈有能力养活三个孩子吗?”

尼克的姨妈叫玛丽,其虽然并没有作为哨兵或者向导觉醒,但是她出身于哨兵世家,跟尼克不一样,从小就是接受哨兵训练长大的,所以身为一个普通人的女性,却依然有着出色的体力,这才让她不但租种了跟其他完整家庭一样多的田地,还没有乱七八糟的人前来欺负。

底层农村这样的地方,别说是这个时代,就是现代,孤身带着孩子的女性绝对不可能靠着心善就能平静过活。

“……”尼克被说得僵住了。

他也知道姨妈的辛苦,还有每年刚开春的时候家中的艰难,那时候天气虽然回暖,但还没有任何植物结果,蘑菇更是不见踪影的时期,而储存的食物早就在过去的冬天里吃完了——他们家是外来的,姨妈土地种得不少,可税收却比其他人都要高。

姨妈也跟他说过,可以偶尔请小伙伴过来喝汤,尼克虽然有点老好人,也知道家里养活不起三个孩子……

“尼克,谢谢你的帮助,这个村子里,只有你和玛丽阿姨愿意帮助我们。”段少泊早已经习惯了跟顾辞久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时候适时跟上,“但我们不能一直依靠你们,那太无耻了,而且那也只会把我们一起拖垮。如果到了我们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我们会去找你们帮忙的。”

段少泊和顾辞久都以为尼克会被他们俩的这顿操作说得跑开,然而并没有,他只是沉默了一会,问:“我是个坏孩子吗?前天我带着本尼他们回了家……他们吃光了我和姨妈的晚餐,还拿走了我家的盐和一小袋粮食,可我只敢在一边笑……我知道我做错了事,可姨妈却没有责怪我……”

说着说着,小男孩哭了。

“你确实做错了事,但你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让他们跟你玩。”段少泊在顾辞久的瞪视下,还是把小尼克抱住了(可其实小尼克比他还高半个头),“可尼尔错得更多,他的行为已经是强盗和小偷了,别担心,以后我们会跟你在一起的。”

这一段尼克小时候的事情,曾经出现在原剧情尼克的闪回记忆里——原剧情的前三分一写得还是很丰富和通顺的,毕竟那时候作者没有把精力放在焊死柜门上,尼克是长相很漂亮的男主,小时候就跟个小女孩一样,但这没让他得到其他孩子的亲近,反而是被欺负的对象。尤其他没有父母,他的姨妈总是在劳作,完全没有大人为他撑腰……

可小孩子都是渴望集群的,他小时候就做了好多傻事,就连长大了,到镇子上做护卫了,他已经成为一个勇敢的战士了,却还经常被“幼年的朋友”找到家里吸血。一直到他成为了城主护卫队的一员,还是尚恩教会了他彻底的拒绝。

“谢谢。”尼克不好意思的手擦着脸,结果把自己擦成了个大花猫。

段少泊【这个小家伙有点软啊。】

顾辞久【╭(╯^╰)╮我生气了,要小师弟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跟你说话!】

段少泊【……】

于是尼克刚止住眼泪,就看刚才还温柔安慰他的赛门,突然转身,垫着脚亲了一下莫里尔的脸颊,抱了一下莫里尔,再然后他把手放在莫里尔的腰上用了用力,想把对方举起来吗?莫里尔动了,他也抱住了赛门,反亲了一下。

“我、我也能亲一下赛门……吗?QAQ莫里尔你好可怕。”那瞪过来的眼神,好像是要把他切开一样。

“干活吧!今天晚上我可不想睡在地面上!”顾辞久哼了一声,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草堆上。

当天色渐暗,尼克该回家了:“我明天能再来吗?”

“当然可以。”

“太好了!明天见!莫里尔,赛门!”

尼克高高兴兴的跑了,顾辞久和段少泊却相视苦笑,结果这一天,他们就熏了熏房子,弄了弄床,其他的什么都没干。

“我去打点水来。”段少泊说。

“嗯,我刚才偷偷捡了些能吃的虫子,咱们晚上还能吃两口”

一路过来这么多个世界,包括原始世界在内,在两个人在一起之后,这是他们吃的最贫乏的一餐。顾辞久再如何厨艺惊人,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能就着火塘,把虫子烧熟了,难吃的趁着段少泊没来,他自己吃了,剩下的口感比较好的,留给了段少泊。

可他都吃完了,左等段少泊不来,右等段少泊还是没回来,段少泊没向他求救,系统也没吱哇乱叫,那人就是没事,可顾辞久还是等不及的出去找人了,刚走了两步,段少泊回来了,衣服都湿透了,破瓦罐也没了。

“这么了?!”

“小孩子胡闹。”

段少泊拿着他们俩的破罐子去打水,回来的路上正好遇见村长儿子吃饱了饭,带着一群同样吃饱了没事干的小孩子出来找事。段少泊才五岁!还营养不良,头大身子小,典型的豆芽菜体型,同样是再有本事也施展不开。一群熊孩子把他推来搡去,弄得他最后摔在了地上,瓦罐也摔破了,幸好他自我保护做得好,这才没给碎瓦片弄出血来,就是水在推搡的过程中都洒他身上了。

“快把湿衣服脱了进来烤烤火,吃点东西。”他们的身体都不太好,就算夏天浑身湿透吹夜风,也是要生病的。

“嗯。”段少泊乖乖巧巧的跟着顾辞久进屋,顾辞久把自己上衣脱下来给他搭上,段少泊就蹲在火塘边上啃虫子。

“其实也是好事,这下我们能跟尼克的关系更亲密了。”顾辞久笑呵呵的说,段少泊拿了个肉呼呼的虫子放到他唇边,顾辞久咬了一口——味道和口感都跟虾差不多。

段少泊满意的看着他吃了,然后两人便紧挨着躺下,要睡了。

系统一如既往的暗搓搓的出现了,这次它戳的是顾辞久【宿主~宿主~你不去给小师弟报仇吗?】

顾辞久【一群撒尿和泥的小屁孩子,我还没到需要跟他们计较的地步。】

系统【Σ(дlll)大惊!你是谁?!说!!你把我那小肚鸡肠阴险狠毒,能今天报仇绝对不能明天的宿主弄哪去了?】

顾辞久【……】

挨了一个久违的脑嘣的系统【哎哟!!】

顾辞久打了个哈气翻了个身,当然还要抱住自家小师弟【累了,我要睡觉了。】

系统【QAQ宿主!宿主你别睡啊!我是真的有正事啊!事关性命的大事啊!】

顾辞久把小师弟抱得更紧【嗯……你说吧……】

系统【o(TωT)o宿主,我发现你和小师弟连续几个世界的气运都不对了。】

顾辞久【嗯?】

上一章:第331章 下一章:第333章
热门: 那条龙又亲我QAQ 猜猜[娱乐圈]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情陷野山村 我不做人了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 乡村活寡美人沟 弄巧成缘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逻辑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