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上一章:第329章 下一章:第3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杀出了一条路, 收拢了可怜兮兮的千八百个败兵。一杀出来就看见了段少泊,然后他眨了眨眼睛, 特天真可爱的问:“大哥哥, 我好害怕啊,你能帮帮我吗?”

众人:“……”如果不是你那一人一马身上的血,还有你长枪上的半截肠子, 我们就都信了,藏啥?!你那么丁点大,藏得住你的枪吗?

“好啊,过来吧。”

“将军!”段少泊的部将都劝他不要,这小子就是个杀神, 赶紧把他宰杀在此处,才是永绝后患!

可段少泊摆摆手护定这孩子了, 顾辞久也真就拖着他的□□和爹, 笑嘻嘻的过去了。段少泊还帮他收拢了一部分梁国的士兵,然后这两支敌对国家的军队,就手拉着手踏上了回家的路,段少泊还分了许多辎重粮草出来给他们, 梁国的辎重大多数都丢了。

距离归国之路还有一半的时候,顾辞久跟他保住一条命的老爹说。

“爹呀,我把你交给段哥哥了,我先回家了。”

正喝着药的顾侯爷差点没被呛死:“咳咳咳咳!什!咳咳咳!你说什么?!”

“我说‘爹, 我先回家了,不然咱家都要死绝了’。”

“……”刚才顾辞久没说后半句, 顾侯爷这次明白了。

他们梁王多疑,耳根子软,还看不上顾家。如今皇后的郭家也早看他们不顺眼,想把他们撸下来,让郭皇后的弟弟做武将第一的位置。这回他们不但把损兵折将,还靠着段少泊才能一路回家,朝堂上还真不知道怎么编排他们的呢。

“你一个人回去,岂不是送羊入虎穴?”

“爹你放心吧,我只要抓了梁王,拿他的脑袋做威胁,就能把咱们一家子救出来,然后去汉国找你了。”

“去汉国找我?”

“对呀,这次段哥哥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难道咱们不去汉国回报他吗?”

顾爹想了想,他们一家子对梁国死而后已,但屁大点的事情,就让梁王要杀他全家老小……

“好!去汉国!欸!不对!我刚才想问的是,你怎么叫他哥哥啊?!他年纪比我都大好吗?!”

“但他比你好看啊……还年轻。”

“……”想打儿子,但这儿子八成会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对,就是这么的不孝!而且他还得救家里人,算了……

可等到儿子跑了,顾爹又想起来不对了——哪那么容易就让他一个小崽子抓了梁王啊?可这时候顾辞久早就跑得远了,他还是一个人跑的,亲兵追出去十几里地都没找着他的人。

没办法,等吧。

等他跟着段少泊到了汉国边城的时候,就看见儿子带着他们一家子,忠诚亲卫的一家子,还有他家的忠仆,乌泱泱几百号人,在那等着他们了。

原来顾辞久扮作赶集的小孩子进了梁国的国都,他找了皇宫人最少的地方,靠着神力硬生生把墙撬出来了一个大洞,又仗着个头小,一路躲开侍卫宫人,真的跑进了内宫之中,把梁王给捉了个正着……

再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梁王被放回去后,郭皇后的弟弟还带了大军要来杀他们,恰好那时候汉国的边城还摸不清他们的底细,不让他们进城,眼看顾家就要损失惨重。偏偏那位郭姓国舅爷找死,越众而出要奚落一番顾家这群“丧家之犬”,那顾辞久哪里会客气?一通连珠箭,把他与军队的主要将领都给送上了西天!大军顿时乱了!

留下来的将领都是跟顾家多少有点交情的,并没选择继续追杀,而是在稳定了大军之后,就此撤退了。

汉王对于顾家的到来自然是欣喜不已,乱世之国,脑袋稍微清楚点的君主,就不会嫌弃自家猛将多。

又过五年,梁国不止被按在地上摩擦,还直接被摩擦没了……对,梁国被汉国打灭国了!

带兵的就是顾辞久这刚刚十五岁的小将,他归国的时候,汉王高兴得亲自给他驾车,还要把公主嫁给他。

“我独爱伟丈夫,不喜女子。”

笑得牙花子都露出来的汉王差点就从车辕上摔下去:“!!!”

顾辞久看了一眼汉王,眼神极其的嫌弃:“并非是陛下这样的,是段哥哥那样的。”

汉王很想跳起来质问一下,他怎么就不伟丈夫了?!还是忍住了。又想段侯多年未曾娶妻,也没听说过与谁交情颇深,倒是这孩子来了,就一天四趟朝段侯的家里跑。闹得之前还有人以为段侯想要孩子了,所以又起了一番说清热,不过最后自然都是铩羽而归。

所以,真实情况……是老少配吗?

于国来讲,这倒是好事。这两个男人搞在一起,没有孩子,无论他们如何尊荣,也都是一世而终。想明白了其中得失,汉王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可要寡人赐婚否?”

“无需!”

然后顾辞久就直接搬到段少泊家里去了,两人同进同出,同吃同寝。只带兵出征的时候,才各自分开。他们历经两代汉王,最终扶助大汉成就一代伟业。

段少泊毕竟年纪大了顾辞久许多,他是先走的。他一咽气,顾辞久便直接抹了脖子,最后皇帝下旨,将两人合葬,成了那世界中的一段佳话……

段少泊和顾辞久同时睁开眼睛,同时向对方看去,同时露出爱意满满的温柔笑意。顾辞久跟没骨头一样,软在段少泊身边,脑袋挨在他肩膀上的时候,还特惬意的蹭了又蹭。段少泊抬头摸着他的脑袋瓜,又低头亲了亲他洁白的额头。

两个人一举一动,每一丝眼睫毛,每一条衣服皱褶都在倾吐着彼此的爱意。

邢久思:MD!!想打人!

陈温:这狗粮绝对是24k钛合金的!

“如何?”段少泊问。

邢久思再不甘心,也只能把头一偏,不说那个“服”字而已,可私心里却是真的服了。

敌对的国家,相差颇大的年纪,同样需要他们传宗接代的家族,邢久思手握轮回大权,这手脚已经动得很大了,可他们在一起了。

尤其段少泊,身为公侯之尊,被外人的闲话传得难听至极,却依旧洁身自好,什么人都没有沾染过。两人一见钟情,携手不离……整个过程如水到渠成,感情坚如山岗,任由外力如何如何吹拂,也自巍然不动。

他们是没有记忆的,可是与彼此在一起已经成了习惯吧?

“我和师父,不会输的!”邢久思抬头道,可他的心却慌得厉害,因为他心虚,就像很久很久前,他第一次说谎时一样心虚。他不止心虚在师父对他并非伴侣之情,还心虚在他自己,他真的能在千万人中,一眼找到师父吗?就算是找到了,若师父不愿,那他会不会用上强取豪夺的手段?到时候他们从轮回中回来,那岂不是让师父的病雪上加霜?

可邢久思向来是迎难而上的,心再怎么虚,他还是有一股子不信邪的执拗的。

邢久思换了个小世界,这世界并非乱世,而是正逢太平盛世。

邢久思让自己做了皇后的外甥,从小跟太子长大,太子对他比对兄弟更加亲热。陈温则是这个帝国南边的耕读之家。邢久思比陈温也大了二十岁,所以,等到陈温二十六岁进京赶考的时候,邢久思……他孙子都有了。陈温的家中也早有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子女。

邢久思娶的也是大家之女,另外有六位妾室,其中三人位男子,他家中无名无分的男女更不知多少。他的表哥与好友太子已经做了皇帝,都曾经笑称,要寻美人,便去邢家。

陈温也是个俊俏青年,兼之腹有诗书气自华,邢久思还真对他起了些心思,但陈温坚决拒绝,邢久思出身高贵地位尊荣,也不会为难这么一个小书生,虽然有些可惜,但他也没必要为了一晌之欢毁了个的人,也便算了。

陈温比邢久思年轻,可先走的却是陈温,因陈温多年在外地为官,他为人清正,为百姓风里来雨里去,劳累伤身。邢久思却是一直身在中枢,不算坏人,但也不算好人,一门心思的只管玩弄权术,他养尊处优,历经四朝而不倒,九十六岁的时候才总算咽了气,他死的前一天还娶了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做妾。

邢久思睁眼的时候,脸色非常的……精彩。

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各种颜色轮流着来。

“你性格高傲,喜奢华享受,做事功利为先,若你小时候没有灭门之祸,那你长大之后,在修真界干的事情,和在刚才那个世界干的事情,也差不了许多。”段少泊一边用平静淡漠的声音说着,一边端了一杯茶给陈温。

相比起邢久思的痛苦,经历一世轮回的陈温却一脸惬意的幸福。

他有温柔的妻子,懂事,并且后来继承了他遗志的孩子。他的一辈子辛苦,充实,而且幸福,他满足了!他还从轮回镜中看到了那些孩子的未来,他们也做了好官,虽然最高不过六品,但最底层的亲民官,也是最能为百姓做事的官。

邢久思低着头,顾辞久看似腻歪在段少泊身上吃豆腐,实则随时盯着他,他敢有异动,顾辞久就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不过邢久思这回却是输得起,他看向陈温:“师父,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他认为是他上次大意了,他也确实是傲慢的,因为不愿认输,所以弄了一个跟段少泊与顾辞久之前差不多的处境。他以为他和师父就算不能长相厮守,至少也会有一番波澜壮阔的过往吧?

结果他们对彼此的人生,就像是蜻蜓掠过水面产生的涟漪,一霎之后,即为路人。

可这轮回镜就是顾辞久的法宝,人家说不定隔三差五的就会进入轮回镜玩耍,他头一次就想跟人家一样,可能吗?

之前陈温就是想进轮回镜轮回的,这一趟来回,事实证明,确实是个好去处。他心中的抑郁都散去了许多,只觉得天高海阔,不就是裤腰带之下的那点事吗?男子汉大丈夫,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邢久思没意识到,经过这一次,陈温对他,连师生之情都淡了……

“好啊。”能够体会多种多样的人生,也是很惬意的。

这一回选择的身份,就不是离得八丈远的了。且这一回,邢久思动了些手脚。他们进入的是一个双儿汉子的世界,邢久思和陈温两家都是颇有名声的大户之家,邢久思是汉子,陈温是双儿,两家的父母交好,两个孩子一出生就给他们定下了娃娃亲。

两人可算是青梅竹马,却并不和睦。

陈温性格活泼开朗,且很有主见。邢久思霸道高傲,主意更是一等一的正!两人一起玩,常常是一个说朝东,一个说朝西,最终不欢而散。

邢久思先明白了什么叫男女之情,便极其不愿意陈温做自己的正房,他不想从头到脚都让人管着。陈温也对邢久思没好感,觉得这人太过霸道,真跟了他那是别想有好日了,且陈家就他一个孩子,不如让他遮了孕痣,做男人顶门立户?

两家的大人也是为了结亲,而不是结仇来的。分说明白,就把小时候的娃娃亲给断了。

知道断了亲,邢久思有怅然若失之感,但只是在书房里坐了一天,就放下了。

之后邢久思一展宏图,成了巨商。陈温还是个守着自己家业的小富商,不过他为人纯善仁厚,也算是造福一方。

这回又是陈温先醒过来了的,他一睁眼就特别畅快的笑了。

上一辈子他过得很充实,这一辈子他过得很惬意。

虽然上辈子他的官一直没能升上去,但那不是他的能力不成,正相反,他死的时候,无数百姓自发前来哭灵,他还被立为城隍,百姓们对他的尊敬和怀念是发自肺腑的。他也有很多的同僚,他不升官,不是因为人缘太差,而是一些同僚对他的保护,他那种性子做亲民官也还罢了,若是升上去,朝堂权臣当道,他活不了多久。

那是劳累而满足的一生,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也能做到那种地步……

这一辈子,他家一直都属于“当地富户”,那个县里都排不上前四,他没败了家业,可也没带来多大的发展,基本上他接手的时候是什么样,到他交给儿孙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可他一辈子过得极其的惬意放松,他本来也不是山珍海味,穷奢极欲的人,一盆毛豆都能让他快乐半天。

这是生活无忧喜乐的一声,就好像他放了一个极其漫长的假期,每个细胞都散发着愉悦的泡泡。

再次醒来的邢久思,这次的表情不是彩虹色,而是只剩下一个颜色——青!

人都送到他嘴边了啊!名正言顺的娃娃亲,他点一个头,师父就是他一辈子的爱侣!原因是他不喜欢跳脱活泼之人?!

可是……他求娶的正妻也没有好下场,应该是两辈子过来,他的正妻都没有好下场。她们多是抑郁而终,或者早早的将重心放在教养儿孙身上,又或者直接疯癫而亡。

而他两辈子要的都是什么样的妻子呢?大度,因为他是个精力旺盛有酷爱美色的男人,他的后院里总是不缺新人,就算在外头他也有各种各样的知己。贤惠,要照顾家里的老人、小孩,还有他的其他妾室爱宠们,因为他的生活重心在事业上,家里的这些杂务他是从来不管的。温柔,太过霸道的女人或者男人他都不要,在外边劳累了一日难道回来还要让自己不痛快吗?

一辈子如此还算是巧合,两辈子都这样?

该说多亏了陈温没与他有什么缘分吗?

邢久思看着陈温,两世没与他在一起,陈温看起来好多了,他不再低着头,也没有抠指甲缝了,他能神色清正的与他对视。他振作起来了!

若陈温这两世被他困于后宅,他现在怕不会是这个样子。

师父康复了,邢久思知道自己该高兴,可他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师父……求你……再与我轮回一次……”邢久思艰难的说着,险些把自己的舌头咬烂,自己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做法,简直是低劣到了极致!

“好啊。”陈温看着邢久思,点了点头。

但他如今点头,其实已经并非曾经对邢久思的予取予求,邢久思只顾着因为陈温的点头松口气,外加思考这一次他们转生成何人,更加上他已经习惯了陈温无限度的答应自己的要求,所以他没看出来差别,顾辞久和段少泊却看出来了。

没用轮回镜的时候,即便陈温已经活了一百多年,可他本质上还是那个纯良的大学生。

刚过来就是扶摇宗的长老,没有经历什么勾心斗角的,唯一担心的就是邢久思黑化把他GG。所以每天就是专注养娃,或者说是专注讨好一个小孩子。可他其实不会养小孩子,对熊孩子也更是久闻其凶悍,却不见其人,偏偏邢久思表现得很快,他就更是只会用对他好这么一个方法了。

后来更是在邢久思的羽翼之下活过了一百多年,可并不是所有活得时间长的人,见识和阅历也跟着增多。陈温也是如此,他该缺少,还是缺少。说难听点,光长年纪,不长脑子。

可是这两个世界,却补足了他缺少的这些东西,他完整的走完了一个人的一生,还是两次!他生老病死,他养育儿女,待人接物。第一世他是个为民做主的芝麻官,别看不起芝麻官,他要处理的事情可是很多,也是很需要情商和手腕的。第二世他那个小商人,虽然困于一地,但善人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好吗!他没飞黄腾达,可也没让人当肥羊宰了,保住了家产,还把儿女都养得很好,同样不容易。

有两辈子的经验打底,再回头看这一百多年来自己干的事,陈温也是汗颜,幸亏,现在还来得及补足。

陈温自己立起来了,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虽然这种双气运之子的世界,陈温不可能心想事成,否则有之前一百多年的烂事了,可气运总归是会护持他的。

第三次进入轮回镜,这次的世界是个武林世界,陈温是某个门派掌门的独生子,他资质出色,也能塌下心来习武,十几岁的时候就是江湖闻名的少侠,二十岁时,已经是同龄人中的领军人物了。

邢久思比陈温晚出生十年,他人生的前十个年头,与陈温是没有交集的,直到他十岁那年家中遭难,全家几十口子被灭了门,他被藏在暗室中才侥幸活命,后来又被带人查看究竟的陈温从密室中救了出来。

一开始邢久思受到的刺激太大,话都不能说了,更是只对陈温信任,陈温就将他带回了自家的门派,后来陈爹将他收为了弟子,即邢久思成了陈温的师弟。陈家对邢久思很是照顾,陈温更是把邢久思当成亲弟弟一般。

邢久思十四岁那年,看见一个浑身鲜血来陈家求救的武林中人,突然受了刺激,终于能说话了。同年,陈温娶了位门当户对的江湖侠女为妻。

又过了两年,陈温的大女儿出生了。同样是在这一年,邢久思离开了宗门,开始正式的行走江湖。

邢久思十八岁那年,江湖众人围剿两个杀人剥皮的魔道中人,带头的正是陈温。本来围剿挺成功的,可谁知道众人宴饮庆功之后,第二日醒来,素有盛名的陈温陈大侠身边竟然躺着一位被活活掐死且衣衫不整的侠女!

陈温就此名声扫地,但他的妻子与父母却相信他,老掌门卸了掌门之位,夫妻二人再加上陈温再次怀孕的妻子,带着女儿与被废了武功的陈温离开了门派,就此杳无消息。

好好的名门大派名声却被陈温拖累,多亏了邢久思多年经营,才重归武林上层。邢久思二十六岁的时候,就得了掌门之位!

后来他背靠着宗门,给自己加报了仇——原来他被刺激得重新说话,不只是因为当年前来求助之人浑身血污,还因为那人就是凶手之一!他家的仇人,就是另外一家声望颇高的名门正派!

上一章:第329章 下一章:第331章
热门: 与影后闪婚后 空房少妇 再敢躲一下试试? 诡案追踪2 苦艾 禁窥欲岛:唐伯虎春欢秘典 暧昧合租:野兽疯狂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 乡村大凶器 请听游戏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