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上一章:第327章 下一章:第3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现在陈温好了吗?陈温只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敢)受伤了, 但邢久思再自欺欺人也知道,陈温不是好了。

“行了, 咱们来看看, 你师父和我师父在做什么吧。”顾辞久拿出来了一面小镜子,镜子放出光芒,光芒中正是段少泊与陈温。

他俩没有说话, 还是在走路。只是陈温不知道什么时候,怀里多了一只兔子。并非后世的宠物兔,就是寻常的野兔,灰褐色的毛皮,个头还特别肥, 但是很乖,窝在陈温怀里一动不动的任他撸毛。

有了这只肥兔子, 陈温看起来没那么麻木了, 除了变态,毛绒绒即便不能治病,但也能放松人的身心。

“哇啊,好漂亮啊……”陈温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他们面前是一株超级大的树,笔直的树干,如童话中画出来一般的生机勃勃的巨大树冠,太阳此时正好在树的背后, 阳光给整棵树的叶子都镀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色。

其实这周围的景色很乏善可陈,就是一片绿草地, 再加一棵大树,但陈温却如见了天界美景一般。不得不让人联想,他能睁眼看到外界的美,只是因为少了一个人。

“想在这住上几天吗?”段少泊笑眯眯的揣着袖子问。

陈温是想答应的,可他没答,反而脸上突然变得麻木,并习惯性的扭头找人,发现没人,他将头低下来,道:“我得问问我徒弟……”

他这哪里像是宠爱徒弟的师父,或者与伴侣幸福的男人?根本就是个被管束得老实无比的奴隶。

“你徒弟自然是希望你开心,你觉得留下会不会让你自己开心呢?”陈温依旧低着头,看他眼神好像是在发呆,并且又开始无意识的抠手指缝,段少泊等了小半刻也没等到他回答,便上前一步,“陈温?”

“啊?对不起,你刚才说了什么?”

“你徒弟是希望你开心的,你觉得留在这里,会不会开心呢?”

陈温只是礼貌的笑了笑:“我得问问我徒弟。”

“轰!”看着镜光中的情景,邢久思转身一巴掌将一块巨石拍成了齑粉!

他固然是知道陈温的状况,可面对面,与从第三者的角度看,又有不同。拍碎了石头,邢久思转身就要……他被顾辞久斜挎一步拦住了:“想带人走治病?还是想把他逼死完事?”

“……”邢久思看着顾辞久的眼神,就像是一头狼看着闯入他领域的敌人。

顾辞久歪着脑袋,他家小师弟看他这样子是萌,别人看他这样子是欠揍,而顾辞久还有更欠揍的:“你到底是跟你师父相好,还是把你师父奸污了?”

“!!!”邢久思这回的一巴掌是直接朝顾辞久身上拍的,但顾辞久不但身法极快的躲开,还扬一扬手,大袖飘起,便化解了这一掌之威。

邢久思一掌不中又接一掌,却未曾动用法器。顾辞久猜到邢久思只是为了发泄,到也不躲了,大袖一转露出双掌,与他斗在了一处!

“你年方几何了?遇事竟然只会仗着蛮力泄愤?草木何辜,你师父更是何辜?”原剧情里,这位得到的名声多是靠能打与俊美,要说为人处世就只有清高两字可以形容了,除了陈温,从来没给过别人好脸。

幼时六年的流浪生涯,没让邢久思变得圆滑,只是让他越发的愤世嫉俗。

一百多年与陈温的相处,也没让邢久思学会温柔,反而让他更执着于索取。

两人你来我往,不伤草木,看似是收敛,其实谁都没对谁手下留情,双掌每次相击都有山崩地裂之力,却并不外泄。如此拼斗了一日一夜,方才同时停手。邢久思面无表情的站在了镜光面前——他能打上那么久,也是因为看到了陈温的状况。

陈温虽说留与不留要问他,可与段少泊在一起也一直没有说离开。他撸撸兔子看看树,一开始是站着,后来是坐着,再后来,还靠着树睡着了……

修士无需睡眠,早年间他这师父却喜欢睡觉,但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师父不睡觉了呢?

现在陈温醒了,段少泊拿了小点心给他吃,他吃着吃着却走了神。等回过神来就是一个激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我得去找久思了……”

“确实,我也要去找辞久了……”

他又恢复了低着头的模样,邢久思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快乐。尤其是有了旁边段少泊的笑容作为对比,邢久思只觉得脸上仿佛被人啪啪啪的扇着巴掌。

顾辞久收了小镜子,不过片刻两个师父就回来了。

段少泊看了顾辞久就笑,其实他就没有不是笑着的时候,只是现在这个笑容更开心了,开心得整个人都发着光。顾辞久也跟他笑,他本就相貌俊美,这一笑几乎可用明艳来形容了。

当两人站在一起,邢久思已经不能朝他们看了,太刺眼了!

反观陈温,他抱着兔子,低着头,一步一步机械的走到了邢久思身边便僵立不动了。

方才的邢久思是暴怒的,是心虚的,还是不甘心的!现在的邢久思,想哭……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师父,你可想在这里住上几日?师父?”

“……”陈温慢慢的将头抬起来,“在这里住?久思若想,那就留下来吧。”

陈温也在笑着,邢久思的记忆中,他的笑容是多清爽恣意啊,现在却只是把唇角上扯,有形而无神。

“那你跟段道友去吧,我要与顾道友喝上两杯。”

“我和段道友……你不来?”

“嗯,我不去了。”

“……好。”陈温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听到邢久思的确切答复后,长出了一口气。他的笑容依旧很假,可眸中却露出几分放松。

陈温又跟着段少泊走了,头都没回,脚步还比上一回快了几分。

邢久思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我要治好他。”

“求人,就有点求人的样子。”顾辞久一咧嘴,坐到了石桌边,茶水和点心还一直没动呢,虽然过了一天一夜,但器具乃是法宝,依旧是新鲜的,顾辞久坐下便吃喝起来。

邢久思一怔,他道行惊人,又是扶摇宗的宗主,这一百多年都是高高在上的,哪里求过别人?但顾辞久说得没错,他现在是求人,不是在命令人,他转过身来,对顾辞久深施一礼:“还请道友帮我。”

“你也知道你和你师父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吧?你如情人般爱他,他却如师父般爱你。”

“……是。”邢久思闭眼,这确实是他早已经知道的真相。甚至师父都曾经明着拿出来说过,只是在他的哀求下,愿意继续保留道侣之名,不过……到如今自然是连道侣之实也保留了。

“你想让你师父如情人般爱你……其实那不是很容易吗?你给他下药就成了。”

“我怎会做如此下作之事?!”邢久思怒道,可是抬头就看见顾辞久用似笑未笑的表情看他,邢久思后边的话就都被他咽下去了。

用药让人倾心与他下作吗?那以“我离开你就要入魔”为名,将人强留在身边下作吗?因“我太爱你所以把持不住”强占了人家,下作吗?

邢久思呆住了,他在想着什么,片刻后,呆愣变成了慌乱。

顾辞久看他这样,其实多少还是松了一口气的——虽然是畜生,可总归还有一点人心,他对陈温的爱,总归是真的,就是这爱太自私了:“一百多年了,他要是真能爱上你,那早就爱上了。到了这个地步,我也算是彻底明白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对陈温的强迫,不是你真的就贪恋那点欢愉,是你想要让陈温适应?你觉得如果陈温拒绝,你就真的不亲近他了,那天长日久,你们就真的只剩下师徒之情了?”

邢久思脸上,慌乱也渐渐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天塌了一样的表情,邢久思抹了一把脸:“我给师父的东西,师父总会喜欢的……我没有意识到……”

他没有意识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或者一年两年,而是一百年过去了。陈温没有喜欢上他给与的“东西”,而是确实快要被他逼疯了。

“反正你的道行高,能保证陈温不死,你继续这么折腾他一百年,到时候他就会爱上你了。”

“……那时候他已经彻底疯了,对吗?”邢久思的唇角艰难的挑起。

顾辞久摊摊手:“我再给你出个主意,你把他的记忆全都抹掉,跟他说你是他的道侣,说不定也能成。”

“你说这些,不过是逼我离开师父……”顾辞久这种得意的吊儿郎当的态度,实在是让顾辞久看不顺眼,他咬牙切齿反问,“那么你呢?如果你师父不爱你呢?你可能干脆的离开他吗?”

顾辞久对他笑得露出满口白牙,再无明艳之感觉,反而是要多阴森有多阴森:“你怎么知道我师父现在就是正常的,我没有把他逼疯,没有给他喂药,也没有对他的记忆动手脚呢?”

“……”卧槽!这家伙比我更像魔!

那边的两只在逗嘴,这边段少泊带着陈温到了一处温泉边,段少泊直接穿着衣裳就走进了温泉里,把自己泡得只剩一颗头。陈温因为惊讶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倒是生动了许多。略作犹豫,他放了兔子,也衣衫齐整的走进了水中。

——段少泊若让陈温脱衣,反而陈温会不乐意,他这些年连在人前衣衫不整都会心生异样,更别说是与人裸裎相对着泡澡了。当然,除非是陈温要求的……

其实陈温的衣衫乃是避水之物,他从到了这个世界,在衣食住行上就没有苛待过自己,与邢久思结了道侣之后,邢久思对他更是关怀备至。邢久思自己有的东西,陈温必然有,邢久思没有的东西,陈温也必然有。

可是……这依然无法改变陈温一步一步滑向抑郁症深渊的事实。

“哎?”陈温以为,他一进水,这温泉水就会被衣裳避开,谁知道却是一进水就被温热的泉水包裹了起来,却半点都没有裹着一层厚重湿衣的不适。

“这并非温泉水,而是灵眼。”段少泊看他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奇,便笑着解释。

“可丝毫也没有灵气外泄的感觉啊!”陈温更是惊奇。

“修真过了几个阶段,便享受不了人世间的一些好事。我跟我那徒弟却都是酷爱享乐的,怎么甘心?便研究了几十年,以特殊的法阵,让这灵眼变成了一口修士也可以享受的温泉眼。”

→_→想当年他们关在华夏就折腾除了大小灵眼十七处,后来月亮和火星上也是除了明面的主灵眼之外,另有几十处中型和小型灵眼,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的。结合科技,那些灵眼各有各的作用,像是这种温泉灵眼,同时也有疗伤和防衰老的作用。

因为是面向无法修炼的平民的,所以外溢的灵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对平民来说直接接触的灵气浓度太大,反而不好。对着陈温,其它作用就没必要说了。

“……强!”陈温抬胳膊比了个大拇指,他的胳膊出水,飘飘大袖丝毫也没有被水浸湿的垂坠,这果然是浓厚的灵气,却并非真正的温泉水。

对这个夸赞,段少泊自然是点头认下了:“咱们泡着温泉,也恰好能够说一说正事。你与邢久思在一起,可说过不吗?”

“!”刚开心了一小会的沉稳,被问这句话就像是被打了闷棍,重新变成了低头的模样,之前他还能抱紧了怀中的兔子,现在没有兔子了,他只能继续抠自己的指甲缝,细细的血丝流出来,很快伤口愈合,但又被他抠开,过了得有一刻钟,他才紧紧咬着嘴唇道,“你如何知道……我没有?”

他当然拒绝过!他跟邢久思说过他不想!但是没有用啊!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出去玩吧。”

“啊?”他脑子又想不明白了,就是这发呆的功夫,已经让段少泊拽着手腕从灵眼里头拖出来了。

这两个人就跟两个女高中似的,手拉着手一路跑回了顾辞久和邢久思的面前:“我俩出去玩了,你们且在此处等着吧。”

“师父玩得开心点。”顾辞久摆摆手,邢久思不愿陈温离开自己的视线,可刚才都跟顾辞久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现在正是心最虚的时候,看着陈温嘴唇动了动,最终是没说话。

段少泊当即唤出飞剑,就头也不回的带着陈温走了。

邢久思看他们稍微远了,就要偷偷追上去,自然又被顾辞久拦住。

“我都已经让他们离开了,只是以防万一,在身后保护而已!”

“我是不知道你师父怎么样,但我师父并非弱者,即便在外头遇见了硬茬子,也有能力像我求援,并等到我去帮他。而若是跟在他们身后,以你的脾气,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露出破绽。那与表面上将鸟儿放出囚笼,其实却是在鸟儿腿上系了一根绳子有什么不同。”

“其他的事情确实是我有错,但在这件事上,我却是没错的。”邢久思阴森森的看着顾辞久,明摆着顾辞久再说一句“废话”两人便要开打了,“不同就是他若有危险!我能第一时间去救他!”

一直拦着他的顾辞久,这次却没硬来,笑了笑让开了去路:“那你便去吧。”

“懦夫。”之前那么硬气,如今他真要开打了,这人却软了,邢久思临走的时候,从头到脚都写着看不起!

顾辞久却不在意,这邢久思看似是个经历了坎坷同年的成大事者,实际他却是让陈温宠成了个熊孩子,做事情只凭自己高不高兴,完全不管后果,即便伤了人,也只是在当时有点愧疚,转头就把前因后果扔到了一边去。

还是要让他尝一尝苦头的,只是……这个苦头却得是先从陈温身上开始的……

顾辞久歪了歪脑袋,觉得还是别管那两人的事情了,准备些食材,等他家小师弟回来吃爱心套餐吧。

陈温让段少泊拉着,飞出了几十里地才反应过来,他看了看广阔无垠的天空,再看了看脚下超迷你的山川河流房舍田地,没忍住张开了嘴巴,他本来是要大叫一声的,此情此景实在是太过让人舒畅了,可是他把嘴巴紧紧闭上,忍住了,即使他原来分明是个外向的人。

追上来的邢久思正好看见了陈温闭上嘴巴,表情从欢畅到压抑的转变。

——他该滚蛋的,该离师父远远的!可是……只是想到要离开师父,他就觉得撕心裂肺的痛苦,他被压抑的心魔开始在识海里放肆的狂笑!离开师父,他会入魔。这并非是威胁,而是事实。

有那么短短的一刹那,邢久思甚至想现身出来,直接将师父掳走。

这顾辞久和段少泊不过是突然冒出来的两个来历不明的散修!他们有什么资格对堂堂扶摇宗宗主和太上长老指手画脚?!

可站在段少泊飞剑之后的师父,脸上却明明白白的展露出了笑容。不是那种把嘴巴僵硬的弯一个弯,是真正的眼中带神的欢畅笑容。他有多久没见到师父如此的笑容了?

带走师父很容易,但师父真的会疯,即使他再次用强硬手段保师父不死,但师父也会变成一个活死人。

他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但还没有恶毒到那个地步。

可是……可是他真的忍不住啊!

就如现在,他明知道段少泊只是来帮忙的,却已经对着男人升起一阵阵的嫉妒!

或许他真的该回到顾辞久那,或者自己找个安静的地方呆着,可一想到视线要从师父身上挪开……好吧,这就又回到起点了。

段少泊带着陈温见着一座大城,便在城郊落了下去,以幻术变出两匹马来,两人扮成游历的低阶修士,太平无事的进了城。

这城中繁华热闹,两人直奔集市,也不买东西,就是玩的。

其实凡人的集市,吃食在修士眼中满是污秽和杂质,各式各样出售的器物粗糙得很,杂耍卖艺的更是上不得台面。可就是在这人挤人、人挨人的市井中,陈温隔一会就笑,隔一会再笑,后来那八颗牙直接露在外边收不回去了。

因为这里有一样陈温很久都没有感受到的东西——人气!

“我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也会喜欢逛街!”两人逛了半天,段少泊将陈温拉到了街旁的酒楼上暂时歇息。

陈温大学还没毕业就过来了,购物全都靠万能的某宝。还是需要什么,单刀直入的那种。他逛街只会逛小吃一条街,从头吃到尾,吃完了拍拍肚皮回宿舍睡觉。只逛不买,就为了玩?那是很娘唧唧的行为。

说话间,陈温拿起桌上的茶碗喝了一口气,险些当场喷出去。这家酒楼也是大店了,茶拿到他那个世界去也都是上品,可毕竟是凡茶,闻着还能接受,一口进去不但又苦又涩还有一股子腥臭气。应该不只是茶的问题,水还有茶具,都不是现在的他能接受的。

段少泊大袖一挥,桌上多了一套茶具还有两盘点心。这回点心就不是冰皮月饼和鸡米花了,一盘拇指大的点心如花瓣一瓣一瓣的摆成了一朵绿红白的三色牡丹,一盘点心倒是规规矩矩的麻将块但晶莹剔透色若琥珀看起来像是果冻。

牡丹几可乱真还有花香飘入鼻尖,琥珀点心的气息却像是香草冰激凌,且两种香气并不混淆泾渭分明。

陈温原本想着只是尝一口,可筷子下去就收不住了。牡丹花瓣绿是豆沙味的,红是花香的,白是奶香味道的,软糯馨香入口即化。琥珀点心看着也像是软的,陈温本以为该是类似果冻的甜品,谁知道竟然是酥脆的,有点像是奶油饼干,可味道更浓郁更可口。

等到筷子停下,两个盘子已经清洁溜溜了,还没等陈温尴尬,段少泊袖子又一挥,桌上有了三菜一汤。端起饭碗,段少泊这回没有谦让,而是先吃为敬!

上一章:第327章 下一章:第329章
热门: 东莞猎情:混在浪都的日子 盗性偷情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大红灯笼故事集 情色校园 美女治疗师 分久必合 你丫上瘾了?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 留守妇女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