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上一章:第326章 下一章:第32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系统听到命令, 超级乖巧道【是哒!这就给小师弟和宿主把东西传来!】

顾辞久和段少泊从读者评论与作者有话说里,找到了他们觉得怪的原因……原来原作者越写队长尚恩和尼克的互动, 就越喜欢。尼克的性格是个有冲劲, 有好奇心,很热血但不算太冲动,还是知道冷静的年轻人。尚恩的年纪比尼克大, 他是一个标准的精英阶层,成熟、稳重、坚毅,极其的冷静,可他并不是冷酷无情的怪物,而是心中有一条底线在, 而且他对下属很好,对尼克这个年纪很小的下属十分的照顾。

不过对原作者来说, 他写的当然是笔直笔直的兄弟情!可在剧情里, 这两个人有些互动,就越看越社♂会了。

更有意思的是,作者本人很喜欢他创作的这位队长,因为留言说这位队长太社♂会, 所以他也几次让这队长黑化,可很快他又因为自己的不甘心,把剧情给圆回去了……最后一咬牙,让队长死了, 却也不舍得让他死得太平淡,但是就更让人emmm了。

又因为作者太专注于该如何处理尚恩这个人物, 结果除了主角的尼克外,其他人物都变得脸谱化。特别是女主角菲琳娜,甚至于颇有一种绿茶加圣母的感觉。

同样因为太纠结于尚恩和尼克的问题,作者原设定的许多情节都没能写出来。比如尼克的身世。

他们家跟祭影者的渊源是挺深的,祭影者曾经小规模的打开过两界裂缝,知道帝王级别的魔影能够附身向导,还曾经用药物,控制这样的向导与哨兵结合,并且成功生下了孩子。这个孩子,不用说就是尼克。他亲妈是哨兵,亲爸是被附身的向导,亲妈在试验之后很快就死了。他亲妈太牛,在怀孕阶段大爆发,把那个祭影者的基地毁了个彻底,可也在生产的时候,血崩而亡,所以尼克才是被姨妈养大的。

这也是为什么,尼克一个乡下孩子,去那么强悍的原因,也只有尼克能够在那种情况下继续坚持。

他亲爹妈的情况被原作者写成了一个小番外,但最初的设定是他爹妈没死,还会出来有点剧情,结果作者也忘了写。

换言之,尼克必然是那个拯救世界的人。所以前任宿主们各展才能,要把尼克和尚恩分开,但是不成,尚恩也是白纸黑字写的,是尼克成长过程中的一个极其重要的人。

尼克和尚恩一面都见不上?尼克成长不到那么强大,世界直接就让魔影吞没。可尼克只要见到一面尚恩,就会先期崇拜他、尊敬他、学习他,后期误会他、厌恶他、抵触他,最后尚恩就算没死在大裂缝时期,也必然活不久,或者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为尼克而死,明明已经和菲琳娜连接的尼克,必然会与菲琳娜连接断裂,变成一个黑暗哨兵。

即使他与菲琳娜结婚,两人诞生后代,也无法修复连接。

顾辞久【大概明白了。】

段少泊【嗯,大概明白了。】

系统【_(:з」∠)_你们明白了就好。那、那我、我最后一个任务世界的情况传递给你们。】

任务世界,是一个他们没有经历过的类型世界——大逃杀世界。这种大逃杀的世界属于区域世界,且还是个多气运之子的世界,即只要参与大逃杀的人,就都身具气运,只是多少而已,死一人,死者的气运便均分到剩下的人身上。即便是最后活下来的气运之子,也没有其他气运之子心想事成的能耐。

所以,大逃杀世界一般没有世界彻底毁灭的危险,但显然这个世界不算在“一般”在内。

这世界的背景是富豪游戏,世界各地的大富豪们,每年都会在某个小岛上放置一百个人,看他们彼此残杀作为娱乐。最终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而活下来的人可以获得一千万美元的奖金。

这还是个分三部的世界,第一部 原剧情里出来旅游被绑架的女孩辛迪·艾罗拉在一个看起来像是乞丐的退役特种部队约翰·庞尼的帮助下,活到了最后,但约翰·庞尼也为她而死。

第二部 辛迪已经是为人母,她的女儿露西失踪,并且她很确定是被那个组织抓走了。这些年她也已经成为了一位女富豪,获得了进入那个娱乐圈子的最低门票,她混入了观看游戏的观众里。从其他观众的谈笑中,辛迪知道,女儿的失踪竟然是她丈夫的手笔,因为公司需要周转资金,所以他卖掉了自己的女儿。

辛迪混进了岛上,用炸弹彻底让那座岛屿成为了烈火地狱,趁乱救出了自己的女孩还有其余二十多个幸存的参赛者,并且回家干掉了自己的丈夫。

第三部 中辛迪和怀孕的女儿露西在被追杀中,辛迪最好的朋友,却为了钱出卖了她们,露西的丈夫被杀死,在她们俩濒死之际,追杀者表示,若是她们参加最新的大逃杀,那么上头可以暂时留她们一命。这一次的大逃杀地点,在一处地下建筑面积有五十层的前SU废弃军事基地中。辛迪不但和女儿成功实现反杀,还和另外一些大逃杀跑出来的伙伴,里应外合的把所有观看直播的富翁都给炸死了,并且把他们多年进行大逃杀直播的真相,放到了网络上。

三部曲结束,世界没有重归和平。那些大富翁该死,真相应该大白。可这之后的结果就是股市彻底垮台,金融危机爆发。尤其其中还有诸多各国政要,恐怖组织首脑,随着他们的死亡,核战爆发,轰隆一声,全世界洗牌重来!

宿主们用尽了手段,跟辛迪相爱,跟露西相爱,帮助保护她们,与她们并肩作战,让她们看到人性的真善美,但都是无用。还有人直接在第一部 剧情,辛迪气运最衰弱的时候杀死她,但世界也并未被拯救,不是出现一个艾迪,就是出现一个辛拉……

即便宿主将三部都过了,可之后这个世界中还会有跟多次的大逃杀出现,世界也逃不过毁灭。

顾辞久【任务毁灭的原因……是辛迪没有希望了吧?】

系统【哎?可是她还有女儿和孙女啊!而且辛迪一直是顽强抗争的那个人!】

段少泊【一直抗争,并不表示这个人就一定有希望。而且,除了女儿和孙女,她身边的人,要么是为了金钱出卖了她们,要么就是被金钱所雇佣的人杀害。辛迪看到了人性最贪婪丑陋的一面,在他以为只要有人类拥有权力、财富,人类就会走上以同伴的死亡取乐的那条路。她的女儿,她的孙女,她们一出生就在毒气里挣扎求生,她厌恶这个世界,厌恶所有的人类。】

顾辞久【如果她意志坚定,第二部 和第三部剧情都不会发生吧?这说明她潜意识里也认为那样的事情必定会发生。气运之子都是各种各样的,逗比的,乐天的,阴暗的,怯懦的,辛迪就属于勇敢但悲观的。】

系统【瑟瑟发抖ING这、这种世界怎么拯救啊?!】

顾辞久【是那些宿主选择的角色不对。系统啊,你的升级还是有用的,这三个世界,我们都需要用上选择角色的功能了。小师弟,我们从哪个世界开始?】

段少泊【我们先去帮陈温吧。】

大逃杀世界和哨向世界都是需要拯救的世界,两个世界正在重启中,要求重启慢一点没什么问题。可陈温已经是存在于世界中的人,现在的生活对他来说,多一分一秒都是一种折磨。

两人于武侠世界消失,但即便是数百年之后,也依然有两人现世的传说……没人知道这当年的一对神仙人物,到底是真的死了,还是真的依旧在世。

耶罗大世界,即邢久思与陈温所在的世界。

极西的无尽海上,散落着许多零星的岛屿,有些修为不咋滴,在陆地上混不下去的散修,就在这些小岛上修行。两个老态龙钟的散修各自从自己的岛上出来,在某地集合,携手飞向无尽海,也并非是什么少见的事情。

他们这是寿元将尽,求死去的。没谁会好奇,也没有谁会跟踪。这种散修,都是山穷水尽油尽灯枯的,否则哪怕是有一点点的资源,他们也会用那点资源填补自己已入五衰之境的身体。

果然不久后有人听说有两个老朽的散修进入了无尽海里的大风暴圈,莫说是两块满是窟窿的朽木,就是扶摇宗的宗主邢久思,进去那种地方,也断无可能全身而退!从此之后,再没有人见过那两个衰老的修士,不过,就算是见过,也是无人关心吧……

邢久思与陈温结成道侣已经有一百二十四年了,前几十年,他们还一起在扶摇宗相伴,可没几年,陈温就坐不住了。一开始两人云游只是为了让陈温散心……当然,后来也是为了让陈温散心,但之前散心其实是辅的,主的是两人一起玩,一!起!后来散心就成了主,陈温的心散出去了,就不会……

邢久思突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气,紧随着香气传来的,还有一阵琴声。这是有其他人也在附近散心吗?

邢久思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若真是散心的修士,自可有法子束住香气,拘住琴音,对方却偏偏在他与师父的游玩之路上大大方方的摆出来,这分明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邢久思不愿多生事端,可他扭头一看陈温,那要走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因为陈温依旧很久都木然一片的神色,不知何时变得生动起来,他是想去那香气与琴音传来的方向看一看的。

陈温哪里能够不兴奋?这香气,分明是麻辣烫的香气!这琴音,也是他来的世界极其经典的一首老歌《沧海一声笑》!

这是同胞吗?

“师父可是想去看看?”邢久思问,他的语气极致温柔,可陈温听到他声音,眼睛中的期待和向往就像被泼了水的火苗一样,瞬间湮灭。他的脖子和肩膀,很明显僵硬了起来。当陈温扭头看向邢久思,眼神可以用呆滞来形容。

“还是不要了吧。”陈温摇了摇头,他最近大脑有点迟钝,但也反应过来,人家是专门在那等着他。就算真的是老乡,陈温也不知道对方是善意还是恶意。现在邢久思已经不会入魔了,世界很太平,何必要多生事端呢?

“师父不想去,徒弟却是想去的,走吧。”

“啊?哎?!”还没等陈温想好怎么拒绝,邢久思已经一把揽住他的腰,带着他消失在原地了。

不远处,正有一座茅屋,茅屋前两个年轻男子,一弄弦,一调鼎,两人还不时对视一眼,自有一番情谊。

邢久思并不着急出去,而是用了法宝将他与陈温隐于暗处。

“师父,扶摇宗那两位的气息都不见了,看来咱们这法子还是太露骨,被人以为是别有居心了?”调鼎的男子极其狂放的盘着腿席地而坐,他姿容俊美,却又气势逼人,丝毫也不会让人有亵玩之感。

那位师父的容貌是远不如徒弟的,但他从骨子里渗出来的温柔,反而将人的视线紧紧的勾住,舍不得从他身上挪开。

而且,这两人也是师徒?

邢久思一怔,为什么他那还中浮现的是“也是”?这世上师徒何其多?失了……若非那徒弟开口,他哪里会想到这两人是师徒?只会觉得他们是一对恩爱的道侣……

“师父,那两位不来,咱俩吃吧!”

“好。”师父的手从琴上放了下来,与徒弟一般坐在地上,享用起了美食。

这两人虽然食不言,但不时视线交融,那千言万语都融化在了里头,比叽叽喳喳言语不停,更让旁人……撑得慌!

邢久思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他和师父正是浓情的时候,师父说他们俩这做派,放到外人面前就叫做“塞狗粮”,他当时得意的大笑不已。如今看来,他们那时候与人家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不对,小狗见大狗。

邢久思偷偷瞥了一眼陈温,却见陈温皱紧了眉。邢久思心道:是了,我们也是师徒成了道侣,但师父是不畅快的,如今看了旁人畅快,自然……不对,师父不是那样的人。但这两人于此做局的目的,倒是和我之前想的不太对,这该是哪位好友找来的,想用他们做比,让师父学一学?

邢久思心动不已,他自然知道自家师父的心结之所在,但人家师徒做得了道侣,如何他们师徒就做不得?

邢久思搂紧了陈温的腰,两人一晃离开了原地,邢久思撤了遮蔽两人的法宝,从搂着陈温的腰改为抓着陈温的手腕,大摇大摆的向着方才那师徒所在的方向走去。

“久思,我不想去,你也说了,那两人该是别有所图。”陈温挣扎了两下,可他被邢久思抓着,哪里挣扎得开?

邢久思有一瞬间的不忍心,可还是咬了咬牙,没有将陈温放开:“师父……他们也是师徒呢。”

陈温像是被烫着一样打了个激灵,最终还是低下头,选择跟着邢久思一起去了。

邢久思脸上顿时露出喜悦,将陈温的胳膊握得更紧了。

段少泊叹了一声:“这俩的问题可是比想象的还要大。”

“邢久思先被灭门,又独自流浪,尝尽了人情冷暖。因为水灵根一步升天,但周围人要么是嫉妒,要么是阿谀,只有陈温是真心待他。他性格有些偏执,已经把陈温当做了他唯一的快乐。是和我有些相似啊,不过段位比我低太多了。”顾辞久正嘀咕着,却见小师弟皱着眉紧盯着他,赶紧话题一转。

“陈温从开始时的为了保命,到可怜邢久思,又倒真心喜爱,对邢久思百依百顺已经是习惯成自然……反过来,邢久思对他予取予求的习惯也成了自然,俩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有责任。”

“大师兄说得对,问题确实不只是一个人的啊……”

邢久思和陈温根本不知道他们这来来去去的,都让顾辞久和段少泊看在了眼里,只走着走着,突然间柳叶漫天,那位徒弟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邢宗主,陈长老,相逢即是有缘,何不来此一聚?”

邢久思一个闪身,已经拉着陈温落在了茅屋前。麻辣烫的锅子已经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壶清茶,两碟点心。

陈温有点失望,将两只手拢在一起,可一扫点心,竟然是冰皮月饼和鸡米花?!一样吃食和一首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是巧合的,但再加上这两样……这两位真的也是同乡吗?

段少泊上前一礼:“在下段少泊,小徒……”他见顾辞久可怜兮兮的瞟过来,笑了一下,“小道侣顾辞久。”

那个宠溺,看得邢久思心口发堵又发酸,按照很久前师父说的,这狗粮必然是传说中很酸的柠檬口味的。可他看陈温,刚才还有点兴奋的陈温这时候把脸别到一边,却不愿看那两人的清热。

“不瞒二位,我俩并非此世之人,乃是机缘巧合,受人所托,前来此地帮助二位的。”段少泊坦然道。

他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两个人的信任,那部分真话,是最好的选择了。

邢久思问:“何人?”

“不可说。”

陈温却把头扭了过来:“你们要怎么帮?”

“那却要将两位分开,才能说了。”

邢久思当即就要拒绝,却听顾辞久传音道:“可敢听一听他的真心话?”

是敢,不是想。

邢久思看似面色未变,可那句拒绝的话终究是没说出口。至于这两人是不是将他们分开,别有所图?邢久思自认自己即便不是天下第一人,但也少与人能与他匹敌。这两人不过两个分神修士,到别处能称王称霸,在他面前却什么都不是。

陈温则看着邢久思,见邢久思并未言语,他却很自然的露出几分欢喜,然后就跟着段少泊顺着茅屋边的小道离开了。

——头一回见面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师父是个傻的,心里怎么想的,喜欢谁讨厌谁,全都写在脸上了。可就是因为这份傻,他才喜欢上了师父,因为师父对他的好,师父对他的担心和关心,也都写在了脸上……

到如今,这么久了,师父还是藏不了事。可他本来该是喜欢看师父高兴的,刚刚师父的笑脸,却让他心如刀割。

师父……是因为可以暂时远离他而开心吗?

“喂,要不要去看看你师父说什么。”顾辞久吊儿郎当的招呼声,打断了邢久思的思索。

邢久思满肚子的怒火,陈温在这他还会有所压制,陈温不在,这顾辞久不过是个蝼蚁小人,他哪里会给他面子。邢久思全身的气势毫不遮掩的朝着顾辞久压了下去!

风吹过,柳叶扬起,邢久思的气势……╮(╯▽╰)╭当然是没有什么卵用啦。

“你师父那个样子,明摆着是郁结于心,虽然就刚才的短短相处,但我看得分明,他有几次瞬间的高兴但很快情绪重新归于低落,反应麻木、呆滞,间歇的精神恍惚。他还有抠指甲缝的小动作,很用力,都抠出血来了。只因为是修士,那样的小伤口眨眼就会愈合如初。不过这已经可以算是一种自残了。你是他最亲近的道侣,他怎么样,你只会比我知道得更多。”

这是抑郁症啊,发展得在严重一点,那陈温就要走自杀的路了。

邢久思是想要一巴掌拍死顾辞久的,可随着顾辞久的话,他身上气势的坠落比攀升要快得多。

因为顾辞久说得都是真话,也因为他确实比顾辞久更知道陈温的状况。

只要他一不注意,陈温就会缩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他现在是抠指甲缝,不久前却是把指甲硬生生的咬住拔下来,或者是挠伤自己……所以邢久思一眼都不敢离开他!

上一章:第326章 下一章:第328章
热门: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盗性偷情 乡野春潮 论汉字的重要性[异世] 乡春满艳 始是新承恩泽时 没人要的白月光 国民男神他私联站哥 魂兮归来之兄弟 不标记,就暴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