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上一章:第324章 下一章:第3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但凡是看见了自家孩子的不好, 不以为自家孩子是自己怀的,首先以为是旁人给带坏的家长, 必然是亲的!

如今邱宇显然就是亲的!顾辞久这个“坏孩子之王”, 把他家好好的孩子给弄成这样了,又迫害了他,把他弄成了如今的模样。甚至“坏孩子之王”把他这个家长带来, 也都成为了故意为之,就是为了要看他们师徒俩的丑态。

见此情景,邱宇如何能够不与顾辞久拼命?!

“师父!”杜浩山大叫一声,却来不及阻挡,“宫主——!”

顾辞久身影一闪, 却如鬼魅,将这迅若雷霆的一剑, 轻飘飘的躲开, 邱宇还要再刺,已被点了软麻穴。他瞪大了眼睛,额头青筋暴起,却只能保持着一个可笑的姿势, 站在原地。

“杜浩山,把你师父带回去,解释给他听。”

“是,宫主。”杜浩山见他紧要的两人都没事, 先是放了心,可看了看邱宇, 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顿时难堪的低下了头。

把邱宇交给了杜浩山的顾辞久,看似当场便头也不回的便进了正殿,实际上,他是派了影卫跟上去看着的。

杜浩山不至于将邱宇如何,可还有其他人呢,万一有谁不想让邱宇把自己如今的情况带回去,那说不准就会趁着邱宇不能自由活动的时候,对他动了毒手。

杜浩山让杂役弄了个小轿,将邱宇抬回了他的院子。等就剩下了他们师徒俩,杜浩山立刻跪在了地上:“师父,宫主并未对我作什么,反而是我自己……不要脸面,非要留下来,我、我心仪宫主!”

原剧情里,屈无心就有一群公子和姑娘。其中有几位得宠的,还让原来的甲七颇吃了些苦头。

这些公子和姑娘,并非他掳来的,有些是下面的人送上来的,还有真心实意愿意跑来跟他的,有些的出身还颇为不凡。

顾辞久自然是不可能有这个意思的,可谁知道,有些事就是这么神奇……五年前顾辞久和小师弟亲自前往临近的地盘,实地考察武馆一事。

杜浩山那时候正好听说了蒹葭宫内讧,带着一群跟他一样有热闹不嫌事大的少年侠客,跑来了蒹葭宫。不只是他,还有他的几个好友,在看见了顾辞久之后,可真是一眼千年。

→_→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与他一同来的少侠女侠里头,有不少是原剧情里屈无心榜上有名的院里人。

顾辞久对他们是真的不假辞色,开始是直言拒绝,之后见着了一巴掌拍出去,后来还掰断了胳膊腿,他们也依然是“宫主折磨千百遍,我待宫主如初恋”!可真是狗皮膏药扎堆。

后来顾辞久跟小师弟私下里研究,顾辞久被狗皮膏药贴上的锅……得小师弟背!

因为对于心想事成这个能力,小师弟根本是不用的。他唯一想的事情就是“我想要的,我已经拥有了,即便暂时没有,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我也能得到”。他不会去想自己特定需要的什么东西,emmm……除了跟大师兄私下里相处的时候。

想什么呢?想歪的都去面壁!这个私下里相处指的是两人吃喝玩乐,不是你们想的那种雄雄大战的事情!绝对不是!

没有小师弟的反作用力,原剧情的力量是有很大的惯性的。即便蒹葭宫的宫主换了一个人,但顾辞久的主要身份是蒹葭宫的宫主没错,他白发白眼,容貌俊美仿若仙人也没错。

原来的屈无心已经是高配了,顾辞久等于是蒹葭宫宫主的顶配版,这些对屈无心一见倾心的男女,显然就是喜欢这个调调的,再加上故事剧情的惯性,对他也一见钟情,属于没毛病的事情。

这些人为了能让顾辞久看他们一眼,真是各种手段尽出。最可怕的几个为了表示自己愿意加入“魔教”,甚至跑到蒹葭宫所在的首苍山下村落去屠村!

→_→可用脚后跟上的死皮想一想,也知道首苍山下的村落必然跟蒹葭宫是有联系的啊!

这几位可能也是知道的,所以才故意这么做?通过联系才能更快将他们的态度传递到蒹葭宫?

不过事实如何是没法尽快知道了,因为他们都被蒹葭宫的影卫们干掉了。

对顾辞久死缠烂打的人多了,他并不会把每个人都干掉。可这几位已经超出顾辞久的忍受限度了。

剩下的人虽然没那么疯狂,可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法子都想得出来。他们实在太闹腾,顾辞久干脆把这些人都抓回来,朝地牢里头一关!当猪一样养着,隔一段时间找人去问他们死心没死。

这回是见着了邱宇,想让他回来把人都带走,这才让人提前回来一步,把人从地牢里放出来。但是他放人的行为,好像是引起了这些人的一些误会……吧?

一个时辰后,邱宇的穴道自然解开,在他学解开的过程中,把大概怎么回事说了一遍的杜浩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师父,您就当徒儿死了吧。徒儿回不去了!”

邱宇深吸一口气:“可是那顾宫主强迫于你?”

“并无……顾宫主他,怕是连我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可是有他人强迫于你?”

“师父,没有任何人强迫,我只是喜欢顾宫主,只要能跟他生活在同样一个地方,我就心满意足了。”杜浩山哭得凄惨,这年代已经有了用黛笔画眼线的技术,他的粉有扑得厚,这一哭,从眼睛到下巴,被冲开了一道道黑色的“沟渠”。

“孽徒!”邱宇看见自己好好的徒弟变成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气得一巴掌举起来,可终归是没忍心把他拍死。

这小徒弟是他某位好兄弟唯一的后人,那位好兄弟夫妻都已殒命,是他把杜浩山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他俩是真师徒,也是真父子。十多年师徒俩都没分开过,就是六年前他去大漠,把这孩子放下了,结果就出事了。

邱宇气杜浩山,但更气自己,觉得要是当年带着这孩子一起走,说不定既没这些糟心事了。

“山儿,若是人家顾宫主对你也有这份心……我就当自己没养儿子,养了个女儿,把你嫁了!可是……我这一路是跟着顾宫主一块过来的。按你说的,我比你见他的时候都多。说实话,人家看你,还不如看他自己的影卫亲近呢。这回你们这许多人穿成那个样子跑到顾宫主面前,也不是顾宫主安排的,怕是有他们宫主的人消遣你们,也是你们自己胡思乱想吧?你这不但是没名没分的,人家也不认啊。你留在这,又有什么必要呢?”

杜浩山低头:“师父,您说的这些我知道,可我打扮成这种样子,只要他看我一眼,就是嘲笑,我也心满意足了。”

“你!你这是中了蛊啊!”邱宇是真想把他这个徒弟掐死了事啊。

“师父,你若想把我带走,那除非是把我打废了,否则只要是有了机会,我就会跑回来的。至于其他人,想法跟我也是差不多的。”

“顾宫主可并非是懦弱可欺之人,你们自己想的是能看他一眼就心满意足,但人家却是觉得你们饶了清净。下回可能就是把你们关在大牢里头,关到死了!”

“又不是没被他关过。”大花脸的杜浩山竟然甜蜜娇羞的一笑,“地牢乃是在蒹葭宫的地下,我们在下头呆着,日日就想着他是否在我们头顶上走来走去……”

邱宇只觉得耳边轰然一声,犹如五雷轰顶!他摇晃了一下,终究是顽强的挺住,没有晕过去。

如他小徒弟这样的人,他也不是没见过。民间的说法,这就是得了花痴病!

这病除了让他得偿所愿,否则没得治。可别说他小徒弟看上的这个人没法强迫人家给他“治病”,就算能强迫,邱宇也不是那种人!自家的孩子是孩子,该欢喜畅快的活着,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就得委曲求全了?

门外突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杜浩山看了邱宇一眼,邱宇一脸疲惫的冲他点点头,跪在地上的杜浩山匆忙站起来去开门,片刻后,一群人都让他带了进来,正是刚才跟他一起“花枝招展”的男女们。不过现在衣着都正常了,这段时间应该是换衣服去了。

这些人一进门,就都跪在了地上齐声道:“邱盟主,您跟我爹娘说我已经死了吧。”

“你们……你们自己说!为何顾宫主不要你们的性命!?就是因为你们的身份!若我回去说你们已经被蒹葭宫所害,知道会出什么事吗?!”

“……”众人低头,默不吭声。

邱宇见他们这样,陡然间明白了什么:“你们知道对不对?!想着你们家里人因为你们丢了性命,所以对蒹葭宫群起而攻之?然后你们你们还要干什么?难道还要威胁顾宫主非得给你们个名分?!人家要是不答应呢?你们就要看着蒹葭宫,看着你们的亲朋好友血流遍野?乃至于为你们这乌七八糟的事情,丢了性命?!”

邱宇这才把事情都连起来,孩子们刚失踪的时候,是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的。还是近两年间出了传闻,说他们是在蒹葭宫失了踪的。有人立刻就要到蒹葭宫要人,正好邱宇从大漠回来,他在江湖上素有声望,况且丢失的孩子里还有一个杜浩山,众人这才先找到他。

若不是杜浩山说他先来看一看,怕是那些家长们已经找到蒹葭宫的大门口来了。

“不是不是!邱叔叔你误会了!”邱宇气得脸都紫了,这一群孩子,别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这时候都赶紧劝。

“都不要说了,你们出去吧。若不与我一起回去,你们在蒹葭宫的情况,我自是会告知你们的师门与家中长辈的。做人就应敢作敢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邱宇是真没得商量,只能行个礼,退下了。

被顾辞久安排来看着邱宇的影卫却有一个跟了出去,果然见有几个孩子聚在一起商量。

回家是不可能的,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如今的样子那更是不可能的。他们也确实怀着邱宇刚才说的那种心思——让家里人杀上蒹葭宫来,以此逼迫顾辞久给他们名分!

为什么顾辞久放他们回家,他们不干脆回家再挑衅家里人来蒹葭宫?

真回去了,反而说不清楚了。

为什么要到蒹葭宫找事?为了寻仇?什么寻仇?那蒹葭宫宫主欺负了你们?杀!自然是要将蒹葭宫宫主杀了!你们愿意委屈自己跟他过日子?!

女孩家的:孩子!你怎么这么迂啊!咱们是江湖人,没那么多规矩!自可以给你们找个美满的人家!

男孩家的:我的傻孩子啊!这事瞒住了不就好了!咱们江湖人家,女孩子都不在意这个,你一个男孩子你还念叨着什么为了名节嫁人?

→_→这些孩子都是被家里宠爱的男女,江湖儿女也更放得开,没这么多有的没的。

所以要是回去,可就是只剩下玩完了。

可顾辞久的态度一直很明白,对他们就是俩字“拒绝”。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就像有些人说的,是着了魔,就是疯狂的喜欢着他。被关了五年多,依然痴心不改。本来以为这次被放出来,是因为顾辞久被什么事情打动了——就算是看上了他们的家产也好——结果却是找来了武林盟主,要把他们一块弄回去。

那既然顾辞久半点情义(有吗?)都不讲,就别怪他们心狠了。

邱宇这武林盟主素有威望,只要杀了邱宇!再把这件事栽在蒹葭宫身上,武林中必然对蒹葭宫群起而攻之!

他们是商量得挺好,却不知道第二天起来一碗粥下去,就全都动弹不得了。

之后蒹葭宫直接派了人手,把屎把尿的伺候他们,把他们一路送回了个自己的家,这才将解药送上。

邱宇也果然是正派得有些迂腐的人,把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跟他们的家里人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知道了真相,这些世家门派都是羞得无地自容。正派些的,把自家孩子锁住,这事就不再管了。看他/她这魔怔样子,也不说成家立业了,不然这不管是嫁还是娶,都是害了别人家。

自私些的,也只是把蒹葭宫将人困住的消息传出去,继而给自家的孽障找夫婿看媳妇,把希望寄托在他/她成了家就不再胡思乱想上。可再多的事情,譬如朝蒹葭宫头上泼脏水,却也不敢做了。

但后来这些人做出的事情,还是传了出去,因为这些人回了家果然依旧是没有一个老实的,隔三差五就有一个跑去蒹葭宫。一来二去,就有风声传出来了。结果就引来了更多的好奇的人,也有更多看见了顾辞久的长相,就此魔怔了的人。

市面上关于顾辞久的传闻原本就不少,这下子更是把他妖魔化了,简直就是个男狐狸精!

段少泊【_(:з」∠)_大师兄,这是我的锅……我不过是想了一下,大师兄你这辈子长成这样,不知道得有多少人看了你一眼就陷进去而已。】

顾辞久【_(:з」∠)_没事,我以后不出门就好了。】

系统【_(:з」∠)_我是来保持队型的。】

顾辞久就这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反正蒹葭宫的人才已经一步步锻炼出来了,这些年下来,预备人手也顶替上去了,且这预备的人手,不只是武馆里练出来的——蒹葭宫里影殿和潜宫的人都被外派了,总坛没地方放孤儿了,但在顾辞久继任教主的第三个年头,他就已经把身边的影卫派出去,建立了抚幼院。

这抚幼院不是把孩子接近来给两口吃的就不闻不问了,也不是如影殿那样朝死里练,而是采取集中管理。六岁开始教他们习文练武,还有各种手艺。十岁开始分班,各个班级采取末位淘汰制。奸懒馋滑的只能勉强不饿死,到了十五岁就会直接被赶出去。其余孩子根据情况,进行分配。

其中一些最出色者,会特别选拔出来,成为影卫,跟在顾辞久身边。只不过,这些影卫,可就不像是过去的影卫那样,要受那么多罪了。他们更像是朝廷里的天子近臣,年轻官员预备役。

整个流程,顾辞久和段少泊根据影殿和潜宫的教育情况,结合他们所了解的教育方式,改进出来的。

为了节省资源他们只集中开了几个大的抚幼院,每一个里面都有至少三百人。因为抚幼院如何对待孩子的事情也没藏着掖着。以至于后来有一些贫困人家,甚至中产之家,都会把孩子扔到牌匾上有一束芦苇的蒹葭宫抚幼院门口(多是女儿)。

这些孩子,蒹葭宫虽都会收下,却会将他们送到其他地方的蒹葭宫抚幼院,否则孩子养大了,一句血肉至亲就要把人要走?蒹葭宫可不是做慈善的。

还有些专门做拐子生意的江湖人,要买人不成,意图明抢,不过最后自然是在蒹葭宫这块大铁板前,撞了个头破血流!

这些抚幼院,就是为了满足原来那个甲七最大的心愿。

他是无家可归的孤儿,影卫固然是在苦水里泡着,可不做影卫他最好的下场也只是成为一个地痞无赖,港口码头上卖苦力的,或三流门派的外围打手。在这样的世道里,那样的身份即便活到七老八十了,又真的比影卫好吗?

他没有的第二条路,未来的孩子们有了。

不过,现在这条路还很脆弱,因为很可能会是一个人亡政息的下场,不想那样,那么蒹葭宫各方面都相关制度还要改!

一晃眼,就又是十年过去了,蒹葭宫已然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民间有民谣“蒹葭苍苍,白帝北皇。二日同辉,天下二分。”

其实不只二分,正儿八经的朝廷,正在一天天的被蒹葭宫压得喘不过气来。

蒹葭宫明明是个江湖组织,却有严苛的律令,可算是以法治宫了。宫规之中,从倒土的时候倒在什么地方,到与什么样的自家治下的老百姓要收多少粮税,都写得明明白边。至于怎么样得到功勋,如何升职,升职了有什么好处,那在宫规上写的更可以算是“斤斤计较”了。

而且蒹葭宫不把自己的宫规藏着掖着,早些年就让他们武馆或抚幼院的孩子,在有空闲的时候,举着牌子到四里八乡去吆喝,跟老百姓讲明白了,什么事能去找蒹葭宫给他们撑腰。

许多自耕农甚至中小地主,都自愿把农田卖给蒹葭宫的分堂,做起了雇农,或开商铺做买卖。

其实朝廷的赋税一直都不是太高,可各地官员私自收取的税太高了,还有踢斛淋尖,私加火耗。收税的小吏还得连吃带拿。老百姓的生活基本上就是丰年如灾年,灾年无活路的状态。

蒹葭宫不能给他们避税,他们还得交一部分蒹葭宫的税,可是蒹葭宫那税是说得明明白白的,他们知道自己的粮食不是让人贪了!轮上徭役了,也会有蒹葭宫的人手自愿跟着一起服徭役,带着他们,保护他们,差役不会欺压无度,徭役累是累,可不至于没活路!

做买卖的也多愿意给蒹葭宫一部分干股,那样不但当地的地痞无赖、小吏差役不敢上门打秋风,还能在蒹葭宫的快递那打折,他们的货物就更便宜了。

都说江湖人喜欢自由,蒹葭宫的条条框框,确实让一些耐不住的人离开了,可留下和加入的人反而更多,因为蒹葭宫虽然给了人们更多的限制,但也给出了更稳定的上升路线。

一个江湖人,想要的是什么?武功?财富?名声?其实和普通人想要的那些也没太大的不同,但武功是他们最想要的,也是得到其他一切的前提。就如想当官除非有个好爹,否则就要先考上进士一般。但考进士最基本的四书五经很容易得到,江湖人的武功秘笈却不是那么好得的。

上一章:第324章 下一章:第326章
热门: 今天你洗白了吗 乡春满艳 始是新承恩泽时 怼妮日常 马小虎的成长生涯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 怂怂[快穿] 师尊的秘密 乡村教师的艳情 恋爱错误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