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上一章:第323章 下一章:第3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到了顾辞久的问话, 刚安静下来的众人顿时又闹腾了起来:“你蒹葭宫就是魔教!”

“当年刘堂主改邪归正,却被你所害!”

“什么叫他人财产?!当年我们只收容了蒹葭宫出来的逃难人!”

这些人嚷嚷的声音大, 其实还是心虚的, 不过反正他们坤元镖局是正儿八经的正道,全家上下都是少林外门弟子,家里一代代人都仗义疏财。所以他们做的事情, 一定是对的。事情不对?那反正错的是对方!

夏镇山站在众人的正中间,原本这些家中兄弟子侄说的话,他也是赞同的。占了魔教众人的财产能叫强夺吗?就如占了强盗的财产,那叫行侠仗义。

可他现在突然后悔自己当初广发英雄帖的行为,甚至也赞同起数年前胡老庄主的做法了——这蒹葭宫的宫主坐在他面前, 他竟然有一种对方不会武功的错觉!这当然不可能,只能说明对方的武功已臻化境, 乃是返璞归真了。

身边有着许多请来助拳的好友, 坤元镖局不一定会输,可要要有多少人丢了命,成了废人,才能把这一个顾辞久拿下?还必须要将他的命留在此处, 若只是伤了他,被他逃了。此等高手,由明转暗,那他夏家的灭门之祸就在眼前了!

更要命的是, 他逃跑的可能性很大。简城的八个城门,都有一流高手把手, 且还不止一个,而是几组人,就是为了不被蒹葭宫打个措手不及。可他们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们是怎么过来的?答案只有……三个!一、他们是从城门进来的,可刚好进来的城门那里,几组人一块走神了,或者这几组人在毫无发觉的情况下都让他们杀掉了。二、他们是从城门进来的,可速度太快,城门那边的几组人丝毫也没发现。三、他们不是从城门进来的,而是从最低也有四丈的城墙上翻进来的,还没被巡城的士兵发现。

哪一个答案,都是可怕的,如果还有机会,他应该是能从自家孙女那里得到答案。无论是哪个答案,都说明顾辞久的轻功高觉,且以那种神鬼莫测的轻功,在场的还真没谁能拦得住他。

夏镇山犹豫的时候,武林盟主邱宇却先说话了:“顾宫主,你说蒹葭宫并非魔教,却私扣我徒儿在你蒹葭宫中,又是何道理?”

“你徒弟是谁?”

“小徒杜浩山,五年前便失了踪,听闻是被顾宫主留下做客了。在下恰好在六年前便前往大漠,数月前方才归来。”

“这人到确实是在我们蒹葭宫,但若是要将他送回来,却需要邱盟主亲自前往我蒹葭宫一趟了。”

“大胆!”“无耻小人!”“盟主千万不要中了这小人之计!”

众人顿时对顾辞久一片大骂,邱宇倒是很能稳得住,也素有声望,他摆了摆手,吵吵嚷嚷的声音停了下来:“好,那今日之事后,在下便与宫主把臂同游!”

“盟主真乃豪爽之人。”顾辞久笑了笑,这位邱盟主无论在原剧情里,还是在现在,都是个不错的人,不错到稍有迂腐,但就是这种当武林盟主,才能让江湖人服气,而且他也办了不少事实,就说这去大漠的六年,他是去找如今的大漠第一高手拓桑格仪去的。

虽然最后连人都没找着,一群人好几次差点渴死、饿死在大漠上,但这份心就无愧于他武林盟主的身份。

邱宇也笑了:“顾宫主,在下回到中原之后,也听为了贵宫的所作所为,说实话,真的是褒贬不一,在下也闹得一头雾水。所以,前些日子特意去了贵宫的几个分堂所在地看了看,结果……单以对错论,蒹葭宫没错。”

“盟主?!”“邱老弟?!”

夏家的众人立刻大叫了起来,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诸位稍安勿躁,还请听在下继续朝下说。对错是没错,但是以江湖规矩论,有些事,却是不讲规矩了。”

“邱盟主这话说得中肯。”顾辞久点头,表示认同,“在下敬佩盟主,所以今天这事情,我就交给盟主仲裁,您说是按照对错走,还是按照江湖规矩走?”

按对错走,夏家是趁虚而入抢夺他人家产。

按江湖规矩走,最大的江湖规矩,难道不是拳头大的就是真理吗?

说实话,无论怎么走,夏家现在都虚。他们最想走的路,是把蒹葭宫打成魔教,逼迫顾辞久就此退却,否则就他就会犯了整个江湖的忌讳,招来群起而攻之。

夏家人眼巴巴的看着邱盟主,还有人在后头嚷嚷:“邱盟主,您可是我们中原武林的盟主,万万不可为了旁人说话啊!否则你还算什么盟主?!”不过因为这说话的人太靠后,隐在人群里,或者说是让人群给遮挡住了,所以到底是谁,却是看不见的。

邱盟主当了三十多年的盟主了,就算迂腐,这点小伎俩小阵势,他还是能应付得住的。邱盟主依旧面上沉稳温和,只是对顾辞久道:“顾宫主,当年蒹葭宫简城分堂之人,有许多如今已经做了寻常百姓,娶妻生子,平淡度日。他们当时虽然是背叛了蒹葭宫,但……在下说句不要脸面的话,这些人的背叛,并未给蒹葭宫带来什么损失,若是杀了他们,反而会坏了您蒹葭宫的名声。”

“哦?那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当年蒹葭宫分堂的产业,确实应该归还于您,您看这样可好。”

“我放过他们的人,但是把房契、地契归还?”

“是。”

夏家人又是一阵嚷嚷,还有人大呼邱宇乃是贪生怕死之辈,但他们也就是这么嚷嚷罢了。反正是没人跳出来跟顾辞久拼命。那些前来助拳的江湖各路高人,包括少林寺的大和尚也都双唇紧闭沉默以对,看来邱宇今天这番话,是提前跟大多数人商量过的。

就是这个大多数人,不包括夏家人……

顾辞久的左手转着右手大拇指上的扳指,终于他点了头:“可。既然是邱盟主说的话,我蒹葭宫也乃武林中的一员,这亏,我们就吃了。”

“顾宫主大度!”

顾辞久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边上一位影卫出列,扔出去了一个本子:“此乃本宫账册!当年分堂在简城的产业,都在上头!”

“夏老镖头……您看?”邱盟主回头看夏镇山。

“爹……”“爷爷!”“三伯!”“总镖头!”

坤元镖局的众人叫了起来,夏镇山的弟弟还在后边拉他的衣裳下摆。夏镇山知道他们都想干什么,若这时候夏家朝顾辞久攻过去,邱宇和其他寻来助拳的人,也是不会不管的,他们依旧会帮着夏家,但是……

“老五……去拿!”

“不能啊!”“跟他们拼了!”“什么武林盟主?!怕不是跟那魔教有一腿?!”

夏家继续嚷嚷,直到那位老五一脸不忿的拿来了一个盒子,他们还是在嚷嚷。

夏镇山接过盒子扫了一眼群情激奋的自家人,转身将盒子递给了顾辞久:“顾宫主,这里头就是当年刘氏兄妹带来我夏家的房契、地契,我又加了十万两的银票,算是这些年来的红利。”

十万两其实是少了,这里头上好良田就有数百顷,简城附近的好田庄,十中八九都在这里了。这些年来,只这些田地,一年的进项就远超了四万两银子。

这个简城的分堂,是蒹葭宫按照发展势力的桥头堡经营,夏家还没崛起的时候,分堂就已经成了气候。夏家崛起了,两边的势力表面上看算是平风秋色,其实只是蒹葭宫那时候已经失了锐气,不愿意跟人起冲突罢了。真以家底算,还是蒹葭宫分堂的家底厚实。

当年刘氏兄妹是把整个分堂的家底都搬去了夏家,经营南北货物的铺面因为没了商路荒废了,当年一年的红利也至少有七八万两。另外蒹葭宫分堂当年的金银珠宝呢?

“夏总镖头,您可是真大方啊。不过这一回,我卖您的面子。毕竟,我蒹葭宫的分堂还得在这边开起来,日后,咱们也是邻居呢。”顾辞久也不介意,示意影卫上前结果盒子。

待那位接盒子的影卫走回到他身边,风声陡然大了起来,雪也跟着急了起来,众人面前毫无征兆的出来了一个雪龙卷!直刮得骂人的闭了嘴,瞪人的闭了眼,等到他们将眼睛睁开,眼前只剩下的一片平平整整的积雪地面,却没了顾辞久几人的踪影。

若不是前后左右的人都能作证,怕是众人要以为刚才的情景,乃是一场梦境了。

“呼风唤雪……这还是人吗?”有人低低的嘀咕了一声。

“哼!魔教众人,装神弄鬼而已!”立刻有夏家的人不乐意,吼了回去。

那嘀咕的人脸上一阵尴尬,干脆当场就告了别。有他带头,又有不少助拳之人也跟着道别了,这其中包括了邱宇邱盟主。

邱盟主走出两个路口,进了一家客栈,他并未吃住在坤元镖局,而是一直住在客栈里头。他抖掉身上的落雪,却发现肩膀与下摆都湿了,不得不换一身衣服,在解腰带的时候,邱宇竟然从腰带里摸出了一张纸条?!

什么时候?谁?无声无息的把一张纸条塞进了他的腰带里?这个人岂不是也能同样无声无息的,将一把匕首捅进他的胸口?

同一时间,夏镇山则在被自家人围攻质问着。

“三哥!你怎么这么傻啊?!”

“总镖头!咱们坤元镖局的威风何在?!”

“三爷爷!怎么不和那群魔教妖人拼了?!”

“小辈如何还出去在江湖上行走?!岂不是都要成了人家的笑话!”

“三弟!当年父亲说你是我们兄弟间做事最稳妥的,这才将坤元镖局留给你。这就是你的稳妥?!”

老爷子闷不吭声的坐在大堂的太师椅上,他哥哥的唾沫星子都快喷到他脸上了。

“轰!”夏镇山终究是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了小几上,红木的小几禁不住夏镇山这一巴掌,顿时就成了一地的碎屑劈柴。

见此情景,众人的嘴巴立刻都闭上了。

“我为什么送出了财务去求和?这话你们竟然还来问我?!那我问问,你们见着顾辞久之后,都在作甚?!”

“我们……没做什么啊……”

“对!你们没做什么!就只会用嘴嚷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不就是想让那些江湖朋友出面跟蒹葭宫拼命!最好斗个两败俱伤吗?!可是你们自己呢?!说的好听!那顾辞久的眼睛一扫过来,你们就立刻闭了嘴,朝旁人身后躲!把别人都当傻子呢?!”

顾辞久突然出现的轻功震住了夏镇山,让他下定决心的,却是家人的态度。

再朝前两代人,他们夏家可不是那样的。他祖爷爷、爷爷、父亲,哪个不是刀口上面杀出来的名头?坤元镖局的一条条押镖之路,流满了敌人与夏家自己认的鲜血!

绿林道上的,你得让他先服了你,他才会愿意跟你称兄道弟,让你拿着过路钱过去。

那时候的夏家人,有杀气!有冲劲!能吃苦,也不惜命!

但是现在……他本来以为夏家还是夏家,事到临头才发现,夏家早就不是那个夏家了。夏家人的日子过得太好了,早就忘了过去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了,也忘了曾经的那股子闯劲和冲劲了。

“你们要是愿意!老子现在就带着你们拼命!老子冲在最前头!你们跟老子并肩子上!可有人跟着老子去?!”夏镇山须发皆张放声咆哮,大唐里头都出了回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个小年轻想说话,却让家里的长辈给拉住了。

“三伯,那不是……咱们好吃好喝请了那许多人来吗?这岂不是白花了冤枉钱?”

夏镇山看着自家人,苦涩都要从他脸上流下来了……

悦来楼乃是一年前办起来的一处酒楼,把原先一家杂货铺的铺面彻底推倒重建成了四层的楼宇,兼之酒楼里的饭菜出色,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如今已是简城知名的一景。

邱宇腰间的那张纸条上,写的就是悦来楼的三个字。

不过天寒地冻的,再好的酒楼客人也少了。

邱宇刚到了悦来楼跟前,就有个跑堂大半的小厮,满脸堆着笑跑了过来:“可是邱大爷吗?您老楼上请,我们主家正等着您呢!”

邱宇淡然的点了点头,跟着这跑堂的一路上到了四楼。不过,他看似沉稳,其实一直防备着,毕竟,这楼上等着他的,八成是那位蒹葭宫的顾宫主无疑!

到了四楼,跑堂的推开了门,貌似是羊杂汤,但更浓郁香醇的气息散发出来,跑堂的也不进去,只是对邱宇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径直下楼去了。

邱宇走到门口,见里头顾辞久果然正从一锅翻腾的羊汤里舀出汤水来:“邱盟主,吃了吗?”

邱宇哈哈大笑:“顾宫主有约,在下自然是空着肚子来的!”

“那正好,咱们一起吧!”

邱宇大步走了进去,大马金刀的坐下,在顾辞久:“天寒地冻的,先喝一碗羊杂汤暖暖胃”的劝说中,喝了一碗羊汤。又有黑衣的影卫们,将其余饭菜送上。

烧羊蹄、烤羊肉、炸羊排、黄焖羊肉、红烧羊尾,这就是一桌全羊宴啊。

邱宇对口腹之欲并不是特别在意(在此之前他自认为的),饭菜刚上来的时候,还惦记着有什么阴谋诡计,可是塞着塞着……

_(:з」∠)_他是吃撑了胃难受,才想起来阴谋诡计那档子事的!

五十多的年纪,也算是老汉了,一张黑脸不由得红了。

“看来邱盟主是吃好了,那您就先下去休息吧。咱们明日一起出发,如何?”

邱盟主心道:肉戏来了!果然是要劫持我!

“若在下不愿走呢?”

“嗯?您放心,厨子是一块的。”

邱盟主老脸红了第二次:“在下并不在意什么厨子!顾宫主难道以为一顿饭就能收买了邱某!让邱某唯命是从吗?!”

“啊?”顾辞久一脸懵逼,“可盟主您不是答应了,要跟我一起回蒹葭宫,接回令徒吗?否则,我也不会给您留下纸条了。”

邱盟主老脸红了第三次……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在下当时的意思,是自会去蒹葭宫,把我那徒儿接回来!”

“嗯……邱盟主的意思,是正儿八经的接受我的邀请,从大门进去,您不干。反而要等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潜进我蒹葭宫去?”

“……”明明后者才是按照江湖规矩的办法,怎么这听起来像是做贼似的?

“我明白了!”顾辞久突然一击掌,“邱盟主,您是不是误会了?我是非常希望您能把杜浩山,杜少侠接走的。我蒹葭宫可没有强留他,是他强留在我蒹葭宫啊!”

“啊?”

“邱盟主,您愿意什么时候去蒹葭宫就什么时候去吧。”顾辞久掏出来了一块令牌,“不过为防误会,这令牌您收下。”

邱宇看了看令牌,又看了看顾辞久。一个大男人长成这样……可真是符合魔教教主的名头啊。不过,他这个人的做派,却又让邱宇觉得,他并没有说谎,也没必要说谎。不然把他这个武林盟主诓骗进蒹葭宫,除了让蒹葭宫成了武林公敌,又有什么好处呢?

邱宇下定决心了:“顾宫主,在下跟着您一起走。”

之后这跟着顾辞久前往蒹葭宫的一路,除了他们有一辆大板车运着一辆伤马之外,没啥特别的。对,真么啥!

好吧……_(:з」∠)_邱宇……肥了三圈。他去一趟大漠熬下去的油,不但长回来了,还有多。临到蒹葭宫的时候,他不得不重新买了几身衣服。

(╯‵□′)╯︵┻━┻腰带都扣不上了啊!

堂堂武林盟主,这老脸都有点撑不住了。可是没办法,每次送来给他吃的饭食,实在是太好吃了。邱宇甚至还很小人之心的怀疑过,他们在食物里加了料。

有一顿饭,他就没吃,忍着口水,一口都没沾的那种。他本来是想偷偷看那些人怎么处理剩饭剩菜,结果都不用他偷看,那个照顾他饮食的影卫来收饭菜的时候,很直接的坐了下来,把饭菜吃了个精光,又瞪着邱宇,坐了半个时辰,这才端着盆干碗净的餐具转身离开。

邱宇的老脸……不知道第多少次红了。人家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表示食物没事。

从那之后,邱宇就敞开了吃了。

而且,邱宇更没想到,这些饭菜竟然有大半,是蒹葭宫的那位顾宫主亲手做的!

魔教教主喜欢做饭,这也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总之,一路吃吃喝喝到回到了蒹葭宫,顾辞久请邱宇暂时站在影卫们的后方,邱宇虽然奇怪,但还是照做了。快到正殿的时候,就有穿红着绿的几人斜刺里忽然冲了出来:“教主!您回来了?!”

邱宇刚看几人的衣服颜色,还以为是顾辞久的内眷,所以把视线偏开了些。但一听当先一人的声音,猛地一惊,立刻把头转了回来。

——这声音是男子的声音,还分明是他小徒弟杜浩山的声音!

这一看,可不正是杜浩山吗!

杜浩山江湖人称玉树剑客,有这么一个名号,那他武功好不好还在其次,相貌一定是好的,且必定玉白俊挺。杜浩山也确实不愧这个称号,玉面无暇,身姿高挑,不知道多少江湖女侠一见倾心?

可现在这位玉树剑客,内穿淡粉直缀,外罩罗紗,头上戴着一顶镂刻着团花的玉冠,额贴花黄,唇抹胭脂,双目含情……这分明是个娈童,可他确实是杜浩山!

“山儿!”邱宇目眦欲裂,他推开身前的影卫,冲到了杜浩山的面前。

杜浩山吓了一跳,就是敷了粉的脸,看不太出来脸色变没变:“师、师父!”

邱宇猛的转过身来,同时将腰间的剑抽了出来,剑指顾辞久:“顾辞久!你欺人太甚!”

上一章:第323章 下一章:第325章
热门: 小爷是你霸霸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乡村女教师 桃运狂龙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小姨多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