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上一章:第322章 下一章:第3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啊——!”狗吃屎少侠刚爬起来, 正觉得左腿剧痛想要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就听见一声女子的惊叫声, 他一抬头, 只看见夏青青的马儿翻倒在地,将夏青青压在了地上。狗吃屎少侠腿疼得厉害,却也顾不了许多, 咬牙忍痛跑了过去。

两个少侠合力,将压倒在马下的夏青青救了出来。那马儿躺在地上,四蹄挣扎,声嘶力竭的嘶鸣,可却是站不起来了, 细看能发现它两条前蹄都有些不正常的扭曲。

“十二姐!你怎么了?!”另外一个少女也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夏青青被一个少侠抱在怀里,呜呜咽咽的哭, 显然已经是吓得狠了。

季远, 也就是狗吃屎少年,道:“青青该是伤到了,咱们还是朝刚才看见炊烟的那地方去吧。那里该是最近的落脚之地了。”

几人点头,周恺抱着夏青青抬腿就走。季远要追他们, 可迈出去一步立刻倒抽一口冷气,若不是夏秀秀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他怕是又得来个狗吃屎:“季远哥哥,你怎么了?”

“我刚才……伤到了腿。”

“那、那你坐在马上, 我牵着马,带着你走。”

“……”季远有心拒绝, 因为前边周恺显然是也想让夏青青这么办的,但夏青青貌似是有了阴影,死活不上马,周恺只能继续抱着她。那要是季远一个大老爷们在马上坐着……

夏秀秀似是看出了他在犹豫:“季远哥哥,你还是上马吧。腿何其重要,你要是伤了筋骨,可就不好了。”

“……你说的对。”

季远骑着马,手里还牵着一匹马,夏秀秀左手牵着季远骑着的马,右手还拉着两匹马。

周恺则抱着夏青青什么都不管的朝前走。

还有个被他们什么都不管的,就是那匹伤了蹄子的马。夏青青和夏秀秀正是简城坤元镖局夏家的姑娘,另外两个少年也是简城武林世家的孩子。夏家是走镖出身,在北边还有个专门的马场,马匹都是极好的。夏青青在家中得宠,她的马比起马王也不差什么了。

这匹枣红马倒在地上,脑袋极力的看向夏青青他们消失的方向,口中发出一声声悲鸣。

就在官道边的树上,突然跃下来一个白影,原来是个批了雪白披风的黑衣男子,他刚才就在树上,四个江湖少侠却半点也没察觉。不用问,这位就是顾辞久的影卫之一了。

伤马看见他,嘶鸣声越发悲戚,这位影卫单膝跪在它头边,抚摸它的鬃毛:“嘘……没事了……没事了……”

另一边四个少年男女总算是看见了发出炊烟的建筑——土地庙。

先是诅咒,后是欢喜。因为他们越来越近,分明看见了山神庙外头停着的大车,看其中两辆车上都塞了满满的货(shi)物(wu),八成是归家完了,被大雪堵在外头的客商。那冒着烟的则是支出门外的铁皮圆筒,应该是客商们保暖的土法子。

顿时周恺和夏秀秀的脚步都快了几分,可还没等他们走进,土地庙的门开了,走出来四名一生黑衣的壮年男子。这四人的黑衣虽然是寻常人家护卫的寻常制式,但衣服的裁剪极其合体,且衣裳在脚踝、膝盖、手腕、腰部、手肘,和肩膀,总之是武人最在意的关节部位,还多了一层皮子。

那皮子反射着油亮的暗光,四个年轻人都是识货的,怎么看怎么像是上好的黑貂皮。

还有他们的靴子,也是黑色的毛皮,但跟衣服的用料不同,怕是熊皮的。

且对方这四个家丁肌肉匀称,身姿修长,太阳穴鼓起,分明都是高手。

原本四人以为,自己亮出身份吆喝一声,这些客商就得赶紧把土地庙让出来,把热烫的吃食双手奉上,但现在光看人家这下人的架势,就知道不好惹。

“几位……前辈,我等那是简城的夏家、周家与季家的子弟,出外游历,遇到了些意外,与两位同伴还受了伤。不知道几位前辈可否能够行个方便?”周恺抱着夏青青,弯腰低头,一副谦虚好孩子的样子。

夏秀秀和季远也跟了上来,夏秀秀把季远从马背上扶下来,一个扶着,一个单腿跳着,也赶紧站在了周恺旁边,同样低头做乖宝宝状。周恺要把夏青青放下来,夏青青还不乐意,可周恺坚持,夏青青还是也下来站着了。

夏秀秀低着头,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撇了撇嘴。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男女大防没有寻常人那么严苛,可一个妙龄女子当着外人的面,窝在另外一个男人怀里不愿意下来,这也有些太过了。

其中一个黑衣男子该是收到了传音,他犹豫了一会,点头道:“你们四人可以进来,但我家主人虽心善,你们却也该知道分寸。”

夏青青的眉毛立刻就挑起来了,她排行虽然靠后,却是夏家这一代嫡脉里唯一的女孩子,在家中最是得宠,这辈子还是头一回有人跟她这么说话。但还没等她发火,就被周恺拉了一下手指,夏青青看看周恺、季远,和自家的废物妹妹,再看看四个高大强健明摆着是硬茬子的壮年男子,终于是把火气忍下了。

周恺松了一口气,总算夏青青不是官宦人家那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跋扈娇小姐,她既受宠,被引荐着见前辈、同辈的机会也多,待人接物总归是会一些的。

四人都乖乖应下,外加连声道谢。

土地庙的门终于打开了,温暖的带着暖暖熏香味道的热气从土地庙里面迎面扑来。四人都忍不住眯着眼享受了一会这热风,夏青青心里对于自己忍气吞声的怨念也淡了一些,她又冷又疼又饿又累,如今只要是能歇息一会,怎么都好。

“还不快进去,热气都跑了。”一个黑衣男子突然出声训斥。

四人赶紧把眼睛睁开——他们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土地庙内部的情况而是木架子屏风——或蹦或走的进了土地庙,

进了土地庙,他们得到的不是悉心照料,而是赶鸭子一样,被赶到了一个铺着稻草的可怜角落。土地庙八成的位置,都被木架子屏风隔开了,屏风并非绣图、雕刻,而是一大块一大块完整的动物皮毛,或虎,或熊,或豹,一头头都张牙舞爪的,将屏风那一边的情景遮挡了个严严实实。他们只能从屏风底座压着的各色各样的毛皮上看出来,里头地上怕是也铺满了皮子。

“怕不是个卖毛皮的蛮子。”夏青青小声嘀咕。

“青青!”周恺低声道。

“行啦!我自然知道他不是个卖皮毛的!”夏青青却把声音放开了,“卖皮毛的哪里舍得把自己的货物拿出来用!先到一步的前辈!我们乃是坤元镖局的小辈,如今又冷又饿,还受了伤。这冰天雪地的,我们与前辈相识,也是有缘,不知道前辈可否照应一二?这个时候出来赶路,前辈该也是接了英雄帖,前往我家助拳的吧?不知道前辈是哪门哪派的高人?送我们回去的时候,还望前辈给我们说说好话。”

其余三人一开始吓了个半死,可听到后边却反而放心了。

看来夏青青能讨长辈欢喜,不只是她有个嫡小姐的身份。

“你看起来是个纨绔,脑筋倒是转得快,也算是不学有术了。”低沉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

夏青青一听,顾不得深想对方到底说了什么,竟然不自觉的面上发热,这声音,也太过好听了,仿佛耳朵里有小虫子在扇动翅膀,耳根子都要麻透了。且……对方年岁也不大?就是不知道相貌如何。不过,少年掌权的江湖中人,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位啊?

“至于说送你们回家……你们确定要我送回去吗?”

这声音里带了三分笑意,四个少年男女恍惚间竟然都觉得口中尝到了一抹甜意。

“谢过前……谢过这位哥哥了。”夏青青的声音也因羞涩带了一抹扭捏。

“哥哥?这可真是……当不上啊。”黑衣人陡然出现——刚才进土地庙之后他们好像消失了?——还是一口气出了六个,其中四个他们把朝着夏青青四人方向的屏风左右搬开,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让四人瞬间脑海中一片空白……

那地上果然铺着大大小小的好皮子,更散落着十几个用上等丝绸做出来的大迎枕,手边放着南瓜大小的白玉香炉,乳白色的烟气从香炉的气孔里冒出来,一个黑衣男子便斜卧在里头,扭头看着他们,面上带着舒畅惬意的笑。

(顾辞久:(≧ω≦)/COSPLAY啊,早就想试试东方O败的造型了。)

这物件摆设华丽的哪里像是山间野庙?比起那摆设,越发华丽夺目的却是这男子,且他竟然一头白发一双白眸,越发显得不该是尘世中人……

四个成日在简城里头做霸王的少年人,一脸如在梦中的表情,可他们的脑子还是动着的——白发白眸,怎么觉得在哪听说过?

“白、白发……白眸?!你、你是蒹葭宫的宫主?!!”夏秀秀惊叫出声。

这江湖上,鹤发童颜的老前辈还是有几位的,可不只是头发,连双眸都是雪色的,那就只剩下练了魔功的蒹葭宫宫主了!

“正是本座,所以……你们还要让本座送你们回家吗?”

顾辞久笑得更开心了,四个倒霉熊孩子却紧紧的挤在了一起,拥抱住了瑟瑟发抖的彼此。夏秀秀甚至嚎啕大哭了起来,也顾不得在心爱的季远面前,鼻涕眼泪齐流狼狈不已。这才真是逃命不成,反而躲进了龙潭虎穴送死去了。两个男孩子也吓得脸色煞白,瑟瑟发抖,不过还是记得把女孩挡在身后,只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辞久对着他们可爱的歪了歪头:“七七……”

“你在怎么知道我名字?”“在。”

前者是顾青青……七七跟青青的发音有那么一点相近,这真是意外,顾辞久虽然听到周恺怎么叫她了,但也没想到这姑娘这么喜欢对号入座。

顾青青看顾辞久被背后的屏风挪开,走出一个年轻的黑衣下人,也反应了过来对方不是在叫自己,顿时畏惧都被她扔到了九霄云外,羞得满面飞霞,不过她还真撑得住,没把头低下去,反而高昂起下巴:“小女名青青,到是一时听岔了,还请宫主见谅。”

“自然是无碍,不过小姑娘,你可别对我动了心,我是要杀了你爷爷和父亲,甚至可能也杀了你的人。”

这个小姑娘固然是被宠过了头,可脑子没坏,说话做事还颇有点冲劲。要是个单纯的花痴女,顾辞久就懒得理了,现在这样子,顾辞久多少有点长辈心理,不介意指点一下他。

夏青青脸色一黑,大骂了起来:“呸!你好大的脸面!果然是魔教之主,不知羞耻!”

不过这回她就没刚才那么坦荡了,看着顾辞久的眼睛,反而有几分幽怨和慌乱。

顾辞久也不多言,只是笑笑,又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段少泊在那位置上双腿放平坐下,他就立刻凑过去,把斗大的脑袋搁在了段少泊的膝盖上,惬意的闭上眼睛,看起来这是要睡个午觉了。

那些该是传说中蒹葭宫影卫的黑衣男子,也再次毫无征兆的出现,把屏风重新抬过来,遮挡上了他们的视线。

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动手的却不是顾辞久,而是众影卫们,毕竟有外人在,不能把他们宫主嗜好做饭的事情传出去。不过影卫们除了是吃货外,也受到了自家宫主的感召,过去是能把食物做熟就好,现在多少有了几道拿手菜,所以这晚饭一样是色香味俱全。

当然,好吃的都是蒹葭宫众人的,这四个小家伙只能吃他们自己带的硬邦邦冷冰冰的干粮。

“你这蒹葭宫的宫主也太过小气!既然是要去我们家闹事!还要让我们当你的人质,你怎么说也得让我们吃两口热饭吧!”夏青青又嚷嚷起来,固然是真的五脏庙咕噜噜造起了反,干粮冷硬难下咽,却也是因为她想跟顾辞久多说两句话,让那人多看她两眼……

她也知道自己这想法太过低微,她更不该对家里的仇人,魔教之主动了心思,可是!她的眼睛就是无法从那个男人身上挪开。之前听说蒹葭宫的宫主白发白眼,她还厌恶无比,只觉得长成那样的人,怕不是个怪物。如今亲眼所见,那男人果然是个怪物,却是那话本里,迷惑人间的妖精!

可这回却没人出现挪开屏风,仿若他们四个并非有血有人的活人,而是旁人看不见也听不见的游魂一般,根本无人搭理。

夏青青终归还是要脸的,低头恶狠狠的啃着干粮,把一腔怨气都发泄在了上头。

等到了夜里,周恺和季远推醒了两个姑娘,想要摸黑赶紧走人。可他们刚刚站起来,弯着腰走了两步,在前头的周恺就哎哟一声,步了白天季远狗吃屎的后尘。其余三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的穴位就让一块小石头打中了。

最终他们的下场,是一个人以脸抢地,三人偷偷摸摸跪地膝行,他们就保持这个姿势,站了整整一夜。

“又下雪了啊。”喝着现磨的热豆浆,顾辞久听见了外头的落雪之声,“不等了,赶紧干完事,也好回家。”

四个浑身肌肉疼痛不已的孩子,刚被解了穴位,还没等活动开四肢,就又给点了穴。幸好这回的四肢是顺溜的,不至于是个别扭姿势。继而他们便被裹在了一张厚实的皮子里头,又在腰间扎了一根绳,好似一捆地毯,便各自被一个影卫拎在了手里。

即便是对顾辞久动了春心的夏青青,这时候也惊恐了起来。

山神庙的庙门打开,除了两名影卫留下看东西,其余人都在顾辞久伸手列了两行。顾辞久身形一闪,已然跃了出去,这种寒冷的天气,对修炼《拂霜摘露》的他来说,正好是天时之所在。他身上的衣裳虽然换了一件,却依旧是纯黑的直裾深衣,外罩同样纯黑的大氅,于风雪中翩然伸展。

外头风狂雪紧,但风在他面前化作了绕指柔,雪在他面前变成了小乖乖,他在前头奔腾如飞,后边的影卫们半丝风雪也感觉不到,反而觉得今日的太阳有些大……

土地庙到简城,原本是该花上一日半或两日方才能够赶到,他们这一行直接用轻功赶路,走了个大直线,却是在当日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便赶到了。

坤元镖局门口的流水席已经没了,却不是停了,而是换到他家的货场上去了,毕竟风雪太大了,若宴席依旧摆在外头,那不知道是吃饭,还是吃雪了。

几个镖局趟子手站在门口,冻得不住跺脚。

“这鬼天……”一个趟子手哆嗦着咒骂,忽然便见有黑影从天而降,他抬头看去,只见漫天风雪包裹着一个墨衣白发的男子落在了一丈远处。

趟子手还没闹清楚这到底是真的人,还是他冷得晕过去梦见了神仙妖怪,便又有七八个黑衣人落在了这男子身后,其中四个黑衣人手一扬,扔了四个大卷在他脚前,趟子手一看,只从一个卷子里头看见了他家十二小姐的脑袋……

“不、不、不好啦!十二小姐让人给杀啦!”

“不好了!蒹葭宫的来啦!”

这些趟子手也是有对敌经验的,留下两个举着刀(因为太冷哆哆嗦嗦的)对着顾辞久等人,其余两个转身就大喊着朝里头跑。

顾辞久也不追他们,甲十三从背后拿下一直背着的马扎放在地上,顾辞久大马金刀的坐下,饶有兴致的等着里头的人做出反应。

被扔在地上的夏青青四人却在心里大骂:傻子吗?!也不看清了就跑!

原本他们被拎了一路不得活动,是又冷,腰又疼,还以为要被做人质又心慌担心家里,谁知道竟然一上来就被直接地上了。没等高兴,家里人就跑了……这地上积雪厚厚的,即使裹着他们的皮子也厚,但也扛不住一直这么躺着啊。

片刻后,夏家的人与前来助拳的有头有脸的人,都出来了,四个孩子的爹娘也包括在内。

躺在地上冻得浑身发木被点了穴道哼都哼不出来的四人:这回能得救了吧?

然鹅……

“我的女儿啊!”

“我的儿啊!”

“顾辞久!你好狠毒的手段啊!”

“有什么冲我来!祸害孩子算个什么英雄好汉!”

QAQ我还没死呢!但是你们依旧这么嚎啕,我就真的要被冻死了!

顾辞久坐在边上看得也笑了,这些人的眼神到底有多不好?四个孩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死人的眼睛能那么生动有神吗?这些家长也是真有意思,或者他们是把他想得有多恶毒?这是笃定了四个孩子落在他手里必定没有了活路了,自我催眠得太厉害了。

“本座……还不至于对四个孩子动手。”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盖过了声嘶力竭的痛哭和气势雄浑的咒骂。

夏青青的娘这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摸宝贝女儿的脸:“热的!还能喘气!眼、眼睛能动!”

QAQ我的亲娘啊,我眼皮都要抽筋了!

赶紧的,四个还没解开穴道的孩子,就被他们抬进房里去了。一场闹剧之后,再看顾辞久,莫名的众人都有点底气不足。

“迷路的孩子,本座给你们送回来了。我蒹葭宫本来也不是正儿八经的魔教,从来只是亦正亦邪而已。”

“……”亦正亦邪比魔教也好听不了多少吧?不过这回确实是他们误会人家了,所以……难道要道歉?不对!他们蒹葭宫杀到我们坤元镖局,就不是来干好事的!

“咱们再来说说正事,你们坤元镖局也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正派人家,断然是不会做强夺他人财产的事情的,对吧?”

上一章:第322章 下一章:第324章
热门: 夜色我的堕落日记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 云雀 媚乡:金枝欲孽 美女诱惑 快穿之学习使我快乐 我在虫族做直播 乡村艳事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