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上一章:第321章 下一章:第32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日之后, 顾辞久的行为越发的“过分”,每日都揪住“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放, 为蒹葭宫立下汗马功劳的老一辈, 眼看着一个个就要让他害了,众人是再也无法忍受了!

一个半月后,诸堂主前来总坛上供, 蒹葭宫爆发内乱!

时辰已到,瓮中捉鳖?

还是全员到齐,一网打尽?

不过一夜,内乱便被平息,蒹葭宫的上层, 换了三分之二的血!

因为换血范围太大,即便顾辞久执掌各类权力组织的经验丰富, 可这刀终归是割得太狠, 他手底下的人员储备也不够,蒹葭宫虽未瘫痪,但在总坛的情况传出后,多有分堂留守的副堂主带着全堂另投他人。

一时间, 蒹葭宫的势力范围大幅度收缩。

顾辞久却不着急,带着巨大烂创的巨人,即便能够跌跌撞撞的前行,也终究难逃一死, 被秃鹫和野狗所食。大病初愈的侏儒,只要身体健康, 那依然有未来可期。

五年后,坤元镖局。

坤元镖局是简城数一数二的大势力,还曾经收了蒹葭宫在简城当地的整整一个分堂,但是,也就是因为收下了那个分堂,现如今可不是就祸事临头了?

五年前,江湖上都传蒹葭宫的现任宫主弑杀暴虐,又或者是他走火入魔,一夜之间,杀了蒹葭宫的数百人,他自家的堂主都给杀了多半,闹得蒹葭宫的分堂这才纷纷出走,蒹葭宫也沉寂了一年,武林中人自然是拍手称快。

反正蒹葭宫就不算是正道,且得了分堂好处的江湖势力可不少,谁会嫌弃吃肉呢?更何况,虽然外人不知道到底蒹葭宫到底怎么样,可终归是元气大伤,一二十年内怕是没有出头的胆子了,而一二十年后,他们就算找上来,吃进去的肉也已经消化掉了。

还有些好奇心重或爱占便宜的闲人,甚至跑去蒹葭宫的“旧址”去看热闹,但那些人都是一去不回,他们找去的亲朋好友,同样是一去不回——其实那时候就该发现不对劲的,但谁让那些消失的都是小人物呢?直到武林盟主的小徒弟杜浩山也陷在蒹葭宫了,众人这才开始商讨蒹葭宫之事。

可还没等他们商量出个一二三来,蒹葭宫已经重新复出了!

最开始是最西边的吕城胡家庄,他们家也是收了一个分堂。胡家自然不会把吃进去的肉吐出来,然后……胡家庄里的人倒是没出人命,可被他们收留的原蒹葭宫分堂的人马,有一个算一个,全被割了喉,整整齐齐的排在了胡家庄门口。

同时,原本蒹葭宫分堂的地方,又来了一群人,建立了新的分堂。

胡家庄丢了大脸,闹上门去,这回蒹葭宫对他们就那么客气了,依旧没出人命,可跑去闹事的,包括胡家庄的两个少庄主在内,全部被废了一手一脚。

对江湖人来说,成了废人,可比直接杀了他还要痛苦!

按理说,胡家庄与蒹葭宫这算是结了死仇,谁承想,胡家庄的老庄主非但没有跟蒹葭宫不死不休,反而亲自带着人上门,只为化解两家的冤仇。虽然这之后,胡老庄主紧跟着就金盆洗手了,但还是被江湖中人骂得极为难听。

但又过了半年,事实证明,胡老庄主当年做的是最正确的选择。

蒹葭宫收回自己原地盘和产业的脚步并不快,在这个过程中,打头造反的是必定要被杀掉的,跟着头领负隅顽抗的也要杀掉,普通喽啰却只是废掉武功赶出宫去,还有少数人会根据状况重新收入宫中。当初收留分堂之人的势力,第一次打晕,第二次废掉一手一脚,第三次……杀!

可要是这个收留分堂的势力另外找来的帮手、说客,蒹葭宫却每次只是打伤,虽然也有重伤的,但总归是会养好的,不会落下残废。

所以虽然蒹葭宫一路走来,算得上是一步一个血脚印,所以江湖上的人骂的虽多,实际上却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敌意。

归根到底,这算是蒹葭宫的家务事,人家在处理叛徒。那些世家、门派既然收了蒹葭宫的分堂,就该想着会有这么一天。反正他们当初的行为,也算是趁火打劫了,只是蒹葭宫不算真正的正派宗门,所以没什么人替他们说话罢了。

蒹葭宫的做法是很有分寸了,虽然江湖人唯恐天下不乱,可如今除了少数想借此扬名,或碍于颜面人情躲不开的人之外,大多数江湖人,对这件事还是绕着走,不掺和的,毕竟就算不死,但是被打趴下至少百八十天的,那也是一件挺痛苦的事情。

到后来,有些自认为抗不过蒹葭宫的世家与门派,干脆在蒹葭宫的人来到之前,就先一步将之前收留的分堂之人“礼送出境”了。不过这么做的人实在太少,毕竟太丢脸了。大多数都会再稍微反抗一下,反正蒹葭宫他们头一回来的时候,也不会杀人。

可怀着这种想法的人多了,就有背叛的分堂先一步动手的。结果蒹葭宫一路谨慎,没闹出灭门的事情,反而是有钱分堂之人不甘心束手就擒,先一步动手灭门,闹出了几场灭门之祸来。

简城已经蒹葭宫曾经在北方最前哨的一处分堂所在了,这也是蒹葭宫要啃的最硬的一块骨头。

坤元镖局的第一任总镖头,是少林俗家弟子,其余镖师也多是他的师兄弟。后来他的四个儿子,也被送到了少林,到如今已经是第四代了,依然全家都是俗家弟子,只是不需要从小上山了。孩子们在家里打好基础,八岁左右送上少林,十五岁再接回家。逢年过节,坤元镖局都会向少林送上价值不菲的香火钱。所以坤元镖局,差不多就相当于少林的外围势力。

坤元镖局的名声倒是还不错,偶有跋扈的传闻,相对于他们家大业大的情况来说,也是可以忽略的。

本来坤元镖局跟蒹葭宫在简城的分堂是没什么交集的,可是原分堂的堂主刘士安有一儿一女,女儿美,儿子俊。这一对儿女,就跟如今大镖头的小女儿,与三镖头的大儿子,动了情。所以三年前,坤元镖局才会收下蒹葭宫的分堂。

如今这两对小儿女已经结成夫妇,孩子都生出来了,坤元镖局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儿媳妇和女婿送出去给人杀。

更何况,除了分堂之事外,坤元镖局跟蒹葭宫可还另有仇怨——蒹葭宫这五年间不只是收回地盘和产业,他们还在各地建立武馆,同时搞起了什么快递的买卖,这可是断了坤元镖局的财路。

小到书信,大到山石,甚至如鸟啊狗啊之类的活物,宰杀好的牛羊,他们也是都运的。除了死人,好像就没有他们不接的货。

且那位蒹葭宫宫主是真的强,也是真的不顾江湖规矩。

他们蒹葭宫是不杀当年收容了分堂叛逆之人,可是对路上的遇见的劫匪,那是不但手起刀落,甚至还斩草除根啊!

绿林道上的,确实算作是黑道,但侠客讲究的就是劫富济贫,谁都会有手头不宽裕的时候。所以除了手段太过毒辣的,绿林跟正道的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甚至有些正道的小门派或者小世家,换了衣衫就是山匪河盗,拿到后世就是那些拦路设卡私收过路费甚至抢劫的村匪路霸。

其余走镖的是不敢下死手的,都是交了买路财,可能还要论一论师承,哥哥弟弟的吃喝一顿,大家就哥俩好了。即便是坤元镖局,那也一样是按照规矩来的,见庙烧香,见山拜山,这是江湖上的规矩。

可蒹葭宫就是这个不守规矩的,他们不但杀了劫道的,还一路追到了家里去,有正经山寨的砸了山寨,没有山寨其实是当地人世家和门派的更是砸上门去反而索要赔偿之物,他们竟然还割了盗匪的脑袋送去衙门领赏!

也有绿林大盗跑去蒹葭宫的寻仇的,不过……就没听说有哪个跑去寻仇还回来的。倒是官府那边的通缉令又被撤下来了几个。

蒹葭宫的快递,价钱比镖局便宜,货物的运输也比镖局稳妥,蒹葭宫大半势力范围内,已经没镖局了,另外那一小半势力范围内的镖局,也是艰难生存。

坤元镖局也让蒹葭宫挤兑的,一年的收益差过一年。坤元镖局可是个大镖局,人口众多,几个镖头又急公好义,有江湖上的朋友找上门来寻救急,必然将银钱双手奉上。更因为家里靠着少林寺,有大小和尚前来化缘,也必然是取一笔丰厚的钱财奉上。

如今还能周转,可继续这么下去,就要入不敷出了。

堵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坤元镖局如何不恨蒹葭宫?

这些日子,坤元镖局门口大摆宴席,无数江湖人进进出出,这都是让坤元镖局的老镖头夏镇山请来助拳的,无名小卒在外吃席,大佬豪侠入内做客。随是冬日,坤元镖局却是一派的热火朝天。

如今,夏镇山的书房内就坐着几位江湖名侠。一僧、一道、一乞丐、两剑客,一刀客,还有两位赤手空拳的。

“那蒹葭宫,如今背后怕是……”一个赤手空拳的白胡子老头伸手指了指上头。

这也是如今江湖上的一个普遍猜测,蒹葭宫这做派,不像是邪教。

就说他们开武馆这个事情,别人开武馆都要钱的,再不济还得有个二两肉一两银的束脩呢。蒹葭宫的武馆不要钱,不但教人功夫,还叫人认字,且武馆里的吃食竟然还不错。里头的学徒也分三六九等,却是按照功课分的,学好了,还给他们分派工作。

各地分堂从来没有仗势欺压百姓的事情,甚至有些地方,百姓有了事,不去找官府,反而去找蒹葭宫的分堂。

蒹葭宫最早恢复的势力范围内,偷窃勒索,拐骗强盗,杀人强女干,朝廷敢管的,他们不管,朝廷管错了的,他们会纠正,若是朝廷不敢管的,他们也管!

凡是有为非作歹的,不论出身,无论师门,只要确凿无疑的,都让蒹葭宫给抓了,罚银子、打板子、做苦力,吊起来示众,还有直接砍了脑袋的。

且,要是一地有了灾祸,其余地方立刻就调集救灾物资和人手,用比朝廷快得多的速度送过去。

“贫道看来……却不像,朝廷何至于树一个比自己还强的对手呢?”

“老夫也觉得不像,反倒是朝廷上,蒹葭宫的事情也议了数次了,也是恨蒹葭宫恨得咬牙切齿。”背剑的红脸中年人道。

众人议论半天,夏镇山在边上坐着赔笑,肚子里却骂开了——这几日都在纠缠这些有的没的,可关于到底该如何应对蒹葭宫,却半点都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夏镇山见丐帮帮主贾宇归一直蹲坐在角落里头抽水烟袋,一句话都不说,不由得问:“贾老帮主,不知您对于蒹葭宫一事,有何见教?”

他这一问,众人也想起来丐帮一直没说话呢,不由得一起看向贾宇归。

贾宇归把烟袋从嘴巴里拿出来,在一边黄花梨的椅子腿上磕了磕,等他把烟袋别回腰间,这才慢悠悠的道:“老乞丐我啊……早年间也不是乞丐,是个大少爷来着。”

贾宇归也是一段江湖传奇了,他出身耕读之家,并非江湖人。本来该是走读书科考那条路的,可是他十岁那年跟家人去参加元宵灯会,当地一个江湖世家的的“少侠”看上了他姐姐。

最初那少侠倒也是懂礼的,找了媒人前来提亲。可他姐姐早就跟他们父亲的一位弟子订下了婚约,且这两人也是青梅竹马,自有情谊。况且两人的父亲也不愿意自家的女儿嫁给那么个江湖中人,便把亲事给拒绝了。

结果没两天,先是贾宇归的准姐夫在夜里遭了强盗,他爹娘全部被杀,他非但被人在强暴之后打断双腿,还光着屁股捆在了县城的城门上,让半城人看了他最屈辱的情状。人还没放下来就自己咬了舌头,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

之后那少侠又来求亲,且言语间故意露了破绽,贾家这才知道准女婿家里的灭门惨祸是怎么来的,当时贾父又惊又怒,自然依旧是不答应的。那位少侠当场翻脸,直接将贾宇归的姐姐给抢走了。

贾家去衙门告状,在衙门口就让少侠的仆役给截住了。贾宇归亲眼看着自己的爹娘,在距离衙门只有十几步的地方,被一群人活活打死。他家本来还算小有资产,可经过这事之后,家产却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姐姐的“嫁妆”,成了少侠的家产。

后来贾宇归就做了乞丐流落江湖,十年之后,他已经是上代丐帮帮主的得意弟子,学了一身武艺,这才回到家乡,为爹娘姐姐报了仇——那“少侠”虽然对他姐姐情根深种,但他姐姐找到机会就要自杀,终于在被强娶的第二个年头,成功带着未出世的孩儿,一尸两命。

(不是所有的虐恋情深都值得一个HE)

贾老帮主的事情,江湖中没人不知道,夏镇山想了想不由奇道:“贾老帮主这话,不知道是何意?”

“何意?蒹葭宫的事儿做得挺好之意。”贾宇归站了起来,“你坤元镖局的事情,老叫花帮不上忙,告辞了。”

夏镇山被贾宇归这两句话说得,脸色阵青阵红,想要大骂出口,可贾宇归的江湖地位在那摆着,他又不敢骂,只能咬着牙把人送走。

却说顾辞久,他这时候正在简城赶呢,可惜,半路上眼看着雪越来越大,他们只能非常江湖的带着众影卫在一处破土地庙里暂避。

→_→不过,也不能干坐着,吃点好东西填填肚子也是应该的。

除了放哨的,影卫们伺候完了自家马匹,把屋顶上和墙上的几个大洞堵住,就都过来帮着他们宫主做饭了。

他们家的宫主,出行在外的时候,必然带着自己的一套庖厨家当的,其中还包括两三个铁皮炉子。

现在三个铁皮炉子都点了起来,特制的带支架的铁皮烟囱,把炊烟导出了门外,闹得冬日的山神庙里热得厉害,房里呆着的一群汉子都热得额头冒汗。

第一个炉子上烧的是汽锅鸡,蒸汽呜呜的从汽锅中间的气孔中冒出来,却闻不到一丝香味,因为都让严丝合缝的盖子闷在了锅内。

第二个炉子上是个平底锅,一个影卫浇了一勺绿豆糊糊在上面,再打一个鸡蛋,小竹耙一转,一张煎饼就摊好了。

绿豆粉是现磨的,石磨都带着~

顾辞久在第三个炉子,也是最大的炉子跟前炒菜,当然,炒锅也是最大的。一道香辣兔肉刚刚出锅,第二道黄焖鸡肉正在进锅。兔子和鸡都是影卫们路上自己猎的,别看现在寒冬腊月的,这些影卫们打猎的本事依然一个更比一个强,搁在现代,都是会被那些野外生存节目的摄制组拒绝报名的人物。

“早两年的时候,都不敢给你们做这些口重的菜,怕你们的胃受不了,如今虽然能吃了,但也不能多吃。”

“是!”影卫们乖乖点头,但看着锅里翻滚的鸡肉,闻着房里浓郁的香气,一个个都默默的吞咽着唾沫。

经过五年,顾辞久十分得意的宣布,他已经把自家所有的影卫们,都成功的养成吃货啦!

而且……蒹葭宫已经三年没有新的影卫了,不是影卫们不合格,而是影殿的老师们,要么被顾辞久调到身边,重新做了影卫(这种的一般是心思太木了,需要养一养),要么被外放了出去,不是让他们在武馆当教头,而是去做分堂主乃至于堂主了。

没了老师,即将毕业的影卫被收在外围成为了侍卫,年纪小的则直接送到了潜宫去。

在顾辞久身边多年的影卫都知道,他们的主人是不准备再让影卫出现了……

两个肉菜,再加一个油焖冬笋,一个山药炒木耳。四道菜,盛出来时都是按盆子装的,边上做煎饼的影卫们也都是做熟了的,两个大笸箩上早叠了厚厚的煎饼。不想吃煎饼,也有已经熏软的馒头,和烤脆了的烧饼,就是没蒸大米饭。

另有自家带来的腐乳酱、辣酱、豆瓣酱、甜面酱,乃至于蛋黄酱、沙拉酱、奶油酱等,绝对的中西合璧。还有各式小菜,酸菜、酸黄瓜、腌萝卜、酱八宝,还有各样卤肉、酱肉。

反正瓶瓶罐罐里放的是什么,影卫们自己都知道。

“宫主,前头来了一队人马,像是一群出来玩耍的少爷小姐,且貌似是也要到咱们这来避一避风雪了。”

“这种天气出来玩耍?”顾辞久一愣,“无妨,他们来就来了,墙根给他们。”

本来土地庙就不大,他们这一群快二十口子要想睡下都要用吊床分上下铺了。这要是商旅,或者有什么急事被迫出门的老百姓,顾辞久还会匀一点点地方让他们进来。一群少爷小姐?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雪地里,夏青青一边走,一边埋怨:“还说咱们能碰上蒹葭宫的?这冰天雪地的,连个鬼都碰不上!”

“十二姐你就不要说话了,雪进了嘴巴,更冷了。”夏秀秀用手遮着嘴巴道。

“不管了!这哪里有什么人家啊?!我要回去!”再走了十几步夏青青小姐脾气上来,拽着缰绳就上了马,其余人拦截不及,她一鞭子已经抽在了马身上,马向前一窜就跑了出去!

“青青!骑不得!”两个少年侠客运起轻功追了上去,但其中一个没跑两步就一脚踩进了雪坑里,摔了个狗吃屎。

这种天气,马蹄铁都生了冰,且黑灯瞎火,雪又盖住了地面,是既怕马蹄打滑,又怕马儿一脚踩到不对的地方,这年头即便官道也多是坑坑洼洼的。万一发生那样的情况,狗吃屎少侠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马儿摔倒了可比一个人摔倒情况严重多了。

上一章:第321章 下一章:第323章
热门: 男主他病得不轻[穿书] 帽子和绷带 极品催奶师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无敌桃花命 十年 暧昧合租:野兽疯狂 大唐第一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