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上一章:第317章 下一章:第31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上个世界, 哪怕张墨有一点点的良心,前期世界的处理都不会踩着钢丝、刀尖一样, 半点都不能行差踏错。虽然那段两地分居的时间, 相比较其它世界来,并不算长的,可提心吊胆的紧张, 绝对是靠前的。

就算很快两人就重新团圆了,且科技/修真的研究,两人一起做得很愉快,但顾辞久一直都觉得小师弟有什么压在心里。现在想来,上个世界, 该只是个激发的引子。

系统【QAQ宿主,你真不去救小师弟吗?】

顾辞久【……是我不好……我们一个个世界走过来是协同合作的, 但……两口子过日子, 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掰扯得跟切菜似的,一分两段?尤其遇到危险的事情,我第一反应当然是自己上啊。但是,我不想看到小师弟承担风险和痛苦, 小师弟不也是吗?所以小师弟一直一直都很努力的在其他事情上能帮上我,可心里小师弟还是觉得拖了我的后腿吧?】

系统【所以小师弟现在在自我虐待?】

顾辞久【不是!小师弟没那个癖好!虽然我们有时候会加一点点情趣,但他真没那种癖好。小师弟不是因为做影卫有罪受才去接受训练的,而是因为他知道, 这件困难的事情能够让他接触甲七,所以才去的。】

系统【哦……】

顾辞久【对了, 系统,你现在也找不出来甲七是谁吗?】

系统【嗯,这里的天道也没有指示。】

顾辞久【我有点想法,你去跟小师弟说一说。小师弟要是问起来……别说是你跟我告密我才想起来的,就只把我跟你说的后几句话告诉他就好了。】

系统【后几句话?】

顾辞久【就是我问你还没找着甲七。】

系统【哦……】

顾辞久【你不能欺骗宿主,但小师弟不算是你的宿主,你应该能骗他吧?】

系统【-_-||我、我试试……】

顾辞久【嗯,不能骗也无妨,我就是不想他再多心事。对了,还得跟你说正事,你去跟小师弟说……】

系统【(O_o)哎 】

系统来传话时,段少泊正在做下午的功课。也是吃完了饭就被安排的功课,每个人都让鬼面人给安排了个位置,房梁、墙角、屋脊、树上、草坑、石洞……都是能藏身的地方,蜷着、蹲着、缩着、卧着,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个鬼面人盯着,能动,却不能发出丝毫的声音。

且三不五时的,鬼面人还会把蛇虫鼠蚁之类的朝人身上扔,或者兜头浇一桶水之类的,脏水那是最后的,还有透心凉的冰水,或是火辣辣的辣椒水。

段少泊别安排的是房梁,算是最好的地方了,但是这个房梁是特意弄的有毛病的木头,他动作稍有变化就要吱扭扭的响。响一下,段少泊也不会挨打,只是看着他的鬼面人,会在他身上特制的衣衫上加一块铅块——每块是两斤。

这些铅块可是直到下一次泡澡才能拿下来的,没出一刻钟,段少泊身上已经有了八斤的累赘了。不过,那鬼面人的动作却稳妥得很,就没听见他弄出声音来过,段少泊并不觉得怨恨,反而是训练出了点趣味来了:果然是世界不休,学习不止,这训练也是挺有意思的。

系统【小师弟!】

段少泊【!完了!又两斤!倒是凑了个整。】

被系统一惊,段少泊的身体只是绷了一下,但还是引来了一声异响。鬼面人默不吭声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铅块,塞进衣服的小兜里。

系统【QAQ】

段少泊安慰自家这个傻白甜系统【么么哒,没事的。】

系统【嘤……我、我会向宿主主动承认错误的。小师弟,是宿主有件事让我来告诉你的!】

段少泊【系统,不是说好了不去找大师兄吗?】

【我我我我我我!】系统就跟卡壳了似的【我我QAQ我没法说谎……我是去找宿主惹……〒▽〒】

段少泊【乖~】

系统【嘤!】

段少泊【那大师兄说什么了?】

系统【宿主说……】

段少泊【哎?大师兄这个脑袋,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主意都能让他想出来。不过,系统,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把我在这里的事情告诉了大师兄,那大师兄说什么了?】

系统【宿、宿主……】【宿主救命啊!我对小师弟也是没办法说谎的!】

顾辞久【唉……幸好你还不算太笨,把我跟你说的复述过去,放心,都是我跟你说的话的总结,不算说谎。而且也确实是我说的话呀。】

系统【QAQ宿主说,小师弟你的选择是正确的,甲七如今必然在这一波受训的影卫中,早早跟他结下情谊,日后也要对他施加影响。虽然你这个决定傻fufu的,必然是要自己受苦了,且你有多苦,他只会更苦,这笔账暂且记下,等你当了他的影卫,再好好让你做牛做马做忠犬,给他赎罪。】

系统捂住自己的芯,宿主太无耻了!竟然让它这么一个清清白白的系统,说这种话!

段少泊也脸红了……_(:з」∠)_然后就又多了两斤铅块。

段少泊【系统,这其实……这就是大师兄直接口述,让系统你复述的吧?你找他求救了?】

不能说谎的,并且整个芯都烧起来的清白系统回答【嗯……啊?!小师弟你不要误会!不要伤心难过啊!你……】系统被弹了一下【小、小师弟?!】

段少泊【嗯,大师兄教给我的。系统,么么哒,我知道的。】

系统懵逼【emmm……小师弟你知道啥?】

可是小师弟没有给它回答,它只能转过去问宿主【宿主,小师弟到底知道了啥?】

顾辞久【嗯,我也知道了。】

系统【(╯‵□′)╯︵┻━┻所以到底知道啥啊?!】

顾辞久【→_→夫夫私事,外人关心这么多做啥?】

系统【QAQ我要画圈圈诅咒你们!!!】

系统是桑心、香菇、蓝瘦三连,可是没有人举高高来安慰。嘤!QAQ!

至于知道什么?

知道了顾辞久怕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段少泊一提他要继续留下当影卫,顾辞久就知道了他到底是什么心思。

知道顾辞久还是有那么几分怨怪段少泊的,竟然就非得留下受苦。

知道顾辞久再怎么心疼,也尊重他的选择,因为他的选择确实有利于他们的任务。他支持段少泊,并出谋划策,就跟段少泊无数次支持他那样。

知道了自己是真的被宠坏了,这回其实也是耍性子了,反而让大师兄跟他认错。

对,顾辞久让系统转述的,充满“威♂胁”的一段话,段少泊听来却是顾辞久委曲求全的宠着他,纵着他。不知道该说是小师弟的滤镜太厚,还是该说这俩人感情太深了……

不过,段少泊还是要做个堂堂正正的影卫回到顾辞久身边!他能坚持的!

“吱扭扭~”

→_→好了,十四斤

_(:з」∠)_没错,一定能坚持的!

十年后,一白一银身影,正在演武场上你来我往,一道如烟,虚虚实实飘飘渺渺抓不着碰不到;一道如电,熠熠耀耀闪闪烁烁跟不上追不到。

两人所到之处,地面上当即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几个挨得近的倒霉蛋甚至惊叫一声,鞋尖和衣摆都被冻住了。

这场下的两位,正是屈无心和顾辞久,三个月前,蒹葭宫的宫主毫不意外的暴毙了。这位宫主上任的时候就三十多岁了,虽然没活到五十,但在位十年,也不算太短了。

此时公子们还剩下五人,不过其中三人自动放弃了……

若是宫主在位,他们继续当公子,不能明着开打,他们仨还有干掉顾辞久和屈无心的可能。宫主去了,他们的最后一项考试——比武——也即将来到,这三人虽然眼热宫主之位,却也知道自己在武功上跟那两个差了许多,上去就是送死。

便是不甘心入禁地隐居,那也总归比丢了命强啊。

如今看着两人上了手,打出真火来,三人越发确定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如今,就看天之骄子与天纵之资,到底谁强谁弱了。

他们却不知道,这哪里是天之骄子和天纵之资啊,这是小孩子和老妖精!就算小孩子很精明,还有个钦点的宫主之位,但他身上的气运,哪里可能硬撼顾辞久?!

两人拼杀了约莫一个时辰,过了怕是得有上千招,银光突然一僵,从战圈中倒飞了出来!

屈无心跌落在地,一口带着冰渣的鲜血喷了出来,面青唇紫,显见是难以再战了。

“见过宫主,宫主武功盖世,冠绝天下!”左右护法当先跪倒,其余教众也随之一起跪倒在地。

顾辞久立在原地,白衣白发白眸,面色亦是如雪,只有唇色是淡淡的粉,他负手而立,神色漠然,面对着万人跪拜的辉煌时刻,却不见半点激动。

有教众此时没有低下头去,而是悄悄偷窥他,被他轻轻瞟了一眼,这几人顿时觉得背脊一凉,浑身无力。原本是双手撑着地面,跪在地下,这下子整个身子一个下拜,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宫里的人自然之道怎么回事,不过还是跟着这几个人将头磕了下去。

年轻人只觉得胸中豪气翻涌,得了这么一位年轻有为的宫主。

前宫主从一登位开始,就一门心思放在了练功上,教中事物是管都不管的。左右护法与各大长老倒是能担起事来,也没有哪一位有左乱的心思。但与各大门派的来往,却得靠宫主自己了。宫主不管事,与其余门派的交往少了,倒像是他们蒹葭宫缩了。江湖上也是欺软怕硬的,蒹葭宫可是受了不少委屈。

也有年老持重者,反倒是有些忧心忡忡。

这一任宫主强大如斯,怎么说能在位个……二十年吧?下一任的宫主可就要倒霉了,十几岁选为公子,等二十年,甚至更久,万一做两三年的宫主就凉了?那下下任的宫主,岂不都要是小孩子了?

但无论他们心里是喜是忧,宫主反正是定了的。仪式就该进行下去,至于其它……再看吧。

蒹葭宫的宫主继任仪式也很是简单,也不用选黄道吉日,就是左右护法、长老,各殿的殿主,各地的堂主,大家排排站,把新宫主朝大殿里簇拥。跟皇帝上朝一样,集体拜一下,每个人再出来一边介绍自己一边送上礼物,单独叩拜一下,这就完了。

但是转过天来,有一件事是比较重要的。就是宫主要去影殿,为自己选择影卫。

真实情况是影殿的影卫,在宫主没有特别赐下的时候,都是属于宫主的。他们毕业了也直接进入宫主护卫的行列,但宫主还是要特别去选一个贴身影卫。

原剧情里,屈无心的贴身影卫,就是甲七——前任宫主凉了,他的影卫会将宫主的棺椁送入禁地,影卫们也会留在禁地给前宫主守墓。所以当年新毕业的这一届就是运气最好的了,不用跟老人竞争,上来直接就按照平常的功课,有了甲字头的名字。

但屈无心自傲得很,他不认为自己需要影卫的保护,所以他没选甲一、甲二,而是随便指了个靠后的甲七。

指完了,他也就把这事忘了。三年之后,甲七作为贴身影卫带着他逃命,他才把这事想起来。

现在宫主是顾辞久了,也到了他选择自己贴身影卫的时候。

这一波毕业的影卫正好是十个人,他们也就是比顾辞久大几岁,全都穿着黑色的短衫,头发挽得一丝不苟,大白天的蒙着黑巾,一双眼睛很温顺看着地面。当顾辞久站在面前,他们的眼睛里蓦的爆发出热烈的光芒,又被他们强自压抑了下去。

影殿特殊的训练方式训练出的影卫,说得好听是忠诚,说得不好听就是一群精神病,狂信者。他们的主人,就是他们至高的信仰!

“请宫主赐匕!”有人端上来了一个托盘,托盘里的匕首,就是这些影卫这辈子除了身上的衣服和头绳之外,拥有的第一件私人物品。

顾辞久挨个为影卫们赐了匕首,接了匕首的影卫单膝跪在顾辞久面前。接下来,大戏来了,他要选择自己的贴身影卫了……

顾辞久看着这十人,目光从前到后扫过,说:“便是你吧。”

他的手随意一指,被点到的影卫从单膝跪倒变为双膝跪下,对着顾辞久一个头磕了下去:“甲七领命!”

系统【宿宿宿宿主!!!世界OK了!!!而且……而且……】

顾辞久【嗯,气运转到小师弟身上了,他现在是世界的主角了。】

段少泊【没想到真的行……】

十年前,顾辞久让系统带的话,就是让段少泊试一下,不去夺第一,却去夺一下第七的位置,也就是让他代替甲七,成为甲七。并且嘱咐段少泊,一点不对,立刻放弃。可从结果看来,没什么不对的。

顾辞久【我也是看了小师弟当年的训练情况,才心血来潮有了这个想法。原剧情中,没有描写甲七的确切身世,只说是让蒹葭宫收养的流浪孤儿,连过去自己姓甚名谁都忘了,他的性格也很脸谱化,且一直在说自己只是个普通影卫。既然如此,甲七就不是个特定的人,只是一个特定的身份,而身份,果然是能抢的。】

系统【那、那原来该是甲七的,现在是甲八?】

段少泊【不一定。我进入影殿之后,对周围人改变的可不是一轻半点。】

段少泊是甲七,这代表着他的成绩是第七名,且他的年纪是最小的,但他却是这一届影卫们的大哥。预备役的影卫都是鬼,没名没姓,每天睁开眼就是训练,说得最顺溜的就是三个字“是”和“主人”。

昨天顾辞久继任,鬼面人还给他们特训了说话,否则今天“谢宫主赐匕”和“遵命”都有人要说得磕磕巴巴。

可段少泊帮助过很多人,其他人的印象里,他自身的能力虽然不是最出色的,但绝对是理解力最强的。也是领导能力最强的,他们也有“实战课”,外出执行任务,有他在的那组必定是大家都能全须全尾的回来。

有的人因为他的帮助活下来,有的人却因为他闹出的事被废了武功,还有的人原本不善于的变得出色的,有的人原本出色可因为别人也出色就被压了下来。

可能他们在原剧情里也会有这样的心理变化,不过原剧情是他们自己相通的,所以段少泊的帮助并没改变什么,但这种可能真的不大。

十个影卫,顺序早就乱了,现在的第六和第八可能是甲七,也可能不是,谁知道呢?

甚至过去的九个世界,那是个甲七也不一定就是真真的同一个人。训练艰苦,稍有疏忽就残了、死了,预备役的孩子们本来就只是中上的资质,他们成了技艺超人的影卫,那是硬生生的被拔苗助长拔起来的。同样的经历再来一次,谁都不能确定自己就一定还能熬过去。

就如顾辞久所猜测的那样,甲七,就是甲七,二十六任宫主继任是所选择的贴身影卫……

顾辞久【甲七不是特定的某个人,他就是个普通影卫,甚至就像是影卫在一个人身上的缩影。】

系统【恭喜宿主,恭喜小师弟![撒花花.jpg]你和小师弟可以快活啦~~】

顾辞久/段少泊【谁说的?】

段少泊【大师兄,你先?】

顾辞久【闲着也是闲着,满足一下甲七的愿望反正也是顺手的事情。】

段少泊【我得了甲七的气运,他是个好孩子。】

系统【(⊙o⊙)呃……师兄,小师弟,你们既然都不知道甲七是谁,那怎么可能知道他想要什么?】

顾辞久【提醒你一下,原剧情里,屈无心放甲七离开过一次。】

现实中,顾辞久已经一个转身,带着他的影卫们回正殿了。

获得自己的影卫,从仪式上来说,他是彻底接受了蒹葭宫的权柄,但实际上哪里是那么容易?如今蒹葭宫的高层已经习惯了一个不作为的宫主,顾辞久可不愿意真的被当做泥胎的偶像一样!

争权逐利的愉快生活就要开始啦~~

至于系统,它乖乖的翻原剧情了。

顾辞久新宫主上任的第一项决策……

“开武馆?”左护法惊叫出声,下面有人想笑,又不敢笑,“宫主,咱们蒹葭宫乃是大派,是真的无需开武馆敛财。”

“武馆确实是敛‘才’的,但此才却非彼财,乃是人才。本座问你们,一个江湖宗门的建立,到底是为了什么?”

现如今各地的堂主还没走,所以也都让顾辞久叫来的。这些堂主不比常年在蒹葭宫的老人家们,心里冲劲还足,尤其其中还有二十多的年轻人。当下就有人喊了起来:“号令江湖!”“一统天下!”

顾辞久笑,这江湖世界里的门派就是莽,这话都能说出来。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也不尽然。开宗立派的原因就是不同的,有的人为的是能通过门徒传承自家的技艺,传递自己的学说。有的人是为了进一步发展自家的权势,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还有的人,却是形势所迫。到了咱们蒹葭宫,当年老祖宗家中乃是巨商,他自己也是武学奇才,这才年纪轻轻就创立了蒹葭宫,是为了施展抱负,但也是为防怀璧其罪——与其等着旁人起了坏心思,不如我先让自己有能耐自保。”

他语气平缓,一字一句缓缓道来,倒是让在座的无论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都跟着点了点头。

“不过,也正是因为老祖宗行事亦正亦邪,又有人觊觎《拂霜摘露》,蒹葭宫一度让正派给打成了邪教。可偏偏的,就是被打成邪教的几十年间,咱们蒹葭宫发展得最为迅猛,诸位可想过,这其中的原因吗?”

上一章:第317章 下一章:第319章
热门: 我的公主重生了 队友除我都是gay 小山村的诱惑 总裁爹地超给力 婚托男女的非常私密 没人要的白月光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弄巧成缘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