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上一章:第316章 下一章:第31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原主这个十五公子, 要不了几天就要凉了,但顾辞久来了, 他就凉不了了。而且他还要把自家小师弟救出来!

段少泊却很坚定的拒绝了顾辞久的救援行为【大师兄!别来!】

顾辞久【小师弟, 你不用担心我的立场,我还是有能力把你救出来的!】

段少泊【不!大师兄!我想当影卫!】

顾辞久【啊?】

段少泊【我想……试试当忠犬的感觉……】段少泊声音越来越低,他也是很不好意思的, 【……让人挺兴奋的……】

顾辞久【你确定?】

段少泊【确定!】

顾辞久让自己显得更严厉,更可怕一些【我要是做了宫主,可是能把你捆起来打屁股的!】

段少泊【……打得我走不了路吗?】

顾辞久【……】

刚鲤鱼打挺站起来,保持着站住不动姿势的顾辞久,慢慢流下了幸福的鼻血。

看见了够刺激流鼻血的系统:(`Д)!!好恶心!

“十五公子!十五公子你怎么了?!”伺候顾辞久的小厮听见动静推门进来, 看见顾辞久此时的情况,顿时大惊。

“鼻血而已。”顾辞久坐回床沿, “这几天火气大。”

“那小的去药楼给您要上一副败火的药?”

顾辞久挑眉:“前日你说知道强筋骨的秘方, 大前日你知道我睡觉不好要给我拿安神的药,你这么喜欢我吃药啊?”

小厮一惊,有瞬间没控制住脸上的惊慌,毕竟他只比原主大两岁:“十五公子您说什么呢?小的这不是担心您的身体吗?”

“你在潜宫也是成绩靠前的, 有几门功课比我也好得多,原本十五公子也有一拼之力。我素闻你是个心气高的,你落选了却竟然还愿意来伺候我吗?”

“十五公子也知道了我是个心气高的,我若是留在潜宫, 最多不过是个小头目,可若是跟着十五公子, 若您能有大造化,那小的说不准做个护法!”

“做个护法啊?”顾辞久敷衍的笑笑,知道小厮是言不由衷,但也懒得多说了,“你先出去吧,与老师说,我要闭关几日。”

“是!”小厮自以为蒙混了过去,忠心耿耿的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顾辞久【小师弟,注意好自己的身体。】

段少泊【大师兄放心吧,我等着做你的暗卫。】

顾辞久本来也不担心发生什么把一群孩子困在一起,只允许一个人出来的状况。

原剧情虽然有甲七训练的部分,但也是三言两语,描绘艰苦和那种高强度训练,对身体的破坏,表示他的病根很早就存在了。

所以到底影卫这么训练,就是自然进展的,自然也是最合理贴近现实的。

影卫可算是蒹葭宫每一任宫主最核心,也最信任的一支力量,影卫们彼此之间也是互为手足,彼此依赖信任。

若是养蛊一样养出来,谁都能不择手段杀掉的人,他怕是连信任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吧?若是跟其他有相同经历的影卫待在一起,彼此都知道对方是怎么活下来的,那怕是脑子里想的就只剩下怎么在对方杀掉自己之前先动手了。这种人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戒备和憎恨,如何让他们彼此协作,如何能够让一宫之主去信任?还让他们守夜?真不怕跟人相好,最快活的时候,让人一刀割了脖子?

段少泊顿了一会又说【我还挺期待你把我点出来呢。感觉……挺浪漫的。】

原剧情甲七对屈无心一见钟情,就是在屈无心去选自己影卫的时候。那也是影卫一生中,最快活,最疯狂的时候,那一天,他们重获新生。父亲和母亲给了他们血肉生命,却是主人让他们离开影殿地狱,重活新生,从鬼变人……

顾辞久【小师弟等我!】

再睁眼,顾辞久压了压自己心里想要见到小师弟的强烈渴望,塌下心来练功。

却说顾辞久的小厮,他满脸焦急,一路火急火燎的跑到了宫学。今天在这讲课的是左护法:“十五公子呢?”

“十五公子说、说他要闭关一段时日,勤练《拂霜摘露》……所以……”说这话的时候,小厮两只眼睛乱转,一脸心虚。

这时候如果左护法问一句,那他必定会半遮半掩的告诉左护法,十五公子喜书画,这几天都是日夜不辍的,多的他却不会说的,他是十五公子的忠诚下属如何能说十五公子的不是?

可是左护法没多问,他只是点了点头,就让小厮走了。

一连三日都是如此,可明明左护法没问,外界却已经有了传闻,说十五公子胆小又惫懒,所在他自己的院子里,不敢也不愿外出,连学习都以闭关为名逃掉。

小厮这一天甚至懒得到顾辞久的门前做出询问的样子,直接早晨起来就朝着宫学跑。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愁容满面,路上遇到旁的仆人,他就一边哥哥姐姐的叫着,一边摆出一脸苦笑。

今日的老师是吴长老,与前几位没多问的老师不同。吴长老最喜欢的就是教育小辈,一听小厮所言,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因为早年间受伤,吴长老的武功上再无更上一层楼的可能,他也不善经商,唯一的儿子更是在与某门派起了冲突时伤重而死,老妻也早就故去。吴长老就把全副精力都放在了教养小辈上:“他是真的在院中闭关参悟心法?”

“这……应该是吧?小人……小人也没看见啊。”这几天揣摩的,小厮如今演技更是惊人,那心虚又不敢言的模样,再真实也不过了。

“真是……”吴长老一怒,刚要说什么,突然却被一道童生打断:“好个刁奴,真是害人不见血啊!”

声未断,人已落地,吴长老就见一个穿着黑衣的小娃娃落在了跟前,这娃娃长得粉雕玉琢的,就是头发黑白参差,一双眼睛也好像害了病一样,起了一层白白的雾。

吴长老却是大惊,他历经两代宫主,《拂霜摘露》练到第三重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等到了第六重,练功者的头发就要全白,瞳孔也是彻底成了白色。

但他还觉得有点不信,潜宫里的孩子是不能练《拂霜摘露》的,只有被选为公子,才能见到前三重的秘籍。可他们成了公子才多久?有十天吗?

吴长老还想试探一二,这娃娃眼睛一眯,隔空一掌拍来。吴长老知道这不是冲着他来的,忍住没动,却还是起了一身的寒毛,那小厮则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他没死也没吐血,但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双手抱膝抖如筛糠,山下牙齿嗒嗒作响不断磕碰,头发更是在盛夏里起了一层霜来,只是这霜很快便融化掉了,倒像是他被一头露水打湿。

这再也做不得假,必然是突破了《拂霜摘露》第三重,且看他这威力,比吴长老见过的两代宫主第三重时,还要强上几分!

一巴掌把小厮拍倒,顾辞久对着吴长老拱拱手:“在长老面前失礼了,是在下驭下不严,让长老见笑了。”

吴长老再如何的古板,却也知道小厮吃里扒外,乱嚼舌根的事情,怪不了顾辞久。他才多大,当上公子又才有几天?

这些公子如今的身边人都是从潜宫里带出来的,小厮到底跟他们是不是一条心,人品心性如何,就完全得看运气了,这也算是对于公子们的一项考较。

按理说,这直接将人打杀了,该是最差的处理方法,但是……看看顾辞久花白的发,发白的眼,算算他的年纪,再算算他接触了《拂霜摘露》的时间。

吴长老咧嘴一笑,满脸的褶子更显得层次分明:“十五公子做得好,这等背主之人,就该如此!”

顾辞久也一笑,对着吴长老一礼:“谢长老教诲。”

蒹葭宫便是归在了亦正亦邪里头,但骨子里也是邪教啊。邪教讲究的是强者为尊,弱肉强食。且他们蒹葭宫虽然没有摆在神龛上的妖魔,可其实,宫主就是蒹葭宫的神。即使宫主最多三十几年,甚至几年就要换一任,但相同的是坐在宫主之位上的那个人,白发白眼,武功盖世!

蒹葭宫的宫主,外人可能还想着是某某人,对于蒹葭宫的宫众来说,却只有神魔一般的宫主。

做着一宫之主,文韬武略什么的还在其次,到最后还是得归结到《拂霜摘露》上来!

顾辞久与小师弟一直以来都是做的好人,可对于魔教,他不但知道,还知道得很多……

与吴长老进了宫学,到自己的座位坐下,顾辞久这便开始了他久违了的学生生涯。

小师弟这边,却才是重点。

他今年比顾辞久大了三岁,周围的影卫却比他还要大上三四岁,从甲七和屈无心的年纪算,他们这届“毕业”还得有十年左右,应该正好就是屈无心那一届,即甲七也在这些影卫学徒里头。

就是……是在认不出来是谁啊。

“愣什么!快从药池里出去!”段少泊正拿眼扫着周围的人,眨眼还不到的功夫,就挨了一鞭子。

抽鞭子的人戴着轻慢獠牙的鬼面,这里所有的非预备役都戴着鬼面,就是打头的几个,也不让预备役们称呼他们为师父,只叫鬼面人。鬼面人的鞭子是特制的,形如九尾猫鞭,但更细,浸泡过药液,抽在身上只会有细细的皮肉伤,可却灼烧热辣,痛感十足。

偏偏挨了打,还得叫一声:“主人!”这也是规矩,他们挨打的时候,就得这么叫。

因为是真疼,段少泊也是真的很少体会这种疼痛,所以声音有些发颤,莫名的还有点点羞涩。

他赶忙出了药池,这时候他不单湿淋淋的,且全身上下就有一条底裤,朝前走三步,前方就是个木制单杠、,段少泊自觉的双手抓在横杠,又有两个鬼面人出来,拿着横木在他们身上抽打。这是要打开刚才泡了药池的药性,横木打在身上是不疼了,但是酸、胀、麻,还不如挨鞭子呢。

“你们这些无主之鬼!”边上有人挨了抽,叫的主人凄厉的真如索命的鬼怪一般,“叫得太难听了!”鬼面人不但没停,手上还连抽,抽得挨打之人,痛哭流涕,把主人也叫得如泣如诉,这才停了手。

段少泊暗暗在心里承认错误,这种状态挨鞭子,只会更痛苦。

系统【QvQ小师弟,你真的不要我去向宿主告状吗?宿主现在吃香喝辣,他能把你弄出去的。】

段少泊【真不用。】

系统【QAQ小师弟,难道是你被宿主那个大猪蹄子培养出了什么特殊嗜好?】

段少泊【怎么可能?别胡思乱想!】

段少泊挨完了打,刚才打他的两个人,驾着他的胳膊,把他朝前拖,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是这个样子。浑身酸麻、热胀,是彻底动弹不了了。单杠的前头是个草蒲团,他们被摆成个五心朝天的姿势打坐。

这是他们这些身体还没长成的影卫预备役每十天都要做的,最重要的功课。通过这样的过程,他们的筋骨、肌肉都会被刺激着成长,再加上锻炼,成年之后的影卫,身材都是一般无二的高挑颀长,肌肉匀称,但也落下了一身的病痛。

蒹葭宫出师的影卫,是二十到二十五岁,影卫的最佳状态是二十五到三十五岁,过了三十五,身体状态就会开始下滑,不能再做影卫了。若是好的,若是好的会被分派去影宫、刑殿之类的地方,换个名字做点杂事,最惨的就是被安排去做药奴了——这一切的前提还得是影卫能活到三十五岁。

“拖走。”段少泊耳边突然响起了声音,吓了他一跳,不过叹气听见了身边人嘴巴被捂住,还有轻微挣扎的声音。

影卫的淘汰率是极大的,有的人天生体质问题,到了一定限度就没办法吸收药物了。被淘汰的影卫不会去做侍卫,而是会被废掉武功。因为影卫特殊的训练方式,废掉武功后很大可能是毙命当场,若还能活,那也要成了个气虚体弱的废人。蒹葭宫有个专门的村落安置这些人,不过他们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没人照顾自生自灭的下场必然是极其悲惨的。

按理说在此之前这些淘汰者也是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培养出来的,当影卫不合格,当个侍卫或者当杂役总没问题吧?

段少泊猜测,要么是淘汰的影卫身上出过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要么是防止有影卫故意让自己淘汰不想去做影卫。

说起来,影卫大多来自于蒹葭宫通过各种手段收拢起来的孤儿。这些孩子,天赋最出众的男孩,被送去了潜宫。

姿容姣好的男女都被安排去风流殿了。风流这名是容易引人误会,那里也确实会教养出伎子来,可其实更多的是琴棋书画,男孩多了射猎,女孩多了刺绣。与朝廷的世家子弟一般,之后这些人多有放出去的,之后干什么,那就是教内的机密了。

若是太丑或者太笨的,就是教内的杂役粗使了。

孤儿里比例最大的,上不上,下不下的那一块,就都进了影殿了。结果却是五十多个人里,才能出一两个影卫。

打坐了一个时辰,众预备役站了起来,总算是能吃东西了。影卫忌口的多,但吃食拿到这个世界来说,也是很不错的,肉食是不能少的,还有大骨汤,每个人都是要喝的,高强度的练武,没有充足的饮食,绝对是撑不下去,否则为何有穷文富武,又如何那么多人会要投入名门大派呢。

他们吃之前,还得跟祷告似的,端端正正跪在地上,朝着正殿的方向三跪九叩,口称:“谢主人辞饭!”

只是他们吃的东西,除了盐,偶尔有姜,却没有葱,没有蒜,更别提辣椒之类的调料了。段少泊的的口味让顾辞久给养刁了,他挨打没后悔,吃了两口只有盐的白煮肉,恶心的倒是后悔了。

小师弟后悔了,但小师弟我不说!╭(╯^╰)╮就是这么倔强!

小师弟不知道,他吃饭的时候,系统暗搓搓的戳了顾辞久【宿、宿主QAQ,小师弟好苦啊。】

顾辞久这时候也在吃饭,伺候他的小厮是没了,吴长老就叫了个老成的仆役的伺候他,这人有个特秀气的名字,叫苏荷,三十多岁的年纪,高高瘦瘦的,肤色很白,却说不上多好看,甚至还有几分阴恻恻的意思。

“吴长老匆匆忙忙的就让小人过来伺候公子,事前什么都没说,真是马虎得很。”苏荷把食盒放下,小心的取出里头的吃食,“小人也不知道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口味,酸的、甜的、辣的、咸的,就都给您取了些个,公子今个儿先将就着,到了晚上那顿,小人再给公子弄些好的来。”

“好你个小荷花!倒是编排起我来了!我这半刻钟前可还是你的主子,你可真是丧了良心了!”宫学里的老师和公子们都是在一块吃的,吴长老听得清清楚楚,张嘴就骂,可脸上带着笑,语气也是亲近居多。

苏荷他们家不知道有多少代,都是蒹葭宫中的仆役了。他的兄弟姊妹,乃至他自己的儿女,也有送到各宫各殿去的,如今虽不知道到底如何了,但这蒹葭宫中的众人,便都是他的兄弟姊妹,也都是他的儿女。

如苏荷这种老仆,即便武功差,身份低,可在蒹葭宫中却自有他们的体面。

“我早就跟您说过十五公子那边伺候的小孩子不地道,是学坏了的。潜宫出来的小子们心气都高,每回都有走错了路的,倒是不算新奇。但我可是听说了,那小子今日又来搬弄是非,还险些就将你糊弄了过去,显见是你将我的话当做了耳边风!若非公子天赋异禀,怕是要被你这老不修从闭关的房里摘出来,按在地上打屁股了,真是老糊涂!”

“刁奴!刁奴!”吴长老被说得脸红,以烧饼遮面,不说话了。

其余公子低着头,就当没听见,有几个公子却忍不住瞟了一眼他们自己的小厮。

他们刚从潜宫出来,即便知道自己是公子,要当上宫主就得斗败了他人,可还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小厮。

不久前还都是同窗,有的小厮在某些功课上还要高过公子们,他们也还没学过驭下之道。就算是几个年纪大老成的,也只会拿过去的同窗之谊笼络,如今看来……好像自己做错了?

小厮们也都低下头,不止顾辞久的小厮心里不服气,他们也有。就是顾辞久年级最小,(之前)看起来最没分寸,也是顾辞久的小厮最傻,所以才让他先跳出来罢了。

如今的苏荷,看起来虽然也与吴长老没大没小,还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有些话过分得很了,但就不会让人觉得是奴大欺主,而是主仆的情分。

对呀,主、仆……他们还惦记着潜宫里,自己也曾经有过的威风,但哪里就还是像过去一样了?身份就是不同了啊……

把这些公子和小厮们都点了一通,苏荷回头,就看见顾辞久张大嘴,一口把个巴掌大的圆圆的烧饼咬成了个小月牙。他只道顾辞久闭关三日,虽有内力打底,到底年纪小,这是饿得恨了,赶紧把两个肉菜放到近前。

顾辞久果然吭哧吭哧的吃得凶狠,苏荷却不知道,顾辞久这是拿吃的撒气呢。

系统把小师弟的经历,给他做了个节选,脑内小电影放得清晰无比。

顾辞久【以后每天早中晚,你都把之前小师弟那边的事情现在这样,播给我看。】

系统【哎?!宿主你不去英雄救美?!】

顾辞久【我敢去,但小师弟不想我去。】

系统【[○`Д ○]小师弟不想你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师弟受苦啊!】

顾辞久【你不明白……这是上个世界的情况,吓着小师弟了。这个世界我们俩身份要是兑换,我一定撒泼耍赖让小师弟赶紧把我救出去,但现在这个样子,小师弟是必然要以自己的能力做些什么的。】

上一章:第316章 下一章:第318章
热门: ABO特浓信息素 女公务员的日记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腹黑老公,别傲娇 虫族进化缺陷 欲望村庄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