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上一章:第313章 下一章:第31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最终选择的山脉就是从古至今, 在华夏都充满了神话色彩的昆仑山脉。本来昆仑山脉就有自然保护区,这次国家干脆把自然保护区的范围画大“一点”, 整体都画为自然保护区, 开始迁移山脉附近的民众。

这也是为什么,段少泊说二三十年后才要立灵眼,可现在就要定下地点的原因。前期准备工作, 可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

第五次进入玉佩空间,张墨已经没有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害怕了,不再主动要求顾辞久把他弄晕,他浮在半空,百无聊赖的看着头顶上那个小洞朝外喷涌着灵气。

看喷灵气也看腻歪了, 张墨就看顾辞久,过去看这顾辞久是觉得他是救命的稻草, 现在时间长了, 嫉妒感就涌上来了,看起来他们俩年纪也差不多,凭什么他就是能长生的修士?!

“我说,顾大师, 你在这里就没动过地方吧?你真不会长痔疮吗?”

顾辞久还是刚进来的时候那身T恤加牛仔裤,头发已经长到在他盘膝的时候披在了地上,且他的皮肤变得特别的细腻,发着光的白, 明明是中不中西不西的模样,他整体看起来却不会觉得不和谐, 只觉得他这人浑身的仙气。外头的段少泊也是这样,不过,段少泊的容貌气质更温和一些。

虽然确实有人说恩情长了也就淡了,但那至少也得几年吧?现在半年都还没有,张墨就半点也不记着恩了。

“张墨,你不用再来了。”

“啊?你能一个人镇压这里了?!”张墨大喜。

“不,事情比我以为的要顺利,魔头的灵智不久前已经被我彻底击碎,此处尽在我掌控中,今天你来,是最后一次。”

“你、你把我的空间给抢走了?!”

“……”虽然一早就知道张墨是个什么性格,更是从来都没在这人身上寄托什么希望,但顾辞久此时此刻,还是无语了片刻。

这真的是无耻到神奇的地步了。

要是一个多月之前,顾辞久还要忽悠一二,今天吗……

话都懒得多说,张墨正指着顾辞久要再骂他几句呢,突然景色变换,让他忍不住摇晃了一下。张墨反应还是很快的,他站稳之后就立刻憋住脸上的表情,心里想着:我不给他们传话,那就一切照旧!总得有人求我!

原本安安稳稳放在桌上的玉佩,却飘了起来,且从里边传出顾辞久的声音:“小师弟,该找地方安放灵眼了。”

张墨伸手去抢夺玉佩,可那玉佩就跟是虚幻的一般,他手指直接从玉佩中间捞过,什么都没捞着。

这屋里可不只是他和段少泊两个人,老张就一直都在。而从三个月前,就有“病人”也会准时准点的在玉佩喷涌灵泉的时候,来到基地。

虽说到现在还是有人对灵气治病这事表示质疑,觉得应该长时间观察之后,再做决断。但有的人等不了长时间观察了。或重病,或年龄,或因为各种意外,总会有身体状况活得过初一,活不过十五的,或者生活质量差到了一定程度,活着实在太过痛苦的。

这些人愿意冒一冒风险。

事实证明,这不是风险,是正确的决定。灵泉浸染过,身体的好转是从里到外的,不只是大幅度,而是彻底!

肝癌晚期,躺着进来,病人在病床上突然便血不止,以为要凉了,可病人之后苏醒,不出两天,已经能下地遛弯了,照影之下,肝脏恢复正常……

半身瘫痪患者,躺着进来,十分钟后双脚感觉到了剧烈的麻痒,三十分钟后,可以自主站立,经过半个月的恢复训练,跑跳都已经没问题了。

老年痴呆症患者,完全无反应的人,突然泪流满面,当场就要给老妻打电话。

除了病人,还有照顾病人的军医与护士,以及少量防止意外发生的战士,另外……还有一个个盘膝打坐的学生!

他们现在可是在基地的大礼堂里,人是最不缺的,且现场无比的安静,玉佩里传出来的声音,大家可是可都听见了。

老张直接就让人上来,把张墨拦住了。

张墨又踢又打:“你们TM是觉得用不上我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们!你们都被骗了!顾辞久根本就没压制住魔头!他是被魔头附体!他这是要跑出来!他要祸害全天下!”

段少泊将玉佩握在手中,看也不看张墨。与顾辞久一样,若是一个多月前,他现在少不了要想法子安稳住了张墨,现在却已经没有必要了。

就在昨天,张墨气运的八成彻底入了顾辞久的掌中,也是同时,系统带来了这个世界彻底安全的消息。

灵眼这事,张墨是参与者,也是付出者,只要他规规矩矩的,好处就必定是少不了他的,至少下半辈子不用愁了。可他这是过了几个月安稳的好日子,眼看着事情平稳,玉佩空间稳步被净化,他就再次起了贪念了,可真是标准的贪心不足蛇吞象。

不过,若是没有气运转移,大师兄自然也不会让事情这么平稳,该是隔三差五的都会折腾出点动静来,让张墨依然避之唯恐不及。

段少泊笑了笑:大师兄的演技,从来都是顶尖的,单只看他想不想演而已。

张墨直接被押出去了,段少泊也站起来回房间。老张立刻赶上来:“现在这个时候安放灵眼,真的不早?”

“如果你们觉得太早,那也可以再等一段时间,我们不着急。”

老张了解的点头,这是“时间你们定”的意思:“那么,以后每个月还会喷吐灵泉吗?”

“我问问大师兄。”随后老张也没看段少泊说话,可走了几步路,段少泊就又说,“大师兄说,每月还是会放灵气的,玉佩里边灵压有些不稳,只是不会像现在这么浓烈了。”

“那作用会不会降低?”

“不会。这个不用问大师兄,我也能回答。”段少泊笑笑,“其实那些病人吸收的灵气,还没有你们这些人吸收得多,就算每个月的灵泉降低到今天浓度的一半,他们也依然能够痊愈。”

“哦……”

“而且,今天张墨其实也说了一句真话,灵眼的放置提前了至少十九年半,确实是不太让人放心。所以,大师兄提议可以安置一个小灵眼,作为试点,老张你可以向上级汇报一下。”

老张眼睛一亮,赶忙点头。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上级正在接待客人。

除了狗大户之外,不少沙漠国家都派了使者前来,商谈引进华国最先研究出来的绿化技术。→_→半年间,华国用做试验的那片戈壁都快变成雨林,并且绿化面积在稳步扩张,谁能不眼红呢?

也有一些环境组织之类的人发出了抗议,认为华国的做法是违反自然的行为,地球就应该是沙漠与雨林同时存在才是正常的生态!防止土地沙漠化是对的,可是依靠非自然的力量在短时间内,把沙漠雨林化,必将会给世界带来危险!

不过这些反对的人士,看起来就是一副不太聪明的亚子(非错别字),让他们慢慢叫嚣,就当成没看见吧。

虽然华国自己家里也有逗比跟着这些环境组织一起抗议,不过这些自家的不省心玩意儿,看起来直接就是傻子的亚子,那就一起无视吧。

三个月后,北方的某野生动物园,因为经营不善而暂时关闭整改,虽然电视和网络上都有动物园关闭的消息,但还是有不少人没注意,在节假日跑来玩,却无奈败兴而归。

“不是吧?这么惨?!”

“我都说了这动物园关了,你们非说不是,白来一趟吧。”

这有六个大学生,也正在彼此埋怨。开车的司机调转了车头,可原路返回开下去几百米,他突然一打方向盘,车子从小路拐进了野地里。

“你干嘛啊!”

“总不能这么白来一趟吧?反正也是野生动物园,不需要什么导游,它关门了,咱们自己玩。”

“我不去!你车停下来!这里边可是有老虎黑熊的!”

“你胆子也太小了吧?”

“胆子小也比丢了命强!”

六个年轻人打了起来,车子在野地里画起了蛇,最后随着六个人的惨叫,这次大头朝下,陷进了一出草坑里。

“艹!都有病吧!这得亏是陷进草坑了!这要是有水,全TM的得喂王八!”

“艹你!谁让你不停车的!?都说了不去,你还一个劲开!你想送死凭什么拉着别人?!”

两个男生下了车,你推我搡,眼看着就要打起来。

“干什么的?”

“干你娘!干什么的!”

两个男生气冲头顶,根本没反应过来多了一个声音,有志一同的大骂完后,正要接着打,突然就一块被人按肩锁臂的押住了。

“哎呀呀呀!”头碰着头,难兄难弟这才看清,这窜出来的人分明穿着军装,甚至还斜挂着枪,“兵、兵哥哥!我们是良民啊!”

有个兵哥哥才十八岁,年轻得很,听这位的惨叫,差点没笑出来。还是被班长瞪了一眼,才憋住了。

之后这六个大学生被押进了一辆野战指挥车,问明白了身份,做好记录,还被关了半天小黑屋。等到第二天早晨,他们校领导亲自包了一趟,才把六个人领走,但回校也是要记过处分的。六个昨天还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就算是发现车子还给他们了,也半点都高兴不起来。

开车下山的时候,六个人也没了昨天来时的兴高采烈,但也不敢继续争执打架了,只是车窗都打开了,挨着窗户做的都朝外看,挤在中间的,也低着头,车里沉闷得很。

突然,一道风吹过,轻柔的就如薄纱滑过……

六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却不冷,而是一种舒畅感,这舒畅带走了昨天晚上辗转反侧一夜没睡的头疼,甚至让他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一想自己回到学校即将面临的全校点名批评,外加记过处分,六个人刚翘起来的唇角,就又弯了下去。

有他们看不见的细小黑点,从几人身上溢出,随着他们的前行,掉落一地……

野生动物园的某处,一座貌不惊人的小房里里,这个世界的第一处宝地刚刚被人为的建造了出来。

老张左看右看,却只看见了水泥池底,反正肉眼是看不出来有啥不同的:“这就是灵眼了?”

虽然段少泊之前说普通的房子就成,但最终还是在他指定的地点,建了个小池子,原来以为多少池子里能接一点灵泉,谁知道啥动静都没有。

“灵泉的泉水可没那么容易得到。而且,现在只是刚刚放下灵眼,今天白天的午时,今天夜里的子时,才是动静大的时候,要山上的所有人,都不要惊慌,注意安全。”

“嗯。”

段少泊说午时才有动静,时间过了十点,动静就已经来了——越来越热。

这热却不是温度上的,现在是早春时节,因为各种温度计上显示的,都是正常的15度,但所有人的真实感受,别说15度,25度都止不住。人人都热得满面烧红,还不出汗,喝凉水喝得肚子快破了,把水浇在身上,也一点都不凉快。

不只是人热,动物、植物和昆虫也热,没迁走的食草动物吐着舌头瘫在地上,这温度里刚刚复苏的虫子噼里啪啦的朝下掉,早春刚发出绿色嫩芽迅速枯萎成了黄色,一些树木如同遭遇大旱一样,树皮都干裂打卷了。

有人直接昏了过去,只能被尽快送下山。

可老张,一半的学生,还有两队长年跟着段少泊,也就是从最初的基地,跟到戈壁基地,今天又跟着来的士兵,他们也觉得热,却又觉得很舒服,就像是大冬天里烤火一样。

到了正午时分,山上只剩下他们这些人了,众人终于出汗了,且一出就止不住,汗出如浆,眨眼就全身湿透。同时只觉得小腹烧起了一团火,渐渐的烧遍了全身!

众人早已一起坐下打坐,恍惚间,老张听到了粗重的呼吸声,却不是他周围的谁,而是来自屁股底下的山……

老张挣扎了一下,就要跳起来保护段少泊,保护灵眼,或者逃命!

可一股子力量突然就从肩膀上压下来了,还有明明是段少泊,但听起来却充满了厚重威势的声音穿进了耳朵里:“无碍的,且坐下……”

老张哪里是谁说什么就听了人,警惕心极强,依旧要挣扎,于是又被猛地一按!老张只觉得被按得从高处坠落,却又不觉得危险,他仿佛化成了肋生双翼的鸟,这正是他自己朝下飞呢。

飞着飞着,终于在一块平坦的地方落了地,脚下的大地却又震动起来。

这次老张反而不着急了,他看清楚了,脚底下的哪里是地,分明是个巨大的卵,这震动,是卵里的生命,正在破壳而出。

震动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蛋壳破开了,一个婴儿向天空伸出双手,发出了生命中的第一声啼哭!

老张倏地睁开了眼睛,屁股底下的地面还是颤抖,那轰隆轰隆的哪里是婴儿的啼哭,分明是大地的轰鸣。可他这次不怕了,他知道,这不是地震,这是一个在这个世界里从未有过的生灵,正在诞生。

山下的人也在同时胆战心惊的看着这座不大的山,它就在他们眼前,发出巨大的轰鸣,不断的震动着。可就是一棵草,一块石头,都没从这山上落下来。

直到午时二刻左右,嘎啦啦一连串震耳欲聋,又让人牙酸的巨响中,这座小山被拉长了。

它从一座窝窝头一样的土山,变成一座斜菱形的石头山,待样子不再变化后,一道瀑布突然从菱形斜出去的一角上垂落下来。有绿色,从一开始的星星点点,到转瞬间爬满了整座山,几根一看就少说有上百年的老藤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从山的一头,直接爬到山脚,甚至延伸到数百米外,他们这些人的脚底下。

(⊙口⊙)在场的人,就算是早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的,现在也万分想要大喊一声“爸!妈!老婆!出来看神仙啊!”

段少泊睁开眼,却有一丝意外,年纪最大的老张竟然是得了最多好处的,他的修为已经是到了炼气中期,差一点就后期了。

灵山开眼,虽然便是在修真世界,也算是靠前的机缘了,莫说是炼气,有运气好的,结丹说不定就也过去了。可这是无灵世界,越没有什么,越渴望什么,天地都在渴求这灵气,凡人哪里争得过天地。这机缘也就大打了折扣。

而且,段少泊和顾辞久也不希望,这个现代科技发展得好好的世界,突然之间就整个歪到修真世界去了。那种情况,与其说是进步,还不如说是后退,所以修为低是好事。

老张站起来,也呆愣了片刻,现代人虽说已经掌握了改天换地的能力,可几个小时之内把一座山像是捏橡皮泥一样,整个换了个样子,也实在是超出人类的想象。

_(:з」∠)_事先的布置都白瞎了,蓝瘦,香菇!

跟上级联系,反应现在的情况,进行后续处理,这些都是老张的事情~

段少泊很开心的直接在灵山上给学生们讲课,等到夜里就又来了一波——正午是热,子夜是冷,且这回同样有震动传来,却不是山本身,而是山下的大地,待变动结束,斜菱形的山向下沉了一半,沉下山的巨坑转瞬间就被清澈的地下水填成了湖,又有淡淡的白色雾气在湖面上氤氲飘荡。

只剩了半截的山,如同脚踏流云的飞天神女一般……

山上的人们,由段少泊带着,直接用藤条从山上出溜了下来。落下来之后,老张本来以为要等岸边上的人去找个充气皮划艇之类的,谁知道湖上长出了巨大的银色的莲叶,段少泊一脚就踩上去了,回身还朝他们招收。

他们当然是跟上去啦~

到了岸边,回身一看,老张才看见山变成了什么样,就算有心里准备,他也当场倒吸了一口凉气:“段大师,这个是你特意做出来的吗?”

“不是,灵眼埋下,我如今的修为还不到可以自己按照自己的心思雕琢灵眼的地步。灵眼种下去,那就是放手由天地锻造了。”

“那能不能让它小一点?或者再朝下一点,直接沉在水里?”

“不行,现在这座山,这个湖,都如灵眼的脉络与根系,随便修剪,轻则灵眼萎靡不振,重则灵验败坏,就此枯萎。”

“明白了。”

“而且,这个灵眼太小,无法形成自体循环,即便有大师兄的玉佩将灵气注入灵眼,但也跟给作物施肥一样,施肥多了反而会把作物烧死,五年之内,这灵眼必定枯萎。这是我最后一次说这件事,但到底如何,还请尽早拿个章程下来。”

段少泊说完便离开了,老张除了点头之外,也做不了别的……

两天后,围绕着仙女山的研究与开发,正式开始。

段少泊不管其他人怎么琢磨开发的,他反正是已经带着学生们开始制作灵石,材料是材质最差的玉就可以,用自身的灵气向石头内部雕刻符文。

段少泊做的轻松,两分钟就能制作出20灵的一块,他的学生们却需要分成两个小组,折腾上一天,才能制作出15灵左右的一块。

做了二十块之后,段少泊让他们停了手。

“这是个手电。”他举起一个银色金属壳的迷你手电,“我只要它的壳,我们做个小玩具。”

他抓过来一块玉料,手指轻轻一敲,玉料上落下一枚纸薄的圆片,手向上一抹,浑浊的玉料顿时变得金莹剔透,还如发晶一般有丝丝光泽闪烁其中。在座的学生都知道,那并非是金丝,而是密密麻麻的小符文。

上一章:第313章 下一章:第315章
热门: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 万人迷小崽崽的修仙路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乡村美娇娘 乡村美人图 一个外逃富豪的发迹史 赠君一颗夜明珠 冠位团扇 共享天师APP 你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