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上一章:第312章 下一章:第31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如果顺利的话, 二十年左右,应该这件事就能达成, 所以, 张先生是不是跟上级反应一下,从现在就开始具体规划,准备一下了?”段少泊说着, 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卷图纸——话说这一大卷图纸,到底是怎么让他放进那么小的裤子口袋里的?

图纸打开,华夏地图,而且……是用水笔自己画的?

老张也学过绘图,但那是绘的简图, 这种山川河流跟卫星地图半丝不差的图,那可真是太强了!

活命有望的张墨也探过头来看, 同样惊了:“卧槽!强!不对……段大师, 你这什么时候画的啊?”

“来到这里之前画的,毕竟,大师兄要做什么,我很清楚。”

“哦……”张墨点了点头。老张却觉得有点噎得慌。

张默不知道这对师兄弟是一对, 老张知道啊。

“这红点的位置,就是放置灵眼的位置吧?”老张低头,专注于正事,“怎么河上也有红点, 灵脉不是在山上的吗?”

这些天,老张也是补了不少修真小说来着……

“是的。灵脉的脉, 指的是脉络,并非山脉。山川河流多为气之走向,在有灵世界,才多有灵脉形成。山川之灵,巍巍赫赫,笼四方。江河之灵,滔滔荡荡,通八极。”

老张:“……”

张墨:“……”

老张:“那个……段大师,能说明白点,山川和河流到底有啥区别不?”

“呃……”段少泊思考了一下,“白话一点说,灵眼放在山川,灵气是顺着山川的走向,向上,然后跟随气流,向四周扩散的。放在河流,就是顺着水脉,走向全国。”

“那是不是我们选择山川,就找一个在国土中间的。选择河流,就找一处流经全国的?”

“这倒是不需要。”段少泊摊摊手,“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是不要便宜了别人,如果不能控制自家灵脉的灵气,那我们那边的世界,各大宗门还如何开宗立派?你们选什么地方的山川河流都没问题,当然,选择别人家领土的就太夸张了点了。但只要是自家领土之内,就算是擦边的,也是没问题的。甚至你看领海里头,我也点了红点,那也是个不错的地点。”

“那么,我能具体问一下,灵脉出现会有什么好处吗?”

“首先,绝大多数疾病都会灭绝,人类的寿命应该能提高到一百三左右吧?其次,灵脉附近会生成许多天材地宝,建国后不许成精的规定,不知道可否放宽一点?第三,国内教学要加入修真学了。最后……最后那就是修真带来的好处了。我也不知道大师兄给你们演示过什么,那你们想要什么好处吗?”

“有什么好吃的吗?”

“军事上的好处!”

张墨虽然是讨厌,但从他问的问题就能证明,这家伙确实是个华夏人。

“好吃的有很多,多到我很难给你说。军事上的好处……可以建立天象武器的法器,你们想在什么地方刮飓风,就在什么地方刮飓风。可以防护敌人的导弹,灵气织成的,才是真的防御网!对了,你们可以派学生来了。”

“不是说修真要灵根吗?”

“修真要灵根,但学习相关的知识,并不需要灵根啊。总之,你们可以派人了。不能修真的,就单纯的学习概念和规律,能修真的,那就全都学。”

段少泊说的这些都是有录音的,老张半个字也不少的直接送上去了。

上面的人看到之后,觉得自己正面对一张好大好大的饼,可是这个饼……它是真香啊!

“怎么办?”

“派人去学吧。”

段少泊他们去的是北边的一处军事基地,基地在戈壁里头,四周方圆百里杳无人烟。

他们是直接坐着车,开进基地里边去的。按照张墨的性格,他应该很兴奋,可并不,他一路都无精打采的,甚至进了基地,都得让别人提醒,他才从车上下来。原因是他昨天刚刚刚被强拉进了玉佩里!

张墨比谁都在意一个月三十天的倒计时,但他就怀着侥幸的心理,觉得“万一”“也许”“可能”他不需要进去呢?可侥幸这个词,说明他本身也知道,发生的可能性极低。

于是,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三十天时间刚到,他就被吸进了玉佩里。在里边呆足了一个时辰,两个小时,这才被“吐”了出来。

别人倒是都得到好处了,尤其是护送他们的士兵们。那都是最精锐的护卫部队,但精锐也代表着刻苦的训练,这些士兵身上都有暗伤。结果张墨进去的地方用处了如烟似雾的灵气,这些人都染上了,有当场呕吐的,还有拉了肚子的,幸亏这些事老张和部分随行人员也都经历过,否则就要被误会成受到生化袭击了。

果然呕吐加拉肚子之后,兵哥哥们反而都舒服了,且一夜过来,今天早晨都开始蜕皮了,从头到脚的那种。本来一个个就是宽肩窄腰大长腿,现在还都变成了小白脸,不愧是华国最强天团!

对所有人都是好事,只对张墨来说不是,他一点都沾染不到灵气的好处,而且那里边实在是太可怕了!只有顾辞久盘膝的周围,土地从那种恶心的血液浸泡的腐烂紫黑色,变成了泥土的黑色,甚至还生出了两枚小小的草芽。可其他地方,依旧是一片污浊和恐惧!

顾辞久能在里边无恙,还能净化出那么一点地方,已经说明他是大神了,他应该是能慢慢的扩张领地的,张墨依然是哭成了傻逼。

尤其,还有黏糊糊触手一样的魔气,从人骨房里伸出来,要把他拽过去。两个小时,对他来说比两年都要难熬。

“下次准时进来,就不会这么折腾了。”临走的时候,顾辞久这么跟他说。

屁滚尿流的张墨当然是忙不迭的点头,可出来之后,他就怀疑,顾辞久是故意让那些触手抓他的——算是聪明了一回,猜中了。可那又怎么办?他得靠着人家才能活命啊!

他想着最好是让顾辞久跟老魔头同归于尽!可这念头刚出来,他自己就一个哆嗦。都说了就算老魔以后完蛋了,但地球开了灵脉,那就还会有妖魔鬼怪出来。虽然他更信任段少泊,但明摆着段少泊比顾辞久弱上许多,若是没有顾辞久,段少泊一个人,能保护柱他吗?

不行!还是让顾辞久越强越好!对方更强了,才能尽早劈开玉佩,张墨自己也能尽早解脱!

张墨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了,他还年轻,原本该有大好前程,如果没有现在这档子事,说不定他早就成功名就了。段大神还说玉佩对我的寿数有影响,

对!这么一想,他这么有才干,过去的事业却屡屡受挫,说不定就是这玉佩搞的!这玉佩把我的气运全都吸走了!

闭目打坐中的顾辞久陡然睁开眼睛,发出一声惊叹【小师弟!外边发生什么了?系统?】

段少泊一头雾水【我们现在到基地了。】

系统【正要说!宿主你还顶得住吗?!气运之子的气运突然大量向玉佩中转移!】

顾辞久【老魔头收到一部分,我这边也能收到一部分,能应付。这是张墨自愿的转移气运?是否以后他心想事成的能力会减弱?他以后想要气运了,气运还会回去吗?】

系统【是他自主转移的,转移的量到底有多少,以后气运会不会回去,我也不知道。谁让我是个废柴系统呢,嘤。QAQ】

顾辞久【总想着你自己是个废柴系统,小心跟张墨一样,心想事成了。】

系统【(⊙X⊙)!】

顾辞久【小师弟,你跟张墨说什么了?】他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让张墨想到气运上边去了。

段少泊【他从空间里回去就垂头丧气的,这两天都没说话。】

顾辞久【那就是他突然在心里想要把气运转让?】

段少泊【大师兄,气运若是被魔头吸去,是否会对你有危险?】

顾辞久【放心吧,张墨想的应该不是气运直接转交给魔头或交给我,而是交给这个空间,那在空间里,我和那个凭空而出的魔头,就各凭本事了。】

与小师弟说话间,顾辞久站了起来,他身周溢出丝丝缕缕的灵气,渐渐的,这灵气结了茧,顾辞久的人都瞧不见踪影了。灵气茧虽小,吸力却大得很,周围平静下来的魔气陡然沸腾喧哗了起来,从地上涌出,从天空洒下,甚至从空气里挤压出来,铺天盖地黑漆漆的如浓墨一般,被吸进了茧子里。

纯白晶莹的灵气茧,非但没有被染黑,反而越来越巨大,饱满,从枣核形变成了一个紧绷的椭圆,就如一朵随时都会绽放的花苞般。

之前在顾辞久打坐之地冒出的草芽,也发疯一般的生长。那果然就是在普通不过的野草,细细长长的叶子,随处可见却生机蓬勃,可长到半人高。开出的花仿佛碎掉的露珠,不仔细找甚至都看不见。野草结了籽,草籽掉落在地上,更多的也草长了出来。

魔气被吸干的土地,眨眼间就铺满了绿。

与魔气接壤之处的草,枯萎了一圈,可很快就重新变得茂盛起来,鲜活的绿压盖住了枯萎的黄与腐烂的黑。

绿草开始在吸纳魔气的风中摇曳,如绿色的波涛温柔又澎湃。外围出现的魔气,甚至在野草的浪涛中被打成碎末,等不到被灵气的花苞吸收,已经被野草吸收,有些野草长了斑,变成黑黄色,很快枯萎,但它们的空缺转瞬间就被同伴占据。新生的野草,更加的苍翠,更加的健壮。

草地的上空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灵气雾,看似一戳即破,实则就跟这些野草一样,坚毅又柔韧!

系统【宿主!ヾ(oω)一个月到惹,又要请张墨进来做客惹!】

顾辞久【嗯……】

他睁开眼,周围的景色陡然一变,这里又恢复成了一个月之前的模样。虽然不知道张墨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这一个月,顾辞久收到了大量的气运,那就说明事情的方向没错。以这个量来说,再有一个月,张墨的气运就彻底干掉了。

张墨一声惨叫,进入了空间,看着周围的景色,眼泪就下来了:“顾、顾大神,怎么这里一点都没有变化啊。”

“有的,只是你看不出来。”

“那、那要彻底击破这个空间要多久啊?”

“二三十年便足够了,滴水穿石,你不要着急。”

张墨怎么可能不着急?可他不敢跟顾辞久说再说其它,只能讷讷的点头:“是、是,辛苦顾大神了。”

“你要是害怕,这两个小时我就让你睡过去吧。”

“哎?这个好!这个好!”

顾辞久手指一点,张墨高高兴兴的就睡过去了,他不知道,他一闭眼,这周围就恢复了方才青草碧绿,生机勃勃的景象……

顾辞久朝张墨所在的方向一指,张墨头顶出现了一个手指头粗细的小洞,汹涌的灵气顺着这个小洞流淌了出去,他随手一抓,却是抓了一把魔气,也朝着那个小洞扔了出去,莹白色的灵气流里多了几点黑。

系统【宿主,你干什么把魔气也扔出去啊?!】

顾辞久【仙魔制衡,才是有灵世界的生存之道。小师弟,你那边如何?】

段少泊【一切OK~大师兄你是最胖的!】

顾辞久【不,小师弟,你才是最胖的,我亲手喂的!】

系统【……】

上回溢出的灵气是云雾,这一回直接就是喷泉!有两点液化的灵气直接落在了老张的唇边,浓郁的说不清是什么的香气,让老张下意识的就是一舔,瞬间,难以言喻的舒适让他口申口今出声。

从舒畅中恢复过来,老张再次确定这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见过嗑药high的人,那些人的high是失控,是丧失理智。他感觉的舒畅,理智反而更加的清明。

视线准备好的十几个小玉瓶里,已经盛满了灵气。老张听段少泊的吩咐,赶紧把这些小瓶子塞满,而段少泊现在正忙着把如浆液的灵气,注入到几块虽巨大却质地拙劣的玉石中。

“老张!快跟上边说调卫星过来!这次的灵气质量太高,要不了多久外头的戈壁就要变绿洲了!”

老张觉得……没那么夸张吧?可还是第一时间出去了。他刚出门基地指挥的通讯就进来了:“老张!你那怎么回事!别告诉我外边那是你折腾出来的?!”

此刻,基地外正下着毛毛雨。这不稀奇,也不是最大的雨,这里虽然少雨,可间隔几年,还是会下雨的。但每一滴雨落在地面,地面就会生出一点绿,那就不正常了。点点滴滴的雨水落下,不过几分钟,外边已经是生机勃勃。

绿色的草是最多的,红的黄的紫的花儿,灰色棕色的蘑菇,棕色的荆棘,深绿的仙人掌,还有……树!依稀正是生长缓慢却又生命力旺盛的胡杨树,却就在眼前眨眼间已经顶天立地!还有哗啦啦的流水声传来,不知道从那里,涌出了一股清澈透亮的溪流,同样是眨眼间,溪流已经汇聚成了一处如镜的小湖。

老张已经紧急通知了上级,但是……仓促之间调集卫星哪里遮盖得住?

_(:з」∠)_偏偏还正好有A家的卫星路过!A家最喜欢的就是盗摄,想不被发现有点困难吧?

华夏稍微有点紧张,各方面都准备好了应对A家的刁难,可A家根本没反应。当华夏以为A家根本没注意到戈壁的状况时,沙漠生活的某狗大户来访问了,并且悄咪咪的问他们的接待人员:“喂~你们国家是不是已经研究出了快速绿化的技术啊?多少钱?我们买买买!”

华夏接待人员:“……”

好像确实啊,华夏自己知道那是灵气引起来的瞬间变化,但就算被A家盗摄到了。对于A家来说,一方面他们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大概也不相信什么灵气,另外一方面,盗摄到的照片应该也是有时间跨度的,他们大概以为树木是移栽的?顶多是对突然出现的水源有点好奇?

打着哈哈,接待人员把狗大户应付过去了。表示技术确实是有,但是不成熟,得等过一段时间,技术稳定下来了再说。狗大户表示理解,并一再表示,技术稳定了一定要通知他。

这些是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了,现在,张墨还在玉佩空间里头沉睡着呢。

这两个小时,他身上的气运,与顾辞久的气运,此消彼长越发的明显,顾辞久决定把这人多留一阵,干脆吸干了气运再放走,可他留张墨只是多留了一秒钟,气运却就开始回流!

看来无论要做什么,还是要等张墨身上的气运彻底衰了再说。如今他那边的气运,虽然消退不少,可只是相对来说,终究是高过顾辞久。

一抬手,张墨被送了出去,个头不大,但效果惊人的灵气泉眼也就此闭合。

不过,外界的甘霖还会落一会,基地内外的各种异象,也会再折腾一会~~

“老张……我服了。”基地指挥刚知道自己基地要来一群什么人的时候,他还是不相信的,就算看见了老张那张再也称不上“老”的脸,他也是坚决不相信的。甚至还向老上级反应,想问问这到底是谁,把封建迷信都带到部队里来了!这成什么样子?!

现在,只能说是事实胜于雄辩了。

他们在戈壁驻防的士兵,虽然现在是在地下基地里,可原来都是附近的军团里调过来了的。这种高原又是高暴晒的环境,士兵都有被晒伤的情况,皮肤病很严重。但就这两个小时,所有人都开始蜕皮,但跟过去晒伤的蜕皮不一样,现在的蜕皮是很舒服的,比刚洗完脸抹了药更舒服。

说句娘点的话,那是水嫩水嫩的。

老张笑,一派的高深莫测,他才不会说他心里也没底呢。

各方面的情况反应上去,一群上级就围着段少泊手绘的地图看,看完了之后,两边就开始为到底放到山里,还是河里而争论了起来。

放到山里,植被会茂盛起来,这个倒是好遮掩,但是段少泊和之前的顾辞久都说了,灵气和相随而来的魔气,必然会带来妖魔鬼怪!山里都是动物,尤其现在一些区域野生动物保护得很好,狼、熊、豹子都能看得见了。

这万一妖怪成精,下山捣乱怎么办?

“怎么是不是先把什么妖怪管理办公室搞出来啊?”有人说,是开玩笑,但也是真实的提议。

放在河里,河里的东西上岸,总比山上的东西上岸困难一些吧?而且水里放声呐之类的,监控其实比山上更容易一些。

“但那位段大师也说了,这个灵眼放下去的时候,山川河流都会发生震动,甚至发生小规模的水灾也是有可能的,大江河旁边,可都是有大城市的。”

两边各持己见,谁都说服不了谁,最后只能希望段少泊能够给出更具体的情况描写。

段少泊给了,一口气给了四份计划书,分四个放置点,把放置灵眼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全都写了。但他也说了:“……灵眼一放,不止与华夏山川河流相呼应,还与华夏气运有了牵绊,到时候诸多变化都可能发生,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最后研究来去,还是决定把灵眼放进山里。

放进江河不止影响到河道交通,还涉及到两岸城市的饮用水,和附近农业灌溉用水等方面,这个覆盖的方方面面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段少泊说,放置的时候,他大师兄也出来了,总能应付万一,毕竟顾辞久到底有多强,大家的概念也就是之前包裹了一座十二层基地大楼的黑球,那个黑球还没有造成任何坏的影响。

所以……还是谨慎一点,选择山吧。

上一章:第312章 下一章:第314章
热门: 朕的爪子一定要在上面 BOSS作死指南 少帝他不想重生 山村疯狂 女配她只想种地[穿书] 我爱种田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穿成反派的猫 禁区:厂花红杏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