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上一章:第311章 下一章:第31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老张其实还有别的话要说, 这个纸鹤……其实远看像纸鹤,近看有点那么四爪鱼的意思, 还是长短不一, 十分形象的那种。

不过还是别问了,一定也是材料的问题,一定是的!

从车站, 直接被安排坐车撤离的段少泊和其他几个年轻人被从车上叫下来了,说要调整一下,幸亏大家都嘻嘻哈哈的,没谁以为是是真的出事,就是演习, 所以也没人争抢。网络上的官方号也都明白说了,这是为了预防出现重大灾害, 类似演习以后各大城市都会轮流来。

然后他们这些被叫出来人, 就都分散到了其他车辆上,就剩下段少泊一个人没分散走,也没谁觉得不对劲。

最后,段少泊坐上了一辆小车, 车没像其他卡车、客车那样,向南或向西撤离,而是向北驶去。

老张见到段少泊的时候有点意外,这青年给人的感觉太干净了, 他不太知道自己要怎么跟这位青年交代,这时候一直停在一边没动静的纸鹤飞了起来, 在半空中爆成了一团白色的火焰,这团火焰冲到了段少泊面前,化成了一层包裹在他身体外围的光。

要不然这只纸鹤一直停留在这里呢,老张还以为是为了两边沟通联系的,谁知道单纯是留着为了保护老婆的。

老张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能品尝到少年时的那种自作多情的尴尬。

段少泊给在场的人点点头,就径直朝着那个大黑球走去。他的脚步一点都没有犹豫和拖沓,反而轻松又欢快,直到身影彻底消失……

黑球里边,没有光,没有声音,连任何味道都没有。只有段少泊体表的那一层灵气散发的光芒,能够为段少泊指明道路。段少泊也知道,如果没有这层灵气,那他面对的可不只是伸手不见五指那么简单。

“大师兄,让你久等了,我在这陪着你。”

“在外边玩耍个二三十年的,不好吗?”

“不好。”

系统表示他一头雾水【(⊙o⊙)…宿主,小师弟,你们在说啥?】

“我要进去了,用不了二三十年。”顾辞久亲了段少泊的脸颊一下,转身将玉佩拿在手中,眼睛一闭,身体自然的在地板上盘膝坐下。

系统【QAQ到底发生了啥。】

段少泊【张墨这个宿主的性格与其他宿主不同,这是个彻底的没有明确目标和生活方向的气运之子,偏偏他又自视甚高,必须一直压着他,压到他死,否则就只剩下世界灭亡的下场。】

【过去的气运之子,无论是废柴、是无能、是恶毒,是德不配位,还是造化弄人,他们还是知道“做事”的,穿越到古代的知道搞发明创造,穿到原始社会的知道得采集狩猎弄食物,科幻时代的土著知道要去战场上搏杀,现代世界的别管是干什么也知道是要工作的。】

【我虽然只是在旁边听着,但大概其也知道了张墨是个什么性子。尤其他的原始设定里,就是说着天上掉的馅饼都下毒,他自己又总躺在床上等馅饼的。原剧情里通过空间玉佩获得成功的张墨,他干什么了?买种子,都不用他播种和收获,他挥一挥手,空间里就自己做了。找个地方摆摊,然后就那些叔叔阿姨用抢的买光他的灵气食材。

【后头他的事业越办越大,也都是顺理成章的,各种有能力的哥们兄弟、女人、老爷爷自己送上门来,不用他说话就给他保驾护航。不能说他一点努力也没有付出,但实在是太少了,这就是种田爽文。可原剧情里灵气食材扩充得太大了,张墨的性格又太贪婪了,这才造成了灾难的后果。】

【大师兄,现在要做的,是要压着他,又拽着他。】

顾辞久的元神已经进入了玉佩中,张墨上一回进入时,玉佩中的世界,还是一派秀丽的田园风光,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阴森森鬼蜮——小小的茅屋变成了人骨房,一块块的农田则是尸骨田,更远处的青山绿水变成了骨山血河。

顾辞久正想着这位的想象力太匮乏,人骨房里突然冒出来了张墨的上半身,他面孔扭曲,双臂前身,不断嘶喊着:“救我!救我——!”

顾辞久抬手,拽住张墨,把他给拽了出来,只见他的腰部以下已经被充满人脸的古怪聚合体牢牢吸住,段少泊的手按了上去,一阵啼哭惨叫之声后,张墨才算是彻底的被救了出来。

“快!快带我出去!”张墨一解脱,立刻紧紧抓住顾辞久的手。

他们脚下的地面还算没事,可除了脚下,地面已经化作了有生命的软泥,顺着一层看不见的膜,正在向上包裹,似是要将两人吞噬!

“自今日起,我将镇压在此地。”

“!”张墨不闹腾了,只一脸惊喜的看着顾辞久,还有点看傻瓜的轻蔑。

“但你每个月也要进来一趟。”

“凭什么?!”张墨大叫。

“你不自愿,也会被吸进来。你不会忘了自己躲不开玉佩吧?你是阀门,你进来,是要通气的。我转化出的灵气,甚至还有魔气,必须放出去。而且,你每次进来,也是我给你补充身上法阵的时候,否则,你就会被魔气慢慢感染,最终衰弱致死,等到你的魂魄没了肉身保护,那就会轻轻松松的被拖进这空间里,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了。”

顾辞久面无表情,语气平淡,他这个样子却比慷慨激昂更让张墨相信。

但他多疑归多疑,跟他说一加一等于二,他还是不会怀疑的。顾辞久的表现,无不证明了他确实是这方面的专家,他说的话,已经在张墨的脑海里有了权威。张墨到了外头再怎么跑,也跑不掉他心里的潜意识。

——除非有一天他变成了一个意志坚定,相信自我的人,但从玉佩从灵气空间变成魔气空间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机会了。张墨是一个不可能自己立起来,而只能借助外物的人。

“好、好的,我会进来的。”

“到了外边不要乱跑,否则已经散溢出去的灵气会也跟着你到处乱跑。另外,外边有个人,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他,也最好是问他,否则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去吧!”顾辞久手一摆,张墨只觉得胸口被人推了一把,他摇晃着向后推了一步,外边的景物就变了,变得一片漆黑。

可黑归黑,按理说该什么都看不见的,他却又能看见,那浓稠的黑分明是一个个狰狞的鬼面,这些鬼面之前是闭着眼的,在他出现的一刻,却一起睁开了眼,黑暗中于是出现了无数或红或白的小点,这些小点转动着,朝他看了过来!

“啊——!”张墨惨叫一声,站起来就要跑,背后一只手却将他紧紧抓住,他叫得越发凄厉,脚底下又被一绊,他身体前倾因为背后的手没松开,所以倒不下去,悬空着直接翻了个身。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活人,一个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活人!

张墨瞬间就哭了出来。

顾辞久在外边磨蹭了半天,可张墨被拉进空间的时候其实就昏了,顾辞久进入空间的瞬间,他才清醒过来,这一醒,就挣扎着要逃,上半身瞬间冲出了人骨房,看见了顾辞久,然后就被就走了。

空间中的一切发展得太快,他看见顾辞久时,还没看见段少泊时这么激动。有个人,那代表着他有个伴儿,有个挡箭牌啊。

张墨也不问段少泊是谁,挣扎一下,脚底下站稳了,就又要跑,自然也是又被段少泊抓住。

“大师兄没跟你说,留在这别动吗?”

“没,他跟我说,出来就赶紧离开,有他在里边呢!”张默喊出这些话的时候,可真是半点犹豫都不带有的,“他还说外边会有人帮我逃走,他说我是特别重要的人!没有我这世界就毁灭了!你就是他说的,要保护我的人吧?”

系统【(╯‵□′)╯︵┻━┻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要想走……那就走吧。”段少泊笑了一下,他的视线离开张墨,反而朝四周扫了一下。

张墨转身就要跑,脚迈出去半步,急急刹住了。他的眼睛也朝四周扫了一下,那些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都闭上了,甚至鬼脸都看不见了,只能看见一团一团漆黑的魔气。

不对啊,为什么我能看见?而且为什么我站在这周围的魔气就不袭击我?这人管顾辞久叫大师兄,原来顾辞久还带着别人来了?而且他在外边等着,这么长时间都没事,不会是这周围有什么法阵吧?我这要是走了,或者不知不觉迈出法阵范围,是不是这些魔气就会立刻攻击我?

艹!真TM的阴!

张墨不动了:“我刚才着急,一时间忘了,顾老大是说了,不让我动。”

系统【→_→真是不但自私还蠢】

“你先看看周围吧。”

“周、周围?”他眼珠子根本动都没动,“周围没什么啊。”

“大师兄既然镇压在玉佩中,那用不了多久,这里的魔气就该被玉佩吸收回去了。”

“真的?!”张墨眼睛一亮,这回眼珠子动了,果然,外边的黑气已经开始了缓缓的流动,仔细看的话,就如旋转的风眼。

风眼的正中间,是一道魔气凝结起来的细细的黑线,黑线的另外一头,正是玉佩。

张墨笑了起来,也不着急跑了,他坐下来更仔细的大量段少泊:“那个……你也跟顾辞久一样,是从修真世界过来的?”

“是,在下段少泊。”

“哦……你知道吗?你大师兄跟我说,我天赋惊人,若是修真,一定能飞升呢!”

段少泊看了看他:“你们这一家人被玉佩寄生,先天便没有灵根……”段少泊摇了摇头,“可能是大师兄有什么法子吧,我于修行上差大师兄许多,更不善养徒,这些我却是不知道的。”

成仙得道的机缘就在眼前,可先是让顾辞久否了,如今这师弟TM的也否了,张墨不信,觉得是他们嫉妒他,担心他日后必他们厉害,所以故意这么说,一气之下,一句话脱口而出:“那我修魔总比别人强吧?!”

说出口后,张墨就后悔了:“你、你别误会,我这人就是性子直……”

可谁知道段少泊点了点头:“你的状况,确实更便于修魔。但你被老魔打下了烙印,你若是修魔,十成所得却至少有九成半都要漏到老魔那边去。你俩之间的通道,那是神魂所交,连大师兄都堵不住的。还没等你修出来个什么,反而先把老魔弄出来了,而这老魔只要一醒,先吃的就是你。”

其实张墨的小人之心,这回却是想对了,他这么确定自己修真有成,让他修了,那就真有成了,可怕是到时候,这个世界都要成了他修真所消耗的材料。

“……”段少泊说话也没什么抑扬顿挫,就是很平淡的讲述事实,却让张墨听得打了个哆嗦。

这修行,别管是修仙,还是修魔,他还是都离远点,能不沾就不沾吧。

反正现在因为玉佩的事情,他已经成为重要人员了,以后就能让国家养着了,他说不定还能趁这个机会朝上爬,要是以后……

“张先生,您除了修真之外,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啊?”张墨被打断思路挺不高兴的,可问话的是段少泊,那他还是得扮一扮笑脸的,毕竟他还得靠着这师兄弟两个人对抗老魔呢,“我有什么想做的?平平安安过日子就好。”

他想做的多了,但他又不是傻子,那些话怎么能对着段少泊说呢?

“您……还是多想想自己要做什么,尽快做为好。”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张墨却慌了,这话跟大夫对绝症病人说的话,简直是异曲同工。他还要追问,但段少泊就是闭口不言,到后来干脆闭上眼睛打坐入定了。

张墨只觉得自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连四周的魔气已经消散干净都顾不得了。

魔气彻底消散之后半个小时,段少泊站了起来,张墨立刻也跟着窜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魔气已经干净,该是无妨了。”

“那我……我也能跟你一起吗?”张墨终于是学乖了一点,没不经过大脑就朝外跑,而是知道问人了。

“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却也要张先生带着玉佩。”

“好、好的。”张墨用恐惧的眼睛看着玉佩,但还是把它拿过来,揣进了口袋里头。

T市的演习成功结束!

四天之后,S市也开战了演习。

虽然这事让不少键盘侠说成是劳民伤财,可国家还是以四到六天一个城市的速度,挨个城市的办了下去。因为段少泊的一句话——“玉佩我们虽然是控制住了,但以后魔灾还是会发生的。”

“因为以后灵气会从玉佩中放出去,这个世界会从无灵世界慢慢变成低灵甚至中灵世界。那么,外在的灵气被恶念污染,变成魔气,进而感染人、动物,甚至鬼,就都是很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老张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听天方夜谭:“这意思就是……以后会有妖魔鬼怪?!”

“对,所以我们得先一步把神仙‘造’出来,否则平民百姓面对妖魔鬼怪是毫无反抗能力的。”

老张茫然的点头,表示这事得先去跟上级商量。

第一场T市演习之后一个月,一群食物中毒病人开开心心的出院了。他们十天前其实就已经检测无恙了,只是留院观察到现在,才被允许离开。

本来当初说好了该治疗他们的是顾辞久,却换成了段少泊。

别堆放在秘密仓库里的魔气食材,也都已经被处理好了。不过段少泊不像是顾辞久那样,呼吸之间就把魔气转化完毕,他要了些散碎的玉石,在其中注入灵气,而后用灵玉摆成法阵,再将魔气食材放入其中,这才能将之净化。

整个净化过程花了将近一个月,所以直到今天,段少泊和张墨才能转移。

这也是很矛盾了,在发生了之前魔气泄漏世间之后,很显然张墨加玉佩,就是在距离首都极近的T市放了一枚定时炸弹,他们当然是越早转移越好。可当地还封锁着许多魔气食材,封印他们的银箱子已经出现了被腐蚀的迹象,这些东西也是需要尽快进化,而且移动它们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

本来张默先走,段少泊留下净化这是没毛病的事情,但张墨死活都不愿意离开段少泊。

张墨的表现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谁都不知道玉佩里边顾辞久的状况如何,一旦顾辞久没能镇压住玉佩里的老魔头,那就只能请段少泊进去接着镇压了。至于如果他们俩都不行,那到哪里去找第三个人?这就是谁都没办法回答的问题了。

实际上,张墨也没想这么多,他潜意识里,觉得那个牛逼哄哄的顾辞久是一定能镇压得住的。缠着段少泊,只是因为对方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段少泊说过一次就再也不说了,可张默很确定,当时段少泊确实是说过那样的话,不是他做梦。

张墨不想死,他觉得自己就必须得缠着段少泊。

最后只能冒着风险,让段少泊把东西都净化完了,大家猜出发。

净化期间,段少泊提议让他们把一些重要的病人,或者刀剑部队的军人集中到秘密仓库周围。结果还是老张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上级接连反应,才在净化完成了一多半的时候送来了特殊部队。

等他们都要走了,才来了特殊的重要病人。

灵气这个东西,对于生灵来说,确实是灵丹妙药,反正等到出发的时候,老张看起来已经像是二十七八的小伙子了——段少泊教了他一套吐纳的功夫,来驻防的士兵无论先来后到的也都跟着学了,显然每个人都收获颇丰。但段少泊也说了,没有灵根的人,想要再上一层楼已经是不可能了。

张墨也跟着学了,学完的结果,是他亲身体验到了什么叫漏勺。浓密的灵气,让人很容易产生气感,他刚高兴,就发现自己的丹田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漏眼,满溢丹田的灵气,就从那一点,漏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甚至灵气漏光了,那个漏眼里还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的体力吸得一干二净,让他倒在地上颤抖不已。幸亏段少泊及时过来,救了他一条命,不然张墨真的要被吸成人干了!

那之后张墨是彻底不敢修炼了,也粘段少泊粘得更紧,就怕什么时候他丹田里那个漏眼再冒出来。毕竟段少泊也说了,他上回吐纳修炼彻底打开了那条路,段少泊也只能暂时帮他堵住,却不可能堵一辈子。

“我一辈子……还有多久?段大师,您就告诉我,我还有多久吧!”

“你……”

“不用怕我承受不住!我就想知道个大概!真的!”

“若能把你与老魔分开,你的寿数该是与常人无异。”

“什么意思?!我、我还能跟着玉佩分开?!不是说不能吗?”

“那就得看我大师兄是否能从老魔那里,抢到你那空间的控制权了,若能抢到,便可以彻底灭杀老魔,且能够打破玉佩的空间束缚,直接在这华夏的万里河山中,寻一处放置空间。玉佩都没有了,那当然就无所谓什么分开不分开了。”

“真的?!那可太好了!太好了!顾大神绝对能做到的!”张墨高兴的欢呼,直接忽略这地方还有别人了。

“段大师,那个空间里边不是已经彻底变成了魔窟吗?如果是放在我们华夏,那不是就……”

“关于这方面,张先生可以放心,放出来后,大师兄会把魔窟转为灵眼,若是地方够好,甚至可以出一条天然的灵脉,到时候对华夏有益无害。”

“哦!那就好,那就好!”

上一章:第311章 下一章:第313章
热门: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灯红酒绿:我的娱记生涯 天官赐福 国民男神他私联站哥 喉舌:文字下的斗争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寒剑栖桃花 乡村教师的艳情 极品老板娘 混在后宫假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