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上一章:第310章 下一章:第31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准备留在这里, 作为顾辞久的联系人。

“够了。不过你最好让他们在准备一套宇航服,以及相关设备来。”

“?”

“证据啊, 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开一个传送门更好的证据了。你们做好两秒钟就去火星做客的准备了吗?”

“(⊙口⊙)!!!”

顾辞久等了两天, 才等到了他要的玉米和机器,另外还“附赠”了两位拿怀疑眼神看着他的宇航员。

这两天顾辞久依旧保持着打坐的姿势,没有吃饭喝水, 连洗手间都没去过。不过老张还有监视器前的诸位,却眼睁睁的看到了他身上发生的变化——他变高了,变强壮了,变白了,头发也变长了。

这不该是两天内在活人身上发生的变化, 而该是两个月,甚至两年的变化。

现在的顾辞久, 真看不出来是过去的那个苦熬给人打工的可怜孩子了。

“哟?玉米也多给了啊。你们站到这边来, 对,好的。这样既不会挡着镜头了。”

老张和宇航员:“……”

还以为是怕他们一会遇到危险神马的,结果是这个原因吗?不过老张作为前任基地指挥,知道他这房间里有四个摄像头, 确实他们三个刚才散开站,挡住了其中的两个,现在是四个摄像头都露出来了。

他们站好了,没看顾辞久有什么动作, 突然五个银箱子全都自己打开!每个盒子里头放了两根魔气弥漫的玉米,现在这些玉米全都老老实实的飘浮了起来。顾辞久这回根本就没有给魔气耀武扬威的机会, 十根玉米,没根玉米里伸展出来一条细细的黑线,被顾辞久吸入口中。

直到十根玉米直接萎缩成黑色的残骸,落回银箱子里,顾辞久的鼻子也没有像上回那样喷出白色的灵气。

银箱子重新自己合上,顾辞久站了起来。

“唰!”老张跟两个宇航员整整齐齐的后退了一步,顿时脸上都有些发烧。他们也都是经历过严格训练的人,结果竟然被吓得退却了——这也怪不了他们,毕竟这事情太超自然了。

顾辞久没看他们,他下床,在不大的房里绕了两圈,最后站在门口,伸出手,做了一个像是招手的动作。可房间里却轰隆一声,地板化为齑粉,在下面的水泥地上,陡然出现了一个由数百玄奥符号组成的正圆,仿佛在刚才有个无形的巨大印章,砸碎了地板,印下了这些东西。

这东西不是手工,它只是个用修真语言写成的公式,直接灌注真元之后就可被激活,所以它才能这么圆……

“你们穿宇航服吧。”

两个宇航员彼此对视一眼,同时舔了舔嘴唇,开始了着装。

可等到全副武装完毕,两人却又觉得自己这情况很傻,对顾辞久的不信任感再次上来了。

“站在那个圆上,数五秒。”

五秒?能发生什么呢?真能把我送到火……卧槽!!!!

一道光闪过,第一位宇航员消失不见了,排队的另外一位宇航员和老张又同时退后了一步,老张差点对顾辞久发动攻击,可他还是忍住了。人真没了!

监控室里也忙作一团,第一时间调出了顾辞久那病房前后左右的监控,但是没有,人确实就是消失不见了。可以很确定,他们自己的宇航员不会做出跟顾辞久配合表演的事情。

“报告!收到赵淼的通讯请求!”赵淼就是那位先进去的宇航员,他身上自然也是带着视频通讯设备的。

“快接进来!”

“火星!火星!这里真是火星!”

他们看见了一片荒凉而陌生的土地,在大地的尽头能看见一个比地球上小得多的太阳……

“真有神仙啊。”不知道谁念叨了一声,不少人跟着他一块点了头。

另外一位宇航员已经得到了命令,也站在了法阵上,同样是五秒之后,法阵启动,人消失。十几秒后,监控室那边收到了通讯请求。

四十分钟后,两人先后回来。

火星那边,他们过去了后就看见脚底下也有个法阵,回来时同样是在上面山五秒就OK了。

两个在火星那边“玩耍”了一把的宇航员都有点做梦的感觉,可手里握着的岩石标本告诉他们,刚才发生的一切确实是真的。

月球与火星的开发早在上个世纪就早已经写上了人类的发展日志,可星球和星球之间被浩瀚的宇宙所阻隔,都知道那边有资源,但星球之间运输的成本太大,显然不划算。现在……让开发成本划算的重大项目来了!

老张眼睛亮晶晶的,问:“这个东西能用多长时间?”

“不进行充能的话,五年。”

“每天能能来往多少人?”

“现阶段,是五秒一个,能来往多少就来往多少。”

“为什么说现阶段?”

“因为现在你们都是无灵的生命体,以后如果是有灵力的生命体,是可以自主启动法阵的,传输速度只会更快。而且有灵力的生命体,还可以带着人传送。比如我,现阶段的我站在上面,能一口气带过去五百人。”

“这TM一个营啦!”老张没忍住,爆了粗口,“物资呢?!”

“这个法阵是简略版本,在没有外在灵力辅助的情况下,只能运送活物。如果想运送死物,需要人为操控,可以再做一个。”

“运物的话,你最多能做多大?!”

“还是十根玉米的话,我能做到的最大的传送阵,每次可运送体积跟这栋楼差不多的东西吧?只算体积,不算重量。但如果没都是极限大小的话,顶多只能使用半年左右吧?”

“让、让他们俩先回去吧。我……”老张本来也说要走,他需要跟上头仔细说道说道,可是又一想,那样就是让顾辞久一个人留在这里了。不是不相信他,而是这样把这么一个大神放在这里,实在是太怠慢人家了,“我留在这里陪您,顾先生,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_(:з」∠)_我需要小师弟!

内心逗比的顾辞久,此刻却很有高人风范的摇了摇头:“把事情尽早解决,对大家都好。”

两个宇航员走了,顾辞久重新盘膝打坐,老张拿着他的椅子,守在那个法阵的旁边。他是非常想要踏入法阵,亲身去火星看看的,但又怕不小心踩进去,再把他也给传送走了,虽说那边也是五秒内就能穿回来,但他啥都没穿能在火星活过五秒吗?

幸好,这次上头的命令下来的很快。或者说,上头的上头的上头,命令下来的很快——刚才看到这个房间中画面的人,绝对是不止监控室里的各位,还有人在看转播。

“顾先生,医院里有人快坚持不住了,您能去救人吗?”

这是善意和信任的表示,是顾辞久表现出这一切的回报——他有这种能力,是可以随时离开大楼的,但他没有离开,他一直很平和的留在这里,可以说是诚意满满了。

顾辞久张开眼:“可以先带我去见见张墨吗?他的精神状况决定了每天漏出魔气的多少。我知道,相比起那些食材,你们看不见,但那只是浓度的大小不同而已。相信我,即便是稀薄到你们肉眼不可见的魔气而已。这些魔气对张墨的影响是最大的,我觉得把他稳定下来才是第一位。至于被魔气感染的人……魔气感染三个小时内是假死,都可以救回来。”

顾辞久刚提出要见张墨,上头肯定的答复已经进了老张的耳麦。

“当然可以,还是顾先生想得周到。”以耿直闻名的老张也忍不住小拍了一下马屁。

两个人走在去见张墨的路上,其实老张很想问一问,顾辞久说的教学是不是也包括刚刚的那种法阵,但是总觉得现在问出口,显得自己太市侩,也太贪婪了,只能强忍着不问。

“教啊。”

“啊?”

“你和上级都很想知道吧?传送法阵我当然会教的。修真法阵的构造,其实很类似于地球的化学,通过符号的组合,大量的反应,来获得最终需要的。以难度来论,刚才的那种传送法阵,算是大学课程。这种的,是小学初级课程。”

顾辞久抬手,他的手掌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符号,他把符号拍到自己的身上。老张就看顾辞久突然长高……不对!他飘起来了!

穿着T恤牛仔的顾辞久,双手背在背后,身体洒脱飘逸的在走廊里向前直飞了五六米,转身,又飞回来。他张开双臂,人就重新落在了地上。

“大校可要试试?”

“可以吗?”

“自然没有不可。就是大校您没有灵力,动起来需要用游的。”一个符号拍到了老张身上,老张还没明白什么叫“用游的”,他就已经飘起来了,果然是如同在游泳池中的感觉,只是还要更轻松一点,还没等他更用心的体会这种感受,他已经飘到走廊的房顶了。

老张赶紧调整一下自己,却变成了大头朝下!最后折腾了半天,他总算是掌握了在空气中“游”的诀窍,就是是在没有刚才顾辞久的那种潇洒了。

等顾辞久一摆手,他落在地上,衣裳已经让汗湿透了。一看时间,已经浪费了十分钟了。老张不由得老脸一红,这么大年纪了,竟然因为贪玩耽误了正事。

两人这回直到见到张墨,就没什么废话了。

“你真是……仙人?修真者?异界来的?”之前通讯里还一个劲要顾辞久救命的张墨,两天没见,看见他的第一眼还是像看救命稻草的,可等顾辞久坐下,他就开始戒备了,甚至还挪动了一下遮挡了放空间玉佩的柜子。

“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夜夜难以安眠,汗出如浆,焦虑恐慌,还时时看见幻觉,听见幻听?”

“关你什么事?!”张墨的声音尖利。

“这都是魔气的作用,你也见了那些昏迷在医院的,其实那些人都是有意识的,只不过意识都被囚禁在他们人生中最恐怖的噩梦里。在梦中,为魔气提供更多的燃料和养分,直到彻底崩溃,灵魂都会被魔气吸收,成为魔气的一部分。”

“……”恐惧终于让张墨稍微冷静了。

“只不过你比他们天生对魔气有更多的抵抗力,从空间中散溢出来的魔气也更稀薄,所以才只是让你因为脑子里的负面思想变得有点混乱焦躁而已。我不会带走你的玉佩,我能在魔气和灵气间转化,但量是有限度的。只有你带着玉佩才是最安全的。”

“不行!什么安全!?你也说玉佩里的魔气它漏了!你把它封印了!毁了!怎么都好!赶紧从我身边带走!”

“我再给你弄一块玉佩,里边刻上法阵,你带在身边,可以清除魔气,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啊!能清除魔气有个屁用?!万一有一天老魔头醒了,那我不还是只剩下凉凉一条路!”张墨说话声嘶力竭,又手舞足蹈,他的精神已经紧绷到了很危险的程度。

“嘭。”一个很轻微的碰撞声响起,张默没在意,还以为是自己的手磕碰到了桌子或者椅子把手上的声音,他还在嚷嚷着乱七八糟的话:“我就是个普通老百姓!凭什么这事让我这老百姓担着!你们践踏人权!”

“嘭嘭!”碰撞声再次传来,且顾辞久和老张的视线竟然越过了他,看向他的后背。

张墨有一阵很愤怒,对方竟然无视他,但……

“嘭嘭嘭!咔!”碰撞的声音接连传来,还伴随着轻微的碎裂声,这回张墨清清楚楚的听见,这声音是从他背后传来的!

张墨下意识夹紧了双腿,还压抑自己想尿的冲动。

“救、救命啊——!”他没敢回头,直接向顾辞久的方向冲去,可两人之间还隔着个茶几,张墨又是四体不勤,这一冲只是让他自己以极其难看的姿势,趴在了茶几上。

玉佩里陡然出现了两只黑烟组成的大手,将依旧惨叫的张墨一把抓住,就在他们眼前,把一个大活人拽进了玉佩里。

“赶紧走!”顾辞久一把抓住了老张,直接把他送到了门外,老张双脚落地,顾辞久的声音才传进他耳中,“五十公里之内的人能撤走多少撤走多少,否则一旦有万一,都会成为老魔的食粮!”

老张没有犹豫,抬腿就跑,但离开之前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顾辞久,却发现那房间已经魔气缭绕,根本见不着顾辞久的人了,但魔气却就是出不来房间,开来这是让顾辞久拘束住了。

T市突然拉起了防空警报,街道上到处都是警察和兵哥。

“天灾撤离演习?”从街边小贩,到政府部门,谁都没听说过这事,而且怎么南边不演戏,京城不演戏,偏偏他们这T市演习呢?可大家问题再多,看着警服和军服,看着上头下来的命令,T市的电视台和广播全变成了号召大家听命令跟着走,还有更厉害的,跟地震警告倒计时一样的撤离警报。

老张没有撤离,他自请留下,成为了作为最后的留守人员。他能清楚的砍刀基地的那栋大楼……这话不对,现在已经看不到大楼了,只能看见一个仿佛黑洞一般的巨大的黑色的球。

老张现在心情复杂,他很庆幸,幸好那时候带顾辞久去了,所以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问题,做出反应。可是对顾辞久个人,他又有一点愧疚,毕竟现在人是陷进去了,十有八九是出不来了。

叹了一声,老张将重新将精力放在了正事上:“播报数据!黑洞扩散有放大吗?!”

“报告!黑洞再次向外扩散五米!”

这时候“战斗”中的,不只老张,不只军人和警察,遥远的宇宙中也正在进行着看不见的交锋——卫星的交锋。

T市距离京城可不远,脑袋上头总有某些“知名不具”国家的卫星,来回扫着。这次黑球越来越大,让别人的卫星看见,那就要发生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了。尤其现在一座有着数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正在全城撤离,本来就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关注……

所以地球商人们看不见的卫星,已经打成了一团。几天之后,绝对会有不少地方发现卫星碎片神马的。

外界闹成一团,此时的顾辞久,实际上却很轻松。

系统【刚刚向好的方向转换的天机,再次向坏的方向转变了。】

张墨那样的废柴,按理说早就该被他自己脑补创造出来的大魔头啃光了,可谁让他是气运之子呢?只要这家伙的求生意志旺盛,就能实现反杀。他成为大魔头出世,就得看宿主是否能把升级成大魔头的忽悠住了。

可也有万一,他把持不住,就此凉凉,这种人临死的时候八成是怀着对这个世界的深切诅咒,世界自然也跟着凉凉了。

顾辞久【嗯……】

系统【QAQ宿主,我们现在是不是只能等待了?】

顾辞久【等待?什么等待?】

系统【现在难道不是只剩下等待了吗?最好的结果是张墨来不及怨恨世界,死得干净点,那宿主你就能干净利索的干掉魔王了。】

顾辞久【我可从来都不会把胜利寄托在敌人的选择上。】

系统【(⊙_⊙)】

段少泊【大师兄,找个人来接我吧。】

顾辞久【呃……小师弟,现在这里不太方便。】

段少泊【怎么个不方便?】

顾辞久【……】突然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没,没不方便的,我这就让人去接你。】

以防万一,这栋楼里之前被他施加了强干扰,用人类的科技手段根本不可能正常跟外边的人联系,顾辞久左右看看,总算是找到了联系的方法。

“大校!要击落吗?”被人叫住的时候,老张也已经看见了那个花里胡哨的纸鹤。士兵以为那是个机器人什么的,老张却知道,那是真的,真的能飞的纸鹤。

“别开枪,老张!是我!”

这语气,这音调,在这种无比紧张的时候,为什么老张觉得怪怪的呢?

“老张,我现在需要帮助,帮我去接一个人。他现在应该是从T市南站转移的人里,他叫段少泊,是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性别男。”

“这人是祭品什么的吗?”老张还是需要问一下的,虽然这人就算是真的祭品,老张也只能把他带过来。一边可能是威胁到几百万人,甚至全国人的安全,一边是只让一个人去死,该选哪一边,老张很能分得清楚。

不过,到时候的言语和对待方式上,是会有一些区别的。他也会让人问清楚了,这个年轻人还有没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只要不是太夸张的,都能为他视线。

“不,他是我道侣。用你的说法,就是他是我老婆。”

老张:“什么玩意儿?!”

其他士兵:“……”

“我老婆跟我一块过来的,我本来想等太平了再去找他,谁知道他也觉醒了,如今非要过来。”

“我这就安排去找人。”老张咳嗽了一声,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人出去接人了。他被震撼出了极强的好奇心,可现在哪是聊八卦的时候?安排好了,他就看那只纸鹤没飞走,而是落到了他跟前的指挥台上,老张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可不对劲的感觉更强烈,他猛地转回来,“你这是拿什么东西叠的纸鹤啊?!”

那纸鹤的一边翅膀是半条大腿,另外一边的翅膀,则是半对“白馒头”,真是辣眼睛得很。

“找半天,这屋里用纸的就那么几本杂志……其中好几页脏的要命,我也不想用这东西啊。”

张墨这个人,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人在惊恐的时候,那方面的需求反而会增加。他还真厚颜无耻的找基地要过女人,但怎么可能给?!幸好张墨本人心里头也明白不可能给,否则那可真是太夸张了。最后,给张墨的就是几本色O杂志。

“……”老张想起来到底怎么回事了,他以后要是继续管理基地,还真得记着每个屋子放点纸张,放日历?

上一章:第310章 下一章:第312章
热门: 离婚热搜 乱中乱:出轨的女人 怼妮日常 挡不住的红杏春情 我和苍老师的那些事儿 重生之娱乐风暴 鉴罪者 子夜十 原始乡村梦 我手机通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