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上一章:第309章 下一章:第31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盘膝坐在床上, 放在膝盖上的手指不时捻动一下,监控看着他的人忍不住嘀咕一声:“装神弄鬼。”真相却是顾辞久在这个无魔的世界里, 却一会儿到了一股灵气, 一会儿又感觉到了一股魔气,看来张墨正在对他的“真实身份”胡思乱想中。

这一阵一阵的感觉,对顾辞久来说, 倒也是挺好玩的。

张墨昏迷的时间倒是不长,两个小时之后就醒了,刚睁眼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是做梦,还是负责人进来问他的身体状况,并询问他是否还要与顾辞久视频, 他才意识到不是梦。

“要!我要跟他视频!”张墨嚷嚷着,负责人看他表情, 发现自己的推测可能有些失误, 张墨眼睛发亮的兴奋样,就像是溺水的人看见了一根粗木,而非畏惧。

“张墨,如果你有什么事情, 尽可以跟我们说,国家会尽力保护你的。”

“不,我真没事。”张墨之前那个样子,因为他恍然大悟, 要不然少言寡语的顾辞久,那天突然蹦出来跟他什么转基因食物呢, 他根本那时候就被夺舍了!可知道了当时不说!出事之后不说!这都隔了十多天了,他才突然站出来!

这人就是要看他出丑!就是等着他彻底无力了,绝望了,才跳出来当好人!

可是他也没办法,要是向旁人诉苦,或者编排些顾辞久是个大恶人之类的,万一国家把顾辞久宰了怎么办?他觉得顾辞久……不,是他身体里的那个,大概是夺舍的“东西”,不管是善是恶,都不会老老实实的把脖子伸到屠刀下面等着被宰,他会跑。要是还在地球人身上夺舍那无所谓,万一跑回去他们来的那个不知明的大世界不回来了怎么办?

“我就是想起来他之前就有些不对,大概他早就被夺舍了。虽然说来了个有办法的人是好事,但怎么说我跟小顾也是两三年的邻居,他现在这样子……跟让人杀了没什么不一样吧?一想起来这样,就忍不住心疼他。”这是张墨还是有点不甘心,准备稍微给顾辞久上一点眼药。

“夺舍这种事情太玄幻,情况到底怎么样我们还不知道,调查之后再看看吧。”负责人这么回答,信了一辈子唯物主义,人到中年突然蹦出来什么夺舍了?那不是说这世上真的有灵魂?有鬼?

真要是那样,朝远的说,几十年前国战的时候,华夏大地死了那么多军民,怎么就不见有厉鬼出来跟鬼子干架呢?近的,华夏虽然是治安比较不错的,但坏人也少不了,一样有凶杀案,也没见被害人自己去找犯人报仇的。

“您说得也对。”

谈话到此为止,十分钟后,张墨跟顾辞久的视频开启。

第一眼,张墨就真真正正的确定这个人不是顾辞久了。毕竟上回见面说转基因食物什么的时候,他注意力根本没再这个人身上,今天虽然通过镜头,人稍微有些失真,但他能确定这个人的气质完全的变了!

过去的顾辞久,畏缩怯懦,在旁边看着其他人谈笑的时候,只敢缩着脖子站在一边,让他加入谈话,他会吓得缩脖子就走。

现在的顾辞久,沉稳有威仪,视频一开,张墨跟他眼睛对上,想缩脖子的是张墨。

“你、你是谁?”

“我就是顾辞久。”顾辞久笑了笑,在屏幕那边对着张墨的胸口一点,“那玉佩跟着你家的血而来,我也跟着你的气运机缘而来,会转生成与你有浅浅纠葛,却不会影响你命数之人,若是玉佩苏醒,我自然也跟着一齐苏醒。”

张墨下意识的摸了摸他指点的胸口,顿时一惊,跟被烫到了一样,把之前还放在床头柜上,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到他脖子上的玉佩抽出来,扔到一边:“你、你就是那种守护者?”

“也可这么说。”

“那快救救我!快把绑定解除!或者把玉佩绑定到其他人什么?!绑定到你自己身上就行!我就是普通人!”张墨这几天一直对着玉佩念叨,请它再去找个别的“有缘人”,但玉佩一直没反应,他对着顾辞久歇斯底里一阵喊,又意识到了什么,问,“或者,你能给我超能力?”

顾辞久=。=的看着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个除了做梦什么都不会的平凡家伙身边,有一天突然蹦出来了个超强的‘奴仆’,抱着平凡家伙的大腿说,你是特别的,我就是为了奉你为主而来。那是少年和少女漫画的桥段,还是十几年前的桥段,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该学会怎么用你的脑子了。”

“你——你不是觉醒的人吗?!你怎么还知道这些东西?!”张默有些恼羞成怒。

“觉醒又不代表把记忆抹个干净?我就是顾辞久,不过是个阅历更广的顾辞久。”顾辞久耸耸肩,“另外,我觉得大家已经都等急了,我们俩该说正事了。首先,玉佩只能是你拿着。”

“为什么?!”

张墨一方面是是他是真的不想继续戴着玉佩了。另外一方面,他觉得顾辞久应该对玉佩怀有贪念,如果顾辞久找他要,那他就算十分想给却也要拖延一下,给自己索要一些好处。顾辞久这一句话,把他的两层念想都给打破了。

“玉佩过来的时候,带着一滴逐煞魔尊的原血,这原血让你的祖先给融了,世世代代流传下来。这玉佩是从你们家流传的,却也是只能你们家的人能佩戴,能激活。”顾辞久睁着大眼睛忽悠。

“不对!要真是我们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不可能只有我的血染在玉佩上!我不信我家祖先激活过玉佩,我现在的生活还能是这样!而且玉佩里边也一点都没有之前的人留下的东西,这说明玉佩来到地球,我绝对是第一个激活它的人!”

“你现在倒是想得多,够聪明了。你确实是第一个激活了玉佩的人,想知道原因吗?”

“别卖关子!”

“因为……现在地球的人多啊。”顾辞久笑嘻嘻的说着。张墨一呆,“旁听”的众人仿佛也看见了一张血盆大口从天而降。等了半天不见张墨继续问,看他脸色煞白煞白的,也不知道这家伙脑补什么呢。顾辞久便主动道,“我能继续朝下说了吗?”

张墨木头人一样点着头:“你说……”

“第二,我很弱。现在跟你们说话的,觉醒的我,也不是我的本体。而且用你们的话说,我还是降低了纬度下来的,所以我的力量已经被削弱到了极限。”

“你不是说你能对付魔气吗?!”木头人张墨又变成了喷火人张墨,要真是这样,他岂不是没得救了?

顾辞久不搭理他:“第三,老魔头的状况只会比我更糟糕,所以魔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无控制的。”

“那是不是只要不进空间,我就没事?!”

“很遗憾,不是的。当你的血激活了玉佩,魔气也就开始通过你一点一滴的渗透进这个世界。另外一些朋友,也不要想着杀掉张墨。张墨现在就是个漏气的阀门,如果他死了,就代表着阀门拔掉了,漏进来的魔气只会更多。”

张墨觉得这对他来说,总算是一个好消息。

“而我的力量,也不是不能恢复,甚至有资质的凡人,也是可以获得力量的。张墨不要开心,你是没有资质的。老魔不会给自己制造一个威胁到他的存在,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也可以在我未来教学的时候一起旁听,看看你自己能不能有力量。”

今天对张默来说,显然就如同一场过山车,顾辞久带给他的,无不是让他的心情高高低低的消息。

“最后,就是关于怎么获得力量,以及如何对付魔气。这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个问题。魔气,就是被憎贪嗔痴怨等各种负面气息污染的灵气。而现在在这的,虽然只是我不完整的一部分,但我天生魂魄特殊,能够以魂为阵,净化魔气。换言之,你们想治疗那些病人,带我去医院就行了。”

“张墨,要救你的命也是要靠这个法子。只要不断的从空间向外抽出灵气,魔头的力量只减不增,你就是安全的。”

顾辞久可以直接把玉佩吞了,就像他吞噬那个倒霉的444系统一样,但是……

(^^*)那样不好玩啊~

小师弟建立过一个魔法现代化的世界,顾辞久这次想试试,能不能弄一个修真现代化的世界。

咳!说正经的。不一口气把问题解决了,主要还是因为张墨这个人的问题。他就是记仇不记恩的性格,空间玉佩没了顶多感谢顾辞久两天,两天之后,他就要开始怀疑,顾辞久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去诓骗他的空间玉佩了等等,到时候只会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想看看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带我去看病人,或者给我拿个魔化果蔬来吧。”

现在的张墨已经被他一套忽悠拳打懵逼了,是对他的话最确信不疑的时候,必须趁现在趁热打铁,把事情凿实了。否则时间一长,他被恐惧压住的多疑就又重新冒出来了。

“对对对!快!那个……老张!你听见了没有啊?赶紧带他去!”

老张就是基地的负责人,张墨原本还能装一装,现在算是原形毕露了。跟老张说话也吆来喝去的。

老张根本懒得理他,与其他人商量之后,还是决定拿一根魔化的玉米给顾辞久,不过放玉米的推车推进去的同时,他房间外面已经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老张的手也已经放在了他那个房间的封闭按钮上。

只要稍有不对,就会把顾辞久关进小黑屋,甚至直接击毙。

“HELLO~诸位,为免发生误会,我要说一声,稍后可能会出现一些比较诡异的现象。请不要大惊小怪,至少给我五分钟的表演时间。好了,我开始了。”

推车就是个四方的银箱子安了个把手还有四个轮子——国家力量还是很强悍的,在只有极少线索的情况下,国家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银制品能够封闭魔气,从而阻止了魔气的蔓延。

箱子上原本的锁头已经拿开了,已经能看见丝丝缕缕的黑色魔气从缝隙里漏出来。

顾辞久抬手就把箱子的盖给打开了,“轰”的一声,魔气如黑色的火焰,又像是地狱伸出来的无数触手,从那个看起来不大的银箱子里喷了出来!

老张的手指头差点就按下去了,顾辞久……他张开了嘴巴,深吸了一口气。不是卡通化的吃人大嘴,还在正常人的范围内,可恐怖的魔气就像是被吸管吸住的肥宅快乐水,前赴后继的涌进了顾辞久的嘴。接着顾辞久呼出一口气,这次用的是鼻子,丝丝缕缕带着光的白气从他的鼻孔里冒了出来……

白气跟再次冒出来,就是气势小了点的黑色魔气碰撞在了一起。黑黑白白缠缠绕绕,似是密不可分的好友,又仿佛你追我赶的仇敌,有魔气变白,也有白气变黑,还未等它们真的分出胜负,顾辞久已经做了第二次深呼吸。

黑气从口入,白气从鼻出。

他的每一次呼与吸都远超常人的悠长,最终黑气彻底不见了总经,只有丝丝缕缕如云雾,却闪烁淡淡光晕的白光,缭绕在顾辞久周围。

老张命令士兵们撤出来,但与此同时,他把顾辞久病房所在的那条道封闭了。虽然现在才两分钟,但他根本没答应顾辞久给他时间,这种事情,只有谨慎最重要。

“好了,干完活了!”顾辞久一拍手,转而弯腰把箱子里放的玉米拿了出来,不过那哪里是什么玉米,只有巴掌大的一块烂糟糟黑乎乎的东西。

“快!快带他来!让他救我啊!”对张墨的直播也一直没关,他看见了顾辞久身上发生的情景,顿时惊喜了起来。

不过这语气……大清早就亡了啊~

切断了张墨那边的直播,现在暂时他都是第二位了,测试那些白气才是最重要的,重症监护室里还躺着几十口子呢。

全副武装的生化部队进入隔离区域,做空气取样。

老张亲自提了一只兔子和一只老鼠进去,这两个小东西从进入隔离区就突然活跃了起来,白老鼠直接抓着笼子的栏杆拼命把脑袋朝外挤,兔子的脑袋是挤不出去的可也罢粉色的鼻子尽最大的可能探出了栏杆外,它们都同样剧烈的呼吸着。

动物比人类更容易分辨出好东西?不,只能证明这种空气对动物有兴奋作用。

老张继续走……停下来了。

他穿着八十斤重的隔离服,不是网络上那种做样子的,是最笨重的带着氧气瓶,里边有铅层的那一种。从穿上隔离服开始,他就在不停的流汗,可就在刚才,他的汗水停了,甚至他从头到脚的皮肤都感觉到了舒适清爽。

那种大夏天刚冲了个澡出来的舒适清爽。

这绝对不是隔离服里的空气突然流通了,这是隔离服根本无法阻挡灵气!

脚步只停顿了瞬间,老张就再次朝着顾辞久的房间走去。如果这灵气真的对人体有危害,他现在已经解除到了,即便跑出隔离区又有什么用呢?

“刘院长,隔离服没用。”老张对着耳麦说。

“什么!?张大校是隔离服破裂了?”

“不是破裂,是没用,你们立刻转移,并扩大隔离区。”

“你感觉到不适了?!”

“不,现阶段我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正相反,我觉得很舒适。与灵气的接触,让我感觉不到隔离服里的闷热,有种身轻如燕。”

“张大校,我们正在用最快的速度撤离,请你和我们继续保持联络。而且因为你现在的状况,指挥权暂时由我接管。您有问题吗?”

“没有,我同意。”刘院长本来就是军衔更高的那个,只是他一直负责医疗工作,基地的指挥权才在老张的手里,现在这个时候,刘院长接替指挥没有任何问题。

“那好,现在请你原地止步,等到下一步命令再也目标人物接触。”

“可是不能确定在等待的时间内我是否还能保持正常。”

“那你就撤出来。”

“这……好吧,我等着。”老张有些无奈,但他得承认,仔细想想,如果他跟刘院长互换位置,他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面对未知,国家机关往往会选择保守而非影视作品里的激进,尤其是他们这种特殊研究机构,因为稍有不慎,填进去的人命就不是一条两条的事情了。

把笼子放下,确定一兔一鼠跑不出去,老张才坐下。但他是真的,在这里感觉越来越舒服,之前还能闻到隔离服里的汗臭味,现在也只剩下草木香气了。

过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耳麦里终于再次出现声音了:“张穆大校,我是XXX部分少将孙冀,从现在开始,又我来接替基地的指挥权,命令的编码是********”

“大校张穆,接受指挥!”

“基地的撤离已经完成,你可以继续前进了。”

“是!”

老张不但继续前进,甚至他很干脆的脱掉了隔离服,既然已经知道隔离服挡不住灵气,何必还要穿着它呢?没的让人看低。

笼子里的兔子和老鼠已经不再疯了一样想要钻出去了,它们都在自己的笼子里躺平,从两只小动物的脸上,老张竟然还能看出舒服惬意来。

等进入了顾辞久的房间,老张看到顾辞久还是之前他在监控里看到的,那个盘膝坐在床上的动作。他镇静又坦然,看见老张进来了对他温和一笑,说:“你们这个星球是有灵脉存在的,却或早已被毁坏,或就是被强行挖走,以至于地球现在彻彻底底的变成了无灵世界。但你们这些生灵,多多少少还留着向往灵气的本能。所以其实无需担心。”

“我的感情告诉我,你是个骗子。但我的理智告诉我,至少这灵气、魔气上,你没有骗人。”老张苦笑,拽了把椅子过来,在顾辞久面前坐下,“告诉我,你来到地球,到底是为的什么?”

“都说了,我就是跟着那个玉佩空间过来的,玉佩空间不现世,我就不会觉醒。我很愿意和华国在诸多方面合作,新能源?那个玉佩空间里的魔气,如果处理好了,足够在这个世界中孕育出一条灵脉。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空间传输?没必要用在地面上,毕竟你们的高铁还是不错的。但如果在月球、火星上开门,你们就可以让工人朝九晚五的采集资源了。空间物品?长距离运输的成本可以无限接近于零了。”

“……”他就是想来谈谈灵气和魔气而已,完全没想到顾辞久BLABLABLA的说了一堆听起来更天方夜谭的东西!耳麦里张少将那边也是一片安静,甚至让老张都不得不怀疑,这位初来乍到的本家,是不是还没彻底搞清楚状况就被拉过来指挥了?于是现在懵逼了,“你说的这些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我们需要证据。”

“证据没问题。但是,灵气不够,也就是更多的水果,或者你们把张墨带来也成。这里的灵气,最多还有两个小时,就会完全消散,你也能感觉到吧?灵气的浓度在越来越低。无灵世界里,吞噬灵气的速度太快了。”

老张摇了摇头:“张墨暂时不能交给你。”

顾辞久耸耸肩:“理解、明白。”

张墨是个普通人,空有宝贝,可不但不能用,他本人还惧怕得要死。顾辞久就不一样了,他是能够把宝贝利用起来的。现在他没表现出杀伤性或者恶意,但不得不防。

“感谢理解。”顾辞久的好说话,也总算取得了老张的部分信任,他直接在顾辞久的面前,有节奏的敲击了几下直接的耳麦,“张少将,能取来几块魔气食材吗?我回到楼门口去取。五根玉米够吗?”

这么严肃的谈论几根玉米,这也是够搞笑了。

上一章:第309章 下一章:第311章
热门: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入眠 ABO特浓信息素 抱走男主他哥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我在星际开猫咖 村长后宫 乡村御医 乱中乱:出轨的女人 村医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