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上一章:第307章 下一章:第30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外在的失败, 不代表他这个人的内在也失败,在心灵上, 他是成功的, 或者至少自以为自己是成功的。尤其是面对顾辞久这种能够用卑贱形容的小人物来说,他更是高高在上的。顾辞久注定一辈子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直到有一天从内到外腐烂成一团臭肉。

顾辞久说别的话, 张墨是不会搭理的,事关转基因,张墨却忍不住要思考一下了。如顾辞久说的,他哪知道什么转基因不转基因,还不是张墨每次在室友人多的时候大声对他们宣讲的?否则这些屁民还开开心心的吃着便宜的转基因, 自己给自己下毒。所以,转基因是从顾辞久的嘴巴里说出来的, 却是张墨自己的话!

转基因这三个字, 给他的脑袋加了一针冷却剂。

原剧情的时间线,是从两天前开始的。听到顾辞久那番话之前,张墨满脑子都是自己成了人生主角的喜悦,就想着像他过去看到的小说角色那样, 种食物卖钱。他也确实卖了,今天上午顾辞久还睡觉的时候,他就卖了一波,得了两千多块。

现在这些袋子里装的, 是他准备下午继续去卖的。

张墨已经给自己定下了下一步的发展计划,就是开个高端的无公害蔬菜店, 再弄个蔬菜集团之类的,等钱捞够了,就把过去的公司买下来,让部门经理和背叛他的女朋友都滚蛋!

这真的是非常朴实,接地气的愿望了。

可听到顾辞久那么说之后,嘴上说着不相信,他的脑子却是诚实的。

“天上掉的馅饼里,都是带着毒的,麻药也很有可能。”

“这世上没有谁会无端的对别人好,那么做的必然是别有所图,大概率是你的肾。”

“穷光蛋就老老实实的当穷光蛋,说出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家伙一辈子都没得用!”

“别人从地上捡钱是得了横财,穷逼从地上捡钱那就得等着进局子。”

这都是张墨自己过去发表的毒鸡汤,有的话还是挺有警示作用的。但从根本上,说明张墨这个人满心的戾气,觉得世道不公平,穷人一辈子不得翻身。

——这也是原剧情从头到尾的基调,这个书的作者很明显极其仇富。张墨也是,所以等到他自己成了有钱人,他把过去他仇恨鄙视的那些有钱人做的破事,全都干了——开豪车酒驾、烧RMB煮火锅炫富、玩游戏买好手建工会欺负散人、吃国家保护动物、赌博、嗑药,还有……养小三、小四、小五、小六。

回到现在的张墨,他坚信平民翻不了身,即便有通过自身努力获得成功的明晃晃的例子放在眼前,他也认为女人是靠出卖身体,太丑了?那就是买她的人喜好特别。男人不是溜须拍马的废物,就是家里有个有钱的老婆。甚至男的长得帅,那就是有金主干爹。

这几乎是他的信仰了。

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有才干的他一直没能成功,无能的某些人却生活美满幸福。

现在玉佩要让他翻身了,这到底是说明他确实是人生的主角,还是说明穷人一样有机遇能翻身呢?又或者,这抹了蜜糖的毒药?

张墨不着急带着这些东西去卖钱了,甚至心里隐隐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做法——看见空间就朝里进,看见有土地就买种子种,看见灵泉就朝嘴里灌,看见作物出来了不但自己啃还第一时间拿去卖钱。

他喝了灵泉水可是拉肚子了来着,为什么当时只想着拉肚子是脱胎换骨呢?至于拉完了肚子身体轻松……他本来就便秘了两三天了,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拉肚子,那当然都会很轻松的。

匆忙把一地的蛇皮袋收进空间,张墨回到了自己的小单间,锁上门,进入了空间,直直奔向了空间的小屋。

小屋里头的桌上,放着一本线装的纸质书籍,不过只是看似。张墨试过,这书水浸不湿,火烧不着,刀劈无伤。书里边,写着的是一套简单的功法,还有这个空间的由来。

这是一位不知名世界中的大能,在飞升之前,将他最喜的法器“蜃玉山”扔了出去,只希望有缘者得之。

张墨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看着这些话就顾着傻笑,他就是有缘者!他就是气运之子!他就是命运的宠儿!先前只是天降大任之前的磨难!也是让他看清人心的历练!否则现在他还以为自己女朋友是好东西呢!

但当时他怎么看怎么美,现在就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了。

以己度人,空间玉佩这么好的好东西,如果是他的,他会给别人吗?不会!别说飞升这种活着到另外一个世界中的情况不会给别人,就是他死了,他也不会把玉佩空间给别人!他自己的儿女也不行!

且这对他来说是无意中得到的宝物,却是那位大能亲自制作出来的。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更用了无数天材地宝,书册记载中的息壤四块、天根水一瓢、灵脉八条、金母一枚、建木五根、赤极阳火一朵、地陷阴火一朵、星空蜉蝣一只等等之物,听就很高大上。

作为大能最喜欢的法器,这空间玉佩绝对不是花架子。

大能真舍得就这么扔给随随便便的有缘人吗?

张墨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他怎么忘了,那种燃烧自己点亮主角的随身爷爷早就不流行了,现在的随身爷爷都是要夺舍的魔头啊!他这空间里,怕不也是那么个玩意?先给点似是而非的好处,等他用着空间的次数越多,空间灵气复苏,这里头的大魔头也复苏,到时候就要夺他的舍了啊!

猛的把手上的书册扔回了桌上,张墨哆哆嗦嗦的退后两步,这房间并不大,他一推就撞倒了背后老式中药柜子一般的满是小抽屉的大柜子,发出砰咚一声。

“啊!”张墨惊叫一声,瞬间转身,这下又碰到了椅子,这下吓得他直接跳了起来,落地的时候脚还没站稳,一出溜就左在了地上。他尾骨跌得生疼,可这时候哪来顾得上?这个狭小的堆满了东西的房间,在此时看来,就如同怪物的巨口,两边挨墙的柜子就是牙,桌椅是舌头,阴影幢幢的屋顶是上牙堂……

看着这一切,张墨叫都叫不出来了:“离开!让我走!脱离空间!”他发出已经变了音的惨叫,可就是出不去。叫了半天他才自己反应过来,书册里写过,小房子里是无法脱离空间的。当下张墨赶紧转身,屁滚尿流的从小房子里爬了出去!

翻出门口的一瞬间,张墨终于离开了空间,直接跌在了他单间的地面上,尾骨再次遭受重创!

系统【(^^*)宿主宿主!张墨倒霉惹!】

科技世界就是好,电脑、手机等等就是系统的眼睛。

顾辞久看了系统送过来的图像,却也小小惊讶了一下【这么快?而且这反应也太大了吧?】

系统【宿主也没想到吗?】

顾辞久【我还以为得发酵一段时间,怎么说也要等三四天后才有初步的反应,谁知道这才几十分钟?看来这位气运之子的性格,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系统【宿主,要我给他加点料吗?】

顾辞久【嗯?你又有新功能了?】

系统【(;д;)嘤,没有……但是我能控制他的电脑和手机啊!】

顾辞久想了想【现在先不要,过两天看情况,到时候我让你……】

系统【︿( ̄︶ ̄)︿保证完成任务!】

跟系统这么对话过后,顾辞久就不管张墨了,他把自己洗漱干净,还自己对着镜子剪了剪头发→_→我怎么就这么管不住自己的手!还是戴帽子吧!

顾·手残小能手·辞久戴着个鸭舌帽出门了,先去别家吃了早……午饭,然后才去了原主打工的烧烤店。

这个钟点,烧烤店的门口已经开始烧炭,给晚上做起准备来了。本来天就热,这地上还点起火来了,这温度可想而知,空气都烤化了。

原本这烧炭的苦活,也是原主的,可现在老板突然之间哪找得着旁的人?只能是他自己干了,大胖的身子蹲在地上,油夹着汗,不断朝外出,隔三五分钟就得赶紧进屋灌一杠子水。

老板对顾辞久可说是一肚子的怨气,看顾辞久来了立刻站起来:“MB的!小顾!你TM今天的工资没有了!还要罚你一天明天的工资!快TM的给我来点火!”

“老板,我都说了是来辞工的,我的身份证和健康证呢?”

老板两颗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可顾辞久的表情很淡定,直到这一刻,老板才确定,顾辞久是真不想干了,他之前还以为顾辞久是使手段意图加工资。

刚还满口脏话的老板立刻堆起了笑容:“小顾啊,你说咱们这条街上,打工的工资基本上都是一千二到三千。你这一个月五千,已经顶高高的了,你就算去了旁的地方,你还能拿这么多吗?”

“老板,一千二那是刚入门的小工,三千的人家是倒班,不干夜班。我是五千,但我一个人当两个用,搬货、洗料、插签子、烧烤、收拾洗刷,这些我一个人都给您干了。工时上我是一个人当俩人,工量上我一个人顶三四个人都有了。”

原主老实肯干,且还有一手不错的烧烤手艺。同样的肉,同样的佐料,他烤出来的无论气味还是滋味,就是都比旁人的香。这家烧烤店夜里是街上最火的,可差这里一截的人家都要雇两三个人,有时候还得加雇临时工,就这家店,老板、顾辞久,偶尔老板娘来帮忙。

固然是老板抠门,也是原主能干,全都担负起来了。

五千,是比旁人多,可是远超所值。

老板脸色阵青阵白:“小顾,我太忙了,没时间给你找身份证和健康证,你过两天再来吧。”

往日少言寡语的原主,这回口齿这么伶俐,老板用屁股想也知道他这是下定了决心早就在家里练过的。老板心道:不知道哪个狗日的挖老子的墙角!都给老子等着!

顾辞久的身份证和健康证,就锁在他柜子里呢。他就不给,就不让顾辞久这小瘪三给别人干活去!他要赶去别家,他立刻就给卫生局打电话告他!

“老板,这多半个月的工资我都不要了,你也不能把身份证和健康证给我吗?”

“怎么着?!你TM还想给老子要工资!又馋又懒,就TM知道吃!一肚子大粪!让你串串儿,你TM生肉都能偷着嚼,还TM要工资?!”老板嗓门放得极大,便是天热,也有好事的围过来旁观偷听。

附近邻居认识顾辞久,大概其知道怎么回事,路过的却不认识,对着他指指点点。

原主自卑怯懦,要是遇到这种事,怕不是立刻就得跑路——老板可以说是十分了解原主了。

至于顾辞久……他掏出电话就报了警。

一个小时后,老板在警察叔叔的说服教育下,把身份证还给了顾辞久。

再不还,他就要被带去派出所说服教育了。别看老板长得又肥又装,看起来好像是鲁莽冲动的样子,其实他还是挺有脑子,能分得清轻重的。

谢过了警察,顾辞久在外边的快餐店吃了一顿,准备明天早晨再打电话说退房,那位房东大叔可也是一位骁将啊。

系统【(#Д)宿主!张墨那里又有事情发生了!】

正朝回走的时候,系统突然大叫了起来。张墨摔得躺地上半天才爬起来,他对空间充满了恐惧,却又不死心。

万一呢?

万一空间是好的呢?万一就算是有老魔头但时间太长已经消散了呢?万一他修炼大成老魔头斗不过他还成了他的养分呢?万一?万一!万一!?

各种各样的万一把他的脑袋搅成了一团浆糊,突然,张墨脑袋里灵光一闪。

空间里出的东西,他可是已经都卖出去了,有别人吃到了。一旦空间是坏的,他吃这些东西没事,可以理解为空间要把他养肥了再杀,却没道理别人在没有空间玉佩的情况下,也同样没事。如果有人出事了……那必定会去找他吧?

张墨从床上爬了起来,换掉了上午穿的衣服,大夏天的,不但戴着墨镜和棒球帽,还把口罩也戴上了,犹豫了好久,他总算是没裹着围巾。等折腾完,张墨强忍着尾骨的疼痛,一瘸一拐的下楼了。

因为害怕真的有人去找他,更害怕被出事的人认出来,所以张墨绕了好几次的路。

——会有这种反应,已经证明张墨心中的天平,已经向“空间是坏的”那一方倾斜了。他这次去,其实是要用没有受害者找他,来证明空间没事。而不是要用有受害者来找他,来证明空间有事。两个说法看似差不多,但作为一个从剧情开始就心想事成的气运之子,这里边的差距可是大了。

结果,刚拐进菜市场的那条弯,就看见那里边停了不少警车。

张墨手一抖,车打了个弯,被惊回了神的张墨赶紧打方向盘,就要原地掉头,赶紧跑!

他这明显不对劲的状况警察怎么可能错过?→_→更何况,他自己脑子里也在不断的回荡着:我要被抓了!我要被抓了!我要被抓了!

这情况不抓他那不是太对不起他了吗?

刚跑出一个路口,他就让警车给截住了。

作为一个还没腾飞的龙傲天,张墨现在就是条蚯蚓,没被问几句,就被审出来他就是“投毒”的人了。

系统【再过一会大概他就要把玉佩也透露出去了。】

顾辞久【不是大概,是肯定。】

段少泊【大师兄,新闻上刚播了出现大规模食物中毒事件,是张墨的锅吗?】

系统和顾辞久的对话都是在公共频道里,段少泊也能听到,之前他不说话是因为没必要。现在却是大变动了。

系统【QAQ对,那些人都是吃了空间食物的人。原剧情的灵气食物,现在变成了只要脱离张墨一段时间,就会变成魔气食物,那些人都是被魔气污染的。宿主,小师弟,现在的天机虽然变动剧烈,但一点救世的趋势也没有。】

这还是第一次,顾辞久所接手的世界发生巨变,却不是良性的,而是从一边歪斜向了另外一边,同样是灾难。

顾辞久【系统,你淡定,咱们慢慢看。小师弟,我大概暂时去不了你那边了。】

段少泊【我可以去大师兄你那边啊。】

顾辞久【(●З`●)好~我等你~小师弟你也不要着急,等事情处理完了再来哦~】

段少泊笑着应下的同时【好~】接过了门外的外卖,大师兄不能来最大的坏处,就是只能吃外卖。

他刚吃完,民宿外头就闹腾了起来。是个女人带着两个披麻戴孝的孩子,哭哭啼啼的跪在民宿外头,不断哭嚎。

段少泊这边的原主,本来是一家三口一起操持民宿的。他们是本地人,多年前花城刚刚朝旅游城市发展的时候,原主爹娘就很有眼光的在古城买了一处院子,改建成了古色古香的民宿。

因为民宿的韵味很足,原主妈妈还有一手好厨艺,他们家的民宿在旅游网上也算是小有名气。

原主大学是在外地上的,后来没留在大城市,而是回到了花城,只想跟爹妈一起经营民宿。

可没想到他的这第一年就出事了,原主的爹妈年纪大了却依然恩爱,有男主看点,两口子隔三差五的就会去泡温泉、赏花、爬山等等。去年,两口子去看了附近有名的油菜花田,回来的路上却有辆大货车的司机疲劳驾驶,直接把夫妻俩的小车怼进了路下头。

大货车的司机、原主的父母都没活下来。

法院判决:大货车司机全责,赔偿五十万。

可从判决下达的那一天开始,原主得到的不是赔偿款,而是轮番来骚扰的大货车司机的爹妈和妻儿。若是那老头老太来,那就是一身破衣烂衫,抱着他们儿子的骨灰盒跪在门口哭。

原主也报过警,可是警察来了,司机老娘或者司机老婆就一边脱衣服一边躺在地上闹。即便女警把他们拉走了,过两天也还来。

本来原主就因为父母去世而无心经营,被他们这么一闹,不但民宿彻底凉了,原主本人也已经患了抑郁症。如果段少泊没来,原主就是自杀的下场。

段少泊打开了门,司机老婆这时候正背对着他,对路过围观的人述说自己的凄惨。从她的哭诉中,段少泊成了一个缺德的跟即使不是旅游旺季,花城古城的游客依然不少,这年头想着在微博、朋友圈大爆的人越来越多,好事者也越来越多。不少人都举着手机,兴奋的录着像。

司机的两个孩子比自己亲妈更早看见段少泊,他们早就流不出眼泪了,现在看着段少泊只有憎恨。四只瞪着段少泊的眼睛,就跟狼似的。

司机老婆总算发现段少泊了,跪在地上跟别人哭诉的她,顿时仿佛一头下山的猛虎,一个转身,扑向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把他们的脑袋紧紧的按在地上:“磕头!磕头!快给人家磕头!段先生!给我们母子一条活路吧!五十万我们绝对拿不出来啊!”

段少泊看了看她,锁了民宿的大门,背着个小背包,转身走了。

可没等他走出人群,就冲出来了一个妹子:“您好,段少泊先生,我是《南天日报》的记者!这家民宿是你的对吧?你对赵慧芳女士每天都带着孩子到您门口来跪求您,有什么想法?”

段少泊的反应是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也打开了摄像:“我的想法就是,她家真有钱,天天不干活还能有饭吃。”

“……”对于不按常理出牌的段少泊,记者妹子只能继续追问,“段先生,您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你知道一块一块把自己的父母拼起来是什么感觉吗?”

上一章:第307章 下一章:第309章
热门: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超级官迷 你的选择是?? 江山多少年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 玉都花少 失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