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上一章:第306章 下一章:第30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恐慌四处蔓延, 人类知道总会轮到他们。

随着全球性质的灵气匮乏,无灵状态的外界, 就像是真空对于氧气。人类储存的食品中的灵气, 被快速的抽走,消耗掉。人类是最后产生负作用的,但也逃不过来。

果然, 人类的大面积死亡开始,死亡的原因可以说是可笑的——腹泻和感冒。

两百年间,人类的身体越来越强壮,癌症已经消亡,各种传染病成为了历史名词, 医院虽然还不可缺少,却已经门庭冷落。很多疾病, 即使大夫知道怎么治疗, 也早已没有了药物。

实际上,人类完全靠灵气免疫,失去灵气的人类,等同于失去了大半的免疫系统。两百年前的健康人类, 能不吃药硬扛的大肠杆菌和感冒病毒,对现在的人类来说,是致命的。

在腹泻和感冒中活下来的少数人类,还要面对饥荒, 面对比人类对无灵状态耐受更强的恐怖虫灾,以及因为动植物大量死亡引发的恐怖气候变化。

人类坚持了五十年, GAME OVER

对于原剧情,顾辞久和段少泊特意多次观察了前九次世界毁灭时,张墨临死的情况。

——只要将玉佩的真相公布,就能拯救世界。不是让他在世的时候公布,他不会成为研究用的小白鼠,但张墨就是没有,不但没有,他每一次临死之前都给空间下达的最后的命令,让空间永远关闭,再不开启。即使穿越过来的宿主把实情公布,其他人也没办法使用空间。

有宿主跟张墨明确说过,他的这种做法会引发怎么样的灾难结局,张墨也依然是拒绝。甚至于这个张墨知道未来发展的世界,毁灭得比其他八个世界都要快,明显是得反而到了张墨的气运“加成”了。

他就是不想让别人再用。

也有宿主被逼急了,直接公布了张墨的玉佩作用,张墨更干脆,就带着女人躲进玉佩里头去了。世界没有因为灵气断绝而崩溃,可多年后却出现了一种超级细菌。

这种细菌在紫外线照射下还能存在二十四小时,有氧或无氧环境都能生存,它一开始只对伤口起作用(人畜都算在内),只要被它感染的伤口,就会严重溃烂,即使截肢,二次感染的可能有很大。慢慢的,只要磕破点皮就等于死亡。后来这种细菌也开始感染一点伤口都没有的人畜,只要感染就从内脏开始腐烂。

这细菌是张墨的几个女人受不了空间的生活,离开空间后,一些细菌被她们身上的灵气影响产生变异而出现的,且显然同样受到了张墨的运气“加成”。

十几年后,张墨带着女人和子孙从空间里出来的时候,地面上的哺乳类、鸟类、两栖类、爬行类等等都死绝了,只剩下了昆虫。因为强力腐烂菌,四处都是白森森的骸骨。张墨竟然在这种环境下过得很高兴,人类灭绝得很迅速,人类文明的痕迹还有很多留存着,并且随他取用。

大型发电站已经失去作用,可加油站还有油料,能在商店找到完好的太阳能板,他们一家子过上了“世界上最后一家人”的快乐生活,然后灭亡……

张墨即便是在这种只有自己女人和孩子的世界里,也没把空间玉佩流传下去,死的时候只留下了几桶灵泉水,依然命令空间彻底关闭。他的后代在用光灵泉水后,依然迎来了无灵反噬,身体机能彻底崩溃。

张墨这个主角,按照顾辞久和段少泊遇到的所有角色的丧心病狂程度排序,绝对算是靠前的了。

原著很明显面向的就是猥琐男,张墨是个白纸黑字给的性格就是自大又贪心还小气,外加男人本色。其实这种性格的男主也有可爱的,只要守住底线就可以,张墨不是。他没守住自己的底线,还把底线越放越宽。

顾辞久【小师弟,终于又只剩下我们俩了~】

段少泊【大师兄,你这语气好像坏蛋啊。】

系统【嗯……还是那种把良家美男关小黑屋的坏蛋。】

顾辞久【你竟然都不激动吗?!孩子没了,只剩下你和我了!】

系统【还有一个世界的人呢。话说过去十个世界里,宿主和小师弟也是无时不刻都在二人世界状况的。】

顾辞久【心里的感觉不一样,还是现在舒服啊~小师弟,我现在是张墨的室友之一,你那里如何?方便我去找你吗?】

段少泊【我现在是个开民宿的小老板,大师兄,你来吧。】

系统【哎?宿主你现在难道不该利用自己现在的身份去接近主角吗?】

顾辞久【没必要接近,跟他说几句话就行了。】

张墨现阶段住的是廉租房,三室二厅又被隔出两个单间,一共住进了包括张墨在内的七个人。其中有一对夫妻,还有一对拉拉情侣。这对拉拉都成了张墨的后宫,原剧情有一段张墨刷手段,看这对拉拉为了他争风吃醋。

——这种情况绝对是出自宅男的YY了,拉拉的P(女方)还有可能对男人动心的,P双性恋很多。但T(男方)是绝对不可能跟男人有什么爱情的,男人跟T做哥们没问题,可想要跟她们进一步发生什么,那对T是很恶心的一种行为。搁到现实中,八成是这对蕾丝为了钱,联手做戏给张墨看。

顾辞久就住在其中一个小隔间里,原主十一岁初中没毕业就被家里要求出来打工挣钱。现在原主才十八岁,正在一家烧烤店做小工。烧烤店夜里十二点多才歇业,因为店正好在楼下不远,原主才能够每天在两点之前爬上床,然后早晨五点前就得起来,继续去烧烤店帮工,因为烧烤店也卖简单的早点。

每个月五千块的工资,完全是以燃烧原主年轻的生命为代价的。可每天累死累活,工资大多转账给了家里,钱包加微信加支付宝加所有网上平台一共就二百三十七块八毛。他是手机勉强算是智能机,可不但型号超级老,而且手机屏幕上还裂了两道痕,这是他守在手机回收那里花五十块钱买来的。

顾辞久【小师弟,QAQ求包养,没钱吃饭惹。】

段少泊【我包你吃包你住包你花,但你可要包做饭包赚钱包暖床哦。】

顾辞久【没问题!我大概需要两三天整理好这边的事情就去见你,小师弟晚安。】

段少泊【大师兄晚安。】

对着手机的转账通知,顾辞久露出温柔的笑容,在把自己的各种账号密码都改掉,并且果断关机之后,他闭上眼睛安稳的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十二点。睁开眼,他干的第一件事,是打开手机给原主的妈打电话。

“喂?妈!妈您快给我打回来点钱吧,妈!我在医院呢!”顾辞久躺在小床上,明明是面无表情,他的声音却无比的惊恐委屈。

“这怎么说的?怎么就到医院了?”

“我这昏过去了,老板给我叫的救护车,大夫说我是……是什么血有毛病了!妈!您赶紧给我打钱来,再来看看我吧!人家说要好多钱呢!”

“血能有什么毛病?!那是人家要骗你钱吧!?”

“这是市里的大医院,人家能骗我什么钱?我就是要钱治病啊!现在我押金都是老板给交的啊,妈!”

“这……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老三啊!你怎么就这么命苦啊!我这手机快没电了!我这就找你爸去啊!”

原主家里其实很有钱,国家修高速路,从他们村子的田里过,补偿款一分不少。家里前两年盖了小别墅,买了车,他妈用的手机是苹果,虽不是最新款,价钱也不低。可原主不知道,他从十一岁跟着同乡出来,就再也没回过家。爹妈的意思是有那点钱都寄回去给他存着娶媳妇,何必来回折腾?现在同乡也早已各奔东西,不再联系,家里的事就更无从得知了。

男主家里兄弟三个,老大跟爹妈一起住,老二是大学生。原主学习其实比老二好,但为人老实听话还有些木讷,被他妈一哭没钱,日子苦,在被两个大哥和他爸一劝,就出来打工了。

他打工钱,说好的一半给家里过日子,一半给他存着日后娶媳妇,现在看来是一分都没有了。

过了五分钟,电话打回来的,是原主的爸。

“老三啊,前年爸下地干活,摔断了腿,这事怕你担心,都没告诉你。你也知道家里就你寄回来的钱,才算是点活钱,都让你妈给我治病了,现在就只有五……十块,你给个地址,让你哥从邮局给你寄过去。”

“爸啊,那我不治病了,您看我回家成不?大夫说我是没办法干重活了……”

“家里穷,你回来,连口吃的都给不了你。”

“没吃的也行,爸,我就想着,我死也死家里,总不能我死在外头了,当个孤魂野鬼啊。我也得在临死之前,见您和我妈、我大哥二哥一面啊……”

“这个……”原主爸的声音有些嗫嚅。

“老三!”电话忽然换人了,这是他大哥,“我告你家里没钱!没地方!没吃的!你别想讹我爹妈!你要死就死外头吧!少回来膈应人!”

电话挂了。

顾辞久早已让系统加了几个村里亲戚的微信,电话刚挂,他就给这几位发了音频文件,并且把这段音频、家里别墅和小车的照片、他在外六年多工作的汇款证据,都发进了自己的朋友圈。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反正他做完这些,就已经把家里亲戚都拉黑了。

顾辞久正准备起床,电话又打进来了,是老板。

电话一接起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顾辞久等那边人换气的功夫,说:“老板,我不干了,你把我证件还给我吧,一会我下去拿。”

原主的身份证和健康证,都在烧烤店老板那边押着,不止如此,顾辞久要是再没穿过来,他的身份证就要被老板的老婆偷摸的拿着去非法借贷了。之后这老婆就要拿着店里的流动资金,还有高利贷接来的钱,跟情人私奔。

老板还能把店坚持着开下去,原主却要被借贷公司逼得跳河了。

“尼玛的小兔崽子!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不敢炒你是吧?!”

“老板我去洗脸刷牙了,一会见。”

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这身体每块骨头都在疼,等从床上站起来,顾辞久闭着眼睛又坐回去了。他脸上不自觉的却挂起了傻笑:轮到我营养不良了,挺好。等回来见了小师弟再卖点惨,就能让小师弟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等晕眩的劲头过去,顾辞久这才离开他那个小隔间——没有门,只有脏兮兮的挂帘。

走到狭窄的客厅兼厨房,顾辞久正好就看见张墨一脸兴奋的站在厅里,地上放着两个塞得满满的蛇皮口袋,其中两个口袋不知道是拉锁本来就坏的,还是撑得太满拉不上了,总之是敞开着口的,能看见里边塞得满满的大个头玉米。

张墨脸上的笑容顿时冻住了,他可是刚从空间里出来,本来以为出租屋里没人了,谁知道突然就蹦出来了一个顾辞久。

“小顾,今天怎么没上工去?”张墨重新挤出笑容,戒备的看着顾辞久。

“太累,身子受不了,要辞了。”

“确实,你还年轻,别不拿身体当回事。”

“……”尴尬的沉默。

这里仅有的七个租客之间,一样有鄙视链,原主就是鄙视链的最底层。性格木讷少言,极少出现在别人面前,每次出现的时候还都脏兮兮又油腻腻,节假日租客们一起出钱出去玩,他总是不参加集体活动的那个。

张墨则是鄙视链的中上层,长得帅,没工作但是有点积蓄,而且能说会道,男客看不起他,却总能跟女客勾勾搭搭。

张墨最看不起的就是原主,关于原主,他只在私下里嘲笑过他而已,这让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原主说话了。

“张哥,你这是哪弄来的东西啊?怕不是转基因的粮食啊?”

“什么转基因?你懂什么?”这年头谁还连初中都没毕业?张墨下意识的反问,他也怕惹恼了顾辞久,或者说怕顾辞久真的知道了什么或者看到了什么,最后一句话忍住了没说出来。

“别的我不懂,粮食我可还是懂一点的。”顾辞久露出憨厚的笑,“你看你这玉米土豆,个头一样大,连形状都是一样的,玉米看着不明显,我可没见过长这么好看的土豆。”

土豆都是两个手掌大,是弧度很漂亮的长椭圆,没有任何棱角。且每颗土豆都仿若是被复制粘贴出来的一样,都跟双胞胎一样。树叶都没有一样的两片,更何况土豆?但眼前却就是一口袋一口袋的完全相同的土豆。

“这是咱们国家新研究出来的太空种子!不是什么转基因的!”

“转基因的不就是把好好的种子基因给变了吗?这种子都变成这样了,凭啥就说不是转基因了?”

“这……反正太空种子就不是转基因的!你这是故意搞我是不是?!”张墨双眼圆瞪,猛地朝前迈了一步,看起来要打人。

顾辞久瑟缩了一下:“不是……张哥,我怕你让人给骗了。这入口的东西,可是得精心。看你这样子,这让给你东西让你卖的人,怕是也没跟你讲明白了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吧?”

“你当都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把你蒙得西北不分。”张墨一点刚开始的客气都没有了,他看出来了,顾辞久什么都没看见,至于现在跟他说个不停……怕不是也惦记上了这些好东西吧?

“张哥,你还是注意些吧,这要是出了事,那就是人命大事。”

“你知道什么?这些东西好着呢,好吃,还对身体好。”张墨炫耀一样的说着,弯下腰整理着一个一个的蛇皮口袋,他随手打开一个蛇皮口袋,拿出来了一个西红柿。这西红柿的颜色透亮鲜艳,有他的整个手掌大,他把这个西红柿递到了顾辞久面前,“看,要吃吗?”

张墨等着顾辞久这个小人物贪婪的伸出手来索要,这时候他就能把西红柿收回来,晃他一下子!

顾辞久却惧怕的向后退了一步,双手连摆:“张哥,这转基因一开始还是你跟我们说的呢。你自己怎么就把这种闹不清来出的东西随便吃?你些东西即便是好看又好吃,但罂粟还好看又好吃,吃完了还让人飘飘欲仙呢。卖那个的毒贩子不是也得抓着一个枪毙一个?张哥,让你帮忙的人到底是真好心还是假好心啊?我、我话多了。我去洗漱了,你忙。”

顾辞久进洗手间去了。

张墨没工作这两年,也不是单纯的只是在吃软饭,他也在努力的想要建立一番事业,这个事业就是网红。但他入行晚了,自己又没有新意,无论做公众号,做主播,还是做视频博主,都只是东拼西剪别人的东西,根本红不起来。

不红归不红,张墨还是学了一肚子键盘侠的“先进知识”,自认为是个博古通今、明辨是非的科技达人。其中张墨跟风最狂热的,就是对转基因食品的鞭挞。可听他刚才跟顾辞久的对话就知道,这个自封的反转基因食品斗士,其实连转基因食品的真实定义是什么都不知道。

原剧情前期里,张墨自己卖菜时,就一边吆喝一边各种狂踩转基因食品。他对转基因食品的恨有多热,对空间里食物的爱就有多狂。但他对转基因食品的恨还可以解释,毕竟他在网络上看了那么多,其他人关于这种非自然食物的不健康的描述。可他对空间食品的爱……有事实依据吗?

因为他吃了好吃,吃了觉得身体好,还因为这些东西来自于网络小说上说的空间?

原剧情从头到尾,他本人也没有拿空间食品去化验过。都是别人出于各种目的去不同等级的研究所化验,拿着化验单对他各种夸赞,张墨只要一脸“一切都在我掌握之内”的表情,得意的接受夸奖就好了。

系统【宿主,你刚才的话,就是想跟张墨说的话?】

顾辞久【对,其他宿主要么是努力的想要让张墨了解他的空间有多强大,这世界没了他的空间会发生什么危险。这还需要让张墨了解吗?他一直都明白。要么就是希望成为张墨重要的人,借此影响他,改变他的决定。他的设定就是个只有自己没有别人的人,他再喜欢其他人,也顶多让这个人成为自己之下的第二位。一旦涉及到跟他自身利益相关的事情,第二位跟第一千位没什么区别。】

系统【(⊙o⊙)好像……是这样……那你现在这番话有什么用呢?】

顾辞久【我经历了那么多世界,发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道理。】

系统【是啥?】

顾辞久【我们这些宿主做得再多,都比不过气运之子自己的脑补。】

此时,系统的记忆芯片中浮现出的是多年前变成巨鹰,被雷劈的宿主。遍数他们经理的世界,就是那个世界里他家宿主被折腾得最惨【……】

顾辞久【张墨是个多疑的满脑子都是负能量的人,让他自己慢慢怀疑吧。】

顾辞久说得没错,张墨看顾辞久走了,低骂了一声,弯下腰整理地上的蛇皮袋,他装得太满了,整理不但没整理好,反而有玉米和土豆从里头滚了出来。张墨赶紧抓住滚动的土豆,努力塞回蛇皮袋,塞着塞着,看着确实一模一样大小的土豆,他手上的动作突然一顿。

他觉得,自己这个人,天生的有才干,就该是个领导,无奈一直没能找到一个伯乐,应试教育又太毁人了!他大学只是三流,考研没考上,考公务员也没考上。几张破烂试卷,就把他一辈子都毁了,以至于到现在他还一事无成。

上一章:第306章 下一章:第308章
热门: 乡村痞少 走出山沟沟 热搜预定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大红灯笼故事集 我真的是炮灰[快穿] 我的老师美如妖 我的竹马超难搞 乡村小保安 幽灵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