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上一章:第293章 下一章:第29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郝汶[哈哈哈哈!师父、师叔, 我这辈子是个富二代啊。你们怎么样?]

郝汶笑得畅快,更多的是故意耍宝, 实际经过了上辈子, 他对金钱享受之类的已经看淡了,怎么说也是一国重臣,虽然……他也算是让两位大神托着的。只是跟武帝的飘不同, 他是被掰开揉碎的教育的,眼界和心胸都被养出来了。

段少泊[我在拉钩。]

郝汶[拉钩?师叔你是成了渔民吗?]

段少泊[不是渔民的拉钩……是手术台上,给主治医生拉钩,让医生获得更好的手术视野,我第一次当医生, 以防出问题,不说了。]

郝汶[好、好的。]

听起来好可怕的样子, 这“降落”地点和时间看来大家都不同啊。

郝汶[哎?师父?师父?师父你干什么呢?师父你难道被妖怪抓走了?]

顾辞久[我在比赛……]

郝汶[啊?]

顾辞久[时装设计大奖赛。]

郝汶[时装设计?要现场制作吗?师父你……]你是手残啊……

这辈子顾辞久要甩掉然后给别人扣上的锅, 就是——你是手残。

系统乖乖的蜷缩在角落里,它觉得自家宿主“心想事成”的能力也是很强大的,这不?上个世界树了个FLAG,这个世界果然就实现了。真是让它想想都开心, 不,伤心。

小师弟那个学霸,还能来个实操不成,理论凑。顾辞久这一过来, 就已经在比赛的大舞台上了!

妆容很浓的金发主持人大姐很开心的举着个卡片对他们宣布:“你们的下一个比赛内容,就是自然与传说。注意, 自然、与、传说。这两个要素要同时存在。好了,比赛时间三个小时,请从你们面前的材料中选择自己想要的吧。如果某些材料不够,可以向服务人员要更多。”

舞台中央那个超大的铺着白布的台子上,放满了带着绿叶的藤蔓、盛开的玫瑰、南瓜、白萝卜等等,总之都是植物。

且他此时竟然没在国内,而是在米粒国,他还是叫顾辞久是中米混血儿,父母都已去世。原主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位服装设计师,然而天赋实在不高,他却每天给自己灌着有志者事竟成的毒鸡汤。在四处碰壁后,他选择了参加《百变设计师》的真人秀节目。

他不知道,他的入选根本不是因为自己的设计得到了节目组的认可。节目组认可的是他容貌的帅,和设计作品的乏味。真人秀节目里总该有些无能,作为对比组的花瓶,来增加节目的娱乐性和可看性。

顾辞久看了看那些材料,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大萝卜。小师弟那边不能打扰,幸亏,这第一场比赛有食材啊……

这个节目是在网络上直播的,观众可以在十五名参赛者之间自由切替。顾辞久本来就是很多观众关注的一个,因为这小子太帅了,喜欢他的人想看他出色的表现,嫉妒他的人想看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

当他们看见顾辞久举起萝卜的那一刻,观看他的人数就开始疯狂上升!

白萝卜有正常人的长臂粗,顾辞久用左手把它托了起来。节目组只准备了西式厨具,用惯了大菜刀的顾辞久有些不顺手,他活动了活动手腕,一道削掉了白萝卜的缨子。他又调整了一下两只手的角度,当他的右手再动起来,一片一片薄到透明的萝卜片随着他的刀飞了出去……

喜爱他的人说:“太酷了!”

嫉妒他的人说:“嘿!这不是厨师大赛!”

薄薄的萝卜片在飞舞,厚厚的弹幕在吵架。

萝卜片差不多了,顾辞久开始用别针将萝卜片一片一片的别起来,当别的多了,人们发现,那一片片的萝卜,仿若透明的鳞片。

分配给顾辞久的模特小姐有着棕色头发和同样漂亮的棕色眼睛,所有模特都统一穿着白色内衣。

“可能有点凉,不用担心被别针扎到,我已经把针向外掰了。”顾辞久对模特说。

模特笑了笑:“好的。”

萝卜贴在身上是有些凉,不过,这条萝卜做的裙子是真的很美,金色的灯光下,透明的鳞片竟然被照射出了白色的光晕。

然后是上半身,同样适用萝卜片拼起来的,美丽的鳞片包裹住全身,还有长长的袖子:“真难以相信这是白萝卜!”模特发出的惊呼,也是观众和评委们想高喊的。

也有其他几个选手的表现非常出色,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尤其,当他们以为顾辞久已经完成的时候,他又拿了两个萝卜,用他手里的那把刀,开始飞快的雕刻,这次他雕刻出来的是好几块,人们依稀能够看到龙角和尖尖的耳朵,然后他再次用别针,把这些萝卜拼在了一起。

“上帝!他拼出来了一顶带着龙角和耳朵尖的头盔!”主持人大姐惊呼。

在头盔里垫上一层棉布,再垫上一层锡纸,顾辞久把它给模特戴上了。

头盔完美的贴合了模特的头型,两个尖耳朵正好卡在模特的耳朵位置。

[作弊!作弊!]

[这不可能是事先没有准备的!]

[得了吧,我们都看着他用一把菜刀把那顶头盔雕刻出来。]

[太完美了!我也想要那么一顶美丽的头盔!]

“我有些担心走起来的时候会破坏裙子。”模特低声说。

“不用担心,它比你想象的结实。”

确实,在最后的走秀环节里,这个看起来脆弱的萝卜裙子并没有丝毫的破坏,实际上它简直艳光四射。

顾辞久顺利过关,回到了节目组安排的酒店,一进门他就躺床上了。

顾辞久【小师弟那边怎么样?】

系统【小师弟已经没事啦!】

顾辞久【哦,那就转频道吧。】

系统【……】虽然这话没错,但总有一种自己被用过即丢的赶脚。

顾辞久[小师弟,你那边怎么了?]

段少泊[手术没事,出手术室的时候出了点事。病人家属突然就朝我们主任扑过来了,主任虽然年纪不大两条腿都静脉曲张了,根本站不住……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你那边怎么样?]

顾辞久[设计师比赛,第一关算是过关了……]

郝汶[那个……师父啊,现在网络上大火的这个华人萝卜设计师,不会就是你吧?]

顾辞久[嗯,就是我。]

段少泊[哎?都上网了啊,我也去看看。]

郝汶[师父师叔,你们这个穿越生活简直太丰富多彩了。]

顾辞久[不,你的生活才是最丰富多彩的,你现在的年纪是……高二?]

郝汶有不好的预感[对。]

顾辞久[高中功课还记得吗?]

郝汶[不、不记得了,但是我觉得444可以……]

顾辞久[你能自己锻炼身体,学功夫,那也应该自己学习,知识是你穿越中最有力的帮手。我会尽快回国,给你当家教。]

段少泊[大师兄你不用回国,我去给他当家教。我准备辞了这边的规培工作,去做基础学科的研究。不过,大师兄你那个设计工作,需不需要我帮忙?]

顾辞久[郝汶的家虽然有钱,但也负担不起一个医学实验室……我在这边跟着一起挣钱吧。小师弟我也想你帮忙,最好干脆直接意识过来,控制我这边的身体,但有限制,必须是‘我’甩掉自己的设计师手残帽子。]

段少泊叹了一口气[大师兄,你辛苦了……]

顾辞久[嘎嘎嘎!没关系!我已经找到窍门了!只要我用食材做衣服就可以了!我以后可有用各种颜色的果酱来画设计图!或许我还可以试试把食用色素装进钢笔里?]

段少泊[……大师兄,你加油。]

郝汶把现在的地址给了段少泊,嘤嘤嘤的缩在床上哭泣,高考这种事情,他是真的不想经历第二次啊,而且还是已经彻底把之前十二年的积累忘了个干干净净,这种重头再来的高考,会SHI的!

444[宿主,你的积分足够购买这个世界高中阶段的知识储备,需要购买吗?]

郝汶[我买了之后,还能在其他世界使用吗?]

444[买了之后,就是宿主你自己的东西了,当然可以在其他世界使用。]

郝汶[emmmm……还是算了吧。]

444[你确定吗,宿主?]

郝汶[我师父师叔就是不花积分四处‘旅游’的吧?对他们来说,学习也是一种乐趣,如果今天我下载了高中知识,明天可能我就会下载文学著作创作?也可能是音乐创作?我明明有很多的时间可以用自己的脑子去学习,我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没有生命的移动硬盘。]

444[emmm……宿主,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你确定你真的有那个脑子吗?]

郝汶[……喂!]你到底是谁家的系统啊!

“小段,你没事吧?”一位三十多岁的护士关心的问着段少泊。

“刘姐,我没事。”

“得亏你当时反应快,否则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

段少泊穿过来碰到的就是一台肠梗阻手术,他不止拉钩,还得掏肠子。手术室里弥漫着让人难以言表的味道……但是对于他这样的规培小大夫来说,能上台就是好事了,掏肠子那也得是能排得上的,原主也是个业务很不错的小规培医了。

对段少泊来说,这种也不算是大场面,他虽然没学过系统的医学,但对人体的了解,让他还算能应付。本来做手术的主任也不会让他上手,这只是一台让他见见世面的手术而已。

手术过程很顺利,谁都没想到等出来了,外头有事情等着呢。

“你们这些当大夫的都没良心啊!一群黑心肝啊!骗我儿子的钱啊!”主任出去的时候,一直安安静静的大妈突然就扑了上去,嘴里还不停的大骂着。

主任年纪大了,两条腿因为长时间的站立,突出的血管就跟爬着两条青色的大蜈蚣似的,而且腰也有毛病。折腰扑实了,那就得摔出个好歹来,段少泊赶紧冲出去一把将大妈给抱出去了。大妈撒泼乱叫,手在段少泊身上又掐又挠,两条腿乱踢,还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眼看着大妈就要脱衣裳了,段少泊一松手,大妈直接就躺地上了:“打人啦!!大夫打人啦!!大夫收黑钱还打人啦!”

手术室外头还有其他病人家属,当时就拿出来手机摄像,其实顾辞久上热搜没多久,段少泊紧跟着就上了,题目是“农民大闹手术室,医生打人收黑钱”。

这题目可以说是十分的诛心了,郝汶根本都没想到这个里边的“黑心医生”竟然就是他那个温温柔柔的师叔。

医务处的人、保安,还有警察后来都来了。

患者的肠梗阻已经是比较严重的了,在家里挺了一个多月,是患者的媳妇带着患者来到医院的。挂急诊号,大夫一看就赶紧进手术室了,手术同意书也是患者的媳妇签的。

患者的亲妈则认为肚子疼死不了人,喝两口热糖水就好了。媳妇带着患者来医院,还是趁着婆婆出去买菜的时候。婆婆认为肚子疼就要开刀?要割肠子?这就是黑心骗她儿子的钱!她儿媳妇也不是好人,惦记着给自己男人开刀?!这是要害了自己男人,然后拿着他们家的钱再去找别的野男人。

断章取义的小视频放在网络上,大部分的人还是很理智的,表示静等前因后果。毕竟最近几年医患矛盾的事情是真多,翻转打脸的事情也是真多。但还是有很多戾气十足的回复“大夫该死”“十个大夫杀八个,绝对有漏网的刽子手!”“就该半夜把大夫剁了!”

更糟糕的是,段少泊的脸是出现在了视频中的,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但没有打码。后头已经有人特意把他的脸放大,截屏了。还有人已经开始人肉他了。

大妈那一口咬得不轻,刘姐是来帮段少泊清创包扎的。人的嘴和牙齿是很脏的,被咬伤,绝对会有轻微的感染。

医务处的孙主任来了:“小段,你先回家一段时间吧。别误会,这也是保护你,现在这件事在网络上闹得很大,有些人戾气很重,我们也怕你出什么事。”

“孙主任,谢谢您,我知道。”

过一会刚才台上的刘主任也下手术了,虽然外头家属打得厉害,可患者都开膛了,总不能草草缝上推下来?手术还是做了的,并且很成功。如果没出患者母亲的事情,这就是一台稍微有些难度的手术而已。

段少泊很上进,刘主任才让他上台来看一看,结果他救了病人,救了刘主任,可是却害了段少泊自己。

“这是我的名片,等过半年,你再回来。”

“谢谢刘主任。”

段少泊办好了手续,提着个黑色的垃圾袋,从侧门离开了医院。这是个四线城市的最大医院,医学生本科啥都干不了,加了研究生三年,还得规培,段少泊就是出于规培阶段,这是他规培第一年。

其实原主已经是个学霸了,小学连续跳级,十岁小学毕业,直接上神童班,四年之后高考,进这时候华夏最好的医科大学,十九岁跟京城大医院的主任医师读的研究生。不过原主太骄傲了,不知不觉得罪了人,研究生刚毕业,本来也是在他老师的医院规培的,却让人算计了,狼狈离开。

在这个医院的规培,也是他老师的帮助,希望他在这里能俏没声的完成规培,京城那边时过境迁,风平浪静了,在把他叫回去。

至于家庭……原主的父亲是某大学的教授,母亲是家庭妇女,两人骄傲于有一个神童儿子,却在儿子十九岁那年跟他们出柜后,立刻跟段少泊断绝了亲子关系。

段少泊回到原主租的小房里,在跟房东退房后,拉着仅有的行李箱,坐上了前往临海市的高铁。

“师……老师!这里!”郝汶在接站口蹦跶,等段少泊走进了,他笑得顿时油腻起来,“师叔,我师父有福了。戴眼镜的冰山美男啊,再加个白大褂,制服的诱惑,绝了……哎哟!”

段少泊给了郝汶后脑勺一巴掌,不过郝汶说得还真是没错。这个世界的小师弟,就是一朵带刺的冰玫瑰。

“师叔,我绝对没说谎,你看周围好多妹子都偷偷打量你呢。”

“确定不是认出我是视频上的人吗?”

“呃……应该不是。况且,视频上那事不是反转了吗?”

有人放出了加长版的视频,后头有媳妇吼叫着跟大妈对打。

段少泊笑了笑没说话,即使反转了,可还是有戾气重的人,甚至还有人言之凿凿段少泊跟那个媳妇有私情,联手起来害人,大妈才是正义的一方——这脑洞该去当编剧,写悬疑推理剧去。

“路上我已经准备了四套摸底卷子,看看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水平。你现在手里能掌握的钱有多少?”

(`Д)!!这样真的好吗?我给你钱,你给我卷子?!

“嗯?有疑问吗?”

“TAT就是……师叔你住我家没问题吧?我现在自己在外头住,两室一厅,还是挺大的。”

“没问题。”

“好的,我、我有三十万吧。”

“现在金融市场不景气啊……算了,你的三十万留着自己玩吧。”

“那师叔你……”

“我去开发个小游戏挣钱玩一玩。”[444、双黄蛋、糖葫芦,你们有兴趣掺和一脚吗?]

444[作为系统,我们不能在没有积分交换的情况下帮……]

系统一统分饰两角[有有有!绝对有o(*O▽O*)o小师弟/宿主,我们一起来做游戏鸭!]

嗷呜~~把小师弟叫成宿主真是一件超~~~~幸福的事情!

444[喂!你这样违反系统规则!]

系统[→_→切~你以为我们能帮什么?只是最简单的重复劳动而已,真正技术性的,有创造性的任务,我家宿主都会自行完成。即便没有我们,宿主也只是用钱雇两个程序猿而已。所以我们只能在一点忙都帮不长,和帮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之间选择。]

444[……我觉得你的逻辑有些问题,但我分析不出,那么结论是我的逻辑有问题?]

系统[╮(╯▽╰)╭谁知道呢?]

郝汶悄悄的凑到段少泊耳边:“师叔,你家系统真聪明。”过去他心目中的444就像是教导主任,超可怕,超严格,现在……444这不就是让师叔家的系统忽悠瘸了吗?

段少泊:“谢谢夸奖。”下次应该让他看见哭得喵喵叫的系统……

住进了郝汶的家,电脑归段少泊,试卷归郝汶。→_→顾辞久在高铁上手写的考卷,语数外史地政物化生。

“因为只是从网络上粗略浏览了一下高中的课本,所以很可能有超纲的题目,不过大概其是没问题的。你去做吧。看不会就做下一套,难度最低的应该是初中一二年级的难度。”

“QAQ好的。”

郝汶去做卷子,段少泊打开电脑,手指开始了在键盘上的跳舞。

两个小时候郝汶回来了:“_(:з」∠)_师叔,我觉得都超纲……”

“啊?”手指上的动作一停,段少泊回头看着郝汶,“包括初中一二年级的?”

“QAQ嗯……”

文科该背诵的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理科的定理、公式也早就忘到姥姥家了。他瞪着那些卷子,字拆开都认识,合在一起就是一坨浆糊了。

444[看看人家的宿主,再看看我的……]

系统[呵呵。]其实这句话它也想说,这乖宝宝多可爱啊。可惜啊,生为系统,身不由己啊,QAQ。

444[双黄蛋呢?半天没听见它说话了。]

系统[大概在看戏吧,大师兄可是少有的倒霉呢~我黑进《百变设计师》导演的电脑去看了一下,那节目可不是每次都有食材的,明天他就要倒霉了,现在应该会不知道窝在什么地方抓头发呢。]

444[多大仇?那是你宿主的伴侣吧,都一起过了那么多世界了,何必如此?]

系统[你不知道那个人他有多坏!他XXX,他OOO,他还口口口口!]

仗着这是系统频道,而且这个小系统木木呆呆的,并不像在虫族世界里遇到的大神系统们,所以系统敞开了吐槽,并且也确实得到了老实系统444的声援。系统觉得……好舒畅啊!

第二天准点,段少泊翻墙去看顾辞久的直播,现在他们还在准备阶段,这一次顾辞久他们的任务是“垃圾堆中的艺术”,即用一堆金属垃圾制作服装。所以,顾辞久……傻眼中。

上一章:第293章 下一章:第295章
热门: 始是新承恩泽时 他那么宠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 婚姻禁区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被推销狂魔附体之后 乡村大土豪 和小嫂同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