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上一章:第289章 下一章:第29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辞久的手盖在他的眼睛上:“你这世界的身体是真的不好。”

“不是……”段少泊在顾辞久的怀里动了动, 也是少有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娇气,“是大师兄你在我身边, 实在是太让我放心……甚至放纵了。明明可是比在伙夫营里的时候轻松多了……本来今天是要跟大家去摘野菜呢……”迷迷糊糊的嘟囔了几句, 段少泊果然是又睡着了。

段少泊睡着了,顾辞久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两人也有体型差异挺大的时候, 但那时候他们年纪都差不多啊,他是小孩子的时候小师弟也是小孩子,他是成年人的时候,小师弟也是成年人。

但是现在,他还是个成年人, 至少身体已经是了,小师弟却是个正太啊!

emmm……三年以上, 最高死刑。咳咳咳。

顾辞久觉得自己像是一头大猫, 抱着一只小鸭子。叹了一声,顾辞久抱着人躺下了,稍微动了一下,给了小师弟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系统, 你不是在快穿世界有了监控周围的功能了吗?看着点啊。】

系统【(p≧w≦q)好的!其实这种敞亮地方我原本也是能观察周围哒!我……好吧,宿主,祝好眠。】

两人在凉爽的地方睡过了最热的一段,这才骑上马继续出发。

半个月后, 两人归来,却是……赚了!

他们走的时候, 除了顾辞久背着大砍刀,其他可是啥都没带。结果回来,两人各骑着一匹马不说,后头还带了八匹马,还都不是光背马,马背上驮着的东西虽然不多,但也是一匹马一个口袋,还有几匹马挂着一串串的人头。

如有认识的人看见了,那分明是顾辞久更黑了,而段少泊却胖了许多。

两人对视一眼,段少泊骑着一匹,带着两匹马回伙夫营了。顾辞久带着剩下的马匹和物品,自己去将军府。

听通报,知道顾辞久回来的刘将军不由得笑了:“他这是去祭奠家人,还是去做无本的买卖啊?”

副将的心也放心了:“祝贺将军得一猛将!不过……还是劝劝他,别这么猛吧。总让他这么闹腾,咱们自然是知道行宫怎么样,可万一那边跟京里告一状,吃亏的还是他。”

刚还高兴的刘将军脸色转暗,无奈长叹:“嗯……”

段少泊回到伙夫营的时候,正赶上伙夫营从外头收了野菜回来。其实每次不知道伙夫营的自己出去与,也叫了其他士卒一块,又或者有很多士卒本来就是去采野菜的,看是他们也就跟着一起帮忙。

他们采集回来的野菜,每次看着是不少,但是真的不禁吃,也不饱腹。其中许多,与其说是野菜,但还不如说是野草,吃进嘴里一股子苦涩的味道。

“管是草不是草!能进肚子就成!”这是孙头儿总爱说的话,伙夫营里其他人,也是赞同的,别管是什么,能进肚子,能多一口吃嚼就是好的。所以他们做饭从来不洗菜摘菜,沙土?吃进去抗饿!虫子?那可是好东西!

其实就算是每次运回来的野草,也并不全部进了士卒们的嘴。他们采摘分拣之后,很大一部分都要晒干,然后给马夫营那边送过去,做冬天里马匹的草料。即使十年没有大战,但士卒也知道,宁可人饿着,也不能让马吃不饱肚子!

由此可以看出,刘将军治军很有一手,就算大家饿着肚皮,破衣烂衫,可是那股子士气没有丢。

孙头儿看见段少泊,松了一口气,段少泊下马就要去帮忙,让孙头儿一巴掌拍在脑瓜子上把他给赶开了:“去!外头跑了半个月累不死你!屋里睡着去!”

其他伙夫营的也善意的起哄,让段少泊这个“小兔崽子”赶紧哪凉快哪歇着去。伙夫营里的是军中最废物的士卒,多是没老婆更没儿女,孙头儿捡回来的段少泊,就是他们大家伙的孩子。

段少泊心里一热,没跟他们客气,拉着马回他住的破营房里去了,不过他也没闲着。这群伙夫营的叔叔伯伯们,真是一个比一个邋遢,他走了半个月,住的地方乱得不成样子了。

稍后其他帮忙的士卒都走了,孙头儿带着其余人冲了进来,一看房里干净齐整多了,众人刚要说话,段少泊把一个脏兮兮的包裹打开了,里头捆得结实的六条羊大腿!

“嗷!”瞬间众人眼睛都绿了,却让孙头儿一伸胳膊都给拦住了,“别!别别!先削点肉,熬一锅羊肉汤,给岐黄营那边送过去吧。”

郝汶现在还在岐黄营里头躺着呢,这也是改变的原剧情,原本他应该是在王府里养伤,现在却跟其他伤患躺在了一起。毕竟现在的郝汶对赵王来说,只是有点不同,却不是唯一的特别了。

郝汶和其余侍卫被安排在最好的房舍里头,但这所谓的最好,比郝汶在现代见到的最差的危房都要差,尤其现在是夏天,黑咕隆咚的,又热又闷,蚊虫还多,所以不想让蚊子活活咬到贫血,那就必须得用蚊帐,这就更热了。尤其这还不是单人房,一间房里四个人,都是不能动的病号,打嗝放屁撒尿拉屎都在这个小空间里……

郝汶的烧早已退了,进入军医总算是允许他到外头走走,不需要继续在房里关着了。

这岐黄营就是军医院,但这地方可没有现代军医院的好水平。

这里皮肉之伤的就是他们那一伙人,可他们只是这里病人的少数,而这里更多的病人……不像人,像鬼,饿死鬼。

他看见了胳膊瘦得只剩下两层皮,肚皮却高高鼓起的人,说这人饿得恨了,跑去吃了锯末,然后拉不出来,也吃不进去其他东西,就是等死的人。他还看见了满嘴白沫被捆着进来,躺在床上呵呵傻笑的人,这也是饿得过了,吃了毒蘑菇,给他催吐了,他却舔着去吃自己的呕吐物。还有饿得“睡”了过去,无论如何也叫不醒,眼看着呼吸一声比一声弱的人。

郝汶却没法质问那些岐黄营的军医怎么不给这些人治病,他们甚至都不需要治疗,只要有口吃的就能活下去。

可是看看那些个军医和小厮,同样是瘦得高颧骨尖下颌大眼睛,一个个的看着就跟整容的蛇精脸似的。

郝汶也问过能不能将他们的吃食分给那些士卒,年纪最大的军医对着他拱了拱手:“大人仁义,不过大人自己的一口吃食又要拿去救谁?大人还是自己填饱肚子吧。”

郝汶当时还以为这军医讥讽他,生气的回去了。没多久他们的吃食就送来了,半个杂粮馒头,一个小菜,一碗混混沌沌的鸡蛋汤,没出去看的时候,郝汶确实是觉得这首阳关的人是给他们下马威呢,但如今……

“娘的,这是真欺负咱们是要饭的呢!”同屋里有人嚷嚷,前些日子他们就开始嘀咕了,不过没这么大声,看来不只是郝汶有体力了。

“毕竟是首阳关的人救下的咱们,更何况,我今日去外头看了,他们自己人也没什么吃的,都有人吃了锯末了。”

“那些个贱皮子如何与咱们比!况且咱们可都是为了赵王千岁才受了重伤!我看郝汶你改个名,叫好心算了!”另外一人也嚷嚷起来,“赶路的时候还能有口肉吃,如何进了首阳关反而就只有这些泔水了!”

他大概是嚷嚷得来了气,这人一把将自己吃饭的托盘给掀了,汤、菜,还有半个粗面馒头混在了一起。

“送点人吃的过来!”

“我们要吃肉喝酒!”

他一扔,其他两人也跟着扔了,满地都是残羹。他们这嚷嚷的声音闹得旁边也嚷嚷了起来,岐黄营的院子顿时热闹得厉害,郝汶想劝,可是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劝。

他说了首阳关的难处,可这些人不知道是在气头上,还是因为骨子里就有着地位之分,认为别人就该吃苦受累,他就该吃香喝辣,所以根本不听。

“姥姥!你们竟然还真的偷偷吃肉!”外头突然一声喊,郝汶心里道了一声坏了,赶紧跑了出来。

顺着声音到了院子门口,两个大木桶倒在了地上,淡淡的羊肉汤的香气,从地上的水渍里冒出来。

几个伤得不重的士卒,正在跟几个一脸愁苦的士卒打在一起。

444[宿主,这里有其他任务者在场。]

本来就要劝架的郝汶,速度更快了,大腿,不,大神可是首阳关本地兵马,他就在附近,这一会岂不是要把他们的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别打了!别打了!”

444[确定对方为‘学霸驾到,还不跪迎’系统,对宿主并无威胁。]

郝汶愣了一下,恰好被他拦下来的几个人火气上涌,对着他一冲:“让开!不打死这几个老货,要让他们首阳关以为我们赵王府无人!”

郝汶被推得连退两步,正好撞在那几位大爷大叔送饭用的板车上了,偏巧还是撞在腰眼上了,又酸又疼又麻,闹得郝汶龇牙咧嘴,不过身体上的疼痛并没有他精神上的震撼大[你说啥?另外一个同事?]

444[是的,更准确的说,是另外一条大腿,这位任务者也是至少经过十个世界的任务者。]

郝汶[……不是,444你不是说过遇见其他任务者的概率很低吗?我这遇见了俩,正常吗?]

444[概率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就算亿万分之一的事情,但对分子的一来说,却是百分之一百。]

郝汶[……]

郝汶还想跟444继续说话,还想问问那第二位大神在哪?可周围真的是太乱了。

那边赵王府侍卫跟大爷大叔们闹腾得更厉害了,其实是赵王府的侍卫们单方面的追打,大爷大叔们就是跑,各种风骚走位。然后岐黄营的军医和杂役们也出来了——后者应该早就看见了,只是不敢掺和,但眼看着赵王府的侍卫是真的不依不饶,还有人都开始找趁手的石头木棍,这架势明摆着不是骂两下就完了。

而赵王府的侍卫们是起了性子,其实他们这些人哪里有刚才叫嚣的那么傲气,能够分派给赵王的,都是哪里都不要的人。跟着赵王这个不得宠的藩王到鸟不拉屎的北地边关,一路上偏危险重重,差点命都丢了,如今到了首阳关,又被首阳关的众人看不起,因而慢待……

除了最后那一点,前边都是真的,总之这些人是憋了一肚子气,如今恰好借题发挥了。

“我草你们莱莱!”郝汶看周围这情景,终于也是忍不住了,他一脚上去踢翻了个举着棍子就要打老卒的,“MD的一个个见着此刻的时候,逃得比谁都利索!就人家贱!我们不贱?!我们这条贱命也是让人家救的!没他们我们现在就是烂在泥里的蛆!你们有本事打人家的伙夫,军医!你们有本事跟人家的亲兵干架吗?!”

在恶劣环境中躺了半个多月的郝汶自然也得给自己找点事干,比如问问这世界具体到底怎么回事。因为他有的只是故事剧情,还有郝汶这个原主的记忆,结果他发现这些都很片面,对他自己现在这个生活的具体情况没啥大用。

444系统还算比较靠谱,给他介绍得很详细,比如这个军制,差不多是宋明两代的大杂烩。

首阳关里的士卒也分好几种,最低下的是辅兵,比征召来的民夫稍微好一点,反正中军中杂活都是他们的。高一点的,数量最多的是正卒,但正卒的战斗力也很差,没有饷银,每日吃不饱肚皮,郝汶在岐黄营里看见的那些因为饿弄出各种毛病来的,都是正卒。

真正能打仗的士兵,是大小将官自己的亲兵,比如派去救他们的刘将军的亲兵,那就是首阳关最能打的一群了。不过这些亲兵,银子主要是将官们自己出钱养着的。

郝汶刚开始听还觉得很愤怒,觉得这些将官是拿国家的钱,给自己养私兵。

还是444问了他一道算术题[十个白面馒头能让一个亲兵吃一顿饱饭,要是分给五百个士兵,每个人能吃到一口吗?]

郝汶[不能……]

444[这世界的朝廷,发给武将手里的银钱,差不多就是那十个馒头,即便他们知道,边关不止五百个人。]

郝汶[这……他们是傻子吗?这种钱都贪!邢国人打进来,他们一样要死啊!]

444[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贪腐之辈,只是有许多大臣认为,在没有战争的时候,没必要让士兵吃饱,吃饱了他们就会惹事。你回忆一下,原身应该在京里听说过类似的话。]

郝汶[……]好像还真的是听说过,这一想还真是想起来不少。

这里的文臣对武将的敌视和歧视都到了一定的地步,既看不起武将,又担心武将造反,于是这种想法竟然还是士林中一种很普遍的观念。就是边将要粮十万石,朝廷之给批五万,一路运到的时候可能就两万,甚至一万。

这一路上的官员还真有的并非是为自己贪的,而是很正义的认为这些粮食让士卒吃了只会闹事,甚至当兵的吃饱了就要造反,那不如给百姓。

他们没有那种士兵需要充足的体力和营养,好进行长期训练的想法,觉得武将都是脑子不清楚的野蛮人。

至于打起仗来怎么办?到时候再给他们吃饱了不就好了?打胜仗也跟丘八没什么关系,该是文官运筹帷幄。打败仗则是武将不听令,士卒都怕死。

所以现在郝汶一通大骂,还真是让侍卫们停下了手来,不过他们看郝汶的神色都有些不对,那是看叛徒的眼神。

“当我们不敢吗?什么被他们救下名来!不过是我们拼杀得力竭了,这些的出来捡了便宜而已!若有那些亲兵在此,赵爷我先给他们练练手!”

“哦?那就来练练吧!”顾辞久径直从外头走了进来。

“谁TM的裤腰带没系紧,把你给漏出来了!”赵爷是真没见过顾辞久,他属于确实有两把刷子的,就受了一点点皮肉伤,还反杀了一个邢国刺客。

当初到首阳关的路上,他没躺板车,是自己骑着马的。所以,一路上他都紧跟着被副将带着的赵王,赵王却根本就没怎么在意他,他自然也没怎么在意顾辞久。

他话都说得这么难听了,顾辞久也不会跟他客气,紧走两步,一拳就挥了出去。赵爷看着拳头过来,他觉得自己应该能躲过的,偏偏他就躲不过,一拳正中鼻梁,眼泪瞬间下来的同时,他眼前也啥都看不到了。

谁知道顾辞久一拳之后却停了手,就那么站着。

赵爷甩甩脑袋,视觉重新清晰,看着顾辞久,脸上露出讽刺的笑:“你这小B崽子怕不是还讲什么君子之风?就让爷爷我教教你,战场上胜者为……汪!”

他嘴里嘟囔着,举起拳头就要回击,顾辞久的拳头却后发而先至,这回不是鼻梁,是左眼。赵爷被打得眼冒金星,被打出了狗叫的同时,又是晕乎了起来。

“我艹……啊!”

右眼!

“你……呃!”

嘴巴!

然后,是左面颊!右面颊!下巴!一轮结束!鼻梁再来!

不是噼里啪啦干净利索的一通揍,每次顾辞久都很“君子”的给这位赵爷恢复的时间。一开始其他人也跟赵爷认为的那样,顾辞久这是傻子的行为。但当第二轮开始的时候,没人这么想了。

这TM也太黑,太狠了。

什么叫有恃无恐?什么叫碾压?这才是!被一拳头一拳头砸碎得真·面目全非的,不只是赵爷的脸,还有他的信心和尊严。

现在他流下来的泪,到底是因为被打,还是因为恐惧,谁都说不清楚了。

他早就已经想认输了吧?可是后头顾辞久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只是自顾自的按照节奏,一拳头一拳头的打上去,并且渐渐打出了汁水四溅的效果,那是泪水、血水、口水,还有汗水的混合物。

终于,顾辞久停了手,赵爷摇晃了两下,先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继而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顾辞久甩了甩手上的液体,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那个瞬间,别说侍卫们了,就是首阳关的士卒,也都抽一口冷气后退了一步。因为抽冷气和退步都太整齐划一,所以声音极其明显。

不过还是有人没退的,所以这时候这位就显眼了起来。

“顾哥。”这位没退的甚至走了上去,顾辞久抬起手(此处又有整齐划一的抽冷气声),摸了摸对方的脑袋。

——原来在刚才那群大叔大爷的里边,还有个小孩子啊?

顾辞久一挑眉,这又是个新称呼:“段弟弟~”哦哦哦~这个称呼好,酸酸甜甜。

刚刚看见顾辞久把一个人活活打成猪头,现在又看着他笑得春暖花开声音酸甜可口的其他人:“……”

尤其郝汶,觉得自己恰了几颗柠檬一样,算得腮帮子发疼,口水控制不住的朝外流。

桥豆麻袋!大神二号,不会就是那个小孩子吧?所以,这两个大神……是一对?!不不不,是我脑洞太大了吧?

“怎么回事?”顾辞久对着小师弟笑完了,一抬头,脸上就恢复成了阴云密布的夜叉模样。

没人敢说话,还是段少泊开的口:“我们给病号送肉汤来,结果也在这里的侍卫上来就抢,我们只是稍微拦了一下,他们就将盛着汤的木桶打翻了。”

其实这些侍卫的饭菜,根本都不是伙夫营负责的。他们伙夫营就只管普通士兵的吃嚼,其余亲兵都是住在自家将官周围的,吃喝都有将官自己的人负责。即便出外打仗,也是这样。伙夫营都不知道有赵王侍卫这么一群人,即便他们报了名号,孙头儿也觉得这些人该是他们那劳什子赵王管饭的,没道理来抢苦哈哈穷兵汉的活命汤。

这里多少人,粮食是吃不下去的,但一口肉汤就能把命吊住。

上一章:第289章 下一章:第291章
热门: 艳刺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作为结婚对象的雄虫刚成年 乡野神医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督主有病 桃花村上野色多:村色无边 王爷他有病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