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上一章:第287章 下一章:第28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444[十个世界是保守估计, 因为任务者和对方的能量等级相差太大,所以无法明确测算。]

郝汶[……那就是相差十级以上大号看起来都是问号呗?那啥, 我要是经历过十个世界也能那么强吗?那位大神是不是兑换了许多强化身体的技能?还有武功招式什么的。]

444[经测算, 那位任务者使用的格斗技能并非系统兑换技能,应该是该任务自我总结和训练的结果。身体强度也并未经过任何强化。]

郝汶[那说不定是那位同事继承的原主的记忆呢?]

444[各世界的格斗技巧都被记录在案,该任务者使用的多种技巧并不在记录之中。]

郝汶[……]他不是杠精, 也不会气人有笑人无,可他刚才确实是杠了,而且还钻了牛角尖,然后被自家的系统按在地上狠抽了一顿嘴巴,被抽醒的郝汶发现……他飘了——拥有系统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是生命的主角, 他能够用积分换得别人做梦也没有的东西,代表着他有一天会为超人!

虽然他只觉得自己很脚踏实地, 可实际上他就是这么认为了。

他把大神比方成大号, 因为潜意识他觉得,反正大家都是RMB玩家,那强弱的差距就看等级,只要等级上去了, 他也会那样。他甚至还有点反感那位大神,觉得他太装逼了。不就是因为入坑更早点,所以才这么强吗?有什么得意的?

但是一个“非兑换”,“非继承”, 让郝汶知道了,人家不但跟他一样是RMB玩家, 人家还是技术大神。毕竟系统可是跟他说,现在他这个身份是侍卫,所以他会拳脚,可是换了个世界,这拳脚就没有了,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

郝汶[我能学吗?]

444[可以。但建议宿主兑换,可以节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郝汶[我想学。]

郝汶的倔劲儿上来了,兑换,确实是叮一下就有了,但要是系统有一天也叮一下没了呢?就算他花了什么点数,但总感觉不真实,像是借来的,总有一天债主要收回去的,只有自己练出来的,才是真正自己的。

而且,那位大神不是已经为他做了表率作用了吗?

郝汶是个游戏苦手……他做不了大神,但是,做个一般玩家总成吧?

此时的郝汶,是充满斗志的,“此、时、的”→_→

营地里热闹了起来,其他人也过来了。

在发现了赵王被毁掉的营地后,副将就将所有人马兵分四路,顾辞久他们这个营地的,其实还是跟其他兄弟杀散了的人,只是这种长时间对敌的军队,都有不成文的规定——谁强跟着谁。即便其余人都是刘将军的亲兵,这时候也都老老实实的跟着顾辞久。

找到郝汶之后,顾辞久让他们扎营,他们也就扎营了。如今其他三路人马虽然没找到赵王,可要么是有杀敌,要么救下了赵王走散的侍卫,谁都没空手。

赵王看这些人,像顾辞久那样收获二十六颗人头的,没有第二个,可也是有五六颗或一二颗的,且他们言谈间,都是抱怨自己手慢,让人抢了功劳去。

这让赵王想到的那些侍卫,别管死的还是活,他们在面对自己人的刺客时,能够奋起拼杀。可当他们发现冲营的是邢人,追杀他们的也是邢人时,那些人脸上的惊恐,赵王一辈子都忘不了。

也不只是他的侍卫,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老百姓说邢人如妖魔,非人力能及。朝堂上从上到下都说邢人可怕,不可力敌。即便皇家,也认为与邢国不可动刀兵,应以岁币求平安。

赵王看着这些士卒,之前他只想着以他们来保平安,可如此悍卒若有数万,那……是不是还能干些别的?赵王只觉得心跳如擂鼓,莫名的兴奋了起来。

赵王不记事的时候先帝就凉了,皇位上坐着的就是哥哥不是爹了。这哥哥一上位就看他们娘俩不顺眼,毕竟他母妃可是先帝晚年最宠爱的妃嫔,然后他母妃不明不白的就死了。总算皇帝还想要个好名声,没把他也弄死,但他这十二年来也是过得战战兢兢。

然后别人都是十五分藩,他这十二岁就给分了,还是个除了危险啥都没有的破地方。

该说是逆反心理吧……赵王明知道自己是王弟,皇位距离他很遥远,且如今他连保自己的小命都有些困难,可依旧是起了不臣之心,满心满眼都想着,要如何让皇帝好看!

众人离开的时候,本来副将临来的时候,是准备了几辆车的,就像让赵王单独坐一辆小马车,赵王不愿:“无论是小王的护卫,又或是诸位来援的士卒,都多有损伤,小王如今却分毫未损。如何能让小王乘了马车,倒叫他们只能挤在一起?”

副将对这位赵王顿时多了几分好感,劝慰再三赵王都不愿,于是副将便提议自己与赵王共乘一骑,赵王这才答应。

其余伤者便按照伤势程度,分散在了马车上。这么一看,郝汶发现,他竟然还不算伤得重的,所以只轮到了一辆大木板车,这车大概是边军拉粮食拉菜的,一股子发霉粮食和大头菜混合的气味,木板上啥铺垫都没有,郝汶又只能趴着,比起之前被刀捅,这就是钝刀子割肉一样的滋味了。

他觉得自己也不是娇气的人啊,可是事实证明,绝大多数现代人,到了古代,那就是娇气了。

因为等到车走起来,土路颠簸,黄土飞扬,大木头车轮一点减震都没有,所以,垫了不到半刻钟,郝汶直接就吐了。他快两天没吃东西,先是干呕,然后就吐酸水。

赶车的士卒赶紧停下来看他的状况,见他没起烧,就是脸色青灰,不住颤抖,还有担心他得了疫症,想偷偷把他扔下的。这时候一条胳膊伸了过来,拽着郝汶的衣裳,把他从车上提了起来,拎了过去。

这人正是顾辞久:“交给我了。”

有他这句话,其他人也就不多管了。

——顾辞久因为被怀疑而奸细而下了大狱的事情,即便是这些刘将军的亲兵,也没多少人知道。顾开被发现了本身就没闹大,刘将军可不想乱了军心民心。

顾辞久之前就是个什长,军营里,这就是苍蝇腿大的官儿,他手下都向着顾开,他自己也没有亲近的同僚,认识他的人许多都不知道他被抓了。外人看来,只知道将军出去了一趟,就带了个顾辞久回来,又把他塞进了自己亲兵的队伍里,跟着出去救援赵王,这倒是让人以为顾辞久被刘将军看重了。

顾辞久这本事……看看他马上挂着的三串人头,其他亲卫到是都服气了。

郝汶侧坐在马上,被顾辞久搂在怀里,血腥味、一股子汗味还有马臭味一样不好闻,可郝汶就是长出了一口气:“多谢,大……大哥。”

别看这位现在看着比他年轻,但是十个世界啊……做他太爷爷的年纪都够了吧?所以一声大哥,郝汶叫的也不是谄媚。

顾辞久看他一眼,没说话。

他早来援了几个小时,带来的最大变化不是让郝汶躲过了拷打,也让赵王少了几个小时的孤立无援。

尤其原剧情里刺客也不是傻子,拽着郝汶到了他最先发声的地方,又一路转悠,恰好就来到了赵王躲藏的大树下头,赵王是亲眼看见郝汶被如何拷问却依旧不发一语的,这都是让赵王与郝汶彼此信任,增进感情的加分项。

于是朝回走的时候,赵王没拒绝他的马车,但强烈要求郝汶跟他一起。

这些现在都没有了,赵王对郝汶的印象,也只是“忠诚的下属”,并没有什么特别。甚至赵王现在和副将交谈甚欢,根本就没注意到郝汶的状况。

原来赵王那大队人马,预计到首阳关还得有五天,可他们带着一队伤兵,却只走了三天多一点。不少伤兵就起了烧,郝汶也是其中之一,不过郝汶不怕,他有444……虽然这名不太吉利,可444还是很有用的,至少不会让他死于万千世界里各种稀奇古怪的细菌,他其实可以不发烧的,但为了真实,还是小烧了一下。

郝汶想找机会求大神带……可是虽然他们俩共乘一骑,前后左右却都是人,边军还没有什么闲聊的习惯,都是闭口不言,这时候谁要是说话就很显眼,郝汶只能闭嘴忍着。

还没到首阳关,就见着带队出迎的刘将军了,伤兵被接去岐黄营,赵王被刘将军引去王府——顾辞久离开之前那还是刘将军的将军府,其他人排着队去文书那交令,顺便交人头,这可都是军功。

顾辞久本来想着交完这些就去找小师弟,谁知道他从文书办公的地方出来,就被人叫住了,说是赵王殿下和将军有请。

也不单是顾辞久一个,跟着出去的亲兵大多都被叫回去了。

王府的练功场里头,如今正大摆宴席……

首阳关贫苦,刘将军也不是吸兵血的混账,他住的地方很是简朴,本来这王府占地就不大,就几个缺胳膊断腿的老兵与几个丈夫儿子都战死的健壮寡妇做些洒扫的活,花园子时间长了那就是野草丛生的荒地一般,干脆刘将军就把花儿草儿的全都铲了改成了演武场,现在也就这地方宽敞能容下这许多人了。

顾辞久与众人到了之后,两人一组被引导小几处坐下,赵王已经换了衣裳,虽然憔悴却眼神明亮笑语晏晏,一上来就连敬了三杯酒:“这第一杯酒,小王谢过诸位将士救命之恩!这第二杯酒,小王敬诸位将士戍边之苦!这第三杯酒……诸位将士果然乃是虎贲之士!不可不敬!”

赵王年岁虽然小,可他也是赵王啊,这年代的人对于皇族有天然的敬畏与向往,看赵王小小年纪却如此谦和,且明摆着对他们甚为推崇,一群兵汉被激得热血上头,三杯酒下去就开始嗷嗷乱叫。

之后烤猪烤羊端上了席面,一坛子一坛子的烈酒任由取用,那简直就是群魔乱舞了。

刘将军带着诸将有些担心,不过赵王确实是被吓了一跳,但吓过之后,他觉着就被哈哈大笑了起来:“诸位果然都是赤子之心啊!”

赵王能不开心吗?这些人心思越单纯,对他不是越好?

众人之中,赵王最在意的,还是顾辞久,一是他勇武过人;二……从长相看,顾辞久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聪明人;三,他年岁最轻,赵王的想法里,若是单纯做将领,武人的“使用寿命”是很短的,三四十岁就一身伤病不堪用了,当然是年纪小的才更好。

其实不只是赵王在观察顾辞久,刘将军也在观察顾辞久,只是这两人的观察都比较小心,所以(除了顾辞久之外)别人没发现他们在干嘛,他们俩也没发现对方的动静。两人观察的共同结论——可惜长了一副让人瞩目的精明相貌,其实却是个憨直之人。不,这倒是不可惜了,正正好……

至于他们为什么得了这么结论?顾辞久在吃,肉!吃!面饼子!吃!炒菜!吃!汤羹!吃!

有人来劝酒?喝!酒盅干了!酒碗干了!大海碗干了!酒坛子?对着吹!

吃得多了,喝得多了,出汗多了,敞开了衣襟,露出块垒分明的胸腹,革带勒得紧了,直接抽下来扔在一边。

有人来行酒令,猜骰子,掰腕子,摔跤,只要叫他,他就算醉得眼都迷离了,也必定会应下。

赵王这个毛都没长齐的都看出来了,好多人就是想占顾辞久的便宜。摸一下,蹭一下,搂一下什么的。

毕竟这边关少女人,军中更是少女人,顾辞久长得俊美,就少不了有人跟他起心思。

赵王看见这些情况其实是不快的,他不是为顾辞久鸣不平,而是他不知道这些人是真的醉得脑子糊涂了,还是以为他年纪小看不懂,又或者……是根本不把他这个赵王当回事?

反正赵王是只能当自己不懂,端坐在上面,看着一群放浪形骸的军汉傻笑。

然后,顾辞久再次显示出了他强悍的一面,再怎么醉,这些想找他便宜的,一个都没得了好。

行酒令的全输了,顾辞久一脚踩在对方的胸口上,拿着酒坛子直接没头没脸的倒。

猜骰子倒是有输有赢,可那个庄家一时贪心出老千,让顾辞久给抓住了,这回倒是没灌酒,就是直接把庄家的脑袋塞酒坛子里去了,还拖了他的裤子,把人光着屁股扔到校场外头去了……

所以这才有后头文的不行,来武的——根据这发展赵王倒是有八分确定那些人都醉了的,对这么一个杀神,文的不行还不快缩?还来武的?

先是掰腕子,不成之后又是摔跤,摔着摔着就从单打独斗,变成群殴了。这时候这些人倒不是为了占便宜,而是酒气与争胜之心一块上头了。

结果……这一条又一条的大汉,就让顾辞久给一个又一个的摞在地上了!摞完了之后,顾辞久举着一坛子酒,直接就坐了上去。这一群汉子没挣扎几下,就都不动了,隐隐有呼声传出来,该是都醉死过去了。

没参与胡闹的将官,还有赵王,就都看着顾辞久。

这时候顾辞久发簪早就断了,长发再次披散下来,他外衣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上身的里衣不但大敞着,且已经被酒水混合着汗水湿透了,粘在他身上,露出来金黄色皮肤的胸膛和八块腹肌的小腹也是湿透的!

赵王见过很多醉酒的人,有酒醉后大放厥词,又或者呕吐撒泼丑态毕露的勋贵。但也有妩媚妖娆,诱惑勾人,借酒邀宠的美人妃嫔。还有狂放张扬,以酒言志的狂生。

无论哪一种他都不喜欢,因为无论丑美,醉酒都代表着放纵,代表着无法自控。可是今天……他看到了在京里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威武雄壮之美,他过去曾以为勇将不过莽汉而已,如今却是错了,这血气之勇竟然美丽如斯,他看着顾辞久,看得热血沸腾!挪不开眼睛!

这种沸腾并非出自于某种欲望,而是雄性骨子里对于强大者的渴望与向往!

赵王强压抑着自己,把眼睛挪开,

“果然是我首阳关的汉子!哈哈哈哈哈!”刘将军早就坐不住了,抓着他自己的酒壶直接走了过去,站在顾辞久对面问,“可还能饮?!”

“可!”

“好!”酒壶盖一扔,刘将军举着壶一敬,“干!”

顾辞久拎着他那个酒坛子,也回礼:“干!”

俩人一个壶一个坛,按理说是不公平的,不过现在没谁说废话,反而都大声的吆喝着叫好!

“哗啦!”两人几乎一齐喝完,一齐把酒壶和酒坛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顾辞久摇晃了两下,眼一闭,朝后一倒,躺在人堆里睡了过去。

刘将军一看,顿时再次大笑了起来,旁人也都欢呼:“将军威武!”

刚才两个人酒器大小不同,每人废话。现在大家也都知道,顾辞久那原本就是强弩之末,刘将军要真的跟顾辞久对着喝,早趴下了。可要是这个时候站出来说真话,不但得罪了将军,顾辞久醒过来也不会感激这一番仗义执言。

本来喝酒就是为了开心,怎么高兴怎么来,现在大家都开心,岂不是正好?

刘将军坐回去后对赵王告了一声罪,赵王哪里会怪罪,也温和的应了。喝醉的士卒们这就被抬了下去,直接安排在王府里头住下了。

顾辞久躺在那看似是酣睡,其实脑袋里清醒得很,他正想跟小师弟说点悄悄话,问他那边怎么样了,系统就先一步暗戳戳的跟他私聊了。

系统【→_→宿主,你好骚啊。】

顾辞久【……系统,你好皮痒啊。】

系统【╭(╯^╰)╮哼!就算你要把我关小黑屋,我也得说!你不许做对不起小师弟的事!不许勾搭完气运之子,又去勾搭反派!】

顾辞久【看在你对小师弟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原谅你了。但是,你不要因为我和小师弟是一对,就认为两个男人之间没有友情,只有基情。】

系统【那你做的是啥?郝汶昨天让人接走的时候,看你的眼神那是多留恋啊!】

顾辞久【这不废话吗,郝汶该是拿我当救星了,这是他的第一个穿越世界,骤然来到陌生的危机四伏的地方,周围没有任何一个可信任的人,突然来了表现出善意的超级大号即便没那个抱大腿的厚脸皮,那也得悄咪咪的跟上去求罩吧?】

系统【这个算你过关……赵王呢?他看你的眼神更是要烧起来了!】

顾辞久【赵王那是上级看下级啊,刘皇叔见着关二爷,张三爷的时候,眼神绝对比赵王还热切。赵王现在比刘皇叔好的,也就是他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头,但刘皇叔脑袋上头,可没有要他命的皇兄啊……】

系统【宿主,那你是要顶替郝汶在赵王那里的地位吗?哎哟!】

(`Д)!!系统突然感到了一种过电、轻微短路的感觉,如果它是人的话,这种大概就等同于被人狠狠的弹了个脑瓜崩的感觉吧?!而且它确定,这是宿主弹……不,电的!

顾辞久【知道错在哪了吗?】

系统瑟瑟发抖【错?我、我……哎哟!嗷!嗷!我不该质疑你对小师弟的心!怎么还弹?!救命啊!!嘤嘤嘤,QAQ宿主我错了,饶命!】

要、要弹成佛头啦!

顾辞久【嗯……看在你一直没打扰小师弟的,还算知道进退的份上,我就饶了你。我需要顶替什么人在另外一个人心里的地位?我从来就做我自己。】

系统【QAQ是……】

顾辞久【小师弟现在在做什么?】

系统【QAQ小师弟这几天都在伙夫营打杂,累得很,早早就睡了。】

上一章:第287章 下一章:第289章
热门: 怼妮日常 和小嫂同居的日子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 鉴罪者 远东星辰 美女诱惑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孽缘:唐雨的荒唐岁月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名门艳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