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上一章:第286章 下一章:第28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钻石大神·辞久走的时候, 就看郝汶跟一只被按着壳的螃蟹似的,腿脚不住的在地上划拉, 可是却被牢牢的固定在原地, 一分一毫都动不得。一步步的战争发展到现在,真以为古人是傻子吗?

邢人不知道什么是细菌,但也会将兵刃箭矢泡过屎尿这等腌臜之物, 这东西虽不能立刻使人致死,但伤口感染能让战后死亡的人数比战中还多。这箭矢更是都有倒刺的,硬生生朝外拔,带下来肉还是寻常,更要命的是会将伤口严重撕裂, 加重愈合难度。要是箭钉在某些部位,贸然拔箭还有可能划伤内脏。

用烫红的匕首划开伤口, 取箭而不是拔箭, 是跟邢人或者说跟游牧民族战斗多年的边军总结出的生存率最高的经验。

原剧情里,郝汶依然是中箭,不过奸细要从他嘴里挖出赵王的下落,留下他命来严刑拷打, 郝汶自然也少不了挨刀。可他那时候跟444赊账,兑换了暂时的感知割裂。虽然那时候比现在惨,可实际上他是无感状态的。

至于现在……现在他也得来得及啊!!!

现代死于刀伤,虽然疼, 但那速度也是很快的,哪里像现在这样, 受活罪啊。

“啊啊啊啊——!!!!”

郝汶在那边被割肉,顾辞久挂着一身的人头,在林子里一步一个血脚印的找人。

顾辞久临出来的时候,带了避虫的药草,否则炎炎夏日之中,现在他周围要围满了苍蝇了。可即便如此也是不舒服的,人头的血愣是把顾辞久黑色的下裳染出了几分红。若非这林子也算是官道附近,少有野兽,现在顾辞久怕是已经让狼围上了。

他走着走着,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去,一个只穿着里衣的孩子坐在树杈上正看着他:“可是首阳关的将军?”

顾辞久一撩满是人头的下摆,单膝一跪:“小人首阳关伏虎军什长顾辞久,见过赵王千岁!”

他自顾自的报了名号,不等赵王说免礼,已经重新站直了,走到赵王的树下,三两下爬上了树。赵王本来以为是会被抱下来或背下来,结果……顾辞久双腿夹在树上,稳住自己,提着赵王衣裳一抓,把他拎过来,直接夹在了胳膊下面,这姿势顿时让赵王跟顾辞久挂着的人头来了个四目相对!

不过因为顾辞久下树的速度很快,所以赵王倒是没有做出什么不妥之举。

到了地上,顾辞久也没把赵王放下,又一爪一拎,把这孩子直接圈在怀里,让他坐在了自己胳膊上——就是那种家大人抱着四五岁小孩的姿势。

抱住了赵王,顾辞久就开始朝回跑。因为速度太快,赵王虽然被护得很好,可他还是太没有安全感了,就伸胳膊抱住了顾辞久脑袋,把顾辞久视线个遮住了。顾辞久又双叒抓着他衣服一拎!从抱孩子变成了扛口袋,扑鼻的腥味从顾辞久挂在屁股后头的人头上涌上来,胆子挺大的赵王忍不住抓住了顾辞久背后的衣裳,把自己的脸埋了进去!

作为有个皇帝爹的赵王,从出生到长这么大就没让人像个娃娃一样轻轻巧巧的夹来拎去的!尤其他自认为自己成熟大胆,即便是面对刺客也依然能够沉稳应对,不过现在……好害怕啊QAQ

→_→顾辞久真的不是故意吓唬小孩子的——虽然挺好玩的~但他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有个锅啊!

要说这个世界上最难被甩掉的锅,就是叛国者、间谍、奸细这种锅了,别说是真的,就算是假的,世界上古今中外背着污名死去的倒霉蛋更是无可计数。

死者是冤枉的,但也是无奈的。

可在没办法确切认定一个人到底是忠是奸的情况下,必须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

因为同样的,历史上因为错误信任了奸细,而造成了惨烈的损失。

一个或者几个“可能”被冤枉死的倒霉蛋,和因为信任而导致的更大的,甚至难以承受的损失之间,选择前者才是更理智,也更是对其他人负责。

反正如果是顾辞久,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这是艺术作品和惨烈现实的最大区别,现实永远也不可能十全十美,一部分人的美好就是需要用另外一部人的牺牲去奠基。

但根据原剧情,刘将军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出色领导者,即使在吃人的边关已经驻守了十多年,但他依然是个感情很丰富的将军。这是原剧情里他的特点,他是个温厚的长者,赵王能够在封地站稳脚,多亏了这位将军的帮助,

也多亏了他,顾辞久先是活了下来,又获得了这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这还不够,必须从根子里让人意识到,顾辞久就不是一个会背叛的人,那反过来想,什么人最不可能背叛呢——莽汉。

等等,说好的“你且看我这口锅”系统要任务者洁白无瑕高大上呢?谁说莽汉就不能洁白无瑕高大上了?一样的。莽不代表智商和情商低,莽只代表这个人比起弯弯绕,更喜欢直接暴力破解。

所以他在面对刘将军的时候,能少说就少说,更多的是用面部表情展现自己。

原主也不是个多言的人,正因为他的不多言,才被顾开选中,带到了首阳关,因为带着个孩子的难民,总要比一个壮年男子孤身一人更容易得到信任。

根据继承的记忆,原主是生活在邢国那边的汉人,很小的时候便父母双亡,流落街头,后来被邢国的神秘组织收养。要么是他父母死亡的时候,要么是他流浪的时候,受了什么刺激,原主性格很麻木,顾开说什么,他就干什么。

原主至今的功劳完全都是听着顾开的命令行事得到的,原主那个什里头的兵卒,也多是顾开在管,所以顾辞久不怕别人察觉到他的性格转变。

唯一的麻烦,就是顾辞久这张脸……是真难让他和一般意义上的莽汉联系在一块。那他就做一个非一般意义上的莽汉。

听命!弑杀!有我无敌!一往无前!

顾辞久扛着赵王回来了,空着的那条胳膊除了拎着刀,还揪着两个脑袋的小辫子,显然他这是腰上已经挂满得没地方了,只能拎在手上。

郝汶已经被包扎好了,不过那个疼劲儿还没退去,他没事的那半边肩膀靠着棵树坐在地上,身上不住的打着颤。

“殿下!”看顾辞久回来,他当即就想站起来,可是只动了一下,就闷哼一声倒了回去。他这不是演戏,都是真实感受,若赵王看见,一定倍加感动,不过赵王……

顾辞久把两颗脑袋扔在了地上,大砍刀直接在自己脚前一戳,又双叒叕的拎了一下肩膀上的赵王,第一下没能彻底拎起来,赵王闭着眼睛紧拽着顾辞久的衣裳呢。不过第二下赵王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于是成功被拎起来,搁在了地上。

赵王大头朝下闻着血腥气半天,脚踏实地之后有些晕眩,摇晃着后退,倒……没倒……

赵王低头,就是顾辞久的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他的脖领子。没让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是很好,但是,想一想现在自己是啥姿势的,赵王总觉得宁愿一屁股坐倒!

他正想着呢,顾辞久突然放了手!赵王……赵王只觉得平衡一失,瞬间朝后一倒坐了个屁墩!

赵王看着顾辞久:“……”你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被捏我!

顾辞久看着赵王:“……”我真不是故意的。

郝汶:“……”有点被萌到。

其他人:“……”好想笑啊,怎么办!

在一片尴尬的静默中,顾辞久最先动了,他转身,一个一个的把人头解下来,他不是把它们垒在一块,而是一个一个的折腾它们的小辫,把人头编成一串串,一共编了三串。

赵王觉得自己不能败给恐惧,所以忍着毛骨悚然的感觉数了一下,一共三串,二十六颗人头,而顾辞久身上一点伤都没有,换言之,他一个人至少干掉了二十六个。数着数着,他竟然不怕,反而兴奋起来了。

首阳关的边塞士卒,都这么善战吗?

作为被追杀的主要目标,赵王是知道这些刺客有多强悍的。虽然在那之前,他们就已经受到了其他刺客的袭击,但前两拨“自己人”并没有给他们造成太大的损伤,队伍里的人员九成都在。

这些邢人刺客,在夜间一举冲破大营!赵王亲眼看见自己的侍卫长被三个刺客在眨眼间击杀!即便他不是一个得宠的皇子,可他的侍卫长也是有些能力的,若非是郝汶,他现在已经死硬了。可是,若他身边也有一队如此悍勇之人,那又何必如此狼狈呢?

顾辞久拎着三串人头抬起头来,就看见赵王双眼放光的看着他。

顾辞久【赵王从回来到现在,看过郝汶吗?】

宿主和小师弟周围可见范围之内发生的事情,系统还是有记录的【没有!】

顾辞久【嗯。】

系统【……】就一个“嗯”就完了?【宿主,求解释!】

顾辞久【能不解释吗?】

系统【QAQ嘤,那我去问小师弟。】

顾辞久【……那我把你关小黑屋好不好?】

段少泊【大师兄,我现在空闲很多,和你们说说话,也正好解闷。】

顾辞久【小师弟,你在干嘛?】

段少泊【劈柴……不知道为什么,馒头都是其他人团的,我只是看火,但蒸出来的也不是馒头,而是一笼屉的粉渣滓……】

顾辞久的迷之手工,段少泊的迷之厨艺,是这对师兄弟身上的两大谜团!

顾辞久皱了皱眉【小师弟,注意身体……系统,把这边的事情告诉给小师弟吧。】

系统瑟瑟发抖,虽然小师弟是帮了它,但宿主绝对是记了仇的,悔不当初一时最快啊【好、好的。】

顾辞久把三串脑袋朝边上一放,原地坐了下来。虽然赵王救回来了,但不只他一个进到林子里搜救,比如带队的副将这时候就还不见踪影,刺客也还没杀干净,所以大家还不会走,现在属于短暂的休息时间。

他抓了几片草叶子,抹了抹手,之后以手为梳,梳理起了自己的头发,其实就是简单的拢到脑后,挽一个发髻,再用树杈一别。

看顾辞久真面目的赵王和郝汶:你!你SEI?

刚才一直披头散发,就能看清他的两只眼睛,他还那么个打扮,谁会仔细盯着他的头脸看?

首阳关这边混血的孩子很多,即便户籍上写明白了爹妈都是汉人,但看他的脸很明显有胡人的血脉痕迹,而且还不是邢人、涂夷那边同样的黄肤胡人,而是赫肃那样高鼻深目的胡人。眼睛倒是黑的,眼窝很深,颧骨更高,鼻梁子就跟劈出来的一般,嘴唇丰润还有个小唇珠。

第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联想到花美男,尤其,这五官之间明显还带着奶味呢。

把梳头前后的顾辞久放一块对比,之前他的就是“大哥你好!大哥再见!”,现在的他则是“弟弟~成年了没?给哥哥笑一个!”

段少泊也看完了系统那边的“小电影”【这个反派……果然是反派啊。】

系统【咦???小师弟,我觉得你这个结论,比宿主的那个‘嗯’更让我迷茫……你之前跟宿主不是说,无论赵王还是重生的主角皇帝,谁当君主都无妨吗?】

段少泊【早期的世界,看原剧情我们就能推论个七七八八,但是后边的世界,看剧情和实际见到各种人物,他们的性格很可能是南辕北辙的,所以现在,我和大师兄从原剧情里只是得到一个模糊的大概轮廓,而没有什么确切的定论,这次也是一样。】

系统想着,其实还是从那个魔幻世界开始吧?每个世界要使剧情变得尽量合理,世界自身就要进行各种各样的调整——就这样还不是每个世界都能顺利发展呢,而那样不需要宿主们进行解救能够顺利发展的世界,也不是每个都按照剧情发展,世界OK但原剧情完全走样子的世界也有。

系统有点晕……觉得还是不要思考这种主神都没能完全解决的问题了,宿主这种白细胞一样的存在不就是为此产生的吗?

总之,调整的世界,带来的变化是巨大而不可测的,知道原剧情是金手指,但这个金手指有时候不但不能提供助力,反而变成了剧毒的陷阱。

系统想明白了,很肯定的说【嗯!小师弟你跟宿主是对的!所以现在这个赵王,也是这样的情况之一?】

段少泊【原剧情里,赵王是一个无奈的反派,原本他只是想平平安安的卫国戍边,可老皇帝和主角皇帝都让他去死,所以他必须造反,必须做摄政王,最后取皇帝而代之。可这孩子根本就并非被迫,看他这样子,分明早就野心勃勃。否则,他现在应该是守在郝汶身边,而不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大师兄……】

顾辞久突然瞪了赵王一眼:“殿下看着小人作甚?”用词虽然还算礼貌,语气和表情是红果果的不耐烦加威胁。

赵王被吓了一跳,有些尴尬,不过却觉得这也是个跟顾辞久拉进关系的机会:“原本小王还以为救命之人是一位沙场老将,谁知道竟然是为如此年轻的少将军,敢问这位将军姓甚名谁?”

“小人首阳关伏虎军什长顾辞久……且小人刚见殿下的时候就报过名号了。”

“呃!”依稀、好像、貌似、也许……是有过这么一回事,但是这一路回来,他哪还记得?所以他不但没拉进两个人的关系,反而搞得更尴尬了。赵王要是稍微得宠一点的皇子,现在就要彻底跟顾辞久翻了,不记恩反记仇了。现在赵王表情只是瞬间僵硬了一点点,便重新笑了起来,“小王这记性从小就不好,真是罪过,还请顾什长不要见怪。顾什长英雄出少年,这一身的武艺,可是家传的吗?”

“并非家传,不过天生力大,学了几下军中的把式。”顾辞久淡淡道,说完便猛地站了起来。他这副身体极高大,不过十八岁已经是一八八左右了。在营养充足的现代都是巨人,这年代更是高处旁人一大截。

赵王现在坐地上,顾辞久这猛一站起来,真是巨人一般,让他吓了一跳,而顾辞久已经拎着人头离开了。

赵王却笑了笑,想着这个大概就是传闻中的能人怪癖了。

系统:不,宿主只是充满了求生欲……小师弟都指名道姓说他被亮闪闪的视线注目了,大师兄当然要赶快溜啊。

郝汶看着赵王跟顾辞久说话,觉得还是有点难受的,毕竟是他豁出性命救下来的孩子,可从回来到现在,这孩子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而顾辞久走了,赵王有些无趣,四周打量一下,这才看见了其实离他还不到五米的郝汶!

“郝汶?!你还活着?”赵王惊喜道,赶紧窜了过去,看着郝汶肩膀上裹着的渗血绷带,露出关心的表情。

赵王是真关心,也是真惊喜,从他这表现看来,他没在营地里找人,问人,是因为他以为需要找,需要问的人,都已经死了?

这倒是解释得通,可以理解,可郝汶心里的不得劲还是没散。只是他要拯救反派,那就得跟反派关系亲密,所以郝汶还是笑了笑,狗腿满满的说:“托殿下的福,属下活下了一条命来。”

赵王依旧笑得亲热,不过,现在渐渐从惊吓中恢复成人精状态的赵王,已经看出来了郝·没经过多少社会历练·心思很单纯·汶的不快。他一边告诫自己日后要以此为戒,不能看见新人就忘了旧人,一边亲热的在郝汶身边坐下。

“你额头上还都是冷汗。要是坐不住就靠在本王身上吧。郝汶你是累了吗?可要休息?”

赵王嘘寒问暖,郝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干脆就真的闭上了眼睛,假装睡觉。他就是觉得他比较假,才这么点大的孩子就已经这么会做戏了……

郝汶[444……反派果然是反派啊。]

他不知道,自己说出了跟另外一个“同事”同样的话,只不过对方这么评价更多的是出于理性,而他是出于感性。作为一个热血青年,现阶段,他的天性就不喜欢虚伪。

444[他本来就是反派。]

郝汶[Emmm……]无f*ck可说,[对了!我都忘了!你刚才说有同事!那位手撕鬼子的大神是我同事?!他不会把我也撕了吧?!]

他刚听说有同事的时候,是兴奋和害怕的,可接下来就被捅了……在前所未有的剧烈痛苦中,他脑子里还有啥同事不同事的,就只剩下一片空白了,他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昏过去了。稍微缓过劲来,大神依旧是保持着他那个特震撼的造型回来了,肩膀上还扛着个人。

这要换一个地方,郝汶都会以为是食人族狩猎回来了。

所以!真不是他不着调!实在是作为一个凡人,他的脑袋转不过来啊。

444[我检测到了‘你且看我这口锅’系统的存在,在监测范围内,只有他存在。按照合理推测,他应该就是另外一位任务者。]

郝汶[你且看我这口锅?!哈哈哈哈哈哈!这大神的系统……444!我只以为你这个什么反派拯救系统挺不着调的,原来有人比我还倒霉啊!]

尤其这倒霉的还是个大神,郝汶的心里突然就舒服多了。

444[因为任务者和对方的任务并未产生冲突,所以系统判定任务者和对方并不具有矛盾,有合作的可能。有鉴于对方是的能量等级,至少完成了十个以上的任务世界,建议任务者向对方寻求合作,简称,抱大腿。]

郝汶[十个世界?!果然是大神啊……抱大腿……]

想想那位大神的个头,这大腿是真的够粗啊。

上一章:第286章 下一章:第288章
热门: 神棍下山记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狂野美色 和护士后妈生活的日子 抱走男主他哥 情陷野山村 超级官迷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大哥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