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上一章:第285章 下一章:第28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呸!”牢头朝着牢里吐了一口唾沫, 不过他有点口干,唾沫只有星星点点, 没多少, “汉人做邢国的奴才!就该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被吐唾沫的时候,顾辞久神色淡淡的没什么反应,可是被说做邢国人奴才的时候, 他的嘴唇抿了起来,呼吸也更加的急促,明摆着在压抑着什么。

刘将军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副将也因为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而略略皱眉。

“将军……”顾辞久挣扎了一下,副将下意识的拦在刘将军身前, 可顾辞久只是让自己从盘坐变成了单膝跪地,“将军……将军可否让小人死在那老贼之后?”

老头冷笑一声:“你们这些做奴才的, 果然都是贪生怕死!”

刘将军却问:“你是想死在顾开之后, 还是想看着顾开死了,自己才能闭眼?”

“小人……”顾辞久艰难的从单膝跪地变成双膝跪地,他咬紧了牙,带着镣铐的双手托着重枷, 一个不能磕下去的头,磕在了地上,“小人认贼作叔,该死。”

“你这话倒是说得好听, 只说认贼作叔,不说做了奸细。”刘将军笑了一下。

“做邢国人的奴才, 做汉奸,这种事,即便是小人的脑袋落在了地上,嘴巴里也是喊着不认的。”

“……”刘将军思索着他来之前看的顾辞久的资料,“你八岁就到了首阳关,十二岁就一箭射死过邢国的游骑,十五岁就会带着人摸到邢国那边去摸脑袋了,今年你十八岁死在你手底下的邢国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了……”

说话间,刘将军一直紧紧盯着顾辞久的眼睛。这要是在大户人家,还不足弱冠的年轻人,随着他的讲述,眼睛里再次烧了起来。可这种光并不是对生命的渴望,这是已经近乎疯狂的复仇之火……

类似这样的目光,刘将军很熟悉,边塞之地,不知道多少士卒都与邢国人有几辈子的仇怨。他们当兵,不只是为了吃粮活命,还为了杀人,杀邢国人!从二十年前数起来,蔡国对邢国就少有大胜了,可其实在非大军团作战情况下的小战,反而是蔡国人胜利得多。

朝中文臣都道蔡国文弱,无悍将,无悍卒,将军贪财,士卒惜命……总之错都在他们这些丘八身上,文臣老爷都是神机妙算,智珠在握之士,他们则坏了国家的谋略,这才有了年年岁币!

刘将军蹲了下来,与顾辞久对视:“赵王赴藩的消息邢国已经知晓了,怕是会派人在半路上阻截,你若能提回来五个人头,我就饶你性命,你提回来十个人头,我就让你依旧去做你的什长,你若提回来十五个人头,我就亲手让你杀了顾开。”

“诺!”

系统【(p≧w≦q)小师弟~小师弟~宿主好带感啊!我给你看转播~】

而小师弟在干啥呢?小师弟在蒸馒头。

小师弟是身份比顾辞久简单的多,他是当地军户的孩子,比顾辞久小了两岁,今年才十六。不过他的军龄比顾辞久还长,因三岁的时候爹让邢国人给杀了,娘跟着人跑了,他让好心的伙夫头捡到了军营里,从那之后就一直在伙夫营里干杂活过活。

都说伙夫不愁吃,可军营里的伙夫就不一定了,原身虽然没死,但长得头大身子小,本该是少年郎了,看起来却像是个孩子。

刘将军不是一个对下苛刻贪婪的将领,甚至他还是一位好将军,可军粮这件事并不是他能决定的。所以,首阳关绝大多数士卒的食物,就是每天一个四两的杂粮馒头。这馒头是由豆渣、糠皮和高粱粉或黑麦粉和在一起制作的。

有时候还会加入野菜,制成野菜团子。野菜团子是五两一个,但士卒们还是更喜欢四两的杂粮馒头,馒头虽然小但里头的粮食更多一些。

其实段少泊原本的工作是和面的,不过,制作杂粮馒头的材料都不粘稠,很容易散掉,和面也是一项非常需要技术的工作。段少泊显然不具备这种技术……面让他和得到处都是。

伙夫长让他去团馒头,可小师弟一样拿不出手,比他和面好不了多少。

不过伙夫长也不认为他是突然换了魂,原主过去因为人小力弱这些也不成,只是伙夫长和其他伙夫每次做饭总会让她练练手,看他实在不成,只能一脸愁的让他下去。

于是,现在就只剩下看火一个工作了。这工作也不轻松,因为现在正是盛夏,蹲在烧着七八个大灶的伙房里头守着高高的笼屉,比蒸桑拿还恐怖。不过段少泊还能忍,而且确实现阶段他只能做这个了,总不能让人家伙夫营把他这个什么干不好的供起来吧?

系统看到段少泊现在的状况,立刻就没了刚才的兴奋【QAQ小师弟,你这里是不是太辛苦了?】

段少泊抹了一把汗【没事,系统,我对这个自动分派过来的任务有点疑惑。】

系统【什么疑惑?】

段少泊【任务要求我做一个厨子学霸,却没有进一步的规定。所以,这个厨子学霸的意思,是我做一个在厨子知识上的学霸呢?还是做个有着厨师职业的学霸呢?】

段少泊问的时候是有些惭愧的,虽然他从系统那选择这个系统的时候,就看出来有这个BUG了。但并没想要用,毕竟他对自己的知识储备还是很骄傲的。不过,显然他还是自大了,并且错误估计了这个世界各种系统的逗比程度……

第一个世界就是厨子!软肋都要戳漏了啊!那就只能找BUG了。

系统【咦?小师弟你稍等,我去运算一下。】

段少泊【不是去问天道吗?】

系统【不需要的,他给了我两个外壳,只要你和宿主在这两个系统规定的规则之内,就没问题。小师弟!你的两个提问都OK哦!(p≧w≦q)就是你只要在系统的规定身份里被认为是学霸,就可以!只需要注意,你必须首先让其他人坚定的认为你是厨子,学霸是次一级的认知。】

段少泊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种设定,真是药丸啊【好的。对了,系统,你刚才说大师兄怎么了?】

系统【是宿主超级棒的演技哟~】

段少泊看了顾辞久的超级发挥,忍不住笑了起来——大师兄是真的玩得很开心啊,非常放得开啊。

顾辞久被从牢里放了出来,刘将军的命令是给他吃饱饭,他活动了活动筋骨,就坐下大吃大嚼。这给他准备的可不是普通兵卒的杂粮馒头,而是黑面馒头,外加两只卤蹄髈。

副将对顾辞久是不太放心的,便让亲兵看着他吃,又去找了刘将军。

“将军,此次前去迎接赵王殿下,若是这小子中途逃了,或突然反水,那可该如何是好?”

“你们一行两百多人,还都是好手,难道还怕他一个小孩子?况且……”刘将军有些话想说,可是咽了回去,只是道,“放心吧,他是不会反水的。”

“将军这么信得过他?”

“你不信?”

“……方才看这孩子的冲天怨气,不似是假的。尤其……他这个年纪,做戏做不了那么真。不过,凡事总怕是有个万一。”

刘将军笑了笑:“他若不是奸细,自然拼命杀敌。他若是奸细,更要拼命杀敌。”

副将被说得懵了,刘将军看他这个样子,无奈道:“都多少年了,除了战场上的事情,旁的事情,你可真是总缺了一根筋。”

副将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傻乐:“那些酸丁说啥来着?对了!知我者刘将军也!”

刘将军瞪了他一眼,便道:“若他不是奸细,怕是以为这回我们让他去送死,不过杀敌而死,还是杀邢国人,自然比当做奸细而死好得多。若他是个奸细,以他现在的年纪又寸功未立,便是逃了回去,也是没什么好下场的,还不如奋力一搏,说不准能重新被我等所信,搏出一条生路。”

副将点了点头,眉头却是皱得更紧了:“将军英明,可是……如此一来,不是依旧难辨忠奸了吗?”

刘将军道:“这也无妨,无论是忠是奸,他日后都会是一员虎将。只要不让他参与机密决策,只要他依军令而行,奋勇杀敌便可。等时日长了,再寻机会试探一二,也便罢了。”

副将想了想,笑了:“将军,您其实还是信了那小子,且爱惜他人才的。”

有些事副将想不明白,可他毕竟与刘将军相处日久,彼此熟悉。真是忠奸难辨又不愿错杀,那直接让顾辞久离了军中便好了。刘将军却依旧让他于军中效力,还说他日后会是一员虎将,这就是爱惜啊。

“行了!快去迎接赵王吧。”

“诺!”

郝汶抱着赵王躲在一棵大树上,他已经两个白天一个晚上没有合眼了,且每天都是高强度的搏杀和逃亡,身上伤痕累累……

郝汶[444,我可能坚持不到四十八小时了……]

现在他的任务就是带着赵王逃亡四十八小时,四十八小时一到,任务完成,他和赵王都安全了。

444[任务失败,宿主将被强制抹杀。]

郝汶[我TM的现在凉了,一样是任务失败!]

就算郝汶破口大骂,这个统如其名的系统并没有说啥。

郝汶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自己怀里的赵王。这孩子很乖,一点也不像那些烂剧的逗比一样给他找麻烦,就乖乖被他绑在怀里,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快四十个小时里仅有的几次说话也就是表示他忍不住要方便一下。

郝汶看赵王的时间太长了,赵王也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他。

别管他长大后是不是反派,现在他只是个一点罪过都没有的孩子。郝汶想活,尤其上辈子英年早逝,可是……再怎么说他也活得比这个孩子时间长吧?

“殿下,把您的外衣脱下来。”郝汶伸手,拍了拍赵王的脑袋。

赵王怔了一下,他的大拇指已经点在食指戒指的小机关上,只要一推再一抠,毒针就会刺出来。但他没想到,郝汶并不是要将他送出去,而是要将刺客引走?

“你身量太过高大,一眼就能被看出来不同。”

“殿下放心,属下折两根树枝撑在里头就好。”

赵王把按在戒指上的大拇指挪开了……

其他侍卫保护他,他信,可是郝汶……虽然这个人在最危急的时候抱着他冲出战圈,一路逃命了两天。郝汶的眼神却跟其他人不同,他看他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君王,上司,一个能决定他未来命运的人,而像是看一样物品。

就像是宫里那些端着金杯玉盏的侍女太监,对待他们手里的宝贝一样。

直到刚才,郝汶说要他衣服的时候,这个人才把他当成了人看,不,是当成一个需要被保护的小孩子。

郝汶的脑袋被他摸得有点痒,他忍着不去挠。郝汶则已经解开了把两人捆在一起的腰带,托着赵王的屁股,让他朝上爬:“殿下,抱着那根树杈。”

赵王一个小孩子,身量轻,也能朝更高处,枝叶最茂密的地方攀爬。看赵王抱稳了,郝汶开始整理自己怀里赵王的衣服。

赵王咬着嘴唇,看郝汶这就要走,终于没忍住喊了一声:“郝汶!活着回来!”

郝汶笑了一声,自己这做法在某些人看来就是傻逼吧?不过他自己是觉得挺满足的,或许他是个天生的白莲花?

郝汶顺着树爬了下去——这是个古代世界,但并不是武侠世界,没内力,就更说不上轻功了。一开始郝汶还尽量小心,等到稍微走远一些,他当即大呼一声:“啊!”转过身去,发足狂奔!

这群刺客不是汉人,说话呜哩哇啦的,之前听其他人说,他们是邢国人,郝汶怕多说多错,干脆就一声吼。

郝汶仅有的力气都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了,本来刺客就散落在周围寻找他们,听到声音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聚集了过来。

林地里极其难行,厚厚的枯叶下头,可能藏着块石头,也可能横着根朽木,在这种地方跑多长时间都习惯不了,郝汶之前都很幸运的没有崴脚,但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一脚下去没有踩到想象中的坚实感,反而是一空,郝汶整个人向前扑去,他还没倒地,就听见脚踝传来“咔”的一声。

脚踝处的疼痛还没穿过来,郝汶又觉得左肩传来巨大的推力,把他推得从整个人向前扑倒,变成向前一滚,他被一棵大树挡住停了下来,左键和右脚踝的疼同时传了过来。

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不但崴了脚,还中箭了!

完了,要死了……

看着几名身着黑衣的刺客围拢过来,便是郝汶有了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咬紧牙齿,发起了抖来。

突然!一支黑色的箭矢直接从一名刺客的左胸,穿胸而出!“笃!”的一声,钉在了一棵树上。

郝汶的眼睛下意识的追着箭走,看那根箭黑色的尾羽剧烈的摇晃后,归于平静。

他的脑袋还没转回去,又是“笃!”的一声,这回这声音刚好从他的头顶传来!郝汶没转头了,他直接把眼睛朝上看去,用翻白眼一样的姿势,看到了第二支摇晃的箭!这回看得更清楚了,箭头都应深深的扎进了树干里……

还没有到四十八个小时,但是援兵已经到了?!

郝汶大喜,能再活一世总归是好的,就算这世界没小电,没本本,没手机,也没有麻辣烫和烧烤,可能活着就是比死了好啊。

不过,接下来郝汶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然后看到了地狱的鬼神!

一个极高大的男子,黑衣批发,身背弓箭,手握臂长的大砍刀,自林中阴暗处而来。郝汶看他的下裳上有些古怪,初时还以为他挂了水囊之类的在腰间,待他走进了才看清,他的腰上竟然挂了一串的人头!

邢国人不似汉人束发,但他们髡发,就是中间剃掉,但四周的头发会留下来,编上许多小辫子。这高大男人便把这些小辫子扎在腰带上,一颗颗人头张口凸目,面目狰狞,好似高大男子挂住的不只是已经死去的人头,而是连这些人的灵魂也给束缚住了一般。

郝汶顿时哆嗦得比刚才还厉害了!

郝汶[444!你确定这是古代世界!不是古代鬼怪世界?!]

444[确定。另外恭喜宿主,你遇到同行了,这位也是任务者,所以他能在四十八小时之前出现。宿主你的新手任务可以顺利完成了。]

郝汶一喜,正要跟来人说点什么,来人已经几步走到被射死的刺客跟前,一刀下去!

人已经死了……血压没那么大,但还是有血从断颈处喷了出来。砍完了头的男人拎着人头的小辫在自己腰带上拨弄拨弄,把这颗新脑袋系了上去。又转去另外一具尸体旁边,依样画葫芦的砍掉脑袋,系上去!

郝汶:“……”

郝汶[你他娘的告诉我这是我同伴?!!!]

他的外表已经吓得一片空白,他的内心里已经是抽象名画《呐喊》了。

就算被救了他也一点也没办法感谢对方啊!!!如果不是这两天没吃没喝,他已经吓尿了好吗!?刺客在他面前已经是小天使!小可爱了啊!

整理完自己的“着装”,对方还看了郝汶一眼,郝汶浑身的血都凝固住了,然后他听见对方很遗憾的嘀咕了一声“汉人啊……”被头发遮掩得只能露出一点的眼睛在他脖子上转了两下,然后这人就抬脚走开了。

视线不受控制的随他而动,郝汶这才发现,原来已经有刺客到了近前,且人数少说过了十。不过……他们都是渣渣!

高大男人手里拿着的大砍刀按理说并不利于在这种树木密集的林地作战,这种刀就像是大号的砍骨刀,刀背很厚,刀刃却并不锋利,但这种才是战场上用的兵刃,势大力沉,即便刀刃都崩成锯齿了,一样能靠着重量砍翻敌人。

而对于一位钻石大神来说,武器是啥已经无所谓了……

郝汶就看着这位在这种限制很大的空间里,把需要大开大合的大砍刀用得精细灵巧,就像是看着有人用狼牙棒绣花,更要命的是还真绣出来了国宝级别的绣品!

这要是在现代看见,他非得狂喊6666,而且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现实中的人能干得出来的,只会以为是哪部电影的宣传——要真有这样的电影,只是这一段打斗,就足够封神了。

“啊!”有人突然碰了郝汶,郝汶顿时吓得惊叫起来,再一看,来人也穿着跟那位大神相似的黑色衣衫,头上戴着个皮头盔。

“小兄弟,可是我碰了你的伤处?这邢人的手段都阴狠得很,箭头都是泡过屎尿的,你且忍忍,如今还是个赶紧将箭头拔出来为妙,否则光是伤口感染起烧,就能要了你的命。”

郝汶的大脑思考方式还没彻底跟上现在这个情况的节奏,来人说这么一长串话,他只想着:卧槽!箭上有屎尿?!好恶心?!

于是他的回答就是:“好好好!你拔吧。”

首阳关的驻军是边军,虽然邢国与蔡国十年无大战,可各种小战却是一直都没停下来的。邢国人到蔡国这边打草谷,蔡国上层软弱,可士兵与低级军官却凶悍,一样会摸过去打杀那边的邢国人马,解救自家百姓。

刘将军派来的又是精锐人马,这些战伤更是早处理得习惯了的。郝汶刚应下,就更让人给按在地上,扯开衣衫了。

“赵王在何处?”

“殿下让我安置在了树上,但我一通乱跑,只想把刺客引得远些,如今殿下在何处,我却是不知……啊啊啊——!!!!”

郝汶说了话才发觉问他的是钻石大神,他一边说,一边就感觉有人朝他肩膀上喷烈酒,还放心了些,想着看来这里人也不是那么落后啊。又想着,接下来大概就是在他出其不意的时候拔箭了吧?然鹅,他等到的是用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烫红的匕首生捅啊!!!

上一章:第285章 下一章:第287章
热门: 我只想好好读书 总裁老婆是随手拉到的 陪太子读书 艳绝乡村 自投罗网 我和极品女人的那些事 当“真”维斯遇到贾维斯 皇叔 原始乡村梦 帽子和绷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