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上一章:第277章 下一章:第27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虫族捧着雄虫, 捧着高基因等级的雄虫,更捧着雄虫崽, 顾辞久作为一只高基因等级的雄虫崽自然是被捧在头顶上的。可是, 他提出的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让虫没办法理解了。他拒绝的如果是雌父大家还好办点,拒绝雄父……

顾远韬倒是也有思想准备, 知道自己之前是想太美了,这虫崽生下来就是给他找麻烦搞事的!但他也不敢对顾辞久说什么,只是对着牧大声咆哮:“你这个该被切碎的贱货!你到底跟我的雄虫崽说了什么!”

“雄主……”牧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默然不语。

牧就是一只这个世界上最普通的基因等级只有B的雌虫,对, 只有B。这个等级的雄虫是稀少的宝贝,但是这个等级的雌虫, 就多得如流沙了。而牧虽然没有姓, 可他其实是有家族的,但他的雌父只是一只雌侍,他生下来也不得雄父喜欢,连获得姓氏的资格也没有, 且在出嫁之前,他就是雌父的财产。

这就是虫族的“父不认,从母。”

牧是被雌父交换给顾远韬的,换走了顾远韬的一只雌奴。他曾经是军中的一名少校, 并且升迁有望,可在成为顾远韬的那一刻, 一切就都没有了。

从小的教育,让牧连怨恨都没有,只有无奈和怅然,然后平静的接受命运……

牧不傻,他知道自己的孩子与众不同。可是那有什么用呢?牧的雄父也是一只有雄虫崽的雄虫,牧亲眼看见他的弟弟,如何从依赖雌父的温柔小可爱,变成以殴打自己的雌父为乐的雄虫!

雄虫,可能除了虫皇之外,就都是那个样子的吧?即便是他自己的雄虫崽。

此时旁观的医护人员们表面茫然的做围观群众,实际上正在医院的内部网络上,聊得极其热闹。

[这只雄虫崽好神奇。]

[这只雌虫真的没跟雄虫崽说过什么吗?]

[╮(╯▽╰)╭孕育了雄虫崽的孕夫,包括去洗手间在内,二十四小时都在监控下,你觉得他能说什么?]

[这只雄虫崽从还在雌虫肚子里的时候就开始针对他雄父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大概不是误会,这只雄虫的身上很可能是有什么东西,惹雄虫崽厌恶了。上次就见到一只雄虫身上的香水,让他的雄虫崽疯狂的攻击他。]

“从今天起!你被赶出顾家了!而你!你是我的雄子!这点无可改变!”顾远韬先指牧,再指顾辞久。

“他要杀我!”顾辞久叫了起来,“从我有意识的时候,他就要杀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瞬间,聊天的医护人员们严肃了起来。

之前可能是个虫崽的任性,甚至可能是一只虫崽向雄父的另类撒娇,医院里各种各样的雄虫崽和雌雄父亲都见多了,虽然之前那场面在奇葩排行里也是很靠前的,可也在接受范围之内,所以他们刚才纯看戏,不参与,但现在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而且这么一听,之前的那种奇葩的情况,也可以解释了。

因为一开始顾远韬还是给顾辞久传递过精神力的,过程很顺利,可是,等到顾远韬想要浇灌虫卵的时候,虫卵就发生了第一次精神力暴动,那之后只要顾远韬靠近,虫卵就暴动。虫卵诞生的那天,顾远韬更是直接被按着摩擦,事后被送进了急救室……

从这些看,虫卵虽然还只是虫卵,但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认错人啊。

对自己的亲生雄父,何至于此?

除非这只雄虫崽从一开始就不是攻击,而是自保。

“胡说!你是我的雄虫崽,我为什么要害你?!”

“你要害我的原因那不是该问你自己吗?为什么要问我?”顾辞久带着鼻音反问,他委屈兮兮的跑到了牧的背后,可怜兮兮的扒着牧,再没有了刚才的强势,妥妥的就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孩子,没一根头发丝都散发着害怕的气息。

→_→老子不当影帝好多年,但功力只增不减!

牧看见自家的崽可怜兮兮的冲过来,充满着幼崽气息的小身体依偎在他背后……

作为别生活从小碾压到他的雌虫,他是麻木的,但这时候保护雄虫和保护幼崽的本能瞬间MAX冲顶!牧一把将虫崽搂在怀里,退后到墙角。医生们也很自觉的过来,阻挡在这父子俩的前边。

虫崽是很敏锐的,尤其雄虫崽,毕竟天生就被点亮了精神力天赋,顾辞久又是有着超强精神力的雄虫崽,他感知到了危险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顾远韬会对自家的雄虫崽怀有恶意……崽说的对——得问顾远韬自己!

且医院在此之前还真又过几例雄虫杀害雄虫崽的事情,他们有的是那么对待雌虫崽已经习惯了,有的则是认为雄虫崽的出生夺走了自己的注意力,还有的觉得雄虫崽挑战了自己一家之主的地位,甚至有的直接就是有病!

毕竟最近雄虫的性格是真的越来越恶劣和极端。

本来担心顾辞久再来一出精神力大爆发,所以守在这里的副院长站了出来:“顾子爵,我看还是让雄虫崽再在医院里观察一段时间吧?因为看起来他还不是十分稳定。”

在医院里驻扎的雄虫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也第一时间赶到,同样客气的说:“顾子爵,还是一切以虫崽的意愿为主吧。”

“你、你们!”顾远韬看着明显摆出保护姿态,把他和虫崽隔开的虫族,愤怒到跳脚。他这一生,长到这么大,还第一次被雌虫和亚雌这么不客气的对待,他雄虫的尊严被严重的践踏了!而且,如果他现在真的离开了,那么很可能会被剥夺地这只雄虫崽的监护权,这也是他不能忍受的,“那个小崽子在胡说八道!!!!”

大吼一声,顾远韬朝着顾辞久冲了过去!

雄虫保护协会的雌虫和亚雌立刻围了上来,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限制住了他的行动,同时,抱着雄虫崽的牧也在第一时间被安排着离开。

“废物!还不快来帮我——!!!”他们跑得老远,还能听见顾远韬的咆哮,他应该是在命令自己的雌虫,不过面对雄虫保护协会,雌虫们都会第一时间选择从顺,自家雄主看起来很不乐意,但雄虫保护协会总归是为了雄虫好的吧?

这件事发生的第二天,就有三位雄虫前来“探视”顾辞久,他们都是应雄虫保护协会的邀请,前来查看顾辞久状况的高基因等级虫族(两个B+,一个A-)。

顾辞久演技,还有他超强的精神力,成功的让他博得了这几位雄虫的喜爱,他们一致认为:雄虫崽没毛病,很强很可爱,绝对是顾远韬有毛病!

因为意图伤害雄虫崽,顾远韬被抓入了雄虫的专门监狱。这种监狱的各方面设施都很好,不输五星级酒店,但雄虫的行动自由被限制,也失去了和雌虫的交配权,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当种子银行的供货机……顾远韬很可能会碰见项繁星,这俩都是虫渣,应该挺有共同语言的。

顾远韬的爵位和全部财产,直接落到了顾辞久的头上。

成年之前,雄虫保护协会就是顾辞久的监护人。

重新站在自家的大门口,家里的一群都没见过的“兄弟”在门口站成两排,恭恭敬敬的低头,称呼了一声:“雄主。”

——雄主是一个家族雄性主人的意思,现在顾远韬已经进去了,顾辞久继承了这个家的一切,他当然就是雄主了。

牧又有点茫然了。从他怀孕到现在,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简直都跟做了梦似的啊……

“雌父,咱们进家门吧。”顾辞久抓着牧的手,摇晃了两下,

牧低头看着他,顾辞久成为了他的虫崽以来,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见了笑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亮闪闪的希望……

而表面上一脸淡定的顾辞久,实际上他的内心里是酱紫的——┗|`O′|┛嗷~~小师弟!我来了!!!(请配上猪八戒背媳妇的背景音乐。)

四天后,段少泊在看自己礼物的时候,收到了一个超大的食物包裹。

四层盒子,每个盒子都有两倍的鞋盒大小。第一个盒子是爆炒姑姑塔龙肉,这种龙的肉质细腻顺滑,营养价值极高,价格便宜,但肉里有一股很淡却很难去除的骚味,所以只有雌虫吃。

刚看见第一个盒子的时候,段生雄老爸就以为有谁恶作剧。很生气的表示:“扔掉!扔掉!”

“不扔!”段少泊立刻站了出来保护盒子,因为……即使盒子没打开,他也闻到了大师兄的味道,“雄父你要是扔了,我、我哭给你看!”情急之下也就只有这个能保住盒子了。

“QAQ好、宝宝,咱们不扔,不扔!”

“打开!”

“打!立刻就打!(`Д)!!好香啊……宝宝,为了安全起见,先让你雌父们去做检验啊。乖。”

“能先让我看看都是什么东西吗?”

“好吧。”其实段生雄也想看啊。

第二个盒子是乌璐兽肉排,乌璐兽就比姑姑塔龙高端多了,是雄虫们少有的集中爱吃的兽肉。乌璐兽肉有一股天然的带着点草木香的奶香味道,现在这个盒子打开,那种乌璐兽特有的奶香味爆了出来,段生雄顿时就口水横流了。

第三个盒子里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冰激凌蛋筒?蛋筒上还用果酱写了虫族的“可爱多”三个大字。

段少泊看着就笑,笑得段生雄戒备的用盖住盒子:“宝宝啊,你现在还太小,就算这个冷食没有害,你每天也只能吃一个……最多两个!”

“嗯,我知道,雄父。”

段生雄内心里咬手绢!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宝宝!更棒的是,这还是他的宝宝!啊~他上辈子一定是拯救宇宙了!

第四个盒子在段生雄看来就没那么惊艳了,因为那就是一颗多棘龙的煎蛋,它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它是颗双黄蛋。哦,不,还有点特别,就是其中一颗蛋黄上点缀了些毛颖草,种种草毛茸茸的,能给食物增添鲜味,所以这就是一颗毛蛋和一颗光蛋。

刚刚还笑得开心的段少泊……现在还在笑,但不是笑出声音来的那种,只是唇角微微的上翘。但他刚才开心大笑段生雄没事,现在这表情却让段生雄背脊发麻,隐隐有一种自家的宝宝也被叼走了的感觉。

不过,是他想多了吧?我家的宝宝才一岁啊,谁这么丧心病狂啊!

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以后每隔一天都会送食物来,其中三个盒子里的食物就没见过有重样的,但最后一个盒子里的……也没有重样的,却必然是蛋!又必然是双黄蛋!还必然是一颗光蛋一颗毛蛋的双黄蛋!

段宝宝收到食盒后,必然会在吃播的时候,吃得幸福又满足。可是他绝对不会展示最后双黄蛋的吃播,那双黄蛋他会自己吃掉,一点都不剩!

就在段生雄爸爸即将忍无可忍,想要找来雄虫保护组织,状告那个送饭的痴虫时,又有一只雄虫崽开直播了,他的直播内容是做饭,而他直播间的名字,就叫双黄蛋!

段生雄一开始是不知道有这么个直播间的,可是有很多粉丝留言,让他去看:宝宝他雄父!快去看→[地址]双双做的饭,好像就是宝宝今天吃的啊。

段生雄就去看了重播,他发现,果然,这位双双做的饭,就是宝宝今天吃播吃的!他就蹲在这个直播间,等到了双双的直播。而不用他提问,其他虫族已经把他的问题问了出来。

[双双!你做的食物是不是有很多送给宝宝了?]

[你为什么要把食物送给宝宝呢?]

双……双个毛线啊双!(╯‵□′)╯︵┻━┻叫双黄也比双双好啊!

顾辞久面无表情的道:“对啊,我送给宝宝了。为什么送他?因为他可爱啊。”

顾辞久已经做好了被骂蹭热度,然后怼回去的准备,然鹅,大多数虫族的性格可是真的太淳朴了。

[双双说得对!]

[对对对!宝宝超可爱!]

[我也是想把好东西都送给他!]

[最可爱的雄虫宝宝!]

Emmm……好了,大家结论相同,于是可以继续做好朋友。

段生雄都放心了,回去拍着段少泊的小脑袋,说:“双双是个好孩子吖,以后宝宝要跟双双做好朋友吖。”

“……”段·巧克力夹心可爱多·宝宝对他亲爹和善的笑了,“好的,雄父。”

看到这个场面,系统都忍不住替这个老爹擦一把心酸的泪水:那不是什么“吖”不“吖”的好朋友啊!可怜人,一开始你父亲的直觉并没有错!那就是一头大尾巴狼啊!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今天说的话的!

然鹅,现在的段生雄怎么知道以后会怎么发展呢?所以后来两只小雄虫就成了最好的朋友,还做了很多次外出游玩的联动直播。亲密好友四个大字,已经被他们顶在了脑袋上。

不过就在大家以为,这两个雄虫宝宝会一个做饭,一个吃播,永永远远的合作下去。双双宝贝的直播突然就变成了科学节目了?!

当然,这个节目的改变是有征兆的——

“那天做饭,我将格蓝草放进酱汁里,草是绿色的,酱汁是棕色的,两种加在一起,酱汁却会变成超级漂亮的橙黄。我觉得很神奇,找了一下原因,原来是格蓝草里的某种氨基酸跟酱汁里的另外一种碱性物质发生了反应,改变了酱汁整体的颜色。那么我在想,会不会有类似的反应发生呢?”

于是,一开始还是研究酱汁颜色的顾辞久,很快就在科研的这条大路上,如脱缰的二哈一样,狂奔着撒手没了……

(⊙x⊙;)观众们是懵逼的,虽然确实有些直播内容是科学探索或普及,但是人家都是成年虫啊,现在直播的,却是一位芳龄一岁半的雄虫崽。并且眼见这位雄虫崽研究的内容越来越深奥,从常识问题,变成能听懂的简单问题,再到分开来都明白连在一起彻底不懂的天书!

这让他们忍不住怀疑,自己那十几年的义务教育,是不是白学的?

也是这个时候,顾辞久和段少泊头一次见到虫族里的黑子了。

但黑子却不是坏事,因为这些黑子的产生,正式因为越来越多的雄虫崽开始出现在了直播间里。

他们也像顾辞久和段少泊一样关闭了送礼功能,即便他们的雄父确实是怀着通过自家雄虫崽获得更大利益的心思,可没有谁会把这种心思放到台面上来,只会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像是第二个段生雄。而且,通过直播赚钱,在虫族的观念里,也确实太low。

他们来参加直播,更多是因为“别的雄虫崽有,我的雄虫崽也要有!”,或者“别的雄虫崽能做到,我的雄虫崽也能做到!”,再或者就是单纯的为了出名了。

段少泊和段生雄的虫博,已经被一些实权大贵族关注了,其中还包括虫皇的长子。

那位大殿下可是雌虫,等到他们这一代雄虫长大,那位大殿下的年纪正好跟他们相当——现在的普遍观念,都是雌君比雄主大十几岁为合适,毕竟雌君需要达到更高的地位和积累更多的嫁妆,年纪太小的雌虫更适合做雌侍。

虫皇很宠爱大殿下,虫皇自身对贵族地位什么的也不在意,像过去那样竞争,可不一定有用。

雄虫崽们的直播五花八门,不过最普遍的,还是在炫耀自己雄虫身份的同时炫富。只能说雄虫的情商是真的低啊……当然,如果没有可爱多段宝宝和小冰山顾双双,他们的这种“传统方式”应该还是有一定市场的,但已经有了那两只与众不同的,他们就不讨喜了。

有些雄虫崽选择向前辈学习,吸引了一部分观众的目光。另外一些雄虫崽和他们背后的虫则认为,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个样子的雄虫?!假的吧,一定是假的!他们原本是想攻击段宝宝的,可是顾双双来了这么一手,那这可是比段宝宝好攻击多了!

一时间“作假”,“都是雌虫教的”,“虚伪”,“作为雄虫连基本的诚实都没有”,“是不是跟他雄父学的?”,“他雄父好像就有精神问题说不定是遗传了”等等指责的弹幕,充满了直播间。

碍于雄虫崽保护法的存在,最恶毒的指责也就是透过那那位成为播种机器的顾远韬,暗示顾双双小朋友也有精神病了。

顾辞久的回击,是他直播自己现场发出专利申请,然后成功获得专利。就在他获得专利的同时,所有人的智脑都收到了伴随着朝喜庆音乐的提示:“ヽ(°▽°)ノ恭喜!恭喜!恭喜!瓦伦射线抗辐射药物终于研发成功!”

瓦伦是一个星系的名字,是个有三千亿恒星的长河状星系,瓦伦星系有两种“特产”,瓦伦星兽,与瓦伦射线。瓦伦星兽凶猛贪婪,无法交流,只能战斗。瓦伦射线不但瓦伦星兽身上有,更是充满了整个星系,不但让所有文明的飞船必须绕路瓦伦星系,而且会对绝大多数碳基生命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虫族战士们的一大敌人,正是瓦伦星兽。虫族自身抵抗各种辐射的能力很强,但瓦伦射线显然不是他们能抵抗的。每年都有大量军雌,轻则失去生育能力,不得不黯然退役,重则直接丧命。

从介绍上面看,新的专利药物其实是两种,分外敷与内服。外敷的能够保证二十四小时之内,不受到瓦伦射线的伤害。内服的,则是在受到射线伤害八个小时内,可以彻底消除辐射的伤害,八到十二个小时服用,对身体有轻微伤害,超过十二个小时,也能保下命来。

当然,具体药效如何,也需要配合射线强度与虫族个体的身体素质情况,具体的分析。

上一章:第277章 下一章:第279章
热门: 队内不能谈恋爱[电竞] 他那么宠 原始乡村梦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小教师的亮丽青春 训导法则 绝世风流村官 龙图案卷集(鼠猫同人) 长吻逆时差 极品按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