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上一章:第275章 下一章:第27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远韬守在产房外边, 当牧被推出来的时候,他眼睛都亮了。但却并不是因为他看见牧平安无恙, 恰恰相反, 他已经准备好了怎么收拾牧!毕竟他这段时间面子可是丢得光光的!对那只一直期待的雄虫崽都充满了愤恨,可谁让那是一只雄虫崽呢?

收拾不了雄虫崽,还收拾不了虫崽他雌父吗?

顾远韬大步踏上去, 这就要把牧从产床上拽下来!

_(:з」∠)_然后他就飞出去惹!保持着那个伸手拽人的姿势,平平的贴在了医院的墙上!突然!顾远韬平移向上,脑袋撞到了房顶!又平移向下,一屁股蹲在了地上了!这只是开始,他就像是被一只手按在墙上一样, 贴着墙壁开始了剧烈的摩擦运动!

呵呵,顾辞久知道这家伙不会老实, 但没想到他这么迫不及待, 本来也没想这么“热情”的。现在看来,还是他太仁慈了。

至于为什么没虫去救顾远韬?因为现在以这间产房为中心,皇家医院五层之内,都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大量的医疗设备失灵, 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被压在墙上,不能动弹。

这五层楼可都是属于产科的,医护人员和家属都急到眼睛发红,不过他们发现……产夫都没事, 甚至有两个难产平平安安的就把蛋生出来了。保温箱里的蛋也没事,育婴舱里的虫崽不但没事还都很快乐的大笑了起来, 还有生产过后休息的产夫们也是丝毫都没有被影响。

“宝宝!雌父没事!宝宝别害怕!雌父没事!”牧的反应还是很快的,赶紧朝着产房里头大喊——顾辞久的保温箱还没推出来呢。

“砰!”顾远韬落在了地上,彻底昏了过去。

医护人员们赶紧动了起来,而这件事,自然也是再次上报了。

被摩擦生热的顾远韬醒过来之后当即就走了,可是没一个小时他就又回来了——顾辞久可能是继虫皇之后,又一S级雄虫,他再不喜欢这只儿子,也得看在利益的份上,守着他。

至于牧,也被要求看护在虫卵旁,毕竟,上回虽然没事,但谁能肯定下回也没事呢?外人也看得出来,顾远韬对牧是心怀恶意的,而这只小雄虫在对雌父又充满了保护欲。而且顾远韬还不怎么聪明,万一他们一个没看好,牧有了个好歹,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

幸亏,虫崽的卵蛹期只有一个月,三十天之后,漂亮的满是虫纹的卵壳顺利破裂,半径百米之内,所有虫族都听到了一声清亮的虫鸣!(→_→其实就是蝈蝈叫)这也是有记载的高等虫族诞生时的标志之一,不过记载中的都是半径五十米之内,这只雄虫崽绝对是前所未有的。

虫崽破壳后三天,虫皇郑煜前来探望。

第一次蜕化前的虫族都是很丑的,反正郑煜只觉得自家小虫崽小时候可爱,眼前的这只大虫子则让他有一种掏枪打死的冲动。说好的幼崽都是可爱的呢?虫族的幼崽简直就是怪物。

[很高兴见到您,陛下。]顾辞久让系统收集了不少关于这位虫皇陛下的信息,最后的结论,是这位陛下并不像他想的那样,逃避现实,耽于享乐,他的守旧,也算现阶段下明智的选择。顾辞久很直接的,就用精神力与虫皇沟通了。

[跟我说说,你想怎么改变虫族?你准备了什么样的法律?]郑煜果然也没并没有惊讶,他坦然的在育幼舱的对面坐下,与顾辞久沟通。

[不是法律,而是生物学方面的研究,陛下,请准备好,接收我的讯息。]

[?]

[!!!!]

[@д@]

刚才的坦然,顷刻间灰飞烟灭……

突然涌进来的各种信息,先是让郑煜好奇且疑惑,但他对自己的能力充满着自信,他不认为对方能够暗算伤害到他。但当汹涌而来的知识在短时间内被塞进他的脑袋后,郑煜瞬间知道自己会是托大了啊!

当这些知识在脑袋里安了家,郑煜已经处于呆傻状态了。

他大学是个文科生啊!!!本来理科就差,更不用说突然背塞了一脑袋什么生物、什么化学、什么激素……要吐了好吗?!

可偏偏现在还是在直播中,他必须瞪大眼睛,保持微笑!不能晕,更不能吐!

等到总算忍过那一阵难受,之前还认为自己是高大上那一边的郑煜,这时候却有些瑟瑟发抖。

QAQ他知道,那是学渣面对学霸的敬畏。

郑煜十分谨慎小心的问[请问,这些……是什么意思?]

顾辞久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郑煜这些话是生气的意思[很抱歉,我应该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传过去,不应该这样一股脑……]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的信息传递得非常详细,也并没超出我的承受限度。只是我不太能够理解……]

如果这穿的是几个T的卡通片,郑煜接受得一定开开心心。所以这不是量的问题,这是内容的问题!就如同给不能吃辣的人强灌一壶辣椒水。

[简单的解释就是,我能够改变从根本上改变虫族的雄虫生得少的问题。但是解决问题的代价,是雌虫的生育周期变长,换言之,以后一只雌虫的一生中应该只能是生四到六个孩子。另外雌虫生雄虫崽的将不再会依靠雄虫,借助药物,他们自己也能生。这种雄虫崽生下来之后精神力会比较弱,但可以通过精神力安抚来解决问题。不需要雄父,其他雄虫,甚至其他种族,主要可以精神力外放,都可以。]

[……]顾辞久说的很快,郑煜过了一会才彻底理解他这些解释到底是什么意思,顿时眼睛一亮[你确定?!]

[已经有了大概的设想,具体的实施,还需要我自己在实验室中研究。但研究时间不超过七年,十年左右就能真正的大规模实现,所以,陛下,请您尽快集合您的智囊,研究该如何在六到七年间逐步改善法律……]

[好、好的。]

[……好最终达到雄雄婚配合法化。]

[(⊙ω⊙)!]桥豆麻袋!不是最终达到两性平等吗?!这个雄雄婚配合法化是什么意思?!

[陛下,有问题吗?]

[呃……雄雄合法化?]

[或者您觉得如果困难的话,开放雄虫成年引导的民间自由化也可以。毕竟再过十几年,雄虫的最后一次蜕变就不需要什么引导了。这本来也是一条没用的法律。]

不想随便跟雌虫发生关系,这点郑煜可以理解,不是谁都像他一样,正好对自己的第一个人一见钟情的,这种事更多的是造成了悲剧。但这是退而求其次,郑煜觉得顾辞久这不是用什么谈判花招,他的主要目的真的是雄雄婚姻合法化。

[为什么一定要雄雄?]

[因为我是GAY]

[呃……雌虫是女的吗?你是不是没见过雌虫?]郑煜顿时觉得好笑,这位看来真是醉心研究的学霸啊。

[雌虫难道不是女的吗?]

[雌虫是男的啊!他们虽然是雌,但根本就是男的。]

[……只是外表上看起来没有胸部,有弟弟,还只有一个洞。他们跟人类的男性外观恰巧相近,但他们有卵囊,身体孕育出的是卵子,在生理上,他们是她们,是女性。]

[这……]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地球女性通过手术变性,他身份证明上会变成男,他的外貌是男,他的心理性别是男,但他的生物性别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女。我对少数性别没有性别歧视,但是我个人只能与彻彻底底的男人谈恋爱。]

系统:→_→彻彻底底的男人个鬼啊!彻彻底底的小师弟吧!

郑煜哪知道小师弟的存在?他被绕得脑袋又开始发懵,所以他最讨厌这些学霸!不过,最终郑煜还是答应了顾辞久,回去尽快想办法修改法律,可真正实施也得等顾辞久的研究有些成果了,否则只是给虫族添乱而已。

总算是“愉快的”结束了这次在旁人看来无足轻重,只是虫皇例行公事的会面。

郑煜回到皇宫的时候,虫后默一如往常的在皇宫的大门口迎接他。认为自己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的郑煜,看见默之后,却觉得有些别扭。

——郑煜也是个同,所以他在刚穿过来,X火焚身的同时,看见自愿的默时才会那么开心。因为默正是他最喜欢的类型,颀长矫健的身材,坚毅阳刚的容貌,超级有男人味,肌肉该有的都有,却不是那种发面馒头一样的大块头。

可是……默是女的?

郑煜过去也看过某绿皮网站的小说,有一些很好看,另外一些却就是当笑话看,毕竟那个是绿皮网站面向的主流顾客是妹子。他也看过那什么哥儿文,当时也嘲讽过里边的主角,那跟找了个女的有什么不同。

然后现在看看自己,或许真该嘲讽一句灯下黑。雌虫跟哥儿比起来,设定略有不同,可大面上其实都差不多吧?

“陛下,您不舒服了吗?”

“没有。”

默很确定郑煜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的,但他还是选择“相信”郑煜,所以很快就转移了话题:“陛下,那个小家伙怎么样?长得可爱吗?是他可爱,还是我们的孩子们可爱?”

“当然是我们的孩子可爱!”郑煜的声音立刻就炸了。

我都没看清那家伙长什么样好吗?!刚见面就被塞了一脑袋烧脑的乱七八糟!之后又被他各种言语打击了个稀里哗啦!还可爱?!就剩下可怕了!

“走走走!看我们的宝贝去!”这么一想,郑煜就彻底重新振作起来了,管他是男是女呢?反正他现在是很爱自己的默,更爱和默的孩子们。只要对象是默,他直变弯,弯掰直都转换无压力,爱情这事情,不能性别歧视!

正在脑内完善自己试验计划的顾辞久忽然挑了一下眉,有气运之子的强烈执念,作用在他身上了——感谢上个世界的二货!让他对这种变化感应极其敏感。

细感受下,这执念……好像是个正面BF?

这个气运之子还不错啊,看来大家日后能够合作愉快。

相对于顾辞久的顺利,小师弟这边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乖宝啊,你跟雄父说,你到底想要什么?雄父都给你,直播真的是一种很没用的东西啊。”

“我想让更多的人看见我。”段少泊不知道第多少次回答。

“那雄父不是已经给你开通了虫博账号了吗?你看你有好多的粉丝啊。哇啊,比雄父都多啊!”

“雄父……虽然我开头是九,您是1,但我比您少三位数呢。”

“呃o(Д)っ!”孩子太聪明了也不好啊,都没办法糊弄了。

“雄父,要不然这样,我直播吃饭,您看可以吗?”

“直、直播什么?”

“直播吃饭啊。”现代世界的吃播,占据了直播界很大的一片江山,但这个世界,吃播就销声匿迹了。

大概是因为科技高度发展,即使有些珍贵的食物普通人买不起实物,也能够用极端低廉的价钱,从光网上买到虚拟食物进行品尝——现实中的身体没有饱腹感,吸收不到食物的营养,但想吃多少吃多少,没有任何肥胖的忧虑。

其他国家都没有的,虫族这个娱乐行业的荒漠更没有了,段生雄更是听都没听说过。于是段生雄细想一下,好像……只是直播吃饭,确实没啥问题啊。

“但必须让雄父我陪着你。”

段少泊叹了一声:“雄父,你什么时候不陪着我啊?”

段生雄就是那种生了个超漂亮女儿,天天担惊受怕的孩儿妈。可段少泊现在才刚满一岁啊!

不管怎么说,段少泊总算是打开他通往网红之路的突破口了!

两个小时之后,虫摇直播网的雄虫直播区,突然多了一个新的直播间:心心宝宝爱。

段少泊捂脸:这两个小时他一直在与段生雄就直播间名字的问题抗争!但……谁让他是个未成年,段生雄是他的监护人呢?

段生雄极其独裁的表示,要么听他的,要么就别直播。但段少泊很确定,段生雄起这么个名字,还用分红色的桃心与闪烁的浅紫色小星星装饰直播间的外框,他不是在故意难为段少泊,而是他真的觉得这些很好看!

还能咋滴?就这样吧。

其他种族如果是多出来了一个新的主播,那要等上一阵,才能有观众,可虫族在这方面再次展现出了独特性——虫族做直播的虫少,做直播的雄虫更少,新的做直播雄虫……那简直是珍宝!!!!

段少泊跟段生雄装饰完了自家直播间的选择框,正对着光网调整迷你摄像头,段生雄还一个劲的问:“应该是可以了,奇怪,怎么没图像呢?哎?”

可其实直播间确实是可以了,一大波雌虫蜂拥而入,瞬间观看人数就达到了四位数,而这些雌从看见的,除了一只雄虫外,还有一只胳膊肘撑在矮桌上,双手托着下巴的超~~~可爱雄虫崽。于是,观看人数更是呈几何倍数的朝上跳。

“雄父,已经好啦。不过,雄父你怎么开的2D啊?”

“2D不好吗?!”段生雄眯起眼:谁知道外边的雌虫对着我家可爱宝宝的3D形象,会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好吧,好吧,雄父,2D就够了……”段少泊赶紧站起来,拉着段生雄的胳膊,雄父,快坐下吧,咱们开始直播了。

“哼!”气归气,段生雄还是坐下了。

段少泊对着摄像头,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大家好,我是段……宝宝,这是我爸爸,段心心。”

段生雄奇怪的看了自家宝宝一眼,他不是奇怪那个名字,那可是他自己起的网名,并且为两个名字而心满意足!(→_→其实这名字作用不大,虫博都是实名认证的,而直播的选择框下面就连着主播的虫博地址。段生雄他就是喜欢!)

段生雄奇怪的是自家宝宝的态度,这也太温和了吧?

而对于所有进入直播间的雌虫来说,段少泊的态度,就不是让他们奇怪,而是惊喜了。

[好温柔的宝宝啊!]

[咦?这是在跟我们打招呼吗?]

[宝宝你也好!]

[哎?!我怎么不能送宝宝礼物?]

[我也不能送!]

[直播间的送礼功能被关闭了。]

[宝宝不要我们的礼物啊……]

[是心心不要吧。]

[宝宝能让我们给你送些礼物吗?]

[宝宝我们不会乱送的,你要什么跟我们说。]

[宝宝你喜欢什么?]

直播间瞬间被刷屏到人脸都看不见,但段少泊还是能分辨出这些虫族们表明的意思。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夸张的阿谀,但这些雌虫让段少泊联想到的,是他们一个个跪倒在地,双手上托的画面,他们的爱是小心翼翼的卑微,就像是围拢着花蕊的花瓣,花瓣宁愿自己枯萎腐朽,也要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花蕊长成……

段少泊怀疑,他现在说想要尝尝雌虫的心脏是什么滋味的,也会真的有人剖开自己的想胸膛,割一片下来,问他要蒸还是要炸,或者还是蘸酱生吃。

“谢谢大家,我的雄父和雌父很爱我,我没有什么缺少的,我做直播,只是我想认识更多的朋友,接触更多外面的世界,也将我认为好的东西,和大家分享。”

弹幕空了得有两分钟,因为看直播的虫族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段少泊的回答是前所未有的,其他直播的雄虫,很多就是冲着钱和礼物来的,他们开了直播间,一般第一句话就是“你们给我多少钱的礼物,我给你们做多长时间的直播”,过了一段时间就是“送礼前X的人可以跟我线下约会”。

之后还真有送礼大户成了某主播雌侍的,但之后却不是“从此过上幸福生活”的童话结尾,而是一个个悲剧。

他们这些靠着打赏主播见到雄虫的雌虫,社会地位都不太高,财产也都不丰厚。不然早就通过正常途径把自己嫁出去了,何至于现在还是单身?那么等到真的打赏到把自己嫁人的时候,也没多少财产了,怎么可能让雄虫高兴?

可他们还是愿意在这里跟雄虫互动,用自己的钱捧得那些雄虫笑一笑,听他们偶尔叫一声自己的名字。

而面对宝宝这个雄虫崽……嫁给宝宝是不可能了,人家还是个真·宝宝呢。可是可以幻想一下,他是自己的宝宝啊。毕竟即使成功的嫁出去了,又能有多少人可以生下一只雄虫崽呢?

别管上层是怎么变化的,底层的雌虫对雄虫,确实已经有很多很多年,只想着付出和给予,而从来都没想着得到什么回馈。

所以,即便是现在段少泊的这么少少的……甚至不能称之为回馈,只能说是善意?也让雌虫们茫然,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

直到段少泊把矮桌上的盘子拉到自己面前:“这是我大雌父做的沙拉,看起来很好吃哦。”

其实段少泊早就被顾辞久养刁了舌头——那毕竟是个能在啥都没有的原始社会做出满汉全席的食神——不过他不挑剔,什么都能吃,而且能吃得露出一脸幸福。

“雄父~啊~~”段少泊换了一根小叉子,戳中了一颗红莓果。

段生雄……他也意外啊!QAQ就没见过这么好的宝宝啊,过去看那些雄虫晒出来的视频,那些雄虫宝宝可都是很凶的!丁点大就开始把自己雌父当沙包打的比比皆是。

意外之后就是发愁,这么软,这么乖,这么可爱的雄虫崽,十四年之后就成年了?他能照顾好自己吗?万一被雌虫欺负了怎么办?

“啥?”段少泊的叫声让他一愣,然后红莓果就被塞进来了。

“好吃吗?”

“好!好吃!”面对自家宝宝的笑容,怎么可能不好吃?

“大雌父~大雌父~”段少泊果然笑得更开心了,然后对哨兵姿态站在门边的大雌父招手。

上一章:第275章 下一章:第277章
热门: 男主他病得不轻[穿书] 建设非人大厦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画怖 桃花债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张公案 乡村美娇娘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绝品枭雄: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