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上一章:第272章 下一章:第27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至于数量繁多的良性基因的良, 也是人为设定的。

基本上每个世界的良性基因,都不大相同。战乱的世界里, 良性基因里偏重战斗层面的比较多, 和平世界里,就是健康、智慧、还有艺术等等各方面综合的就比较多。

但这个其实不是绝对的,因为这些世界的智慧生命进化等级都比较高, 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改善劣性基因。另外后天的影响也很大,视力好的人成了近视眼治疗之后也只是普通视力,骨骼肌肉适合成为运动健将的人却性格懒散最后只是个宅男,各方面都只是普通但为人上进努力的最后成为了知名科学家,这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为什么说虫族世界的基因等级测试最不靠谱?因为这些参数, 明摆着是一切都向着生育能力去的!

无论雌虫还是雄虫,这就跟虫族的审美似的, 一切向生孩子看齐。

每隔一百年, 虫族基因等级测试的取样标准都会有一定微调,而这个微调的原理是什么呢?就是上一个一百年,成功生育雄虫的雌父与雄父基因样本百分比。

系统的动作很快,可段少泊拿到的统计资料, 基本上等于没用,因为样本太少了。先天没有生育能力的虫族,雌虫根本成为不了军雌,体检都过不去, 雄虫就更不用说了。后天因为伤病等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雌虫,除非军衔极高, 否则也是立刻被强制退伍的命,可军衔高到一定地位的虫族,还需要自己上战场拼命吗?

段少泊就转换了一下思路【系统,你再做另外两个统计,五千年内,生育雄虫的父母们从事的都是什么工作。以及……父母双方在生育前的一个月内,饮食和作息规律是怎么样的?第二个统计粗略的就可以……】

系统【没事!这个我立刻就能找到详细的资料!(*^▽^*)小师弟,你要知道,这世界里想生雄虫的虫子们,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段少泊【……】这果然是能生孩子和不能生孩子的区别

虫子们的随身智脑,都有这种记录的功能,普通生育了雌虫的无所谓,但只要是生育了雄虫的,智脑就会把父母双方一年内的生活情况全都上报。侵犯隐私?有虫敢这么反对,绝对会被其他虫半夜套麻袋打死。只要有可能提高那么亿万分之一雄虫的生育率,那没什么事是虫族不能做,不敢做的。

段少泊【如果有确切的研究结果表明,生吃某个宇宙联盟中的智慧种族,能提高雄虫虫崽的诞生率,种族绝对会变成一群战争疯子吧?】

系统【-_-||应该是……】

段少泊【虽然每个种族都会有繁殖的需求,但是虫族的这种需求太强烈了。】

系统更大力的赞同【同感!】

段少泊笑了一下,忘了现在跟他说话的是系统,不是大师兄,想要有来有往的议论比较困难。只能是他自己把这些东西记录一下,回来找大师兄一起商量吧……

来自各方面的海量资料,解答了段少泊的很多疑问,但也给他带来了更多新的疑问。

国家刚建立的时候,虫族是没有婚姻和家庭概念的,雄虫和雌虫、亚雌看对眼了,就能来一次。发现有蛋了之后,雌雄双方才会短暂的住在一起,蛋生下来后,雌雄也不会去照顾蛋,而是交由国家统一抚养。

这里边能看出图腾虫的生活方式,但更多的还是因为虫族是实验室生物,他们就是没有父母的。

可只是十几年,这种生活方式就被打破了,原因是雌雄严重的数量差。虽然大家是公平排队,但喜欢谁讨厌谁,这是雄虫自己的选择,就有雌虫或亚雌连续几个月,几年,甚至十几年都能睡到雄虫,也有雌虫或亚雌排队十几年连根雄虫的毛都见不着。

另外,可能是本能的关系,越来越多的雌虫提出了自己抚养虫崽的要求。

后一个问题好解决,同意就好了。前一个问题……到现在还没解决!

当时的虫皇敖月在和大臣们冥思苦想之后,也只能想到用“家庭”,来暂时缓解这个问题。

不过,那时候没有什么雌君、雌侍、雌奴之类的区分,许多当时的婚姻规定在现在的段少泊看来都很不错。

那时候的婚姻规定了忠诚,别看虫族这个必定是一VS多,忠诚概念当然跟一夫一妻制有所不同,但也是有的。

无论性别,虫族只能跟确立了婚姻关系的对象交配,如有出轨,雌虫会被强制解除与现任雄虫的婚姻关系,并且永久禁止与其他雄虫建立婚姻关系。对雄虫的惩罚是永久软禁,剥夺他今后自主择偶的权力,只能接受国家匹配的雌虫和亚雌,基本上这就是要被当成圈养种马了。

这种惩罚对当时的雄虫来说,是比死刑还可怕的。那时候的雄虫可都不是家里蹲的窝里横,而是无论强弱都有自己追求的雄虫。

对于婚前财产,婚后财产等财产问题也有很严格的规定,不过大体上是不偏不倚,对雌雄双方都有保护。还有遗产问题,如果没有明确遗嘱,雄虫死后他的财产所有后代不分性别平均分配,雌虫或亚雌死后,他自己的后代得到百分之八十,其余同家庭但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后代平分那百分之二十。

并且严格规定,所有后代必须平等对待,不得遗弃,更不得杀害。

离婚也公平得多,雌雄双方都可以提出,雌虫如果受到了不公平对待,还能向雄虫要求赔偿。

基本上当时的婚姻法三观还是很正,不偏不倚的。

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还是因为雄虫太少。

雌虫要争夺雄虫,自己本身要强,可在许多雌虫的条件大体都差不多的时候,雄虫会娶谁呢?

部分雄虫会选择真爱,但更多的雄虫会选择那个嫁妆多的。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嫁妆就变成了雌虫的婚前与婚后的所有财产,都由雄虫支配了。

那个时候,雄虫也早已经不是建国之初的雄虫了,他们已经初步被宠坏了。虽然不至于恶劣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可也是好逸恶劳。

可国家要干涉的时候,却得到了民众这样的回应——

亚雌和雌虫表示:“我自己的财产,我想送谁,是我的自由。”

雄虫表示:“我没那么贪婪,我怎么可能只要财产,而不看虫的内心?但是我的伴侣们就是这么爱我,我能怎么办?”

普通的雌虫和亚雌,尤其是天性比较木讷,直来直去的雌虫,想要获得一只雄虫的青睐是很困难的,他们不知道如何入手。因为普通雌虫是彻彻底底没可能跟雄虫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来一段办公室恋情的。

他们想认识,继而追求一只雄虫,只能等漫长的国家安排的相亲,可是那太漫长了,等一辈子都不能等到。

给自己攒嫁妆,用钱买一个伴侣的名额,这种上层读作“不公平”“物化雌虫”的行为,放到低层雌虫自身来说,就是“唯一看起来还靠谱,有点希望的法子”。

不过这在当时只是民间的趋势,上层社会的雄虫,不但自身很强悍,自我意识也很强大,用钱买是不可能的——当然不是现在这种生越多雄虫就越强的自我意识,他们是真正的在科研、政治、军事等各个领域获得突破,进而证明自己的那种强大。那时候的上层雄虫们,跟现在的雄虫们简直都不像是一个物种的。

所以这事情的演变过程也是很可笑的,现在最糜烂的上层雄虫,其实在很多年前,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想要挽回这种堕落趋势。而给这种下落加了一枚沉重砝码的,反而是现在受害最广的阶层——军雌。

历史记载,军部发动了政变,但在穆星元帅与虫皇敖静的携手合作下,镇压了政变。政变后的第二年,虫皇敖静迎娶穆星元帅为虫后。

不看系统找来的绝密文件,段少泊也能猜到,历史记录说谎了。表面上是虫皇胜利了,可实际上从那之后,国家政策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谁给雄虫的财产多,雄虫就要娶谁,如果双方所出财产差不多一致,那雌虫可以通过决斗来决定雄虫的归属,或者通过协商一同嫁给雄虫,这种东西甚至一度明确写进了虫族的宪法里头。

而这种法律在当时看起来是让雄虫得了便宜,实际上雄虫完全失去了拒绝的权力。相比之下,现在的法律还是“进步”了。

当时军雌们这么做的原因,是可以分析出来的,最强的雌虫都在军部,他们也看不上那些弱小贪财的雄虫。可是那时候的雄虫,能力越强,地位越高,伴侣反而越少,数代虫皇甚至都只迎娶了虫后一个。

对于没有得到高等雄虫欢心的雌虫来说,自然会觉得不公平。可雄虫是骄傲的,越高等越骄傲!

比如那位虫皇敖静,他与穆星成婚十年后就因病去世了,享年五十六岁。普通虫族的寿命三百五十岁,皇族的寿命可是五百岁左右的!历史记载他是为了进行科学实验,受到了有害放射物质的辐射。这个历史记载……真的是放屁啊。

敖静与穆星在十年的婚姻中连一枚虫卵都没有孕育出,所以敖静之后,初代虫皇的直系血脉就此断绝。如今作为虫皇的气运之子郑煜,跟初代虫皇的血缘关系更是要追到十八代之前了。

得不到,就破坏!

从历史资料看,那时候不只是虫皇结婚了,很多身份极高的雄虫贵族,也大面积的换了伴侣,或者娶了更多的伴侣。

而紧随着虫皇的去世,那段时期高等雄虫的死亡率也高到让人发指的地步,可低等雄虫的生育率是抬高的。结果就是,如果敷衍的看雄虫的整体诞生率,那段时期是雄虫的比率增高。可如果单看B级别以上的雄虫出生率,那是跳楼式的下滑。

追根究底,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高等雄虫成为了稀缺品种。在此之前,雄虫虽然一样少,但以比例来说,高等雄虫的比例,跟高等雌虫的比例是差不多的。

于是第二次大规模修改法律,虫族的法律就修改得跟现在差不多了。

禁止强迫雄虫,捧着雄虫,呵护着雄虫,对雄虫千依百顺,无论发生什么事,即便雌虫死了,也是雌虫的错!

段少泊感觉:这是……吓坏了?愧疚?赎罪?还是……不甘心和疯狂之下,最大的恶意?

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现在的雄虫,是彻底被养废了。

雄虫整个整体都坏掉了,腐烂的坏,雌虫们也终于得到了雄虫——军雌是受害最大的雌虫群体,但也是身份最高,财产最丰厚的雌虫群体,雄虫再怎么不喜欢军雌,都会娶一定数量的军雌。

可娶是娶了,幸福不幸福就是两说了,甚至能不能活命都是两说。

段少泊叹气【前人裁树后人乘凉,前人挖坑后人断腿……】

把看过的资料让系统整理好,段少泊准备回头去看看坎波拉人的研究资料——既然雄虫少,为什么不从生物手段上解决?这又不是人鱼世界的人类,女性彻底丧失生育能力。实在是无法通过自然手段提高雄虫比例,那就直接改造图腾虫好了。

段少泊不相信这么简单的事情,虫族没想过,到现在都没做,那就是有什么极大的困难,而这种困难说不定就是他和大师兄的突破口。

同一时间,顾辞久把自己作为实验对象的活体研究也在逐渐深入。

现阶段他的卵壳还是软的,一条脐带连接到卵壳的上方,再连接到他自己的肚脐上。给他提供营养的,不是蛋清,而是母体——这不是什么大发现,虫族的研究资料里早就有记载,雌虫卵和雄虫卵都是这样。

他细细感知了很长一段时间,可他的身体就是在很正常的生长。除了外形差别“有点”大之外,这就是个两个月的胎儿。

感觉这样不行,顾辞久猜测是不是他精神力太强的原因?虽然从一开始跟着系统“旅游”,他就不是完全体,每过几个世界,他还会把这边的精神体朝本体那边塞点。

→_→请脑补一颗小棉花糖从自己身上抓下来几把“棉花”,然后塞到一颗大棉花糖身上。

可是他的精神力对一个新生儿来说,确实还是太大了——别说是新生儿,包括气运之子在内,没谁比他的精神力强。

他将自己的精神力束缚了起来,这样一来,单看外在表现,就变成了他那个雄父又细又小精神力的二分之一左右,并且释放它对这个小肉虫身体的理性控制,把身体的控制权彻彻底底交给本能。

他从“自己”的这个第一方视角,变成了上帝的第三方视角。

大概五到十分钟后,静静悬浮在蛋清里的小肉虫突然开始游动了起来。

这小东西很活泼,对营养的吸收速度比刚才顾辞久控制的时候,竟然还更快了两分。

【哎?】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又有了新的动静。

这个小虫身上,开始出现有规律的精神力反应。是超级,超级,超级微弱的精神力反应,属于精神力方面分子级别的反应。

怪不得虫族到现在还没发现,他们的仪器还没敏锐到这个级别。至于雄虫的精神力……还不如虫族的机器灵敏度高呢。精神力不是又细又小的就能进行精细操作了,越细小虚弱的精神力能探知的也就越模糊。而那些强大的精神力,现在阶段虫族追求的还是大开大合的破坏性使用方式,微操更差。

所以到现在虫族也没有察觉这种虫胎的精神力变化。

可即便这种变化是微弱的,但它是有规律的从虫胎上散发出来的,并引起了一种更微弱的精神力共振,这种共振开始从虫胎上,扩展到了整个虫卵,虫卵由此产生了更细微的变化。卵壳是死物,可在这种变化中,卵壳“活”了起来,就像是过滤氧气的鱼鳃,但透过卵壳过滤进来的,是一种……激素?

顾辞久现在这种状况等同于超倍显微镜,他能直接把这些激素当成小颗粒“拿”在精神触手里研究。

顾辞久“闭关”之前,是收集了一部分虫族的资料的。眼前这种激素,虫族也有研究,但认为这是雄虫胎儿自体分泌的一种特定的生长激素。

不怪科学家研究错误,精神力的交互变化,他们根本感觉不到,通过仪器或者死卵解剖,只能发现激素是在卵中的。

同时顾辞久发现,卵壳在与虫胎的精神力共振中,逐渐的浮现出了一些特定的纹路,这不就是雄虫卵的虫纹吗?

雌虫的皮肤上有虫纹,不同的虫纹对力量有不同的增幅作用,A级以上雌虫甚至可以使用元素的力量,雄虫的皮肤上没有虫纹。可两种虫的虫卵却正相反,雌虫的虫卵是光滑的白,雄虫的虫卵有华丽的虫纹。

——现阶段虫族认为虫卵的虫纹是没用的,就是装饰。

当蛋清里这种激素越来越多,虫胎也在越来越活泼,生长速度也在加快,只是这个加快肉眼难见。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虫胎的波动开始减弱,不是虫胎觉得激素够了,而是……他“燃料”不够了?这段时间虫胎根本就是在自噬,它激活自身精神波动的,就是顾辞久留下的那点点精神力,现在那点精神力已经燃烧得就剩下一点渣滓了。

顾辞久把刚才收起来的那些“垃圾”,捡了两颗放到虫胎附近。虫胎的那点渣滓精神力艰难的伸出精神触手,把“垃圾”接了过去,吸收,然后再次燃烧自己。

等到“垃圾”也烧完了,顾辞久这回掰了一点点自己的精神力,也送了过去,虫胎一点也不挑食的拿过来继续燃烧。

顾辞久摸了摸自己现在还不存在的下巴:不一定……需要雄父的精神力啊,虫胎是挺来者不拒的。

顾辞久决定稍微提前结束他的闭关,跟外界联系一下。

“滴滴滴滴——”牧病床边的监控仪器忽然响了起来,不过在卵形床冲熟睡的牧是听不到的,只有监控的医护人员们立刻精神了起来,一直守在牧卧室外边的顾远韬也立刻窜了进来。

这只雄虫幼崽,不止代表着顾远韬将获得一大笔来自国家的奖励和补助,更代表着他的社会地位将得到很大的提高,最简单来讲,从确定牧有一枚雄虫卵开始,他的智脑就开始受到将军级别军雌的相亲申请了。

现在的雄虫看不起雌虫,但证明雄虫地位的,却还是他们拥有的雌虫的身份地位,可那些身份地位就是他们的吗?

“传导精神力。”亚雌大夫很干脆的说。

顾远韬皱了一下眉:“他还在睡觉……”这只雌虫怀了他的雄虫崽,是贵重了,但也不能如此轻慢他!

亚雌大夫是专门负责照顾上门照顾怀有雄虫的孕父的,经验丰富,顾远韬这种态度的他见得多了,所以只是微笑的温和说:“雄虫的虫崽孕育期间需要大量的营养,给母体造成严重负担,这位雌虫并不是在睡觉,而是在昏睡。而且,两个月母体就开始昏睡,并且现在自主发出对精神力的需求,说明您的小虫崽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健康和强大。”

顾远韬果然得意了,不再纠结牧睡不睡觉的问题,甚至牧一直睡到死都没问题,只要他把小虫崽安全的生下来。

听到外边动静的顾辞久真是有点不耐烦了,如果不是怕太惊世骇俗,他现在就把顾远韬直接拽过来吸他的精神力了!

而由本能控制的虫胎,已经开始用它剩下的渣滓精神力,向外散发出亲近的意念。不过这个亲近不是因为精神力上的,是血脉上的,它能感觉到它另外一半血缘的提供者,就在附近。

上一章:第272章 下一章:第274章
热门: 强撩 美女诱惑 我当公务员那些年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 《命根子》 我在故宫装猫的日子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极品农民杨二蛋 天命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