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上一章:第270章 下一章:第27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辞久和段少泊与过去许多气运之子也都有比较亲密的关系, 人家都比这个省心,但相比之下, 感情上, 还真就是跟莫亚更亲密些。

虽然顾辞久每天都想着怎么捶他,并且经常将捶他付诸现实!

或许这就是打是亲骂是爱,爱极了用脚踹的真谛?

一天又一天, 冰雪终于从地面上消失了,让莫亚意外的是,冰雪消融之后,露出来的并不是光秃秃的泥土地面,而是长着绿油油小绒毛的草地!

就算知道灾难已经过去, 但莫亚也没想到,自然竟然会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在看见小草的第二天, 他们又搬家了, 这回搬的地方,据说就是两年多前,爸爸们说的有陶泥的地方。

这里不止有陶泥,还有一个湖, 他们到的时候,在湖里甚至看到两只水鸟。那么小,那么常见的生命,却引来了部落里所有成年人的鬼哭狼嚎!那是生命啊!生命!也代表着猎物!他们总算能吃鱼、螃蟹、虾和章鱼之外的东西了吗?!

海鲜是好吃, 但是时间长了,会有一种什么海鲜都是一种味道的感觉。

愿望是好的, 不过短期内是别想达成了。他们的食物依旧是海鲜,还有一些野菜。过去不想吃野菜的,最近都抢着吃这些草。野菜是在附近采集的,海鲜则需要哥斯拉爸爸每天带两个人,两个筐,飞到海边去。

陶窑建起来了,陶器烧出来了。

QωQ再一次喝到热汤的时候,莫亚感动的哭了起来。

房子也建了起来,然后没有谁教,有些人就开始装饰起了自己的房子,不过大家的装饰手法,多是在草房顶上挂点小花之类的,直到温柔爸爸把烧坏的碎陶片在磨制之后,串成一串,挂在了房门口。

那是风铃啊!!!

于是就有一群二货跑去摔陶器,然后久违的群体被摩擦场面出现了!

所有人都围在一起,欢乐的看那些自作自受的倒霉蛋们。

再然后,突然就有那么一天,一群羚羊突然就出现了!

逃难最初他们还带着几头羚羊想着能养活,可他们翻出来的草根都让羚羊吃了,羚羊依旧越来越瘦弱,最后还是只能杀了。还以为那就是这块陆地上最后的羚羊了,可它们竟然再次出现了?!

真的是很难想象,这些小东西在两年的大灾难中,到底是如何生存繁衍下来的。

顾辞久和段少泊忍不住同时看向莫亚~

正在心里感慨,突然就被爸爸们用诡异眼神注视的莫亚:“(Oωo) ”

顾辞久阻止了其他人狩猎的企图,甚至排班保护羚羊,毕竟总共就十几头,还不够他们这一村的禽兽吃两顿的,不如让它们繁殖。

羚羊之后,兔子冒头了,这个就可以捉来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了。

然后是斑马,水牛,寂静的世界,在短时间内,再次变得热闹了起来。

有一些村人,重新回归了兽性,顾辞久和段少泊没阻止,莫亚有些难过但也没有阻止。不过大部分人,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新的生活方式。习惯了住在房屋中,睡在皮毛上,习惯了给自己和伴侣涂抹多彩的颜料,习惯了用瓦罐喝干净清冽的水,更习惯了多种多样的食物——尤其是他们首领做的,只可惜现在每年只有节庆的时候才能吃到了。

他们更习惯了,当有谁疾病、受伤、衰老的时候,不是被从族群中驱赶出去,借机杀死对方作为食物,或者不闻不问,而是对同伴伸出援手,照顾着他,如果康复,他们还会一起生活,如果死亡,会将他埋葬……

可能一开始的时候是不习惯的,甚至觉得这纯粹是有病!

但,或许是变成人,他们的脑子也跟着喜欢胡思乱想了——受伤,生病了,你是愿意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硬挨,吃饭只能吃一些族人剩下的残羹剩饭?还是希望有族人守在身边,把食物端到嘴边,更不用说还会有人特意为你去寻找药物呢?如果你死了,是愿意自己的尸体被同族撕扯蚕食呢?还是愿意安安静静的沉眠在地下,逐渐与大地融合呢?

留下的都是接纳这种新生活方式的,到最后也没想明白的,就是那些回归野性重新变成了野兽的。

部落的第二代,也在不知不觉中成长起来了。

莫亚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跑不赢小儿子了——他和凯伦收养了四个孩子,最小的也是狮子。

“爸爸,你以后还是在家里享福吧。”莫亚的小儿子赶跑了野狼,走回来看着气喘吁吁的爸爸。

“吼!”莫亚咆哮一声,把小儿子按地上就揍,然后……然后他腰扭了……丢脸的被小儿子背回部落了。

他们的部落现在有三百多人了,吃饭已经不依靠捕猎,而是畜牧与农耕,还有与其余部落的交易——不知不觉出现的部落,有的跟他们的部落交好,有的交恶,但这个世界确实越来越热闹了。

更丢脸的是,在部落门口,还碰见了哥斯拉爸爸和温柔爸爸。

这两位爸爸依然是爸爸,一个力量最强,一个脑子最强。

哥斯拉爸爸看他这样子:“扭了脚,还是闪了腰?”

莫亚乖乖的地头回答:“闪了腰。”

“那就躺着休息吧。”莫亚刚要感动的答应,就听哥斯拉爸爸继续说,“也总算是让妮维他们能过几天轻松日子了。”

“QωQ嘤”妮维是他收养的大女儿,跟妮拉妈妈超级像。

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被这么奚落,这是真·亲爹啊!

变成人类之后确实幼年期变长了,寿命变长了,但变身之前物种的寿命对变身之后人类的寿命,还是有影响的。妮拉妈妈先走了,莫亚在心里算过,妮拉妈妈的寿命也就是四十出头,但她看起来就是老死的……

莫亚和凯伦到差不多五十岁左右的时候,身体也彻底不成了。

有一天,凯伦突然精神变得特别好,而且抬脚就朝外走,莫亚就抱住了他哭。莫亚一辈子都没灵过几次的第六感,那时候偏偏就管用了——凯伦是知道自己要死了,不想他看见,所以自己跑出去要死在外边。

这好像也是一种生物的本能,部落里除非临死的时候彻底走不动了,否则大家都会选择自己去死。

莫亚就抱着凯伦一直哭,哭到凯伦死在他怀里。

但实际上……莫亚心里并没有对死亡的怨恨和恐惧,只有怀念和不舍。

凯伦死后一个月,莫亚感觉自己的日子也到了,他偷偷的离开了部落,到了凯伦的坟墓边,在他边上也挖了个坑,自己躺了进去。

Emmm……毕竟老胳膊老腿了,挖得有点浅,但坟墓周围都围了篱笆,还种植了遮盖气息的植物,所以就一个晚上,他应该不会被鬣狗之类的叼走吧?明天早晨被发现消失,应该就有人来帮忙他把坑挖得深点了~

莫亚看着天上的星星,这辈子虽然在原始世界过的,但是他特别的心满意足。也就是跟妮拉妈妈流浪的时候吃了点苦头,之后,一直到现在,老大年纪了,他都是被宠着的。他很幸福,很满足。

就是……他走在爸爸们前边好像有点坑啊。不过他都已经死了,哥斯拉爸爸应该不会再把他按子地上摩擦了吧?还好这个世界不是魔幻世界,没有死灵魔法。

莫亚默默擦汗,为自己的劫后余生庆幸,不过,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莫亚不知道,他这次闭上眼,到底只是睡了一觉,还是就此再也不会醒来。

希望哥斯拉爸爸和温柔爸爸能够继续幸福下去,希望这个世界能越来越好,希望兽人们在未来也能建立起伟大的文明……

莫亚离世后,顾辞久和段少泊在这个世界又停留了两年,才向下一个说好了的虫族任务世界前进。

因为时间流速的关系,这个虫族世界比几十年前,系统跟他们刚说的时候其实才过了不到一个月。一边是一天,一边是一年。

气运之子郑煜已经是虫皇,与皇后默已经生了一个小雄虫,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一只小雌虫也刚刚诞生。

而顾辞久和段少泊,如一开始跟这边的天道说好的,来到这个世界,顾辞久要从虫卵开始,小师弟则是刚孵化的小雄虫。

系统一直都很不安【QAQ宿主,小师弟,你们没事吧?】

段少泊【没事……我怎么记得我们俩都该是虫卵?】

系统【天道只表示你们俩都要从小豆丁开始,并没具体说是从多大。】

段少泊其实觉得系统这些话说得有点心虚,但他还是应下了,并且劝慰系统【哦……系统,别担心,其实现在这样挺好,甚至如果我们俩都从虫卵开始,反而更好。】

系统【Σ(⊙▽⊙"a咦?为、为什么?】

段少泊【虫族灭亡的根本是两性的不平等,而想要改变这种不平等,只能从虫族自身找到突破。但突破的基础,确实是需要制度的改变,可不能只是制度的改变,还需要生物学、伦理等诸多方面的同步发力。】

系统【(⊙x⊙;)可是,那样的话,你们过来早早的进入学校学习,不是也很好吗?】

顾辞久【小师弟,你解释得太文质彬彬的,这只系统不懂。】

系统【QAQ对、对不起,我是文盲……】

顾辞久【不是文盲,是你的感性级别还太低,简单的说,我和小师弟的思维逻辑都是基于人类文明而建立起来的。这个任务世界,人类跟脚的气运之子不需要我们拯救,我们的帮助对象只有虫族。而虫族的问题又完全是他们自身的问题,那我们必须彻彻底底的理解虫族,才能更好的做出应对。】

系统【我、我应该……是理解了……】

顾辞久【好了,把我们这两颗蛋的履历发过来吧。】

这个世界又是一个不需要改变名字的世界,因为这世界虫族的命名方式跟华国差不多。

顾辞久诞生在一个子爵家庭中,他雄父当然就是子爵,他的雌父牧只是一个小小的雌奴。

雄虫的配偶,雌君属于地位最高的,也是唯一的,是正妻。下面是雌侍,等同于妾。最低等的就是雌奴了,是侍妾、家奴。

包括雌君在内,所有雌虫在成为雄虫配偶的那一刻开始,全部个人财产就都归雄主所有。雌侍可以被雄虫任意玩弄、伤害,雌奴不但可以随意玩弄和伤害,还可以被买卖。任何雌虫都不能被随意杀死,不过就算不小心杀掉了,雄虫也就是被多罚几次捐种而已。

——所有雄虫,都有每隔一定时间前往种子银行捐种的义务。毕竟就算实行一夫多夫制度,仍旧有大量的光棍雌虫,而雌虫到了一定年后,都有迫切的繁殖需求,虫族本身也有庞大的人口需求。

通过种子银行成功生育出的后代,不能获得雄父的姓氏,但是会获得一个编号,记录着他们血脉的来源。所以不用担心以后亲父子、兄弟姐妹、叔叔大爷之类的亲近血缘关系发生什么不雅的事情。

雌侍相比雌奴,也就多了一个不能随意买卖。不过雌侍是能够贬成雌奴的,怎么贬?伺候不好雄主就能贬……

如果雄主死亡没有留下遗嘱,那么雄主的财产(包括雌君在内的所有雌虫也属于财产的一部分),都由雄主的雄虫后代均分。如果雄主没有雄虫后代,就按照血缘远近,由旁系后代继承。

虫族的这种社会状况,简直是集地球上所有两性奴役手段之大成。

不过顾辞久的雌父牧,相对来说,绝对是一个幸运儿。他只是个雌奴,顾远韬子爵的习惯,是新到手的雌奴,一个月后就要卖掉,或者带到酒会上与其他人换掉,可就在他要把人带走的时候,牧的智脑发出了怀孕警报。

这时候顾远韬只觉得麻烦,他今年五十八岁,对于平均寿命有三百五十年左右的虫族来说,还很年轻,但他十五岁就拥有了第一只雌虫,十六岁就有了第一个孩子,到现在他已经有四十七只雌虫后代了,一只雄虫都没有。

从一开始的还有所期待,到现在他已经彻底淡定了。尤其牧的基因等级不高,只有C级,一举得雄的可能也就更不大了。

然而,怀孕的雌虫不允许交换或者买卖,所以他还得养他十一个月(虫族怀孕三百五十天左右),然后才能卖掉。顾远韬一脸麻烦的嘟囔着“又多了一个白养的”,然后把牧关进了地下室。

不过,根据系统收集到的,虫族世界里雄虫的普遍行为,顾远韬作为竟然还算是有良心的?因为很多雄虫一旦对自己的雌虫产生厌倦,要把他们卖掉,即便是怀疑,他们也是不会多等的,会干脆对怀孕雌虫进行暴力对待,让他们的蛋流掉。

而且顾远韬表示“白养”,怎么说他也是养了。很多雄虫在自己的雌虫生育出雌虫卵后,会直接把这些虫卵“送”到医院里去……

然后又过了一个月,顾远韬收到了自己的智脑发来的警报——属于您的一颗雄虫卵!需要得到您的精神力安抚!

两个月,智脑已经能检测出虫卵的性别了。

虫族文明这个技能点,点的有点歪,他们的科技水平是很高的,随身智脑里自然包括了身体监控功能,不过雌虫的监控等级远远低于对雄虫的监控等级。而且雄虫是能够把属于自己的雌虫智脑身体监控关闭的,不过侦测虫卵,以及测定虫卵性别的这个功能,是雄主也没权限关闭的。

顾远韬知道自己有雄虫了!雄虫保护协会知道一颗新的雄虫卵出现了。最近的国家雄虫监控中心与虫族人口繁殖中心,也接收到讯息,并且各方机构也都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了!

顾辞久在虫卵里第一次扭动身躯的时候,他雌父已经从家里的地下室被接出来,被搀扶着坐在了最高级的卵形医疗舱里头。周围都是各部门赶来的,负责照顾怀孕雌虫的医疗人员。对他们来说,每一只可能诞生的雄虫,都是极其宝贵的。

世界设定,虫卵是需要雄父的精神抚慰的,并且雄父的种子也能使虫卵的外壳更加坚固,给虫卵更多的营养——对,就因为虫族的这个习性,所以临来之前,顾辞久暗戳戳的跟系统掰扯了好久。

他不愿意小师弟也忍受这个,他有私心,所以让小师弟跳过了这个过程。

小师弟刚才大概也猜到了,不过他没再多追问,接受了自家大师兄的这点私心,那就说明万事大吉!

顾辞久再次动了一下,他能感觉到,自己这颗卵的外壳,现在还是软的,跟哺乳动物的子宫差不多。从设定来看,虫族的虫卵应该不是鸟卵那种以钙质为主的蛋壳,而是类似某些昆虫卵的蛋白质蛋壳。

这倒是部分解释了,为什么雄虫的种子能增厚虫卵,毕竟都是蛋白质。

但软的好像也没啥妨碍?顾辞久感觉着,其实不管是什么东西的卵,太厚了反而坏处更多。影响幼崽呼吸,或者增加了幼崽孵化难度之类的。

但设定就是卵壳越坚固,越厚对雄虫的幼虫越好。可反过来,对雌虫幼虫的影响反而不大?精神力也是一样,来自雄父的精神力抚慰,能让雌虫幼崽很开心,不过没有雄父的精神力抚慰,雌虫幼崽也能安全出生。

从种子银行借种的单身雌虫,虽然在孕期里有些艰难,但生育雌虫虫卵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单亲雌虫想要生育雄虫虫卵,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成功的案例。

借种的雌虫孕育出雄虫虫卵的比例就比正常结合的雌虫要低很四十多倍,其次,在没有雄虫的情况下,最多三个月,虫卵就会胎死腹中。所以一旦借种的雌虫发现孕育出雄虫虫卵,他就会被强制匹配给虫卵生理上的雄父,这样虫卵才能正常生育。

顾辞久觉得,怎么说他侯爷小师弟也是精神力方面的大师了吧?

需要精神力灌注,才能正常出生的种族,他们也见过不少了,但就没一个像虫族这么奇葩的。

虫族雄弱雌强,除了气运之子外,其余雄虫百分之七十都是沉迷享乐,暴虐自私的废物点心。可雄虫从诞生开始,就比雌虫需要更多的营养与精神力,那按照一般规律来说,雄虫应该是更强的啊?

就像蜜蜂,喝蜂王浆长起来的雄蜂与蜂王,比普通的工蜂个头明显要大,也更强壮。

而且雄虫那么弱,为什么反而在繁殖雄虫卵的时候,成了不可替代的一部分呢?父亲的精神力让幼崽亲近?精神力不像血缘,是亲代和子代之间有天然的联系,精神力从一个生命诞生之初即使一个独立的个体。

就雄虫们这样一个比一个糟糕的性格,污烂的灵魂,只因为父亲的身份,就能够让一个初初诞生纯洁无瑕的灵魂无比信赖的依靠上去?或者说就雄虫这样的一只只弱鸡,他们的精神力真有什么奇妙的作用吗?

可原剧情里说有,那么就像之前的人鱼世界,人鱼的无生殖隔离一样,当幻想成为了现实,这个世界必须给这个设定,一个合理的解释。

顾辞久很期待,这个解释,到底是什么样的……

设定中,雌虫的体能强大,精神力只是正常强度,不可能外放。但作为虫卵,顾辞久首先感觉到的还是自己母亲的精神波动,那是一种在茫然之中的爱意。

显然他自己根本就没想到会怀上一只雄虫卵,大概还以为这是在做梦?

随后,顾辞久才发现了一个努力伸过来的精神力触手←_←这又细又小的玩意儿,本质上明明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可这细小玩意儿的主人却不断的挥舞着它,意图引起顾辞久的注意力,并且最大限度的将自大、傲慢和得意散播出来。

上一章:第270章 下一章:第272章
热门: 妖气横生 乡村寡妇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和霸总假戏真做 不露声色 女领导男秘书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星空主宰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