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上一章:第265章 下一章:第26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好吃!”两只一人接过一块, 肉干很硬,但是滋味很足, 毕竟他们也是在一边看着肉干怎么做出来的。没有用任何莫亚认识的调料, 就是在大草原上采摘的果实、叶子、种子,抹在肉上,晾晒之后再熏烤。

莫亚还担心招来太多的苍蝇, 或食肉昆虫,结果根本是他想太多。肉的调料里应该也有驱虫作用,并没有任何虫子去找肉,就连蚂蚁都会绕路。

除此之外,温柔爸爸在哥斯拉爸爸的帮助下, 将一些植物移到了家附近。它们有的是食物,有的是调味料, 还有的是草药。温柔爸爸无师自通的照顾它们, 有一些死了,但也有一些长得比野生的更加茁壮。虽然两种情况是一半对一半,但这种结果已经好到让人惊叹了。

莫亚真想给哥斯拉爸爸画一幅画,然后每天三炷香供奉起来。哥斯拉爸爸身边还得摆一个温柔爸爸, 他们两位都是绝对的大神!

“对了,诺曼从今天起要跟着你们俩了。”莫亚正满心温柔的时候,温柔爸爸忽然说。

二货X2:“嘎?”

温柔爸爸向后指了指,于是, 他们看见哥斯拉爸爸把诺曼夹在胳膊下面,面无表情的向他们走来。

诺曼已经现在其实已经很大只了, 毕竟比狮群里还要哈吃好睡,不过,任他扑腾的像条生命力旺盛的大鱼,也逃不出哥斯拉爸爸的鹰爪。

莫亚和凯伦还在发呆,诺曼已经被扔了过来。膘肥体壮的小白西几,砸得还是人类的他们俩都回头了一步,差点坐地上。诺曼一落地,赶紧就朝温柔爸爸扑去。可温柔爸爸后退了一步,诺曼就只能扑在地上,扑了一脸的黄土。

他甩甩脑袋,两只前爪抓住了温柔爸爸的脚踝,撒娇的“喵喵喵”个不停。其实他早该会说狮子话了,可到现在依然坚持发出奶奶的喵叫不动摇。

诺曼看温柔爸爸不说话,立刻翻出更白更软的肚皮,喵得更娇了,一副“人家还是个宝宝呢,不要离开爸爸”的样子。

莫亚和凯伦对视一眼,清楚的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红果果的羡慕嫉妒恨——这在温柔爸爸和哥斯拉爸爸身边过的日子是得有多好啊,都这么大个了,还是个宝宝呢!

所以不用哥斯拉爸爸发话,他们自觉自发的过去,把这个小弟弟从温柔爸爸的脚脖子上拽了下来。

“放心吧,爸爸们!我们会‘照顾’好弟弟的。”

“对!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喵嗷!!!!”

两个爸爸点点头,手拉着手离开了。

“吼!”诺曼立刻从刚刚的弱小可怜又无助,变成了强悍霸道又……被一巴掌糊在地上了,“喵叽!”

莫亚已经是一头准雄狮了,凯伦虽然还没鬃毛但个头只是比莫亚小了一小圈,对付一只青少年还不是爪到擒来?

“就知道你小子是装的。”莫亚亲切的用爪子抚摸诺曼的脑袋,“好了,以后就跟着两个哥哥吧!哥哥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嘤QAQ”小白西几诺曼,狮生中第一次,感觉到了成长的痛。

两兄弟终于变成了三兄弟,而根据原剧情,第三年旱季即将到来的时候,也就是大地震即将到来的时候。

顾辞久和段少泊也决定像原剧情那样,在大灾难中拉起队伍,建立起兽人的文明。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要储存足够多的物资。食物和药物应该都足够了,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比起草袋子更好的容器……

一场天火,带给了他们恰当的机会。

“温柔爸爸,你在玩什么?”二货凯吃饱喝足后顿在了温柔爸爸身边。

“你们的哥斯拉爸爸在湖边捡到的。”温柔爸爸张开手,在他掌心中放着的是一块形状扭曲的……

“这是什么?”二货凯摸了摸,“石头吗?”

“不知道,你们哥斯拉爸爸说,这可能是被火烧,又冷下来后形成的石头,就像是岩浆一样。”

“岩浆是什么?”

“就是从火山里喷出来的灼热红色河流。”

“火山是什么?”

“就是喷火冒烟的山。”

“山还会喷火冒烟吗?为什么?”

“不知道,但山的确会喷火冒烟……”

那边正在进行幼儿园小朋友以及温柔家长的一千零一问,莫亚也凑过来,好奇的摸了一下那个东西:“这是……陶?”

“陶是什么?”

“就是一些泥,被火烧过之后,会变得很坚硬,用陶可以用来制作一些物品,比如装水或者保存粮食。因为它不容易漏,也不容易进虫子。”

温柔爸爸眨了眨眼睛:“啊……确实!莫亚,你真聪明!”

“哈……哈哈……”莫亚摸着后脑勺傻笑:不,我才不聪明。真测智商,我大概就比凯伦和诺曼高一点QAQ,这么一说倒是能进入前三了,“温柔爸爸,我们可以试着制陶!”

“嗯……”温柔爸爸摸着那块天然陶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件事交给我吧,你们还是打猎最重要。”

“温柔爸爸,让凯伦帮你吧。力气活什么的都让他上,你不要太累了。而且湖边的话,危险还是挺多的。”

温柔爸爸一如既往的对他温柔的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毛:“不要担心,我会保护自己的。”

“对了,温柔爸爸,你和哥斯拉爸爸,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啊?”今天比较闲,二货凯“照顾”诺曼,教他狩猎技巧去了,哥斯拉爸爸出去打猎,少有的他能够跟温柔爸爸坐在一起说话。

“其实是我养大你们哥斯拉爸爸的。”

“哎?”

“他从鹰巢里掉了下来,摔断了翅膀,我把他捡了回去。不过他很快就能自己打猎,那个时候,就变成他养我了。而且因为他,我们家乡悬崖上的巨鹰都不会袭击我,其实我从很就之前就开始被他保护了。”

“哦哦哦!”

温柔爸爸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莫亚用双手支着脑袋想:温柔爸爸是真的太温柔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捡,结果捡了个大魔王。不过,真没想到哥斯拉爸爸跟温柔爸爸还是年下……明明哥斯拉爸爸看起来比较老。

乱七八糟的想着,莫亚看见二货凯跟诺曼回来了,二货凯走在前边,脑袋高昂,鼻子顶天,总觉得下一秒他鼻涕泡都要骄傲的冒出来了。诺曼走在后头,雪白的皮毛变得有点黄,蔫头耷脑的,比早先交给他们的时候瘦了点,但实际上是壮了,因为之前他满身都是肥肉。

三四天之后,温柔爸爸忽然拿了个……盆?来找莫亚:“莫亚,你看看这个,是不是就是陶?”

(O口O)

这确实就是陶,虽然看起来还超级粗糙,上面到处都是手印,盆地不平,盆边也跟群山似的蜿蜒起伏,但这确确实实是一个盆!

“温柔爸爸!你……做出来了?!”

“嗯,我让哥斯拉带我到发现那块陶的湖边,我们还发现了一些类似的陶块。所以找那附近的泥土,都烧了试试看。于是就找到差不多的了,不过,好像把东西架在篝火上,烧得不是太好。”

“这个……”莫亚想说烧陶也是需要窑的,可是他把话乖乖咽了回去,因为他不知道对窑的理解,也就是知道有这么个东西而已,让他说什么建窑?他不知道,那说了根没说有什么不同吗?

而且,温柔爸爸智商这么高,他觉得温柔爸爸啥提示都不要,反而更有利一些吧?

又过了三四天,温柔爸爸用实际行动告诉莫亚,他之前的决定是对的。

“以后你们去海边,可以用这个带水了。”这回温柔爸爸拿来的是一个介于罐子和壶之间的东西,暂时还是叫罐子吧。有小臂那么长,罐身粗细扭曲,罐壁薄厚不均,但罐子口有一个很明显的粗边,这个边很难看,但是草绳子沿着这个边捆一圈的话,能够很好的把罐子卡住。

“我本来想弄一个突出的圆环捆绳子的,但是圆环很容易碎掉,捆不住,最后只能这个样子了。”

(⊙x⊙;)莫亚看着那个丑丑的罐子,大脑已经不能思考了。

虽然当时是那么想的,但他以为温柔爸爸把东西研究出来,怎么着也得明年了吧?!他和温柔爸爸的智商,已经不是一个低一个高的问题,而是一个原始人,一个现代人的问题了!当然……那个原始人,是莫亚自己。

QωQ为什么我感动得泪流满面,因为我在为我的脑子哀悼。啊!我穿到这个世界,难道是因为我本来就属于这里吗?

可是不对啊,怎么说我在现代也是考上了大学的啊。

“他怎么了?”顾辞久过来,胳膊很自然的搭上了段少泊的肩膀。

这时候莫亚已经自动自发的变成了狮子,并且蜷缩成了一个大毛团,像是感觉到了寒冷似的,瑟瑟发抖。

“大概是太(you)高(fan)兴(er)了吧?”

顾辞久挑挑眉,把段少泊手里的罐子拿过来,放在地上:“走吧,你这几天太累了,今天我带你出去兜兜风。”

“好啊。”

顾辞久想起了什么,转头说:“莫亚!今天我们不回来了哦!”

蜷成一个团伤心的莫亚坐了起来,结果只看见巨鹰驮着温柔爸爸蹦上天的一个动作,下一个瞬间他们就窜没影了——明明不久前他还觉得巨鹰那个动作超帅的,可今天他只看到了一对把孩子扔家里,自己出去吃喝玩乐的渣父母!

后来莫亚他们被带着去看了一下温柔爸爸的烧陶处,更准确的说,是去当苦力的……

温柔爸爸竟然是用闷烧的方法烧陶的,就跟做叫花鸡差不多,只不过他要烧的是泥土本身。据温柔爸爸说,这还是他从哥斯拉爸爸那里得到的经验。

莫亚:QωQ对,哥斯拉爸爸,已经会做叫花鸡了,做了还不止一次,吃更不只一次。叫花鸡还是我跟你说的,结果你做出来了,一口都没让我尝过啊。

莫亚委屈,但莫亚不(敢)说。嘤嘤嘤。

温柔爸爸觉得就闷烧的方法,一个一个的太麻烦了,所以,他想在平地上也搭起来一个能够闷烧的地方。用单纯的泥搭不起来,烧毁的陶器给了他灵感,他想用陶制砖。

于是三个孩(ku)子(li)就被叫来帮忙了,他们的任务就是挖泥,捏泥砖,烧火。不过温柔爸爸和哥斯拉爸爸会跟他们一块干,而且食物哥斯拉爸爸彻底包了,还提前宣布今天吃两顿!

莫亚和凯伦老老实实的干活,已经学会变人的诺曼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缩在一边,装作自己今天突然变不回人了。

两个爸爸都没说话,莫亚和凯伦只在心里呵呵了一声,也不管。

吃饭的时候,在旁边睡了一上午,啥都没干的诺曼也屁颠屁颠的跑来了,然后被人形的哥斯拉爸爸一把拎住后颈,扔出去了。

诺曼打了一个滚,明摆着是懵逼的。他爬起来又要回来,再次被扔了回去。第三次,诺曼向温柔爸爸甜腻腻的撒娇和哀求着,温柔爸爸只看了他一眼,就开始啃自己面前的羚羊腿。

“咪喵~喵吼!嗷~~吼——!!!!”第一次,诺曼终于发出了咆哮,虽然因为他的年纪,这一声咆哮还算稚嫩,但……还是又被扔出去了_(:з」∠)_

第四次,他张牙舞爪的回来,哥斯拉爸爸没扔,他把诺曼按在了地上,脸朝下的那种。

凯伦和诺曼忍不住向对方的方向凑了凑,凯伦看着莫亚,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莫亚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哆嗦了一下。

翻译:凯伦:“当初我也是被那样按在地上摩擦的吧?只是我被按的是脖子。”莫亚:“对,除了位置不同,其它的一毛一样。”两人:“好可怕啊。”

诺曼老实了,缩在一边低着头不说话。等到他们吃完了,诺曼盯着哥斯拉爸爸,飞快打扫了残羹剩饭。

莫亚:哥斯拉爸爸绝对是卡着饭量打猎的,就两头羚羊!往常可能还会剩得多一点,但今天一上午高体力劳动,骨头都啃干净了,好吗!

诺曼连牙缝都没塞满,莫亚和凯伦都以为这小子会变成人好好干活,可谁知道他转身就跑了——他自己去捕猎了。

可是诺曼还处在青少年阶段,在狮群里,也是等着雌狮捕猎的。他跟着诺曼和凯伦学打猎又不上心,怎么可能自己打到猎物?

晚上吃饭,诺曼明显饿着肚皮回来了。这回没让哥斯拉爸爸扔,靠近到一定距离,哥斯拉爸爸一站起来,诺曼就停在那不动了。

莫亚和凯伦看着诺曼那个可怜兮兮的样子,晚上就特意少吃了一点,可是……他们少吃的都被哥斯拉爸爸吃了。QωQ兄弟对不起,我们帮不了你了。

忙了七八天,搭建起了两个很小的陶窑,可是都失败了。陶窑耐热太差,烧上火不一会砖就会裂掉,甚至坍塌。

不过,温柔爸爸无意中发现,搅进了干草的砖,比单纯的陶砖反而更结实,经过晾晒的砖比湿砖的成形几率更大,等等其他经验和窍门。

所以两次的失败,无论是温柔爸爸,还是他们,都没有感觉失落,反而浑身是劲。

莫亚向两个爸爸提议用一个能转动的圆轮制作陶器,哥斯拉爸爸就用石头给温柔爸爸打磨出来一个圆形的木轮,莫亚觉得那可真是的是神迹,毕竟哥斯拉爸爸的工具只有一块石头!而那个圆,则是个再规则不过的正圆。

“哥斯拉爸爸,你怎么做得这么圆啊。”

哥斯拉爸爸眨眨眼,原地用一根小木棍做圆心,系上草绳,他的手指沾上某种植物的红色汁液,拽直了草绳,然后一转……

对啊!这不就是土圆规吗!

_(:з」∠)_现代人再次受到了原始人智商上的沉重打击!

不过,哥斯拉爸爸做不出来莫亚说的脚一踩就能快速转动的脚轮,所以温柔爸爸只能把这个木头盘放在地上,捏一下转一下。不过,这还是比过去一大块陶泥完全用手捏快多了。

然后两个爸爸决定带着他们休息两天,于是仨娃儿打猎加野餐←_←好像……他们之前也这么过日子的啊。

爸爸们特意带着诺曼走远了一点,诺曼……大概很开心,大概觉得日子恢复到从前了吧?但是后来爸爸们又带着他回来集合了,那时候莫亚看着诺曼,发现他没那么高兴了。

他们都变成了人,诺曼还是不变,而且在一家四口拿着石枪的捕猎中,诺曼突然跳出来,把猎物都赶跑了。一次这样,两次这样,三次也是这样。最后的食物是哥斯拉爸爸狩猎带回来的,本来开开心心的休假,吃饭的时候却弄得气氛很怪异。

而哥斯拉爸爸,这次如做陶窑的那些天一样,把诺曼赶开了,这次剩下的食物够多,可是直到他们睡觉的时候,那些剩下的食物就还是放在那,诺曼一口都没吃。

“你不干活,甚至捣乱,就没有食物。”温柔爸爸开了口,话说得很清楚了。

晚上,莫亚觉得这日子不能继续这么下去:“诺曼,之前跟我们在一起不是好好的吗?你也开始学着打猎了,有了食物大家就一起吃……”

“吼!”诺曼咆哮了一声,凯伦瞬间也变成了狮子,正要一巴掌把诺曼按在地上摩擦,被莫亚抓住了前爪。

不过诺曼还是被吓着了,毕竟凯伦比他大了好大一圈。他缩在角落里不吭声,凯伦哼了一声:“只想着吃饭的废物!”

“凯伦,你不要这么说他。诺曼只是受不了突然这么大的变化,爸爸们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教他,突然就把他扔给我们了。诺曼,你还记得你更小的时候吗?我们也是被爸爸们养着的,那时候还有个妮拉妈妈,就是妮拉妈妈把你捡回来的。未来,我们也要这样照顾和养育我们自己的孩子了。”

莫亚在许多方面都对爸爸们甘拜下风,但是在养娃上,那两位就有些太粗暴的一刀切了。

小屋子里静默了片刻,诺曼不说话,莫亚只能叹一声躺回去了。

凯伦先是跟着诺曼一块躺的,可是他突然坐了起来:“莫亚,你说的话不是完全了解,但爸爸们可不是没教过他。你跟哥斯拉爸爸去海边的时候,温柔爸爸就带我们出去过,教我们捕猎,找水源,还教我们分辨植物的有毒与否,认识有助于止血的植物。看温柔爸爸的意思,那应该不是第一次了。”

“啊……我、我错了。”莫亚没想到,他还有被凯伦教训的一天,虽然凯伦自己都不知道他这些话属于“教训”的范畴。他脸上发热,仔细一想,确实,别说温柔爸爸,就算是哥斯拉爸爸,也是看着糙,其实很细心。

当初养他们的时候,一步步的也是在认为他们有能力的情况下才会改变。可是一旦外界有什么变化,他们又会把羽翼覆盖过来,绝对不是粗暴的家长,是他自以为是了。

大概他潜意识里,还在想着有什么地方能够强过两个爸爸吧?

ε=(ο`*)))唉现代人的自尊,要不得啊。要吸取教训,一定要继续去教训。爸爸们都是对的!如果发现有不对的地方,一定是我没理解!这句话以后要成为真理,遇见事先默念五百遍!

——这世界的第一个爹控就此产生。

可既然两个爸爸都没有错,一直都是循序渐进的,该教的也都教了。那有错的就只是诺曼了,但看诺曼那个可怜兮兮的样子,可能他也没错,他只是……智商太低,无法理解?

莫亚躺回了席子上,可能再有几天,诺曼就能理解了吧?

“我没有长大……”诺曼突然说话了,他第一次清清楚楚的传播出了自己的意思,“我明明没有长大,所以不要抛弃掉我……”

“怎么长大了就是抛弃呢?”莫亚听见,立刻又坐起来了,“你看我们,不是也长大了吗?爸爸们把我们抛弃了吗?你这个不抛弃的意思是什么?是让爸爸们养你到你老死吗?”

上一章:第265章 下一章:第267章
热门: 慈航静斋覆雨翻云 督主有病 将进酒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 金乌每天都在忙 为你师表 六爻 愤怒值爆表[快穿] 婚托男女的非常私密